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圍繞我周圍的奇怪家伙們

2015-2-5 激情小說

我毫不在乎地看著,在我上方扭動腰部的女人,她瘋狂的模樣。
夏天結束了,天氣已經微寒,所以,才在狹小的資料室中愉快地干著好事吧?
(我好像很幸運...)正這樣想時,怒罵聲傳到了耳邊。
「勝基?你敢在做愛時想別的事!這樣對女孩沒禮貌呀!」身上的美奈子瞪著我。
「我沒有想別的!我們不是很盡興嗎?」
美奈子的眼睛細瞇著。
「嗯...啊,對了...我剛才說了吧?」
「咦?」
我邊滴著汗邊反問她。
(唔、糟了!)
「你果然沒有聽!」
「哇、哇...」
美奈子嘆著氣,厭煩地說:「討厭...雖然是我要你做,但如果你也想要的話,應該好好專心才對呀!」
美奈子說的沒錯!雖然剛開始是她主動,但把她的紅色內褲扯下,失去了理性的是我。
「對不起,我會認真地做。」
我雙手掀開美奈子的衣服,拉起了鮮紅的胸罩時,豐滿的胸部蹦彈了出來。
我撫摸著柔軟的胸,用舌舔時,美奈子發出歡喜的叫聲。
「啊~果然很厲害!對、再來!」
我把還是粉紅色的乳尖含在口中,來回摩擦,又激烈地吸吮,讓她更有快感。
「啊~受不了了...好棒,勝基!這種技巧...真棒!」
我有點沮喪,我的技巧雖拜經驗和次數之賜,但,卻是被經驗豐富的年長女人,調教得非常高超的。
(竟然把我和體力衰弱,只能靠技巧的中年人相提并論!)
「奶這個女人,太沒有禮貌了!」
「開玩笑的,我只是說,你的技巧很高超而已...不要生氣啦...好不好?」
美奈子用安撫的語氣說,并吻著我,舌頭在我口中來回攪動。
「嗯...嗯嗯...嗯!」
我也不示弱地,用舌頭激烈地吸吮著。
「嗯嗯...再激烈一點!」
美奈子耍賴地動著腰,我的分身緊緊地吸附在她體內。
「照奶喜歡的方式吧...」
我抱起美奈子,站了起來,讓她坐在桌上,我將分身撥了出來,美奈子濕潤的秘部,流出了愛液。
「呀!不要撥出來!」
「不要那麼急!奶真性急耶!」
我笑著抬起美奈子的雙腿,分身又向秘肉沖刺。
「啊晤唔唔唔付~~!」
體內被強烈地刺激,美奈子扭動著身體,流出眼淚,我不給她一點喘息時間,一直沖刺著。
「好棒、好舒服!再快一點!」
每次沖刺時,掛在她高跟鞋上的紅色內褲就一晃一晃地,我被這煽情的情景所蠱惑,更激烈地動著腰。
「啊、怎麼了?」
我吻著美奈子的脖子,像將汗舔掉一樣,舌頭來回動著,被指尖撫弄的乳尖變得堅硬,表示她已經興奮。
「現在要去了!」我說著,加快了速度,前端刺激著花徑口,溫暖狹窄的秘道,緊緊吸著分身。
「要、要去了!」
「要去了、要出來了!」
分身來回地激烈動作,美奈子興奮地抓著我的背。
「射在里面!射在里面沒關系!」
(是安全日嗎...)我任憑著欲望,爆發在美奈子的體內。
「啊、出來了好多!」
持續激烈的發射,充滿在美奈子體內。
「啊~我也要去了~~!」
美奈子擺動著身體,達到了頂峰。
「嘻嘻...射出好多呢...」美奈子邊穿衣服邊惡作劇地說著。
「咦?」
「如果我說今天不是安全日,你會怎樣?」
「沒關系呀,應該不會中獎。」我冷靜地說,美奈子生氣地喊:「什麼意思!?」
「奶忘了我有超能力嗎?」
「啊!」美奈子想起來似地掩宗。
「沒錯,我不會那麼倒楣喔!」
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男人。這種能力可以算是超能力吧?我頭腦并不聰明,運動、打架也不在行,面貌中等,對SEX雖有自信,但家伙不算很大。何時發現這種能力?已不記得了!
只知道考試都不用念書,只要在答案卷上寫寫就及格了,運動時,對方一定會失誤,打架時會打蠃,撿到彩券也會中獎,玩牌、猜拳等也沒有輸過,做愛時即使對方是危險日,也不會令她懷孕。
(只有在女孩要求時才戴...)或許,我是被幸運女神所眷顧吧?
「奶是說謊吧?」
我梳了梳頭發,冷靜下來,美奈子吐吐舌笑笑。
「嘿嘿、被發現了!」
「真的,奶真的說謊?那,我把幸運拿回來羅?」
「討厭啦!我本來想明天賽馬用的!」
「還要賽馬?節制一點吧!我的幸運是這樣用的嗎?」
我責備她,美奈子扭著身體撒嬌說:「啊~這是最後一次了!我們不是朋友嗎?」
「真的是最後羅!」我冷冷地離開她,走向門口。
「討厭!小氣鬼! 」
我不理會美奈子,打開了門。
「啊!」
可愛熟悉的聲音,我躲到走廊上,縮起了身子,不想碰上麻煩的人物,只聽到那磁性十足的聲音說:「你在干什麼?」
那女孩暮林梓,跟我讀同一所學校,愛好排球,是住我家隔壁的育梅竹馬,藏在迷你裙下的修長美腿,令人眩目...還有,我對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阿梓,好久不見!」我親切地打招呼,阿梓卻瞪著我。
「資料室?你在那種地方干嘛?不是說不要叫我阿梓嗎?叫『暮林』就好!也不怕羞!」
「不會吧?我和阿梓為何要那麼生疏...」
我的態度,似乎又惹她生氣了。
「我們一點關系也沒有!又叫阿梓了!」阿梓可愛的臉扭曲著質問我。
(哇、生氣的臉好可愛!)
「干嘛嘻皮笑臉?讓人討厭!最近的勝基...真是...」
阿梓住了口,不看我而看著後面...後面?資料室的門?難道?我回頭望時,美奈子已站了起來,我恐懼得不敢看阿梓,由空氣中就可以感覺到她一定因憤怒而滿臉通紅。
(幸運怎麼回事?我孕育的純愛要終結了!)
「勝基怎麼了?你忘了校慶用的展示資料!」
(美奈子這家伙,還真會看場合說話,幸運!)
「你真的在找資料嗎?」
聽到阿梓放心的語氣,我安心地摸摸胸口,說:「對,是我要她幫我找的。」
「是嗎?我又猜對了...」阿梓紅著臉,掩飾害羞地跑走了。
「我要去俱樂部了!你這樣漫不經心,會被女孩子討厭喔!」
我望著阿梓的身影直到消失,美奈子胸部重重地壓在我的後背,說:「她是你喜歡的女孩?還是小孩子嘛!」
「羅嗦!但,還是謝謝奶!剛才幫忙我解圍。」
美奈子又眨了眨眼,握著我的手說:「算了!反正我也得到了你的運氣。」美奈子邊說,緊靠著我的背,我想起還有事情,立此刻離開她。
「啊、真粗魯!」
「和奶這種穿得這麼暴露的女人黏在一起,就好像在宣告我們上過床一樣!」
我不快地說,美奈子生氣地喊:「本來就上過床呀!」
我說知道了,就將她推開。
「奶喜歡賭馬就去賭吧,我很忙的!」
我說完時,美奈子還想說什麼似的,追著呼喚我,我不理會她,轉身就離開。
美奈子無奈的走開了。
(雖是幸運帶來的,但...我卻不想再和以發財為目的的女孩上床了!)
沒錯,和我上過床的女孩都會好運當頭。
說我是幸運兒,不如說我有個幸運的小弟弟?但她們的運氣只能維持一星期。
想要賭馬的美奈子,已得到了充分的運氣;其他像考試得高分、找到好工作等等的學姐們多不勝數。
我最初很享受這種事,但後來就厭煩了,當我在女人堆中出了名後,有時一些陌生女人會把我帶進廁所,就直接上了。
(又是沒有愛的SEX...)
我是這麼認為。有時又會覺得,這種誘惑是男人的悲哀,其實下半身是正直的。
我看了看表,急忙走向教室,剛才說有事是真的,這次的校慶演唱會中,有超級偶像亞麻川志保!
說到偶像,一般都只是長得美,歌卻唱得爛,但志保的歌唱得不錯,所以出道以來的專輯我都有。
她也向電視和廣告進軍,但都沒大紅大紫...這有個好處是,因為她不是特別紅,故只能被少數的歌迷擁有...什麼?不是很紅不能稱為超級偶像嗎?我可是她的狂愛者!
「喂,月將...月將勝基?你一個人在嘀咕些什麼?」
「嗯?哇!雷門寺京子!奶從哪里冒出來的!」
我嚇得倒退三步,只見那女人手插腰,命令地說:「什麼『從哪里冒出來』,真沒禮貌!我一直在這里!怎麼能叫老師『京子』?」
這位女老師可不是簡單的人物。
「啊!是嗎?那要叫瘋狂科學家羅?雷門寺老師。」
「不要!我又不是栗岡那老頭!」
京子似乎很討厭「瘋狂」這兩字,但對我來說,這形容十分貼切。
「奶、奶這次有什麼企圖?」我警覺地說,她笑了出來。
「沒有什麼企圖呀!我有做過傷害你的事嗎?」
我被她的話氣得發抖大喊:「說這種話真是厚臉皮,把人體接上電極通電,還有把人放在大型微波爐中,這些不是違反人道的瘋狂實驗嗎!」
「啊、那個啊!是用超心理學測試你能力的實驗呀!你還活著,就表示沒有危險羅!」
這女人年紀才二十幾,就是個擁有超心理學博士頭銜的天才學者,學校的首席教授,可是卻是為實驗而不顧人命的實驗狂,我以前當了幾次她的研究對象,幾乎被她弄死。
「什麼沒有危險!如果是別人的話早就死了!」
京子根本不在乎我的怒吼,她用手摸摸黑發。
「笨蛋...反正也就是認為我不對吧?」
「當然,奶最好不要接近我。」
我說完,京子扶了扶眼鏡凝視著我,鏡片下的眼眸閃閃發光...一定又在想些沒頭沒腦的事。
「我當顧問的超心理學研究社,舉行發表會要招待你,你會來吧?」
京子以為我會說OK,但我只是厭煩地聳聳肩。為什麼我一定要答應?自以為是的學者。
「所謂的招待,是指公開實驗吧?」
「嗯、為什麼這麼說?」京子流著汗,這時才顯得慌張。
「你要找人叁觀實驗?」
「唔!」
「被招待的只有我吧?」
「為、為何如此問?是超能力的緣故嗎?」
「奶把我當傻瓜?」我說完就離開了她。
「喂、我還沒說完!」
「還有什麼?」我不耐煩地說。
「你還是懷疑我?」
「奶想不會懷疑嗎?超心理學研究社是只有名稱,沒有社員的空頭社團,只有奶一個顧問而已!」
我大叫著說,京子嘖嘖地說:「你怎麼會知道?那、計畫失敗了,這次我只好放棄羅!」
她似乎在計畫些什麼,在學術方面她是專家,但在一般常識上,簡直就是白癡嘛!
「說說看,那漏洞百出的計畫,到底是什麼?」
京子紅著臉說:「真煩耶,想也知道!我一定會解開你力量的秘密!我是天才...等、等一等呀!只有我一個人在講,好像傻瓜喔! 」
(不是很像,根本就是!)我暗想,不理會京子,快步地走開。
「哇!志保的演唱會真棒4現場真是酷斃了!」
我終於趕上了演唱會,在禮堂看完表演後,帶著興奮的馀韻,和身旁捧著花束,殺到後臺的笨蛋們,以及警衛員展開了游斗。
(沒用的啦!偶像用來愛慕就夠了,真的見到了一定會失望!)
我想著,要離開禮堂時,某人從後面敲了我的肩膀,回頭一看,是三年級的學長前田,雖沒有特別的交情,但他似乎還挺欣賞我。
還好我對男人沒興趣,學長也不是同性戀,此時他帶著臂章,一手拿著麥克風,揮汗如雨地擔任工作人員。
(果然是校慶委員...)
「喂、月將,你很閑嘛4了演唱會了嗎?」
他黝黑的手撫摸削短的頭發,笑著說:「不要翹課喔!還有,月將...」學長抱住了我的頭,小聲地說:「月將,你...是亞麻川志保的歌迷?」
我的頭被壓在汗濕襯衫上,幾乎被狐臭味薰昏,忍不住掙扎起來。
「好痛、痛!學長,放開我!」我大叫,但頭被夾得更緊。
「安靜!亞麻川志保指名要找你!」
我懷疑耳朵有問題,亞麻川志保找我?
「真的?為什麼...」
我的頭被夾得更緊,把狐臭也忘了。
「我也想知道呀!」
「好痛!我知道了啦!但,我要去哪里?」
學長仍不放開我。
「月將呀,能幫我向亞麻川志保問個好嗎!?」
「咦?學長也是她的歌迷?」
「你看我像追著偶像跑的那種人嗎?」
我想像著學長迷偶像的模樣...。
「不像...」
「沒錯,我不是什麼歌迷,但,你會被偶像喜歡,實在令人看不過去!」
他雖沒有威嚇我,但卻自大地說著,這是男人的嫉妒吧?
「冷靜地想一想嘛!志保有說要和我交往嗎?」
「沒有...」
「只是說見面吧?搞不好只是小事!」
學長想了一會兒,終於放開了我的頭。
「她的經記人在後臺房間,你去問他吧!」前田說完就跑開了。
我那晚是在市內某旅館的大廳找到了經記人,沒見到志保,她似乎為了避免混雜,演唱會後就回旅館了,我向經記人間了房間號碼,去旅館找她。
(是經記人許可,還是公司許可的呢?她找我有什麼事?)我邊做著種種想像,邊趕去她房間,雖然覺得奇怪,但是,能和志保見面的興奮,沖淡了懷疑感。
(是因為我的幸運吧?)
我到了房門前,想冷靜下來,於是深吸了一口氣,但,還是按捺不住興奮,拿出鏡子檢查頭發、牙齒和鼻毛,確定沒有囗臭。
我再度深呼吸,慢慢敲了門,那一段短短的寂靜...我已經汗流背,心臟的怦跳聲在耳中回響不已。
沒有回應...我壓抑住焦躁的心情,再次敲了門。
「是的...是誰?」傳來了銀鈴般的可愛聲音,是志保的聲音!
「啊...我是月將...」我冷靜地回答,門突然打開了。
「嘻嘻、月將勝基先生嗎?」
我朝思暮想,常在雜志和電視上看到,幾小時前才在演唱會上見到的亞麻川志保本人,現在穿著白色洋裝,手放在身後,頭微偏,非常可愛的站在我面前。
(好...好想抱她!)
「嗯、你是月將勝基先生?」
志保再問了一次發呆的我,我慌張地用力點頭。
「嘻嘻...我仔高興...請進!」
我進入了志保房間,是普通旅館的房間,只有床邊的玩具熊,是她自己的東西吧?
「你真的來了!」
她讓我坐在椅子上,自己在床邊坐下。
「只要是奶找我,我不論多遠都會趕來!只有我們兩人見面,像做夢一樣!等一下為我簽名吧?」
她好像很開心的笑了出來,我們愉快地聊天時,她突然說:「你覺得我怎麼樣?」
「很可愛呀!」我不加思索地說。
「不...我是說,你喜歡我嗎?」
「這、當...當然!」
志保的話讓我回到了現實。我還是不問她為什麼找我。
(雖然我是幸運兒,但這也是不可思議的事呀!)
「你怎麼了?」看到我陷入了思考,她擔心地問。
(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不管了...今晚好好享樂吧!)
這麼決定後,我對志保微笑著說:「嗯?沒什麼啦!為什麼問我這種事?」我才開口,她竟立刻緊抱住我。
「哇、怎麼了!志保小姐?」
「我喜歡你!」志保像下定決心似的,沒頭沒腦的說著。
(她在開玩笑嗎?)
我將她的身體拉開,注視著她的大眼睛說:「我們才第一次見面,談不到喜歡或討厭吧?奶的目的是什麼?我的力量嗎?」
志保的眼神流露出恐懼,大滴的眼淚流了下來。
「嗚...我不管啦...是社長說的...」
我最怕女孩哭泣,於是慌張地安慰她:「不、不要哭了...我只想問...奶說的是,經紀公司的社長?」
我撫著她的頭問,她哭著點了頭。
「嗯...他要奶做什麼嗎?」
「嗯...社長說...和你做愛的話會走運,能變成超級偶像...」
回答雖如我所料,但聽到志保毫不猶豫地說出「做愛」這個字眼,仍令我受到不小的沖擊。
(志保或許已不是處女...討厭,模樣好清純喔!但,常聽到有關演藝圈的事...像被討厭的制作人纏上等等,哇!)
「我想成為超級巨星...只好...」志保說著低下了頭。
「雖然不知道奶們的社長是如何知道的,但和我上過床,的確會有意想不到的幸運喔!」我大聲地說,想讓別人都聽到。
志保眼中含著淚水,大叫:「你認為我是個為了成名,愿意出賣身體的女孩吧?沒錯,就是這樣!會怎樣都沒關系,現在已不能阻止了!反正...我已不是清白之身!」志保說完,伸手到迷你裙中,脫下內褲後,躺在床上張開了雙腿。
「來吧!怎樣都沒關系!」
我完全了解了,她所以會有今天的地位,是到處獻出身體的關系吧?所以她一切都不在乎了。
「知道了,我把幸運給志保小姐吧!」我無法忍受地抱住了她。
「做這種事應該是最後一次了,明天開始一切都會順利...」我說著吻著志保的唇,開始解開她的上衣扣子。
「啊嗯...嗯嗯...唔......」
粉紅色的唇非常柔軟,我將舌頭伸入她嘴中,輕輕纏住她小小的舌頭。
「啊...這樣!是第一次...」志保激動地抓住我的身體。
她似乎是初嘗普通的性愛,到今天為止,所有抱過她的家伙一定都像野獸一樣,泄欲似地蹂躪她。
我決定要盡量溫柔的愛撫她,當她只剩下內褲時,我以指尖溫柔地愛撫她的全身。
「啊~、啊晤晤唔、好棒~...」
志保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似的,發出可愛的喘息聲,我的舌從脖子游移到肩頭,慢慢除下她的胸罩。
「啊、不要...我的還很小!不好意思了...不行~...」
她的胸部雖然小,但形狀很漂亮,也很有彈性,上面是如小櫻桃般的先端。我壓抑住用力舔舐的沖動,只用舌尖輕輕轉動。
「啊、好癢喔...」
我確認志保的敏感度後,開始舔著她的玉乳,手指玩弄似地撫弄著乳尖。
「啊唔、啊呀~!唔唔!」
我將胸部一手握住,輕柔地向上愛撫,另一手慢慢伸向她的下身,手放在內褲上溫柔愛撫,手指伸向股間。
「不...不要那里、好害羞!」
那里濕濕的...不、已充分濕潤了。
「好厲害...這麼濕了!」
「討厭,不要說!」志保說著,雙手掩住了臉,她害羞地扭著頭,小聲地告訴我,她常聽別人說她的蜜液比別人多。
我將內褲從纖細的腳踝上脫下,丟到床下,臉探到她的雙腿間。
「啊~不要那樣看...」
我還不常看到偶像的秘處,看著她的股間,還緊閉的隙縫中,流出了大量愛液,濡濕了稀薄的柔草。我伸出舌頭,慢慢地由隙縫的下方舔至上方。
「唔、不要舔了~受不了...不行了、不行了!」
「啊啊啊啊!」志保的身體快活地扭動著,織細的手抓緊了床單。
我用手指推開秘裂,注視粉紅色的漂亮花園,舌頭磨擦似的舔舐、吸吮時,她狂野地搖頭喘息。
「啊...啊啊、還要~」
我不理會她,舌頭伸入內部舔舐花徑,手指愛撫小小的花瓣。
「不行!不行了! 」
志保流著淚,抓著我埋在她濕潤股間的頭,似乎快到極限了。
「要去羅!」
「快...」
我坐起身體,將她的腳大大打開,將腰靠近,我握著分身,慢慢摩擦縫隙,讓先端沾著花蜜。
「啊~你好壞!」
志保受不了似地動著腰,我抓住她纖細的足踝,一口氣進入。
「啊唔唔唔唔!」
志保狹窄的秘處,順暢地將我的巨棍吸進,超級偶像的體內非常柔軟、溫暖,緊緊吸附著我。
「好棒喔...」
「我...好高興!這種感覺...是第一次...」
我倆互相凝視,互相需索著唇,舌頭交纏在一起,然後慢慢扭著的腰,漸漸激烈擺動了起來。
「啊~哈~這樣...啊~!」
志保對我的陣陣刺激,敏感地反應,一口氣到了頂峰。
「啊~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啦~~!」
「高潮沒關系的!」我叫著,更激烈地沖刺她的秘部。
志保到達了頂峰,身體不停地抽動的瞬間,我也爆發在她小小的體內,連最後一滴都出來了。
「呼...」
志保睡著了,我將毛毯蓋在她身上,穿好衣服,環視著室內說:「看完了嗎?我知道你在看,出來吧!」我說著,門突然打開,幾個身材矮胖、保鑣似的中年男人,從門外闖進來。
「哈哈,出來一大群呀!」當我喃喃自語時,最中間的中年男人動了動眉毛,這家伙應該就是經紀公司的社長。
「你竟做這種事!污辱了我們的招牌,想這樣就算了嗎?」
聽到了意料中的臺詞,我轉過頭去不理他。
「你不害怕嗎?小子!我可以告你強暴婦女!」
「咦、這是強暴嗎?是她同意的呀?」我笑著說,他憤怒得滿臉通紅。
「住嘴!有人會相信你嗎?你明明是深夜闖入志保房間強暴她...我說的沒錯吧?」
「老套的劇本!如果想要你們住嘴的話,要給你們我的力量吧!」
「你很了解嘛!有你的力量,我們就能獨霸市場了!你乖乖聽我的話,我就給你應得的份,如何?」
我不耐地吐了口口水。
「別開玩笑!雖然你知道我的事,但想像力太豐富了...以為我會叁加你的計畫?你輕視我的力量?」
我的反應出乎他的意料,他的嘴一張一閉,氣憤地說:「你、你、你這家伙,不給你一點顏色瞧瞧,不知我的利害!喂、和他玩玩吧!」
男人做了個手勢,保鑣們向我襲擊過來。
(沒有用的...)
當我這麼想時,第一個人的拳頭攻來了...摔了個狗吃屎,第二個人向我撲來...我用手臂護頭,手肘狠狠擊中了他的臉。
「你們在干什麼!?快點解決他!」
憤怒的男人叫最後一個人攻擊我。
那家伙是個巨漢,來到我面前,以嚇人的氣勢向我攻來,踏出時似乎被倒地的家伙絆到,撞向後面的墻壁,那面墻...竟然被他擊碎了。
「什麼?」
那家伙把拳頭從墻壁撥出後,重新望著我。
「這家伙...是人類嗎?」我凝視著他墨鏡下閃爍的紅光,喃喃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