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悲哀妻之鬼畜父

2015-3-2 亂倫小說

 

悲哀妻之鬼畜父 序章——萌生邪念

王政是一個很老實而且很孝順的人,今年28歲,身高1。75米,出生在
鄉下,由于他娘出了他沒多久就去世了,所以就有他爸一手把他帶大。王政也算
為他爸爭氣,大學畢業以后考了個公務員,而且還因為職務的關系,認識了在銀
行做的女朋友。

王政的女朋友叫紀水云,芳齡25歲,身高1。65米,家庭背景是書香世
家。從小家規很嚴,家教一直是非常的好,而且擁有完美的身材比例,面賽芙蓉
的容貌的紀水云使人在第一眼看見她就比她而迷倒。今個周末,王政就是帶著紀
水云回鄉下見他的父親,來決定什么時候共諧連理。

王政的爸,叫王鐵柱,今年52歲,身高1。62米,在鄉下本地有一間維
修摩托車的鋪,一直都是靠這門技術養活自己和兒子。因為有一次維修車的時候
不小心,把門牙給撞崩了,所以街坊都叫他崩牙王,由于多年的操勞,崩牙王的
手背粗糙得像老松樹皮,裂開了一道道口子,手心上磨出了幾個厚厚的老繭;流
水般的歲月無情地在他那絳紫色的臉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皺紋,成了灰白色,
這次聽說兒子帶女朋友回來商量婚事,崩牙王歡喜得不得了,好好的看一看自家
的媳婦。

現在正是6月中旬,天氣非常的悶熱,火傘高張,周五一放班,王政就立刻
去到紀水云工作的銀行,帶齊行李,坐上回家鄉的車。兩人都興高采烈的談說著
家鄉到底是變化如何呢,紀水云有點忐忑不安的說道:「阿政,你爸是個怎樣的
人啊,會不會不喜歡我呢?」王政笑罵道:「傻瓜,你怎么吸引人,我爸怎么不
喜歡你呢,我爸,很寵愛我的,只要我說喜歡,他就一定會喜歡的,放心吧。」

另一邊,崩牙王也非常的興奮,早早的吧家里打掃到非常干凈,崩牙王的房
子是那種在小區里面的商品房,80平方左右,2房一廳,算得上都很大了,而
且按照他所說的一句,他現在也屬于崩械喲!!還買了一部電腦,里面還收藏
了大量崩牙王的寶貝最愛AV,每晚都要溫習一下好片,就算修車很累也風雨不
改這習慣。

「叮……咚……叮……咚……」

崩牙王聽到門鈴聲,馬上大聲道:「來了……來了……」

門一開,一個高大的男人,穿著白襯衣,黑西褲,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而
在站王政隔壁的,是一個穿著一對,黑色高跟尖頭皮鞋的女性,頓時驚訝一瞬間,
再由下而上望去,一雙修長穿著黑色薄絲的連同褲襪,散發著誘人的光澤,下身
穿著黑色的職業套裙,側邊還有開了一條小小的V字,那隨意擺放在側邊的雙手,
五指猶如玉蔥,這時崩牙王內心充滿了欲火,那種性感沖擊著他的心頭,心想:
不知道被這玉手緊握著我那堅挺的棒棒會如何感覺呢?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口水,
面容猥遂的笑了一笑,再接著看上身穿著白襯衣外加一件黑色馬甲,領子還帶了
一個領帶,櫻桃般的洶,粉腮紅潤的容貌,美目盼兮,讓人感覺芳菲嫵媚,最
要人命的是她的左嘴角下方有著一顆細細的黑痣。頭發向上盤起,用崩牙王的說
話:「好一個天生尤物!」

「爸……爸……」王政急促的叫道。

聽到兒子的呼叫,崩牙王頓時覺得自己失態,訕訕的咧嘴一笑道:「阿政,
回來啦l,快進屋,外面悶熱!」

「爸,我向你介紹,這是我交往2年多的女朋友,叫紀水云。」

這時紀水云聽到王政介紹自己,懷著那緊張而有又點害羞的心情,靦腆的露
出明眸皓齒說道:「叔叔,你好!我是紀水云。」猶如黃鶯般的聲音一出,崩牙
王內心又一次的沖擊,心里無恥的想到:這黃鶯的聲音不知呻吟時會是什么樣子
的呢?崩牙王內心雖然在驚喜,但是表面安之若素的說道:「啊,小云,你好你
好,都快成一家人了,還叫叔叔啊!!」紀水云聽到崩牙王說一家人頓時嬌羞萬
分,在夕陽和彩霞的映照下,在暮色中構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

「好美——!」崩牙王內心由衷的稱贊。

當紀水云步履輕盈走過崩牙王身邊時,傳來一陣陣的氣若幽蘭的清香,崩牙
王是無顧忌的狂吸索著。

「來,你們快換鞋子!!飯菜都已經準備好了,先吃飯吧,你們都已經餓了
哦,都快7點了。」崩牙王急急的催說著。

王政和紀水云一路趕車,已經非常疲累和飢餓萬分,換了鞋子,將行李放到
房間。

紀水云驕嗔道:「腳酸死了,死啊政,害我出丑,哼哼……」

王政無奈道:「小云,我怎么害你出丑啦?快換衣服吧,我們出去吃飯了!
好餓哦。」

紀水云白了他一眼,在行李中拿出了一條超短的牛仔褲和一件白色的緊身T
桖,將她那性感的銀行職業套裝換下,只見一條欣長雪白的雙腿,健美結實的小
腿肚,渾圓的大腿,潔白無暇撐著微翹的豐臀。

這時王政不由得驚呆了,他不是沒看過,而是每次看,每次不同的興奮,再
仔細瞧瞧,一雙小金蓮潔白細膩,雪白的皮膚,彎彎的腳弓,纖長而細致的腳趾
緊緊靠在一起,一個挨著一個錯落有致的排著。腳拇指橢圓微翹,而腳指甲害圖
了銀色。第二個腳趾還彎彎地勾起來,隨后的兩個腳趾也不同程度地勾著,小指
緊貼著,五個腳趾排成一個優美的弧線。

王政再也壓抑內心的熊熊烈火,沖了過去,一把抱起還在剛剛穿好褲子的紀
水云,將她粗暴的放在床上,呼吸急促的一手把紀水云的芊芊細足握到在手上,
在腳趾上摩挲玩弄起來,軟軟的腳趾肚,象一個個小肉丸。輕撥她每個纖嫩腳趾
的彎處,輕輕地拉扯第二個腳趾,上下捏住它揉了起來,細若無骨,把它扳直,
竟比腳拇指長好多,一松手,它又調皮地彎了回去,真是可愛極了。

王政把五指插入了她的腳趾間,然后緊握著,輕輕地來回拔插,細嫩的趾肉
在手指的帶動下,也不斷外翻泛紅起來,紀水云的身體猛的一陣顫抖,她也積極
地反應,把腳趾夾得更緊了,兩腿也微微收緊。

紀水云喉中低吟出嬌羞的聲音:「別……嗯……啊……爸……啊……在等…
…我們吃飯呢!」

王政頓時止住動作,紀水云驕羞的白了他一個媚眼:「你啊,太色了吧,小
心我告訴你爸哦!」

王政邪魅的笑的道:「那還不是因為你太誘惑人了吧!我這么定力好的人都
讓你吸引得那么沖動了,今晚有你好受喲!」

紀水聽了王政這么一說,臉上更加面帶桃花般的紅潤,伸了伸可愛的小舌,
一副粉膩酥融嬌欲滴,任君采擇的樣子,向王政挑逗似的揚了揚柳眉:「哼……
哼……誰怕誰!」

王政不敢再和這嬌娃玩弄,急急忙忙換了衣,催促她準備去廳吃飯。

正在剛才那舉動的時候,崩牙王本來是想叫他們吃飯的,走到他們的房間,
突然見到自己的兒子在玩弄女朋友的美腳,頓時偷窺心突起!一邊看一邊用那已
經布滿老繭的手撫摸著自己褲襠下那火熱堅挺的棒棒,仿佛那在享受的人是自己
一樣。

崩牙王內心也很掙扎,那是自己兒子的女朋友,過不久就要結婚了,是自己
的媳婦了,為什么會有這種邪惡的念頭的呢,不行不行,于是大聲的道:「阿政,
吃飯了,出來吧!」

一頓飯,在三人敘說著各種經歷和都各懷心思的情況下而吃完。

「爸……讓我洗碗吧!」紀水云心花怒放的說道。

一頓飯下來,紀水云連叫崩牙王的稱呼也換為爸了,崩牙王內心也十分的喜
愛這個「媳婦」因為紀水云穿的是緊身T桖的緣故,而且還是低領,在收拾飯碗
的時候難免會去軀下,這時,崩牙王正坐紀水云對面,一對淫猥的眼睛,緊緊盯
著紀水云低領開口處的一條深深的乳溝,若隱若現的紫蕾絲乳罩緊緊的包裹著很
想撐爆而開的乳房。崩牙王心想:好一對爆乳,不知道可以不可以領我窒息呢?

吃完飯,洗完碗,敘述著以前的舊事,時間已經指到晚上10點多了,「你
們快洗澡吧,今天坐了車,一定很累的了,洗澡完,就快睡覺,我們明天再聊吧!」

崩牙王訕訕的說道。然后自己一個人走回房間去,準備看看他最近下載的寶
貝AV。

其實,這也難怪崩牙王的,20多年都沒有接觸過女性,他這樣子,至少不
認識的人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是一個外表色色的老頭,頭發花白,而且少得可憐,
滿面的皺紋,一對好像沒睜開的單眼皮眼,一說話,首先門牙崩了,而且還滿口
的煙屎牙,還隔3尺遠還能聞到他那口中令人作嘔的惡臭。還好的是,由于他長
年修車的關系,身體也非常的結實,也算孔武有力那種。試問這樣的老人,怎么
可能會還有第二春天呢?唯有在精神上寄望在AV上嘍。

「爸,到你洗澡了!」從沖涼房傳出王政的聲音。

「艾,好咧。」崩牙王淡淡說道。

崩牙王拿著衣服,嘴了叼著香煙,悠閑的走到沖涼房,正準備脫衣服的時候,
發現了一個令他無比興奮的東西,那就他的「媳婦」紀水云換下來的內衣褲,放
在洗衣機的上面,雖然有他兒子的衣服擋著,但還是比色眼犀利的崩牙王老頭發
現了,紫色的蕾絲邊乳罩,紫色絲質花邊的內褲,兩樣都是紀水云的貼身衣物,
而且還是剛剛除下。

本來紀水云是一個很愛干凈的人,當天換下來的衣服一定會當天洗的,但是
由于坐車太累的緣故,所以想到明天一早起床再洗,于是給崩牙王給借用了呢。

崩牙王心想:沒有人看見,怕什么。于是,一手拿一樣,非常認真仔細的研
究著紫色絲質花邊的內褲,一摸上手,感覺非常的柔滑,仿佛是撫摸在雪白柔軟
的肌膚上,只見這內褲的陰道位,還殘留著黃黃的痕跡,一定是尿液!崩牙王內
心興奮的叫吶著,把那黑得烏黑的鼻子湊近用力的索取著那淫靡香味,這樣的行
徑已經滿足不到崩牙王內心邪惡的欲火沖擊,他張開了那吧臭口,伸出一條猶豫
蛇般害怕的舌頭,在絲質內褲陰道位上輕輕的撩動著,仿佛怕弄痛那內褲一樣,
神情又多猥遂有多猥遂。另一只手也沒有空閑下來,抓著紫色的蕾絲乳罩,放進
他的褲襠里面。不斷的上下套弄著,一邊吸索著絲質內褲殘留那淫靡的氣味,一
邊不斷加快蕾絲乳罩在褲襠的套弄。

崩牙王終于壓抑不了心中那熊熊的欲火,馬上脫下那褲子,將那粗大爆滿青
筋的黑色陰莖,裸露了出來,這時崩牙王的陰莖完全的勃起了,足足有11cm
長,5。5cm粗,他將絲質內褲包裹到他那粗大的陰莖上面去,但是,他那粗
大的陰莖仿佛要撐爆條絲質內褲一樣,只能包裹住龜頭和下面的部分,還有一半
根本包裹不到,那種被內褲包裹的感覺,領到崩牙王不自覺的呻吟著,手將緊緊
握著用絲質內褲包住的陰莖,不斷加快的上下套弄著,另一邊將蕾絲乳罩包住乳
房的那邊,緊緊湊到鼻子瘋狂的吸索著乳罩上面殘留的陣陣乳香的芬芳。滿額都
是大汗搭小汗也毫不理會。

另類的刺激,一陣一陣的沖擊著崩牙王,隨著手的不斷加快,崩牙王鼻息急
促起來,那緊皺的臉似火燒的有些通紅,「水云……快……水云……快!」一邊
不斷吸索乳香的呻吟叫吶著,一邊加快節奏套弄,在幻想紀水云穿著黑色薄絲出
現的瞬間,向他嬌羞的叫道:「叔叔,好!」

突然,崩牙王輕呼一聲,電流般的快感一下涌上了心頭,身子一緊,乳白色
的精華一股股的激噴射了出來,全部射在了紀水云那條絲質內褲的陰道位置里面。

崩牙王喘著粗氣,爽翻了天,這強勁持久的爆發讓他地雙腿有些酥麻,呻吟
的小聲自說道:「水云……舒服吧……爸愛你……將精華都給你了……哈哈哈哈
……」

接著快手快腳的將那射滿精液的絲質內褲,一邊洗澡時一邊洗干凈,他已經
將這條內褲收為己用。

大約用了將近1個半小時的時間,崩牙王才從沖涼房滿露春色的走了出廳,
加上天氣炎熱的原因,崩牙王在廳那坐涼,褲袋里還袋著紀水云那條絲質內褲和
蕾絲乳罩,用他的話說,拿一樣是拿,拿兩樣也是拿,不如都拿。拿一樣可能還
會被發覺,拿兩樣可能不會懷疑到我身上呢?崩牙王訕訕的點燃了一根煙,剛剛
放了欲火的他,非常的心情愉快,非常的感嘆自己的兒子有出息。

突然,他內心充滿的驚喜,掙扎,心虛,因為他見到了,紀水云今天來到換
下的黑色高跟尖頭皮鞋,而且那對黑色薄絲還放在鞋子的里面,異樣的快感又一
次一次的沖擊那色老頭的身體和心里,已經軟弱躺在褲襠的陰莖,不斷的膨脹著。

「拿還是不拿?」崩牙王咧嘴猥遂的笑道。

行動已經證明了他的決心了,只見他鬼祟的看了看兒子房間已經關閉的門,
飛快的將黑色尖頭皮鞋和黑色薄絲拿到手里,用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關燈,入
門,關門拿到自己的房間。

「乳罩」,「內褲」,「絲襪」,「鞋子」,所有紀水云貼身的衣服已經拿
到手了,全部放在床上,面對自家媳婦的私有物品,崩牙王淫賤的自說到:「嘿
嘿嘿嘿嘿嘿……水云,今晚就讓爸爸好好的品嘗一下你的「身體」吧……」

這時的崩牙王已經瘋狂了,對!讓內心的色魔完全的占據了他的身體和神經!

甚至,還投了一顆邪惡的種子在他的心中了!

接下來,崩牙王拿到這些貼身物品,會做出什么驚人之舉呢?而紀水云和王
政在房間里又在干些什么呢?

(待續)

第一章——夜的「侵犯」

當王政洗完澡回到房間,只見紀水云那一條完美無瑕的美腿不斷的在床上擺
動著,剛剛洗完澡的紀水云猶如出水芙蓉般的清麗脫俗,紀水云撩了撩散放下來
的發絲,驕嗔道:「快過來啦,我的腳酸死了,快幫我按摩啦…」王政迅速的關
上門,大馬步的跑到床邊,看著那一對雪白的美腿,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的將那
晶瑩通透的玉腳拿到自己的手上,這時傳來一陣陣的腳香,王政閉目陶醉的將腳
放到自己的鼻子上好好的品嘗著,而紀水云看到王政這樣的舉動,嘴角微微的向
上翹,心中自豪的想到:一雙腳已經領到眼前這老實的男人那么癡迷了,不用說
那些很色的臭男人吧。

不自覺的將那自己那雙小金蓮,微微的伸直,不小心,將腳拇指和第二腳趾
插進了王政的鼻窿里面,紀水云頓時覺得驕羞萬分,想將自己的腳抽回,但是,
王政這時死死的握著她插進鼻窿的玉腳,這種行為已經領到老實的王政大腦一片
空白,只由身體的本能控制住他的動作,心里和身體的快感猶如小鹿般撞擊著他
褲襠下面已經搭起了小帳篷,這時的他已經不能用鼻子來呼吸了,但他還是用力
的吸索著,放佛要用鼻窿活活的生吞紀水云那只玉腳,嘴微微張開,在幫助呼吸
的同時,還將舌頭伸了出來,小心翼翼的由下而上的舔著腳板底,紀水云被王政
這樣的挑逗得嘴上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哈…………咯……………咯…………」

「死阿政,好癢啊……,快宗!!」紀水云邊笑邊說著。而那雙美腳不斷
的在王政眼前動來動去,王政這時不但沒有宗,而且還將另一條腿抓著放到自
己褲襠的小帳篷去,紀水云當然知道愛郎王政想做什么,從小家教很嚴的她,從
來都沒做過那么下流的事情,用腳放到男人那私處,而且從心還覺得噁心,王政
不是不知道紀水云不喜歡這樣的行為,但是,他現在都讓那雙美腿迷惑了他的心
智,完全的不按照正常行為去做事的了,紀水云厭惡的用力一腳伸了王政,面無
表情冷冷的說道:「王政,在這樣,我就要生氣啦!!」當王政聽到紀水云這樣
說時,頓時驚醒過來,把插進鼻窿的腳趾放了出來,驚恐的說道:「水云,對不
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喜歡這下流的行為,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做的呢,
不要生氣好不好啦?」紀水云沒有答他,用腳在床單上擦了擦,厭惡的看了王政
一眼就睡在床上。頓時整個房間靜得只能聽見風扇轉動的聲音,王政就像做錯事
情孩子一樣,雙手不停的在搽著衣服角,頭低低的,臉上都是認錯的神情,紀水
云偷偷瞄了一眼,心中也覺得好笑,自己這個男朋友還真傻,算了算了,冷冷的
說道:「累了,上床睡覺吧!」

在王政心中紀水云就像是女皇一樣,她說的話怎么不敢聽呢?于是王政乖乖
的回到自己的床位上去了。兩人再也沒有說話,王政不敢主動說話,怕紀水云生
氣,帶著無奈的進入夢鄉中……

在另一個房間里面,崩牙王卻是忙的不亦樂呼,首先,他將紫色蕾絲的乳罩
套到自己睡覺的枕頭上面去,紫色絲質內褲呢,也套到枕頭下面去,這樣看來,
猶如一個穿了內衣褲的物體一樣,崩牙王用手搽可搽,身上全是汗水也毫不理會
再把那黑色高跟尖頭皮鞋的鞋跟放到床縫里面去,固定好位置,看了看鞋子的牌
子,居然還是名牌,心中低吶一句:名牌更好操。黑色薄絲連同褲襪套在自己頭
上的部分,準備工作已經做完了。

崩牙王興奮無比的走到電腦前,打開了一部他最愛的寶貝,邊看邊動才會有
情趣的嘛!!「哈哈……哈哈……和哈哈……」崩牙王變態的對著紀水云的貼身
衣物大笑了三聲,這時的他非常的怪異,全身什么都沒穿,頭上套著黑色連同褲
襪,如果讓人見到,一定認為他是變態,絕對的死變態!對!現在崩牙王已經不
是以前那個崩牙王了,色欲已經令他改變了他的品性,當他遇到紀水云時,就已
經注定安排了他以后不正常的行為,也改變了他與紀水云的命運。

「嗯………啊………嗯………啊………」這時電腦不斷的傳來女性呻吟的聲
音,崩牙王頓時噴血高漲,胯下那雄偉粗大的陰莖迅速的膨脹起來,崩牙王快步
的走到他認為的「紀水云」那里,黑色尖頭高跟為陰道,被穿上內衣褲的枕頭為
身體,猥淫的兩眼發著惡魔般的青光,將那粗大爆滿青筋龜頭,緩緩的插進黑色
尖頭高跟的鞋頭,只見龜頭的粗大,鞋頭完全的不能容納龜頭下面的部分,粗大
的龜頭仿佛要撐爆鞋頭似的,那種緊緊擠壓的感覺,領到崩牙王不由自主的舒服
呻吟了一下「啊……正啊………好緊」而鞋跟的部位剛剛的包裹著崩牙王的陰囊
崩牙王心中的叫吶道:完美!!

而另一只鞋,由崩牙王拿到鼻子上拼命的吸索著里面散發出來的腳氣的味道
另類的刺激,加上電腦不時傳來的女優呻吟的的聲音,崩牙王的陰莖變得更加強
大了,52歲的生理機能完全的讓他給爆發了,這時的鞋頭部位由于龜頭的不斷
膨脹而撐變得變型了,「嘶………啊………嘶………水云,你的「小穴」真緊,
爸要動嘍……」崩牙王嘴角微微向上抽搐一下,陰身怪氣的說道。

「嗦……嗦……嗦……」(抽插皮鞋的聲音)。

崩牙王不斷的抽插著黑色尖頭皮鞋,由于固定實了位置,所以鞋子不會動,
一只手拿著鞋子不斷的吸索著,另一只手伸向了穿了內衣褲的枕頭,那只都是老
繭的手,不斷的揉戳著乳罩,五指用力的將乳罩抓合起來,使得整個乳罩都在變
形的狀態,一手扔掉了鞋子,迅速的撫摸到內褲那里,特定的用中指摸到用來包
住陰道位置的地方,崩牙王閉著眼睛,陶醉的享受著這一切,胯下那粗大的陰莖
不斷的加快抽插的速度,每一次的進入,都深深的頂到鞋子尖頭的部分,每次沖
擊,鞋頭不斷的擴大,龜頭那流出的透明淫穢液體弄到鞋頭里面都是,使得整個
鞋頭潤滑起來,崩牙王抽插的更加瘋狂。崩牙王仿佛一只發情的狼狗,是無顧忌
的不斷的沖擊。

「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
床板也讓他瘋狂的行為撞擊得「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嘭…嘭…嘭…」大聲響著。

崩牙王鼻息開始的急促起來,不斷的的喘著粗氣,手上的動作在枕頭的內衣
褲不斷的穿梭飛躍著,電腦傳來的陣陣呻吟仿佛也是已經達到的欲望的頂峰,胯
下不斷的加快節奏,龜頭猛烈的沖擊著鞋頭的頂部,雙手用力的抓著乳罩,呼吸
越來越快,動作也越來越快,喉嚨不斷的吞著口水,欲望的頂峰就在前面,崩牙
王努力的,瘋狂的沖擊著,嘴里輕呼:「啊啊啊………啊啊啊………」

觸電般的快感不斷的拍打著崩牙王的心頭,雙手一緊,胯下用力的一挺,雙
腳站得筆直,那欲望中的的精華一股一股的激噴了出來,緩緩的抽插作為結束的
動作,這時鞋頭的頂部已經讓崩牙王粗大的龜頭沖擊得變了形狀,里面盛滿了一
股一股的濃精液體,枕頭上的乳罩也由于崩牙王欲望的爆發的一瞬間抓得變了形
崩牙王不斷的趴在床沿位置喘著粗氣:「嚇…嚇…嚇…嚇…嚇…嚇…」

嘴角微露幸福滿足的笑容。心中已經打定了一個計劃,一個令他無法動搖的
邪惡計劃…低頭看著自己戰利品,一股一股濃精射在鞋子的內部,緩緩的抽出還
在顫抖的陰莖,已經噴射完的陰莖還是那么高傲的勃起在空中,龜頭上面全都是
殘留的精液,身體不停的流著惡臭汗水,雙腳有點微軟的抖動著,電腦還在播放
著令人充滿欲火的畫面,雙手漸漸的從緊緊抓著的乳罩放開,身心疲累的裸躺在
床上,崩牙王只想靜靜的休息一下,什么都不想理會。

陽光微微的從窗戶透射入崩牙王的房間,崩牙王十分懶散的裸躺在床上,昨
夜的瘋狂行為的戰利品還沒有收拾起來,那一只被崩牙王噴射的鞋子里面的精液
經過了一夜的時間,已經只留下一灘水跡的痕跡在鞋子的里面。

「咚咚咚……咚咚咚……,爸……爸…!起床吃早餐了!!」王政一邊拍打
著門,一邊高聲的喊道。

這時崩牙王緩緩的睜開雙眼,首先進入他眼簾的是穿著內衣褲的枕頭,崩牙
王眼睛轉了轉,思索半刻,猛然發現自己所做的一切,頓時一扎的爬起床,驚恐
萬分的爬自己的兒子進門見到這個畫面,到時候他就怎么也說不清楚了,自己的
爸,拿了就來要過門的媳婦的內衣褲來侵犯,這時一件多么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
啊,崩牙王狼狽的收拾地上的鞋子和穿著枕頭的內衣褲,急急的應道:「好了好
了,你們現吃,我馬上就來!」

說完馬上鎖好門,將那只射過精的鞋子用紙巾搽干凈,但是還是有水印,崩
牙王不理了,心想在鞋子里面,應該看不到的。最大的問題是,現在內衣褲怎么
辦呢?紀水云不知道有沒有發現,哎!不理了,拿回去再說!鞋子等他們不注意
的時候再放回去。想通了這些,崩牙王飛快的穿好衣服,若無其事的行出了廳,
眼睛可從來沒少看周圍的一切,只發現兒子坐在吃飯桌上,沒有發現紀水云,于
是,將內衣褲塞到口袋,飛快的走到沖涼房去,將那性感的內衣褲依依不舍的放
回它門原來的地方,悠閑的刷牙洗臉!

「咦?水云呢?還沒起來嗎?」崩牙王神色淡定的問道。

「額,還沒吖,她說很累,要再睡一會兒哦!」王政怕崩牙王不喜歡自己女
朋友賴床,找了個很累的理由來為紀水云解脫的說道。他卻不知道崩牙王不知道
多么的高興,沒有讓人發現他那邪惡的行為,拉了拉椅子,坐下正經的說道:「
阿政,吃完早點,我們去漸漸街坊吧,讓他們好好的羨慕一下我有這么出息的兒
子!」

王政淡笑道:「嗯,好久也沒有回來了,順便見見街坊也好!」

「那水云呢?不叫她啊?怎么也算我未來的媳婦,半個女兒,也好讓街坊見
見啊,而且水云還那么的漂亮!」

「她啊?不知道去不去啊?昨天坐車累壞了,我等下去叫叫她吧!」

吃完早餐,父子二人各自回房,王政走進房間,看見還在睡覺的紀水云,無
奈的搖了搖頭!走到床邊,溫柔的說道:「懶蟲,我和爸上街去啊,你去不去啊

紀水云翻了翻身,將那裸露在外的粉臂抓了抓蓬亂的秀發,驕吟的說道:「
不嘛,人家還要睡啦,鄉下有什么好走的,不去了啦!」說完繼續抱頭大睡起來。

神情非常的嬌媚可愛。王政溺愛的捏了捏紀水云可愛的小鼻子,輕輕的走出
房間去,見到崩牙王,擾了擾頭,不好意思的說道:「爸,水云太累了,我們父
子去吧!」

崩牙王雙眉皺了皺,思索片刻,心中打定注意的說道:「那好吧,我們去吧!

父子二人,走在生活了將近幾十年的鄉村小街,兩人都有著不同的感慨,鄉
下現在變化都蠻大的,都有很多高樓大夏了,只聽遠處傳來:「崩牙王,怎么今
天不用開襠啊?」聲音中氣十足,崩牙王父子快步的走到發出聲音的那里,只見
一位45歲的中年鄉村婦女,咧嘴大笑的叫吶著,崩牙王咧了咧嘴,驕傲的說道
:「張大娘,我兒子回來了,休息一天兩天不可以嘛?」

「張大娘,你好!我是王政!」王政好客的說道。

「喲,小政,長那么大嘍,很英俊喔!」

「去去去,我的兒子肯定英俊嘍,繼續賣你的菜,我們要走嘍!」崩牙王不
客氣的說道。

兩人繼續的向街市走去,張大娘瞄了瞄他們的背景,努了努嘴,不屑的自說
自道:都不知道是不是親生的呢,神氣個屁啊!「要是這句話讓崩牙王聽到,不
讓他給張大娘拼命都怪。

「崩牙叔,今天怎么不開襠啊?」迎面走來的兩個青年其中一個笑笑的說道。

這時另一個青年驚訝大聲的說道:「呆政?真的是你?好久不見哦,最近發
財了,不回來找我們了呢?」

「大強?二狗?」王政驚喜的指著那兩個青年說道。只見那個叫大強的,人
如其名,非常的高大,留著個平頭。

那一只二狗,人長得小小的,還留了個長頭發,一對色眼不斷的在掃視街上
行過的女性。

「虧你還記得我們,怎么樣回來多少天?」大強說道。

「額,周末假期,后天就走了,因為回來讓我爸見見我女朋友!」

崩牙王這時見兒子和兒時的玩伴聊天,心里想著他要做的一件事情,于是打
斷他們的說話,「阿政,你們聊一下,我去買點東西,一下回來找你!」說完之
后,不由王政回答,自己一個人悄悄的走到藥房去,買了一瓶安眠藥,急急忙忙
的又走到成人用品店去買了瓶「偉哥」,這次崩牙王下了重本的決心,內心猶如
那些犯罪的人那樣,緊張無比。

「哈,呆政,想不到你也有女朋友了,漂亮不?什么時候讓我們兄弟瞧瞧啊?」

二狗色色的說道。

王政清楚他們的性格,兒時玩得非常的要好,自然沒有放在心上,思索了片
刻「今晚一起吃飯吧,出去外面吃,到時候叫上我的女朋友!給我你們的電話,
到時候給電話你們吧」

「哈,好的。等你電話喲,不要放我們鴿子!」

「嗯,行了,放心吧,不見不散!」

崩牙王買完他的東西之后,點燃了一根煙,掩蓋一下他內心的驚慌。將那兩
瓶藥收藏得密密實實,緩緩的走回王政等他的地方,二人繼續了他們的行街,順
便去市場買菜中午回家熟飯,王政已經和崩牙王說了他今晚和紀水云外出去吃飯
使得崩牙王心中暗爽,這樣,他就能好好的計劃如何能夠得到他那嬌艷欲滴的好
媳婦了。

另一邊紀水云起床之后,發現要清洗的內衣褲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樣子會如
何呢?崩牙王又是如何計劃的呢?大強和二狗見到紀水云之后,又會做出什么呢

(待續…)

悲哀妻之鬼畜父 第二章—邪計生成

「嚶……嚀……」紀水云那雙冰肌瑩徹的手臂慵懶的伸了伸,嘴里輕哼著。

只見紀水云這時衣冠不整,被子完全的散開,露出修長挺立地玉腿,鬢云亂
灑,那豐滿的酥胸讓緊身的T桖緊緊的包裹著,雙乳突起,溝壑隱現,由于從小
習慣的原因,紀水云睡覺從來都是不帶乳罩的,所以內里春光看的分外的分明。

紀水云睜了睜那雙眼顰秋水般的眼睛,揉了揉,姍姍的起床去刷洗了,走去
沖涼房,打了個呵欠,看到洗衣機上面還沒有洗的衣服,柳眉皺了皺,心中暗罵
道:死阿政,明知道我的習慣,昨晚都不吧衣服洗掉,回來有他好受!!

洗涮完畢,把放在洗衣機上面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扔到洗衣機,當拿到自己
內衣褲的時候,出于對自己衣物有種一種天生的熟悉感,紀水云黯然發現,自己
的內衣褲有點不同,頓時柳眉倒豎,努了努嘴,用那纖纖素手拿近觀看,只發現
紫色蕾絲乳罩微微有點變了形狀,那條絲質花邊內褲卻殘留了一陣陣淫穢雄性的
氣味。

雖然讓崩牙王洗了一次,但是對于非常愛干凈的紀水云來說,除了自己以外
有沒有人碰過自己的內衣物都會有著敏銳的直覺,只是,她想到的卻是王政,俏
臉染上一層丹楓,想到王政拿了自己的貼色衣物放到那羞人的地方,又羞又怒的
想到:「死阿政,又拿我的內衣物來做那下流的事情,回來死定了啦!!」

紀水云全然不知,那真正的罪魁禍首卻是那老淫蟲崩牙王,如果知道了,可
能就會有些提防的心了。唉,很多事情都是半點不由人的。

中午時分,崩牙王和王政興高采烈的行街回來了,手里拿著剛才市場買回的
菜,一打開門,崩牙王見到那嬌艷欲滴的好媳婦正站在陽臺上晾衣服。

…過陽光的照射,只見紀水云那雙粉光若膩的美腿完全的展露出來,腳跟微
微墊了起來,因為要掛衣服上柱子上,使得她整個豐滿的粉臀也跟著微微的向上
翹了起來。再加上身上穿的那條超短修身牛仔褲,緊緊的包裹著她那豐臀和陰道

而上身因為雙臂向上的緣故,那緊身的T桖也跟隨著向上,將那條婀娜的楊
柳腰微露出來,加上衣服緊的緣故,構成了一副猶如兩座巨峰爭艷的畫面,羊脂
白玉般光滑的玉頸掛著幾顆晶瑩的小汗珠。

崩牙王看得目瞪口呆,心中的熊熊欲火仿佛呼之欲出的感覺,猶如柴狼瞄上
獵物般的兩眼散發著可怕的青光,仿佛要活活的生吞了一樣。

紀水云全然不知道自己的春光外泄,已經讓快要瘋狂的色老頭崩牙王將那「
春」色盡收眼底。

「水云,我們回來啦!!」王政關上門,對著廳大聲的呼喊道。

崩牙王心中暗罵兒子搞壞自己好事,不然還可以看多幾下的嘛!唉……

紀水云因為給太陽照射著,使得臉頰腮暈潮紅,驕鶯道:「艾,爸,阿政回
來啦,怎么,街上怎么樣?」

「呵呵,變化可大了,晚上再帶你好好瞧瞧!」王政拿著菜一邊走向廚房一
邊說道。

崩牙王恢復正常的走到廳子,點燃根煙,緩緩的坐下,猛然的一驚,鞋子!

黑絲襪!對!那雙黑色尖頭高跟鞋子和黑色絲襪,還沒有放回原來的地方,
還在崩牙王的房間,崩牙王這時驚恐了,因為他不知道紀水云有沒有發現,如果
發現了,怎么辦?說拿到別的地方去曬?好,就這個理由。

崩牙王馬上沖到自己的房間,拿到那雙鞋子,只發現一邊的鞋頭大一邊的鞋
頭小,那是肯定的,經過那么多次猛烈的沖擊,而且還讓那么粗大的龜頭給撐著
那只鞋頭怎么可能不會讓他給撐大呢?

崩牙王雙目在廳子和陽臺瞄了瞄,只見紀水云還在陽臺晾著衣服,王政還在
廚房準備著中午飯,于是崩牙王輕手輕腳的一步一步拿著鞋子和黑絲走到昨天紀
水云昨天脫下的地方,胡亂的將黑絲放進鞋子里面,然后若無其事的在廳子打開
電視機看起電視來。

「艾,水云,跟你說件事情,今晚我們一起出去吃飯,見見以前我兒時的玩
伴!」王政從廚房大聲的說道。

紀水云已經晾完衣服了,抱著盤子,步履輕盈的走進沖涼房,拿著盤子向正
在忙著煮飯的王政一下的敲了過去。

「唉喲」王政抱著頭無辜的看著紀水云說道。

「知道痛嘍,做那下流的事情不見你痛?」紀水云柳眉橫豎,單手叉著楊柳
腰,一手拿著盤子想著王政,厲聲的說道。

王政可是丈二摸不到頭腦,心中暗想道:不會昨晚的事情還沒有生氣完吧?

這也太小氣了吧!!臉上卻恭恭敬敬的說道:「水云小姐,對不起啦,是我
不對!我不該做那下流的事情,請原諒我吧!!」

「哼哼……呵,還滿有誠意的,今后得到我的允許才許接近我,不然你就死
…」紀水云冷笑要求道。

「啊……,好吧好吧,你說怎么樣就怎么樣…對了,今晚和我的兒時玩伴吃
飯哦。」王政無奈的說道。

「嗯,知道了啦,我也很想看看你以前的玩伴是什么樣的人,會不會和你一
樣的呆呢?」紀水云好奇的對著王政,努了努嘴問道。

一吃完中午飯,崩牙王急急忙忙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告訴王政他們說要午休
其實是制定他內心邪惡的計劃。而王政他們就自己自娛自樂。

「當……當……當……當……當……當……」古老的吊鐘發出指向下午6點
的聲音,王政和紀水云已經打扮好了一番,準備去赴約吃飯,只見紀水云穿了件
連身的黑色單吊長裙,高挑的身材使得紀水云身材裊裊婷婷,凹凸有致,由于天
氣熱的原因,紀水云沒有穿絲襪,裙子下遮掩不到的那雙潔白的小腿,暴露了出
來。

「咦,怎么右腳的鞋子鞋頭大了?」紀水云穿著那對黑色尖頭高跟,左看右
看驚訝的說道。

「可能是天氣熱的原因吧,艾,不要管了,快點吧!不要讓人家等!」王政
急促的催說紀水云說道。紀水云懷著好奇的心情挽著王政赴約去了

剛到約會的飯店,大強已經大聲的揮著手叫吶道:「呆政,這里!!」

王政微微的對著大強那邊笑了笑,揮了揮手!輕挽著紀水云的芊手走了過去。

二狗這時可是目不轉盯的看著紀水云。

由頭部開始,頭發流散如瀑,面部,五官玲瓏精美,面似桃花,珠圓玉潤,
要命的是左嘴角下方有著一顆細細的黑痣,平添了多一層的性感。皮膚粉膩如雪
冰肌玉骨!再看那潔白的玉頸下面低領的開V吊裙,酥胸半露,那黑色的蕾絲乳
罩若隱若現,使得那一條的乳溝更加寬大。

二狗那雙色眼看得觸目驚心啊,如此天生尤物,第一次見啊,大強可沒二狗
那么的多想法,大笑對著紀水云道「哈哈哈哈,來來來,坐坐,你好,我叫大強
是呆政兒時玩伴!」

紀水云拉了下椅子,自己坐下,然后驕笑的問道:「呆政?以前都是那么的
呆啦?咯…咯…」

二狗不自覺的搖了搖頭,心中感嘆道:軟語嬌音!連說話都那么的吸引。

「對啊,很小的時候都一直叫著來的嘍!」大強健談的邊倒茶邊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呆政!呆政!呆政!」紀水云笑得花枝招展的對著王政眼
神媚如三月的春水調皮的說道。

王政只得呵呵的傻笑兩聲,然后著指著紀水云對二狗說道:「二狗,怎么不
說話呢?不像平時你哦,這時女朋友,叫紀水云!」

二狗聽到王政叫他,神色恢復過來,對著驕笑連連的紀水云,緊張的說道:
「你…你…好好……我叫……二…二狗!」二狗這份人,有色心,沒色膽。當真
正和美女接觸的時候,卻是另外的一個樣子。

紀水云聽到二狗介紹自己叫二狗的時候,更加笑得人仰馬翻,二狗看著眼前
胸前不斷起伏驕笑連連的紀水云,臉上像火燒般的通紅,幸虧他的頭發長,遮住
了!

「你真的叫二狗?」紀水云邊驕笑邊問道。

這時大強幫二狗解釋道:「他叫李二,因為他媽要他像他加那條狗那樣兇狠
所以就幫他的乳名叫二狗嘍!」二狗發現的,大強也一早發現了,只是他城府夠
深,心中的驚嘆絕對不會比二狗少,表面裝得安之若素般而已。

「好了啦,不要再探討二狗的名字了,快叫東西吃吧,很餓了!」王政免得
紀水云繼續問下去,傷害二狗的自尊心,急促的說道。

二狗其實沒什么,還有點紀水云繼續問他,因為他聞到紀水云說話時候的口
齒芬香。在一餐飯下來,二狗已經不斷的偷瞄了紀水云很多次,而他根本都沒有
說話,在他心中,就這樣偷偷的看著紀水云已經足夠。

大強的心里面可沒有二狗那么的單純咯,頭腦不斷的算計著如何把這個尤物
弄到手,別以為大強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他可是粗中有細的人來哦,陰謀詭計
可是非常的在行。

這一餐飯,他們不斷的說著以前的舊事,不斷的叫酒,大強還不時的叫紀水
云喝一兩杯,紀水云當然不會拒絕的,一兩杯,紀水云沒什么,她是聰明的女人
當然會知道喝開了,大強他們肯定會繼續叫她喝的。

于是就低聲告訴王政她不會喝的了,叫王政幫她說話,但是沒有想到的是,
喝了幾杯下肚的王政,大聲的指著紀水云,厲聲的說道:「什么?我們兄弟三個
今個兒高興,你陪喝幾杯有什么,他嗎的,不喝給我滾回家去,礙手礙腳的!」

一向在紀水云面前都是呆呆的王政,喝多了幾杯,爆發了以前的不滿,盡情
的亂罵一通,紀水云拍了一下桌子,指著王政厲聲說道:「好你個王政,你記得
你今晚所說的一切!」說完完全不理會那三人,憤然離開。

「來來來,繼續喝,不醉無歸,他娘的,唧唧歪歪!」王政催說大強和二狗
說道。大強內心暗爽了一下,哈!而二狗內心卻是擔心他那女神!

憤然離開飯店的紀水云,滿腔怒火,加上喝了兩杯酒!

使得整個臉頰紅紅的,猶如晚霞的夕陽。一個人快步的走回崩牙王的家中。

崩牙王這時已經打定計劃了,今晚讓王政和紀水云吃幾顆安眠藥,那他就可
以深入到他們兩的房間,對紀水云慢慢的進行品嘗,加上兒子在隔壁,刺激感更
加強烈。

「哈哈哈哈」崩牙王在自己房間淫賤的自笑道。

「咚咚咚…咚咚咚…」隨著敲門聲的響起,崩牙王從幻想中抽會實,抬頭看
了看電腦的時間:9點17分。

「誰啊?」崩牙王點燃根煙,緩緩的走到門口說道。

門一開,映入眼簾的卻是柳眉緊皺,怒火燃燒的紀水云,崩牙王訝的問道:
「咦,水云,怎么就你一個人回來啦?王政呢?」

紀水云見到崩牙王,親人的感覺令她顫抖著嬌軀,眼眶一紅,不停的搖頭委
屈的說道:「爸,王政欺負我,他罵我,大聲的罵我!」

崩牙王此刻只見紀水云睫毛上沾染著晶瑩地淚珠,聞著紀水云口中散發出來
兩種氣味的混合味道,酒氣和口齒清香。心中感覺無比的興奮。崩牙王也不知道
自己為什么會有這種想法!但是他表面卻悲痛的說道:「艾,快進屋,有什么事
情有爸在v不繞那臭小子!」說完拉著紀水云的芊芊玉手往屋走去。

「喝酒了?」

「嗯…喝了兩杯!」紀水云顫抖著身軀,低聲的說道。

崩牙王這時內心驚喜無比,放藥的機會來了,苦口婆心的說道:「你一個女
孩子,喝什么酒呢,鄉下很不安全的,我去沖杯參茶給你解酒!」

「謝謝爸!」

崩牙王飛快的沖到自己房間,假著是拿參茶,實質是拿他今天所買的安眠藥
飛拿了兩顆!去廚房將那安眠藥絞碎,放到杯子去,再用燒開的熱水沖開,這樣
安眠藥就慢慢的溶入進去了。崩牙王看著溶掉的安眠藥,嘴角抽搐了一下,微微
的干笑兩聲。

拿著已經沖好的「參茶」出廳,頓時發現,不見紀水云的蹤影,崩牙王四處
的張望,這時洗手間傳來水聲,原來紀水云上了廁所,嚇得崩牙王以為他的計劃
不能成功。

「來,水云,喝口「參茶」解酒啊!」崩牙王積極的將茶送到紀水云面前,
紀水云看到比自己矮的崩牙王那關心的神情,心中暖暖的,微微笑了笑,張開櫻
桃洶,漸漸的喝下去。

崩牙王看著紀水云,一邊喝,心中一邊的低吶著,喝多點,喝多點!終于,
紀水云為了感謝崩牙王的關懷沖的這杯參茶,于是一大杯的喝完了。

紀水云甜甜一笑對著崩牙王說道:「謝謝爸,我準備去洗澡嘍!」

崩牙王這時內心興奮無比,洗干凈一點,等下讓爸好好的品嘗你的完美身體
吧!邊想邊走回自己的房間。

崩牙王回到房間拿出電話,撥通了王政的手機:「王政,你什么時候回來?」

「回個鳥,今晚我和大強他們一起,不回來了!不用等我門了爸!」

崩牙王一聽,脫口而出「真他嘛的天助我也」

接下來,淫穢場合將會一一展現!!

(待續)

悲哀妻之鬼畜父 第三章—新穎玩法

紀水云姍姍的回到房間,準備拿衣服去洗澡,忽然發現自己頭有點暈,而且
一雙杏眼非常的疲勞,快要睜不開得樣子。心中想道可能酒上頭了吧?

一雙潔白無暇的玉手微微的揉著太陽穴,緩緩的坐到床上,眼皮不斷的加重,
睡意不斷的融上心頭,終于,連鞋子和衣服也沒有換的情況下倒床而睡,很快就
傳來低沉的呼吸聲。

崩牙王這時卻在房間不斷的來回走來走去,口中不斷的低吶的道:「藥力快
點發作,藥力快點發作。藥力快點發作!」

終于,崩牙王壓抑不了內心邪惡的色魔,搽了搽頭上的汗,輕輕的打開自己
的房間門,鬼祟的四處張望,悄悄的走到沖涼房,頓時發現紀水云卻沒有在沖涼
房?

崩牙王驚愕的低聲的「啊」了一聲!很快的從短暫的驚愕回到現實上,在房
間?心中自說道。

然后輕手輕腳的一步一步的走到紀水云和王政的房間,卻發現房間的門是半
掩的狀況下,輕輕的將身體貼近房門,兩眼猶如野獸盯著獵物般的兇光,輕輕的
移到門縫瞧去,注視著紀水云的舉動。

只見紀水云側著嬌軀,一雙玉腿輕分而開,腳上還穿著那對讓自己狂暴沖擊
過的黑色尖頭皮鞋。

身上那套單吊的黑色連衣裙微微的離開了原來的軌跡,潔白誘人的酥胸帶著
那黑色的蕾絲乳罩突顯了出來,臉部微紅,性感的嘴唇微微的閉著,房間靜得只
能聽見紀水云平靜的呼吸聲。

崩牙王這時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用手推了推開房間門,輕輕的走到紀水
云側邊,低聲的叫道「水云,水云,水云,水云」連續叫了四聲之后。

崩牙王看到紀水云都沒有反映,于是更加大膽的,大聲叫道「水云,水云,
水云」

崩牙王還認為不是那么的保險,用手一邊推了推紀水云的胳膊,一邊大聲的
叫道。紀水云這時已經昏睡過去了,完全沒有任何的知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崩牙王這時咬著牙齒,那雙惡魔般的
眼睛睜得大大的,顫抖著雙手淫賤的笑道。

崩牙王這時鎖上門,快步的走到紀水云那雙穿著黑色尖頭皮鞋的玉腳走去,
心中決定了,由下而上的慢慢品嘗這嬌艷欲滴的好媳婦。

輕輕的撫摸著那雙穿著黑色尖頭皮鞋而外露的腳背,雪白無暇啊!那些青筋
都能夠顯而易見,可見紀水云的腳保養得多么的好。

緩緩的將那雙玉腳放到自己的鼻子上面,不斷的吸索著,一邊搖頭,一邊感
嘆的說道「他媽的,真香!」

再仔細的觀看,玉腳穿著鞋頭的部分,那五只嬌美的腳趾,不能全部的穿進
鞋頭里面去,裸露了少少出來。

那種視覺,使得崩牙王不由自主的用他那毒蛇般的舌頭,沿著鞋子和腳趾那
條縫隙裸露的地方,不斷的舔著,利用舌尖,更加深入的舔著。

這樣的穿著鞋子舔腳的行為,瘋狂的沖擊著崩牙王的心頭,用手輕輕的脫掉
鞋子,一雙小金蓮潔白細膩的展現在崩牙王面前,雪白的皮膚,彎彎的腳弓,纖
長而細致的腳趾緊緊靠在一起,一個挨著一個錯落有致的排著。

腳拇指橢圓微翹,而每一只腳趾上的腳指甲都圖了銀色。第二個腳趾還彎彎
地勾起來,隨后的兩個腳趾也不同程度地勾著,小指緊貼著,五個腳趾排成一個
優美的弧線。

崩牙王,將這潔白細膩的玉腳,用左手托著腳跟位置,然后整只的放到他那
惡臭的嘴里,不斷的吸吮著,另一只手,把五指插入她另一只玉腳的腳趾間,然
后緊握著將。

嘴里不斷的利用他那靈活的舌頭在腳趾間來回狂舔著,甚至還不顧一切的將
那只玉腳深入到他的喉嚨深處,好像要活活的將紀水云的美腳吞到肚子里面去。

舔完,玩完了這只,又將另一只玉腳反復的做著剛才那變態的舉動!這時紀
水云那雙玉腳已經布滿了崩牙王惡臭的唾液。快感沖擊著崩牙王身體的每個器官,
褲襠里面已經搭起了一個巨大的帳篷!

腳交!!崩牙王兩眼發出野獸般的青光,興奮的抽搐嘴角說道。

馬上脫掉褲子,那根粗大爆滿青筋的陰莖,完全的展現出來,跪在床尾位置,
兩手抓著紀水云的玉腿,將那雪白的腳板,左右的放到自己粗大的陰莖上面,不
由自主的呻吟了一聲「啊」

緩緩的上下的套弄著,因為玉腳上都是崩牙王惡臭的唾液,套弄起來非常的
潤滑,八只腳趾不斷的在龜頭上下帶動著,因為雙腳讓崩牙王抓著進行腳交,形
成了一個小M字,裙底的春光每次的上下套弄,都會展露出來。

崩牙王一邊的加快套弄,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裙底那若隱若現的春光。漸漸
的,放慢動作,慢慢的從腳跟,一路一路的向上摸著,小腿,大腿,光滑如絲啊!

崩牙王心中驚嘆道。

由玉腳慢慢的舔上小腿,不斷的吸吮著,一陣陣玉腿的芳香融入崩牙王的鼻
子,在小腿和大腿的腳縫位置,崩牙王將紀水云的玉腿抬起45度,然后將他那
粗大的陰莖,插進大腿和小腿的腳縫位置,然后不斷的抽插腳縫的那個地方,仿
佛猶如紀水云那驕嫩嫩的小穴一樣。

這時的崩牙王,猶如發情的狼狗,不斷將他那熊熊欲火發泄出來,不斷的沖
擊紀水云小腿和大腿的腳縫地方,手不斷的來回觸碰紀水云下身的每一個地方。

電流般的快感漸漸的沖擊崩牙王,崩牙王此刻卻慢慢的放慢動作,原來他不
想自己那么快的爆射,他要仔細的玩完紀水云每一個地方才好好的釋放!

放低紀水云的玉腿,將玉腿微微分開,用手將那連衣裙向上撥開,一陣一陣
神秘而刺激雄性的少女芬芳傳了出來,崩牙王低著身子,漸漸的將頭慢慢接近那
神秘的地方。

只見那神秘的地方,給一條黑色絲質蕾絲邊的內褲緊緊的包裹著,由于沒有
開燈,而且還是晚上,崩牙王不能好好的觀賞紀水云的神秘的三角地方!

…過一番的折騰,崩牙王這時已經滿身大汗,紀水云也因崩牙王的多次沖擊
也是香汗淋漓。崩牙王搽了搽額頭上的汗,喘著氣,伸出舌頭由下而上的舔著紀
水云條內褲的陰道位置。

好薄!好滑!崩牙王心中想道。輕輕的將內褲,用手抓成一條繩子一樣,借
著月光,依稀的可以見到那粉嫩的美穴,那一束整齊而濃密的陰毛,形成了一個
三角形。

崩牙王從AV上學回來的理論知識,靈活的用到實踐上去。

將那變成繩子的內褲,用力的拉了拉,只見條內褲完全的系入紀水云那粉嫩
的的小陰唇縫去,兩邊的大陰唇漲得鼓鼓的,崩牙王不斷的上下拉動,胯下那粗
口的陰莖,不斷的顫抖著。

放開抓住的內褲,將內褲撥到旁邊,一陣女性本能的芳香和尿騷兩種不同的
混合味道散出,崩牙王鼻子用力的吸了吸,暗爽的低吶道:真他嘛令人精神啊!

崩牙王這時,用二指和中指慢慢的的將那肥潤的小陰唇撥開,只見小陰唇的
表面這時很濕潤,陰道還自己呼吸著,一合一放。

用舌尖輕輕舔了舔前庭,再轉向舔那陰道口,慢慢的有節奏的往上舔著、紀
水云出于身體的本能不由自主的顫抖著,低聲呻吟的一下「嗯……」

崩牙王聽到紀水云的呻吟,猶如表揚的聲音一樣,將那舌頭,深深的探索入
陰道里面,一陣陣柔軟的感覺,從舌頭傳到崩牙王的身心。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舔陰道的聲音)

「吱…索索索吱…吱…索索吱………」(一邊舔,一邊吸吮)

「圣水啊,甘甜無比啊!」崩牙王邪邪的說道。

紀水云這時的美穴由于崩牙王的不斷挑逗,出于身體的反映,已經漸漸的釋
放出淫穢的液體,但是,對于崩牙王來說,這些就是「圣水」

舔完了陰道,將舌頭尖對著尿道外口左右的撥了撥,再慢慢的舔到上前庭,
陰蒂系帶,崩牙王此刻喘著粗氣,利用舌尖向著陰蒂頭頂了頂。

舌頭頓時傳來一些些鹹鹹的味道,紀水云不由自主的痙攣了一下,帶著濃濃
的鼻音「嗯」了一聲。

崩牙王全神貫注的將整個陰蒂部分好好的品嘗著,舌尖不斷的在陰蒂周圍游
蕩著。

突然,利用他那少了一個門牙的牙齒輕輕的咬住陰蒂體懸垂的部分,紀水云
不知是痛苦還是舒服,柳眉不由自主的皺著,一雙玉手緊緊的抓了抓床單。

崩牙王放開咬著的陰蒂,喘著粗氣,猥遂的笑了一笑,慢慢的離開紀水云神
秘的地方。

跪著伸直了身子,用手錘了錘有少少發酸的脖子,盯著紀水云上身的部分,
嘴角抽搐了一下,慢慢靠向紀水云的身體挪了挪。

伸手將那單吊的黑色連衣群繼續向上撥開,只見那光滑如絲的小肚浮現了出
來,崩牙王用那雙粗繭的手摸了摸。

「哇,平滑細嫩!」崩牙王心中由衷的稱贊道。

崩牙王咬著下唇,用中指,向那可愛嬌小的肚池眼插去,不斷的旋轉撩動著,
用另一只手上下套弄著他那粗大的陰莖,兩腳騎在紀水云小肚的側邊,用那粗大
龜頭馬眼處,插著紀水云那嬌小的肚池眼。

這時只見紀水云那平滑的小肚池眼深深的陷了進去,在側邊看,仿佛那粗大
的陰莖插進了紀水云肚子里面去。

紀水云此刻俏臉痛苦的緊繃著,性感的嘴唇在崩牙王插進小肚的時候,張了
張,低沉的「啊」一聲。

崩牙王邪邪一笑,盯著紀水云緊皺的俏臉道「水云,爸今天要將你所有有洞
的地方好好的肆虐一遍,新穎吧!沒試過吧?放心,一定會疼著你來爆干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崩牙王咧著嘴,抖動著
身軀仰頭,狂笑道。

(待續…)

第四章—新穎玩法(二)

另一頭,王政全然不知他那嬌艷欲滴的未婚妻紀水云這刻正在讓他最為尊敬
的爸爸瘋狂的肆虐著,喝得酩酊大醉,大聲的和大強二狗兩人談天說地的。

崩牙王笑完幾聲后,一邊抽插了紀水云的小肚池,一邊粗暴的將紀水云那單
吊黑色連身裙取了下扔到一邊,只見潔白無暇的肌膚借著月光的映射,平添了多
一層誘人的光澤。

黑色蕾絲邊的乳罩在潔白無暇的肌膚下更顯得性感無比,緊緊包裹著那飽滿
勻稱的酥胸仿佛要撐爆乳罩脫穎而出一樣。

崩牙王這時停下抽插肚池的動作,咽了咽口水,那被黑色蕾絲乳罩包裹著的
飽滿酥胸更加的吸引著他。

用手將紀水云的那雙粉臂輕輕的向上擺放到她的頭上,此刻紀水云的酥胸由
于姿勢的原因,令到那飽滿的酥胸更加的堅挺,那一條乳溝更加寬大。

崩牙王身心都為之一震,不自的搖了搖頭,盯著紀水云的酥胸說道。

「有妻胸如此……每晚做九次……」(夸張的說法)

用鼻子在那酥胸上吸了吸,一陣陣濃烈的乳香芬芳散發出來,伸出那雙粗繭
的手,對著那對飽滿而堅挺的酥胸,隔著黑色蕾絲乳罩,由外而內的五指合并抓
了過去。

一陣陣柔韌而富有彈性的感覺從粗繭的雙手融上心頭,胯下那粗大而爆滿青
筋的陰莖不由自主的顫抖了點了點頭,仿佛它也認可這飽滿的酥胸很合口味喲!

揉搓了幾下乳罩包裹住的酥胸之后,崩牙王眠著嘴唇,一手深入到乳罩里面,
頓時一陣柔軟的感覺令他打了個冷嗦,五指用力的抓了抓那豐滿柔軟而彈手的乳
房,紀水云呼吸頓時急促起來。

崩牙王這時兩手交錯的深入到乳罩里面狠狠的狂抓著那對另他欲火焚燒的乳
房,在五指合并狂抓的情況下,分出中指輕輕的撩動著那粉紅可愛的小蓓蕾頭。

「啊……」紀水云粗粗的驕喘了一聲。

那粉紅的小蓓蕾頭在崩牙王不斷的撩動下,漸漸的堅勃起來,崩牙王這時完
全熊熊欲火已經再也沒有辦法壓抑起來,放開雙手,站起身來,將身體站轉過來,
用背部對著紀水云。

§速的蹲下,抹了一口口水,搽到自己那粗大的陰莖上面,低著頭,全神貫
注的將那粗大的陰莖,就這樣插向紀水云那由黑色蕾絲乳罩包裹酥胸而突顯而出
的那條寬大的乳溝里面去。

雙乳包容的那條乳溝,緊緊的逼壓著崩牙王那粗大的陰莖而不讓它再進攻著。

只能那龜頭的部分完全的插入乳溝里面去。

一陣陣緊逼的快感不斷的沖擊著崩牙王的龜頭,他現在不能進行抽插,因為
太緊了。

崩牙王喘著粗口,眼睛轉了一圈,思考片刻,馬上翻轉紀水云的身體,將她
穿著乳罩的扣子,從一格調到第三格。

「嗎的,這樣還不能完全插入?」崩牙王心急氣敗的說道。

急急的將紀水云的身體翻轉正面,挺著那粗大的陰莖再次的進攻著那深深的
乳溝。由于乳罩扣子放松了兩格,這時的乳溝就輕易易舉的進入了。

但是崩牙王的陰莖實在太過粗大了,進入到一半就已經不能再深入了,這時
的從陰莖傳來的快感已經令崩牙王迷失自己了,柔軟而緊逼的感覺不斷的沖擊著
他。

一雙潔白的乳房也讓他那粗大的陰莖插進乳溝處而變得向兩邊擠壓著,崩牙
王此刻不斷的加快抽插的動作,那張床子也跟隨著崩牙王的抽插而動搖著。

「嘖……嘖……嘖……嘖……嘖……」(乳房和陰莖交合的聲音)

崩牙王兩腳外后伸直,令自己身軀趴在紀水云的乳罩上面,用力一挺,將粗
大的陰莖深深的插進紀水云那乳溝里面。

「啊………爽啊…………」崩牙王低沉的呻吟道。

用手再次撥開那條黑色的絲質內褲,埋頭不斷的用舌頭狂吸索著那神圣無比
的淫穢「圣水」胯下的動作不斷的加快抽插著,雙手環抱著紀水云那豐潤的翹臀。

紀水云這刻的身體由于崩牙王不斷瘋狂的沖擊著,吸索著,摸索著,已經處
于一個昏睡的興奮狀態。

俏臉水潤微紅,呼吸低聲而急促,輕擺了一下頭部,緊閉的媚眼動了動,十
只腳趾緊緊的繃在一起。

崩牙王咬著牙,喘著呼吸急促的粗氣,從私處抬頭看到紀水云那雙繃緊的玉
腳,一手一條拿到自己的鼻子和嘴。

一口將一只玉腳塞進自己的嘴里,使勁外喉嚨深處塞去,另一只玉腳掰開兩
只腳趾,深深的插入到自己的鼻子里面去。

這樣的動作,崩牙王頓時感覺到自己差不多將紀水云全身都融入到自己的身
體去,胯下的動作更加劇烈的加快套弄著,那黑色的乳罩在不斷的讓他沖擊得改
變了少少的形狀。

「這樣的帶著乳罩的乳交,才是真正的乳交啊!」崩牙王心中低吼叫道。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隨著一聲一聲急促的陰莖和乳
房交合的聲響,崩牙王已經全身滴著一顆顆粗大的汗珠,紀水云的嬌軀也是香汗
浹背,全身都泛著晶瑩的小汗珠。

崩牙王這時欲望中的熊熊烈火不斷的燃燒著,胯下的活塞動作更加劇烈的沖
擊著,鼻子和口也沒有空閑,不斷的吸索著,含著那只玉腳的口深深的低吼著

「嚇嚇嚇…嚇嚇…嚇嚇嚇…」

§感猶如電流沖擊著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崩牙王喉嚨不斷的吞著口水,欲望
的頂峰已經就在前面,崩牙王努力的,瘋狂的沖擊著。

紀水云這時也仿佛積極的幫助著崩牙王到達那欲望的頂峰,呼吸聲不斷的加
速,低聲的「啊」了一聲。

崩牙王不斷加快節奏的抽插著那寬大的乳溝,那緊皺的臉似火燒的有些通紅,
呼吸不斷的加劇急促,觸電般的快感劇烈地涌上心頭。

突然,猛然的一轉身,壓抑著爆裂而射的欲火,握著劇烈在痙攣的粗大陰莖,
借著那朦朧的月光,用龜頭對著紀水云可愛的小鼻子窿,胯下用力的一挺,那欲
望中的的精華再也壓抑不住,一股一股的激噴了出來。

只見那欲火中濃濃的精華不斷的爆射入紀水云那細猩愛的鼻窿,龜頭不停
的痙攣著,手不斷的上下套弄著,喘著粗氣,身子不由的打了個冷嗦。

紀水云在讓崩牙王那粗大的龜頭爆射在鼻窿的一刻,俏臉非常痛苦的緊皺著,
雙手用力的抓著頭上的床板。

崩牙王才不理會現在紀水云的感覺,他非常滿足的笑著,盯著那讓自己插著
的鼻子,緩緩的抽出,頓時一股股乳白色的濃精液在紀水云那細小的鼻窿漸漸流
出。

崩牙王低著頭,湊近去仔細的觀看著,看著自己的精華漸漸的由紀水云的鼻
子緩緩流落到那性感的嘴唇上,陰陰的咧了咧嘴,眼睛睜得大大的,狂笑道。

「想吃爸的精華吧*不了口是吧,爸幫你!呵呵呵呵呵呵……」

用手輕輕撥開紀水云那性感的嘴唇,皓齒潔白的緩和著,撩了撩那乳白色的
精液,伸入到紀水云的口腔里面,不停的用那只粘滿精液的手指來回撩動著紀水
云口腔的四周和那條靜靜躺著不動的香舌。

「好吃吧!不夠吃嗎?不怕,爸還有很多!呵哈哈……呵哈哈……呵哈哈…
…呵哈哈……呵哈哈……」崩牙王咬著牙齒,狂笑道。

崩牙王緩緩的伸出他那條毒蛇般的舌頭,沿著紀水云那性感的朱唇來回的舔
著,慢慢將舌尖伸入到紀水云的上唇,在牙齒和上唇的交合位置瘋狂的吸索著,
進攻著。

舔完了上唇,再到下唇,用手掰開牙齒,將那條可愛的香舌拉了出口腔,只
見那條香舌上還殘有一些些乳白色的液體,崩牙王全然不理會的將那條誘人無比
的香舌含到自己的口中。

「嗦索索……嗦索索……嗦索索……嗦索索……」瞇著著眼睛不斷的吸索著。

紀水云這時的嘴唇部位已經全是崩牙王那惡臭的唾沫,嬌小的鼻子窿處三不
時的滴下乳白色的液體。

「好甜,好軟,舔著水云的香舌,佛祖也變無恥著!」崩牙王邊吸索著,邊
淫賤的笑著說道。

這時崩牙王聞著紀水云的口齒芳香,口中含著的香舌傳來一陣陣柔軟而溫暖
的快感,剛才發泄完的粗大陰莖,現在因為快感的刺激,再次高傲的膨脹起頭來。

崩牙王不舍的放開紀水云的香舌,用舌頭從下顎,到玉頸,再到胸口不斷的
往下舔著。

用手將那緊緊包裹著的乳罩向下掰開托起酥胸的下部,頓時兩個巨大的乳房
展露了出來,崩牙王咽了咽口水,雙手抓起那潔白無暇的乳房,用力的緊抓著。

那粉紅的小蓓蕾在崩牙王的緊抓下,猶如巨峰的山頂,屹立著。崩牙王頓時
像餓了很久的嬰兒,俯身低頭的一口含著那粉紅小蓓蕾頭,不斷的吸索著。

一陣陣乳香傳來,紀水云情不自禁的「嚶…嚀」了一聲,全身顫抖了一下。

崩牙王在口中不斷的用舌頭在撩動著紀水云的蓓蕾頭,此刻蓓蕾頭也有反映
的緩緩硬勃起來,崩牙王知道紀水云興奮了,用手慢慢的摸索到那神秘的地方。

「滋……滋……滋……滋……」聽到手上在那美穴撩動發出的聲音,崩牙王
知道此刻的紀水云已經是春水氾濫。

「水云,真夠多水!啊哈哈哈!」崩牙王心中低吼的想到。

一邊瘋狂的吸索著那雙爆乳,一邊用手不斷的在那絕美的驕穴外部來回撫摸
著。

「好東西,要慢慢品嘗的!水云,爸答應你,一定會令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
幸福和撕裂般的快感!」崩牙王用力的抓緊紀水云乳房,兩眼掙得超大,咬緊牙
關說道。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嘿嘿」

第五章—新穎玩法(三)

對于紀水云來說,這一睡,仿佛發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噩夢夢,有很多人都是,
無論是多么可怕的,還是喜愛的夢,一覺睡醒,夢自然就會消失,或者是根本記
不起。

但是,紀水云發的這個噩夢,卻是真實的纏繞她的一生。

崩牙王一雙色眼,突然盯著紀水云那雪白無暇的腋下,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
嘴唇,猶如一匹餓了很久的兇狼發現獵物一樣,快速一口含著那雪白的腋下,不
斷的吸索起來。

只見紀水云的腋下光滑無暇,非常的誘人,一陣陣女性的體味不斷的散發出
來,崩牙王兩眼發著青光盯著,然后將他那條舌頭伸得長長,對著那光滑的腋下
瘋狂的舔了上去。

「嚇…嚇…嚇…嚇…嚇…嚇…嚇…嚇…真的是回味無窮啊」

紀水云的腋下讓崩牙王瘋狂的肆虐著,雙手不斷的揉搓著那豐滿的雙乳,或
者這樣的行為不能夠滿足崩牙王,他抖了抖那粗大的陰莖,跪著雙腿,緩緩的將
陰莖插向紀水云的腋下。

拉了拉紀水云的粉臂,將腋下夾緊,頓時一陣緊逼快感從崩牙王的粗大陰莖
涌上心頭。另類的交合快感,不斷的沖擊著崩牙王的身心。

腋交!很爽,從來沒試過的爽,哈哈哈!崩牙王內心興奮的想道。

用手將紀水云的粉臂擺放到胸前,這樣的姿勢更加的方便崩牙王的抽插。

因為這時紀水云的腋下殘留了很多崩牙王剛才舔的唾沫的關系,崩牙王抽插
起來非常的潤滑。

¤下的活塞動作漸漸的由慢加快,不斷的頂撞著紀水云腋下的頂端,粉臂的
內側加上腋下的柔軟,仿佛讓崩牙王抽插著的是一個水嫩嫩的驕穴一樣。

「想不到,女人的身體是那么多地方都可以插啊!呵呵呵呵呵……?崩牙王
無恥的傻笑道。

雙手一邊的捏著那粉紅的小蓓蕾頭,胯下的動作不斷的加快節奏,呼吸漸漸
的急促起來,每一次的頂撞更加劇烈,仿佛要將紀水云的腋下頂爆似的。

紀水云平靜了不久的俏臉,因為崩牙王每次的沖擊又漸漸的蹦極了起來,一
對柳眉緊緊的皺了皺。

崩牙王彎著身子,低下了頭,將嘴張得打打的,向紀水云的朱唇含了過去,
只見紀水云的朱唇完全的讓崩牙王吸吮到口中,「啵……啵……啵……啵……」

¤下因為姿勢不好抽插的原因停了下來。緩緩的離開紀水云的腋下,只見這
時紀水云的腋下因為崩牙王瘋狂的抽插顯得有少少的紅了起來。

崩牙王笑了笑,將那粗大的陰莖二話不說的插進紀水云那性感的朱唇去,不
知是陰莖的粗大,還是紀水云的朱唇張得太小的原因,只見那陰莖只能龜頭的位
置可以放入去。

崩牙王皺了皺眉頭,將陰莖抽出,兩手將紀水云的朱唇撐大,再次將粗大的
陰莖放入。

「啊……啊……啊……啊……啊……」崩牙王一邊看著自己陰莖的進入,一
邊低聲呻吟道。

才進入到一半,紀水云的口腔里已經漲得不能再漲了,洶讓那粗大的陰莖
塞得滿滿的,仿佛有可能給張爆似的。

一陣陣口腔里溫暖的感覺不斷的從龜頭涌上崩牙王的身體,令到他不由自主
的顫抖了一下,緩緩的將陰莖再次進入一點,紀水云這時俏臉有少少的扭曲,仿
佛很痛苦的樣子。

崩牙王毫不理會的挺著陰莖前進著,終于龜頭頂到了喉嚨的頂端,紀水云不
由自主的「厄」了一聲。

崩牙王趁熱打鐵,維持著頂著喉嚨頂端的深度姿勢,雙手微微捧起紀水云的
頭,眼睛閉著,嘴張開著,不斷的喘著粗氣,陶醉的感受著男人最高級的享受。

緩緩的抽出粗大的陰莖,只見陰莖上都是紀水云香甜無比的泔汁,還有一絲
絲的甘汁黏貼在龜頭上面,此情此景,感覺非常的淫穢。

崩牙王轉過身體,輕輕握著陰莖放進紀水云的洶,緩緩的趴了下去,現在
他的姿勢完全的「69」式。

「啊……啊……啊……啊……啊……啊……」

強烈舒服的快感由陰莖放進紀水云的洶時不斷的沖擊著他,雙手在紀水云
大腿側邊撐著床,雙腳微微伸直,形成一個做掌上壓的動作。

慢慢的進行抽插的動作,洶的溫暖感覺又再一次的包圍著崩牙王粗大的陰
莖,陰莖緩緩的在紀水云的洶抽插著,那條香舌柔軟的緊貼著龜頭位置,崩牙
王全身痙攣了一下。

崩牙王眼睛轉了一圈,然后雙腳跪著,地下了頭伸向紀水云那神秘三角地方。

¤下的動作沒有停下來,繼續緩緩的抽動著,用手撥開小陰唇,舌頭伸出長
長的從陰蒂頭一路舔往陰道口。

這時紀水云的嫩穴已經是春水氾濫,嫩穴已經是濕潤的一片了,崩牙王如獲
至寶似的不斷將他認為的「圣水」邊吸邊喝著。

¤下的動作由于受到紀水云嫩穴的刺激不斷的加快了抽插動作,崩牙王完全
的不害怕紀水云突然清醒過來,因為,酒勁加上安眠藥的功效是非常的大,所以
他一點也不擔心。

「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嘖嘖嘖……嘖嘖嘖……嘖嘖
嘖……嘖嘖嘖……」

≮中和胯下不斷的共同努力中,舌尖不斷的頂著陰蒂頭,陰莖不斷的頂著喉
嚨頂,不同的位置,卻為了共同的目標努力著,就是沖向那欲望的頂峰。

§感不斷的涌上心頭,胯下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呼吸不斷的急促,雙腳已
經繃值,口已經離開紀水云的嫩穴,牙齒緊咬著,為了沖向欲望的頂峰,崩牙王
做好了準備。

突然,崩牙王停下所有動作,快速的站起身子,快步的走到梳妝臺去,手中
拿起了一團黑色絲質的東西,連同絲襪!

對M是那雙黑色薄絲的連同褲襪!原來,剛才在不斷抽插的時候,眼睛不
經意的瞄到了掛在梳妝臺上絲襪,于是他有了一個想法。

拿著絲襪小步跑的趕回床上,快速的將紀水云的身體翻轉過去,一手利索的
脫掉了穿在紀水云身上的黑色內褲,扔掉了在旁邊。

用手拉了拉黑色絲襪,點頭滿意道「嗯,彈性很好,應該可以的!」

崩牙王究竟要做什么呢?很快接下來的動作就證明了他的舉動。理了理絲襪,
將絲襪套到了紀水云背面的玉腳上,雙腳穿戴好了之后,他自己也緊貼著紀水云
的背部,將自己的腳套到了絲襪里面。

兩個人一起穿著黑色的連同褲襪?對!崩牙王就是這樣的想法,只見黑色絲
襪已經繃緊到了極限,仿佛很有可能爆裂而開的樣子。

崩牙王全然不理會,繼續將絲襪前面慢慢的套上,先套到紀水云的小腿,再
到大腿,然后自己也拉了拉絲襪后面的位置,套了上去。

一對這樣黑色的薄絲襪就這樣兩個人穿了上去,由于黑色絲襪的彈性,崩牙
王這時的下身部位,完全的緊緊黏貼著紀水云豐滿的翹臀以下的位置。

艱難的將胯下那高傲的陰莖,慢慢的挪移到紀水云的嫩穴位置,他的雙腳,
小心的放到紀水云玉腳的側面,緊緊的夾了夾玉腳。

一只手勾緊紀水云的胳膊位置,一只手伸到紀水云正面的嫩穴位置,只見那
粗大的陰莖緊緊頂著黑色的絲襪,用手調教陰莖放到嫩穴的位置,頓時一陣濕潤
溫暖的感覺從龜頭上傳來。

陰莖堅硬的緊貼著嫩穴的小陰唇位置,龜頭處也高傲的頂著紀水云的陰蒂頭。

位置調好了,崩牙王咽了咽口水,用舌頭舔了舔紀水云光滑如絲的背部,淫
賤的笑了笑。

「水云,看到了嗎?爸和你合二為一了,喜歡吧!啊哈哈哈。」

放在嫩穴位置的手,退了回紀水云背部的乳罩扣子,純熟的揭開了扣子,雙
手慢慢的從背部插入到那對爆乳中。

用力的一抓,好像抓著個球一樣,頓時一陣,柔軟而富有彈性的快感從手中
傳來,「爽啊,如此尤物!」崩牙王心中感嘆道。

兩個中指靈活了撩動著雙乳中的蓓蕾頭,胯下那粗大的陰莖,也慢慢的摩擦
著,陰莖每一次滑過小陰唇頂到陰蒂頭時,紀水云都深深的發出了一聲一聲的低
沉的「嗯」聲。

聽到紀水云驕吟聲,崩牙王怎么能把持得了呢?雙手緊抓著雙乳,陰莖不斷
的加快磨插速度,龜頭也每一次都深深的頂著陰蒂頭。

嫩穴不斷的流出淫穢的液體潤滑著陰莖,而崩牙王也努力的回報著,陰莖的
摩擦速度更加的快,呼吸低促的聲音,陰莖和陰道摩擦聲音也越來越大聲。

「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
嘖嘖……」

崩牙王胯下動作越來越快,瘋狂的摩擦著,強烈的沖擊著紀水云的陰蒂頭,
積壓了多年的欲火,仿佛已經找到宣泄的地方,什么都不理會,心中只有一個目
標,就是沖上欲望的頂峰。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

聲音越來越密集,胯下的動作越來越快,雙眼噴著熾熱的光芒,雙手不斷的
揉搓,緊抓。

咬著牙齒,不斷的喘氣「嚇嚇嚇……」

紀水云的嫩穴現在猶如氾濫的春水一樣,不斷的涌出,陰道口也緊緊的吸合
著。

崩牙王現在汗水如潮,臉上越來越火熱,呼吸越來越急促,雙手用力一抓緊
那雙爆乳,突然一個側身,自己因為和紀水云同穿絲襪的緣故也一起的側了過來。

「呀……啊……呀……啊……呀……啊……」

崩牙王低吼著,胯下動作極快的不斷摩頂擦著紀水云的嫩穴,電流般的快感
瘋狂的沖擊著他的身心,全身都緊繃著。

「啊……啊……啊……啊……啊……啊……」

欲望的頂峰已經到了,欲火已經找到宣泄的渠道可以噴射著,胯下活塞的動
作已經快得不能再快了,瘋狂沖頂著的龜頭突然一頂,一股股乳白色的液體不斷
的爆噴而出。

龜頭死頂著陰蒂頭不斷的顫抖著,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強而有力的沖擊著陰
蒂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