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因為母愛而奪兒子的童貞[全本完結]

2015-2-27 亂倫小說

 

都已經是三十歲的人了,但是周遭的人卻都批評他沒什么責任感。

他正是我的兒子德高。

只要有人提起他,她就將責任往我身上推。

因此,只要有人批評他恃,我也只能在口頭上敷衍地,告訴別人,他以后必
會是會責任感之人。國中、高中甚至到大學,不論大小事都是由我這位母親陪他
渡過的。因此,有一天德高說要與女孩子單獨出游時,我非常擔心。

這自然是有原因的,不過容我以后說明。

不過無論如何對德高而言,是邁向成長的一大關鍵。

身為人母自然希望這次旅行得以成功,畢竟兒子的喜怒哀樂,牽引發母親的
一顆心。

德高畢業后,進入父親任職的公司上班,并且成為m氏貿易公司的正式職員。

德高英語能力很強,所以我相信他很快地就能成為公司中的中堅份子。

而最令我擔心的是德高過于沈默寡言而、人又消極。

尤其是在眾人面前就顯得過于木訥,當決定要出外旅行的那一天。

他顯得非常興奮,回家后馬上問我各種火車的時刻表。

那表情彷彿是學生要去參加畢業旅行般的興奮與喜悅。

是星期六哦。媽媽!請您為我準備旅行袋,換洗的內衣褲等等,「衷誆?」

br/>星期一而已,整整還有五天的時間,而他卻急得彷彿違明天要出發
一樣。

〈他神采飛揚的樣子。除了令我深深嘆息外。更勾起腦海中,他曾經凄慘歸
來的情景。

德高,對方是什么樣的女孩子呢?

「嗯!是三天前在同樂會上認識的。」

回家時恰巧又搭同一班電車。

她叫由美子,也居住在信州的鄉下,如果有機會想去看看的話,她很樂意招
待我云云……光是招待你而已?

大概不會吧!她看起來好像蠻喜歡我的樣子。

在搖晃的電車中,一直緊握我的手,后來居然坐過了頭,而忘了下車呢。

對德高而言,這是個轉捩點。由女方主動握著他的手看來,對方顯然是一位
相當積極的人物,說不定她能引導德高。心里雖這么想著,但總是惴惴難安。

在坐車時會先握著德高的手,那么在旅行時又會發生什么事呢?對方會緊握
德高的手,必定沒有想到過德高依然是位在室男吧。

如果在旅途中,德高沒有采取任何主動的行動的話,那么她會不會認為德高
是一位懦弱無能之人呢?在旅行中,不可能分開住吧?到時候,德高會怎么作呢

會不會有肉體上的關系?身為人母,大概想法都比較偏差吧!很自私地希望
德高能霸占那位小姐的貞操。卻又擔心一旦為對方的父親知曉后果堪慮。德高雖
已大三但依然是在室男,此次的旅行,會不會帶來慘痛的教訓呢?

告訴媽媽,你認識這女孩嗎?

當夜深人靜時,我來到德高房間。他正在床上看書,我冷不防地問道。

認識啊,很熟呢!我們那一系大約有二十人左右吧?

德高似乎沒有領會我話中的含意。

「我不是這個意思,而是你了解女性的胴體嗎?」

「胴體?不知道啊。」回答的聲音小得好像是蚊子在叫一樣。

在德高念高中時,我曾和數位母親聯絡。如果是團體旅行,我覺得無所謂,
但如果是單獨行動,我心里總是放心不不過,他們總是欺騙家長是團體旅行才得
出去玩。

但現在時代不同了。

現在的孩子根本不在乎。

更嚴重的是,你有可能在他的抽屜中找出保險套之類的東西呢?

現在國中生,尚有三分之一是處女,也許已經發育好了,很難加以阻止吧。

因此,我先生經常會告誡我兒子,只不要讓女孩子懷孕就好了。

高中畢業的當天晚上,那些尚未經歷人生大事的人,全會到新宿一些特殊的
店裹,在實際體驗一番呢!

這三位母親絕不是散漫之人,她們將孩子養的非常好。

不但功課方面一級棒,其他方面也很優越,全是很盡責的母親。

在聽了她們的一番話后,心中難免會德高來比較。

當德高問我,女孩子在高中畢業時,是不是也藉著星業旅行,去體檢一下性
愛時?我著實嚇了一跳。

當時,我也曾問過德高類似的問題。

德高,你到新宿可曾到過一般特殊場所玩呢?

德高一聽,臉為上漲得通紅。

沒去啊,不好意思,而且不能去。

德高不容易為一般的女性所說服的。

身為人母的我,并不認為木訥的德高可憐。

無論是高中時代或是現在已大三,他依然興沖沖地為這次旅行收拾內衣褲。

也許什么事都不會發生吧!也許這是為人母對兒子的溺愛吧!

也許再過幾年,他會轟烈地大談戀愛、結婚吧!

但為人母的我,是最了解兒子的,他與一般青少年不太一樣。

「德高,媽媽也是女性,你了解嗎?」

我有豐滿的乳房,這是別人沒有的,而有的是你有,而媽媽沒有的。

因男人和女人本是天生一對,凹的部位加上凸的部位,正是絕配,也是人類
愛的表現。這是大家都瞭解的,只要為愛必然會有這種動作的。

「德高,你愛由美子嗎?」我一手搭在德高的肩上,并拉德高的另一只手來
解開我胸前的衣扣引誘他,并輕輕地對他耳語。

「嗯……喜歡嗎?」

德高輕輕地點了點頭,并面紅耳赤地將臉依偎在我的肩上。

⊥像小時候一樣地可愛,我不由得緊緊地抱住他。

德高也曾有過艱難的一面。

高三的暑假大家到海水浴場游玩時,當時只有他沒有女朋友。

他們一伙四個人曾在海水浴場附近過了一夜。

聽說只有德高一人在海邊散步進入大學的那一年夏天,恰巧也是這個時節。

德高興高采烈地說他要去旅行,二位男生搭配二位女生的小團體。

在外面住了三晚回來以后,德高看起來,就像漏了氣的皮球一樣。

發生什么事了?

沒什么。

我心里仍是放心不下。

于是我就詢問同行的另一位男生,他說好不容易配成對。

但不如何原因,到了房里后,就惹對方女孩生氣。

于是第二天就變成三對一的局面。

再仔細詢問,那男生答道:他完全不會與女生交際。

因為男生如果不主動出擊,即使是對方女孩子有意,也是無計可施。

結果由女方采取主動,但他卻混身顫抖。

我打圓場道:「德高是一位純情男性。」

但女方回答道:「純情早在國中時代就應該結束了。」

于是弄得不歡而散,后來整個行程變得非常沈悶。

老實說他也是蠻可憐的,類似事件后來又發生過一、二次。

當時我也相當迷惑,不知該如何是好。

與丈夫商量的結果是,丈夫要我一切順其自然,別管他。

將兒子培養成為一位真正的男子漢,然后到社會上有所貢獻,是身為母親的
責任,此次信州之旅,我為了要增強兒子的自信心,我決定要他成為真正的男子
漢我們相互擁著肩膀躺在床上。

德高的手尚不習慣握住我的乳房,慢慢地手指稍為有點動作。

在德高的心中,認為乳房是什么樣子呢?

他在四、五歲時曾經摸過,也許早已經了無印象了,從其緊握不放的手看來
,讓我深深了解到他的心意。

「別猶豫,用力握緊。」

女人需要如此才能燃燒!

一旦燃燒她會更愛這個男人的,用力握!我攤開我的胸部,讓德高能輕易地
握住它們。

「對!對!手慢慢地往腹部移動。」

「對!慢慢會到達女人最重要的部位。來!試試看。」

雖然德高保持緘默,但他的手卻完全照我所想的一樣在動作,不久他的手已
伸入內褲之中。

手指接觸到那雜草。

「很好德高,再往下一點。」

啊!啊!已經流出很多水了,只要流水表示對方女性會更愛你的,只要愛你
,自然希望你能眷進入她的體內,好享受她對你的愛意。媽媽也愛你,所以希
望你能早些進入媽媽的體內。由美子也必會如此德高的手終于進入龜裂之中。

動作雖緩慢,但我已忍受不住了。

「幫我將內褲褪下來。」

他照著我的話作。

「德高也讓媽媽看看是不是變大了。」

不管它是否有變大,只要用手加以撫摸,它必定會變硬的。

但是我依然擔心德高的小雞雞,會不會變得雄壯、硬挺?

摸到之后,我終于放下心中的大石,它是那么雄偉,這令我覺得頗為欣慰。

「沒關系!德高,你的小雞雞很粗大。」

你對自己要有信心。

媽媽要教你作一些好事,德高快速地將長褲與內褲一同脫了下來,然后用手
握住自己的小雞雞。

「啊!啊!」

耳邊的叫聲是如此凄厲。

「很舒服吧!如果將它插入女人的體內,女人也會感到喜悅。」

男人更能從中獲得快感。

上帝造的人,也惟有相愛之人才得以相結合為一體。

德高愛媽媽,媽媽也愛德高。

所以我們有資格接受它。

由美子必定也希望你能如此待她吧,所以對自己要有信心……

那龐然的肉體壓在我的身上。

他比他爸爸還重,比他爸爸更高,自然身材也比他爸爸魁梧。

這么強壯的身軀我不相信他會是性無能者,如此強壯的體魄表示你確已長大
成人了,媽媽這么認為,別人必定也會如此看待,所以你必須成為名符其實真正
的男人。

德高因害羞而一直默默無語。

「來!對媽媽說,你愛我。」

我一邊撫摸他的背部。

而德高的小雞雞,似乎很想進入我的秘處。

但無論他多么努力地去做,小雞雞總是在肚子上徘徊,進不了殿堂。

「媽媽,我愛你。」

哇啊!終于進入了。

對,我也愛你。

試著說,由美子,我愛你。

「由美子,我愛你。」

「好了,現在將腰部稍微舉起。」

德高舉高了腰部,但它堅硬的小雞雞的前端,依然停在濕潤龜裂之中。

它在尋找入口,于是用它的頭摩擦,卻是不得其門而入。

你先用手抓住你的小雞雞,試著作上下摩擦的動作,你就會了解如何進入我
的體內了,用膝蓋及左手支撐身體,右手抓著它摩擦,作了三、四次以后,終于
找到入口了。「對M是那里。下決心進入看看。」

啊!當我覺得有硬物進入我的體內時,我很自然地叫了出聲。

也許是年輕吧!它來勢洶洶,動作是如此激烈,而且它是那么地深入我的體
內。

「啊……」耳邊突然響起類似悲鳴的聲音,同時他整個人就壓在我的身上。

大概是結束了,第一次在女性內射精,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并且享受著那份快感。

「好了!結束了。」你不是辦到了嗎?

下次時間應該可以再拉長一點,我的心不斷地撞擊著我的乳房。

在外出旅行的五天中,德高將充滿著男性的自信。

對于女性的胴體,以及深入女性胴體內所獲得那份滿足與快感,讓德高非常
感激與快樂。傍晚我先放洗澡水,給晚歸的丈夫洗澡。

之后我才進入浴室,德高若無事地進入浴室,盡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這種情形倒是不曾有過,他只是來作試探。

倒不是他有什么不開心。

當我無意間看見德高的褲口時,我身彷彿著火燃燒般。

感到異常躁熱,我裝作若無其事地敷衍他。

其實我想起年輕時與丈夫剛結婚時的情景,乳房及私處遭到意外地刺激,我
不自覺地喘息,德高似乎心事重重般地喋喋不體。

我雖然很高興他改掉內向的毛病,但看到他褲襠鼓起時。

我的想法變了。

「他想要我的胴體。」我如此想著。

是我教他的。

男人是不可能忘掉他的第一個性伴侶的,而我就是他的第一個性伴侶。

當我想到將來,我這位女性會對他造成陰影時,我就無法釋懷。

但是只要他與由美子多加接觸,必定會將我忘懷的。畢竟她的一位年輕貌美
的姑娘。

由于這些疑問改變了我的看法,母親只不過是導火線。

是強烈爆藥的引信,只要點火后,自然會消失殆盡。

我相信德高以后不但會對女性充滿自信,必然也會相信我這位母親所給予的
幫助。

「德高,一起洗吧,要不要我幫你搓背?」

「不要,天色尚早,萬一有人來了怎么辦?」

「不管是誰來,都無所謂。」

「兒子與媽媽一起洗澡乃天經地義之事。」

「沒關系!進來吧!」

德高頓了一下,很快就將外褲脫下,為了怕我看見他早已鼓起的小雞雞,他
轉過身后才將內褲脫下,下半身還用毛巾圍著。

「媽媽白天洗澡,挺舒服的嘛。」

在澡盆中,德高一直盯著我的裸體看,當然時間并不長。

在水聲中,德高突然轉過身來抱住我。

當然也早已一絲不掛。

自然他無需對他的母親喃喃自語。

「媽媽!媽媽……」光是這樣叫就夠了。

我心中自忖這正是大好時機。

那一天是晚上,而且是在床上,德高根本沒有看清我的胴體。

現在夕陽柔和的光線正透過的玻璃照了進來。

現在,我要他看清女性的胴體德高那雄糾糾、氣昂昂的小雞雞正在我的腰部
附近來回摩擦。

而他的雙手更是緊緊地環抱住我的脖子。

自然我也是緊緊地抱著他。

「德高,來看清楚媽媽的那個特殊部位。你沒看過吧。所以……」他當然無
需回答。我用擰乾的毛巾敷在上半身上。

并用熱水往上面淋下,我拿起墊子當枕頭,向著他仰臥著。

我毫無其他念頭,只覺得身為一位母親應該為自己的兒子獻身而已。

當然,我也很喜歡由美子。

只不過她也不一定會嫁給德高。

我最擔心的是:德高是否會再度失望而回。

「看清楚。」

我靜靜地閉上雙眼。

「媽媽,為什么要我看?」

「德高,不論任何事情皆需學習。」

不要當我是媽媽,只要將我當女性看待即可。

〈看那里是你想進入的入口。

它的構造如何?以母親的身份命令兒子去作。

他必定不會生氣的,德高一心想將它看個明白,因此他跪在我的雙腿之間。

首先看到的應是有點恐布的山丘。當我將山丘左右撥開時,他才開始起勁了

「這里有一個小小的突出物。它叫陰蒂。」

只要輕撫這里,就能使女性軟綿綿的,感覺特別舒服哦。

在這個的下面……用手指摸一下,這里就是你所想進入的地方,怎么樣?

很奇怪吧。

我用手指,指著每一個部位一一加以說明。

因為靠得很近在觀看,我可以感覺到他急促的呼吸聲。

它刺激了我那敏感的粘膜。

而德高的手又揮進去玩弄一番,使我不知不覺間失了神。

三天二夜之旅,老實說我的心情相當復雜,到了晚上我就開始想,他們現在
在作什么呢?進行得是否順利?到了天亮時,該要倍加溫柔才對。

而這一切早已計劃好的,是不可能更改的。

每到一段時間,我就會想像由美子與德高之間會有什么動作呢?

三天對我而言,簡直是寢食難安,懦弱安靜又木訥的兒子,固然令身為人母
的我擔心不已,但此時我的心頭,彷彿已注入了一股奇怪的感情成份,自然我很
希望他能夠明瞭。男性對女性身體的瞭解,會隨時日俱增。

但通過這個時期,并不表示已經結束。

他現在已成為真正的男子漢了,并且帶著心儀的女性到信州去玩。

我真沒想到,都已是三十歲還是在室男的兒子能渡過此關。

三十歲的在室男,并不受歡迎。所以也無人愿意親近他。

那些譏笑我的期待是病態的人。

想必都擁有好兒子吧。

我也希望他能夠瞭解我的嘆息與煩惱,旅行結束時,德高曾從新宿車站打電
話給我。

我心里有點不安。「媽媽是我,我在新宿車站。」

聲音透出些許無奈。「怎么啦?玩得過癮吧?」

聲音里,聽不出半點高興的訊息,對于我的閑話,他避不作答。

只說:「我馬上回家……」說完就將電話掛斷了。

回來得可真快啊,如果玩的盡興必定會搭夜車回來。

情形看來不太樂觀。

我對悄然在玄關的德高問道。

「由美子,怎么啦?」

他聽到我的問話后,搖搖頭咬著牙,什么話也沒說出口。

「不好嗎?」

不是我愛問,只是在決定這趟旅行之后,我就一直在煩惱著,對女人而言,
即使是我親兒子的撫摸,依然會使我心花怒放,我的聲音固然裝得很高興的樣子

其實心里一點也不覺得高興。

因為我心中的「女人」非常興奮,它興奮得早已流滿愛液在等待著,等待它
的「男人」

能早早進入,我本身只是迷戀著我這寶貝兒子的靈魂而已。

以后一定要將他教育好,也許是我操之過急之故吧。

但他只是頭兒低低的,將信州帶回來的土產放在桌上后,就逕自上樓去了。

雖然我很想馬上追上去,但更認為他需要一點冷靜的時間。

我去準備一點酒,再到他的房里好了。

雖然這一切我都能體會,但仍希望德高能將詳情告訴我。

不料卻看到他淚流滿面的樣子。

「這個孩子,到底怎么啦?」家里一切都由我作主,學校的一切,自然也是
我的責任。

大學畢業后,出了社會依然是我的責任,對于這么懦弱的兒子,看來我也只
好認了。

我問他到底發生什么事?

他垂頭喪氣說道:第一天,他們在松本過夜,那一夜的情形,完全就如我想
像的一樣,他們同住一個房間。

當德高看見由美子的胴體時,氣脈賁張,自然是先吻了她再說。

只是在心情過于焦慮之下,那「男根」愈是不見挺立。

不過由美子認為這只是前戲而已,只要相互裸裎相見,必定很快就能結合。

德高知道自己的小雞雞根本不聽使喚,無法舉起。

于是就照我所教給他的方法。

由手指開始輕撫由美子的龜裂部位。

「由美子,有沒有說很好呢?」

聽到這里我瞭解,如果對方不喜歡的話,是會拒絕的。

她說:「很好。」

又說:「很愛我。」

但我瞭解德高一定是希望她是位處女,可是德高的小老弟一直很不爭氣,無
論如何就是直不起來,于是德高就用手指一直撫弄著她的私處,先用一根、二根
,結果五根手指頭全都進去了,并且在里面大肆攪動。

雖然由美子一直大聲地說:「好……」而德高也緊緊擁抱著她攬著她的腰,
纏住她的雙腿、動作非常激烈。對方好像不是處女,只要不是處女必定使德高感
到震驚,在德高的手指下,由美子整個人早已進入瘋狂狀態了。

她心里一直期盼著德高怎么還不進行下一個動作呢?

「好了,怎么啦?」

但是德高的小雞雞,依舊不聽使喚,所以他只好繼續用手指撥弄。

這下更讓由美子魂不守舍,幾乎抓狂狀態,于是她伸手往他的大腿間一探,
結果只摸到小小的小公雞。「什么啊?這是……」只說了一句之后,由美子就默
默不響地睡到另一個角落去了。

第二天由風景區回來后,到湖中劃船。

當夜就住在湖濱的旅館,只是德高的小老弟依舊不聽使喚。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腦中充血而且心里愈急愈糟糕,我一直希望它能快快變大,可是就是沒有
辦法。

德高趴在我的胸前哭訴道,雖然他早已長大成人了。

但是在母親的眼里,他永遠是個小孩,不要擔心,這種事經常會發生的。

只要你放輕松,就可以辦到的,他點著頭,終于破啼為笑。

「要不要和媽媽再試一次呢?」

德高一臉興奮的表情。在我的臂彎中,德高輕含著我的乳房。

而他己變大的小雞雞,也在我的身上摩蹭著。

「這個孩子要是沒有我,不知會如何呢?」我雖然裝得一臉不在意的樣子,
但心中卻一直在反問著:「為什么?為什么?」

我自然很想問,但又怕孩子不瞭解為人母親的苦心,心情難免沈重起來。

「我只要有媽媽就好了。」

「沒有媽媽,我就什么什么都不行了。」

然后積極地進入我的體內,并在我耳朵喃喃地說著,他的這一切動作,更是
令我如醉如癡,我雖然覺得這是一件逆倫的行為。但是我不想將德高讓給其他的
女人……

我雖是個壞母親,不過德高倒是我的至愛。

我實在是一個人類的殘渣。

現在我也不知該如何才好,又無人可以商專,只能每天期待德高回來的時刻
……支持,文章寫得沒什么激情,但辛苦兄弟發貼了.
主角是媽媽,要是兒子感覺就不同了,呵呵.樓主,如果換個人稱的話,欣賞起來更是另一種感受,雞雞肯定是曉到底,但是還算不錯的文章。LZ你換個人設估計感覺會好很多文章寫得沒什么激情,缺少想象的空間,起不來「沒有媽媽,我就什么什么都不行了。」

然后積極地進入我的體內,并在我耳朵喃喃地說著,他的這一切動作,更是
令我如醉如癡,我雖然覺得這是一件逆倫的行為。但是我不想將德高讓給其他的
女人……

我雖是個壞母親,不過德高倒是我的至愛。

我實在是一個人類的殘渣。

現在我也不知該如何才好,又無人可以商專,只能每天期待德高回來的時刻LZ你換個人設估計感覺會好很多細節描寫再詳細點就好了,感覺好短啊,應該吧內容豐富些。雖然沒有那方面癖好 偶不太喜歡 不過還要支持樓主 很真實很有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