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背著老公做事的少婦

2015-2-3 激情小說

宴會當日我下班后,順便在茶餐廳吃過晚飯才回家,在廳子看了一會電視,百無聊賴,便進入房間上網,而MSN卻顯示竹琳并沒有在線,我也不感到如何詫異,心想她的表哥老公或許在家吧。

自從我和竹琳重聚后,只要她表哥不在,每晚我和竹琳都會在網上聊天,這個已成了習慣。可是今晚異乎尋常,直到深夜,竹琳始終沒有開啟電腦,我不由發起愁來]我所知,她的老公近日都忙著交際應酬,不到深夜也不回家。瞧這情況,她的老公必定整夜都在家了!

這晚竹琳還是沒有出現,直到隔天早上,竹琳才給我電話,并向我解釋昨夜因可不和我聯絡的原委。

原來竹琳送我上班后,駕車回家途中,她的手機突然響起,卻是他表哥老公的來電。竹琳瞧著來電顯示,柳眉輕輕一緊,略一沉思,便接聽道:“嗯,有什么事?”語氣冷冷的問著。

“你現和國熙還在一起嗎?”她表哥的語氣竟和她雙當,沉聲說道。

“他已經上班,我正在駕車回家。你一大早找我,就是要問這個么?”

“昨晚你二人玩得很開心吧,給他干了多少次?”

竹琳呆得一呆,沒想他會這樣問,不禁又羞又怒,銀牙一咬,說道:“你理得我,人家早就與你說我要和國熙過夜,你又不是不知,還問這些作甚!”

“老婆在外面和男人做愛,我做老公的卻孤眠獨宿,現在問一句也不行嗎。

好吧,你不說就不說,今天晚上你不可外出,在家中等我,我和你去一處地方。

竹琳自和表哥結婚后,從不和他出外應酬過,現驟然聽見,不免有些奇怪,問道:“到哪里去?”

“你不用多問,今晚自會知道。”才一說完,便掛線了。

竹琳關掉手機,也不再想,徑自駕車回家。

晚上七時剛過,她的表哥卓建已經回來,看見竹琳獨自坐在大廳上,便道:

“為什么還沒換衣服?”

竹琳道:“誰知道你何時回來。”說完轉向一個女傭道:“可以吃飯了。”

那女傭還沒來得回應,卓建已截住道:“不用了,我和太太在外面吃。”說著將竹琳拉進房間:“換衣服吧。”

竹琳無奈,只好跑進衣帽間更衣,出來時身上已穿了一襲大方的白色套裝。

卓建一看見,不住搖頭道:“不行,太保守了!還是讓我給你選衣服吧。”他一面說,人已走進衣帽間,不用多久,他手上已多了一件灰黑色的衣服,遞給竹琳道:“就這件吧。”

竹琳拿在手中,微微一怔,她不用多看一眼,已知是她兩年前在意大利買的GIORGIO ARMANI限量版,卻是一件極度性感的晚裝。竹琳買回來之后,方自覺有點后悔,這件晚裝也確實太性感了,蓋因如此,竹琳從不曾穿過它展現人前,一直收在衣柜里,卻沒料到,卓建竟選中了它。

“這……這衣服太性感,我不穿。”竹琳雙目含羞,盯住他道。

“性感不是很好嗎?難得我老婆這般好身材,胸挺臀滿,雙腿修長,穿了這件衣服,必定美得不得了!來來來,讓我來為你穿。”

“不,我不要,穿了它怎能見人,還是換另外一件吧,好么?”

卓建口里“唧,唧,唧”的豎起中指猛搖:“就順從我一次好嗎?”說著上前攔腰輕擁著她,在她絕美的俏臉上吻了一下,低聲道:“快點換上它,要不我要動手了。”他軟硬兼施,不停口在她耳邊攛哄。

竹琳如何招架得住,再見他一臉渴欲,心里暗自想道:“要我穿著晚裝出席,瞧來應該不是尋常的宴會,既是這樣,就依他一次好了。”

當竹琳更衣完畢,才從衣帽間走出來,卓建登時雙目放光,一聲口哨,贊道:“嘩!紙巾在哪里,鼻血快要涌出來了。”

只見竹琳長裙匝地,走動起來,裙擺揭揭,飄若仙姬。衣衫前胸,開了一個長長的V字領口,直至乳房的下方,把兩個渾圓的美乳均露了半個出來,剛好把兩顆乳頭遮蓋住。這樣誘人的設計,怎能不讓卓建垂涎三尺,口水長流!

竹琳聽見表哥的說話,不由噗哧一笑,說道:“你呀,說話怎會沒一點正經,人家穿成這個模樣,教我如何去見人!”

“這是什么話,一個如此性感漂亮的絕色仙子,簡直是艷壓群芳,怎會說不能見人。你現在欠缺的,就是一條讓人耀目生輝的項鏈。”

“究竟是什么宴會,穿戴要這么隆重?”竹琳一邊說,一邊打開入墻柜,原來柜內嵌造了一個保險箱。打開保險箱,掏出一個長方型的首飾盒,身旁的卓建伸手接過,方盒一打開,即見一條璀璨絢麗的鉆煉呈現眼前。

卓建小心翼翼的為竹琳戴上鉆煉,在這價值數百萬的鉆煉襯托下,使竹琳更顯雍容華貴,光艷奪目。卓建望著眼前這個天仙似的竹琳,登時呆得一呆,伸手把她輕輕擁貼胸前,低聲道:“竹琳你好美,這樣迷人出眾的妻子,叫我怎舍得放棄讓給他人!”

竹琳在卓建溫柔的言語和擁抱下,心頭也微微一蕩,一對玉手圍上他腰肢,抬頭望住他道:“但我給你戴綠帽兒,你也甘愿承受?”

卓建在她臉上吻了一吻,道:“若換作是其它人,我一腳就把她踹開,決不會絲亳留戀。但不知為何,我始終無法舍棄你,或許是命中注定。竹琳,你給我聽住,縱使你心中有其它男人,我也不會放你走。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疼愛你,只要你在我身邊,我什么也不計較。”

竹琳雖知卓建深愛著自己,但現在聽見他這番話,芳心也不由甜甜的,同時亦想到,由始至終,自己確實是對他不起,一股內疚感油然而生。

卓建的嘴唇慢慢移到她小嘴,竹琳不自覺地閉上眼睛,櫻唇微啟,一條靈動的舌頭已闖進她口腔,竹琳使力含住,深情地吸吮一會,便和他卷纏在一起。

“唔!不要……”當卓建握住她一只乳房時,竹琳在他口中咕噥起來。

卓建五指一緊,隔著衣衫徐徐搓弄,說道:“你好迷人,好想馬上要你。”

“不要嘛,你忘記要去宴會么?”竹琳依偎著他說。

“做完再去,我實在抵受不住了。”說話間,巨掌已探進她衣內,肉著肉的把她大半只乳房拿住。他深知竹琳的乳房異常敏感,果然一經捏玩,乳頭立即硬挺起來,當他指縫爽著乳頭拉扯時,竹琳美得渾身打戰,口里嗯啊一聲呻吟。

卓建知她動欲,一面玩著手中的美乳,一面問:“老實說我知,你現在想不想要?”

“我不知道。”竹琳才一說完,玉手猛地將他腦袋壓下,熱情地吻住了他。

這個熱刺刺的舉動,已表白了一切,卓建如何會不知,當下擁吻著她,腳步緩緩移到床邊。二人一倒在床,卓建立即動手要脫身上衣服,而竹琳卻不肯放過這熱吻,一雙玉手依然抱緊他脖子,狂吻不休。

卓建一邊和她接吻,一邊脫清身上的衣服,接著為竹琳脫衣,幾經辛苦,方把竹琳脫個精光,白玉似的嬌軀上,就只剩下項上的鉆鏈。

“竹琳你可知道,現在的你是多么迷人!”卓建甩開她的熱吻,撐高身子,雙眼盯著身下的美人,在鉆鏈的光芒下,襯托著竹琳微顯嫣紅的俏臉,委實說不出的嬌艷動人。

竹琳一雙盈滿水光的美眸,緊盯著眼前的丈夫,輕輕款款道:“表哥,不要這樣看人家嘛!”玉手下探,一把握住那根暴發的陽具,套動幾下,再用掌心包住龜頭,擠揉一會,直美得卓建喘噓噓的吐著大氣。

“好舒服,要不要含他?”

竹琳知道表哥最愛看著她含陽,便向他微微一笑,躺在床上微啟小嘴,示意他放進來。

卓建支身而起,分腿跪到她胸前,屁股剛好壓上她一對乳房,上身前傾,把硬直的陽具貼向她。

竹琳抬手握住肉棒,徐徐套捋,另一只手,輕托著下面的皺囊,湊頭過去,親吻一會,方把他一顆卵蛋含入口中,交替吸吮。如此弄了幾分鐘,抬頭低聲問:“舒服嗎,表哥?”

卓建點頭道:“舒服透了,不要叫我表哥,叫我老公?”

竹琳微笑道:“我不叫,若是叫你老公,國熙會吃醋的。”

“什么?”卓建登時氣充腦門,正想發作,忽地又把怒火按住,心知竹琳是用說話挑逗他,便道:“你不說,我一會就操到你肯說。”

“不說就不說,如果換了是國熙,我會老公、老公的低喚他。還會對他說,老公,竹琳好愛你啊,求你把那條又熱又大的陽具插我,把精液射進我子宮,給我下種,讓我為你生個小寶寶,然后把表哥氣死,以后我倆就可雙宿雙棲,做永遠夫妻了。”話后,竹琳已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將出來。

“你這個淫婦,竟想懷人家的野種!”他雖知竹琳意在戲弄,但聽在耳里,確實不是好滋味,但不知為什么,他越是聽,欲火越是高漲,胯間的肉棒,直硬得蹦蹦亂跳。

竹琳握住他的陽具,自然感到他的反應,心想男人就是這個德性,一聽見老婆和其它人好,就興奮成這模樣。接著又道:“人家愛國熙,自然想和他生個小寶寶,這有什么奇怪。”當下抬高腦袋,在龜頭上舔拭一會,才把整個龜頭含住。

卓建被她濕熱的小嘴包住,隨覺馬眼給那舌頭不住挑弄,不禁爽得叫好。他享受一會舔陽的美感,又道:“國熙到底有什么好,無財無勢,論到樣貌,比我俊不了多少,說到做愛的功夫,更不及我,為何你對他如此死心塌地?”

竹琳含住龜頭,滿口模糊不清道:“人家就是愛他,說到做愛,國熙也不比你差呀!”

卓建心中氣惱,卻又不敢發作,一來他實在難舍竹琳的美色,二來竹琳是他一道重要的橋梁,沒有了她,恐怕大事難成,障礙叢生,不得不暫時忍氣吞聲。

但目下滿肚怒火,實難消弭,把心一橫,只好把怒火發在她身下,當即回手一探,在她花唇抹了一把,竟爾滿手盡濕,原來竹琳胯處已一片汪洋,心下一狠,曲起兩根指頭,便猛然插進,狠掘起來。

“啊!”竹琳吐出龜頭,仰頭張嘴,叫出聲來:“不……不要這樣用力,輕一點嘛。”

“我就是要懲戒一下你這個淫婦,背夫偷漢,還要想懷奸夫的野種,若不好好懲處,實在有違天道。”

“不行呀,插得太深了!”但卓建那肯理睬她,倒加緊動作,“拍拍拍”的用力扣挖,陰道的淫汁,給他狂帶而出,如噴泉般飛濺疾射,立時打得床縟盡濕。

竹琳難耐不過,不由自動雙腿大張,美臀一挺一挺的抖動,配合著卓建的的挖掘,只覺卓建的雙指,巧妙地抵在陰道上方的敏感處,疾拭疾抽的亂扣,陣陣難描的快感,一浪接住一浪,直涌而至,而膣中的淫水,更如決堤般狂瀉,數百下之后,竹琳漸感高潮將至,叫道:“要,要來……受不往了!”說話甫歇,陰道連連收縮,強烈的泄身快感,登時把竹琳掩蓋住。登時美腿一抖,腳指硬繃,下身幾個抽搐,陰精猛泄而出!

卓建感到竹琳丟精,卻不肯停手,仍是狠掘一會,才跨身離開竹琳的身軀,伏到她胯間,湊頭舔盡花戶的淫精。

竹琳給他一舔,淫火又至,使盡力氣把頭往后仰,小嘴“咿咿啊啊”的嬌聲呻吟。卓建吸舔一會,抬頭問道:“很美很爽吧,現在想要老公的陽具嗎?”

這時竹琳已是半癡半醉,雙手緊緊握住兩邊的床單,從喉間里綻出蚊嗚的聲響:“要!我要……”

卓建會心一笑,卻不立即插進去,他一個俯身,身軀蓋壓住竹琳,雙掌分握一對美乳,緩緩搓玩,說道:“但我想和你乳交。”

竹琳親熱地摟緊他頭頸,把嘴貼上他口唇,吹氣如蘭的道:“好表哥,時間也不早了,你忘記宴會嗎?你若想玩其它的花款,宴會后回來再給你玩,行么?

現在你就行行好,先把陽具插進來,人家里面都癢死了!”

卓建探手往下,提著肉棒抵住花屄,微一挺進,陰道已含住他整個龜頭,他極懂把握時機,竟不再進,開聲問道:“已經進去了,爽嗎?”

竹琳情深款款的瞧著他點頭,脆聲道:“再進去,人家想要你。”

“也可以,但你得和我說,昨晚和奸夫操了多少次?”

竹琳不依道:“你好壞,這個時節還問人家這個!表哥乖,插我吧。”

“你不說我就不給你,快說,干了多少次?”

竹琳抱緊他,輕聲道:“四次,這樣行了嗎?”

“那有這么容易,誰叫你不聽我說話!我問你,因何不到奸夫家里,卻跑到飯店開房間?”

“你……”竹琳聽得一呆:“你使人跟縱我,可壞死了。”卓建也不答她,只是追問著,竹琳氣他跟縱自己,便道:“我不想給你偷看,就是這么簡單。”

卓建冷不提防,用力一插,龜頭直頂至盡頭嫩處,竹琳張口啊了一聲,隨覺體內的肉棒突然再次抽走,只停留在花屄門口。

竹琳急道:“還要,竹琳還要……”說著一對修長的美腿,緊緊圍上他的腰肢。

卓建笑道:“快說,你現在要愛誰的陽具?”

“要你的……”竹琳想也不想,剛才這一狠插,實在太美了,接著又道:“我要表哥,把大屌狠狠插你的竹琳吧!”

“我要你說老公。”邊說邊把身軀往下移,雙手捧住她一邊乳房,埋頭舔吻。

竹琳下身含住一顆大龜頭,已感難耐之極,這時又給卓建舔弄著奶頭,更美得死活不知,不自覺地,玉指插進卓建的頭發,牢牢按住他腦袋,微弓上身,把個乳房挺向他。

卓建口里吸吮,腰臀卻緩緩聳動,巨大的龜頭,不住在屄口磨蹭,竹琳咬緊下唇,拼命死忍,但還是抵敵不過陰道的空虛感,不禁如哭如泣似的,呻吟出聲:“竹琳受不住了,老……老公,快給我好嗎,親愛的好老公!”

只見卓建狡黠一笑,運起巨棒猛地一插,接著連連抽動,龜頭亂點花心,竹琳直美得魂飛半空:“好美,好……好舒服,人家愛死你了!”

“你不愛國熙了嗎?”卓建奮勇奔馳,沒有一刻停頓。

“愛,當然愛……”肥大的龜棱,隨著卓建強猛的抽戳,只刮得陰道酸麻美快,險些讓竹琳無法開聲。

卓建又妒又恨,滿腔屈氣,全放在肉具上,叫道:“你這個淫婦,還說得如此理直氣壯,若不把你插得半死,也難消我這口氣。”當即加緊腰力,直插得噗噗有聲。

竹琳只覺越來越美,陰精丟完一回又一回,不覺數番高潮,但仍是貪戀無止。

卓建使足勁力,雙手分握乳房,疾沖猛插,一連狠插數百,丟意漸生,不由緊握竹琳雙乳,來個最后沖殺,把竹琳撞得身子搖晃,口里啊啊呻吟,忽覺體內龜頭抖動,陽物突突亂跳,竹琳知他要射,淫叫起來:“好爽,快射給竹琳……”話還沒完,龜頭已硬頂花心,濃濃的熱精連發而出,澆得陰道暢美難當,竟又丟出精來。

二人擁著喘息片刻,才徐徐回氣過來,竹琳抱住卓建,親吻他一下,說道:

“時間不早了,還不起來。”

卓建像沒聽見似的,撫弄著她一只美乳,問道:“老實說,剛才你爽不爽?

竹琳輕聲頭:“我說不爽,你會相信嗎?也不知自已陽具粗長,這樣沒頭沒腦的亂捅亂插,花心也給你搗碎了,一點也不疼愛人家!”這一番說話,如同撒嬌似的,嬌媚和婉,全無半點不滿之意。聽在卓建的耳里,自然是一笑置知,但也讓卓建明白一件事,竹琳雖然口里說著不喜歡他,但在她言行舉止間,卻隱隱表露出這只是違心之言,其實在竹琳心中,對他不能說是全無情意,而這一點,卓建是領悟得到的。

夫妻兩人在床上纏綿愛撫一會,便離床穿回衣服。竹琳伴在卓建身旁走出那棟豪宅,卓建的司機早在停車間等候,二人坐上那輛銀影勞斯來斯,轉瞬間已駛出大路,絕塵而去。

竹琳雖然不習慣穿得如此暴露,但當她知道今晚的宴會是一個慈善餐會時,害羞之心,不免去了一半。竹琳出身富豪之家,而這類高級宴會,對她來說,確實一點也不陌生。能夠參加這種慈善晚會的賓客,無一不是積玉堆金的富商大賈,場中女士,更是衣香鬢影,滿身珠光寶器,也難怪卓建要她穿戴得如此隆重。

今次的慈善晚會,設于尖沙咀的香港洲際酒店。韓家在商界可說無人不知,而竹琳這顆韓家掌上明珠,亦早已傳遍整個商界,便在竹琳下嫁卓建時,那些報章雜志,全都大字標題的報導,什么金童玉女、“才”財子佳人等,一時間已成為城中的熱話。無怪竹琳和卓建一進入會場,便即惹來不少艷羨的目光。而這種名流匯聚的場合,更少不了新聞記者,登時閃光燈亮個不停,焦點均集中在竹琳身上。

場中和卓建相熟的人,為數著實不少,挨次前來寒喧,一時你來我往。竹琳的大哥家巨亦在場中,他和卓建素來相熟,一上來便攀住他談起公事來。竹琳在旁聽得沒趣,卻又不便獨自離開。

便在此時,會場入口又是一陣熠熠閃光,想必是什么大人物駕到,竹琳好奇望過去,來人卻是一個長相俊逸,年約三十余歲的男子,正自步入會場。竹琳一望之下,心頭猛地一喜,也不理會身旁的卓建和大哥家巨,步履娉婷的走過去。

那男子一看見竹琳走過來,登時雙目一亮,連忙向身旁一位男士道:“對不起,失陪一會!”當下迎上竹琳,笑道:“竹琳,沒見數月,你又漂亮多了。”

竹琳臉上一紅,微笑道:“二哥,不要笑人家嘛!”

原來這個美男子,卻是竹琳的二哥家康。在韓家里面,竹琳自小便和他最要好,而家康對這位妹子,更是疼愛非常,在家中每事總會圍護住她。最可笑的是,竹琳剛踏上中學之時,不知是兒戲還是認真,她曾向二哥家康說,他們若不是兄妹,必定會嫁給二哥,當時家康聽見,也為之愕然。說到家康離開韓家,亦和竹琳有關,全因為他看不過大哥和母親對待竹琳的所為,才一氣之下,棄家獨自在外發展。

沒想家康離開韓家后,竟事事一帆風順,而他的投資公司,在短短不到十年,已成為全球舉足輕重的大機構,個人資產亦升上世界富豪之列。今日家康出席這個慈善晚會,自然成為記者關注的目標。

家康這時見著這個么妹,看她比之婚前還要嬌艷動人,而最令他驚訝的,卻是竹琳這身性感的打扮,更想不到這位天仙似的妹子,身材竟會這么動人,心里不由想起卓建來,這個小子能娶得竹琳作老婆,也算是三生之幸!

竹琳凝望著家康,低聲道:“二哥,我倆自從婚禮后,就沒見過你了,為什么不和我聯絡?”

家康笑道:“你和卓建新婚,我做二哥的豈能不識趣阻礙你倆。”

“不會呢,人家常常想起你,可惜你身在美國,一時又無法過去見你。是了,二哥你必定找到新女友,忘記你這個妹子了!”

“沒這種事,不要亂說。婚后好嗎,卓建這小子對你可好?”家康笑問。

竹琳點點頭:“他對我很好。”

家康道:“這就好,卓建自小便喜歡你,其實我這樣問,也算是多余的了。

“二哥今次突然回來,可要多住一段時間,讓我倆多聚一聚啊。”

家康點頭道:“我這次回港,確實有點公事要辦,也不打算立即回去。”

說到這里,卓建和家巨已走了過來,竹琳識趣地不再說話,三人聚在一塊,除了略一問及家事外,話題便轉到生意上。

當晚宴會完畢,回程時卓建和竹琳道:“今晚不回家好嗎,我有一處好地方,想帶你去看看。”

竹琳奇道:“是什么地方?”

“去了你便知道,總知你會喜歡的。”

竹琳無奈,只好不再追問。
光盤轉眼間,又過了一星期,今天我約了竹琳吃晚飯,飯后她提意要到我家里,我當然不會拒絕美人的要求。回到家后,竹琳一直依偎在我懷中看電視,彼此有說有笑,更少不了動手動腳,親親吻吻,當我動手要脫她衣服時,竹琳輕輕把我推開,柔聲道:“到房間再脫吧。”

我點頭一笑,拉著她走進房間,而房內那個偷窺器,我前時已找了一位對此認識的朋友除掉,再不用擔心被她老公偷看。

掩上房間,竹琳已一個打滾,滾到床上去,張開雙手笑著向我道:“老公,快來抱我。”

我一笑便飛身上去,壓在她身上,望著竹琳那絕美的俏臉,加上給兩團軟軟的肉球抵住前胸,下身的肉棒,立時硬了起來。我吻了她一下,便用手去扯她的上衣,竹琳也不理會我,只用雙手圈住我頸項,扯扯的盯住我望。我略感奇怪,問道:“你呆呆的望住我作什么?”

竹琳微微一笑:“人家就是喜歡看你。”說著用玉手不住撫摸我的臉頰。

我見她對自己如此癡戀,心中實是說不出的開心。今日竹琳本是一身套裙裝扮,但進家門時,竹琳已把套裝外衣脫下,放在沙發上,她現在身上,就只有一件絲質襯衫和短裙,在我靈巧的雙手下,不用多大功夫,便將她脫得一絲不掛,渾身精光的展陳在我眼前。

仰天躺著的竹琳,實在太迷人了,兩只美乳依然渾圓聳挺,不因臥著而平扁下去,其乳房的彈性,便可想而知。而那乳峰的蓓蕾,仍是鮮嫩如處子,且異常挺突聳立,惹人欲摘。

竹琳的美,直看得我欲火大盛,忙脫清身上的衣服,一于與她看齊。當我那根寶貝兒撐在她眼前,竹琳似乎已急不及待,伸手過來牢牢握在手中,一面捋著一面道:“好硬哦,又這么熱,真讓人喜愛!”

我給她弄得難過,正要向她動手,忽地門鈴聲響,我倆登時一扯,均想這個時節,是誰這樣不識趣!

無奈之下,我只好向竹琳道:“我出去看看是誰。”便穿上短褲汗衫,光著雙腳去開門。

大門一開,見是一個身穿西服的中年人,便問道:“請問找誰?”

“羅國熙先生在嗎?”那人道。

“我是。”

那人遞了一個公文袋給我,說道:“這是總經理高卓建先生叫我送來的。”

我聽見呆了一呆,伸手接了,心想:“竹琳的表哥搞什么,竟著人送東西來,這可奇怪了。”便向那人謝了,把門掩上。

回到房間,竹琳已開聲問是誰,我把公文袋一揚,說道:“是你表哥叫人送東西來,不知是什么東西。”

竹琳瞪大美目,也大感奇怪,忙道:“快打開來看看。”

當我打開公文袋,內里還有一個較小的紙袋,袋口密密的封貼著膠紙,再打開紙袋,里面的卻是一片電腦光盤。

“這是什么光盤?”我取出來看,見碟面并沒有寫上文字。

竹琳連忙從床上爬起身,說道:“播放看一看。”

房間的計算機正好向著我的床,我啟動電腦后,放進光盤,便回到床邊坐下,竹琳卻跪到我身后,雙手繞前來抱住我頭頸,俏臉貼著我耳邊道:“不知表哥又要弄什么花樣?”

我背部被竹琳的一對乳房緊緊抵住,確實舒服得很,鼻里又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心頭不由一蕩,側頭便在她臉上吻了一口。

這時,屏幕已進入播放狀態,一出現的,卻是幾行字幕,留心細看,寫著:

“老兄,我是個絕不會認輸的人,當然包括了你。而我同樣相信,她目前對你雖然還有好感,但我相信,你們之間必定不會長久。還有,我可以肯定說,她對我同樣是充滿著愛意,自新婚至今,從沒有變過。其實這個是當然的,她畢竟是我妻子,而老兄你呢,只是在她迷茫時的一道吊橋,當她走完到吊橋的盡頭,自然會回到我身邊,我有信心,一定會把她的身心全部取回來,若不相信,看看以下的畫面,你就會感受到她對我的愛。”

看到這里,我禁不住回頭望向竹琳,而竹琳卻滿臉通紅,目光正和我相接。

良久,竹琳才訥訥的道:“他……他到底在說什么,那個‘她’是在說我么?”

確實,在字幕里從沒有寫上竹琳的名字,只是用“她”來代替,雖是這樣,我和竹琳當然心里明白。

我沒有回答她,直到屏幕再次出現畫面,即見一對男女步進一個異常華麗寬敞的房間。二人衣履華貴,男的一身禮服,女的是一襲性感晚裝,很可惜的是,二人臉上都打了一層薄薄的馬賽克,無法看清楚他們是誰。

這時,我感到身后的竹琳強烈地顫了一顫,呀的一聲叫出來。

我馬上回頭,見她呆著眼睛道:“怎會是這里,表哥他……”

這時那女的回過身來,雙手圍上男人的脖子,說道:“你為何要帶我來這里?”這句話一出,我立即聽出是竹琳的聲音,便伸手按停畫面。

“國熙。”竹琳緊緊抱住我道:“你可……可不可以不看。”

“為什么?”我更加疑團滿腔,側過身子把她從身后拉過來,要她坐在我身邊。

竹琳親熱地把整個裸軀擁實我,抬起美得讓人失魂的俏臉,滿眼羞澀的望著我道:“不要看,這是表哥有意設下機關的,如果你看后,一定會不高興。”

“到底是怎樣,莫非是你二人親熱的錄像?”

竹琳點點頭:“但當時我什么也不知道,更不知道他會把當晚的事錄起來。

“你可以說清楚一點嗎?”我內心實在相當焦急,但沒看下去前,我確實想先了解一下來龍去脈。

“前些日子我已和你說過,我那日沒和你聯絡,是和表哥去參加慈善晚會。

”我點點頭,竹琳續道:“晚會后,表哥說不回家了,要和我去一處地方,我便依他,在前往途中,表哥在中途叫那司機下車自行回家,說今晚和我另有約會,不用他駕駛了。后來表哥將車子駛到西貢一棟別墅,便是畫面那一間,而這棟別墅,我從沒來過,表哥說是他高家的物業,我就不再問了。”

“到了那里又怎樣?”我追問。

“我當時也問他來這作什么,他說這棟別墅剛從新裝飾完畢,順道來看一看,同時想和我換一個新環境相聚一晚,我就不再多說了,便和他進入別墅。但……但卻沒料到,表哥他是會這樣做,竟把當日我和他……”說到這里,我已全然明白。

“但你為什么不要我看?”

“我怕……怕你會不高興,因為那晚我太……太淫蕩了,而且要你看著我被表哥……玩,你一定不會好受!”

“但我真的想看。”我抱緊著她,一手握住她一只乳房,徐徐揉玩,湊頭在她耳邊道:“我想看看你淫蕩的模樣,我保證不會氣惱,可以嗎?”

“但……但你一定會不高興,說實話,其實當時我給他弄得死去活來,連自己說什么,做什么也不大清楚,如果我說了什么你不愛聽的話,千萬不要記在心上,你可以答應我么?”

我用力點下頭:“放心,我不會的。”說完便探身向前,重新啟動光盤。

二人的面部雖然蓋了一層馬賽克,但在竹琳的證實下,光盤的男女,肯定是他們無疑。但為何要加上馬賽克呢?我回心細想,一下便給我想出來了。因為二人都是富家名門,倘若這片光盤給我向外宣揚,或是向他表哥進行勒索,必定帶來不少后患。現在加上了馬賽克,就算給我公開,也不會有人相信了,只道這是一片偽做品,是加了剪輯和配音效果而成,而要證實是真品,就只有當事的二人。因此她表哥找著這時機,好讓竹琳在我家才使人送過來,主要是想給我一個證明。

這片光盤的質素相當高,不論光線和音效,都是一流的水平,其攝影器材,必定是相當專業的產品。畫面起動,看見竹琳雙手攀上他表哥脖子發問著,他表哥單手圍上她纖腰,單手撫摸竹琳俏臉道:“帶你來這里,當然是想和你瘋狂做愛。”

“在家里不是一樣嗎?這里連一個下人也沒有,地方又這么大,空洞洞的,我真的有點害怕。”

“這不是很好么,沒人騷擾我們,今回你就算高聲大叫,淫話連篇,也不會有人聽見,況且屋內無人,我倆可以跑到哪里,便干到哪里,脫光衣服隨處跑也可以,不是很好玩嗎?”

“你就是鬼點子多,連這個也花樣多多。”

“你快和我說,喜不喜歡我用各種花式奸淫你?”

“我不知道。”說著我見竹琳踮高腳跟,在他表哥臉上吻了一口,低聲道:

“但和你做愛,真的很舒服。你每次插我,總是給你弄得花心大開,淫水不停。

說真的,和你做愛的感覺,真是很不錯。”

我聽見如鯁在喉,好不自在,望向懷中的竹琳,見竹琳正抬頭望過來,便問道:“和他做愛,真是這么爽?”

竹琳滿臉羞紅,良久才輕聲道:“這個我也和你說過,表哥在這方面確實不賴,不要這樣嘛,你說過不會氣惱的。”

我勉強笑道:“我沒有,不要亂想。”

屏幕又傳來她表哥的聲音:“你那個奸夫呢,比起我如何?”

“你不要奸夫前奸夫后好嗎,難聽死了!我很愛國熙,他縱使沒你厲害,但在我心里面,依然是非常舒服。我只要摟抱住他,雙眼望住他,陰道含住心愛男人的陽具,讓他溫柔地一下接一下插弄,這種甜美的感覺,是你們男人無法領會的。”

我聽得心頭一甜,竹琳這番話,確讓我充滿了自豪感,禁不住低頭吻了她一下。竹琳回了我一個濃情蜜意的眼神,接著把頭一鉆,將臉頰貼住我胸膛,玉手移到我胯處,把那根仍是硬挺的肉棒握往,輕撫起來。

卓建問道:“在我身上也有這感覺嗎?”

只見竹琳略一沉思,回道:“也是有的,但沒有那么強烈。表哥,我不妨和你說句真心話,起初你向我苦苦追求,我雖然知道你喜歡我,但當時在我心中,只是把你當作表哥,確實一點情意都沒有,不過也沒有反感。但當母親要我嫁給你時,那時我開始恨你,恨你奪走我愛情的權利,所以才認識了國熙,和他剛認識那一晚,我就使盡手段,毫不留情的給了他,不覺間,隨著感情增進,我倆便更深愛著對方。直到我和你結婚,我仍無法忘記他,說實話,那時我和你做愛,腦子里盡是國熙的影子,我甚至把你當作他,高潮之時,巴不得叫出他的名字來。”

“后來呢?”卓建追問。

“蜜月期間,你可記得那一次,當晚我倆在床上脫光衣服,然后你壓在我身上,只是呆呆的望住我,突然竟射出精來。我曾問你為何會這樣,你說我太漂亮,太可愛,愛我愛得快要死了,只要望住我,便欲火難忍,所以射出精來。當時我聽得心頭甜絲絲的,我那時想,就算你只為我的美色而娶我,這也足夠證明你愛我的熱誠,那晚之后,我就對你開始有點改變,加上你做愛的功夫確實不錯,讓我每每都非常滿足,更讓我知道不少做愛的樂處。話說回來,我今日如此渴求享受性愛,這一切都是你害的。再說你這個人呀,怎可能需索無度,全無節制,竟在一天之內,不停地和人家做愛射精,還記得蜜月最后一天嗎,你在我陰道竟射了八次,真叫人難以相信。”

“那天你不是和我一樣嗎,我那行貨才一軟掉,你這個小靈精就手口并用,弄硬了便自行跨上來,還說我不是。”

“你就是壞,十多天蜜月假期,便弄得人家變成一個小淫婦,這一切都是你的錯,你認還是不認,若不承認,我就握破你的卵蛋,要你永遠不能用他欺負我。”說著便見竹琳真的伸手到他胯下,即聽見卓建啊了一聲。

我馬上問竹琳:“你真的握他嗎?”

竹琳嘻的一笑:“當然,不過只是輕輕的一握,沒想他會叫成這樣子!”

接著看見屏幕的竹琳笑起來,說道:“對不起,真的很疼痛嗎,讓竹琳給你親回他好么?”

“這個當然。”卓建道。

竹琳卻道:“人家穿成這樣子,跪下會很不方便,你先給我脫去好么?”

卓建便動起手來,在竹琳的配合下,不用片刻,便將她里里外外,一古腦兒脫了個清光。我光看那女子的身材,渾圓聳挺的乳房,纖腰修腿,在在都與懷中的竹琳一樣,肯定畫面中人,決非是找人代庖。

只見竹琳赤裸著身軀,徐徐蹲下,雙手為她表哥松帶卸褲,當他露出那根繃直的肉棒時,我方知曉竹琳所說非假,果然是一根大東西,比我恐怕還要長出一個龜頭,粗度更是我有所不及。我不由低聲道:“你表哥的東西直不是蓋的。”

竹琳抬頭道:“國熙,我只看過你和表哥二人,再沒看過其它男人,而上次在影碟里的男人,大小和你們也差不了多少,究竟男人是否全都一個樣,還是有大有小的?”

“我的雖不及你表哥粗長,但在東方人來說,已經算是大號的了,而你表哥,可說是加大號,中號就不說了,小號的就只有半截手掌長短。其實不論大號或小號,同樣可以令女性滿足,皆因女性陰道的敏感帶,都是環繞在陰道口附近。

當然,喜歡脹塞感的女性,都愛又粗又長的陽具,這便可滿滿的撐爆整個陰道。

是了,竹琳你喜歡那類型?”

“我沒和細小的做過,你的尺寸我認為剛剛好,插盡時方好輕輕碰著花蕊。

而表哥的,當他急插時,都會抵到最深處,使人微微生痛。不過那股脹滿感,確實讓我好舒服。”

“瞧來你是喜歡又粗又長的大槍了。”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吧。”說完依偎在我懷里,繼續往屏幕看下去。

這時見竹琳一手握住棒桿,徐緩輕套,另一只手,卻揉著根下的子孫袋,時而伸出靈動的丁香小舌,探頭往那肉棒來回洗舔。竹琳臉部雖加了馬賽克,然舌頭和肉具,仍是清楚可見,足見片子的后部工作是何等認真。

此時,驟聽得卓建一聲粗嗄的滿足呻吟,龜頭馬眼處,隱隱滲出一顆白珠,卻被竹琳舌尖一挑,納入口中,即聽竹琳道:“這么快便出精了,是不是很舒服?”

“好爽,快給我含住龜頭。”

“我不要,我知你想射進我口里?”嘴里雖這樣說,但還是小嘴一張,把整個龜頭含住,隨見竹琳買勁吸吮,吃得習習有聲。

“太爽了,竹琳你這張小嘴越來越厲害,望著你這樣一個大美人含陽,真是人間一大快事,再用力一些,把我吸出來。”

我懷中的竹琳突然挪身而起,伸出雙臂,牢牢抱住我,一臉酡顏道:“國熙,不要再看好么?給你望著竹琳為表哥舔,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你表哥既然想我看,我豈能拂逆他的美意。況且如他所說,你畢竟是她妻子,妻子為老公舔陽具,也算不了什么。”

“可是,人家……這么……這么淫蕩,羞也羞死了,都是表哥不好,這些事也能拿來給你看,我知他想要讓你生氣,使你永遠不再理睬我。國熙,我知你不會不要我的,是嗎?”

我輕撫著她的俏臉,一時無語。我捫心自問,心頭確實一點也不好受,雖然竹琳不是我妻子,但我對她的情意,她是絕對清楚的。目下看著她和丈夫淫靡的畫面,就像她正把我的真情全然踐踏摧殘掉一般,我又怎會好受呢。我只好先將畫面暫停,說道:“竹琳,我對你怎樣,相信你也很清楚。說到我會否離開你,似乎并不在我,是你自己,知道嗎?”

“為……為什么?”竹琳愕然道。

“我也知道你對我是真心真意,但你對表哥的情意,便如你們剛才所說,確實是存在著,而你倆是有名有份的夫妻,而我呢,只是一個第三者,直到今日我仍能和你在一起,已是我莫大的福氣了。這樣不是很清楚么,決定我會否離開,并不在我,而是在于你。”

竹琳忙道:“不,我不要和你分開,絕不可以!你說得對,我確是對表哥有點情意,但只是一點點而已,他絕對無法和你相比。倘若我現在不是他妻子,要我在你二人間作選擇,我肯定是要你,但很可惜,我已經是他的人,你教我該怎樣做!要我現在離開你嗎?我實在做不到,更舍不得沒了你,而表哥又不肯和我離婚。國熙,你知道我多難做嗎,你是我心愛的男人,表哥是我的丈夫,這個三角關系,我也不懂得如何去解決!”

“你在片子說,是因為那次之后,你才對他有所改變,這是真的嗎?”

竹琳點了點頭:“是真的,其實在蜜月期間,我已經開始嘗試對他好,就算他需索無度,我也盡力去順從他,任他在我身上予取予求。我這樣做,前時也和你說過,那時我和表哥既然已結婚,知道再無法和你見面,倒不如慢慢和表哥重新建立感情,日子一久,或許便能忘記你。

“我為了遷就他,不論他要我作出如何難堪的作愛方式,我都盡量去依從,便如他要我對他說淫話一樣,我那時什么也不懂,自然不曉得怎樣說,卓建便教我,甚什大屌,陽具,說得越是肉麻,他就越顯得興奮,我為了讓他盡興,雖然說得有點生硬和做作,但還是依了他,久而久之,我也慢慢習慣了。

“而表哥更懂得如何挑逗我,和他做愛,總是能把我推到高潮的頂端,曾有一次,他把陽具插入我陰道達兩小時之久,竟能不抽不動,只是不停用雙手撫玩我身體,害得我叫死叫活,不宗去哀求他,他才肯抽插幾下,這樣玩弄人家,你道他壞不壞。”

“瞧來他是想把你調教成一個淫婦了。”我笑道。

“這只是其中一樁而已,我還記得有一次,蜜月期間,有日我睡到中午仍沒醒來,在模模糊糊中,發覺有人壓住我,驚醒過來,那人當然是表哥,見他正埋頭在我胸前,不住吸吮我的乳房。其實我并不感到詫異,表哥素來就愛玩我的奶子,他曾對我說,我這對乳房,又圓又挺,是他見過形狀最完美的奶子。國熙,你認為是嗎?”

這點我無法不承認,竹琳的乳房,渾圓飽滿就不用說,且既均稱,又充滿彈性,確是一對讓人愛不釋手的美乳。聽她這樣問,只得向她微笑點頭,表示同意。

竹琳看見,似乎十分高興,忙一跨腿,把個赤條條的迷人裸軀坐到我身前,一對美乳正好抵住我的鼻尖,隨聽她脆聲道:“含住竹琳的寶貝,狠狠玩我,我要你……”接著捧住我的腦瓜子,壓向自己的乳房。

我自然不會客氣,張口便吃,竹琳登時美起來,小嘴嗯了一聲:“你知道嗎,人家的乳頭最敏感,稍稍一弄,便會渾身發軟,表哥就是看到我這個弱點,直叫我無法抗拒他。”

竹琳在我的吸弄下,氣息漸重,身子也一抖一抖的,我兩手抱住這身滑膩膩的玉軀,口含左乳,手捏右乳,無明的欲火直燒得我喉干舌燥,肉棒硬如鐵柱,直抵住她的股溝。我乘勢上頂,惹得竹琳腰臀亂搖,忽聽她一聲悶哼,我抬眼一望,見竹琳滿目潤光,半閉著眼睛道:“來……快要來了,再用力吸,要丟給親親老公了……”

我一聽見,忙用力抬高她嬌軀,單手引著龜頭往小屄一頂,即聞“吱”的一聲,直插盡根。

“啊!老公……美死竹琳,要丟,要丟了……”接住一大股陰精直噴向龜頭,竹琳使勁抱住我,身子劇顫不休,口里還嚶嚶呢喃著:“美,太美了……”

竹琳回過氣來,我問她要否拔出來,竹琳立即道:“不要……不要拔出來,便這樣插住我。”

“你剛才還沒說完,再說下去。”

竹琳雙手圈住我脖子,續道:“表哥不停弄我乳房,我給表哥弄得難過,便求他肏我,表哥出奇地聽話,也沒有多作戲弄,一下子便插了進來,把我整個陰道塞得又脹又舒服,接著他將我抱下床,我一驚便用手腳圍住他,就這樣給他插住,任他在房間四處走。蜜月的房間設在一個小島上,房間另一端是可以通往沙灘,表哥抱住我打開玻璃門,抱我走出沙灘。

“我那時大驚,畢竟是光天化日,又在戶外,若給人看見怎辦,我就不依起來要回去。但表哥全不理會,最后把我放在一張沙灘長椅上,開始用力操我,初時我實不習慣在戶外做愛,顯得有些緊張,可恨在他的大屌狂插下,給干得精疲力竭,淫水亂噴,渾身脫力癱瘓在那里,只好由他盡情發泄。當日,我倆在沙灘不停地做愛,直到太陽西下,才回房間。我真有點懷疑,他是否有暴露狂,也不怕給人看見!”

我輕撫著她的玉背,竹琳又道:“自從和表哥結婚后,我也發覺自己變了,漸漸喜歡上做愛的感覺。不知為何,越淫蕩的交合,我就越覺得興奮。可能是這個緣故,我對表哥的反感也漸漸淡去。”

“這樣說,你是很喜歡和他做愛的感覺了?”

“國熙,你不要生氣好么?我的心始終是你的,自問我寧可日日和你做愛,與心愛的男人做愛,那種感覺是全然不同的。”

我吻了她一下,說道:“我明白的。再看下去,我想看看你和他做愛的淫蕩樣子。”

“原來你和他一樣壞,一面插住人家老婆,一面看人家夫妻做愛,你不怕興奮到流鼻血么?”

“流是流,但不是鼻血,是熱乎乎的滾燙精液,射死你這個淫婦。”

“射呀,你射呀,淫婦就是喜歡你的熱精,越多越好。”說著一笑,回身把手一伸,為我啟動了光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