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內衣[全篇]

2015-3-11 激情小說

 

嘉美的誘惑內衣店在市最繁華的商業街上。因為她的精心打理,她的內衣店經營得有條有理。每次和別人談到有關于內衣的話題,嘉美總是說得頭頭是道,什么內衣穿起來性感之類,嘉美都是了如指掌,畢竟自己正在經營一家成功的內衣店,并且在談吐中透露著嘉美對自己內衣店的自豪。

大約在六個月前,在離嘉美的誘惑內衣店不遠的商業街的另一側,開了一家名為情調的內衣店。這家內衣店的開張直接的對嘉美的內衣店造成了影響。一部分的客戶轉到了情調內衣店。在感到了競爭的壓力后,嘉美知道了情調的店主是一名名叫翠西的女人。翠西是個十分性感的尤物,烏黑的秀發,姣好的面容,碧綠的雙眸,高聳的雙峰,翹臀以及修長的雙腿注定了她走到哪里都是注目的焦點。她的出現,令嘉美體會到生意以及作為女人雙重的嫉妒和出離的憤怒。

當然,嘉美也是一個十分美麗的可人兒,披肩的金發,深藍色的美眸,同樣性感的身材讓人心神蕩漾。

不久,兩個性感的女人便了解了彼此,一方面她們會不斷地通過各種方法打探對方的內衣店有什么自己店內沒有的商品,以便隨時更進。另一方面,促銷成了另一種競爭手段。對于顧客,這種競爭是良性的,但對于兩個美麗的內衣店店主,這樣激烈的競爭直接加重了兩人互相的憎恨。當她們有時得擦肩而過時,兩人互相瞪視的眼神里充滿了憎恨和厭惡,當然,最后總免不了互相冷笑一聲以表示對對方的不屑。

出于情感的角度,兩人都想表現得自己比對方更加性感,更加女人。她們的穿著越來越暴露,越來越性感。她們都想在身體的各個方面顯現出對對方的優勢,并且自己得穿著也比對方好看。而實際上,兩個人的身材相貌都很相像,無論從各個角度都無法讓人分辯哪一個更好一些。但是兩個女人認為自己一定比對方更好一些,無論是從上的發型相貌還是到下的雙腿及可愛的小腳。對自己的自信注定了這澈爭沒有結局。這從每天兩人堅挺得,仿佛互相挑釁的乳房就能看出來競爭的激烈。

一天早晨,嘉美在幫助一位客人挑選絲襪。客人在挑選過后,看了看價格便將絲襪放了下來,對嘉美說這雙絲襪情調內衣店同樣有售,她無法決定在那邊買,還需要考慮,說,便走出了內衣店。聽到這里,嘉美壓抑著的怒火迸發了出來,她將內衣店交給了她的雇員辛迪看管。穿著黑色的緊身短裙,紅色蕾絲吊帶衫,黑色吊帶尼龍絲襪,一雙黑色高跟涼拖踩著“噠噠噠”的聲音向情調內衣店走去。

走到情調內衣店不遠,她看到了剛才的那位客人剛剛從情調內衣店走出來,手里還拎著情調內衣店的購物袋。她怒氣沖沖的走了進去,看見翠西正在整理絲襪的貨架,嘉美雙手叉腰,站到了翠西的身后,“我看見你剛剛賣掉了雙絲襪。”

聽見嘉美的聲音,翠西轉過身來。她同樣穿著黑色緊身短裙,黑色吊帶絲襪,黑色高跟涼拖,只是蕾絲吊帶衫是紫色。“是的,我剛剛賣出去一雙,有什么問題嗎?”

“恩,看來是你欺騙了我的客人來你這里買這些劣質的絲襪。”嘉美說道,臉上的憤怒一覽無余。

聽嘉美說,翠西的臉上同樣露出了憤怒的表情“賤人,你憑什么說我賣的絲襪是劣質的!”幸好,當她們對話時,店里面沒有人,不然這種針鋒相對的氣氛真得讓人感到恐怖。

“你這里賣得所有內衣都是劣質的,尤其是你賣的絲襪。”嘉美繼續說道。

翠西向前走了一步,兩人的胸擠壓在一起。翠西將雙手放在了自己的臀部,緩緩地撫摸著,“你用不著說這些廢話,我的內衣比你賣得那些要好很多,隨便看看就知道你賣的那些內衣比我差好多了。”翠西輕輕的說道。

“是嗎?我怎么在這里只看到了一些垃圾而已呢?而且,好像就只有垃圾內衣而已。”嘉美說道,兩人的臉貼得很近,兩人均能感到對方說話時口中香甜的熱氣吹到自己的臉上。

“隨便你,你這只是逞逞口舌而已。”

“和我賣得內衣比,你賣得內衣差遠了。”嘉美挑釁的說道。

“你是想試試看我的內衣比你的內衣到底好多少,是嗎?”翠西不屑的說道。

“如果你想比比看的話,我倒是樂意奉陪。”

“既然你是因為絲襪而來,那我們就比絲襪。”

“那我們就比比你現在穿的絲襪和我現在穿的絲襪究竟哪一雙更好些。”

“好吧,我們就用自己的絲襪去摩擦對方的絲襪。”

“你確定要這樣做嗎?我可是會讓你輸得很難堪哦。”

“放心吧,我是不會輸的。因為和你比起來,還是我和我的絲襪更性感一些。”

“我可提醒過你了,不要等你的絲襪都扯碎了再哭鼻子啊。”

“不會,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你的絲襪會被撕破呢。”

“這只是你的奢望。”

說,嘉美將身子向前挺去,用自己的乳房用力的去擠壓翠西的雙乳,眼睛狠狠得瞪著翠西。翠西并沒有后退,相反,她隨著嘉美的用力擠壓也用力的向嘉美頂去。她們身上紅色和紫色的吊帶衫夾在兩人的乳房中間揉來擠去,斗在一起。

兩個美女都將手放在各自的屁股上,用力的和對方擠壓著胸部。她們沒有任何言語,只是眼神互相瞪視,好像都想用眼神將自己憤怒的怒火燒到對方一般。

她們的大腿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從側面看去,兩人裙邊的高度甚至絲襪蕾絲邊口的高度都那么的一致。

慢慢的,翠西抬起了她的右腿,從外側纏繞住嘉美的左腿,緩慢的用自己的絲襪右腿上下摩擦嘉美的絲襪左腿。伴隨著每一次“沙沙”的摩擦聲,兩人的陰戶便碰撞在一起。

沒多久,翠西便停止了自己的挑釁動作,輪到了嘉美。嘉美同樣抬起自己的絲襪右腿纏繞住翠西的絲襪左腿并開始了輕輕的摩擦。

如果僅憑此時此刻兩位美女的動作來看,一定會以為這只是兩位美女同性戀之間曖昧的互相用絲襪腳挑逗的游戲。但伴隨著絲襪間互相摩擦的性感的“沙沙”聲的卻是兩人緊緊地摟抱在一起,狠狠的對視,只有從兩人互相仇視的表情中才能知道,這是一場殘酷的絲襪競爭。

挑釁過后,嘉美將絲襪腿放了下來,將右腿擠進了翠西的兩腿之間。同時,翠西也同樣伸出自己的右腿擠入嘉美的兩腿間,兩人的陰部緊緊地貼在了對方的大腿上。

兩人緊緊的摟在一起,同時將身體慢慢下降,然后又慢慢的站直。兩人之間的每個來回,兩雙絲襪便狠狠地摩擦在一起,尼龍絲襪之間摩擦的聲音充斥了之間安靜的內衣店。她們的陰部時不時碰撞在一起,胸部不停的相互擠壓。伴隨著這種爭斗的舞蹈之中,兩位緊緊糾纏在一起的美女互相仇恨的臉上漸漸泛起了陣陣的紅暈。

這時,兩個女人聽到門外好像有客人要進來,兩人急忙將對方推開。但分開后兩人馬上又站在了一起。漸漸的,門外的聲音走遠了,但兩人都知道了這個時間并且這個場所并不適合解決兩人之間的問題,她們只是互相用右手繞到對方身后,揪住對方的頭發。

“記住,我們之間還沒有,賤人。”翠西說道。

“早晚我要和你做個了斷,騷貨。”嘉美說道。

說,兩人便分了開來。嘉美轉身走出了翠西的內衣店。

當她回到自己的內衣店后,她的腦海中滿是翠西的身影。嘉美想了無數種戰勝翠西后并且蹂躪翠西的景象。但是,剛剛發生的絲襪事件因為并沒有分出誰更好一些還是讓嘉美感到一絲的嫉妒。畢竟,嘉美并不認為有人能和她一樣充滿著女人的性感,但現在,翠西卻做為這樣的女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轉眼到了中午,嘉美再次將內衣店交給辛迪后,來到位于商業街中心的美食中心,她依照自己以往的慣例點了杯黑咖啡后,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坐了下來,慢慢得品著咖啡。

突然她看到翠西端著咖啡走了過來。她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我好像沒有讓你坐在這里吧。”嘉美說道。

“我只是想來探望探望你,看看你的腿有沒有被我蹭壞啊。”翠西笑道。

“我倒沒什么,只是看到你的腿好像被我擦得走路都不穩了啊。”嘉美還了翠西一個微笑。

說道這里,兩人的視線便從對方的臉上透過透明的圓桌轉移到了桌下兩名性感尤物的雙腿上。

示威似的,嘉美將自己的絲襪右腿優雅的翹到了自己的絲襪左腿上,來回的擺動,仿佛炫耀自己的腿有多么誘人一般。

同樣的,翠西也將自己的絲襪右腿搭在了自己的絲襪左腿上來回擺動起來,她的腿簡直和嘉美的腿同樣誘人。

兩人的眼神集中到了雙方的右腳上,因為雙方的右腿都在來回得搖擺,所以每一次的搖擺都造成兩只同樣性感得穿著高跟涼拖的右腳的碰撞。雖然都沒有太用力。但是經過幾次碰撞后兩人都隱約覺得腳踝有一點點疼痛的感覺。

“我覺得我們之間的問題到了必須解決的時候了。”翠西張口道。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嘉美說道。

“你有什么解決問題的好的建議嗎?”翠西問道。

“我覺得,既然你我都認為自己比對方更好,那么我們不如就來次各方面的比較,看看誰是更性感的女人。”嘉美提議。

兩人的右腳已經緊緊貼在了一起,腳踝硌著腳踝,兩人都感到了疼,索性你貼著我,我貼著你。

“這個主意很好,但是我想加一點,輸的人就要走得遠遠的,不能再干擾對方的生意。”翠西補充道。

這時,兩人開始用自己的腳踝摩擦對方的腳踝,互硌的痛楚讓雙方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是不服輸的性格又促使兩人更加用力的讓對方感到更加的疼痛。

“就這么說定好了,我們就在這個商業街的酒店里解決問題好了。”嘉美說。

“就在那里好了,6點怎么樣?”翠西說。

“我已經等不及要看到你輸的樣子了,然后我會好好的懲罰你呦。”說,嘉美分開了兩人粘在一起的右腳,用高跟涼拖露出的腳趾去頂翠西的腳趾。

“先別這么肯定,因為我感覺要受到懲罰的人會是你哦。”隨即,翠西也開始在腳趾上用力,和嘉美的腳趾頂在了一起。

兩人的腳都在加力,因為力量的關系,兩人的右腳都顫顫巍巍的向上抬起,兩人的高跟涼拖得鞋底便從頭到鞋跟都貼到了一起。兩個女人都想要將對方的腳給頂回去,但無論用多大的力,兩人都無法推過對方的腳,顫抖中,兩人的額頭都見了汗。

過了一會兒,兩人用力一蹬,分開了雙腳。嘉美站了起來,對翠西說,“今晚見。”

翠西也站了起來,對嘉美微微一笑,走開了。

這天的下午,對兩個女人來講都很漫長。

還不到6點,翠西便來到酒店訂了房間。她先進了房間,將房間調到了一個合適的有點溫暖的溫度,便下樓坐在酒店大堂的沙發上等著嘉美的到來。

不一會兒,嘉美便走了進來,翠西迎了上去,“還蠻守時嘛,剛剛我還在擔心你害怕不敢來了呢。”

“我怎么會錯過這么好的一個讓你認清楚誰是更好的女人的機會呢?”說罷,嘉美便隨著翠西上了電梯,走進了房間。

“開始吧。”翠西邊說,邊走到了床的一邊,開始扭動自己的蠻腰,撫摸起自己的乳房。

“來吧。”嘉美說罷也走到了床的另一側,做著和翠西一樣的動作。

兩個女人踩著貓步,繞過床,面對面站到了一起。兩人伸出雙手,摟住對方的蠻腰,輕輕的上下浮動,慢慢的雙手劃到對方的雙乳上,靈巧的揉搓。沒多久,兩對乳頭便變得堅挺硬了起來。兩人抬起頭,看著對方因為受到刺激而微微泛紅的俏臉,一股嫉妒感油然而生,兩人都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眼里充滿了仇恨。

這時,翠西將兩手按在了嘉美的雙臀上,使勁地捏起嘉美的翹臀。當然翠西自己的翹臀也無可避免的受到了嘉美雙手的揉捏。兩個美女的身體緊緊地擠壓在一起,各自的手放在對方的臀上,胸部用力的頂著對方。兩人頂得汗流浹背也無法將對方擠開,只有閉著眼抿著嘴用力的擠壓。

見這樣的比拼無法分出勝負,嘉美便摟住翠西的腰,抬起自己的絲襪右腿,纏繞住翠西的絲襪左腿,繼續上午對翠西的絲襪左腿的摩擦。

翠西見狀,也摟住了嘉美的腰,抬起自己的絲襪右腿,纏繞住嘉美的絲襪左腿,也繼續摩擦起嘉美的絲襪左腿。

兩人的絲襪右腿都在上下摩擦著對方的絲襪左腿。和上午那次比試不同的是,這次兩人上下摩擦的速度更快,更加用力。絲襪的“沙沙”聲不絕于耳。

左腿不斷的受到摩擦的刺激,右腿又過度的用力,漸漸的,兩人都感到了腿部的疲勞,就連站都站不穩了。兩個美女搖搖晃晃的摩擦了沒多久,便你揪著我的頭發,我揪著你的頭發,笨拙的倒在了床上。

沒有了站立的約束,兩人便都伸出了雙腿,你擦我的絲襪腿,我擦你的絲襪腿,一時間兩雙絲襪腿你來我往,互相擦來擦去不亦樂乎。

而手上也沒有閑著,雙手用力揪住對方的頭發。兩個性感女人面對著面,呲著牙咧著嘴,惡狠狠的瞪著對方,晶瑩剔透的汗水卻從額頭中不斷的冒出來。

這樣僵持了一會兒,翠西松開一只揪著嘉美頭發的手,扒到了嘉美的吊帶衫,她用力一扯,便將嘉美的紅色吊帶衫扯壞。嘉美看見自己的衣服被翠西扯壞,也生氣地將翠西的紫色吊帶衫扯破。

這時,兩人已經顧不上絲襪腿的摩擦競爭了,她們用力的推開對方,怒氣沖沖的面對面的坐在了床上。既然衣服都已經被扯壞,兩人索性都脫掉了破損的吊帶衫,嘉美的紅色花邊胸罩和翠西的紫色花邊胸罩展現在對方面前,兩人看著對方性感的乳房和誘人的乳溝,都感到驚奇,但是好勝的兩位美女仍認為自己會更好一些,尤其是在競爭過程中,更不能服輸,于是,兩人都向對方的雙乳投以不屑的眼光。

“就你那可憐的小乳房還想和我的比嗎?”嘉美說道。

“我的乳房可比你那干癟的乳房強多了。”翠西說道。

說,兩人便挺起了乳房和對方的乳房撞在了一起,猛烈的,一次又一次的對撞令兩人的乳頭更加興奮,甚至隔著紅色和紫色的花邊胸罩都能清楚地看見乳頭硬起來的形狀。

全篇]吹秸庵智榭觶蚊郎焓志咀×舜湮韉男卣鄭昧Φ睦似鵠礎<郊蚊賴木俁湮饕脖ǜ吹木咀〖蚊賴男卣鐘昧Φ睦丁A礁讎碩計疵乃撼叮虢苑降男卣殖痘黨兜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