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為了工作沉淪

2015-2-3 激情小說

(一)

我喜歡蘇曉蕓的選擇。

我的收入并不多,但是灰色的東西絕對比很多人想象的還要高,我養的起一
個額外的女人,但當蘇曉蕓說她想找個工作的時候,我還是覺得很高興。

如果蘇曉蕓只是想找個男人來養她,我對她的好感可能會大打折扣。

我應允了蘇曉蕓,可是找工作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且還要找一個適合她
的工作。

我的單位她進不來,我沒有這個本事,但王少斌應該有這個能力。

然而我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讓蘇曉蕓去王少斌那里,無異于送羊入虎口,
我有點兒舍不得。

但當我轉頭看到蘇曉蕓半裸的身子時,忽然想到了那天她在王少斌胯下輾轉
呻吟的樣子,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

我喜歡肏蘇曉蕓,可我似乎更喜歡看到她被別的男人肏,我對自己這種變態
的欲望感到吃驚。

于是我坐回到床上,對蘇曉蕓說:「王少斌那里你去不去?」

(二)

我沒想到孫龍會問我這個問題。

事實上我也沒想過自己適合一份什么樣的工作。

去王少斌那里?銀行的工作顯然很不錯,但我知道如果我去了會是個什么樣
的結局。

我可能會變成王少斌的情婦,或者……

那又怎樣?反正林松也不可能再要我了,跟誰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同?

想到這里,我對孫龍點了點頭,我點頭的時候,心里似乎有個破罐子被一摔
兩半,我甚至能聽到清脆的「嘩啦」一聲。

(三)

上班之后我給王少斌打了個電話,告訴蘇曉蕓想要找份工作,那個老色鬼連
想都沒想就告訴我他正好缺個助理。

他甚至保證給蘇曉蕓解決所有的關系。

意料之中,不過老家伙在說完前面的話之后「嘿嘿」笑了起來。

我當然知道王少斌笑什么,不過那跟我沒有關系,去與不去都要蘇曉蕓自己
決定。

放下電話的一瞬間我忽然希望蘇曉蕓能夠拒絕,為什么這么想我也說不清楚。

但蘇曉蕓給我的答復是她去,盡管我并沒有感到十分意外,但蘇曉蕓的這個
變化卻真的讓我吃了一驚。

我對林松說蘇曉蕓是個蕩婦,這句話是我亂說的,可現在看來我也許并沒有
完全說錯。

(四)

手續辦得很順利,看來王少斌的活動能量真是不小,他甚至還為我這個助理
單獨開辟了一間辦公室。

所謂的工作也很清閑,我基本上不用做什么實質性的工作,當然我很清楚這
份工作的代價是什么。

所以當我第一天坐在辦公室里王少斌走進來撫摸我的大腿的時候,我沒有躲
閃,盡管我的心里還是很厭惡這個幾乎禿了的老頭子。

∩我還是覺得有些液體從我的身子里滲出來,慢慢浸透了我的內褲和絲襪。

最近我的身體變得特別的敏感,我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這些天孫龍來找過我兩次,我無一例外地和他做了愛,我覺得自己好像變成
了一個不知羞恥的女人。

我覺得自己正在一條錯誤的道路上行走,越走越遠。

(五)

王少斌約我晚上一起吃飯,不過他遲到了幾乎兩個小時。

「我真得謝謝老弟你給我找個一個那么好的女人。」這是王少斌坐下來說的
第一句話。

我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意思,但還沒來及回答,王少斌已經繼續對我說道:
「我剛從蘇曉蕓住的地方出來,那女人真是太棒了。」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王少斌說得沒錯,蘇曉蕓的身子卻是很棒,但是我的心里卻有一絲不解。

事實上在那次上床之后我沒有再偷偷給蘇曉蕓下過藥,但是她的身體似乎起
了某種我不清楚的變化。

蘇曉蕓好像愛上了上床這件事,而且那具我迷戀的肉體也變得格外的敏感,
這到底是出于心理上的發泄還是別的什么我真是說不清楚。

唯一的顧慮只是她不要突然懷孕,這是個令我頭疼的問題,好在這個問題并
沒有困擾我多久,因為在和王少斌吃飯的第二天晚上我就看到了蘇曉蕓床頭的避
孕藥。

(六)

選擇長效避孕藥是我無奈的選擇,我不想給王少斌或者孫龍生孩子。

孫龍似乎也很高興看到我吃避孕藥,這個混蛋甚至還問了我一句:「為什么
要吃這個?」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搖了搖頭,然后分開我的雙腿。

我想他一定看到了我陰部的濕潤,因為他已經閉起嘴巴爬到了我的身子上。

做愛是我獲得釋放的唯一方法,只有在思維完全被快感占據的時候我才不會
去想近來發生的那些令人絕望的事情。

那……就這樣吧……

這是孫龍的陰莖插進我陰道里時我對自己最后的安慰,盡管連我自己都覺得
是那么的無力。

(七)

蘇曉蕓的身子還是一如既往的讓我瘋狂,尤其是在我得知王少斌剛剛離開之
后。

蘇曉蕓給我開門的時候身上什么都沒穿,兩腿間黏糊糊一片,我真不知道如
果來敲門的不是我會是一個什么樣的情形。

不知為何當蘇曉蕓對著我分開雙腿時我忽然想到了林松,他如果知道自己曾
經寵愛的老婆像妓女隨時接待嫖客一樣輪番被男人肏會是個什么表情?

插入蘇曉蕓小屄的那一刻,我看到白色的液體從她的肉洞里被擠壓出來,那
莫非是王少斌剛剛留下的?

想到這里,我的雞巴似乎又粗了不少,然后我就聽見了蘇曉蕓的叫床聲。

(八)

孫龍今晚沒有在我這里過夜,我也不想讓他留下來,盡管他剛剛弄得我欲仙
欲死。

之后的一段時間里王少斌和孫龍會不定時來找我,當然他們的目的很一致,
那就是讓我跟他們上床。

王少斌來得并不經常,也許是因為年齡大了體力不太好,至于孫龍,他似乎
很忙。

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多月,我一直都沒給我的老公林松打電話,他也沒有找
過我。

但我覺得我們之間的問題總要有個解決,所以這天王少斌在辦公室里摸著我
的乳房對我說他晚上他會跟林松見面問我要不要去的時候我對王少斌點了點頭。

(九)

真是諷刺!

我居然會在這種場合見到我的老婆蕓兒。

早從孫龍那里知道了蕓兒去給王少斌當了助理,我開始還不太相信,可是此
刻我卻不能再欺騙自己了。

王少斌告訴我公司的第二期貸款很快就會下來,我和他干了一杯,但入口的
酒苦得令我難以下咽。

這是蕓兒出賣肉體的代價,但我想她應該不是為了我。

我們分開的時候蕓兒沒有跟王少斌一起走,而是來到我面前對我說:「我們
談談吧。」

「好吧……」這也是我想對她說的話。

這是蕓兒離家出走之后第一次回家,真是好笑,可惜我笑不出來。

我關上家門的時候聽到站在客廳里的蕓兒對我說:「我們還是離婚吧。」

她的語氣平靜得仿佛這件事兒跟她一點兒關系也沒有。

(十)

「我不同意!」這是林松對我的回答。

「為什么?」我看著林松瘦了一圈的臉,覺得胸口很疼,但我必須把想說的
話說完,「我們不適合再在一起了,我有別的男人,還不止一個……」

(十一)

「我不同意離婚。」我把這句話又對蕓兒說了一邊,這時我看到她的眼神中
似乎閃過一絲喜悅的神色,但是這種神色幾乎是在一瞬間便被冷漠重新取代。

我為什么不想離婚?這個問題我自己也回答不清。

我確實恨面前的這個女人,如同我當初愛她一樣的深刻,這些復雜的感情就
像鎖鏈一樣鎖緊我的靈魂,離婚是我掙脫這種束縛的唯一辦法,但我不想接受。

管蕓兒已經不再純潔,但我就是不想讓她走。

「為什么不離?」蕓兒又問了一句。

我的血液似乎被她這句話一下子炸得沸騰,瞪著蕓兒嘶吼道:「你就那么想
讓別的男人肏你?」

(十二)

「是!」我看著林松回答得沒有一點猶豫。

這不是我的心里話,如果他此刻溫柔地攬我入懷,也許我會再次變成他賢淑
恬靜的老婆,可是……這可能嗎?

錯了就是錯了,我已經錯得太離譜了,即便林松能夠接受我,我自己也不能
接受自己。

我是個骯臟的女人。

「啪!」耳光落在我的臉上,清脆而響亮。

(十三)

我打了蕓兒。

當我再次揚起手的時候,我看到了她眼睛里的倔強。

她白皙的臉上很快浮現出通紅的掌印,胸口也開始不斷地起伏,我不知道那
是緣于緊張還是憤怒。

∩是……我忽然覺得自己的下體迅速膨脹起來,然后那天蕓兒在王少斌身下
的情景一下子便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腦子頓時一片空白。

「放開我!」神志再次清醒的時候,我發覺自己正在撕扯蕓兒的衣服,她大
聲叫喊反抗著我,去你媽的,蕩婦,我的頭腦里浮現出這個本不該屬于蕓兒的詞
匯,然后用力拉下了蕓兒身上的裙子。

(十四)

住手啊!

我推搡著林松,可是他的力氣像發了瘋的野獸一樣驚人,甚至還沒有來得及
掩住自己的胸口,我的胸罩就已經落在了地上。

這時林松忽然停了下來。

我站在林松面前,用雙手護住自己的乳房……

(十五)

蕓兒還是一如既往的美麗。

她掩著乳房的樣子依舊是那么的動人,我不禁呆了片刻,但當我看到她黑色
絲襪里那條小小的內褲時,欲望再一次沖上了我的頭頂。

蕓兒是我的老婆,別的男人能肏我為什么不能肏!

(十六)

林松瘋了。

我試圖推開他伸向我下身的手的時候,他捏住了我的手腕,好疼。

手臂被林松反別到身后,他緊緊抱住了我。

莫非良心發現了?

很快我就知道自己想錯了——林松一把扯掉他的領帶纏繞在我的腕子上,盡
管我始終在掙扎,可是還是很快被他綁了個結結實實。

「不要……」我看著林松搖著頭。

(十七)

楚楚可憐的樣子,哼。

我把蕓兒按倒在桌子上,狠命地撕開她的連褲襪和里面的內褲,然后一手壓
著蕓兒的身子,一手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當我的龜頭碰到掙扎中的蕓兒的陰部的時候,她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然后我
馬上發現她的花蕊居然已經濕了。

不要臉的女人!這個時候她竟然還有了欲望!

(十八)

林松的陰莖進入我的陰道,被充滿的感覺。

粗暴的抽插,毫無憐惜的蹂躪。

∩是我為什么感到了一種罕見的快感?

林松離開我身子的時候,我趴在桌上大口喘著氣,好像一條離開水的魚。

這天之后我回到了家里,當然我不是為了林松,而是為了離婚。

靈魂中的倔強再一次主導了我的行為,我看你能夠忍耐到什么時候,總有一
天你會無法忍受一個放蕩成性的名義上的妻子,到了那個時候,請跟我離婚吧,
老公……

(十九)

在我的粗暴之后蕓兒又一次提出了離婚,但我還是拒絕了,至于理由,我也
說不清為什么。

十天之后,我收到了法院的傳票,通知我蕓兒已經提出了離婚訴訟。

法庭上的蕓兒異常的冷靜,在法官問到她為什么要離婚的時候,蕓兒說她有
了別的男人。

這個時候我還能說什么?

(二十)

拿到判決書的時候我格外的輕松,這應該是我和林松最好的結局吧?

走出法院,夏日的陽光刺得我睜不開眼睛,迷離之間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但很快這種感覺就被新的迷茫所代替。

我今后的生活會是什么呢?

夜晚來臨時我再一次沉浸在肉欲的狂歡中,那也是王少斌和孫龍第一次一起
和我同床,當我徹底迷失在來自本能的高潮之中時對明天的期待似乎早已變得不
再重要。

那就這樣走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