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欲與夢(12)

2015-2-13 激情小說

 

第十二章女博士的沉淪(二)

「哦——,已經2 小時了……,何時是結束?」凌夢借著黃校長手指動作停
緩的間隙,長出了口氣。慵懶的靠在黃校長懷里,抬頭看了眼墻上的掛鐘。

不用看,凌夢也知道自己岔開的大腿的地下已經一片粘滑液體。

凌夢知道自己下面有多敏感,水有多多,正應了那句話「女人是水做的」。

「我們去里間的床上!」黃校長終于提出來。

「嗯……」凌夢低聲回應著,語氣中露出解放的輕松。

黃校長辦公室帶一個臥室,今晚凌夢開始脫去自己衣服時,想到自己要屈辱
的躺在那大床時,就不由恐懼。但現在,經過黃校長手指長時間的折磨,躺在那
大床上,對她來說反倒是一種解脫了。

「啊……」凌夢從黃校長腿上站起來,酥軟的腿已經支撐不住自己身體,踉
蹌了一下。

「小心!」黃校長伸手扶住了凌夢。

衣冠楚楚的知名大學老校長扶著一個全裸的年輕美女向床上走去,去做卑鄙
的交易,在這所謂的大學凈土里,簡直是一種莫大諷刺。

癱倒在大床上的凌夢,下意識的交錯并攏雙腿,手護著了雙乳。

這還有何意義?凌夢知道此刻這女性象征性的遮羞無助于事,索性放開了身
體。

黃校長正面對仰躺的凌夢,一件件脫著衣服。正如2 小時多前,凌夢自己面
對坐著的黃校長,一件件脫去自己的衣服,脫掉自己女性的尊嚴。

凌夢閉上了眼,頭腦中一片恍惚,幾小時前的一切不停在腦海中浮現……

下班時間,凌夢接到高蕊的電話:黃校長找你談談工作和生活……,電話里
的高蕊聲音中帶著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輕浮?幸災樂禍?……讓敏感的凌夢有
種不好感覺。

凌夢的感覺一向很準,果然到了黃校長辦公室,客套,坐下后,黃校長開始
斯條慢理將一枚枚炸彈拋向凌夢,直到她投降。

「小凌啊,你副教授職稱暫時有點麻煩啊……」

「什么情況?黃叔叔……」凌夢心頭一驚。

「小凌啊,有人舉報你的眾多論文都是鎮教授代筆的……,畢竟嘛,你跨專
業,又發表如此多的優秀論文,難免有人……」

「胡說!……這是造謠……」凌夢白凈的臉上因為激動有點發紅。

「我是相信你的能力的!小凌……,這舉報從你剛到江津大學就有人舉報了,
我以前一直在壓制,現在你要評上副教授了,這舉報突然又多了,并向上舉報到
教育廳了……黃叔叔難辦啊!」黃校長盯著凌夢的表情不緊不慢的說著。

鎮教授,論文,副教授,舉報,黃校長……一系列的相關詞在凌夢腦海中飛
快閃過,慣有的理性讓凌夢隱約感到這里不是那么簡單。

「黃校長,謝謝您的信任,清者自清,請您按照正常流程審查吧!時間會證
明一切的……」凌夢用手捋了下額前一絲亂發,高傲的揚起了頭,心平氣和的說
著。

「哈哈,黃叔叔就欣賞小凌這自信和傲氣……」黃校長注意到了凌夢對自己
稱呼和語氣的變化,但他并不介意。

「小凌啊,我提名你的外事宣傳辦公室主任的提議也遇到校領導班子的一些
成員的反對意見啊……」

黃校長盯著凌夢的表情,又拋出一個炸彈。但凌夢美麗的臉蛋上還是那樣的
平靜。

「謝謝黃校長的厚愛,做行政我也沒太多興趣,我還是專心于教學……」凌
夢淡淡的平靜說道。

「哈哈……,小凌好超然啊!隨著事態發展,到時能否繼續留下來教學還是
問題啊?」黃校長被凌夢淡然的面對弄得也有點脾氣。

「我相信黃校長會秉公處理好這些舉報的!我會證明我的能力……」凌夢知
道這種經濟學術論文,調查也調查不出什么,而且鎮教授已經不在了。

「那天我帶著溫淼那小丫頭去酒店,這小姑娘人雖然漂亮……,但遠不如老
鎮那個成熟性感美女啊……」

黃校長突然拋出的這個話題讓凌夢不由身體一顫。大學校長和女大學生去酒
店說的雖然含糊,但凌夢已經知道黃校長和溫淼去做什么。為什么這么隱私敏感
的事要對自己說?為什么提到鎮教授和美女?在暗示自己……

「小凌啊,7 月15日那天我送走溫淼那小丫頭后,我看到你在希爾頓酒店大
堂辦理入住啊……」黃校長繼續說著。

時間,地點……凌夢身體不自主的又抖了幾下,凌夢知道今天黃校長目的不
簡單。

「……老鎮曾說過,你那乳下的紅痣如同雪地紅梅般美麗啊……老鎮性福啊
……」

凌夢臉一下通紅,身體寒顫般的顫栗著,頭腦中一片空白恍惚,自己仿佛被
人一下扒光了衣服在大庭廣眾之下。

「小凌啊,一切從頭開始很難啊……,江津大學如果干不下去了,還要從哪
里開始干下去啊……付出太大了!」黃校長趁著凌夢情緒波動繼續打擊凌夢。

「黃校……」凌夢剛努力張開口,就被黃校長打斷了。

「叫我黃叔叔!黃叔叔可一直很照顧提拔你啊!小凌……」

「黃,黃叔叔……」凌夢低下了頭,小聲說著,腦中一片混亂。

「小凌啊,黃叔叔還是那個意見,我會排除眾議的!任命你做外事宣傳辦公
室主任……教學很累的,沒前途,現在又沒有鎮教授幫忙了……」

網上的視頻根本沒提到時間和地點,凌夢很清楚黃校長剛才說的意味著什么,
話說到這份上目的已經很清楚了。

「小凌啊,你也32了吧?離開大學從新開始真那么容易嗎?兩種完全不同的
生活啊……好好考慮一下吧!」

是啊,一切從頭開始真的那么容易嗎?自己現在還剩下什么?婚姻,家庭,
事業,名聲……

凌夢情不自禁打了個寒戰,那高傲揚起的頭終于低下了,表情呆滯的望著腳
下的地毯。時間在一秒一秒流逝,凌夢的眼圈慢慢的紅了,一絲絲朦朧的水光在
眼簾中輕微的泛動,俏臉也愈發的蒼白,浮現出了軟弱的神色。

意識恍惚的凌夢,一時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身處現在還是身處5 年前……

鎮守義的辦公室中……

當初母親并不贊成自己讀博,而且是跨專業讀博,特別是去讀師兄鎮守義的
博士。

自己不理解母親為何還這樣世故,有這樣做院長的知名教授的同學關系為何
不利用?當自己主動去母親的母校建康大學拜訪鎮守義,得知自己母親是誰時,
鎮守義的分外熱情和鼓勵,讓自己有信心辭去工作,擺脫一直打自己主意的老板,
投入博士入學考試中。

那時的凌夢已經被前老板的詆毀逼的在職場混不下去了,而老公也剛剛下崗。
那時的凌夢只能寄希望讀博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一切努力只差最后鎮守義的推薦一關!之前信誓旦旦說關照凌夢的鎮守義在
關鍵時刻打起了太極,逶迤推脫,不為錢物……

只怪自己當初太怯懦了,沒勇氣再去面對那丑陋的職場;只怪自己當初太禁
不住誘惑,博士,留校、清高雅致的生活……讓自己迷失;只怪自己當初太天真,
單純以為一次付出而改變整個人生。

現在人生果然改變了,但是還自己希望的嗎?

現在的自尊和清白還有意義嗎?5 年前的那次天真就已經注定了!

現實點吧!自己沒有再輸的資本了!

凌夢努力抬起頭,努力讓剛才凄涼的臉上掛上燦爛的微笑,努力讓剛才失神
的眼睛充滿誘人勾魂的魅力,望向這個讓人惡心的黃校長,就像5 年前望向鎮守
義……

「黃叔叔,鎮守義的性福你還會沒有啊……」凌夢努力讓自己聲音充滿嗲嗲
的味道。

每個人都是演員,都在人生的路上自主或被迫的演著角色!女人是天生的好
演員!

「哦,在哪里啊……」黃校長志得意滿的仰靠在沙發上,猶如5 年前的鎮守
義……

凌夢一邊平緩著情緒,一邊優雅的慢慢站起來,臉上微笑著,面對著端坐的
黃校長,慢慢的優雅的扭動身體;正如幾年前面對同樣端坐的鎮守義……

凌夢深吸了一口氣,心里思慮再三,象下了最后決心,微笑著,微微側過身
體,解開衣服上的第一粒扭扣。

房間空氣似乎一下凝住,變得安靜起來,安靜的能聽到黃校長喉頭吞咽的聲
音。但黃校長依然保持端坐的姿態,正如5 年前的鎮教授……

兩個老男人在不同時間,不同的地點,利用他們優勢冷笑的看著同一個高傲
的美女自己一點點褪去自己的衣服,褪去女人的尊嚴。

親眼目睹一名高貴傲氣的美女博士的脫衣秀,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刺激的
事情。

「為什么會這樣?……我還有選擇的權利嗎?……」凌夢感到自己那努力微
笑的臉像發燒一樣燙。

但事情像不可挽回地繼續著,連凌夢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應該中止。

凌夢強忍內心的羞愧,臉上像被黃校長投來的眼光灼紅,在猶豫中一粒粒地
解開上衣的扣子。

心理素質極好的凌夢心中雖然不停的掙扎,但手上的動作從容的就像在自己
臥室里更衣似的,完全看不出一絲驚慌。

≯子全部解開了,凌夢頭努力側向一邊,避開黃校長專注的目光。深出一口
氣后終于狠心地脫下上衣。

動作是那么的羞澀猶豫,但每一下舉手投足在黃校長的眼里卻是充滿了美態。

上衣脫下后凌夢上身剩下一件黑色蕾絲的奶罩了,冰肌雪膚,細吊帶掛在赤
裸圓潤的雙肩連到罩杯上。在罩杯的束縛下,胸口形成明顯的深逐的乳溝,大半
邊白嫩的乳房露出來,那象牙般光潔的軀體露出了絕大部分,冰肌雪膚在燈光下
閃耀著玉一般的光澤。

黃校長身子朝前探了探,眼光直直盯在凌夢成熟豐滿的身體上,欣賞著凌夢
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和表情。

過了好久,黃校長發直的眼珠才能稍微移動,貪婪的視線向下落去,當他注
意到凌夢那纖細的腰時,眼珠更是盯直了。黃校長也見識過不少胸脯尺寸碩大豐
滿的女人,可是她們的身段也都相應的比較豐腴,他還從未見過哪個巨乳美女的
腰肢能夠如此纖細。

凌夢一下子感到無所適從,不知道怎么繼續下去,但黃校長并沒有說話催促,
仍靜靜地看著,仿佛知道后面會發生什么事。

凌夢閉上眼,深深呼了一口氣,眼前的這一切仿佛是5 年前的重現……,眼
前的黃校長如同當年的鎮守義那樣鎮定……

適應了的黃校長,重新端坐好,臉上露出不滿足的神態,有點不耐煩的等待
著凌夢繼續,就如5 年前鎮守義那個神態……

自己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與其這樣難堪下去,不如狠下心腸豁出去。

想到這里,凌夢像說服了自己一樣,睜開眼,略為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
做了幾個深呼吸,胸口微微起伏,彎下腰來,將齊膝的短裙緩緩拉高一截,伸手
探進裙里捋動著。

修長勻稱的右腿伸得筆直,把灰黑色的透明絲襪從豐腴修長的腿上一點一點
的褪了下來。

右腿的絲襪褪到了足踝,凌夢小心的把右腳從高跟鞋里輕輕抽出,然后緩慢
的把絲襪剝了下來。凌夢拋掉絲襪,赤著右腳踩在地毯上。跟著凌夢又開始褪掉
左腿的絲襪和高跟鞋,動作是那么的優雅,只是比平時慢了一些。

黃校長喉結上下滾動著,粗重的呼吸聲已經是清晰可聞。

凌夢手在套裙的扣子上遲疑了片刻,就微笑著堅決而優雅的慢慢地側手解開
套裙的扣子,如同推開自己人生前進旅途的上的障礙,讓裙子慢慢地滑下去……

凌夢小心翼翼把裙子連同襯裙一起脫了出來,套裙脫下后身體線條上呈現出
來,而那些貼身的性感內衣讓凌夢倍添嫵媚,蜂腰豐臀勾勒出一條完美的弧線。

只著三點式內衣的凌夢優雅的看著面前已經屁股從椅子上翹起,呼吸急促的
黃校長,正如幾年前同樣反應的鎮守義……

被黃校長充滿饑渴的眼光盯著,凌夢的俏臉一陣發熱,終于還是忍不住泛起
了紅暈。這一瞬間她意識到不管自己多么堅強勇敢,但畢竟還是一個女人。

強忍著內心羞憤,凌夢竭力平靜的望著黃校長,希望他能現在沖上來,將自
己從這種尷尬中解脫出來,就像當初自己期盼鎮守義自己上來動手一樣!

黃校長也在努力控制著自己沖上去的欲望,他要的是凌夢拋掉自己的尊嚴在
自己的俯視下脫光衣服,脫去尊嚴。

黃校長臉上努力做出不屑一顧的輕蔑神態,就如當年的鎮守義一樣!

凌夢知道眼前這個男人的想法,他要的是男人玩弄女人的那種勝利感!而不
是拜倒在女人腳下的男人!

自己絕不能只是淪為男人床上的玩物!

凌夢不斷的給自己打著氣,兩只手慢慢的反轉到背后,找到乳罩的鉤子,高
聳的乳房一下子變得更挺拔誘人。

停頓了十來秒,背后的乳罩掛鉤終于松開了。

「啪」的一下,乳罩失去鉤絆松了下來,凌夢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動作變
得果斷起來,乳罩的肩帶從臂膀上滑下,份量十足的乳房因為突然失去支托向下
墜了一下,但迅速恢復了挺拔,玫瑰色的乳暈上兩粒乳頭驕傲地上翹著,仿佛向
黃校長示威。

凌夢猛一咬牙,干脆利落的將乳罩從肩頭扯了下來,拋在了地上。

凌夢沒有像一般女人那樣,試圖用雙臂環抱在胸前遮擋,因為凌夢知道這都
是徒勞的。

辦公室內靜悄悄的,凌夢半裸的站在原地,氣質仍然是那樣高貴超凡,不容
褻瀆。

黃校長已經從椅子上站起來,手撐著辦公桌,眼直直的,一臉的貪婪和下流。
再無半點教授的風度,正如5 年前的鎮守義一樣……

凌夢不得不佩服面前的黃校長能有如此高的定力,猶如當年的鎮守義一樣,
如此時刻還能控制住自己。

凌夢也知道自己身體的優勢,她也清楚記得自己小時候看過的某部小說里的
一句話「女人最大的優勢是身體!」

其他女人到了三十歲,都會胸部下垂、腰腹生出贅肉、皮膚變得粗糙,但自
己成熟艷麗身體卻絲毫沒有這樣的狀況。自己的雙乳渾圓高挺,艷紅的乳頭如晶
瑩的瑪瑙,散發著誘人的光澤,小腹平坦,這都是自己的傲人資本……

凌夢相信自己一定能讓面前這老男人拜倒在自己腳下!

凌夢挺了挺胸,將腰挺得筆直,呼吸時腰腹間的線條明晰流暢極具美感。

凌夢的雙手放到胯的兩側,手非常緩慢的在內褲兩側向下捋動著,內褲圈成
一條慢慢向下……慢慢露出雪白小腹上那那一片令人心悸的呈倒三角型分布的黑
色陰毛……

「操!」黃校長終于把持不住從辦公桌后沖出來,撲向凌夢,就像5 年前的
鎮守義……

凌夢臉上終于在屈辱中露出一絲安慰的笑……

「小凌!幫黃叔叔塞進去……」黃校長的話將凌夢從回憶中喚回眼前,他的
肉棒在凌夢緊致的陰道口逡巡了半天而塞不進去。

凌夢睜開眼,努力叉大雙腿,溫順的用白嫩的小手握住黃校長的肉棒,引導
著插向自己的陰道口……

終于要被這肉棒插進來了!凌夢并不擔心它的尺寸,要遠小于老公那粗長的
家伙,也小于鎮守義的家伙……

先前時刻,黃校長終于撲上來時,凌夢知道自己最終勝利了。有著應付當年
比黃校長還年輕點的鎮守義的經驗,讓對黃校長這種老人,有著十足的把握。

但就在剛才,強者和弱者的天平又顛倒過來。黃校長的手指讓凌夢徹底崩潰
投降了。

女人就是女人,終究是弱者!

「哦——」凌夢在黃校長肉棒插進去那一刻長長呻吟出來……

第三天上午下課后,凌夢抱著講義心事重重的匆匆向學校家屬區走去,孩子
還沒有吃飯呢!

副教授的職稱已經下來了,自己的外事辦公室主任任命也在校領導會上得到
了一直批準。但這些無法讓凌夢高興起來。還有老公的200 萬無處解決!

「凌妹妹……,凌妹妹……,凌博士……」

凌夢一時沒反應過來,原來是高蕊在背后叫自己。

凌夢厭惡的看來一眼趕過來的高蕊,繼續朝租住的樓走去。

當初學校組織游玩,在某會議中心泳池游泳,高蕊是唯一個看到自己換泳衣,
并看到乳下紅痣的人!

「凌妹妹干嘛走這快啊?有啥好事啊……嘻嘻!」高蕊的語氣中含著輕浮。

高蕊的變稱呼自己,讓凌夢感到有些奇怪。

「凌妹妹,我可要好好感謝你啊!」

「什么?」凌夢有點糊涂。

「黃校長手上的功夫是不是很厲害啊?嘿嘿!」高蕊放浪的笑著。

凌夢的白嫩的臉一下變得通紅。

「……嘿嘿,他是不是插進去一分鐘就射了吧?」高蕊淫蕩的小聲在凌夢耳
邊說著。

凌夢臉更紅了,的確,前天黃校長1 分鐘都沒堅持到!凌夢已經猜到了高蕊
和黃校長的關系。

「凌妹妹,你可別被那老家伙假象迷住,在下面的嘴里,他也就1 分多種,
但在上面的嘴里,可半小時不出來呢……你還沒試過?哈哈……」高蕊無恥的說
著,「好妹妹,以后就拜托你了……我終于可以解放了……哈哈!」

凌夢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忿恨的盯著著遠去的高蕊。第十二章  女博士的沉淪(二)

「哦……已經2小時了……何時是結束?」凌夢借著黃校長手指動作停緩的
間隙,長出了口氣。慵懶的靠在黃校長懷里,抬頭看了眼墻上的掛鐘。

不用看,凌夢也知道自己岔開的大腿的地下已經一片粘滑液體。

凌夢知道自己下面有多敏感,水有多多,正應了那句話「女人是水做的」。

「我們去里間的床上!」黃校長終于提出來。

「嗯……」凌夢低聲回應著,語氣中露出解放的輕松。

黃校長辦公室帶一個臥室,今晚凌夢開始脫去自己衣服時,想到自己要屈辱
的躺在那大床時,就不由恐懼。但現在,經過黃校長手指長時間的折磨,躺在那
大床上,對她來說反倒是一種解脫了。

「啊……」凌夢從黃校長腿上站起來,酥軟的腿已經支撐不住自己身體,踉
蹌了一下。

「小心!」黃校長伸手扶住了凌夢。

衣冠楚楚的知名大學老校長扶著一個全裸的年輕美女向床上走去,去做卑鄙
的交易,在這所謂的大學凈土里,簡直是一種莫大諷刺。

癱倒在大床上的凌夢,下意識的交錯并攏雙腿,手護著了雙乳。

這還有何意義?凌夢知道此刻這女性象征性的遮羞無助于事,索性放開了身
體。

黃校長正面對仰躺的凌夢,一件件脫著衣服。正如2小時多前,凌夢自己面
對坐著的黃校長,一件件脫去自己的衣服,脫掉自己女性的尊嚴。

凌夢閉上了眼,頭腦中一片恍惚,幾小時前的一切不停在腦海中浮現……

下班時間,凌夢接到高蕊的電話:黃校長找你談談工作和生活……,電話里
的高蕊聲音中帶著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輕浮?幸災樂禍?……讓敏感的凌夢有
種不好感覺。

凌夢的感覺一向很準,果然到了黃校長辦公室,客套,坐下后,黃校長開始
斯條慢理將一枚枚炸彈拋向凌夢,直到她投降。

「小凌啊,你副教授職稱暫時有點麻煩啊……」

「什么情況?黃叔叔……」凌夢心頭一驚。

「小凌啊,有人舉報你的眾多論文都是鎮教授代筆的……,畢竟嘛,你跨專
業,又發表如此多的優秀論文,難免有人……」

「胡說!……這是造謠……」凌夢白凈的臉上因為激動有點發紅。

「我是相信你的能力的!小凌……,這舉報從你剛到江津大學就有人舉報
了,我以前一直在壓制,現在你要評上副教授了,這舉報突然又多了,并向上舉
報到教育廳了……黃叔叔難辦啊!」黃校長盯著凌夢的表情不緊不慢的說著。

鎮教授,論文,副教授,舉報,黃校長……一系列的相關詞在凌夢腦海中飛
快閃過,慣有的理性讓凌夢隱約感到這里不是那么簡單。

「黃校長,謝謝您的信任,清者自清,請您按照正常流程審查吧!時間會證
明一切的……」凌夢用手捋了下額前一絲亂發,高傲的揚起了頭,心平氣和的說
著。

「哈哈,黃叔叔就欣賞小凌這自信和傲氣……」黃校長注意到了凌夢對自己
稱呼和語氣的變化,但他并不介意。

「小凌啊,我提名你的外事宣傳辦公室主任的提議也遇到校領導班子的一些
成員的反對意見啊……」

黃校長盯著凌夢的表情,又拋出一個炸彈。但凌夢美麗的臉蛋上還是那樣的
平靜。

「謝謝黃校長的厚愛,做行政我也沒太多興趣,我還是專心于教學……」凌
夢淡淡的平靜說道。

「哈哈……,小凌好超然啊!隨著事態發展,到時能否繼續留下來教學還是
問題啊?」黃校長被凌夢淡然的面對弄得也有點脾氣。

「我相信黃校長會秉公處理好這些舉報的!我會證明我的能力……」凌夢知
道這種經濟學術論文,調查也調查不出什么,而且鎮教授已經不在了。

「那天我帶著溫淼那小丫頭去酒店,這小姑娘人雖然漂亮……,但遠不如老
鎮那個成熟性感美女啊……」

黃校長突然拋出的這個話題讓凌夢不由身體一顫。大學校長和女大學生去酒
店說的雖然含糊,但凌夢已經知道黃校長和溫淼去做什么。為什么這么隱私敏感
的事要對自己說?為什么提到鎮教授和美女?在暗示自己……

「小凌啊,7月15日那天我送走溫淼那小丫頭后,我看到你在希爾頓酒店
大堂辦理入住啊……」黃校長繼續說著。

時間,地點……凌夢身體不自主的又抖了幾下,凌夢知道今天黃校長目的不
簡單。

「……老鎮曾說過,你那乳下的紅痣如同雪地紅梅般美麗啊……老鎮性福啊
……」

凌夢臉一下通紅,身體寒顫般的顫栗著,頭腦中一片空白恍惚,自己仿佛被
人一下扒光了衣服在大庭廣眾之下。

「小凌啊,一切從頭開始很難啊……,江津大學如果干不下去了,還要從哪
里開始干下去啊……付出太大了!」黃校長趁著凌夢情緒波動繼續打擊凌夢。

「黃校……」凌夢剛努力張開口,就被黃校長打斷了。

「叫我黃叔叔!黃叔叔可一直很照顧提拔你啊!小凌……」

「黃,黃叔叔……」凌夢低下了頭,小聲說著,腦中一片混亂。

「小凌啊,黃叔叔還是那個意見,我會排除眾議的!任命你做外事宣傳辦公
室主任……教學很累的,沒前途,現在又沒有鎮教授幫忙了……」

網上的視頻根本沒提到時間和地點,凌夢很清楚黃校長剛才說的意味著什
么,話說到這份上目的已經很清楚了。

「小凌啊,你也32了吧?離開大學從新開始真那么容易嗎?兩種完全不同
的生活啊……好好考慮一下吧!」

是啊,一切從頭開始真的那么容易嗎?自己現在還剩下什么?婚姻,家庭,
事業,名聲……

凌夢情不自禁打了個寒戰,那高傲揚起的頭終于低下了,表情呆滯的望著腳
下的地毯。時間在一秒一秒流逝,凌夢的眼圈慢慢的紅了,一絲絲朦朧的水光在
眼簾中輕微的泛動,俏臉也愈發的蒼白,浮現出了軟弱的神色。

意識恍惚的凌夢,一時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身處現在還是身處5年前……

鎮守義的辦公室中……

當初母親并不贊成自己讀博,而且是跨專業讀博,特別是去讀師兄鎮守義的
博士。

自己不理解母親為何還這樣世故,有這樣做院長的知名教授的同學關系為何
不利用?當自己主動去母親的母校建康大學拜訪鎮守義,得知自己母親是誰時,
鎮守義的分外熱情和鼓勵,讓自己有信心辭去工作,擺脫一直打自己主意的老
板,投入博士入學考試中。

那時的凌夢已經被前老板的詆毀逼的在職場混不下去了,而老公也剛剛下
崗。

那時的凌夢只能寄希望讀博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一切努力只差最后鎮守義的推薦一關!之前信誓旦旦說關照凌夢的鎮守義在
關鍵時刻打起了太極,逶迤推脫,不為錢物……

只怪自己當初太怯懦了,沒勇氣再去面對那丑陋的職場;只怪自己當初太禁
不住誘惑,博士,留校、清高雅致的生活……讓自己迷失;只怪自己當初太天
真,單純以為一次付出而改變整個人生。

現在人生果然改變了,但是還自己希望的嗎?

現在的自尊和清白還有意義嗎?5年前的那次天真就已經注定了!

現實點吧!自己沒有再輸的資本了!

凌夢努力抬起頭,努力讓剛才凄涼的臉上掛上燦爛的微笑,努力讓剛才失神
的眼睛充滿誘人勾魂的魅力,望向這個讓人惡心的黃校長,就像5年前望向鎮守
義……

「黃叔叔,鎮守義的性福你還會沒有啊……」凌夢努力讓自己聲音充滿嗲嗲
的味道。

每個人都是演員,都在人生的路上自主或被迫的演著角色!女人是天生的好
演員!

「哦,在哪里啊……」黃校長志得意滿的仰靠在沙發上,猶如5年前的鎮守
義……

凌夢一邊平緩著情緒,一邊優雅的慢慢站起來,臉上微笑著,面對著端坐的
黃校長,慢慢的優雅的扭動身體;正如幾年前面對同樣端坐的鎮守義……

凌夢深吸了一口氣,心里思慮再三,象下了最后決心,微笑著,微微側過身
體,解開衣服上的第一粒扭扣。

房間空氣似乎一下凝住,變得安靜起來,安靜的能聽到黃校長喉頭吞咽的聲
音。但黃校長依然保持端坐的姿態,正如5年前的鎮教授……

兩個老男人在不同時間,不同的地點,利用他們優勢冷笑的看著同一個高傲
的美女自己一點點褪去自己的衣服,褪去女人的尊嚴。

親眼目睹一名高貴傲氣的美女博士的脫衣秀,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刺激的
事情。

「為什么會這樣?……我還有選擇的權利嗎?……」凌夢感到自己那努力微
笑的臉像發燒一樣燙。

但事情像不可挽回地繼續著,連凌夢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應該中止。

凌夢強忍內心的羞愧,臉上像被黃校長投來的眼光灼紅,在猶豫中一粒粒地
解開上衣的扣子。

心理素質極好的凌夢心中雖然不停的掙扎,但手上的動作從容的就像在自己
臥室里更衣似的,完全看不出一絲驚慌。

≯子全部解開了,凌夢頭努力側向一邊,避開黃校長專注的目光。深出一口
氣后終于狠心地脫下上衣。

動作是那么的羞澀猶豫,但每一下舉手投足在黃校長的眼里卻是充滿了美
態。

上衣脫下后凌夢上身剩下一件黑色蕾絲的奶罩了,冰肌雪膚,細吊帶掛在赤
裸圓潤的雙肩連到罩杯上。在罩杯的束縛下,胸口形成明顯的深逐的乳溝,大半
邊白嫩的乳房露出來,那象牙般光潔的軀體露出了絕大部分,冰肌雪膚在燈光下
閃耀著玉一般的光澤。

黃校長身子朝前探了探,眼光直直盯在凌夢成熟豐滿的身體上,欣賞著凌夢
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和表情。

過了好久,黃校長發直的眼珠才能稍微移動,貪婪的視線向下落去,當他注
意到凌夢那纖細的腰時,眼珠更是盯直了。黃校長也見識過不少胸脯尺寸碩大豐
滿的女人,可是她們的身段也都相應的比較豐腴,他還從未見過哪個巨乳美女的
腰肢能夠如此纖細。

凌夢一下子感到無所適從,不知道怎么繼續下去,但黃校長并沒有說話催
促,仍靜靜地看著,仿佛知道后面會發生什么事。

凌夢閉上眼,深深呼了一口氣,眼前的這一切仿佛是5年前的重現……眼前
的黃校長如同當年的鎮守義那樣鎮定……

適應了的黃校長,重新端坐好,臉上露出不滿足的神態,有點不耐煩的等待
著凌夢繼續,就如5年前鎮守義那個神態……

自己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與其這樣難堪下去,不如狠下心腸豁出去。

想到這里,凌夢像說服了自己一樣,睜開眼,略為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
做了幾個深呼吸,胸口微微起伏,彎下腰來,將齊膝的短裙緩緩拉高一截,伸手
探進裙里捋動著。

修長勻稱的右腿伸得筆直,把灰黑色的透明絲襪從豐腴修長的腿上一點一點
的褪了下來。

右腿的絲襪褪到了足踝,凌夢小心的把右腳從高跟鞋里輕輕抽出,然后緩慢
的把絲襪剝了下來。凌夢拋掉絲襪,赤著右腳踩在地毯上。跟著凌夢又開始褪掉
左腿的絲襪和高跟鞋,動作是那么的優雅,只是比平時慢了一些。

黃校長喉結上下滾動著,粗重的呼吸聲已經是清晰可聞。

凌夢手在套裙的扣子上遲疑了片刻,就微笑著堅決而優雅的慢慢地側手解開
套裙的扣子,如同推開自己人生前進旅途的上的障礙,讓裙子慢慢地滑下去……

凌夢小心翼翼把裙子連同襯裙一起脫了出來,套裙脫下后身體線條上呈現出
來,而那些貼身的性感內衣讓凌夢倍添嫵媚,蜂腰豐臀勾勒出一條完美的弧線。

只著三點式內衣的凌夢優雅的看著面前已經屁股從椅子上翹起,呼吸急促的
黃校長,正如幾年前同樣反應的鎮守義……

被黃校長充滿饑渴的眼光盯著,凌夢的俏臉一陣發熱,終于還是忍不住泛起
了紅暈。這一瞬間她意識到不管自己多么堅強勇敢,但畢竟還是一個女人。

強忍著內心羞憤,凌夢竭力平靜的望著黃校長,希望他能現在沖上來,將自
己從這種尷尬中解脫出來,就像當初自己期盼鎮守義自己上來動手一樣!

黃校長也在努力控制著自己沖上去的欲望,他要的是凌夢拋掉自己的尊嚴在
自己的俯視下脫光衣服,脫去尊嚴。

黃校長臉上努力做出不屑一顧的輕蔑神態,就如當年的鎮守義一樣!

凌夢知道眼前這個男人的想法,他要的是男人玩弄女人的那種勝利感!而不
是拜倒在女人腳下的男人!

自己絕不能只是淪為男人床上的玩物!

凌夢不斷的給自己打著氣,兩只手慢慢的反轉到背后,找到乳罩的鉤子,高
聳的乳房一下子變得更挺拔誘人。

停頓了十來秒,背后的乳罩掛鉤終于松開了。

「啪」的一下,乳罩失去鉤絆松了下來,凌夢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動作變
得果斷起來,乳罩的肩帶從臂膀上滑下,份量十足的乳房因為突然失去支托向下
墜了一下,但迅速恢復了挺拔,玫瑰色的乳暈上兩粒乳頭驕傲地上翹著,仿佛向
黃校長示威。

凌夢猛一咬牙,干脆利落的將乳罩從肩頭扯了下來,拋在了地上。

凌夢沒有像一般女人那樣,試圖用雙臂環抱在胸前遮擋,因為凌夢知道這都
是徒勞的。

辦公室內靜悄悄的,凌夢半裸的站在原地,氣質仍然是那樣高貴超凡,不容
褻瀆。

黃校長已經從椅子上站起來,手撐著辦公桌,眼直直的,一臉的貪婪和下
流。

再無半點教授的風度,正如5年前的鎮守義一樣……

凌夢不得不佩服面前的黃校長能有如此高的定力,猶如當年的鎮守義一樣,
如此時刻還能控制住自己。

凌夢也知道自己身體的優勢,她也清楚記得自己小時候看過的某部小說里的
一句話「女人最大的優勢是身體!」

其他女人到了三十歲,都會胸部下垂、腰腹生出贅肉、皮膚變得粗糙,但自
己成熟艷麗身體卻絲毫沒有這樣的狀況。自己的雙乳渾圓高挺,艷紅的乳頭如晶
瑩的瑪瑙,散發著誘人的光澤,小腹平坦,這都是自己的傲人資本……

凌夢相信自己一定能讓面前這老男人拜倒在自己腳下!

凌夢挺了挺胸,將腰挺得筆直,呼吸時腰腹間的線條明晰流暢極具美感。

凌夢的雙手放到胯的兩側,手非常緩慢的在內褲兩側向下捋動著,內褲圈成
一條慢慢向下……慢慢露出雪白小腹上那那一片令人心悸的呈倒三角型分布的黑
色陰毛……

「操!」黃校長終于把持不住從辦公桌后沖出來,撲向凌夢,就像5年前的
鎮守義……

凌夢臉上終于在屈辱中露出一絲安慰的笑……

「小凌!幫黃叔叔塞進去……」黃校長的話將凌夢從回憶中喚回眼前,他的
肉棒在凌夢緊致的陰道口逡巡了半天而塞不進去。

凌夢睜開眼,努力叉大雙腿,溫順的用白嫩的小手握住黃校長的肉棒,引導
著插向自己的陰道口……

終于要被這肉棒插進來了!凌夢并不擔心它的尺寸,要遠小于老公那粗長的
家伙,也小于鎮守義的家伙……

先前時刻,黃校長終于撲上來時,凌夢知道自己最終勝利了。有著應付當年
比黃校長還年輕點的鎮守義的經驗,讓對黃校長這種老人,有著十足的把握。

但就在剛才,強者和弱者的天平又顛倒過來。黃校長的手指讓凌夢徹底崩潰
投降了。

女人就是女人,終究是弱者!

「哦——」凌夢在黃校長肉棒插進去那一刻長長呻吟出來……

第三天上午下課后,凌夢抱著講義心事重重的匆匆向學校家屬區走去,孩子
還沒有吃飯呢!

副教授的職稱已經下來了,自己的外事辦公室主任任命也在校領導會上得到
了一直批準。但這些無法讓凌夢高興起來。還有老公的200萬無處解決!

「凌妹妹……,凌妹妹……,凌博士……」

凌夢一時沒反應過來,原來是高蕊在背后叫自己。

凌夢厭惡的看來一眼趕過來的高蕊,繼續朝租住的樓走去。

當初學校組織游玩,在某會議中心泳池游泳,高蕊是唯一個看到自己換泳
衣,并看到乳下紅痣的人!

「凌妹妹干嘛走這快啊?有啥好事啊……嘻嘻!」高蕊的語氣中含著輕浮。

高蕊的變稱呼自己,讓凌夢感到有些奇怪。

「凌妹妹,我可要好好感謝你啊!」

「什么?」凌夢有點糊涂。

「黃校長手上的功夫是不是很厲害啊?嘿嘿!」高蕊放浪的笑著。

凌夢的白嫩的臉一下變得通紅。

「……嘿嘿,他是不是插進去一分鐘就射了吧?」高蕊淫蕩的小聲在凌夢耳
邊說著。

凌夢臉更紅了,的確,前天黃校長1分鐘都沒堅持到!凌夢已經猜到了高蕊
和黃校長的關系。

「凌妹妹,你可別被那老家伙假象迷住,在下面的嘴里,他也就1分多種,
但在上面的嘴里,可半小時不出來呢……你還沒試過?哈哈……」高蕊無恥的說
著,「好妹妹,以后就拜托你了……我終于可以解放了……哈哈!」

凌夢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忿恨的盯著著遠去的高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