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我與洗浴場老板娘的往事

2015-2-5 激情小說

我與她的故事發生的自然而又偶然。

(一)初識如少年,足療生情愫

我32歲,擁有一個漂亮的寶貝女兒剛剛三周歲,和妻子的生活平淡而又乏味,為了生活的瑣事經常爭吵。不安的心越來越渴望激情來充實。

微信,被戲稱為約炮神器,當身邊的朋友都在使用的時候,我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動的好奇,從網上下載了一個裝在了手機上。當天,就打開了,并且迫不及待的通過「附近的人」開始物色心目中的女子。當我看到有個文靜而又優雅的名字叫做「綻放笑容」的女子的時候,試著發送了一個邀請好友的要求,套用一個廣告詞就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試探的。類似的網友還加了不少,可是不是推銷就是廣告的小妞,甚至,有幾個赤裸裸的詢問是不是要「全套」。只有她看起來比較冷淡,但是還是淡淡的回復了「你好」。

庸俗而又無聊的開頭,很快也到了下班的時間,就沒有再聯系。

第二天,處理完工作,終于想起來昨天添加的好友,就發了一個笑臉的符號,沒想到,她回的很快。

「在干嗎?」「喝奶昔,你呢?」「o ,不錯的享受,我在工作呢,怎么沒去上班」「呵呵,無業游民,不用工作」「哦,老公養你啊,幸福!」「幸福?也許吧」慢慢的,開始了對話,也開始了互相的試探和了解。終于,我了解到,她叫英子,黑省人,和她老公一塊來泉城打拼。她老公的生意越來越好,而對她的態度也越來越差。因為沒有太多的技術,她也沒去工作——后來了解到,英子其實也有自己的生意,但是老公不放心她,就一直阻止她做生意。

男人和女人的交往永遠是以純潔的友誼互相安慰,而又是以最終的目的為最高的目標。曖昧的情愫,在我和她之間慢慢滋生。先是,互相姐弟相稱,后來慢慢的互成寶貝。

「寶貝,想我了嗎,你在干嗎?」「嗯,想。他剛出去,晚上不回來了,你陪我好不好?」「好啊,寶貝,怎么陪你呢,我也沒法飛到你身邊,好想摟著抱著你睡。」「嗯,好吧,我把枕頭當做你,靠在你身上。」「哈哈,寶貝,你最好把被子當做我,壓在你身上」「你壞死了!!!」「寶貝,我想你,特別想你,明天我們見面好嗎,我就想當面看看你。」終于,還是提到了見面。其實自從我們互相歡喜,暗生情愫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和她都想見到對方。虛擬的網絡終于無法滿足饑渴的好奇和期盼。

我和她的見面地點選在了一個足療館。呵呵,怎么樣,是不是很有創意?地點,是我選的,在之前和朋友應酬的時候,知道這家足療店是純綠色足療,沒有任何的情色成分,裝修的古樸典雅,里面的技師也是服務到位。關鍵是,包間里面私密性很好,適合朋友聊天不被打擾。包間的設置和賓館的標準間一樣,內設大床,和洗浴間。我到了房間就給她打電話。

「喂,我到了,你過來了嗎?」在電話里,我還不習慣叫他「寶貝」,這么曖昧的稱呼。

「還沒有,我剛送完孩子,現在開車過去,我到門口,你接我一下好嗎?」英子的孩子已經4 歲了,上幼兒園小班,每天早晨需要送孩子到幼兒園,下午五點去接孩子,這中間的時間,就是她的「自由活動時間」。

「好的,你一會到門口,給我打個電話,我就過去接你。」過了十分鐘,在我焦急而又緊張并且充滿了興奮的期待中,我的手機想起來了,那一刻,我發現我的手機鈴聲是那么的悅耳動聽。

我快速的本走到門口,看到一輛黃色的尼桑緩緩的停到路邊,靠近足療店的門口。我知道,是英子到了。

我走到她車子的旁邊沖她微微一笑,英子落下了車玻璃。那一刻,我眼前真的一亮。英子長發盤起,纖細的雙眉如柳葉一樣可愛。雙眼清澈見底,好像永遠在微笑。看得出來,她可以的化妝了,長長的睫毛,隨著眼睛上線忽閃。臉蛋白皙,雙唇紅艷而又不媚俗。上身穿著淡黃色的呢子外衣,沖著我含蓄微笑。我看著英子的微笑,感覺身心蕩漾,瞬間的失神之后,快速的恢復過來,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你來了!」幾乎,我們兩個同時吐出這幾個字,然后又一塊呵呵一笑來掩飾內心的尷尬。

接下來,我們好像熟識好久的朋友一樣,初見的尷尬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帶她來到包間,很快,兩位技師為我們服務。

說實話,為我服務的技師,是一位漂亮的小姑娘,可是整個足療過程中,包括后來的推拿按摩,我的心一直在英子身上,緊張而又忐忑的和英子說話,并且時刻關注著英子的一舉一動。漫長的足療終于做完。

「先生,服務做完了,請您休息!」說完,兩位技師退出了房間。

房間里再次陷入了尷尬的安靜,我和英子各自坐在自己的足療椅上,沒有說話。

「感覺如何,做完足療舒服吧?」「嗯,不錯,謝謝你請我哦?」汗!此時,我還不知道她家就是開洗浴的,我還在她面前賣弄足療!

因為足療技師做完服務以后,只是簡單的幫我們擦干腳,所以此時,我和英子還光著腳呢。我鼓足了勇氣,對她說,到床上坐著吧,蓋著被子,別凍著。英子猶豫了一下,紅著臉點頭同意了。這時候,我才仔細觀察英子,下身穿著黑色的緊身打底褲,套著一個超短的小皮裙。

上床拉過被子,英子害羞的做到床的另一邊,我也把我的腳伸進被子里。在我有意而又無意的動作下,我輕輕地碰到了英子的腳丫。她沒有躲閃,輕輕地靠在我的腳上。那一刻,我真的像極了初中情愫暗生,笨拙而又悶騷的小少年,不過,這種感覺,我好喜歡!

(二)激情繼續,煩惱初現

英子看出了我的尷尬,噗嗤一笑,她取笑我說,你是不是怕我?

笑話,想我堂堂男子漢豈能讓女人看低。

「怎么會怕你,我是怕唐突佳人」「我可不是佳人,都和你在一個床上了。」可能她也覺著這句話的含義太豐富,「坐在一張床上」英子出口解釋也可能是強調。

「你老公知道你出來嗎?」我問了一句最不應該問的話,這時候,提她老公干嘛!

果然,我問這話,英子尷尬的低頭不語。但是可能怕我誤會,她還是開口說,老公整天在外面忙事業,根本沒時間管她。

吸取了教訓的我,不再提尷尬的話題,慢慢給英子講了幾個笑話。

「哈哈哈,太好笑了,師太你饒了老衲吧,大和尚求饒了呢?」果然,英子被成人笑話逗得厲害,笑的花枝亂顫,我的小心肝也怦然而動。

「你壞死了,笑的我肚子疼。」「是嗎,我幫你揉揉,我的按摩手法可不比按摩技師的差哦!」「是嗎,可是你不許占我便宜!」「嗯,放心,咱是君子,動口也動手!」我慢慢的挪到英子身邊讓英子趴在床上,輕輕撫觸英子曲線玲瓏的后背。

剛開始我規規矩矩的揉捏搓拿英子的后背,處心積慮的碰一下英子的挺翹的小屁股。英子老老實實的趴在床上任我施為。沉默就是同意,拒絕就是含蓄!不知道哪位資深老狼的話提醒了我。我的手慢慢移向英子背后的高峰。

「討厭,你這是按摩嗎?」「嗯,人的屁股上有最豐富的經絡呢」「騙人!」「不信,你感覺一下」英子薄薄的打底褲和柔軟的小皮裙,準確無誤的把她小屁股的柔嫩和豐盈傳遞到我的手掌心。這時候的英子也面色潮紅,呼吸加重,她動情了!

「別這樣好嗎,我難受!」「寶貝,我喜歡你,喜歡你的一切」這時候,我終于發現自己不再尷尬了,寶貝兩個字在嘴里是那么的自然。

沉默,英子沒說話,雙眼迷離而又輕盈的看了我一下,輕輕的說:「怕有人進來」。

「這里的服務很好,客人不叫,服務生是不會輕易的打擾的」沒了后顧之憂的英子,柔弱無骨的趴在床上俏笑說,壞人,你是故意的!

我沒有時間體會英子的嬌羞了,快速的拔掉了英子的小短裙。

很快,英子被我剝成了一只光滑的小白羊。我分開英子的雙腿爬了上去。英子終于甩掉了尷尬和嬌羞,伸出雙臂,樓著我的脖子說:「壞人,慢點。」英子的雙乳如調皮的小白兔,在我手中變化成個鐘摸樣,她仰著頭,用力的挺起胸,想要把自己可愛的咪咪,用力往我手里送。

我跪在英子的雙腿之間,堅硬的雞巴因為充血漲的生疼,努力的搖頭,想要尋找溫暖的家園。英子的雙腿不安的上下揉搓,潔白柔嫩的大腿摩擦我的腰。

「進來,寶貝,要我……」雙眼迷離的英子不斷的挺腰,靠近我怒漲的龍頭。聽到了這話,如若天音,沒有任何的推脫,我扶著雞巴,就挺近到英子下身的雙唇。英子奚落的毛發下,猶若蝴蝶翅膀一樣的雙唇也開始紅腫。雙唇之間開始分泌潺潺的愛液。沒有任何的猶豫,我用力的一插到底!

「哦,壞蛋,疼,誰讓你這么用力」英子嬌羞的怕打我的肩膀,還沒有完全的濕潤,英子還不習慣大力的進入。

「寶貝,對不起,你太美了,我忍不住,好像一口把你吞進肚子里」「嘻嘻,到底誰吞誰?」英子說完還調皮的收縮了一下下體,擠壓我的雞巴。

「寶貝,我可以動了嗎」「嗯,慢點,壞蛋,那么大」「呵呵,是我壞,還是雞巴壞?」「都壞!你欺侮我的心,她欺侮我的屄」沒想到英子這么的豪放!說出的話更是讓我血脈噴張。

「那你喜歡嗎,洗完我欺負你嗎」「嗯,喜歡,喜歡你用力欺負我!」情人的鼓勵和認可是男人最大的動力,我不再矜持,發力挺近屁股,雞巴猶如肉刺狠狠的刺進溫暖柔軟的肉餅。英子也大口呻吟著相應我的沖擊。

「寶貝,你好棒,哦,又來了」英子好像離開水的魚,張大嘴巴嗚嗚的呻吟,大口粗喘,臉上充滿了痛苦,又充滿了滿足,下身更是迎送到我下體,讓下身更緊密的和我結合到一塊。

「哦,好美,嗚嗚嗚,好美,我好久沒有這么舒服了」「是嗎,我也是,你下面好熱,好緊,我恨不得進入你的身體,不出來了」「嗯,寶貝好,我的屄,屬于你了,我也要你的屌,好嗎,給我,不許拔出來」「好好,我一直在里面,我們做連體人好不好,我的雞巴嵌在你的屄里」感情和肉欲的徹底放松,英子好像換了一個人,狂野而主動。

騷賤的吞吐從小穴中傳來,顯得更加的淫蕩,然而,在她自己挖著自己的小穴的時候,那美艷的面容卻沉浸在滿身的歡愉之中,然而,在歡愉的眉宇之間,還夾雜著一絲絲的難過,好似根本無法滿足自己高漲的欲望一般,她用更加淫蕩的話來刺激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英子……的老公……,快點干……英子的……小屄……啊……啊啊啊……啊好……美,用……力,英子……好像做……個浪貨……,做你……的浪貨……,讓你狠……狠的操……英子的……小屄……唔唔……唔唔……,不……要,啊……啊啊……,好有……力,干……啊,狠狠……的干……英子騷……,是個……大騷……逼……唔……唔唔……」黏黏的愛液從英子那肥美的雙臀之間緩緩滴落,那柔潤的小手上,早就濕潤斑駁了,讓人一看便覺得這個女人騷勁十足,很想抱著那肥美的屁股狠狠的干上一番,把這個騷女人干上天!

在大力的沖撞下,英子終于大口的吐出一口氣:「到了,寶貝,我到了,我高潮了,我要噴了,哦,美死了!」「不行了……不行了……寶貝……我們換個姿勢……」英子可能確實累了。

我一聽將大肉棒拔出來,仰躺于大床上,一邊用手握住自己的大雞巴套弄,一邊對英子說:「你坐上來!我們玩玩女上男下……」我邊說邊用手拍了拍捏了捏英子雪白的大屁股。白花花的大肉臀已是沾滿了粘乎乎的淫液。

「啊!……這樣啊!……嗯!……」英子此時也不顧忌什么了,紅著臉像騎馬似的跨上我的身體,雙腿分開緊挨著我那條傲然挺立的大雞巴,跪坐在我小腹上。接著英子一手握住大雞巴,一手掰開自己那兩片陰唇,把大肉屌頂在自己濕淋淋肉洞口,肥大的屁股慢慢一沉一沉,將我那沖天一柱大肉屌緩緩吞入自己騷逼里……「啊!……啊!……好……舒服……啊!……」英子忘情地輕呼,挺著腰身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動,雙手拼命的搓揉著自己的乳房,興奮得搖頭擺發儼然進入了忘我境界。

英子此番忘情淫態確夠香艷,樂得我墊高枕頭,觀看她香汗淋漓的激情表演。

英子胸前的大乳房,隨著屁股的擺動,也不停的上下左右的蕩漾著,雙手還狠狠擠壓豎起的乳頭,瘋狂的叫……「啊!……哦!……插!……我不行了啊!……啊……」英子語無倫次地浪叫著。上下套弄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近乎瘋狂的英子,此時竟把手移到自己那正在做劇烈活塞運動的陰戶,將手指頭按在被插得向外翻開的陰唇上,用力不停地快速揉著,陰汁更是給刺激得一陣緊一陣不斷往外流……英子擺動著肥白的肉臀,又是一陣瘋狂劇烈的套動……「啊!……」突然,英子一聲破聲長呼,屁股狠狠一沉,雙腿緊夾,陰戶也緊緊的吸著雞巴……我只覺得深埋在英子陰道里的雞巴,有一股一股溫暖浪水涌在龜頭上,就像海浪涌上石巖濺出的浪花般,引得雞巴陣陣麻癢,丹田一股氣突然下涌,身體突然像觸電般,顫抖了幾下,陰囊一陣酸軟……呼的一下滾燙的濃精噴涌而出,全部噴射入英子的陰戶中……「嗚嗚……來了……來了……要來了……」濃烈的精液刺激的英子一聲尖叫,又猛然軟綿綿的倒在床上。無窮無盡的快感波濤將她整個人淹沒,身體沉淪在強烈的快感刺激中,嘴兒張得大大的,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全身仍然微微顫抖著,三珠春水穴蜜潮和蜜汁如泉水般飛涌而出……射精之后的我,猶如虛脫一般的躺在床上,而英子卻小心翼翼的把我那已經軟縮的雞巴,從自己的小屄里輕拉出來,意思潺潺的混合液體,也緩緩的從她兩片可愛的小唇之間流出。

英子赤裸著身子,跪坐在我我身邊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掏出濕巾,細心的替我擦拭。

「寶貝,我好幸福,做我的女人好嗎?」「壞人,我現在不是你的女人嗎?」世上還有句話更甜蜜的嗎?

「寶貝,我剛才忘了,好像直接射進去了,會不會懷孕?」「怎么?怕我訛上你嗎?懷了孕,我就生下來,讓我老公給你養著,好不好?」看我一臉的尷尬,英子沒有再逗我,「我帶環了,放心吧,不要你負責」。

此刻的我,特別暗恨我自己,真的像那種拔屌無情的嫖客,而英子給我不僅僅是肉欲上的滿足,她給我了最美麗的溫柔。

也是在此刻,我暗暗下定決心,要好好的對待這個善良而又充滿風情的女人!

(三)經歷曲折,傾訴苦悶

收拾完畢,我和英子從足療房出來,路過大廳的時候,明顯的在服務生小弟的目光中明顯的感受到了羨慕嫉妒恨。英子滿色潮紅的低頭跟在我身后,默默的坐到車上。我的車也在旁邊,我先到她車上想多溫存一會。英子面色微紅的告訴我,她老公從東北來濟南,后來結識了幾個神通廣大的人物,于是自己開了一個洗浴場,他們家還有一個棋牌娛樂會所,原來英子負責棋牌室。說話話,英子打了個哈欠,十分為難的問我抽不抽煙,當時我沒留意,就說自己從來不抽煙,有點討厭香煙的味道。英子沉默了一會,面色尷尬的指了指儲物盒里的香煙盒。我明白了,英子有抽煙的習慣,可是不想讓我生厭,沒有直接說出來。

壓住了內心深處的一絲厭惡與反感,我對英子說,沒事,寶貝,你抽吧,這是你的私人習慣,我不會勉強的。于是英子怯怯的點燃了一支香煙,在裊裊的煙霧中,我明顯的感覺到了英子離散的目光中的空虛與寂寞。她告訴我,她老公經常夜不歸宿,要么跟朋友打牌,要么住在洗浴場。在英子懷孕8 個月的時候,英子去他們浴場取物品。英子自己帶有辦公室的鑰匙,于是準備直接開門取東西,也沒跟老公打招呼。當她把鑰匙插到辦公室的防盜鎖上的時候,卻打不開門,她研究了好一陣才發現,門從里面反鎖上了。女人的直覺和敏感,告訴她情況不對,于是英子在沒有打擾任何人的情況下打開了隔壁辦公室的門,兩個房間之間只是簡單的用木合板隔斷,隔音效果不好,于是隔壁房間的聲音清晰的傳到英子的耳朵中。

「老公,用點力哦,對,就是專這樣。」「小騷逼,老子的雞巴屌硬不硬?你想讓我當你老公?」「嗯,哦,呃……老公,老公,我做你的老婆好不好,哦,真帶勁」「好啊,小騷逼,我回去跟我那個大肚婆離婚,好不好」「嗯嗯,老公,老公,我是你的騷屄,我等著你」晴天霹靂,對英子來說這是當頭悶棍,在英子的心目中,老公對自己是那么的溫情脈脈,關懷的也是無微不至。只是從自己懷孕之后,老公總是借口生意忙,回家的時間漸漸少了好多,原來自己在老公心中已經是煩惱的存在了。

英子沒有忍受這一切的屈辱與傷害,而是盡力的發泄自己的委屈,英子大力的拍打隔壁的辦公室,也驚擾了一對野鴛鴦。

事后,英子的老公痛哭流涕,苦苦哀求,只是求英子不要離婚,保住他們的孩子。

說到這里,英子還是哭的梨花帶雨。我也長嘆一口氣,把英子摟在懷里,也明白了,英子為什么半夜還在微信上聊天,也明白了,她對幸福的苦笑。英子傾訴完之后,心情也明顯的好了許多,臨走還說了一些安慰我的話,讓我不要擔心,她也開車回家。

晚上,我打開了微信,又開始了和英子的膩歪之旅。

「寶貝,我吃晚飯了,你在干嗎呢?想我不?」英子半小時之前就發了一句。

「嗯,想。今天好幸福,不過,沒盡興呢。」「對不起,寶貝,我沒滿足你,可是我怕突然有人進去,我好擔心呢」「呵呵,那你怎么補償我?」「明天?好嗎,或者你不忙的時候,寶貝,我也不想影響你工作」「嗯,戀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彼此思念也是一種幸福」「寶貝,說話真好聽,好快樂」一直安慰了英子好久,也互道晚安。

約好了三天后,我忙完工作,再跟英子見面安慰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