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不系扣子的女孩

2015-2-5 激情小說

我是一個人住在一個50平方尺的小單位,男朋友經常要出差,所以也很少時間陪我。還未想結婚因為太愛獨身生活了。被一個人綁住實在太悶了。

但奈何我的性欲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得越來越狂熱,像無時無刻都需要似的。

但當然不能每天都嚷著男朋友需索吧!唯有不斷按著自己的欲念,等他也有興趣時才給我慰藉吧!

今天天氣很熱,太陽像要刺殺人般,甚至在家里也難以抵抗那種熱力;因為放假在家里,通常下午都不會開著冷氣。吃過午餐便出了一身汗,又悶悶的便去洗個澡,這種天氣,沖涼真是極佳享受呀!淋過一身冷水真是舒暢。

在這種天氣下,穿得越少便越舒服啦!甚至不穿衣也沒所謂,所以沖過涼之後我便祗是把身子抹乾,就這樣一絲不掛的在屋子內走來走去。有時會猜想對面樓的人是否會看到我呢?都沒所謂了,反正隔這麼遠,都不會很清楚了。

以前如果有人眼睜睜地望著我,會令我覺得很討厭;但近來當發覺有人看著我的胸口或大腿時,反而令我有點興奮的感覺,因此我的衣著也越來越性感了。

我的架子也不錯呀!身高165cm,48kg,還有36B2434的三圍。朋友們都經常贊美我有這副架子呢!

所以就算是真的有人偷竊我,其實心底里也不是很介意。最多給他飽飽眼福吧了,又不能做到什麼┅┅有時甚至我會光著身子跳降舞,胸脯便會晃個不停。哈,如果真的有人在偷窺,不知他會有什麼反應呢!

我就這樣光著身子坐在梳化看VCD,內里有很多色情鏡頭,看得我心癢癢的不知所措,陰部好像還有點濕濕呢。

突然有人急速的按門鈴,被他嚇了一大跳。在防盜眼祗看到一個男人提高著一張證件似的東西,也不清楚是什麼,便唯有開門探頭出去看過究竟,原來是一間電訊公司的職員,想做一些問卷調查。

他自我介紹名叫Ricky,看上去大概廿多歲吧。他問我可否讓他入屋,好讓他詳細地作調查。我見他滿面汗水,很可憐似的,而且他的外表也很斯文,而又長得頗俊俏,我想也沒有所謂吧。而且我還悶悶的,有人陪我聊聊天也好。

因我一直都是光著身子,只是探頭在門縫跟他說話,但猜想他該看到我赤著的肩膀,也許已知道我大概沒有穿衣服了吧。便叫他先等一下,回房內隨手拿起條吊帶裙穿上,便開門讓他進來,叫他先洗個面喝口水再做問卷。

正想趁他在廁所時立即走進房間穿回內穿褲,怎料他很快便由廁所出來,和我碰個正著。Ricky說不想阻礙我太多時間,立即開始做那問卷。便祗好和他走回客廳到梳化處坐下來,心想問卷也不會做太久,不穿回內衣褲也吧了。我還未試過在陌生人面前沒穿內褲呢!胸罩嘛,又時上街也不戴。但內褲總是有穿的。

我在梳化坐下來,Ricky選了我對面的位置坐下,拿起他的問卷便開始作問了。剛才放著的VCD正上演著一場欲戰,赤裸裸的男女主角在扭成一團。

我沒有把它關掉,反正都是問一些慣性的問題,而且又沉悶,一邊看電視一邊答問卷我想也沒問題。

他的表達手法很風趣,所以氣氛也很輕松,而且有著電影內的呻吟聲作伴,就像熟朋友在聊天一樣。

他的眼光不時在我的胸脯停留,有時又會偷望電視,在等待我回答問題時,見到他的眼睛就停在我的胸脯上瞪著。

我不會介意,因經常和男人傾談時,他們都會把眼睛放在我的胸口,好像想望穿我的衣服一樣。其實我也很喜歡這被偷窺的感覺,一來會令我心春心蕩漾,更證明我很有吸引力;二來見到男人面紅耳熱,心里會覺得很好玩,很好笑,也會有點莫名其妙的快感。更何況現在我是穿著一條薄薄的白色絲質短裙,透過白裙他應該清楚看到我的乳頭。可能他已癢得要命了。

我繼續爽朗地回答Ricky的問題,開始時我兩腿交疊在一起;因談得越來越輕松愉快,連我的動作也不自覺大了。我已把一腿提高了一點。當我發覺Ricky有點不知所措的表現時,才醒覺自己的坐姿有問題,這會讓他看到我裙底沒穿內褲的景色。

見到他這樣面紅耳熱,倒讓我覺得更得意,心里更想要再作弄他一番。

更不知是否電視機傳來的呻吟聲令我更放浪,我大膽地我把本是靠在梳化背上的身子,向左半彎著靠在梳化扶手上,讓裙子的吊帶自然地滑落到手臂,露出半邊乳房。雙腳隨著身子的移動也分開了多一點,我要讓他看得更清楚,我要知道在這樣情況下他會怎樣反應。

他一直在問,一面兩個眼珠轉來轉去地偷看裙底春光,經常問完又問同一條問題,不時又跳過了。

他看著我表現得很尷尬無奈,我不禁笑了出來。

電話忽然響起來,便伸手去聽電話,這動作令我身子挨低了,更自然地分開了兩腿,原來是Annie電來約我今晚落Disco。

正當和她聊著,Ricky迅速的跪在我兩腿中央,我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因為他的位置所見到的,是不論我的陰毛和陰戶都會顯露在他的眼里。

我急忙用手遮掩著陰戶,太接近了,我不能被一個陌生人這麼近又毫無保留地看到我的私處,剛才還有保持兩尺的距離呢!電話內Annie不停在說話,我已有點心不在焉, 但又不能開口叫他走開,不想Annie知道這里發生的事嘛!我祗是用一只手護著我的陰部。

Ricky竟仰頭上來向我笑一笑,然後把我的手拉開,當然我沒有他的大力。

他把視線放到我的陰部上,我仍然想用手去蓋著我的陰道,并支吾的應付著Annie。

Ricky伸出左手握著我的手,便用右手撩撥我的陰毛,把我的陰毛撥開露出陰核,用手指在陰唇間和小陰唇上不斷滑動著。因為剛才給他竊望時,我已不禁留出少許陰液,所以Ricky是很輕易的用手指在我陰唇間滑動,而他現在也細心欣賞著我淫水流出來的情景。但我仍不斷地扭動自己的身體,不讓他撫摸我的身體。

我嚷著Annie要掛線,但她仍是滔滔不絕地說著話。我已覺得事情快要到無可收拾了,剛才我祗是一時貪玩才引誘他,而不是真的想被他占有,啊呀!

他是一個陌生人呀!我從沒跟陌生人造過愛呀!

當驚慌不知所措之際,Ricky竟突然張大嘴巴,像吸盤的蓋在我的陰唇上猛烈地吸吮起來,他吸吮得很用力,好像想把我的淫水都吮出來似的。噢!我的身軀一軟,竟發出「噢」一聲,Annie即時問我發生什麼事,我祗能支吾以對說掉了東西┅┅Ricky見我的反應,更加盡情的吸食我的淫水、吮緊我的陰唇,還用牙齒輕咬和吐弄我的陰核。

「噢!┅┅」剛才我已被他偷竊得有點興奮,現在他這樣我就快要按弄不住了。於是我也不理後果,「」一聲把電話放回機上,掛掉Annie的線了。

電話筒還沒放好已急不及推開Ricky,但他更用力地吸吮著我的淫水,細致地咀嚼著我的陰核。噢!我的心里很想推開這個陌生人,很後悔剛才的惡作劇。

但在身理上我已完全接受著他口技帶給我的歡樂。

Ricky實在吸吮得令我很舒服,已有了第一次高潮了,我怎能和一個陌生人這樣?不可以繼續下去。但下體的感覺令我失去理性和不顧得矜持,且不舍得推開他,身子軟軟的向後挨下來。Ricky見我己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更舉起我雙腿,使盡力的將舌頭伸進我的陰道里。

「噢!┅┅嗯!┅┅」我無法再忍受這種感覺,我需要肉棒,需要它完全插入我的陰道來填補這種空虛感。我和男朋友已整整一個月沒有造愛了,我心里的欲火早已每天紅紅的燒著我。

我伸出手向他的肉棒撫摸,他的肉棒已經硬硬地撐著褲襠,隔著褲子也能感覺那份熱騰騰。我已很久沒有嘗過肉棒插入的感覺了,當我要拉開他褲煉之際,他竟推開我的手不準我捉摸,然後用力舉起我雙腿貼近頭部,這樣我真是動彈不得。他的舌頭還在我的陰道內頂撞,令我全身像蟲咬般痕癢,身子不停地搖擺。

Ricky的舌頭很靈活,在我的陰道內還不斷地打轉,他的舌頭在里面一連串的扭轉,扭得陰戶內的嫩肉也隨著扭左扭右。我的身子也不能控制的跟著左右扭動。

實在太興奮了,我的淫水也不受控的全流出來;雖然Ricky已用舌頭頂著陰道,但也禁不住滔滔不絕的淫水,我的大腿和梳化也沾滿了淫水。Ricky繼續用全力去吸吮我的陰溝,像要使盡辦法吸乾凈陰溝里的淫水。但他越用力吮,我的淫水便流得更多,我又泄了。

不知是否陌生人的緣故,而且更是第一次被陌生人喝著自已的淫水,我比和男朋友造愛時留出的淫水更多。

偶而Ricky抬頭喘口氣,他以很滿意的眼神望著我;而我可以清楚看到他整個嘴唇都布滿我的淫水,還有幾點留在鼻尖上。我用哀求的眼神望著他,讓他知道我需要肉捧的填滿;但他總是不理會我又繼續低頭吸食我的淫水;見我如止興奮,不斷在呻吟,不停地扭動屁股;他以是吮得越有興致,還反起我的陰唇,用牙齒一口一口地輕咬我淫溝里的嫩肉。

我被他弄得差點暈過去,又一次高潮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力的提起手要握他的肉捧,隨即便要解開他的褲鏈;今次他沒有再推開我雙手了,終於我能緊緊握著那根熱烘烘的大肉腸了。

噢!雖然比起我男朋友不算是太粗壯,但久違了的肉棒嘛,Ricky也該有7寸長的大肉腸,真想一口吞下去。

Ricky粗暴的反轉我的身體,讓我背向著他跪在梳化上;他兩手一使勁推下我的腰。然後他用力往前一沖,整只大肉棒就擠進我又濕又滑的陰道了。啊呀!

他一插便到底,頂往我的子宮,一陣痛楚但又極度快感涌上來。不禁一陣抽搐。

等待整個月這空虛的肉洞,終於被撫藉了。

Ricky跪在我兩腿之間,肉棒還是緊緊插在我的陰道里面,我不住的喘氣,只覺得陰道內的淫水流得更多,整只小腿也給弄濕了。他抓著我的腰,前後抽插著,速度越來越快。我們的呼吸也越來越急速,而我的叫聲也不斷的提高。

整整7寸長的大肉棒在我的陰道內快速地進出,令我不停在擺動屁股,搔癢得渾身亂顫,不停地發出淫蕩的叫聲。

我又快要高潮了,雙手向後把Ricky拉前來靠近自己,好讓他的肉棒能插得更深入。

他知道我再要泄了,就更盡力地插,快速地插每一下都插到最入,突然他用力的頂住我的子宮口停住不動,噢!我泄了,一股淫水滲滿他的肉棒,而他也一鼓勁的將那熱騰騰的精液射向我的子宮去┅┅Ricky和我一起顫抖了幾下,便摟著我躺在梳化上,雙手還不停地在搔弄我兩顆突起的乳頭。他一邊用手指夾著我的乳頭,一邊向我說,以後有機會便來找我做問卷,他說很難再找一個像我這樣和諧的受訪者了。

我沒有回答他,因為心里還是覺得有點羞愧,為何會和一個陌生人做出這種事,而且還很享受他給我的一切。

但剛才的感覺實在太高漲了,再想既然也是成年人,有性需要又不是怪事;而且男朋友又不能安撫,找其他人也沒錯吧!立即放下心頭大石,還想以後再有機會這樣也不錯呀!

我知道我不是真的舍得放棄這條大肉棒。既然有了一次經驗,也不怕有第二或更多次了,便轉過身撫摸著他軟軟的肉棒表示歡迎。他望著我微笑著,一只手又再放到我的乳房上搔弄我那紅紅突起的乳頭,他低頭欣賞著那情況,慢慢地將頭靠在我另一個乳房上,伸出舌頭舔著另一邊乳頭,輕輕地舔著吸著。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心里還是有點予盾;但既然已給他占有了,也不再要顧及什麼了。

Ricky熟練地吸吮我的乳頭,輕輕用牙齒咬著再用舌頭撩撥;另一只手指同時也在扭玩著我另一個乳頭。我又開始被他弄得興奮了。是的,我是很容易興奮起來和流出淫水的。我也說過,我是越來越需要造愛了。

我那貼著Ricky肉棒的大腿又再感覺到壓力了,他又再次勃起了。我一翻身便坐在他的身子上,他也坐起來順勢便把肉棒再次插入我的洞穴。

我不停的上下吐弄著,他的雙手和舌頭也沒有一刻停止在我的乳頭上玩弄。

他把我雙乳擠在一起,同時吸啜著我兩粒乳頭,令我更加興奮,讓我更快速地用陰戶吐弄他的肉棒。嗯!我又再有高潮了,我們瘋狂地抽插著,他也挺起下身迎送著他的肉棒,像恐防違漏了陰道內的一絲空隙。我的情緒很高漲,呻吟聲在屋外走廊也聽得到。也不理得那麼多,我實在把性欲壓抑得太久了。

當他快要泄的時候便抱起我,狂抽狂插地抽送百多下後,便再一次把精液射進我的陰道里。

這時我們都已很累,躺在地上休息著。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他才說要離開繼續做問卷,還說如不是今天還未到數,還想再來多幾次呢!

我送了Ricky出門便再去洗澡,今天的經驗真難忘。心思思想有機會可能會再和陌生人干個快活呢。

自從那天和訪問員瘋狂後,男朋友又一直都很忙,沒有機會再造愛了。這幾天只是如常的上班,但衣著又比以前大膽了;每天上班不是短裙便是低胸衫,很享受在街上被人偷竊的快感。那刺激的感覺和與陌生人造愛的沖動一直在腦中徘徊,真想再有機會再來,但亦礙於未有十足膽量,又怕被人知道會說我淫蕩,心里始終很予盾,想來又不敢來的心態。就只是有膽量穿得更性感去引誘陌生人的眼光。

回到中心,換好這套有點性感的制服,是白色背心和白色短褲,這背心當彎腰時便會看到乳房,不過我們沒有人覺得不能接受,因為這里的職員大都年輕新派,這種款式只是小兒科吧了。

最近的新的生意不太好,行內競爭頗激烈。很多新的健美中心紛紛開幕。而我們中心主要是男性的健體服務,有專家為他們度身造一套健美程式,和貼身專人訓練;又附設很多其它的設施,所以收費比一般昂貴,因此我們經常要做廣告和搞一點綽頭來吸引顧客。

今天老板SamLeung便召我入他的辦公室,又要為生意商量對策了。

受人錢財要替人消災啦!我是顧客部的主管,工資有頗高,這些經常性的無意義會議也必要應酬了。而且Sam對我也很不錯,很多特別的要求他都會順我的,就算我常申請假期去旅行,本來我是沒有假了,但他也會批準且沒有羅嗦。他的年紀也不大,三十歲未婚。他雖然對我不錯,但個性也是很嚴肅和認真的,所以他對我的要求大都會順著他。且如果他開除了我的話,很難再找上一份像這里人工高又自由的工作了。

不過,Sam也是男人嘛!不時也會對我說些下流話,更會乘機吃吃豆腐呢!

但我都不會太介意的,男人都是這樣子啦!

走入辦公室便見Sam懶洋洋的靠在大班椅上,他說已有一新綽頭決定立即執行,問他是什麼綽頭。他便遞給我一個袋子,叫我先換上再說。他辦公室內有一度屏風,因有時會換衣服到健身房做GYM,有屏風擋一擋,總好比亂沖進來的人撞上他正在換衣服比較好。

我便到屏風後面把衣服換上,嘩!它是一套淡紛綠紅色的短上衣和超短裙,吊帶的小背心真的很小,而且是吊帶低胸,我根本不能帶上今天帶著的胸罩,唯有真空上陣。要帶胸罩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帶無吊帶和罩子小的那種款式;小背心小得祗能勉強包著我那36B的乳房之三分二,三分一露了在背心外面。

穿上小短裙,今天也是穿一條黑色T- back型的蕾絲內褲,我大多數都是穿這種內褲的,因我覺得比較舒服和涼快,而且穿貼身褲時也不會顯出內褲邊那般核突。

穿好裙子發現它真的很短,我祗要稍大動作便會從稍低的角度看到內褲了。

真的不明白為何老板要人家在這里穿上這樣的衣服。

噢!這套是什麼衣服呢?若走在街上被那些好色男人見了,一定會全部流鼻 血呀!

從屏風後面走出來,Sam便眼瞪瞪地由我的胸部掃視到我的腿部,他的眼睛不停的在我身上掃射。我被他的眼神射得面額和全身都有點熱燙,又令我想起那個訪問員來了。我溫柔地問他,為何要換這套衣服。

這時他才被我的說話召回魂來∶「你在這里走幾步給我看看吧!」我便應他的指示在室內來回度步,在他面前由左至右,由右至左的步行著。

像是在行catwalk以的表演著身上所穿的衣裙。而露出的胸脯也在左右扭挪像要跳出來似的。

「你很美,這套衣服不是每一個人也能穿得好看。」我望著他笑而不說,表示多謝他的贊美。他叫我停止步行,并把他臺上放著的一堆亂七八糟的文件放進柜內。

我聽了他的吩咐,便彎下身子替他執拾臺上的亂子了。執拾他的文件時,偶然眼角望到Sam在睜著眼往小背心內探索,當然┅┅就算是站著時這小背心也祗能罩著我半個乳房,現在彎腰按在他的臺子上,更令他看得越多了,何況我沒有帶胸罩,兩顆乳頭在我的晃動下,相信會更性感了。

我又被他的竊視弄得有點欲火,想到上次引誘那訪問員的情節,令我心心癢癢又想重施故技。我想是上次的經驗令我變得大膽了,我故意更大動作讓乳房更擺動,在Sam面前讓它搖曳生姿。

慢慢的拾好文件後,便走到他旁邊的柜子準備把它們放進去,他叫我放在低層的柜桶內;我想可能他想看看我的內褲,便刻意彎下腰把文件放進去。當我整理著柜桶的時候,屁股上突如其來放上了一只熱烘烘的手掌,那條T- back內褲讓Sam可以直接地摸到我的屁股。

這一下動作,我知道Sam按捺不住了。但有一點予盾涌上心頭,我又要再做出這種事嗎?這人還是自己的老板呢!

心里猶疑著繼續還是離開,一邊站直身子。怎料Sam另一只手已摸到我的乳房來了,并用他的身子壓著我,好讓我不能轉身任由他繼續摸著我圓圓的屁股。

「啊┅┅好滑┅┅不要動┅┅」我被他摸得好舒服,但又怕事情發展下去的後果,如果他是陌生人那還比較好,一次以後便可以拜拜。可是老板還需要以後天天見面,會不會尷尬呢?但他已撩起了我的欲火,可是心里確還是很予盾。

「Sam,不要這樣吧!」「意┅┅讓我撫個夠吧!」「Sam┅┅不┅┅」「想摸你好已好久了,今天實在忍不住,一定要好好的摸個夠┅┅」我知他一向對我有興趣,但從來沒有像今天那麼大膽地刻意賣弄性感,可能是因為我的挑逗,他終也忍不住他對我的欲望。

他一只手搓揉著我的屁股,一只手在撫摸著我的乳房。Sam更用他早已堅硬的陽具頂著我的屁股。雖然口中說著不,但他的行為又是我心中想要的。而且已被他弄得有點軟化,身子也不禁挨向他的身軀了。

「Sam,不要┅┅這里是公司呀┅┅給人看見可不得了呀!」「怕什麼┅┅我是老板,誰敢說什麼!」Sam一手拉我轉身并抱起我坐在寫字臺上,然後雙手便放在我的乳房上搓揉起來。我還是有點忸怩,但Sam那火熱的手在我的身體游蕩令我感覺實在很好;下體一早已有了反應,淫水已沾著我的內褲了。

雖然有點怕日後尷尬,又怕會影響正常工作,但到如今,他的欲火已這麼澎湃,怕現在反抗會開罪他而失了這份工作。最重要的,是我現在也很需要造愛。

後果的事,日後再算吧!或許他會對我更好呢!

予盾的心結已打開,我開始享受著他的撫摸,放松地把手放在臺上支撐著身體,Sam望著我知道我已任由他處置。他一下子扯下那吊帶背心,乳房就立即全個彈了出來,他迅速的用手指捏住我的乳頭。

「啊!!!┅┅好痛!」竟然那麼大力的捏人家幼嫩的乳頭,真粗魯┅┅他還不斷的扭擰著我兩顆微突的乳頭┅┅「啊!!!!!┅┅輕力點好嗎?」Sam不理會我的要求,一時用手指扭擰我的乳頭,一時用掌心磨擦,令我早已突起的乳頭變得更突出。他一邊用手玩弄著我的雙乳,一邊欣賞著我的媚態。

我開始發出呻吟并左右的扭動著身子。

「唔!!!!!Sam┅┅」「舒服吧┅┅待會要你舒服到想死!」「啊!!!!!!」忽地他二話不說把我兩個乳房擠在一起,就向我的乳頭啜了起來。

「啊!!!!!!!!┅┅Sam┅┅好舒服呀┅┅不要停呀┅┅」我喜歡被人同時吸啜著我兩顆乳頭,那種感覺像升天了似的興奮。

Sam大力的吸啜著我兩顆突突的乳頭,同時他掀起我的小短裙,T- back內褲很容易便被他撥開,他用手指撐開我的大陰唇,在這種興奮的狀態下也任由他用手指玩弄我的陰核了。他的手指在我陰核上撩撥數下,便開始撩向我的濕穴,我的洞洞早已濕潤,淫水早已沾濕他的手指了。

他不停在吸啜著我的乳頭,一時輕力、一時用力的吸著,更有時用牙齒磨擦我兩顆敏感的乳頭。他的手指開始探入我的洞里,他用一根手指在里面撩呀撩,左扭右扭,令我的屁股也不禁跟隨著扭動。Sam用手指猛烈地扭著我陰道內的嫩肉,使我的淫水不斷的流出來。

「啊┅┅啊┅┅啊┅┅好┅┅好舒服┅┅Sam┅┅插到最里面啦┅┅」我的淫水從陰道中被Sam的手指慢慢的擠出體外,流滿了整片陰唇,連人家的短裙都被沾濕了。

「啊┅┅Sam┅┅快給我┅┅受不了呢┅┅啊┅┅」Sam依然不理會我,更用力地啜著我的乳頭,他的一只手指在陰道內扭個不停。

他的手指像是越扭越高興,接著放進兩根,兩根手指在陰道里扭捏,讓我全身像被火燒著一樣,不禁提起了一只手,緊抓著Sam的頭發,讓他的頭更貼我的胸脯,好像想將我的乳房全擠進他的口里。

「啊┅┅Sam┅┅不要┅┅受不了呀┅┅」Sam更增加到了三根手指在陰道內扭動,三根手指向不同的方向伸張,好像要把我的陰道張到可能的最大。他像越抓越興奮,突然他狠狠的把三根手指插了進來,不停的抽送。

「噢┅┅Sam┅┅不┅┅嗯┅┅」「意┅┅你想要嗎?」「噢┅┅Sam┅┅我要┅┅我想要呀!」我的腦袋已一片空白,剛才的顧慮早已忘得一乾二凈,祗知道需要肉棒來填補下體的空虛;我的身子不斷搖擺,像有千蟲咬著似地痕癢,全身散發著熱騰騰的性味,需要肉棒的攻陷。

我挺身并伸手拉開他褲子的拉鏈,早已雄勃勃的肉棒立刻彈了出來,我渴求地握著它撫弄,看來Sam也早已按捺不住了,祗是他想享受我欲仙欲死的表情吧了。我一下子把他的褲子拉下去,Sam也按不住欲火,一下子便朝我大腿中央把整根肉棒插進我那濕淋淋的陰道內了。

「啊┅┅痛┅┅啊┅┅舒服┅┅」不知是否Sam的陰莖太粗的緣故,他插進來的一下令我的陰道漲得有點痛,身子不其然抽搐了幾下,淫水亦隨之流得更多┅┅「你不是想要嗎?全給你好了。」「啊┅┅痛┅┅輕點┅┅嗯┅┅」Sam并沒有停止,更開始抽動著,每一下插入都插到最盡頭,頂撞著我的子宮。我也分不清是痛還是快感,全身都在抽搐,屁股更不自覺地迎合他的攻勢。

「意┅┅很爽嗎?」「啊┅┅爽呀┅┅啊┅┅不要停┅┅嗯┅┅」Sam繼續不斷的抽送,每一下都用力的把陰莖插到最入,速度更變得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大。

「Sam┅┅Sam┅┅噢┅┅啊┅┅」Sam快速地向我抽插,雙手也沒閑著仍在我的乳頭上扭著,有時甚至把它們拉起來配合他的動作。

他用手指猛力地夾著我的乳頭,令我的乳頭忍受不了那夾著的痛楚,用手想要把他的手指撥開,但他反過來夾得更緊。

「Sam┅┅不要┅┅很痛┅┅」「痛?不┅┅你會喜歡的。」他不但不憐惜我,更出盡力的夾?扭弄著兩顆已被玩弄至紅紅的乳頭。肉棒也不忘在陰道內猛烈的插弄。

「啊┅┅啊┅┅不┅┅噢┅┅快┅┅噢┅┅不┅┅」不知怎的,痛楚竟令我有另一種特別的快感,由之前的疼痛,變作現在的強烈興奮。我已完全失控的還把自己的手握Sam的手,示意他要更用力的握緊我的乳頭。

「啊┅┅Sam┅┅不要停┅┅來了┅┅我要┅┅」「噢┅┅噢┅┅小淫娃┅┅流這麼多水!」「嗯┅┅都是你┅┅啊┅┅弄得人家想死呀!」「好┅┅現在就要弄死你!」Sam一口氣用極速把肉棒往陰道抽插,手指更將我的乳頭向外拉扯,不停的扭擰和抽送。

「啊┅┅Sam┅┅啊┅┅好┅┅嗯┅┅快點┅┅呀┅┅我要┅┅要丟了┅┅啊┅┅「「噢┅┅」「嗯┅┅啊┅┅」感到一股熱燙的精液沖進我的子宮內,Sam已在我的體內射精了。可是他還沒有停止抽動,而我還感到他的陽具還沒有軟下來。

「噢┅┅Sam┅┅太厲害了┅┅受不了呀┅┅」「喜歡嗎?我還可以再來呀!」「噢┅┅不┅┅夠了┅┅受不了呀┅┅」Sam繼續抽送了幾分鐘,終於陽具也軟了下來。他靠在我背上喘著氣,手掌還不肯放過我的乳頭,一面喘息一面磨擦著我的乳頭。我的下體還在一下一下的抽縮,把他軟下來的肉棒夾得緊緊的。

「Sam┅┅你真的厲害┅┅把人家弄得半死了┅┅」「意┅┅你令我很興奮,我喜歡多水的女人。」「你喜歡的話,我可以為你流得更多呢?」Sam吻一下我的嘴唇,我閉上眼享受著他的吻和剛才激戰後的馀音。他把舌頭伸進我的嘴里,我吞吐著他濕滑的舌頭,而雙手仍繼續撫著我的胸脯。我的手也沒有閑著,在他的背部輕輕的掃蕩。

Sam好像不舍得離開我的身體,這樣癡纏了十多分鐘。因他的電話響起終於要起來接聽了。我也趁著這時間換回制服,應該是回大堂的時候了,進來太久可能會引起其它懷疑。雖然我和Sam開會是平常事,但今次心虛嘛┅┅Sam雖然談著電話,但也沒有停止在我腰間掃蕩。

穿好制服,剛好Sam也掛線了。

「把剛才換的衣服拿去,還有在柜子內。明天你的客戶部六人全部更換這新制服。」這才知道這套不像衣服的衣服將會是中心的制服呢。

「什麼?┅┅要我們穿上這套制服?」「對┅┅有何不妥?」「噢!Sam太性感了,是吧!」「這就是我說的新綽頭了,中心生意不好,你就幫幫忙好嗎?」「我當然會幫你,但其它人呢?」「如果她們不肯穿,就由得她們辭職好了,反正也不是每個也會穿得 好看,對嗎?」「哦┅┅」「意┅┅這套制服像是為你而造的,你穿上後實在太美,恐怕沒有男人會忍得住。」他把我摟得更貼,我順勢嬌媚地靠在他的胸膛上,用指尖輕掃著他的胸部。

「Sam,所以你忍了整年,終也忍不住了,是嗎?」「意┅┅今晚放工後我們共進晚餐,好嗎?」「好。那我現在先出去做事了,今晚再見。」在Sam的唇上吻了一下便走出房去,他的眼睛還不放過一刻機會瀏覽我的身體,直到我步出房間為此。

從他的眼神行為,我知道這事不會影響我的工作,反而可能會令我在公司更有地位呢。所以我不需後悔,還可以一舉兩得,就算以後男朋友不在時有性需要也不再需要強忍了。既然和Sam已造過了,又那怕造多幾次呢,以後我在公司也同樣可以得到這麼刺激的性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