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男友對我愛的凌辱

2015-2-3 激情小說

紐約市,某公寓內,晚飯時間。
我悄悄推開廚房門,看見一個黑色短發,身材高大的男青年,在廚房為我準備晚餐,忙得手忙腳亂。我心里感到一絲甜蜜和好笑。
我踮著腳尖,走到男青年背后,溫柔地伸手抱住他。
“哦!嘿!櫻夢,你嚇我一跳!”男青年一手拿著鍋鏟,回過頭說。然后他又趕緊去對付鍋里的菜。
“嘻嘻。”我把臉貼著男青年寬闊的背,說,“淵今,我今天飛來紐約看你,高興嗎?”
“當然,不過,你應該先告訴我,我會去接你。今天開門,突然看見你,好驚訝好驚喜!今天是我來紐約以來,最高興的一天!”淵今一邊說,一邊炒菜不停。
“你來紐約留學快一年了,我想你了,所以來了。對不起,我應該先知會你的。”我放開淵今,看著淵今帥氣的背影,黑色精神的短發,有些歉意嬌嗲地說。
“有什么對不起的?你自己送上門,我高興都來不及。”淵今關了灶的火,在圍裙隨便擦擦手,抱緊我,臉上有些壞笑地說,“親愛的櫻夢,我也想你,你先去客廳等吧,一會晚飯就好。”
“當然要對不起,因為我來的時候,還在想,我突然來你這里而不先告訴你,或許會剛好碰見你在沙發上,和某個別的小妖精鬼混。”我有些撒嬌,有些酸酸地說。
“你不會碰見的,因為我只愛你一個。你知道我不喜歡歐美女孩。”淵今給了我一個,又長又深情的熱吻,然后才放開我。
“我有些暈。你吻得我喘不過氣。”
“哈哈,這樣你才不會胡思亂想。好了,去客廳等我吧。”
“我想幫忙。”
“不必了,我能應付得了的。你去多休息,坐飛機一定很累吧?”
“真的不要幫忙?”
“真的,親愛的。”
“可是我想……”
“沒有可是。老婆,去休息吧。”淵今把我輕輕推到客廳。
“為什么不讓我看你做菜?你要給我下藥嗎?”我開玩笑說。
“因為怕你偷學,對,我會給你的菜里下很多的迷藥和春藥。”
“你好壞呀。”我的臉發燙。
“你親自送上門來,不就是讓我使壞的嗎?”淵今低頭,溫柔地吻住我的耳朵,我渾身一陣顫抖,呻吟出聲。
“才不是~!”我羞惱地說。
“哈哈哈,我就喜歡看你害羞的樣子,你害羞的樣子能迷死一群男人。”淵今抓著我的肩,讓我坐在客廳的椅子上,然后笑著跑回廚房,“再等一下,菜馬上好。”
“……”我臉頰發燙地坐在椅子上。
淵今把廚房門關上,不讓我聞做菜的油煙。
我坐了兩分鐘,有些無聊地四處打量。淵今租的房子不大,一套一的房子,簡單的裝潢,簡單的家具,干凈整潔。房間鋪有木地板,連地板都擦得很干凈。
現在房里就我和淵今二個人。
我走進淵今的臥室,淵今的臥室就一張雙人床,一個書桌,一個椅子,一個小書架,桌上有臺電腦。小書架上放滿了英文的專業書。
“哇塞,淵今的房間收拾的好干凈。啊,真羞愧。我的房間總是亂糟糟的。咦,淵今的電腦開著?”
我坐在淵今的電腦前,“咦,竟然要密碼?密碼是什么呢?”
我只想了一秒鐘,然后在電腦屏幕上的密碼欄,輸入了幾個數,然后按回車,電腦顯示密碼正確,電腦解鎖了。
“哈哈,我就知道密碼是我的生日。嘻嘻,看看淵今的電腦他應該不會發火吧?”
電腦解鎖以后,進入系統界面,電腦顯示了一個打開的文件夾,里面有很多文件。
“這是淵今在我來的時候,正在看的東西嗎?還是不動他的好了,等等,這些是視頻和圖片吧?點一個看看。”我好奇地點開一個文件。
“咦,是電影嗎?額,跳過開頭吧。”我隨手一點,點到視頻中間播放,視頻內容讓我瞠目結舌。
電腦上播放的視頻內容,是一個男人和一個被捆得像粽子的赤裸女人,正在做愛。女人發出很大聲的嬌喘聲,我這才發現電腦音箱聲音開得很大。
我趕緊關掉視頻。
淵今聽到聲音,也跑到臥室來,壞笑著說:“櫻夢,沒想到你看色色的視頻,放那么大聲呀,我在廚房都聽到了。”
“什么呀!這,這是你的電腦里的。”我臉燙,趕緊解釋,“我,我……”
“嘿嘿,不必解釋了,一會哥哥陪你一起看那種片子哦~要乖乖的哦~等哥哥把菜炒好……”淵今壞笑著說,然后又跑去廚房了。
“不,不是的……”我還想解釋,淵今已經回廚房了。
“啊,好丟臉,竟然點到淵今收藏的色情影片。好尷尬!”我捏起拳頭,輕砸桌面。
我半遮臉,悄悄探身,看淵今。我看見淵今正在廚房里,廚房傳來炒菜的聲音。我縮回身子。
“真不好意思。”我長出一口氣。
“額,淵今來紐約留學,一定會寂寞吧?”我自己小聲呢喃,我臉有些發燙地看向屏幕上那些文件,“這么說,我來的時候,淵今在看色色的了?”
“這么說來,嘻嘻,淵今果然在紐約沒找別的女孩子呢!”我高興起來。
“果然,淵今依然心里只有我嗎?”我又偷偷探出身子,去看廚房,然后縮回身子,心里很高興。
“呼。”我長出一口氣,我又瞄了一眼電腦屏幕,“淵今不會故意讓我看見這些吧?額……淵今好壞!”
“吃飯了~”淵今喊。
“來了。”
我跑出去想幫淵今,可是淵今已經把菜都擺滿餐桌了,一切都做好了。
“哇~好多菜。”我看著一桌子豐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流口水了,“淵今……”
“什么?”
“誰嫁給你一定很幸福。”
“那你就嫁給我吧,嘿嘿~”此時的淵今,真是英俊帥氣,憨實可愛。
“……”我低頭,笑而不語。
“給。”淵今突然拿出一束玫瑰花,“剛剛出去買菜,順路買的。”
“淵今~”
“恩?”
“愛你。”我接過花,撲向淵今懷里。
身材高大、勻稱的淵今,一把把我抱在懷里,“老婆,我也愛你。”
“對了,老婆,吃飯之前,我要干一件事情。”淵今放開我,對我說。
“什么?”
“花先放下。”淵今從我手里接過花,放在一邊,然后淵今抓著我雙肩,輕輕把我拖到沙發上,輕輕按我肩,讓我坐在沙發上。
“干嘛?我要吃飯了,你做的菜看樣子好好吃~!”
“先做一件事。”淵今在沙發前的茶幾下面掏啊掏的。
“你在找什么?要我幫忙嗎?”
“找到了!”淵今從茶幾下,拿出一卷繩子,“老婆,我們像以前一樣吃飯好不好!?”
“……”我驚訝地嘴巴都張大了,愣了好幾秒,然后說,“等等,淵今,你……還是喜歡像以前那樣嗎?”
“對呀!”淵今的笑容充滿愛和陽光,顯得很開心。
“不,等等,淵今……”
“來吧,老婆。”淵今溫柔地笑道,可是動作卻不太溫柔。
淵今把我推倒在沙發上,讓我面朝下,然后把我的雙手抓住,放在身后,竟然開始用繩子,強行反綁我的雙手!!
“喂,淵今,不要,我和你一年多不見了,你就這么對我嗎?!”我想要掙扎,可是淵今不但高大帥氣,而且很有力氣,我在他懷里手中,就像無力柔弱的小貓。
“喂,喂,淵今,我要叫了?!”
“嘿嘿,親愛的,如果你大聲尖叫,我會被紐約的警方逮捕起來。你舍得嗎?”淵今帥氣的臉上帶著壞笑,他嘴里這么說著,手卻沒有停。
“我,我……淵今,你臉皮真厚~”我被淵今按在沙發上,臉朝下,我的手已經被淵今反綁住了,我使勁踢腿,卻毫無作用。
“好了,起來吧。”淵今反綁我雙手后,把我扶起來坐著,然后開始捆我的上半身,把我的雙臂和上身緊緊捆在一起。
“不,不要啊,淵今!”我雖沒有大叫,但大聲抗議,我很著急,我努力掙扎,可是沒有用,我的雙手已經被緊緊地捆在背后了。
淵今迅速捆好我的上半身,讓我的雙手被反綁,雙臂緊貼上身被捆住,還用繩子捆過我的胸部,我上半身已經無力掙扎了。
我穿著一件長袖白色t恤,一條超短裙,和絲襪高跟鞋。
淵今捆好我上身后,把我放倒在沙發上,輕輕撫摸我的雙腿,“櫻夢,你的腿依然這么修長,迷人,我迫不及待要把她們捆起來了!”
淵今說著,就把我的雙腿并攏,拿起繩子一圈圈,捆起我的雙腿來。
“不要啊,淵今,我那么遠來見你,你就這么歡迎我嗎?”我試圖用楚楚可憐的姿態打動淵今。
“就是因為一年多不見,看見你的時候,發現你更美艷動人了,我早就迫不及待想要把你捆起來了!”淵今暫時停下手,把我抱在懷里,深情地輕撫我的臉頰,“你還記得出國前,在我家那次嗎?”
“我,我……我記得。”
“那一次,你對我說:‘淵今,你就要出國了,今天想對我做什么都行。’你還對我說:‘我會一直等你回來。’你記得嗎?”淵今輕輕吻我,問我。
“我,記得啊,我有等你啊。我媽要我嫁人,我都不肯。有好多人追我,我都拒絕了。就為了等你啊?”我點點頭。
“你還記得嗎?我出國前,我們那瘋狂的一晚,我把你捆起來,狠狠滴要了你。”淵今輕撫我的唇,溫柔地親我的耳朵,頸子。
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陣陣顫抖,我緊咬嘴唇,卻鎖不住吐出來的嬌喘呻吟。我感到意亂情迷。
“恩~那次,你要出國了,我當然……恩,你對我做什么都行了?”我感覺我在淵今的親吻下,快要融化了,快感一波緊接一波。
淵今的手,撫上我的胸部,我不禁嬌吟:“恩哼~!”
淵今對我一番撫弄親吻以后,抬起身,一本正經地對我說:“所以!今天一看見老婆,我就想把你緊緊地捆起來!”
然后淵今繼續用繩子捆綁我的雙腿。
“恩?啊?!什么呀!”我從迷糊中,反應過來,“可是,可是?!你今天干嘛要捆我?!”
“因為你太美了,看看你的雙腿,又長又美又性感,不捆起來太可惜了!”淵今停下來,面帶沉醉地摸摸我的腿,然后更賣力地緊緊地捆我的雙腿。
“強盜邏輯!”我喊道。
“你們男人都這樣嗎?”我哭笑不得,聽淵今這么說,其實我心里有一絲甜蜜。
“對啊,我們男人都這樣,看見美女就流口水。不過我的眼里只有你這一個美艷如花的女人!”淵今說著,親了我一口。
“我抗議!”
“抗議無效,捆好了!”淵今說著,打好一個繩結,把我的雙腿緊緊地并攏捆在了一起。
現在的我,雙手被反綁,雙腿被捆,躺在沙發上,就好像一條上了岸的魚,任人宰割了。而且我掙扎無用,被捆得好緊。
我的眼眶里,眼淚在打轉。
“好啦,好啦,親愛的,別哭,別哭~我愛你。”淵今把我從沙發上扶起來,溫柔地哄我,親吻掉我流出的一滴淚。
“出國前不也這么玩過嗎?這一年來,我老想你了。別哭啦~”淵今哄我說。
“出國前,那是想著你出國了,也許就愛上外國的金發女郎了。或許你畢業就在國外定居了。以后也許不能再見面了。所以……”我委屈地嘟噥。
“別哭了,親愛的這么美,我怎么會愛上別人呢?”淵今幫我拂開亂發,再次親了親我,溫柔地抱著我,說。
“我……我也想你。我在家里,很想你。”想到思念淵今的辛酸,我痛哭出來,“所以,我借錢買了機票來紐約。其實,我都沒錢回家……”
“傻妞。怎么這么傻?要是找不到我怎么辦?放心吧,我兼職賺了一點錢,我有。別哭了,乖哦~”
“就是啊。我坐在飛機上,才想起,要是你喜歡別的金發妞,我怎辦?你不要我了,我豈不是會餓死在紐約?!”我哭著抽泣。
“傻丫頭!剛才見面為什么不講?!說到這!”淵今突然生氣起來,“那你到這來,人生地不熟,錢也沒帶夠,你個傻丫頭為什么不先給我電話?!要是你走丟了,或遇到壞人怎辦?!”
“人家想給你驚喜嘛~!”我委屈地哭得更大聲了,“再說,人家要突擊檢查,要是發現你喜歡別人了,我就餓死在紐約算了!嗚~”
“你個笨蛋?!你從來沒出國過耶!你真讓我擔心!”淵今的眼睛也濕潤了,生氣地大叫,“你!!”
“人家這么辛苦,照你電話給的地址找到你,見面你還把人家捆起來!哇~”我大哭,“人家這么想你~!”
“好了好了,不哭了,乖哦~你真叫我火大耶!你好叫人擔心你知不知?!”淵今的聲音溫柔起來,扯紙巾給我擦眼淚和鼻涕,“你笨蛋,你來紐約應該給我電話啊?真是傻妞!”
“我知道錯了。對不起,讓你擔心。我本來打算不講的。”我依然在抽泣。
“你家里人知道嗎?”淵今溫柔地問,“乖啦,別哭了,乖哦~”
“知道。我給爸媽說了,可是媽媽不許我來,還逼我嫁人。爸爸支持我來,給我辦了護照簽證。可是爸爸的錢被媽管著,爸沒錢給我,借朋友錢給了我。我又問朋友借了錢,才有錢來紐約。”
“呵呵,在你媽心里,我一定是個誘拐少女的壞小子了。”淵今苦笑著說。
“哈哈,你就是壞小子,還不放開本姑娘?!”我看到淵今的苦樣子,破涕為笑。
“不行哦。你私自來我這里,不告訴我,要罰!要捆起來狠狠滴打屁股!”淵今好像唬小孩。
“什么嘛,盡找借口欺負我!還不是想把我捆起來,然后……”
“呵呵。誰叫你自己送上門來?還有,竟然懷疑我有外遇,罪加一等。等會你的屁屁會有饅頭一樣腫。”淵今替我擦干凈臉。
“啊啊,可是我沒叫你捆我,我不是犯賤!”我掙扎,全身被捆的好緊。
“不,你不是犯賤,你是我最高貴的公主,不過是被我俘虜的。”淵今溫暖陽光地笑著,捏住我的下巴,吻了我。
“對不起,櫻夢,如果不是假期我要做兼職賺學費,我一定回國看你的。真的對不起,讓你受委屈。”淵今歉疚地對我說。
“好啦。我不怪你啊?我是自己想你了,來看你的。再說,你在美國留學是應該的啊,沒有什么不對的。”
“呵呵,櫻夢,你依然這么善良。好像我做錯什么,只要真心對你道歉,你都能包容我。你真好。”淵今緊緊把我抱在懷里,深情地說。
“好啦,我不哭了。呵呵,知道我好吧?快解開繩子嘛~?不過你出軌我要把你切成一絲絲的,我才會原諒你哦?”
“對不起,委屈你了。不過我不會放開你的,這輩子都不會。好了!我們吃飯吧?”
“那你放了我啊,我好吃飯。”
“笨蛋,嘿嘿,就是要把你捆起來,然后,嘿嘿嘿嘿……”淵今壞笑著把臉靠近我,“……邊調戲你,邊吃飯呀。”
淵今一把把我橫抱起來,然后走到餐桌旁,用腳把椅子弄到旁邊一點。然后,淵今坐在椅子上,把我放在他腿上,把我的上半身扶起來抱著,讓我坐在他腿上。
淵今一手摟著我,一手拿起筷子夾菜,放在我嘴邊。
“你……好壞啊。放開我,我自己吃。我會咬你哦。”我對淵今講。
淵今說:“你咬試試看,我會把你吊捆起來一晚上。快吃吧,我喂你,想吃什么我給你夾。”
“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殘忍?吊我一晚上?”我嘟起嘴,不滿地說。
不過,我依然乖乖張嘴,吃了淵今喂給我的菜。
“嘻嘻,開玩笑的,怎么舍得讓你被吊捆一晚上。不過,老婆,你好美,我有點想把你吊捆起來,看看是什么樣,但不舍得吊捆你一晚上。”淵今一邊給我夾菜喂我一邊說。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好煩啊,以前就知道你喜歡捆女人這一套。可是還是愛你。”我皺著眉,又吃了一口菜。
“嘿嘿。我很早就想試試把老婆捆起來,然后讓老婆無助地坐在我懷里,我喂菜給老婆吃,就像現在這樣。”
“你混蛋,你預謀已久,對不對?我這樣,真的好無助,好煩,老公你好壞!”我張口又吃一口淵今喂的菜。
“老婆,你現在的樣子好乖!”淵今說著親了我一口。
“你妹,廢話,我都被捆起來了,你說我敢不乖嗎?對了,老公。”
“恩?什么?”
“你的小弟弟硬起來了,好硬好熱。”
“我知道。我的弟弟,看見你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對你起立敬禮了。”
“好色。”
“那是因為老婆很美。”
“老公你也吃一點。”
“恩。好啊。”淵今說著夾了一口菜喂我,然后夾了一口菜自己吃,“好吃嗎?”
“好吃,一年沒見,老公你做菜更好吃了,好像五星級大廚。要是解開我身上的繩子,我會更開心一點。”我笑著對老公說。
“不行。你知道嗎?我就喜歡看你被我捆起來,在我懷里害羞掙扎的樣子。還有,我可比不了五星大廚。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淵今說著親了我一口,“就你個傻姑娘喜歡我。”
“嘻嘻。”我嘴里包著菜,笑了,“我老公這么優秀,很多女孩喜歡的。老公,你嘴好多油。老公,你就喜歡這么一邊親我,一邊吃飯,對吧?”
“對呀。真是深知我心,來,再親一個。對了,要不要嘗嘗這個菜,這個菜是我來紐約以后學會的。”
“好呀,老公你做的菜,真的好好吃。我要吃那個,那個?”
“哪個?我給你夾。”
……我就這么被捆著,坐在淵今的腿上,懷里,和淵今一起笑鬧著,被淵今喂著,吃了一頓飯。窗外,天漸漸黑了,許多燈,像星光,亮了起來。
……半小時后。
“要不要再吃點?”淵今問我。
“吃飽了,吃不下了。你把我捆得好緊,要是解開繩子,我或許會多吃點。”我對淵今講。
“不行。”淵今像個頑皮大男孩,笑著講。
淵今把我橫抱起來,走向臥室。
“要做什么?”我被淵今突然抱起來,驚呼一聲。
“你立刻知道。”淵今笑著說。
我竟然覺得淵今好帥,笑起來好迷人。
淵今抱著我走進臥室,坐在電腦前,然后把我扶起來,讓我面向電腦屏幕,坐在他腿上。
淵今一手抱著我,一手握鼠標,點開電腦上的視頻。
“你干嘛?”我問。
“說了啊,一會大哥哥陪你看色色的電影啊?”淵今親了我一口。
“我不要看,放開我。”我掙扎扭動起來,全身的繩子緊緊束縛我,我低下頭。
淵今打開電腦桌的一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小段繩子,然后把抱著我的手拿開,對我說:“坐穩啊。別掉下去。”
“你做什么?”
淵今用雙手,梳理了下我齊腰的長發,然后捉起我的頭發,用小段繩子,扎起我的頭發,扎了個馬尾辮。
然后淵今輕輕用力,既溫柔,又不容我反抗地,抓住我的馬尾辮,慢慢往下拉,強迫我抬起頭。
“會痛,不要拉我頭發。”我輕呼出聲,可是我頭發被拉,不得不抬起臉。
“對不起啰。”淵今把捆住我頭發的小段繩子,在我腦后和背上捆來捆去。
過了一會,淵今說:“好了,現在你非看不可了。”
我試著輕輕低下頭,可是我發現我的馬尾辮被捆住了,捆我頭發的繩子好像和捆我上身的繩子,捆在了一起。我現在只能略微揚起臉,卻因為頭發被捆住,不能低下頭。
“你太壞了。”我咬著唇,再次嘗試把頭低下來,卻拉得頭皮一陣發疼。
“你太誘人了。”淵今很方便地低下頭,親吻我的唇。
“恩~”我努力掙扎,可是好像從頭到腳都難以動彈,我的手雖然被反綁著,不過我努力地伸手掐了淵今一下。
“嗷~”淵今呼痛,“小貓咪,爪子挺鋒利呀~”
這時電腦的色情影片已經開始播放了,淵今伸手點下鼠標,跳過片頭。電腦直接開始播放一個亞裔女的身著和服,乖乖跪在地上,被一個老男人,漸漸捆起來。
淵今又伸手東翻西找,找到一捆膠布,然后淵今略帶粗魯地,稍微往前推我的上身,讓我趴在桌上。然后,淵今笨手笨腳地,把我的兩只手分別握成拳,用膠布粘起來。
淵今粘好我的手后,我掐淵今也做不到了。淵今又把我小心地扶起來,抱在懷里。
“和大哥哥一起看色色影片吧,小貓咪~”淵今這下可得意了。
“我要咬你!”我嘟起嘴,生氣地說。
淵今拿出一個塞口球,往我嘴巴塞。我半推半就地,讓淵今給我戴上了塞口球。
“嘻嘻,這下咬不到了吧?小貓咪,你皺著眉頭的樣子,好令人心碎,好可愛~”淵今有些色色地看著我,得意地對我說。
“唔唔唔唔唔。”我張嘴要說話,就說出這么一串聲音。
其實我想說,令你心碎,你不放了我。我不服氣地掙扎扭動,可繩子好像越捆越緊了,好像有口水流了下來。
“真誘人,熱嗎?我把空調打開。”淵今說著,拿起電腦旁的遙控器,打開了空調。
現在是夏天,還是蠻熱的。
淵今扶正我的身子,摟著我,對我說:“好好看色色的電影吧,老婆。我不能低頭的高貴公主,哈哈哈。”
我現在真的低不下頭了,淵今的電腦,播放一個女的被脫光衣服,捆起來,被一個老男人上下其手。那女的開始呻吟浪叫,臉上全是動情的表情。
淵今對我也伸出魔手,上下撫弄我,還從身后親我的頸子,耳朵,頭發,臉。
我的身體經不住陣陣顫抖,快感像巨大的海浪,席卷了我,搞得我分不清東南西北,難以思考。捆住我全身的繩子,好像在啃噬我的身子,和我的心,讓我又痛又有被捆的快感。
淵今對我愛的呢喃,和我的無助,一起把我推向云端,我感覺全身都融化了。
我的心在對我講,就這樣,沉淪在淵今的愛里吧。
電腦播放的視頻里的女人,開始高聲地呻吟浪叫,羞恥不堪。可是我的嘴里,也開始禁不住吐出羞惱的嬌喘。我嘴里的喘息,嬌吟,也不比電腦視頻里的女人的聲音,高雅到哪去。
電腦播放的視頻里的女人,臉上出現動人的表情,那女人的浪叫,更催化了我血液里的情愫。
我現在被捆著,又能做什么呢?就這樣任淵今為所欲為吧。我這樣想著。
我感覺我的下體,雙腿之間,涌出愛液,濕了我的內褲,絲襪。
我掙扎扭動,卻只帶給自己新的一輪高潮。
“你知道嗎?我日夜想你,每天都會想起你。我真的愛你,櫻夢~”
淵今的喘息也又粗又急促了,他像出籠的野獸一樣,狂熱地吻我,愛撫我,不停地狂野真摯地告訴我,他對我的愛和思念。
淵今的甜言蜜語,令我感動。
“恩~唔唔唔……”我好想大聲對淵今說,我也愛你,想你,可是說出口的就是這些。
我努力調整姿勢,用我的被反綁的,被粘成拳頭的手,去蹭淵今硬得像鐵的,火熱的小弟弟。
淵今感受到我的動作,也自己把小弟弟往我身上蹭來。
“受不了,我要你~!”淵今大吼一聲,突然把我抱起來,把我扔到床上。
我全身被捆著,被突然扔到床上,雖然床很軟,可是我全身都被繩子勒痛了一下。
“唔~”我呼痛出聲,我的口水已經打濕了我的衣襟,好羞恥。
淵今飛快地脫了全身衣服,露出一身勻稱鍛煉過的健美身體,淵今的小弟弟像猙獰的怪獸,挺起老高。淵今點下鼠標,關了電腦視頻,跳上床來,狂熱得像野獸一樣,對我又親又摸。
我被捆著,只能被動地接受,其實我好想伸手抱著淵今,回應他的熱吻。
淵今坐在床上,把我被捆的雙腿,抬高,把我被捆的雙腳放在他肩上。然后,淵今撩起我的短裙,伸手撫弄我的私處。
“恩~”我一陣嬌呼,全身不由自主地抖動了一下,就像過電一樣。
“哈哈,老婆,原來你這么濕了。”淵今壞笑一聲,說。
有多濕,我又看不見,我心想。
不過,我感覺好像秀褲都濕透了。我一陣嬌羞。
淵今突然放下我的腿,跑去拿出一把剪刀,嚇了我一跳。不過淵今不是要傷害我,而是,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剪開了我衣服,露出我雪白柔嫩的雙峰。
然后淵今,又抬高我雙腳,把雙腳放到他肩上,埋頭用剪刀剪爛了我的內褲絲襪。
我感覺我的私處暴露在空氣中了,而淵今盯著看,我很不好意思地一陣扭動。
淵今對我喊道:“老婆別動,免得傷到你,讓我再把你的內褲絲襪多剪掉一點。”
我很想說,那是我的衣服耶,裙子啊,你就給我剪了?!干嘛不給我松綁?我自己脫衣服啊?
∩是我被堵著嘴,什么話也講不出來,只能像動情的母獸那樣呻吟亂叫。當冰冷的剪刀,挨到我的私處的時候,我有些害怕,怕淵今傷到我,不過其實他很小心,我絲毫沒受傷。
然后淵今把剪刀一扔,放下我的腿,抓住我的腰,把我弄成面朝下,跪著趴著,屁股高高撅起的姿勢。我覺得這個姿勢好羞恥。
然后,淵今在我身后,一挺小弟弟,他的小弟弟一下子進了我的濕熱的私處。淵今開始了狂風驟雨式的愛愛。
我感到一種被侵入的快感,又有一種無助被動,臉趴在床上,無法反抗,屈辱的快感。
我發狂地亂叫,感到好舒服,好像飄上云端,難以名狀的快感,令我欲仙欲死,大腦一片空白。
我什么都懶得去想,就期待淵今的侵犯更猛烈些,更深一些……
……一番云雨之后,我和淵今一起到達了云端。
我和淵今都累得大口喘氣,我們赤條條的身體交纏在一起,好累好累地躺在床上。
我更是累得一個指頭都不肯動。我和淵今都大汗淋漓。
那個的時候,真的好舒服,那個過后,真的好累。
舒服過后,淵今依然很體貼,拉過被子,蓋住我和他。淵今又解開我嘴里的塞口球,我終于能把嘴合上了,我流了好多口水,好羞恥。
淵今扯紙巾幫我擦了擦口水,他顯得好疲累,因為我們愛愛了三次,也不知道愛愛了幾個小時。
“終于能說話了,你好壞。我愛你,淵今。”我說。
淵今對我一笑:“委屈你了,親愛的,我們睡會吧。”
“恩。”我想點點頭,這才發現頭發依然被捆著,我沒法點頭。
淵今壞笑了下,解開了捆著我頭發的繩子。
“你真的好壞~我想咬你~”我有氣無力地說。
淵今笑了笑:“睡吧。”
淵今拉過被子蓋著我倆,抱著我,親吻了我一下。然后,我們一起沉沉地睡去。
我被繩子捆得好痛,我也好累,可是我依然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醒了,繩子捆得我痛,而且,我想尿尿了。
我略微掙扎,發現自己依然被捆著,不過,淵今取了塞口球,我可以講話。
我想喊醒淵今,可是又看他睡得好熟,不忍心叫醒他。
∩是,我尿急,我想自己解開繩子,又做不到。我動作很小地掙扎了下。
淵今醒了,他睡眼惺忪地揉眼睛:“老婆?怎么了?”
“我要去下廁所,幫我解開繩子好嗎?”
淵今好像聽到什么很令人高興的事情,大笑,說:“哦。對不起,我依然把你捆著。讓你受委屈了,老婆。”
“那放開我啊?”
“嘿嘿”淵今又壞笑起來,“對不起啊,老婆,我把你捆起來應該更多照顧你的。”
“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現在不怪你了。放開我,我要去廁所,很急啊。晚飯時候,你給我灌了幾杯紅酒,又給我喝了很多湯。”
“嘿嘿,這就帶你去。”淵今大笑。
淵今站起來,把我橫抱起來,往臥室里的廁所走去。
“喂喂,你干什么?放開我,我自己去!”我驚訝地大叫。
“嘿嘿,我照顧老婆是應該的。”淵今厚臉皮地笑著說。
“什么呀?!喂!放我下來,我很急啊!”我著急地大喊。
“很急就好啊,這就在帶你去廁所啊。”淵今說著,一腳踢開虛掩的廁所門,抱著我,走進廁所,然后把我放下來,讓我坐在馬桶上。
“額,謝謝老公。現在,麻煩老公幫我解綁。然后出去,順便帶上門好嗎?”我好像猜到淵今要干什么,我露出甜美無比的笑容,笑著說。
“不行。老婆,快尿吧。”淵今蹲在我面前,笑著對我講。
“不~要~!笨蛋l出去!”我有些驚訝,羞惱地說。
“嘿嘿。不出去。”淵今一臉壞笑地說,“好早好早就想看老婆尿尿。”
“啊!草!我就知道,你好壞l出去啦!”我大喊。
我感到尿意更急了,我使勁夾緊雙腿,我改用乞求的羞惱的語氣,對淵今說:“老公~拜托你,快出去,帶上門好不好?不要做這么變態的事情,我會很不好意思的~!”
“有什么嘛?老婆,我們都交往好幾年了。你全身我都看過了。可是沒看過你尿尿,滿足我一下好奇心吧?以前我說看你尿尿你都不肯。這次終于有機會了!”淵今好像一個好奇寶寶。
我看淵今那又色又像大男孩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又羞又惱。
我好窘迫尷尬,我說:“你快出去嘛,你看著,我尿不出來。我真的很急。”
“嘿嘿,就是老婆急,我才有機會看啊~”淵今伸手揪我胸前的蓓蕾,輕輕撫弄。
我咬住唇,身體不可抑制地因為快感和刺激抖動,我盡量不發出羞人的聲音。
淵今突然用嘴含我胸前的蓓蕾,輕輕咬一下,然后使勁吸允。
“啊~”我嘴里吐出嬌羞的呻吟,偏偏我被捆著,不能伸手阻止淵今,我好羞恥,我說,“不要,淵今。”
淵今抬起頭,就讓我坐在馬桶上,然后抬高我被捆的雙腿,然后又用嘴,進攻我的私處。
“啊哈~臟,不要啊,淵今。”我全身一陣繃緊。
“我愛你,老婆。”淵今一邊用唇舌進攻我的私處,一邊對我深情真摯地說。
“哼恩~”因為快感,我咬住唇,一聲悶哼。
“嘻嘻,你濕了,老婆。”淵今抬起頭,笑著對我說。
“……”我臉發燙,心跳加快,無言以對。
淵今把我的腿抬得更高,我的私處露在他面前,他用手指,輕輕撫弄我的私處。
我掙扎扭動,大喊:“不要,快停下!真的,快停下!”
淵今不顧我的喊叫,把手指伸進我身體里,更快更強地愛撫。
“啊~!”我一聲尖叫,令我極度羞恥的一幕出現了。
我竟然當著淵今的面,忍不住尿了出來,身體陣陣痙攣抖動。我的下面,就像關不住的水龍頭。我甚至尿到了淵今的身上。
尿完了以后,我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羞得不行,我哭了。
“嗚~你欺負我。”我哭著對淵今講。
“好了,好了。對不起,不要哭了,好不好?”淵今趕緊把我抱在懷里,輕柔地,慢慢地給我解開繩子。
淵今哄了我半個小時,我才慢慢收住淚。其實我心里不是很責怪淵今,但是我感到很尷尬。
淵今慢慢給我解綁,花了半天,才解開我身上所有捆住我的繩子。我身上被繩子綁得地方,果然大多地方都有一點淤青了。
“額,真對不起,我的好櫻夢。都怪我太色了,對不起。”淵今看著我身上的瘀痕,心痛地說,“對不起。你太美了,太誘人,我一看見你就失去了理智。”
“現在才知道心痛我?早干嘛去了?!”我的嘴嘟得老高了。
“這,對不起啦,都怪你長得太漂亮。平時我都很理智的,看見你,我就會變得瘋狂又變態。”
“切!”
“哎,真對不起,櫻夢。這次我玩過火了!”淵今皺著眉,一臉歉疚地拿著從我身上解下來的繩子,走出廁所。
〈到淵今歉疚的臉,淵今又對我不停地道歉,我心里其實已經不太生氣了。我長嘆一口氣。
我坐在廁所馬桶上,看見淵今走到臥室門口,打開臥室門,把繩子往客廳扔出去。
“對不起,櫻夢,這次你來紐約,我太高興。很久不見你,我快想你想得發狂了。所以,我得意忘形了。”淵今愁眉苦臉,一臉歉疚地回到廁所來,局促不安地對我道歉。
我深呼吸一下,拉住淵今的手,勉強笑了笑,說:“好了。我不生你的氣了。其實我……我……并不很怪你,只是我被你弄得……我很羞啊?”
“真對不起。”淵今蹲下來,蹲在我面前,歉疚而關切地看著我。
“好了,別說對不起了。我,已經不怪你了。”我伸手摸摸淵今的臉,輕柔地摸了摸淵今的頭,說,“我……愛你。誰叫我愛你這個大變態呢?”
我勾住淵今的脖子,輕輕地在他嘴上,印一個吻,說:“別說對不起了。誰叫我愛你呢?我想洗澡了,我們洗澡吧?”
淵今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好!媳婦兒,我們洗澡!謝謝你,媳婦兒,你真好!”
淵今緊緊地把我抱了起來,我說:“傻瓜,高興啥?”
我覺得淵今的懷抱,又溫暖,又讓人安心,又厚實。
“你原諒我了,我當然高興了!哈哈。”
“傻瓜。”我也緊緊抱著淵今,我說,“快洗澡吧,我想洗澡了。都怪你,現在你和我身上都是我的尿。大笨蛋!”
我和淵今的腳下,有一大堆,淵今剛剛替我擦眼淚鼻涕,用過的,丟在地上的衛生紙團。我把身上又是汗,又是尿,被淵今剪得破破爛爛的衣服脫了,丟在地上。淵今把地上的垃圾掃了,扔進客廳的垃圾筐。
然后,我和淵今一起洗了個澡,淵今輕柔地為我按摩身上的瘀痕。我身上被繩子捆,產生的瘀痕很快就顏色淡了許多。
我和淵今洗完澡,看看時間,天沒亮,還是半夜呢。洗完澡,淵今硬是不讓我穿衣服。于是,我和淵今洗完澡,都沒穿衣服,上床相擁而眠。赤身的男女,睡在一起,哪能直接睡著,我和淵今又做了一次,才累了睡了。
第二天,天亮了。
我因為睡得晚,又累,想睡懶覺。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淵今先起床了。淵今對我說,叫我多睡會,他起床買早點。我胡亂應了聲,又睡著了。
睡著后,我做了個夢。
我夢見有一天,我睡醒了,起來,身上竟然穿的透明內衣。淵今和我一起睡的,他也起床了。他比我起得早,已經做好了早飯。淵今看見我起來了,親了我下,說去上班了。我說好。
然后我去吃早點,淵今給我做的早點是個蛤蟆狀的巧克力面包和一個雞蛋。我正要吃面包,面包突然變了,變成一個真正的渾身鼓泡的可怕的大號蛤蟆了。那蛤蟆一叫,一跳,聲音又怪又大聲。我嚇了一跳。
我早點也不吃了,出門去找淵今。淵今沒有走遠,拎著個公文包,在前面走。可是我明明看淵今慢騰騰地散步一樣在前面走,我使勁跑卻追不上淵今。
我跑了好久都追不上,然后我一看街道,挺熟悉,可以找近道去追淵今。我就轉彎,進了個小巷子,穿過小巷子。我正好出現在淵今前面。
我對淵今說:“淵今,可找到你了!為什么我剛剛追不上你呢?”
淵今先開始,還很和睦對我笑,突然臉上出現生氣的表情。淵今從背后拿出一副手銬,把我銬在街邊一根又銹又舊的水管上。然后我就看見淵今抱著別的女人,在那親吻。
我好害怕,使勁掙扎,可是手銬很堅固。我眼睜睜看著淵今和別的女人抱在一起,漸漸走遠了。淵今頭也不回地抱著那女人走了,那女人回頭一瞪我。那女人眼睛銅鈴似的,發著很亮的黃色光。本來很美的嘴一張開,全是尖利嚇人的牙!
那女人瞪了我一眼,回頭去看淵今,又變成美女的臉了。
我大喊:“淵今,快回來,那是妖怪!”
然后,我醒了!
“淵今!淵今!”我醒了,就大聲喊。
“怎么了?怎么了?!我在呢!”淵今聞聲跑進臥室。
“淵今!不要走!”我著急地喊。
“傻妞,做惡夢了?”淵今上床,和我睡在一起,抱著我,安慰我,“我在,我在。我買了早點回來啦,我不走,不走!我會陪伴你一輩子。”
“淵今!淵今!我做了個好嚇人的夢,夢見你和妖怪女人走了!”我說。
“笨蛋,我還以為你夢見,你送我出國,送我上飛機的時候呢?!”淵今笑著抱著我說,“好了,好了,醒了吧?傻妞?沒事的,我不會離開你的。”
“恩,醒了。”我說,“有點不對勁啊?你先起來。”
“什么不對勁?”淵今笑著站起來,我咋覺得淵今笑得很可疑呢?
我抬頭往床頭一看,我看見,我雪白纖細的雙手手腕,被一副手銬銬在床頭的欄桿上。
我想要動腳,發現腳也動不了。
淵今壞笑著揭開被子。
我再低頭一看床尾,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草!”
我的兩只腳的腳腕,被亮锃锃的兩只金屬腳鐐,大大地分開,銬在床尾。我的腿被迫大大分開,我連腿都合不攏。我全身依然沒穿衣服。
我掙扎了一下,手腳都被銬著,根本動不了。
“草!”我又爆了句粗口,我看向淵今,說,“老公!這是怎么回事?這是你搞的吧?!哪來的鐐銬?l放開我!”
“嘿嘿。我去買早點的時候,順便去了趟成人商店,買了新的,捆綁專用的柔軟的繩子,和這些鐐銬。”淵今早就在那樂得不行了,嬉皮笑臉地說。
“我被你打敗了。這就是,你出國前,常說的,想趁我睡著的時候。把我銬起來?!”我驚訝地大張開嘴。
“對啊。我買了早點,去了成人商店回來。看見你還在睡懶覺,嘿嘿,我就趁你睡著,把你這么銬起來了。”淵今色色地看著我,顯得很興奮。
“你……你……”我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我說,“淵今,你來紐約一年多,你學壞了l放開我!”
“嘿嘿嘿。我還買了這個哦~!”淵今用近乎唱歌的聲調說。
淵今說著跑去拿了一個口袋,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巨大型號的假陽具按摩棒,一個跳蛋,和一個一端是個圓球的按摩棒。
“你……你……”我頭大如斗。
“老婆,你放心,這些東西我都用消毒水擦過了。新買的繩子洗了晾著呢。我在紐約,沒女朋友,所以平常沒買這些東西。昨天捆你用的繩子,還是晾衣服用的棉繩。昨天那塞口球,是出國前給你用的,我隨身帶來這里。老婆,你放心,你來紐約,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你……你就不能帶我去旅游,去逛逛美國的景點什么的嗎?你要天天把我捆在家里,和我做愛啊?!”我大驚,我感到不可思議。
“老婆,我要把對你一年多以來的思念,和我存了一年多的精液。全都在老婆身上發泄出來!”淵今故作一本正經的樣子,對我講。
“這,我,淵今,你個變態!放開我!”我一陣掙扎,毫無用處,只弄得銬住我的鐐銬“嘩啦啦”亂響,那些鐐銬冰冷又堅固,好像永遠無可撼動。
“老婆,你現在相信我沒有找別的女人,心中只有你了吧?”淵今把臉湊近我,正經地說道。
“我信了,解開手銬腳鐐吧?”我躺在床上,仰面看著淵今,眨了眨眼,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老婆!你這個樣子我太喜歡了!我就說我不會喜歡別人。”淵今狂熱地撲上來,親吻我,摸我的胸部。
“我是要你放開我,不是要你上床來,欺負我。”淵今親吻我后,我說。
“可是老婆你剛剛那個表情,太誘人了,完全激發了我的獸欲。老婆,對不起。這兩個,你選一個吧。”淵今拿起手里的巨大型號假陽具按摩棒,和一端有個圓球的按摩棒,對我說,“老婆,我迫不及待想要你了。”
“我……我……我兩個都不選!”
“老婆。”淵今突然一改嬉皮笑臉的表情,認真地說。
“什么?”
“真的,你很美,我一看就你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愛你。”淵今深情地說完,就開動了按摩棒。
……我被鎖在床上,被淵今用按摩棒弄得高潮了。我高潮的時候,淵今也受不了,把小弟弟夾在我的胸部,磨蹭了幾下,瀉得我一臉都是。
我感到又舒服,又無助,又難受。
高潮以后,淵今解開銬著我的鐐銬,和我去洗了個澡。我和淵今吃了他買回來的東西以后。淵今又不讓我穿衣服,給我戴上腳鐐手銬,把我按到電腦前。
雖然夏天不冷,可我不穿衣服,總是害羞。我完全不能反抗淵今,他很有力氣。
淵今讓我戴著手銬,把這兩天我和他發生的一切,在電腦上寫下來。
淵今說,如果我不寫下來,就要把我鎖在床上,用按摩棒,讓我一天高潮六次。還要讓我穿裙子,不穿內褲,夾著按摩跳蛋,和他一起去坐公交車出去玩。
其實淵今各方面都挺好的,對我也很好,很溫柔。淵今很愛我,可是,我發現淵今來紐約真是學壞了~!混蛋淵今!
∩是我愛淵今。
而且,淵今說,如果我把這兩天我和他發生的,寫下來,發在網上,才準我穿衣服,而且他會帶我去逛哥倫比亞大學,聯合國大廈,看自由女神什么的……逛那些什么地方,我不是很稀罕,可是我要穿衣服啊……
而且,淵今說我乖乖聽話,那么,他發泄掉一年積蓄的精子以后,會比較少欺負我。淵今是混蛋有木有?淵今還反說我是超美貌的妖精,要榨干他。淵今不講理……
然后,我可恥地屈服了。用兩天時間寫完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