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和女友在醫院

2015-2-3 激情小說

裘裘足足看了傅中恒留給她的那張字條有半天之久,到現在她拿著那張字條,還是很緊張,心頭有如小鹿亂撞。

她到底在發什么癡!干嘛一天到晚拿著他寫的字條看,看了之后還臉紅,真是蠢到了極點。

裘裘把字條揉一揉,空投丟到垃圾桶,不一會兒,又光著腳丫子,直奔下床,把那個紙團撿回來,小心翼翼地將它展開,平鋪在桌面上,心跳得好快好快……

她覺得自己好像不是要去看診,而是要去約會。

她到底在干什么?

為什么這么多年了,還在喜歡那個心里有著別的女人的男人!只要他稍稍釋放一點善意,她就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為他心動不已。

氣死了!她拿起電話,準備打給他。

她要告訴他,她不去他的診所了,她的牙齒要去給別的名醫看,她……

「喂?」電話接通了,聽到他的聲音,她的心都揪得緊緊的。

她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這么沒用,一聽到他的聲音,就緊張得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裘裘?」傅中恒試著去猜測。

他的神準讓裘裘忘了緊張,腦子終于恢復正常,「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這支專線電話只給親人,而親人的電話號碼我全背熟了。」只有這支電話號碼的是陌生的,所以一猜就中。「你決定什么時候來看診了嗎?」

「我……唔……我現在就去。」

「現在?」她確定嗎?她昨天才來呢!而且她不是說了,她最近都很忙嗎?怎么今天卻有空了?

「現在不行嗎?」一聽到他的質疑,裘裘就像只刺猬一樣,把背上的毛都豎起來,劍拔弩張地,像是隨時要跟敵人決斗一樣。

但他不是她的敵人,所以她可以收起她的敵意,OK?

「可以,你來吧!」他會等她。

裘裘匆匆忙忙的趕到診所,剛好診所要休息了。

「小姐,對不起,我想掛號。」她急忙的拿出健保IC卡跟一張百元鈔放在柜臺上。

護士小姐抬頭看了她一眼。

她記得她,這個小姐昨天第一次來診所,而且還有個財大氣粗,脾氣大得不得了的男朋友。

她對這對情侶沒什么好印象,所以她把裘裘的健保Ic卡跟錢退回去,「對不起,我們休息了。」

「不能通融一下嗎?我從很遠的地方特地趕來的。」裘裘試著跟護士小姐解釋,但這位護士小姐好像很討厭她的樣子,因為她的臉色不太好看。

傅中恒呢?他去哪了?

裘裘伸長脖子想要往問診間探去,但那個護士小姐卻站起來擋住她的視線。

護士小姐再重申一次,「我們休息了,如果你要看診,下次請早。」

早?早個屁啦!曾幾何時,她要見傅中恒還得經過這些閑雜人等的同意了?

裘裘氣呼呼的收下健保IC卡跟紙鈔,然后眼觀四方、耳聽八方,趁那個護士小姐不注意時,溜到問診間。

護士小姐看到了,連忙大叫,「小姐,你不能隨便亂闖。」

她企圖阻止裘裘,但裘裘才懶得理她。

她今天非得見到傅中恒不可。

她不管什么禮節,門沒敲,就直接往里頭沖,卻見到傅中恒正脫下醫師袍在換衣服。

「呃!對不起。」她紅著臉,連忙退出去。

護士小姐正好趕來,氣急敗壞的要趕她出去。

這女人看起來還滿有氣質的,沒想到會做出這么沒禮貌的事。她以為她是誰啊?她想什么時間來看診,他們牙科診所就得隨時候駕嗎?

「小姐,麻煩你出去。」

護士小姐看起來一副很不好惹的樣子,裘裘差點被她的態度給氣死,幸好傅中恒這個時候已換好家居服走出來,要不然她鐵定爬到她的頭上去撒潑。

傅中恒看了兩個女人一眼,似乎在詢問發生了什么事。

護士小姐搶著跟傅中恒告狀,「她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溜進來,我明明告訴她,我們已經休診了,她還不聽。」護士小姐一副她沒做錯事的表情。

裘裘根本不在意她要怎么告她的狀,隨便她啦!她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看得護士小姐氣得牙癢癢的。

護士小姐原以為傅醫師會把這個可惡的女人趕出去,沒想到傅醫生卻只點了個頭,說他知道,而且還要她先回去。

先回去!這怎么行!

護士小姐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我電腦關了。」他們明明休診了啊!

「哇!真好命,才幾點而已,就已經收拾好準備要回家了。」裘裘落井下石地看看時間。

現在才九點零五分耶!

裘裘那個態度,讓護士小姐氣得臉紅脖子粗。

手腳快又不是她的錯,更何況診所九點就休息,她準時關機,關得理直氣壯,這個三八女人干嘛管她。

總之,她就是不喜歡她,不愛傅醫生幫這個女人看診。

「傅醫師……」她轉臉看向自己的BOSS。

傅醫生應該也不會理這個討人厭的女人吧!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她以為她有錢就了不起啊!拜托,傅醫生才不吃這一套。

「我知道了。」傅中恒點頭。他不想介入兩個女人的戰爭,雖然他一點也不懂,她們倆明明不認識,怎么就是看對方不順眼?

「你先回去吧!診所我來關。」傅中恒這么告訴她。

但護士小姐卻不懂老板的意思。

老板叫她先回去,還說診所他來關!意思是老板想幫這個女人看診嗎?

「那我還得重開電腦,還得跟健保局連線,還得……」

「不用了。」他跟裘裘還沒斤斤計較到那種程度,幫她免費看診,他不會變窮,也不會少一塊肉。

「聽到沒有?不用了,你什么事都不用做,我看診不會增加你的麻煩,所以你可以回去了。」裘裘揮手,要護士小姐快走。

這個護士小姐真討厭,她不喜歡她。

護士小姐則是看看老板,又看看這個討人厭的女人。她愈想愈不甘心,不懂一向公私分明的老板為什么要偏袒這個討人厭的女人?為什么要幫這個女人看診?

老板真的那么愛錢嗎?

她好氣好氣老板,覺得老板一遇到這個女人,就變得不像是她以前所認識的傅醫生了。

傅醫生他……他該不會是喜歡上這個討人厭的女人吧?

這個女人有男朋友了,傅醫生不知道嗎?昨天這個女人的男朋友還陪她來看診,態度跩得二五八萬似的,傅醫師忘了嗎?

護士小姐著急的看著老板。

裘裘卻叫她快回去,「你還杵在這里干嘛?」

護士小姐忍不住瞪了裘裘一眼。

狐貍精!她不懂,傅醫生怎么會喜歡上這種女人,太不值得了,如果要她選,她會選文儀的老師。

人家邱老師一看就是良家婦女的模樣,不像這個女人,盛氣凌人的,一副唯我獨尊的表情,讓人看了就有氣。

「再見!」不想再看到裘裘的臉,護士小姐拿著包包立刻離開。

裘裘等到那個討人厭的護士小姐走了之后,才兜到問診間,她看見傅中恒在準備看牙的工具。

護士小姐不在,他凡事都得自己來。

他要裘裘坐上診療椅,要她嘴巴張開,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而裘裘也很聽話,他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好像她來,真的就只是為了讓他看牙齒而已。

但她明明不是。

她來,是為了看他,她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他。

「你……為什么變成牙醫?你的工作呢?」

「家里的事業給中博繼承。我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不適合從商,于是便重操舊業,替人看診。」當然更大的原因是,他不娶老婆、不生孩子,讓他父母親氣死了,說要把所有的家產全都給中博。

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威脅他,孰不知他們從他手中奪走的那一切名利,他根本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他的女兒、他的家庭,為了女兒,他寧可少賺一點錢,也要陪女兒長大。

「你以前是學醫的?」

「你不知道?」

「我對你沒那么了解好嗎?」當年她根本是被他弟給拐去他家當他老婆的,什么事都不懂,什么事都沒搞清楚,就一廂情愿地愛上他了。想想,自己也真是夠蠢的。

不過,依他的個性,他的確不適合從商,當醫生……的確比較像是他會做的事,但是,真要說的話,她覺得他比較適合當中醫師。

「嘴巴張開。」傅中恒拿起整牙工具,看得裘裘頭皮發麻。

她一手將它揮開,「我不是來看牙齒的。我是來問你,女兒叫什么名宇?」

「傅文儀。」

「那……你平常都弄什么給她吃,為什么把她養得像只小肥豬?」

「她胖胖得很可愛。」在傅中恒的心目中,女兒是個天使,再怎么胖,也是個胖公主。

「可愛個大頭,女孩子要是胖就毀了,你說,今天換成是你,你會喜歡一個肥肥胖胖的女人嗎?」

「我以為我們今天是要談論你的牙齒。來,把嘴巴張開。」要看牙齒了,她可不可以乖一點,別再講話了?

「啊——」裘裘乖乖的把嘴巴張開,順便問他,「你喜歡那個女老師嗎?」她終于問到她最想問的事了。

「整牙的時候不要講話,你的口水噴到我了。」

「那就先別弄牙齒,我們把正事談好再說。」她對他的事好奇得要死。

「這五年來,你一直單身嗎?你媽不催你結婚嗎?你為什么要離家?」裘裘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像連環炮似的直彈出來。

「先把牙齒弄好,我們再談正事。」

「為什么?」為什么非得聽他的話不可?為什么得先把牙齒弄好了才能談?「現在不能談嗎?」

「不能。」

「為什么?」

「因為把牙齒整好了,我才能吻你。」她嘴巴一張一闔的,撩得他心癢癢的。

他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他一直很想念這個小女人,很愛、很愛她。

啊?吻……吻她?

裘裘被始料未及的答案給嚇得愣在原地。

他……為什么說他要吻她?

她偷偷地看他,只見他的臉波瀾不興的,她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后她只好乖乖的被他推回診療椅上,乖乖的張開嘴巴,讓他治療她的牙齒。

等他治療好了,她一定要好好的問他,為什么他想吻她。

所以裘裘一直乖乖的等待,然后治療好了,他叫她漱漱口,最后他吻了她……

他真的吻了她!

裘裘捂著嘴,不敢相信,「為什么吻我?」

「因為想念……」分開了五年,沒有一個女人有辦法進到他的心中,他這才曉得她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騙人!我明明就住在你家附近,你要是真的想我,為什么從不來我家找我?」

「我去了,但你一直避不見面。」

「我避不見面,你就不來了,這算哪門子的想念!你一點都不積極。」害她這幾年來氣死了,最后索性交個男朋友想氣死他。

「裘裘。」

「干嘛?」

「把嘴巴閉上。」

「為什么?」

「因為吻過你之后,我食髓知味,吻上了癮。」他想再吻她千遍百遍。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原來遠比想像的還要來得想念她。

「不……不能這樣啦!」他嘴巴一過來,裘裘就嚇得伸出手阻止他,「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耶!你見過他的呀!我不能對不起他。」

「你不愛他。」

「你少自大了,我不愛他,難道愛你嗎?」

「你不愛我嗎?」

「不愛。」在這個時候怎么能承認她一直很愛很愛他。

「再說一次。」

「不愛,不愛……」要她說幾次都沒問題……唔!他干嘛啦!硬是把嘴湊過來吻住她。他以吻色誘她,這樣一點都不公平。

「你別這樣……」他竟然趁她被吻得暈頭轉向之際,就在診療臺上,拉下她的底褲,摸進她的兩腿間。

「不可以……」他們不能這樣下去……

裘裘虛軟無力,但是仍堅持要護住最后的防線并攏著雙膝,不過,她的抵抗一點用處都沒有。

他強悍地扳開她的兩腿,雙眼注視著她的美麗,「你喜歡的,看,你這里都濕了。」

他的手指在她的溝渠中來回掃弄,弄得她的花瓣像是在冷風中顫抖的小花一樣。

「你的反應好可愛,像個小處女似的。」她該不會自從五年前跟他做過之后,她的身體就再也沒有別人品嘗過了?

「你的男朋友不曾這樣碰過你?」他修長的手指輕刮著她柔軟的小穴。

「他……不像你……不像你這么色,他才不會……才不會跟你一樣,啊……」他的手指竟然刺到里頭去。

裘裘穴口一緊,將他修長的手指緊緊的圈住。

他怎么這樣!

裘裘的眼淚飆了出來,她的身體正承受著劇烈的狂喜。

他的手……動得好快、好快,她快受不了了。

「我不喜歡你在跟我做愛的時候,談到別的男人。」所以她得接受他的懲罰。他將她的雙腿左右拉開,分置于椅子的兩側,讓她的花穴大大方方的曝露在他的視線之下。

「別這樣……明明是你先提起他的……」他怎么可以怪她!

她的手想伸到陰花處遮住,但他卻將她纖細的手腕鎖在頭頂上方,他低下頭,親吻她沾了花蜜的花瓣。

她將他舔吻她那里的畫面看得一清二楚,她看到自己的私處正因他色情的動作而劇烈地張闔著,她的潮水因受此刺激,一波又一波的不斷涌出。

他用舌頭將它掬起,將它咽下,然后猛然的將嘴覆在她敏感的花核上,用力的吸吮,舌頭頂到圓硬的中心,用牙齒啃咬著她逐漸充血的地方。

「你好小、好緊……」他一邊吻她的圓核,一邊用手指挺進她的深處。她小得連他的兩根手指的寬度都進不去,所以不需要她說明,他也知道他是她這輩子第一也是唯一的男人。

她干嘛這么傻?都說要忘掉他了,卻依舊為他守身如玉!

「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還愛著我?」

「你別不要臉了,我才……才沒愛你。」

「真的?」

「真的。」她死鴨子嘴硬,死不承認。

傅中恒加快手指的律動,讓她的身體攀上了高峰。「不……別這樣……別這樣……」

「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實話,你愛不愛我?」

「不愛。」

「不愛?」他手指扣弄得更加厲害,讓她激情的潮水泛濫得更加嚴重,隨著他手指的一進一出,那四濺的水聲情色地回蕩在這個小小的問診間。

他弄得她幾乎要魂飛魄散,她……她快不行了……好……好吧!她承認,她承認了行不行?

「愛……我愛……我好愛你……所以請你別再這么弄了……」她快要憋不住,快要噴出來了。

「啊……」裘裘夾住雙腿,卻敵不住那奔馳而來,直沖腦門的快感,大量的潮水像泛濫的海水一樣直泄而下。

她不行了……

她噴出熱情的體液,快樂的感覺在她腦中炸開來,像是閃亮的煙火直上云霄,她的腦中頓時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