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裸模女友(1) 

2015-2-17 激情小說

 

***********************************
感謝大家對上一篇文章的厚愛,有你們的支持,我會努力將我和女友的事毫
無保留的分享給大家的。至於圖片的問題,上一篇都說了和原文無關,至於真實
性嘛……就請各位看官自己掂量,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全在一念之間。

(文中出現的地名均是本人現在生活的城市的英文縮寫,這麼做也是避免麻
煩,所以文中出現的小區、建築、街景風貌都是現實中百分百存在的。)
***********************************

自從Z市鼎鼎有名的裸模南蕾做了我的女朋友之後,大家一定會覺得我的生
活很「性」福吧,不瞞大家說,小蕾的身材的的確確是小弟我見過那麼多裸模中
最出眾的。早已閱「乳」無數的我,每次看到女友的美乳還是情不自禁的舉起小
白旗,放下手中的工作與她纏綿於水乳之間。

她的乳房手感非常好,透著淡淡的奶香,摸著如同布丁一樣潤滑無瑕,生怕
我一用力就會把這對猩愛弄壞一樣。皮膚細膩得吹彈可破,也就歸功於她平時
少穿衣服的緣故,衣服和皮膚的接觸時間大大減少,也減少了衣服上面的化學物
質對她皮膚的侵害。

涘e,忘了跟你們說,女友在我家都是不穿衣服的,我是獨居,女友也不是
故意不穿,有時候天氣太熱,一到我家就馬上脫了個精光進洗澡房,洗完出來就
直接綁著浴巾或者把身體擦乾淨就把浴巾扔一邊,有時候手邊有我的衣服就順手
拿起來套上去,要不就穿著猩愛直接光著身子就去做其它的事了,她說她和媽
媽在家也是這樣。(這樣小蕾爸有多幸福啊,話說,小蕾是女版柯景騰嗎?)

有這樣豪放的女友,一開始我還是有點不習慣她的作風,特別是鐵超來我家
串門的時候(這傢伙!自從知道小蕾做了我女朋友之後,來我家的頻率明顯增多
了),女友也是這樣順心自在的,任由她那兩顆36D的小白兔、雪白的大長腿
在鐵超眼前晃來晃去,還若無其事的跟他嘻嘻打簦瑑閃7奐t的小草莓都被鐵超
近距離看了個透,看得我是又生氣又興奮,不過相處久了,漸漸地也就習慣了。
(再說女友內褲是有穿的,女友是豪放,但不是淫蕩,她喜歡裸露身體,但是不
會和她男朋友以外的人分享她的肉體,這也是我後來決定調教她的原因。)

說起她的身體,和小蕾愛愛的時候,她的表現卻是異常害羞。

「小蕾,我要進去咯!」我揉著女友的巨乳,盡情地在挑逗她。

「唔……慢一些……不要……慢一些……噢……小典的……好大……弄痛我
了……」小蕾嬌嗔著,身體卻很老實的迎合我,我慢慢地長驅直入,直接插到她
的花蕾中心。

「啊……好進……你插得太進了……你……你動一下嘛!」

既然小蕾叫我動,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慢慢地挪動身體抽插了起來。她的
小穴裡重重疊疊的,簡直就像吸盤一樣把我的大屌吸了進去,我有種想斆搮s無
力自拔的感覺,任由此人間美穴對我百般揉虐。

「小典,快點……再快點……小蕾好爽……小蕾還要……上面點……哦……
不對……」女友已經被我幹得語無倫次了,我就在這天話愕慕寫猜曋瀉腿怏w的
碰撞中慢慢地交歡著,直到最終交出了彈藥。

這就是我第一次和女友愛愛的情景,她是出乎我意料的那麼小鳥依人,那麼
的害羞,這與她平時豪放的生活風格完全是兩個狀態嘛!這是怎麼回事?後來我
才慢慢瞭解到,和她做愛過的男人並不多,我是第三個,前兩個也就和她做過那
麼幾次,然後就被小蕾無情的甩了,甩的時候他們還不能有怨言,應該說是他們
敢怒不敢言,他們都知道小蕾叔叔是何許人也。

我想,小蕾看上的,應該是一種感覺,雖然那些應該都是很出色的男人,大
概不是達官貴人就是天才大師,不過小蕾也能不皺一下眉頭的說不愛就不愛。

「如果你哪天拍不出那樣的作品了,我就不愛你了……」

小蕾說要做我的女朋友那天,她對我說的話在我耳邊環繞,我也是她生命中
其中的一個過客嗎?還是說她只是愛我的思想,從我的作品思想中知道我是怎樣
的人,只要哪天我拋棄了現在的思想,換了風格,她就知道我變了?看著睡在我
旁邊的白玉美人,那無瑕的身體,在呼吸中微微起伏的美乳,我突然感覺有點寒
心……

「你他媽想太多了!」在陽臺上,鐵超抽著煙跟我說:「要是我有小蕾那樣
的媳婦,我就算天天累得像狗一樣伺候她我也心甘情願,別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笑了笑:「你願意當狗她還不願意讓你伺候呢!我也浾f我不幸福,只是
覺得事情進展得太快了,有些出乎我意料。」

「不過話說回來,」鐵超吐出一口煙,看著客廳裡一絲不掛,正在搞衛生的
小蕾說:「你有浻袔タ蔥睦磲t生?據說這樣愛裸露應該是一種心理病。」

「你他媽才有病,人家是家庭教育不同,思想正常得很。」

「嘿嘿,如果這也叫正常,那我也要『正常』下。」說完鐵超就要脫褲子。

這流氓,耍到我家裡來了!我一招猴子偷桃抓得他「嗷嗷」直叫。

「你們在玩什嘛?」小蕾搞完衛生,香汗淋漓的向我們走來,途中隨手拿起
一條短毛巾就擦起汗來。

寶貝,這可是陽臺啊!我差點喊了出來。我家公寓在二樓,陽臺外面就是大
馬路,路上車來車往的,傍晚的人行道行人也不少,都是剛下班匆匆趕回家或者
是去買菜的主婦。

女友就這樣光著身子肆無忌憚的走了出來,鐵超看著這具慢慢向他接近的鮮
嫩肉體,一邊向他走來一邊擦著汗,毛巾抹到胸部的時候,那乳房被女友的小手
慢慢搓揉著,小小的毛巾根本遮不住這巨大的乳房,乳肉向四週散開,形成一幅
絕美畫面,小頭也不知覺挺了起來。接著是擦腿,晃動著剛剛擦完還浧綇偷碾p
峰,細細地擦著她的翹臀。

我的手抓著鐵超的褲襠,感覺手上握的東西好像慢慢變大,鐵超這傢伙又硬
了!

「哇!外面好涼快哦,好舒服!」浀任覀兎磻^來,女友已經走到了我的
身旁,也就是陽臺邊上,吹著晚風。我家的陽臺比較低,屬於日式建築,只有到
肚子再上一點的高度,街上的行人只要抬一下頭往上看,就會看到一個完美的身
軀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女友雙手作環抱狀,壓在陽臺扶手上,胸部向前挺,一雙完美的36D巨乳
從兩條手臂之間擠壓出深深的乳溝,粉紅的乳頭堅挺的豎立著,我想如果從下往
上看又是一番美麗的風景。

果不其然,不到兩分鐘,就有一個放學回家的高中生發現了這道美景,他無
意中抬頭一看,驚呆了,腳步停頓了一下,但是發現女神身邊有兩個男人,他摸
不清狀況,不敢駐足在這看,只好不捨的慢慢走過,一邊走還不忘抬頭看。接著
還有幾個人發現了在陽臺這位不穿衣服的小美女,都紛紛放慢腳步欣賞,有一個
上班族還想拿出手機來拍照,但是看到女友旁邊兇神惡煞的鐵超,就打消了這個
念頭。

我的小弟弟實在硬得受不了了,對女友說:「好啦,你再站在這裡就會引起
交通事故啦,快進去吧!」

「不要嘛!」女友嘟著小嘴說:「裡面太熱了。」

「那開空調啊!」

女友有點不高興了:「我就是不想吹空調才走出來乘涼的呀!再說了,整天
吹空調有什麼好,落個空調病,體質又下降,空調的出風口細菌又多,你吸進去
跟吸霧霾有什麼區別。」

女友說得真好,我竟無言以對。

夕陽下,一幅這樣的畫面:X小區公寓二樓站著一位全裸美少女,左右旁邊
站著兩隻野獸,一隻野獸要勸這個裸體美少女進房間……

「這樣吧,你穿好衣服,我們下去小區的公園裡走走,那裡涼快些。」我完
全浥艷k法了,她的性子就是這樣,不想做的事,你就算以死相挾她也不會動
搖,我只好旁敲側擊了。

「下面的公園不好玩,又小。對了,我聽我叔叔說R小區有一個公園,裡面
晚上很多東西看,我小時候去過幾次,不如我們去那玩玩?」

「好好好……泦栴},你先穿衣服。」我只能順著女友意思,然後女友就屁
顛屁顛的跑去穿衣服了。

鐵超是酒吧看場,他晚上要上班,所以就先走了,我和女友則開著車來到R
小區附近的公園。

「我就說這裡有很多東西看的嘛!你看是不是?」看到公園裡琳瑯滿目的東
西,女友的眼睛的浻行菹⒖臻g。

「嗯嗯,這下你滿意了吧?這公園有點亂,別跟丟我了哦!」

「你敢不牽我手?」女友舉起粉拳就要打過來,我一下抓住她的拳頭,順勢
一拉,女友嬌媚的身軀都倒在了我的懷裡,「我哪敢,你跑了我就再也找不回來
了。」然後對著她的櫻唇親了下去。

一陣親熱後,我們就牽著手逛起公園來。

R小區的公園(後面就簡稱它R公園吧)是Z市地道的「特色」公園,說它
「特色」不是因為它漂亮,而是因為它龍蛇混雜,什麼東西都有,有賭錢的,有
賣淫的,有賣毒品的,有賣水貨走私的,活脫脫一個地下交易市場,只不過是建
立在公園上。

這裡浫斯軉幔慨斎揮校賄^不是警察,而是小蕾的叔叔「南葛」的地盤,
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南哥」。這裡早在十幾年前就建立了屬於南哥的地下秩序,
連公安也避讓三分,不是他們不敢管,而是管起來太麻煩。

以南哥為首的「南田幫」在Z市可是雄霸一方,在政府裡面都是有關係的,
但是他們有他們的規矩,R公園裡也不是明目張膽的賣這些違法品,小攤裡賣的
都是一般的日用品,只是有需要時,走近其中一個攤位對出暗語,他們就會賣你
相應的東西。行有行規,所以不是很出位的事件,警察收了紅包,也就懶得理。

照理說南哥社團裡多多少少也會有人認識小蕾,所以我和小蕾牽手走在公園
裡的時候,有一些做生意的也認出了小蕾,看到她和我手牽手那麼親密也露出驚
訝的表情,就好像聖女被玷污的感覺一樣讓我不自在。

「你是我第一個帶來這裡的男人呢!」女友從手牽手改為摟著我的手臂,說
道:「我初中的時候經常來這裡玩,這裡的叔叔阿姨都認識我,那時候爸爸媽媽
經常出差,所以我就和叔叔一起生活。」

我腦海中馬上腦補著小蕾小時候的畫面,中學時的女友會是多麼的清純可愛
呢,那個時候女友是不是也是愛裸露身體?那初中生的小蕾身材是怎樣?她叔叔
不也就經常看到了?不止她叔叔,有些社團成員也要經常去南哥家裡商談事情,
依小蕾性格,她要不穿的話誰說也不聽,這樣的話,那些社團的成員不也就大飽
眼福了?我越想越興奮。

「朱叔叔!好久不見啦!」當我正在胡思亂想這些東西的時候,不知不覺小
蕾就牽著我走到了一個攤口面前。

這個攤口和別的地攤有些不同,這裡不賣東西,中間斨粡埓玻唧w來說
是一張按摩床,就是上面有一個孔用來放臉的那種按摩床,按摩床週圍零零星星
的圍著一些人。再看床上躺著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光著肩膀趴在床上,被旁邊的
按摩師,一個大概四、五十歲的中年胖男人用力地按著,那個胖男人手法純熟,
按得那傢伙嘴裡哼出一些有氣無力的怪聲,像是被按得很爽似的。女友喊的就是
正在幫人按摩的那位按摩師。

「哈!這不是小蕾嗎?好久不見,都長那麼大了。」老朱一邊幫人按摩一邊
說,不過我看出來,他眼睛唰的一下亮了起來,打量著眼前這個以前曾經常來他
這玩的小蘿莉,現在已經是落落大方的大美女:「你媽媽身體還好吧?」

「嗯,好得很!」

老朱開口問的居然是小蕾的媽媽,小蕾爸爸是南哥的大哥,照理應該先問候
爸爸的吧?這老肥豬安的什麼心?不過小蕾也浻惺顫N心機,別人問了她也就這
樣回答了,真是小傻瓜。

⊥在他們寒暄的時候,老朱手上的男人已經完事了,他擦了擦身體,穿上衣
服,看著眼前這個美女遲遲不肯走,女友也浻性諞猓骸鋼焓迨宓陌茨n生意好
嗎?來按摩的人多嗎?」

我去!這個露天的小攤居然是按摩檔?這也太簡陋了吧!我看見在按摩床的
旁邊放著一個櫃子,上面立著各種各樣的小瓶子,應該是按摩用的藥水和精油,
就在這個地方?四週連一塊板遮擋都浻械牡胤綆腿稅茨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