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帶團女導游的自述

2015-2-3 激情小說

我叫咪咪,21歲,我從小學就喜歡和男孩子互相撫摸身體,初二破處,之后就不斷和不同的男孩子發生關系,文秘專業大專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小旅行社,下面這些事情就是在我第一次工作時發生的。

我上班第三天,因為一個經常做全陪的同事辭職,經理讓我幫忙跑一個團(看文的哥哥們不要壞笑哦,這個“全陪”可沒有其他意思,就是全程陪同一個團的導游)。我本來的工作就是辦公室打雜,但是旺季抽不出其他人手,經理又答應每天給我津貼,我就答應了。

我們那個團的地接是個40多歲的男人,長的一般,戴著眼睛文質彬彬的樣子,姓陸,我就叫他陸哥。

第一天沒什么安排,分配房間吃飯然后就是自由活動。這個團是個公司組織旅游的,都是認識,所以就要了酒邊吃邊喝邊聊,我隨便吃了幾口就自己先回了房間,看時間還早打算換了衣服自己出去逛逛。因為我抱著出來玩的態度,又有好幾年沒來過海邊了,所以可是頗費心思選了幾件漂亮的衣服。

忘記說了,咪咪的身材還不錯呢,1.63m,53kg,可能因為從初中就開始和男生做愛了,我的胸部發育很早也很好,平時有D杯,生理期發脹的時候要穿F杯。從很型經常有公車色狼對咪咪的胸部動手動腳,之前好幾個男朋友也都非常喜歡我的奶子哦。

那天我穿了一件露肩白色娃娃衫,半低胸,下面一條牛仔貼身短褲,顯露出我的小蠻腰翹屁股和修長的雙腿,再帶一頂小草帽配合我精心扎的兩條麻花小辮兒,即清純又帶著誘惑。

剛出門就碰見陸哥,他看見我眼前一亮,然后問我去哪兒。我說隨便走走照幾張照片兒,他說你這么漂亮我陪你去吧還能幫你照照,我想也好就答應了。

我們沿著海濱路遛彎,我興奮的東張西望指手畫腳,陸哥不時給我拍照。到一片沙灘,我高興的跑進去在海邊趟水玩,陸哥說你等會兒我去買點兒水。

我獨自撿了會兒貝殼,陸哥很快回來了,拿著半打破,面有歉意的說,沒有別的了,你湊合喝點兒解解渴吧。

其實咪咪是很喜歡喝酒的,但是咪咪又真是不能喝,一般半瓶就會暈乎乎的了。不過真是渴了,咪咪仰脖灌下幾口,臉即時就紅了。

陸哥說夕陽很漂亮讓我站在水里拍照,邊拍他邊夸我漂亮,還時不時跟我潑水玩,我高興的玩了會兒又喝了幾口破,不知不覺的幾乎一瓶下肚了。

再溜達到水里,覺得腳下的沙子真軟和,漲潮的浪頭大,一個趔趄,我沒站穩跌倒在水里。我掙扎著要站起來,陸哥卻說,別動啊,這樣自然,我拍幾張。我暈乎乎的沖他笑著,半趴在水里,任后面的浪拍在我身上。

終于,陸哥過來拉我起來,坐到干爽的沙灘上,太陽幾乎落下去了,我的頭因為酒精有點沉,就勢靠在陸哥的肩上,他的手環著我的肩膀,然后慢慢游移到我的胸前。

天漸漸黑下來,酒精讓我興奮。雖然我之前沒和年齡相差這么多的男人親熱過,但是我覺得沙灘上落日下感覺實在很好,就把小嘴巴遞到了他唇前。他毫不猶豫的一口含住,用幾乎吞了我的熱情攪動我的舌頭,牙齒。我感到身體立刻熱了起來,原來他的手已經從領口伸進我的衣服開始揉搓我的奶子。

“哦。。。你的奶子好大。。。”他喘著氣說道,捏我的奶頭。

“嗯。。。啊。。。”我已經在他三輕兩狠的捏弄下酥軟的躺在了沙灘上“啊。。。啊。。。 好舒服哦。。。”我浪叫著,手也從他的T恤下摸進去撫摸他的身體。

天色暗下來,路燈從遠處照著沙灘,不明不暗的曖昧光線。

我的衣服因為是露肩的,很容易就可以扒下來到腰間,胸罩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他扯開了,我半裸著躺在沙灘上任他趴在胸前親我的奶子,他把一個奶頭含在嘴里吸著,一只手扯著另一個奶頭,我有點痛但是又很舒服,只能用力呻吟。他的另一只手解開我的短褲拉鏈,摸進去,然后停了一下,

“呵呵,小騷貨,居然沒穿內褲”

“嗯。。。嗯。。。人家。。。啊。。。不穿是因為緊身的會顯出形狀的。。。嗯。。。 嘛。。。”我邊呻吟邊拱起身子把奶子遞到他嘴前“再親人家嘛,好舒服。。。”

他一口含住奶頭,咬住用牙齒搓弄。

“啊。。。啊。。。”

他的手摸進了我的小穴,感覺到我的短褲已經被流出來的騷水濕透,用含住奶子的嘴含混的說“真是欠操的小騷貨,濕成這樣”

我自己把短褲脫到大腿中間,方便他的手活動,浪叫到:“再加一根手指嘛。。。嗯。。。嗯。。。就這樣。。。嗯。。。嗯。。。”然后伸手去摸他的褲襠。

陸哥的褲襠這個時候已經是鼓漲的高高的了,我拉開拉鏈,一根滾燙粗大的肉棒一下子蹦了出來。我用手握住上下套弄,嘴里喃喃說著:“好大。。嗯。。。好大。。。好哥哥操我啊。。。啊。。。”

陸哥顯然也憋不住了,他粗暴的把我的短褲往下又扯了扯,一下子壓到我身上。他熱熱的雞巴拱在我兩腿之間,在我濕滑的陰道口亂撞。我這時已經是騷癢難耐了,自己急急的用手抓住大雞巴直引導著插進小穴。

“啊。。。。。。”一陣插入的快感從小穴沖上來,我嬌媚的呻吟一聲,同時自己抓住兩個奶子亂揉:“親哥哥,嗯。。。哥哥好大的雞巴。。。啊。。。舒服死我了。。。啊。。。嗯。。。”

陸哥見我浪成這樣,也看出我是個天生的騷貨,毫不憐香惜玉的用手擰著我的奶頭,下面大力插著我的小穴,嘴里還說著:“操!這么型這么騷,從型被男人玩兒吧,看你被干的浪樣兒,被多少個男人干過了?”

“啊。。。啊。。。”我屈腿迎合著陸哥的抽插,享受著花心傳來的快感,一邊語無倫次的回答“啊。。。小浪逼好舒服。。。啊。。。好哥哥。。。親哥哥。。。十。。。十幾個吧。。。啊。。。”說著已經忍不住一個哆嗦瀉了身子。小穴收縮著夾緊陸哥的雞巴。

“操。。。”陸哥被我忽然一陣緊縮夾的也受不了了,幾個猛沖然后忽然停住抵住我的花心射了出來。我被燙的又一個激靈再收縮了幾下,然后感覺一股熱烘烘的精液和淫水混合著從我的小穴里流出來。

陸哥拔出有點軟了的雞巴,在我大腿上隨意抹了幾下然后收到褲子里拉上拉鏈,看了我一眼然后說:“走吧。”

我這時也把短褲穿好了,下身黏黏的都是精液和淫水,屁股上還粘了不少沙子很不舒服,不過只好回去收拾了。想穿上衣,卻發現胸罩剛才被陸哥扯壞了后面的搭扣,系不上了。

陸哥此時已經不耐煩的在催我快走,我說胸罩壞了,他說“那就別穿了唄,這么黑誰看的見?再說反正你也是個小騷貨,不穿有什么!”

我想也只好如此,就把胸罩收到包里往回酒店的路上走了。我走到人行道回頭往沙灘剛才呆的地方看了一眼,朦朦朧朧的不是很明顯,但是也不知道我們剛才發出多大的聲音,要是尋著聲音看應該能看出是在干什么的,算了,這里又沒人認識我,才不怕!想著,我追上陸哥,一起往酒店走去。

一進酒店大門,就見前臺經理急急忙忙的沖我走過來,他到我面前頓了一下,上下打量了我好幾眼,我問“什么事兒?”他才好像回過味兒來的說:“哦,你的團員,在餐廳喝多了,你去看一下。”說罷眼睛還是停在我身上。我顧不上想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轉身向餐廳跑過去。

剛進餐廳的門,就聞見一股很大的白酒味。餐廳里其他客人都走了,只有我們團的七八個男團員,有的趴在桌上,有的端著杯子傻笑,還有幾個舉著瓶子杯子互相勸酒:“喝了!不喝不是人操的!”“別操蛋,你丫喝,我都喝了一瓶了!”“操蛋?哈哈,誰他媽逼操那玩意兒啊,要操就操逼,哈哈哈哈”

我聽他們說的已經不像話了,急忙跑過去拉住拿酒瓶的人的手說:“別喝了別喝了,回去吧。明天還有活動呢。”那人姓米,是個主任,長的又矮又胖還滿臉痘痕,他看見我來了笑瞇瞇的打量了我一下,順勢拉住我的手,一使勁把我拽到懷里說“導游妹妹來了,陪我們喝一個。。。”

我看在大庭廣眾之下鬧的怎么也不像樣子,就半哄半騙的說:“好啊好,咱回房間喝吧,別在這兒鬧了啊。。。”邊說邊是一幾個服務員一人攙扶一個往房間送。那米主任卻是推也推不走的粘在我身上,賣著醉意說“你。。。你送我。。。喝。。。咱回去喝。。。”我看沒辦法只好架著他上電梯。

電梯到了,我拉著米主任第一個進去。從餐廳穿過大堂走到電梯,由于和我身高差不多,米主任一路上趴在我的肩膀,鼻子嘴在我脖子耳朵邊喘著粗氣,手更是有意無意的在我胸前蹭著,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進了電梯,他更把我抱緊了,手大剌剌的放在我的奶子上亂摸,下身頂著我的屁股摩擦,還不時舔一下我的耳朵。電梯里其他半醉不醉的還有服務員都偷看著,我的臉紅透了,小穴也一陣陣發癢,但是實在是這個米主任長的不怎么樣,又當著這么多人。我閃身躲著,但是小小的電梯實在也是躲不到哪兒去,倒像我在挑逗。

正鬧心著,上升的電梯忽然停住了,晃了一下然后突然一片漆黑。我嚇得尖叫一聲,腿一軟,連著米主任幾乎做到地上,然后聽見一個人說:“沒事兒,這電梯老壞,一會兒就好。”我一口氣還沒松,就感覺先是身后米主任從后面捏住我的一只奶子,另一手開始從后面捏我的屁股,馬上另外三只手也摸到我身上,我輕叫了一聲,剛要掙扎,手也被抓住。

電梯里的黑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根本什么也看不見,但是我能感覺到其他人都環繞著我,我的單薄的上衣被幾只手拉扯了沒半分鐘就發出了被撕開的聲音,米主任在我的脖子耳朵上胡亂親著舔著,手已經從我短褲的褲腿順著摸了進去,在我的小穴口摳弄著;四五只手在我的奶子上有的捏有的揉,短褲的扣子和拉鏈都被解開了,一只手正在摸索我的陰蒂;我的兩只手分別被抓著,被人拉著隔著褲子各摸著一根雞巴。我被弄的渾身酥軟半癱在他們身上不住呻吟,一時電梯里只聽見我的浪叫和男人們的喘氣聲。

忽然電梯里的燈光閃了一下,我身上的動作一下子都停止了。再然后忽然燈光大亮,電梯也又晃了一下開始上升。我環顧四周,大家還是之前的樣子站著,只是現在我癱在米主任懷里,上衣被撕開露出一只大奶子,褲子被解開敞著。我慌忙站好拉好褲子捂住衣服,電梯的門開了。

走出電梯,米主任說了聲“今天喝多了,大家回去休息吧,明天早晨見”就率先往房間走去,其他人似乎也不那么醉了,都七扭八歪的回了自己房間,不過我看到他們有的褲子還是鼓鼓的,有的已經一片濕痕了。

回到房間我脫下撕破的衣服,被淫水弄濕的短褲洗了個澡,剛才被摸的燥熱還沒褪去,我搓洗著自己的奶子,不禁小穴又涌出一股淫水。看了看沒其他東西,我順手拿起酒店放浴液的小瓶子,插進陰道,向里捅到深處,再拿起一樣大小的乳液瓶子從外面頂著在逼口轉動。然后用噴頭沖著陰蒂,躺在浴缸里浪叫著手淫,幾分鐘后瀉了身子才覺得舒服了。

洗澡之后拿出相機看陸哥給我拍的照片,才發現陸哥向我身上潑水后我的衣服就幾近透明了,跌倒在沙灘上的照片更是胸口的春光一覽無余,渾身海水濕漉漉的樣子像日本AV女優寫真一樣。而我回到酒店的時候衣服還沒干透,我又沒穿胸罩,難怪別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了。

當天晚上那個我來那個了,陸哥說和那個的女人做會走背運就沒再和我做。第二天碰到米主任他們幾個人他們也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這個團在三天后就回家解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