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秘書上班的第一天

2015-2-5 激情小說

站在擁擠的公交車廂里,陳靜心中思量著上班的事情。
由于今天是去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因此陳靜穿著正式的米黃色工作套裝。黑亮濃密的長發柔順的披散在肩上,精致的瓜子臉,皮膚細嫩白皙,閃爍著動人的光澤,淡淡的細眉精心的描繪過,下面是水汪汪的杏眼,偶爾的轉動閃爍著靈動的光芒,小巧而挺拔的瓊鼻,薄薄的嘴唇輕輕抿著,偶爾向邊上一撇,牽出一個淺淺的酒窩,流露出一絲俏皮,細細尖尖的下巴,白皙細長的脖頸,臉上畫著精致的淡妝,平添一絲嫵媚。米黃色的上裝緊緊的裹在身上,卻遮掩不住胸前傲人的曲線,豐滿堅挺的乳房鼓出兩座高聳的山峰,似要裂衣而出,向下山勢陡然下降,及至腰部卻如入深淵,纖細的腰肢盈盈可握,如弱風扶柳,讓人驚嘆。下身穿著米黃色的及膝套裙,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道優美的弧線。套裙在大腿之間緊緊繃著,勾勒出幾道橫向的褶皺,引起無限的遐思,讓人不禁生出一探裙內風光的欲望。纖細的小腿穿著肉色的透明絲襪,散發著誘人的光澤,讓人不禁想去親吻撫摸。小巧玲瓏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皮質高跟涼鞋,調皮的腳趾從皮鞋的前面探出頭來,又讓人忍不住想把那一雙玉足捧在手里細細的把玩一番。1 米的身高在車廂這個密閉的環境中更顯修長,亭亭玉立,散發著青春的氣息,凸凹有致的身材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成熟的誘惑。
車里的男人們都忍不住偷瞄過來,貪婪的打量著陳靜那漂亮的臉蛋和誘惑的身材。
感受著周圍不斷投射過來的男人的目光,陳靜心中不免生出一絲得意,所謂女為悅己著容,作為一個女人,自己的美貌能夠吸引男人的眼球,被男人注目,總歸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然而,高興沒多久,陳靜的心情又是低落了下來。
23歲的陳靜今年剛剛從師大畢業,然而,在這個文憑滿天飛,畢業等于失業的年代,畢業并不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何況師大又不是重點大學,就算在本市排名下來也算不上什么,大學招聘會都奔著那幾所重點大學去了,這讓就業形勢就更加嚴峻。
最悲慘的是陳靜學的還是行政管理專業,就業除了考公務員就沒有其他好的就業選擇了。班上的同學除了讀研的和考上公務員的,其他的要么隨便先找個工作將就著,等著尋找其他的出路,要么就直接回家。
陳靜和男朋友葉峰在考公務員失敗后,就只能一趟趟的跑人才市場去找工作。
待遇什么的就不敢去過多奢望了,只求能夠找到工作。功夫不負有心人,兩人總算在畢業以前都各自找到了工作,葉峰去了一家公司做銷售,自己應聘到這家醫藥公司做文秘,避免畢業離校仍無處著落的尷尬。
∩是,找到工作又怎么樣呢?出路又在哪呢?且不說城市昂貴的生活成本,單單高昂的房價就讓人望而生畏,不知道要奮斗多久才能買得起房子。沒房子怎么結婚,不結婚又怎么算是在這城市安了家呢?可是看自己和男友現在的情況,實在讓人很難有信心去思考未來。
未來,究竟又在哪里呢?
到站了,陳靜收拾了一下心情,向公司走去。
到了公司,人事經理領著陳靜先參觀了一下公司。公司租用的寫字樓,一個很大的房間,分隔成各個員工辦公的格子間。人事經理簡單介紹了一下,又領著陳靜退回走廊,說秘書辦公的地方在里面。
走廊盡頭有個房間,房門掛著總經理辦公室的牌子。推門進去,才發現是內外兩間。外間是秘書辦公的地方,里面才是真正的總經理辦公室。
人事經理敲門進了辦公室,領著陳靜先和老板打了個招呼。
老板是個40出頭的中年人,國字臉,相貌普通,個子比較魁梧,一米八幾的個頭,按說這個年齡的男人大都開始發福,或多或少都有些小肚子,但是老板身材保持的倒還不錯,絲毫沒有發福的跡象。老板在前幾天公司招聘的時候也是去過的,因此陳靜也見過,也從公司的人那了解一些情況,老板名字叫楊誠,原來在一家國營工廠當工程師,不過那時工廠不好,老婆受不了窮,扔下丈夫和年幼的兒子和別人跑了,算起來有十多年了。后來這楊誠就就辭職做起了生意,白手起家,雖然中間很有些磕磕絆絆,可都挺了過來,生意越做越大,現在公司在全市醫藥銷售行業也是排的上的。不過這十幾年來楊誠都沒有再結婚,一個人把兒子帶大,現在兒子都在外地上大學了。話說起來,楊誠的這十幾年也可以寫一部成功企業家的奮斗史了。
和老板打過招呼后,人事經理領著陳靜退了出來,留下一沓公司的資料讓陳靜熟悉公司的業務,并讓陳靜等候老板的吩咐,就轉身出了房間。
然而,陳靜并沒有看到人事經理轉過身去后變得詭異的神情。
陳靜正坐在外間的辦公桌后面翻看著公司的資料,「鈴~鈴~鈴~」桌子上面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喂?」陳靜拿起了電話。
「小陳啊,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電話里傳來楊誠渾厚的聲音。
陳靜敲門進了里間的辦公室,不禁有些發愣。
辦公室面積很大,里面的東西卻并不多。最里面擺著一張大大的辦公桌,后面一張寬大的老板椅。右手邊貼墻放著一排文件柜,左手邊則是一張黑色的真皮沙發,沙發前面是一個茶幾。
讓陳靜發愣的是楊誠并沒有坐在辦公桌那,而是坐在沙發上。
「來來來,小陳,別愣著,過來坐下。」楊誠坐在沙發上招呼到。
「哦!」陳靜回過神來,走到沙發那兒,有些拘謹的坐下了。
「呵呵,別緊張。」楊誠笑著對陳靜說道,「到了公司感覺怎么樣?公司的業務都開始熟悉了吧?」「恩,感覺還好,公司的業務我一定眷熟悉,我會努力學習的。」陳靜緊張地回答道。
「不用緊張,我就是隨便問問,畢竟你剛來公司,一切都是從頭開始,凡事總要有個過程,慢慢來,不用著急。」楊誠擺擺手,笑著對陳靜說道。
「謝謝老板!」陳靜有些感激地說道。
「你是今年師大畢業的吧?」「是啊,行政管理專業的。」「說起來,我也是師大畢業的,咱們可是校友呢!」「啊,原來老板是我們的學長啊,我還從來不知道呢!」陳靜有些吃驚地說道。
「唉,都多人過去了,比不得你們年輕人了!」楊誠搖搖頭說道。「對了,在學校談男朋友了嗎?」陳靜對楊誠提出這個問題有些奇怪,但還是回答道:「有了,和我一個班的。」「哦!」楊誠點點頭,「那你們是一起畢業的了,你男朋友找的什么工作?
你們未來有什么打算呢?「陳靜被楊誠這么一問不禁觸動了心事,加上又把這當作前輩對晚輩的關心,便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和葉峰的情況都說了,連同長久以來內心的壓抑和對未來的迷惘都傾訴了出來。說完之后,心情不禁低落下來,坐在那里沉默不語。
「呵呵,別擔心,你們還年輕,要走的路還很長,只要努力,沒有什么困難是克服不了的。」楊誠伸出手來,按在陳靜肩上輕拍幾下安慰道。
「來來,小陳,來看看這是什么?」楊誠從茶幾下面拿出一個紅色的方盒出來,對陳靜招呼道。
「啊,這是……」當楊誠把盒子推到陳靜面前打開,陳靜不由得吃驚的瞪大了眼睛,緊緊的盯住了盒子里的東西。
盒子里是一串白色的珍珠項鏈,在柔和的燈光下卻散發著眩目的光芒,直耀人眼。
「怎么樣,喜不喜歡?來,我給你戴上。」楊誠把項鏈從盒子里取出來,徑自往陳靜脖子處遞去。
「啊!」陳靜反應過來,連忙推拒道:「老板,這怎么可以,這太貴重了!」「這有什么,剛才你都叫我學長了,這就是送你這個學妹的見面禮了!」楊誠不由分說地推開陳靜阻攔的雙手,雙手穿過去,將項鏈戴在了陳靜白嫩細長的脖頸上。
白色的項鏈與陳靜白皙細嫩的肌膚交相輝映,將陳靜映襯的更加嬌嫩,嫵媚動人。
「這才對嘛!美人珠玉,相映成輝,就是如此了!」楊誠左手穿過陳靜的后背,搭在陳靜的左肩上,好似摟著陳靜一般,一邊贊嘆道。
陳靜整個人仍舊呆在那里,有些發懵。
突然,陳靜感到有什么東西從自己裙子底下鉆進去,在自己的大腿上輕輕地來回撫摸、摩挲著。
「啊!」陳靜一聲尖叫,猛地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老板,你……你……」陳靜臉色有些發白,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玩玩嘛,何必那么緊張!」楊誠倒是鎮定得很,起身一把就把陳靜拉回去,按在沙發上。一條腿將陳靜的雙腿壓住,一只手扳住陳靜的肩膀,一只手已經向陳靜高聳的胸部襲過來。
「啊!放開我」陳靜拼命地掙扎著,「再不放開我喊人了!」「你喊吧!這辦公室隔音效果好得很,你喊破喉嚨外面也聽不到!」楊誠冷冷地說道,「何必掙扎呢,就是玩玩而已,你也損失不了什么!」楊誠一只手覆在陳靜高聳的胸部,輕輕地揉捏著,堅挺的乳房有著驚人的彈性,實在讓人愛不釋手。
「你也不想想,現在找個工作不容易,就算找到工作,你辛辛苦苦幾十年,到頭來又能得到什么,庸庸碌碌一輩子就這么過去了,值不值?何不趁著青春年少博一博,一輩子受用不盡,一輩子的好享受啊!跟了我,我不會虧待你的!」楊誠一邊制止著陳靜的掙扎,一邊勸說道。
這番話一說完,楊誠明顯感覺到陳靜掙扎的身體一僵,掙扎也不如原來激烈,知道陳靜心中有些動搖,不禁大喜,從口袋中掏出一張銀行卡來,說:「這卡里有5 萬塊錢,答應就是你的了。」陳靜整個人有些渾渾噩噩,呆在那里,不知怎么說出這么一句話來:「可是……老板,我……我有男朋友!」楊誠微微一笑:「別傻了,你也不想想,他能帶給你什么?!你們未來會怎么樣?!你難道想就這么庸庸碌碌一輩子嗎?!」楊誠扳著陳靜肩膀的左手已經放下,從上衣的下擺里伸了進去,撫摸著陳靜光滑的脊背。壓著陳靜雙腿的右腿也挪開,本來在上面揉捏的右手從裙子底下伸進去,在穿著絲襪的大腿上來回摩挲著。
陳靜仍然在掙扎,可是這掙扎是那么的無力……楊誠將陳靜往懷里一帶,陳靜就倒了過來。楊誠把頭湊了過去,張開的嘴就向陳靜微張的小嘴吻了過去,嘬住陳靜鮮紅的小嘴吸了起來,又把舌頭伸進陳靜的小嘴里,挑逗著陳靜的小香舌,不停吸吮吞咽著陳靜嘴里香甜的津液。
吻了一會兒,楊誠把兩只手從陳靜衣服里拿出來,去解陳靜上衣的扣子。陳靜雙手在胸前無意識地推拒著,嘴里還不停地呢喃著:「不要……不要……」這樣的阻擋自然沒有什么效果,楊誠輕易的將一粒又一粒的扣子解開。
楊誠慢慢將陳靜的上衣脫下,貪婪地注視著陳靜逐漸暴露在空氣中的肌膚。
終于,上衣被完全扯離身體,楊誠隨手將上衣丟了出去。
「果然是有料啊!」楊誠緊緊盯著美麗秘書裸露的上身,對著被粉色胸罩緊緊包裹的那對碩大乳房贊嘆道。
楊誠不由得加快了動作,手伸到陳靜身后,伸手一挑,將胸罩的扣子挑開,雙手將肩上胸罩的帶子一拉,就把胸罩給扯了下來丟到一旁。
雪白的乳房脫離胸罩的束縛,似兩只淘氣的小兔子,蹦蹦跳跳的逃了出來,調皮的來回顫動著,終于老實地靜止下來。
「極品!真是極品啊!」楊誠望著陳靜胸前兩座高聳的山峰不停地贊嘆道。
雪白的乳房傲然挺立,雖然碩大卻絲毫不見下墜,反而微微向上翹著,足見其堅挺。豐滿圓潤的乳房呈現出優美的弧形,乳暈很淡,幾乎看不見,中間點綴著一對粉紅色的小乳頭,乖巧的俏立著。
楊誠伸出雙手,一把握住那一對調皮的小白兔。碩大的乳房幾乎單手難以掌握,把玩起來卻又發現大小似乎正合適。豐滿的乳房在楊誠的揉捏下變換著各種形狀,楊誠仔細的感受著手中乳房的柔軟與彈性。
楊誠緊緊地摟住陳靜,開始瘋狂地親吻起來。額頭、眼睛、鼻子、嘴巴、耳垂、脖頸、鎖骨,一丁點也不肯落下。楊誠慢慢把陳靜平放在沙發上,繼續向下親吻著,慢慢攀上那聳立的高峰。楊誠一口含住左乳上俏立著的粉紅色小乳頭,貪婪的吸吮著,偶爾吸到里面用牙齒輕輕咬著,右手也重新覆上高聳的右乳,輕輕揉捏,細細的把玩著。
「恩……」陳靜迷迷糊糊地呻吟了一聲。
楊誠戀戀不舍地從陳靜的胸膛中抬起頭來,舌頭舔舔嘴唇,回味著那美乳入口的美妙滋味,手向身下的陳靜伸去,脫去陳靜腳上的白色涼鞋,又將陳靜輕輕翻過半個身去,手伸到陳靜身后腰部摸索到套裙的拉鏈,向下一帶,拉鏈就被輕易地拉開了。楊誠雙手扯住套裙下擺,向上一提,又向下拉去,套裙被一點點扯離身體,終于被脫下扔掉一邊。兩條筆直修長的美腿完全呈現出來,脫離套裙的束縛后直向下砸到沙發上,復又彈起落下,裹著的肉色透明絲襪在燈光的照射下,散發著誘人的光澤,直晃得人眼暈。楊誠將兩條玉腿并列在沙發上,仔細觀察。
小腿與大腿幾乎是一條直線,讓本就修長的美腿更加修長,小腿纖細,膝蓋處卻看不出膝蓋骨的突出,小腿與大腿完美連接在一起,大腿渾圓,并在一起幾乎看不到縫隙。再向上就是包裹在連體絲襪里的小內褲了。楊誠抓起腰部的絲襪緩緩向下褪去,讓一雙玉腿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褪去絲襪的玉腿比之之前毫不遜色,甚至猶有過之。一道白線沿著絲襪褪去處蔓延著,去除絲襪處的肌膚白皙滑嫩,光澤誘人,透過晶瑩肌膚可以看到其下的血管,給人以驚心動魄的美感。
絲襪終于完全褪去,楊誠捧起手中那只可愛的小腳,拿在手中細細的把玩著。小腳不大,前面并排一只只可愛的小腳趾,足弓比較高,使得整個小腳呈現一種異樣的美感。
楊誠將美足送到面前,輕輕一聞,沒有異味,張口把大腳趾吞了下去,輕輕吮吸。
挨個把五個腳趾吮吸一遍,可愛的小腳趾都是變得濕漉漉的。
楊誠把手中的美足放下,目光射向兩腿盡頭的小內褲。粉色的小內褲緊緊包裹著那美麗的秘密花園,在陰阜處有高高的隆起。楊誠伸手摸去,在陳靜高高的陰阜處輕輕按壓著,又用大拇指向下壓去,感受著陰部的凹陷。終于,楊誠拉住小內褲向下拉去,最后的武裝終于被解除。
楊誠緊緊盯著秘密花園的美麗風光,平坦的小腹向下延伸,陰阜周圍是稀疏的陰毛,烏黑發亮的陰毛柔順的覆著,形成一個誘人的倒三角。再向下,雪白的大腿跟部是一對粉嫩的陰唇,陰唇部分卻沒有陰毛生長,干干凈凈,呈現誘人的粉紅色,兩片略顯肥嫩的陰唇緊緊的合在一起,卻更像羞澀的姑娘招呼來客進入。
楊誠再也忍受不住,站起身來開始脫衣服,三下五除二把衣服扒光,挺著粗長的陰莖向著沙發上被扒成小白羊的陳靜走去。
楊誠將陳靜的兩腿分開,跪在陳靜兩腿之間,右手扶住陰莖,龜頭在粉嫩的陰唇中間上下摩挲幾次。終于,粗長的陰莖緩緩向前頂去,龜頭頂開粉色的陰唇,緩緩地向陰道駛去。
陰莖插入陰道,楊誠不禁有些納悶,原以為陰道會有些干澀,沒想到里面卻很濕潤,插入的很順利,初插入時還能感覺到陰道腔壁的溫涼。楊誠愣了一下,正在插入的陰莖不禁停在那里。
陰唇被龜頭頂開,陰道遭到陰莖的入侵,終于使陳靜從渾渾噩噩中完全清醒過來,可感受到下體龜頭頂入陰道的過程,卻不知怎么生出這種想法來:好大!
好像比葉峰的大多了。
∩畢竟意識清醒過來,想到自己剛才的念頭,不禁有些臉紅,馬上就又開始掙扎起來,口中也喊到:「不要,別……別插進來……」陳靜正口中喊著「不要」在那掙扎,卻突然「啊!」的一聲尖叫,整個人也停止了掙扎。
卻原來是楊誠剛才回過神來,直接把陰莖退到陰道口,然后整個身體往前一頂,粗長的陰莖直沒入陳靜粉嫩的陰道中。
陳靜剛才掙扎中猛的被楊誠這么一頂,一口氣沒喘上來,只「啊!」的尖叫一聲一聲,翻了個白眼。等回過神來,心中只是想到:好長,好粗,比葉峰的大多了。
繼而意識到清白不再,雙眼又忍不住流出兩行淚來。
楊誠一下將陰莖插入,不禁回味起剛才的美妙滋味來。龜頭頂開陰唇,向前行進,里面的陰道腔壁卻是濕潤,軟軟的,涼涼的,緊緊包裹住陰莖,行進順利異常。再向前行,只覺得龜頭頂開一層層的嫩肉,后又一層層覆蓋上來,將陰莖緊緊裹住。等到插入陰道最深處,只覺得龜頭似觸碰到什么,陰道深處似有一張小嘴,緊緊的把龜頭吸住。
⊥這一下,楊誠卻差點沒爽得射出來。不過久歷花叢,總算是忍住了。
楊誠舒服的嘆了一口氣,禁不住說道:「真緊啊!」抬眼卻看到陳靜正在流淚。
楊誠整個人趴伏下來,說道:「小寶貝,怎么哭了?」說著,伸出舌頭,將陳靜臉上的眼淚吮去,繼而又笑著說道:「小寶貝,沒想到啊,你真是一個尤物,居然生的一個寶器。」寶器是什么,陳靜根本不懂。不過,馬上,她也沒心思去思考什么是寶器了。
因為,楊誠已經伏在她的身上,緩緩地抽送起來。
「恩……恩……」陳靜感受著陰道中不斷插入拔出的大肉棒,那是自己從未感受過的粗長與堅硬,不禁呻吟出聲,繼而有些臉紅,連忙用手捂住小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楊誠抽送的速度并不快,可每次都是把陰莖直退到陰道口處,再全根沒入。
每一次插入,陰道中的嫩肉都層層裹上來,將陰莖緊緊地箍住。
本就濕潤的陰道伴隨著陰莖的抽送變得更加濕滑,卻不復最初的溫涼,變得溫熱,暖哄哄的。
「嘿嘿,有感覺了嘛!都出水了哦,舒服吧?!舒服就叫出來,別忍著!」感受著陰道中的變化,楊誠一臉戲謔地說道。
身下的陳靜卻仍是默不作聲,盡管下身陰莖長距離的抽送,每次都插到陰道最深處,好似直插到自己心中一般。可是陳靜仍極力控制,不讓自己叫出聲來,不知道為什么,她不想讓自己表現的那么容易屈服。
但是那緋紅的臉頰,臉上沁出的一層細細密密的薄汗,遮擋在小手下被兩排貝齒緊緊咬住的下嘴唇,以及緊緊皺著的眉頭,在兩條細眉中間蹙成一團,都顯示出這忍耐是多么的辛苦。
下身的刺激是如此的強烈,以至于每次抽送陳靜的身體都忍不住渾身一顫,胸前一對雪白的乳房也隨之輕輕搖曳著。原本曲著的雙腿也是翹了起來,緊緊勾在楊誠的腰間。
楊誠微微直起身,右手攀上陳靜胸前,捉住一只白嫩的乳房,拇指食指捏住峰頂那顆粉色的小乳頭,輕輕地搓動。左手卻把陳靜勾在自己腰后的左腿撈到身前,扛到自己肩上,左手在白皙光滑的大腿來回撫摸著,頭扭過去,在搭在肩上的小腿上親吻著,并不時伸出舌頭輕輕舔舐著,下身卻一直抽送不停。
「唔……唔……嗯……不……要……啊……啊……」陳靜那里受過這樣的刺激,終于忍不住呻吟出聲。放在嘴上的小手終于拿開,小嘴張開,伴隨著呻吟粗重地喘息著。整張小臉表情似乎都扭曲了,一會兒痛苦,一會又是歡愉。
「小騷貨,知道舒服了吧!真爽啊!」楊誠一邊抽送,一邊感覺陳靜緊湊的陰道在抽送過程不停的蠕動,每插到深處,里面都好像有一張小嘴將龜頭含住。
一滴滴的淫水也隨著陰莖的不斷抽送流出陰門,順著屁股溝流到身下的沙發上。
楊誠忽然用雙手把住陳靜的小蠻腰,向上一抬,陳靜屁股離開沙發,陰門卻正對陰莖位置。
楊誠雙手托住陳靜的小屁股,抽送的速度猛的加快,全力在陳靜嬌嫩的陰道中沖刺起來。
「哎呀……啊啊啊……我……我……受不了……啊……啊……」無可抑制的快感如波浪般一波波地襲來,陳靜再也忍受不住,輕輕地低聲叫了起來。
陰莖在滿是水的陰道中不斷的插入與拔出,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一股股的淫水也之被帶了了出來,陰囊撞擊在陳靜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楊誠感覺陳靜的陰道忽然劇烈收縮,似乎要把陰莖緊緊吸住,陳靜的身體似乎也整個崩直起來,伴隨著「啊!」的一聲高亢的尖叫,猛地從陰道深處噴出一股水來,陳靜的身體也劇烈的抽搐起來,失去力氣般軟了下去。
楊誠被陳靜陰道夾的差一點射了出來,只好把陰莖緊緊頂在陳靜陰道深處,總算把射精的欲望給憋了下去。
感受著身下陳靜不斷抽搐的身體,楊誠有些吃驚的說道:「小寶貝,你高潮怎么那么厲害啊!你不會從來都沒有過高潮吧?!」陳靜的身體直抽搐了十幾下才停了下來,整個人無力的躺在沙發上,胸膛劇烈地起伏著,嘴巴微微張開,發出沉重的喘息聲,雙眼迷離,紅彤彤的臉上滿是細密的汗珠。
過了好幾分鐘,陳靜才是恢復過來。迷離的雙眼微微轉動,有了一絲神采。
身體輕輕挪動下,讓自己躺得舒服些。
「小寶貝,我干得你爽不爽啊?!」楊誠笑著低頭對身下的陳靜說道。
陳靜感受著仍插在自己陰道深處的陰莖,臉微微一紅,輕輕扭過頭去,羞澀得不敢出聲。
楊誠伏下身來,對著陳靜的小嘴吻了過去。
感到自己的小嘴被吻住,一條濕滑柔軟的舌頭頂開牙關,闖進自己嘴里,四處橫沖直撞,陳靜伸手摟住身上男人的脖子,把臉扭回去,伸出自己的小香舌,與男人的舌頭彼此交纏,熱切地回應起來。
楊誠將手伸到陳靜身后,把陳靜整個人抱起來,屁股挺動,插在陳靜陰道里的陰莖又是抽送起來。
「啊……唔……唔……哦……」陳靜沒想到這樣子也可以做愛,和葉峰一起的時候從來都是男上女下的,又哪里知道那么多花樣。新奇的感覺刺激著神經,讓陳靜不禁呻吟出聲,卻又因嘴被堵著,有些含糊不清。
楊誠松開一直吻著的小嘴,聽著陳靜動人的呻吟聲,湊到陳靜耳旁說道:
「小寶貝,舒服不舒服?」「啊……嗯……嗯……好舒服……啊……啊啊……」陳靜伴隨著陰莖地抽送搖晃著身體呻吟回答道。
楊誠雙手滑過陳靜光潔的后背,摸上陳靜圓潤的小屁股,輕輕揉捏,感受著那驚人的彈性,同時加快速度,大力地抽送起來。
「啊啊啊……太深了啊……啊……輕一點……啊啊……」陳靜無法抑制強烈的刺激,放聲地叫了出來。
楊誠快速抽送一陣,在沙發上躺了下去,拍拍陳靜的屁股:「來,寶貝,你自己動。」「怎么弄,我不會啊!」陳靜有些手足無措。
「就是這樣!」楊誠把著陳靜的腰,屁股挺動幾下,陰莖就在陰道中動作起來。
「哦!」陳靜試著上下挺動,立刻感覺到陰莖在自己陰道里上下運動。
陳靜不由有些新奇,便自己套弄起來。由于是自己掌握主動,使得陰莖抽送更加容易刺激到自己的敏感點,陳靜不由一邊套弄一邊呻吟出聲:「嗯……嗯嗯……」楊誠伸出手去,捉住陳靜胸前隨著身體上下不斷跳動的兔子,握在手里細細把玩著。看著自己漂亮的女秘書在自己身上不斷挺動,陰莖在女秘書粉嫩的陰道中進進出出,摩擦著嬌嫩的陰道壁,心中實在痛快,大聲呼爽。
套弄了一會,陳靜已是嬌喘連連、香汗淋漓了。陳靜趴伏在楊誠胸膛上,無力地哼出聲:「我……我沒力氣了!」「真是沒用!」楊誠抱起陳靜,將她平放在沙發上,雙手撐著陳靜的腿彎,讓陳靜雙腿向兩側曲起抬高,使陰部更加突出,又開始大起大落地肏干起來。
「哎喲!啊……啊啊……哦……啊……啊呀……」強烈的快感襲來,陳靜無法忍耐自己的興奮,大聲的呻吟。
肅穆的辦公室里,渾身赤裸的男女在沙發上彼此交纏,喘息聲、呻吟聲、皮膚撞擊的聲音回蕩,氣氛說不出的淫靡。
楊誠將陳靜的雙腿扛在肩上,把陳靜兩條雪白的大腿抱在胸前,全力地沖刺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陳靜被下身有力的沖擊幾乎顫栗起來,只覺得自己身體越來越輕,好似飛上天空,呻吟聲也越來越高,好似叫出來一般。
「啊啊啊……又要來了!我死了……啊!」陳靜拉長聲音尖叫一聲,陰道開始收縮,從陰道深處噴出一股水來。
楊誠感到陳靜陰道一點點地收緊,把自己陰莖緊緊夾住,連忙快速抽送幾下,將陰莖緊緊抵在陳靜陰道深處。感到龜頭被一股溫熱淋上,再也忍受不住,將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到陳靜的身體里。
陳靜感到抵在自己陰道盡頭的龜頭跳動幾下,被滾燙的精液一澆,幾乎又要叫出聲來,可實在是沒有力氣,只得輕聲哼了下,整個身體還在高潮的刺激下輕輕地顫抖,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
楊誠射了精,微微喘息幾下,慢慢把插在陳靜陰道中的陰莖退了出來。
「噗……」的一聲,尚未完全軟下來的陰莖從陰道中拔出來,不禁發出一絲聲響。
伴隨陰莖的拔出,邊上兩片粉嫩的陰唇向中間慢慢合攏,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中間流了出來……楊誠坐在一邊,從茶幾上拿過一包香煙,抽出一根點燃,整個人靠在沙發上。
美美地抽著香煙,轉過頭去欣賞一邊躺在沙發上美人高潮后的風韻,楊誠心滿意足的笑了。
沙發上的陳靜無力的平躺著,渾身香汗淋漓,發出粗重的喘息聲,顯然還沒有從高潮的余韻中恢復過來。
兩條雪白筆直的玉腿張開著,露出兩條之間美麗的秘密花園。稀疏黑亮的陰毛都被汗水粘附住,兩片略顯肥厚的粉嫩的陰唇微微閉合,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卻從中間流了出來。
兩只豐滿雪白的乳房伴隨著喘息上下起伏,上面俏立著兩顆可愛的小櫻桃。
紅彤彤的臉上滿是汗水,頭發有些散亂,有些隨汗水沾在了臉上。鮮紅的小嘴微微張開,高挺的小瓊鼻兩側鼻翼隨著呼吸輕輕地翕動。一對杏眼圓圓的瞪著,卻沒有焦距,迷離的眼神顯得那么地無助。
過來好一會,陳靜眼珠轉了轉,迷離的眼神重新恢復了神采。
陳靜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感到身體仍有些發軟,下身粘乎乎的,她知道,那里澆灌著男人的精液。她抬眼看了下身旁坐著的男人,就是他,在這張寬大的沙發上奸淫了自己。
想想自己不再清白的身子,想想自己苦苦相戀的男友,陳靜心中不禁有些難過;又想起之前自己的軟弱與動搖,甚至可以說是默許,到后來幾乎是自己去迎合著男人的奸淫,甚至還享受起其中的歡愉與快感,陳靜心中不禁一陣羞愧。
想到這里,悲從心來,眼淚唰得一下流了出來,陳靜不禁低下頭去,把頭深深埋了下去,痛哭出聲。
一邊的楊誠看到陳靜埋首痛苦,卻是鎮定的緊,安然坐在那里。
過了好一會,陳靜的哭聲慢慢低了下去,只是仍把頭埋在下面低聲地抽泣著。
楊誠輕輕伸出手去,在陳靜光潔的裸背拍了拍,緩聲說道:「小陳,不要難過,要相信你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人生不過短短幾十年,何苦讓自己那么辛苦,疲于奔命呢?!人生下來就該好好享受生活,享受人生!相信我,你一定不會為自己的選擇后悔的!」楊誠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小陳啊,既然你還有些想不通,這樣吧,放你幾天假,你好好的想一想,想通了再來上班!」陳靜緩緩地抬起頭來,臉上滿是淚痕,一雙美麗的杏眼哭得有些紅腫。她靜靜地站起身來,從茶幾上抽過幾張手紙,將下身的精液擦了擦,默默地從地上撿拾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
穿好了衣服,陳靜默默地轉身,向房門走去。
「等一下,小陳!」楊誠把陳靜叫住,把什么東西塞到陳靜手中——是那張銀行卡!「把這個拿著!」「小陳,你是聰明人,知道該怎么選擇的!」楊誠伸出手去,在陳靜挺翹的小屁股拍了下,感到手被堅挺的臀瓣向上彈起,顯示出那小屁股驚人的彈性。
陳靜木然地握著銀行卡,轉身拉開門出去了。
走出寫字樓,刺目的陽光照射過來,陳靜才發現已經中午了。
「鈴~鈴~鈴~」包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陳靜掏出來一看,不禁愣住——是葉峰打來的!
木然地按下接聽鍵,陳靜把手機放到耳邊。
「脅,今天你第一天上班,感覺怎么樣?」電話那頭傳來葉峰關心的詢問。
「葉峰,我們分手吧!」陳靜感到自己說這句話時心里非常的平靜,似乎沒有一丁點的波動。
這句話說完,陳靜便把手機拿下來,掛斷、關機。
抬頭看看天空中眩目的太陽,陳靜眼中又止不住地流下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