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深濃的愛意

2015-2-5 激情小說

是我的幻覺嗎?

否則為何看見你眼中深濃的愛意?

我是否遺漏了什么重要的線索

以至于忽略了你對我付出的一切……

嚴靖滔用他的大手罩住他巨大的陽剛,套弄了兩下再扶正它,要夏戀騎上去。

夏戀吞了吞口水,聽話地騎上他。

她怕自己承受不了他的巨大,不敢真坐上去,只敢在騎上去之后,讓他的欲望卡在她的花縫中,讓他的熟鐵貼著她的花唇……

她的花瓣又濕又燙,身體的熱液還不由自主地一波一波地涌出來……嚴靖滔再也按捺不住,手猴急地撥開她濕漉漉的花瓣,迫不及待地將火熱的欲望刺進急需要被填滿的花洞里。

她圈得他好緊,圈得他的欲棒更加捺捺不住,在她的兩腿間騷動著,于是他張手將自己的硬鐵往上頂,肉刃左右分開了她的嫩肉,硬生生地撐開她嬌小濕濡的水穴。

「啊……」夏戀吃痛地張大了眼,大口喘氣,不敢相信第一次竟然是這么地痛!她的身體下意識地抵抗著,他卻用雙手強壓在她的臀部,不讓她往后退。

「你想要懷上我的孩子是不是?」

「是。」

「是的話,那就得再忍忍。」嚴靖滔定住自己的沖勢,不敢再往里頭深入,他用手揉弄她敏感的花苞,企圖沖淡她第一次的痛楚,「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嗚……」不是只有好一點,而是好很多。當嚴靖滔的手揉弄她的花核時,一股欲望在她腹下凝聚,弄得她好想要、好想要……

夏戀的小穴劇烈地張闔著,嫩肉一次又一次地壓縮嚴靖滔杵在洞口的肉刀,本來因為疼痛而變得退縮的她在這個時候卻強烈地想要他巨大的欲望強而有力地擠進她的濕穴中。

「嚴靖滔……」

「嗯?」

「你……動一動、動一動呀……」夏戀不安地擺動著嬌軀,以更積極的姿態貼合著他,讓他的熱鐵鉆進她的濕穴中,左右上下地撞擊她的嫩肉。

「呼呼……」好痛卻又好快樂,怎么會這樣呢?隨著他進進出出的律動,她騎在他的身上,承受不了地趴在他厚實的胸前,敏感的乳尖刷在他硬鐵似的胸膛。

他弄得她胸部變得又脹又難受,最后她將自己的身體緊緊地貼著他,藉著律動時,身子與他摩擦,讓他厚實的胸膛狠狠地揉弄她發脹的胸脯。

「呼呼……」她快受不了了……

夏戀全身濕答答的,底下的嫩穴則劇烈地張縮著,她把嚴靖滔的肉棒夾得死緊,而伴隨著他每一次的進出,她的嫩肉被他一波波地撞擊著,如此扎實又如此有力、深入。

天哪!她不行了……

夏戀的身子激烈地顫抖著,十指深深陷入嚴靖滔的肩頭,心口像是被人緊緊掐住一般,這種感覺來得如此猛烈又駭人,她屏住氣息,一度忘了呼吸,猛然間,一股熱浪從她身體深處往下沖,兜頭淋在他深埋在她濕穴里的長棒,她驚喘著的同時,他濃稠的體液也向上噴……

呼呼……

夏戀急喘著,薄汗蒙上她的前額,而當嚴靖滔將他微軟的欲望抽出時,兩人交合的汁液隨著他退出的動作給帶了出來,這一瞬間,熱氣襲人的空氣中充滿了歡愛的味道。

夏戀趴在嚴靖滔的身上,無力地偎著他。

在這一刻,嚴靖滔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他的小妻子永遠不知道他等這一刻等了多少年。

「嚴靖滔……」

「嗯?」

「你睡著了嗎?」

「沒有。怎么了?」

「沒有。」她只是以為他睡著了,要不然他怎么會把她抱得這么緊?只是……他還要這樣抱多久?

她跟他還半身赤裸著,要是這個時候突然有人要來找他,被撞見這般景象,那如何是好?雖然門已鎖上,但她仍是害怕。

「嚴靖滔……」

「嗯?」

「我能不能回家了?」夏戀鼓足了勇氣才敢開口。

她的「迫不及待」像一桶水般冷冷地潑向嚴靖滔,讓他回到現實,讓他不得不面對她還沒愛上他的事實,不得不面對她剛剛之所以那么放浪,只是單純的為了得到他的精液,她想要得到他的孩子,她只想要救她岌岌可危的家,她根本不愛他!

她要回去就回去吧!他根本不希罕她。

嚴靖滔面無表情地推開夏戀的身子,他又變回那個冷漠且不愛理人的嚴靖滔了。

剛剛她偎著他時,氣氛明明那么好,她到底是做錯了什么才又惹他不悅的?夏戀怎么也想不通。

夏戀垂頭喪氣地回到家,才剛進門,紊亂的思緒還來不及整理,便讓家里的兩個不速之客給嚇破了膽。

「你就是靖滔的妻子?」婦人的目光將夏戀從頭打量到腳,眼神中帶著審視。

婦人左側坐著一名打扮入時的女孩,一聽到婦人稱夏戀是嚴靖滔的妻子,便扯著嗓門抗議,說她不承認她是她哥的妻子!

女孩看著她,目光中帶著敵意,還將她從頭批評到腳,說她氣質差、背景不好,憑什么嫁人嚴家當媳婦。

「我真不懂哥干嘛花了一億三千萬的天價買下看起來既可悲又可憐的你……」

不管她說什么,夏戀只有點頭稱是的份。她清楚自己的身分跟地位,她跟嚴靖滔之間的關系本來就只是樁交易,有時候她也很懷疑,嚴靖滔干嘛花那么大的一筆錢買下她?

然而不解歸不解,她該盡的本分她會盡力做全,就像現在,就算他的家人對她頤指氣使,充滿敵意,她也只能捺著性子受教,因為他既然買了她,就是她的主子,討好他是她分內的工作,所以他的家人,她一樣得罪不起,要不然一億三千萬哪!即使是把她稱斤論兩地賣了,她想,自己也值不了那個價吧!

「喏!」突然,嚴雨薔把一張紙丟到她面前,「簽了它。」

那是什么?

夏戀將它拿起來看,臉色立刻發白。

離婚協議書!她們要她跟嚴靖滔離婚。

「不……不行的……」

「為什么不行?」

「嚴靖滔會生氣的……他花了那么大的一筆錢買下我……」

「錢的事你不用擔心,我們會解決的,對不對?媽。」嚴雨薔轉頭尋求母親的支持。

蔣水蓮點頭跟著幫腔,「一億三千萬就當是我們嚴家送給你了,只要你離開靖滔,我們可以當作這件事沒發生過。」

「對,幸好當初你跟我哥只是公證結婚,知道這樁婚事的人也不多,省得我們嚴家還要花時問跟外界解釋,所以這件事愈快解決愈好。」嚴雨薔拿出筆,態度強硬地要夏戀現在立刻就把離婚協議書簽給她。

「怎么,你不愿意?」夏戀態度遲疑令蔣水蓮十分不悅。

「不是不愿意,而是怕嚴靖滔生氣……」那個易怒的男人,要是回到家沒看到她,又發現她簽下離婚協議書,不告而別……她可以想象嚴靖滔將多么火大。

「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個用錢就能買到的女人,你真以為自己是無法取代的嗎?我哥只是要一個女人幫他生孩子,只要是女人就可以,你到底懂不懂?」

「我懂……」

「懂的話還不趕快把這個給簽了。」嚴雨薔強拉著夏戀的手,要她握著鉆筆,簽下她的名。

夏戀具了名。

原以為可怕的婚姻竟只維持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結束這段婚姻,夏戀本以為自己得到自由便會快樂,但沒有,她的胸口像是被人放了一塊大石頭,而她幾乎快被那塊大石頭給壓得透不過氣來……她的心好難過好難過……

「他媽的,這是什么!」

當嚴靖滔看到那紙離婚協議書,他兩眼瞪視著,恍如要將那紙離婚協議書給瞪燒出個窟窿來。

那個女人,那個該死的女人,她竟然趁他不在的時候片面地簽下離婚協議書,企圖想要脫離他的生活,她怎么敢這么做!

嚴靖滔氣得將紙揉成一團,怒火沖天地拿了車鑰匙就要出去把夏戀給追回來。

追回她后,他要掐著她的脖子問,他到底是虧待了她什么?為什么她敢如此回報他!

「哥……」嚴雨薔追了過去,「你別去。」

「放手。」

「你要人幫你生孩子,我可以、我愿意,你不必屈就一個沒落的千金大小姐,你知不知道這件事要是讓奶奶知道了,她會多生氣……」嚴雨薔本欲說得更多,但嚴靖滔轉過臉來瞪視她的目光太嚴厲,讓她到了嘴的話又吞回去。

嚴靖滔瞪著她,口氣冰冷又帶著譏諷,「我是讓嚴家收養,不是賣給了嚴家,你愿意生我的小孩,也得看我嚴靖滔愿不愿意。」她當他是什么人都好,什么人都要嗎?

不,他嚴靖滔這輩子只認定夏戀,只要夏戀一個。

「放手!」

「不,我不放。」

「我教你放手。」嚴靖滔憤怒地推開她,她一個重心不穩,身子往旁跌去,額頭撞到了桌角,細嫩的前額劃開了一道傷口,蔣水蓮心疼地撲上前。

嚴靖滔,那個撿來的孩子,他怎么敢又怎么能傷他們嚴家的心肝寶貝!

「他是你妹啊!」

「她不是,你忘了嗎?我只是你們嚴家撿來的狗,要不是我還有幾分能耐,你們會善待我嗎?不,你們不會,你們會當我是乞丐,我的下場會比個傭人還不如,你們之所以怕我、討好我,純粹只是因為你們嚴家除了我之外沒人了,你想靠我穩住你在嚴家的地位,所以要你女兒不知羞恥地接近我……」

「不,哥,你誤會了,我是真的愛你、真的喜歡你……」嚴雨薔推開母親,撲到嚴靖滔跟前,巴著他的腿緊緊地抱著他哭得涕淚縱橫,「我從來沒看輕你的意思,不管你的身分為何,我都愛你、我都喜歡你,哥,你要相信我……」

「滾。」他不想聽她廢話。嚴靖滔提起腳來就要往下踹。

嚴雨薔嚇得縮回身子。她知道他是個說得到做得到的人,知道當他不耐煩時,什么事都做得出來。只是她不懂,為什么是那個女人?那個叫夏戀的女人有何能耐?為什么他什么人都不甩,偏偏選中了夏戀當他的妻子?她原本以為夏戀只是他用來激怒奶奶隨便挑中的女人,以為夏戀的存在可有可無,卻沒想到為了夏戀,他抓狂了,為了夏戀,他寧可得罪嚴家……

「奶奶會生氣的。」

「你以為我會在乎嗎?」他巴不得那個老妖婆生氣,巴不得他們把他趕出嚴家,巴不得自己跟嚴家從此恩斷義絕、一刀兩斷。

在大雨滂沱的夜里,嚴靖滔沖出家門,甫出門口,就見到在大雨紛飛的雨幕里,有個荏弱嬌小的身影拎著行李,不知如何是好地站在林道中。

她沒走!

她一直都在!

嚴靖滔走了過去。

〈到他,夏戀想裝作堅強,但眼淚卻不由自主地一直往下掉。

「她們要我離開……我不敢走……我怕你會生氣……」

「所以你就待在這里一直等?」她這個傻丫頭,「那是你的家啊!你干嘛怕那兩個女人!」

「她們是你的親人。」

「她們不是,你才是,你懂不懂啊!」她笨死了。嚴靖滔一把將她攬進懷里,高大的身體罩住她,為她擋去滂沱大雨。

該死的,她全身被雨水打得濕透,她到底在大雨中等了多久才等到他回來?

嚴靖滔將夏戀帶回他的羽翼下。

當天夜里,夏戀病了一個晚上,嚴靖滔不眠不休地照顧她一整夜,待她病情稍緩,嚴靖滔決定嚴懲那兩個害她生病的母女。

他將她們趕出他的地盤。

「你敢!」蔣水蓮氣得全身發抖。這個忘恩負義的兔崽子,他以為他能有今天是誰給的?

是他們嚴家。

是他們給他吃、給他穿,讓他受教育,而他卻一點感激之心也沒有,他的良心是讓狗給啃了是不是?

「你看我敢不敢。」嚴靖滔冷著臉教人把她們母女倆的行李丟出去。

蔣水蓮氣得講不出話來。

「雨薔,我們走。」她就不信,沒了他,她蔣水蓮在嚴家會站不穩。

「不,我不走……哥,我錯了,你讓我留下來,我發誓這一次我會乖乖的,不找夏戀的麻煩……要不,我去找夏戀,我去跟她說對不起……」

「你敢再去找她的麻煩!」她想死是嗎?

「不,我不是去找她麻煩,我是去跟她說對不起,去跟她道歉……」

「雨薔,你不用這么卑微地求他,跟媽回去,媽替你找個比他好幾千倍、幾萬倍的男人。」

「媽!」嚴雨薔要她媽別說了。媽不了解嗎?除了哥之外,她誰都不要,所以媽就別再揚風點火惹哥生氣了,「總之,我是決計不離開。」

打死她,她都不走,她在這里待定了。

嚴雨薔站在大雨里,而嚴靖滔根本懶得理她,只要她不站在他宅子前,不礙著他的眼,她想待在哪都沒他的事。

嚴靖滔冷漠地要人把門關上,任由養母與妹妹站在豪雨中。

蔣水蓮雖穿得貴氣,但大雨不斷地打下來,不管她再怎么高貴,此時此刻也像只落水狗。

「雨薔,你真傻,他根本不愛你,你干嘛這么死心塌地地愛著他?」

「不會的,哥不會那么狠心的,他不會不管我,他只是氣我趕走夏戀,等他氣消了,他不會不理我……他會要我進屋,會愿意讓我待在他的屋子里,他會給我機會的。」

「他不會。」

「他會。」

「他不會、不會。」傻孩子,當嚴靖滔發現夏戀被她們母女倆給趕出去時,他氣得幾欲瘋狂的模樣,雨薔還看不明白嚴靖滔愛的是誰嗎?「我們走吧!」她勸女兒。

但嚴雨薔卻關上了耳朵,不將母親的勸給聽進去。

她要等,就算等到天荒地老,她也要等。

夏戀從她的房間往下看,就能看到嚴靖滔的妹妹站在大雨中,她不知道外頭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只知道那個態度原本囂張的女孩此時此刻像只沒人要的小狗,孤零零地站在大雨里。

嚴靖滔不管她嗎?

他就這樣任由自己的妹妹站在大雨里,他不去勸她進來嗎?

夏戀的目光頻頻往下看,大雨似乎存心想折磨那個女孩似的,不斷地下,不斷地下,如此沒完沒了……

夏戀擔心那個女孩再這么淋雨下去,她會死的。

「嚴靖滔……」

「嗯?」只要夏戀一喚,嚴靖滔立刻到她跟前來,雖然他臉上的表情不曾改變,依舊維持他一貫的冷漠,但至少她知道,他待她不薄,他對她不是完全的冷漠,知道她病了,他比誰都來得著急,比誰都來得關心,而他對一個買來的新娘尚且如此了,更何況是他妹。

他一定是因為關心她的病情,所以不曉得他妹站在大雨中對不對?于是她叫他來,指著大雨中的小人兒給他看。

嚴靖滔的反應竟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便沒了下文。

怎么會!那是他的妹妹呀!

「你不叫她進來嗎?」

「我不可能讓她再踏進我的屋子。」

「為什么?」

「因為我不爽,因為我不高興。」因為她受委屈、被虐待了。該死的,她居然還問他為什么不讓雨薔進屋來!

她被欺負了,她不知道嗎?

他這是在為她討公道,她不明白嗎?她竟然還張著無辜的雙眼,不懂他這么做是為了什么!

她是真蠢,還是從沒想要真正去了解他這個人?

嚴靖滔瞪著夏戀,看她的目光像是要將她整個人撕裂,看她荏弱的表相下懷的是一顆怎樣的鐵石心腸。

夏戀才不懂嚴靖滔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那是他妹呀!他怎么能只因為他不爽、他不開心,就把自己的親妹妹丟在大雨滂沱的屋外,任由她被風吹、被雨打。

他怎能如此無情又如此冷漠?

「是不是在你的世界里,任何人都不重要,只要你高興就好?」明知道不該,但禁不住地,夏戀還是沖動地脫口說出對他的不諒解。她明知道他會生氣,可她就是忍不住,因為她不敢想象他對待親人都能這么冷漠了,如果有一天,她做錯事,他會怎么懲治她?

「你覺得我凡事只求我高興就好?」原來她是這樣看待他這個人的!原來在她心目中,他嚴靖滔是如此冷漠、如此薄情。

原來是這樣……

呵!原來是這么回事,原來在她心目中,他的形象一直這么惡劣,莫怪她一直不懂他的用心良苦,不懂他是多么的愛她……而如果她蒙蔽了心,只愿意用這樣的眼光看待他這個人,那么……

算了吧M當他是個「只要我喜歡,有什么不可以」的男人吧!嚴靖滔驕傲地不愿意為自己的行徑多加解釋。

「把藥給吃了。」時間一到,他便命令她。

「你都不關心你妹的死活了,又何必假惺惺地在乎我的生死?」夏戀不懂自己今天是吃錯什么藥了,竟一再地挑釁嚴靖滔的脾氣!

「把藥給吃了。」藥丸靜靜地躺在他的大掌中,他口氣冰冷地再次催促。

夏戀緊閉著嘴巴,像是跟那兩顆藥丸有仇似的,直直地瞪著它們看。

「把你妹給叫進屋里來。」她軟弱卻裝堅強地威脅他,她是睹上自己的自尊看能不能救他妹一次。

嚴靖滔掀了掀眼瞼,橫了夏戀一眼。他眼中帶著譏諷,口氣輕佻地問她,「你以為你是誰?你憑什么以為自己能左右我的決定?想左右我的人生,小丫頭,你得再努力,等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看能不能母憑子貴,讓我乖乖地聽你的話,否則一個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真到那時候,或許你該著急的將不是我妹的死活,而是你家欠我的那一億三千萬,你該怎么還?把藥給吃了。」

他話只再說一次,如果她膽敢再忤逆他,那么他將把雨薔送到遙遠的西伯利亞去,他倒要看看屆時她要怎么替雨薔求情?

嚴靖滔聲調不帶任何感情地威脅著夏戀,夏戀這才知道,原來她在他心目中真的一點也不重要。

她原以為夫妻一場,或許他對她會有感情的……

原來是她不自量力,原來是她錯估了自己的能耐……

夏戀強忍著被人羞辱的憤怒,顫抖著手從嚴靖滔手中接過那兩顆藥丸,如他所愿地,她和水把藥吞下。

從此以后,她不愿再止眼瞧嚴靖滔,她只當自己是契約的一部分,銀貨兩訖后,她愿自己還能保有殘存的驕傲與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