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極樂之行

2015-2-6 激情小說

 

極樂國,即極樂之意。船員們告訴阿兵這個國家有特殊的風俗,就是以性為
樂,以性為尊。在這個國家里,一年中有一個月的時間,男人和女人可以隨心所
欲的和自己喜愛的人行房,而在此月內懷孕而生的所有男人都可以成為國家神殿
的享供者,受到國家的供養,稱為圣子,而所有女人可以受到國家的教育,成年
以后,受到國民的尊重,稱為圣女。

他們認為自己的生息繁衍都是來自于男女之事,而男女事又可以讓所有人體
會到神所賜的歡樂,所以,在這里男女之事不是羞恥之事,而是成了最為神圣之
事,每年都會有一個圣月,就是所說的那一個月,而在這個月中所生的嬰兒,也
被認為是神所賜于國家的最為重要的人,所以才會稱之為‘圣’。

但也很奇怪,就是在這個月中,所生的嬰兒卻比往日要少了個七八成,所以
更加讓這個國家的人相信,那些所生的嬰兒都是神為國家而下降到人間的圣者。
正好這次我們可以趕上他們今年的圣月,你說是不是可以好好玩玩呀?

阿兵從來沒聽說過世界上竟然還有過這樣的國家,看來歷史是把這個國家給
遺忘了,阿兵心里想著。這時那個給他介紹的水手又說了:‘可是你的這兩位美
人可就不能下去了,不然,也會被……’水手說著說著,就色迷迷地對著思思和
小盈笑了起來,笑得思思和小盈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得紅著臉,往后躲。

阿兵看到她們的樣子,心里感到無比的受用,雖然和思思還沒有夫妻之實,
可是看著思思和自己相處的樣子,這個少女也是芳心暗許,還有一個小盈,讓他
享盡了人間的美事。他有時自己都奇怪,怎么在二十一世紀和在這一千三百年前
的唐代,自己的命運怎么會差的這么多?阿兵把自己的心思收了收就說:‘你們
要不要去看看呀?’說著的時候,滿臉的壞笑。

思思紅著臉,低頭不語,而小盈就扭起阿兵的胳膊說:‘你壞笑什么?怕我
們不去,你好干壞事呀?!’

‘那你也和我一起去呀,我們一起……’阿兵邊笑邊說,最后竟笑的說不下
去了。

‘誰要去?那地方簡直都,都……’這回小盈也紅起了臉說不下去了。

‘呵呵,好,你們兩個就在船上吧,我回來給你們帶些好玩的,好吃的,免
得你們被別的男人給………哈、哈!’小兵笑著取笑著思思和小盈。

船到岸了,思思和上盈果然沒有下船,船上的水手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些天來,沒有女人的滋味讓他們受夠了。阿兵自然也上了岸。這個國家里的人
長的到有些像現代的南亞人,皮膚要比黃種人黑,但比黑種人要白,不過,那時
的人可不知道有什么四色人種!

阿兵走在路上,看著那些來來往往的人,想著:也不知道那些水手都跑到哪
里去了,算了,自己走吧。

他自己在街上就這么亂逛,忽然看見,前方有一處府院,院中高樓林立,在
那座小樓上好像有一個女人,在了望著。

阿兵走近了一看,哇,真是一個美女,大概也就十八九歲,皮膚雖然微黑,
可是那雙大眼睛簡直能把人的魂魄給鉤出來。一頭烏黑長發散在肩頭上,在太陽
的照射下閃著亮光,身上披著一條紅紗。阿兵的眼睛都看直了,一顆心也被欲火
占據了。

他看了看四周沒有人,又看了看墻并不高,就爬上墻,奔那個女人而去。那
個少女看到阿兵竟然翻墻而過,竟有一絲驚奇,可能是還沒有人是這么到她的樓
前吧!

阿兵雖然有色心,可是色膽還是差了些,但聽到船上的水手說,這個國家現
在可以找自己喜歡的女人做愛,看到這個少女,他自己就把持不住了。由于是午
后,這個樓上并沒有仆人服侍,也可能是仆人們也都找歡樂去了吧,阿兵直接上
了樓。

這時那個姑娘已經在門前了,問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能隨便闖進我的房
間?’阿兵一看這個姑娘,身高165左右,豐胸和肥臀在纖細的腰身的襯映
下,顯出絕好的身材。

‘姑娘有理了!我叫周兵,是從大唐而來的,剛才在路上見到姑娘,才忍不
住造次,請姑娘原諒。’阿兵恭恭敬敬地說。

那個姑娘本來還是一幅怒容,一聽是從大唐而來,就換成了笑容,說:‘原
來是從大唐大國而來,素聽聞大唐乃禮儀之邦,怎么也會逾墻而進入人家俬宅
呢?’這個姑娘用一種輕蔑的語氣問道。

阿兵一聽,嘿,這小妞,這次搞不好,還要給國丟臉?我可也是21世紀的
大學畢業生!他想了想,就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輾轉反側。
看到姑娘,所以為了不輾轉反側,才翻墻而過,也算是尊從圣人的教誨,好逑淑
女吧!’這位姑娘一聽,一下子笑了起來,沒想到,翻了個墻頭,盡讓他說出了
遵從圣人之言。雖然這遠離大唐,可是孔孟之道,對極樂國影響也頗深。

‘好吧,既然你遵從圣人之言,那請進吧!’這個姑娘說著把阿兵讓進了屋
中。

本來阿兵就是一個帥哥,再加上在網上所練就的亂侃的本領,竟也把這個姑
娘逗的是哈哈大笑。這個姑娘叫泰吉青,他的男人在圣月自然不會放過偷鮮的機
會,而阿青呢,平時心高,卻沒有能看上眼的,所以自己在窗邊獨望,沒想到卻
望來了一個阿兵。

阿青拿來了茶果,和阿兵邊笑邊談。阿兵本來就來自未來,他的笑話和見識
自然比那古代人要多的多,一會就把這泰吉青說的心悅誠服。

閑聊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皓月當空,泰吉青對阿兵說:‘周公子能否做
詩一首呢?’

阿兵一想,做詩,天,做濕還差不多!但一看眼前美女,知道如果能成功,
那夜晚必會有一番美景,想呀,忽然想起東坡的一首《水調歌頭》,算了,就拿
東坡的這首救急吧!‘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但愿
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阿兵背完了這首詞,就說:‘阿青,明月如此美,星光如些燦爛,是否不要
辜負此時美景呢?’把手伸給了阿青,阿青被阿兵的‘博學多才’折服了,臉一
紅,也把自己的手遞給了阿兵。阿兵順勢一拉,把阿青拉入了懷中……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阿兵說著,就把自己的唇印在了
阿青的唇上。阿青此時也以情動,‘公子……’

阿兵用自己的舌頭攪著阿青的舌,吸吮著,當然手也未空閑,在阿青的身上
游動。阿青也配合著阿兵,吸著阿兵的舌,交換著他們的口水。阿兵的手停在了
阿青的乳房上,真夠大的,比小盈的還要大,阿兵的一只手都不能握住阿青的整
個乳房!阿兵挑逗著阿青的雙乳,隔著衣服也能體會到阿青的乳頭,他們抱著,
隨著阿兵的侵犯,阿青抱著阿兵的手,越來越緊了……

他們緩緩地向窗邊移動,月亮潔白的光照在了他們的身上。阿兵繼續親吻著
阿青,手開始脫去她的衣服,阿青自然不會舍得阿兵那條香舌離開自己的唇,就
扭動著身子配合著阿兵的手。

月光撒下,如涓涓的流水,從阿青的秀發上,流到了阿青傲立的乳上,點點
滴滴,又滑落到了那雙腿間的毛發上,如奶般,似隔著紗,引誘著男人的感官。
阿兵離開了阿青的舌,看起了阿青。

阿青用手遮著自己的羞處,低聲問:‘公子,你看什么?’

‘好美呀,像維納斯的雕像一樣,真美!’阿兵由衷的贊美著。

‘維納斯是什么?’阿青不明白阿兵贊美她所說的東西。

‘是最美的,是女神……’說著就把阿青又拉過來,開始含起了她的乳房。

‘啊……,我很美嗎?’阿青嗚咽著說。

‘美,真的好美……’這話從那含著阿青乳房的嘴里說出來就有了些含混。

阿青已經再也說不出話來了,因為阿兵的嘴里含咬著她的乳房,那手已經在
那片土地上耕耘,潺潺的泉水似回報般地涌向了那片要進行播種的土壤。這時的
阿青已經只能閉起眼睛來享受了,她的丈夫從來沒有給她過如此的感覺,這么體
貼,又這么溫柔……

阿兵把自己的手指伸到阿青的陰道中,讓他去為自己開拓新的道路,那里很
溫暖。阿兵讓阿青扶在窗邊,讓月光照在阿青的身上,從后面進入了阿青。抽動
著,阿青的頭伴著月光流水,時而如無聲溪水落下,時而如山澗急涌,奔騰不
息,阿兵也是用手抱著阿青的身體,手中握著她的乳房,一下一下,快速而有力
的進出著。星光下,兩個人的雙腿之間,一絲粘液如蛛絲一樣,垂到地上……

阿青無意識地呻吟著,還有那噗噗的聲音,是進出阿青身體時那汁液所發出
的,‘嗯……’阿青的全身又是一陣抖動,一股陰精又沖到了阿兵的龜頭上,阿
兵也覺得腰一放松,精液就如放開的野馬,全部奔向了阿青的子宮……

…過和小盈的生活,阿兵的能力已經變得十分的成熟和勇猛了,他把現代的
技術全部和小盈進行了實習,當然收到了非凡的效果。這次,阿青也嘗到了變為
成熟男人的阿兵的歷害。

射出精后,阿兵抱起阿青躺到了床上,他們誰也沒管那順著阿青陰毛淌出的
粘液,這次做愛讓他們都體會到了高潮,而高潮會讓他們感到了萬分的疲憊。就
這樣,阿兵和阿青抱著睡著了。

睡到不知什么時候,阿青醒了。她看著阿兵,在月光的照耀下,阿兵更顯得
英俊瀟灑。看著那已經軟掉的陰莖,想著剛才他帶給自己的歡樂,阿青不自主地
用手抓起了它。

在夢中,阿兵的陰莖有了一些增大,看著它有些變大,阿青的臉紅了,可是
在她的國家里,性的技巧是可以輕易得到的,當然,她明白口交。阿青把阿兵的
陰莖含在了嘴中,吸吮起來。阿兵的陰莖硬了起來,阿兵也醒了,看著阿青,阿
兵并沒有讓阿青知道自己已經醒來。吸吮著阿兵陰莖的青,也感到被阿兵的陰莖
挑起的感覺,自己的一只手伸到了陰部,用手指撫摸起來……

‘嗯…………’阿兵再也不能裝睡了,一下子抱住了阿青的頭,一下子把自
己的陰莖全部塞進了她的口中,阿青被這一下子倒嚇住了,差點吐了出來,她一
看是阿兵,害羞地打了阿兵的陰莖一下,‘讓你壞……’

‘喲,好疼呀!’阿兵裝著說。

這倒把阿青給騙了,‘真的疼嗎?我沒使勁打呀!’阿青關切的問。

‘是呀,要你好好的賠不是的……’說著就又把阿青壓在了身下,大力的抽
送起來。

太陽出來了,床上有兩個人,赤裸著身子,床上液跡斑斑,那是他們兩個人
昨夜的紀念。

阿兵又陪著阿青一整天,這一個白天一個黑夜,他們做詩,談天,還有吃
飯,就是做愛。

轉眼下船已經兩天了,阿兵要回去了。阿青很是舍不得這么一個英俊而又博
學的男子離開。阿兵走時,阿青送給他一個香囊,說:‘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
負相思意。’阿兵給了阿青一個深深的吻,離開了。

回到了船上,其它的船員們也都沒有回來。小盈看然阿兵回來,當然是醋壇
子都翻的沒有了!上去就問:‘有沒有給我們帶回來好東西呀?’

‘這個,這個……’阿兵和泰吉青在一起,把買東西的事都忘掉了。

小盈噘起了小嘴,表示不滿,阿兵看到這,上去就給小盈一個吻,‘對不起
了,老婆。’

小盈看到思思也在身邊,臉騰就紅了,‘去你的,不知道嘴上還留著哪家女
人的味道呢!’但說的時候,卻是充滿嘻笑。

思思和小盈給阿兵準備了一頓很豐盛的晚餐,然后小盈像是宣布一件很大很
大的事情似的說:‘今天,由我孫盈給周兵和紀思思作證,兩人結為夫妻,白頭
偕老……’

思思和阿兵一下子也都被小盈的舉動搞蒙了,思思拉住小盈的手說:‘小盈
妹妹,你在搞什么鬼?’

‘思思姐姐,我知道你早就喜歡我老公了,而我老公也是個花心的東西。’
說到這,小盈對阿兵做了一個鬼臉,‘你們也是兩情相悅,更何況思思姐姐也是
孤零零一個人,你也嫁給姓周的,我們做個好姊妹呀!’

思思一聽這話,臉更紅了,低下頭說:‘妹妹你……’

這時小盈對周兵使了一個眼色,可周兵看著小盈還是有些難為情,小盈手里
拿起了一杯酒塞給了阿兵,又拿起了一杯塞給思思,自己也拿起了一杯,說:
‘我們就喝個三交杯酒吧。’說著,就按著思思喝了下去。然后就說:‘入洞房
嘍!’說完就把思思和阿兵推進了房里。

關上了房門,小盈才收起了笑容,面色沉重起來。她很理解思思,因為她和
自己一樣,都已經是無依無靠了,也都是女人,也知道思思對阿兵的想法,她同
情思思,也喜歡這個姐姐,所以,她寧愿把自己最親愛的丈夫分享給思思做一顆
擎天柱,可以讓思思傷受的心有一個停靠的港灣。

小盈靠坐在船窗邊,望著明亮的彎月,誦著李白的那首詩:‘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時,兩行淚順著小盈的臉頰流了下
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