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我們又不熟

2015-2-13 激情小說

「很簡單啊M鮮花、美酒加鉆石,一切就搞定。」

好友游子敬這么說,于是嚴靖滔真的照做了。

沒想到鮮花,美人收走,美酒,美人送給美人老爸喝,至于鉆石嘛!美人把它退回來還給他了。

子敬出這個什么餿主意,一點用都沒有。

「這招沒用?沒關系,我還有下一招,你唱情歌。」

「可是我歌聲很爛。」

「歌聲爛沒關系,反正誠意最重要。」游子敬如是說,嚴靖滔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深夜十一點,他學人家年輕小伙子一樣站在夏戀家樓下,彈著吉他唱起情歌。

當天夜里,嚴靖滔被抓進警局,罪名是制造噪音、妨礙安寧。

而夏戀有感動到嗎?

沒有,夏戀只覺得很丟臉,讓嚴靖滔只想殺了游子敬。

「你出這個什么爛主意,你害我這糗可出大了。」

「唱情歌也沒用?」

「有用的話我會被抓進警局,要你來保我出去嗎?」

「說得也是。如此看來,夏戀還滿難搞的。」

「到現在你才知道。」夏戀要是不難追,他會搞得如此狼狽嗎?

「那只能使出撒手锏了。」

「你算了吧!」他再也不聽子敬的餿主意了。

「這招真的有效,你相信我,以夏戀那么有愛心的人,這一次她一定會被你感動,真的啦!你再相信我這一次。」游子敬玩上了癮,纏著嚴靖滔硬要聽他的。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怎么樣,我這個餿主意很贊吧?」

「很贊?」贊個屁啦!「我覺得你不是在幫我,倒像是想害死我。」

教他站在大雨中被雨淋,他不死也半條命,「更何況最近晴空萬里,根本不可能下雨。」

「我可以去借水車,就像拍電影一樣,我可以把畫面營造得很美、很浪漫。怎么樣,試一下吧!」游子敬摩拳擦掌地,「反正你也沒別的辦法了不是?那就試一下我的法子也不會少塊肉,搞不好夏戀真吃這一套也說不定呢!」游子敬口沬橫飛說了老半天。

好半晌,嚴靖滔才點頭。

子敬說得沒錯,除了這個餿主意,他的確沒別的法子了,所以就算是死馬當活馬醫也罷,他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因此嚴靖滔被保釋出來的隔天,夏戀家下起了滂沱大雨。

很好,那個蠢蛋又在做蠢事了。

〈著外頭的「雨勢」,夏戀頻頻皺著眉頭。那個大笨蛋到現在似乎還弄不懂她要他追的意思。

她不是要他用錢砸她,不是要他要浪漫,她要的是一顆真心,要一段不要任何手段而干干凈凈的愛情,偏偏他做的凈是些蠢事,現在他連水車都借來了,她倒要看看這一次他可以撐多久?

這一次,嚴靖滔撐了三個夜晚——因為白天做這種事太丟臉了,所以他選擇只在晚上做。

到了第三天夜晚,夏戀在屋里就聽到嚴靖滔破口大罵,「媽的,游子敬,你抽的是什么水,為什么這么臭?」

「臭?會嗎?淡水河不是變干凈了?」

「淡水河!他媽的,你用淡水河的臟水淋我!」

「沒辦法啊!這附近的商家不借我水了呀!他們說現在鬧旱災,你這樣追女朋友太傷本了。」

「他們管我傷不傷本。」該死的,臟水跑進嘴巴里,呸呸呸!

她聽到嚴靖滔又連罵了幾句粗話,他的好友游子敬似乎被他罵到臭頭了,最后不得已只好問他,「那,你還淋這臭水嗎?」

「淋,繼續淋。」頭都洗了一半了,還能不剃嗎?

「還要繼續啊?」

這下可好了,連她爸媽都跑出來看熱鬧了。

夏戀冷漠地轉身,她爸、她媽馬上湊到她原本的位置去看熱鬧。

「淡水河的水耶!」

「那不是很臟嗎?」

「要是嚴大少爺生病了怎么辦?」

「你管他怎么辦?咱們家女兒又不愛他,就算他死了,也不關咱們家的事。」

她爸媽一來一往唱雙簧,別以為她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他們在演戲,想讓她可憐嚴靖滔。

嘖!她才不上當。

「哎呀!」

她媽驚呼。

「怎么了?」

她爸還問怎么了!

拜托,他不就站在媽旁邊,跟著一起看熱鬧嗎?做啥這么假啊!

「嚴大少爺倒了耶!」

「假的、假的,那是騙人的,女兒呀!你別上當。」末了,她爸還刻意回頭跟她交代。

「但是救護車來了耶!聽到沒有?歐咿、歐咿……」她媽學救護車的聲音。

寂靜的夜里,仔細聆聽,當真有救護車的聲音。

那個該死的笨蛋,他真蠢到被送進了醫院!

夏戀從沙發椅上彈跳了起來,一馬當先沖到窗口往下看。是有救護車來,但是接的卻不是嚴靖滔。

嚴靖滔他人還好好的,站在樓下笑咧了嘴沖著她揮揮手。

「你們騙我!」夏戀怒氣沖沖地看著父母。他們這對叛徒。

「是呀!我們是騙你,而我們騙你尚不可原諒,但你若騙自己呢?」女兒明明很在乎嚴家那小子的,卻說什么都不肯原諒嚴靖滔,如果是因為面子問題,到最后卻錯失了這輩子所愛,女兒真覺得那樣值得嗎?

「還是你寧可嚴靖滔真的為了你倒下去?如果你要,我相信他辦得到。」

反正嚴靖滔為了愛他們家女兒,還有什么事做不出來?「但是你真的要他因你而倒下嗎?」

夏媽媽的一句話問進夏戀的心坎里。

她真要將嚴靖滔逼到了絕境,她才肯原諒他、才肯放過他嗎?

事實是,并沒有,她并不想要置他于死地,她只是拉不下面子,說她也愛他、也在乎他……

那個笨男人……

夏戀沖了下去。

「你等一下,你站在那里別再過來了。」看到夏戀下來,嚴靖滔臉上沒有喜悅,卻斥喝她別動。

他吃錯藥啦?

「是我耶!」

「我知道。」她以為他瞎了,認不出她是誰啊?他當然知道她是夏戀。

「那你還叫我不要過去!」

「因為這水很臭啊!」

「很臭你不會關了它。」

對厚!夏戀都下來了,子敬干嘛還沖著他直噴臟水!

「你不會關了它啊!」他沖著好友吼道。

游子敬卻說:「你不覺得這樣很美嗎?男女主角在雨中和好,多么浪漫啊!」

「浪漫個頭啦!我只覺得很臟。」嚴靖滔沖過去把水給關了,再跑過去跟夏戀相見。

「等等,你很臭耶!」他還把手伸過來,他想干嘛啊?

想抱她嗎?

「先回家去洗澡。」

「不能先抱抱你嗎?」

「不行。」他裝可憐也沒用,她說不行就不行。夏戀把嚴靖滔推得遠遠地,直到他回家洗好澡。

現在能抱了嗎?

嚴靖滔一雙手又欺了過去。

夏戀單手擋下了他,「嚴靖滔。」

「是。」

「在你心目中,是不是只要有性就有愛?」

對啊!她怎么知道?

嚴靖滔亮著一雙眼,他沒說話,但夏戀就是看懂了這個男人的獸性,「問題是,我不是。」

「你不是?」

「我不是,你干嘛這么驚訝?」莫非,他一直以為她是?「怎么會?」

「因為每一次我抱你,你總是表現得……呃!很熱情啊!」本來他是想講淫蕩的,但是夏戀的表情太兇了,他想,她應該不會喜歡「淫蕩」這個字眼才是,「而且有一次你還跑去公司勾引我,你記得嗎?」

他還記得那一次她雖沒脫衣服,但自瀆時羞怯的表情卻深刻地印在他腦海里,「你忘了嗎?」

「我沒忘。」那么丟臉的事,她怎么會忘?「那是你逼我的。」

「我哪有逼你?」

「明明是你叫我勾引你的。」他還敢說他沒逼。

「我是叫你勾引我沒錯,但想出那么……呃……」本來他是想講色情的,但他想,夏戀應該不會喜歡那樣的字眼冠在她身上,所以最后他折衷,「想出那么煽情的勾引手法的人是你。」

瞧,這不就意味著她很有放浪的慧根嗎?

「我沒有,我不是。」夏戀拒絕承認自己很色。一直以來,她都是被逼的,「我想象中的愛情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那么你想象中的愛情是怎么一回事?沒有性嗎?那很可怕耶!」

「當然有性。」

「那就好。」嚴靖滔松了一口氣。

「但不是只有性。」夏戀很怕他聽到有性,就立刻撲了上來,于是連忙補述,「除了性之外,我希望我們可以聊聊天。」嫁給他的那段日子,他們夫妻倆根本沒好好的聊過。

「你希望跟我聊天?」

「嗯!還希望我們能手牽手一起去看電影、買東西,吃飯……」她愈講,嚴靖滔臉愈皺。

「怎么,你不喜歡?」

「不是不喜歡,只是……」

「只是什么?」

「你不覺得上床有趣多了嗎?」

「不!」這個家伙,怎么滿腦子就只有上床這檔子事!「不跟我聊天、不跟我手牽手、逛街、看電影,我們倆就沒有未來。」總之,她想談戀愛啦I惡,干嘛要她講得這么白!

「好好好,聊天、手牽手、逛街、看電影是嗎?」OK,他陪她,這總行了吧!

從那天起,嚴靖滔每天都陪著夏戀玩著愛情游戲。

他送她玫瑰,請她吃飯,陪她看電影,就是不陪他上床。她想要的愛情是細火慢燉、要細細品味,這些,嚴靖滔都捺著性子陪她慢慢來,但是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卻日漸消沉。

「你不快樂?」

「不,有你在身邊,我怎么會不快樂呢?我只是……只是光逛街、吃飯、看電影……」

「光吃飯、看電影怎樣?」他要說呀!

「唔……光是這樣,我沒有愛的感覺。」

「沒有愛的感覺?怎么會?你不覺得這樣很幸福嗎?」

「我覺得抱著你的感覺比較幸福。」嚴靖滔的回答直接又獸性。

很好,他竟然說跟她看電影一點幸福的感覺都沒有,「那么你去找能讓你有感覺的人一起去看電影吧!」

夏戀火大了,連著三天都不理嚴靖滔,而嚴靖滔就像死了一般,整個人提不起勁來,一點生氣都沒有,短短三天,公司整個停擺,他完全不理公司的事,于是游子敬又來找她。

「你們到底又怎么了?」

夏戀答不出來,她總不能跟人家講,他們「房事」理念不合。

「我的祖奶奶呀!你能不能對他好一點?你知不知道有幾百個家庭得靠他吃飯?他一沒勁,我們都要失業了。」

「我對他很好了呀!」

「你對他很好,他會是那個死樣子?」游子敬往客廳窩著的那個活死人看去。

沒了夏戀關愛的眼神,嚴靖滔跟死了沒什么兩樣。

「再對他好一點,要不然我明天帶公司里幾個老員工來找你。」他知道夏戀的弱點。

夏戀根本見不得人求她,尤其是那些又老又苦的弱者……對了,可以再帶幾個小孩子來,她對小孩子也頂沒轍的。

「聽到沒有?明天我就要見到生龍活虎的嚴靖滔。」

「我干嘛聽你的話?」夏戀根本不甩游子敬。

隔天,游子敬真帶著公司幾個生產線的婦人跟她們的小孩來。

她們老的老、小的小,一臉無助地看著她,還求她,「夏小姐,幫幫我們吧……」

該死的,這根本是游子敬那個芭樂爛人才想得出來的臺詞。

夏戀氣死了。

「你干嘛這么壞?帶她們來找我干嘛?」

「讓你瞧瞧你做了什么好事呀!讓你知道你不給靖滔好臉色,他就怎么對待他的員工、他的下屬。要知道這叫惡性循環,一環牽著一環,受苦的是那些最下階層的員工跟他們的小孩。而靖滔那個死性子,你是見識過的,除了你,他誰的死活都不管,光是沖著這一點,不管他做了什么罪大惡極的錯事,你都該原諒他,不是?」

「為什么這段感情,退讓的總是我?」

「你以為靖滔沒想要退讓嗎?他要是不退讓,你以為依他那樣的大男人,他會寧可讓人取笑,也要站在你家樓下唱情歌嗎?他的歌聲你又不是沒見識過,那根本不能聽,但他還是為了你唱了,你嫌他不懂浪漫、不懂愛情,是,他是不懂,但那是沒人教他,可他卻仍然很努力地想討好你,你不能怪他做得不好。」

「我沒怪他。」

「你不理他就是在怪他。我知道你想談你心目中的戀愛,但你有你的理想,而靖滔也有他的,你不能一味地要他配合你,你卻不顧及他的感受。」

嚴靖滔的感受、嚴靖滔以為的愛情,她沒顧及嗎?

夏戀仔細想想,是的,她的確是沒顧及他以為的愛情,但是他以為的愛情太肉欲了啊!她怎么顧及?

夏戀瞪著那個沒了性愛關系就像失去生命意義的男人一眼。

這幾天,他就是這么面對他的部屬的?

「他讓你們不太好過?」

「不是不太好過,而是很不好過。」

「光是我們新竹廠的生產線就停了兩條。」游子敬帶來的作業員馬上補充道,那無異是在夏戀柔軟的心口上撒上鹽巴。

「我知道了。」她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嚴靖滔。」她叫他。

嚴靖滔抬起頭來,卻有氣無力。

「進來房里。」

進去房里?「干嘛?幫你剪腳指甲嗎?」

什么,他們總裁在家里得幫愛人剪腳指甲!

大家嚇死了,因為很難想象啊!那樣一個威風凜凜的大男人會幫他的小女人剪……剪腳指甲耶!

「不是剪指甲啦!」該死的,他干嘛當著眾人的面講他們閨房內的事啊!

他……他不羞嗎?

夏戀氣死了,但嚴靖滔現在被失望的情緒填滿整個腦袋,他根本沒發現他的小妻子又怒又羞。

「不剪指甲,那要干嘛?」

干嘛?

「就……就談你想談的愛情啊!」他非要她講得這么白不可嗎?

嘖!真是的。

談他想談的愛情?

嚴靖滔一聽,這下子眼睛全亮了。他站了起來,馬上拉著夏戀沖進房里。

談他想談的戀愛是嗎?那他就不客氣了喲!

嚴靖滔像只大野狼地出手——

閑雜人等,急急回避,因為接下來的畫面……不,是連聲音都不宜小孩子觀賞和聆聽。

「嚴靖滔,你能不能……能不能別這樣,嗚……」夏戀覺得好羞人喲!嚴靖滔將她拖進房間之后,連衣服都來不及脫地便將她壓在床上,手伸進他的褲襠,掏出他的寶貝。

他拉著她的手按在他的熱鐵上,要她幫他揉揉。

天哪M是這樣,所以她才無法理直氣壯地接受他心目中以為的愛情啊!因為他心目中的愛情是如此肉欲又如此煽情。

他就不能正常點嗎?為什么一定要她做這么羞人的事?

「快點,再快一點。」他一邊要她揉他的長棒,一邊用手揉她的乳房。

他好久沒碰她了,她都不知道他有多想她,偏偏這些日子,她只想要聊天、逛街、看電影,讓他過著只能看不能碰的日子,她都不曉得他憋得多痛苦,現在他終于一償宿愿,當然是惡虎撲羊般地撲上她。

夏戀……噢!夏戀……「你真美。」

是喲!她真美這種情話,他也只有在床上才會夸她。她早就認清了這項事實,所以當他說她美的時候,她一點也不感動,因為她知道他接下來要做的事只會更色情。

果不其然,說完了她真美之后,嚴靖滔便迫不及待地從她手中將他的寶貝接過去。

不是嫌夏戀做得不好,只是她做得太慢,他根本等不及。他憋太久了,現在很想出來。

「你先等我一下。」壓在夏戀柔軟的身上,嚴靖滔一邊親吻她,一邊用手將自己灼熱的體液給擠出來。

他先讓自己攀上高峰一回,先虛脫一次之后再講。

夏戀不懂,「明明你也可以用手的,你根本不需要我。」

「不—樣。」

「怎么會不一樣?」剛剛明明沒有她,他也能達到高潮的不是嗎?

「你活色生香地躺在我懷里,不是我平空想象出來的,怎么會一樣?」嚴靖滔抽了幾張面紙欲將灑在她陰戶上的體液給擦干凈。

夏戀連忙阻止他,「不用了,我來就好。」

「讓我來。」他知道剛剛自己太急了,一點也沒讓夏戀舒服,但接下來會不一樣,他會讓夏戀同樣地喜歡上這種談戀愛的感覺。

嚴靖滔將自己灼熱的體液抹在夏戀的陰戶上,讓夏戀的花唇一下子就變得黏黏濕濕的,充滿色情的感覺,他再用舌頭舔她唇肉上的皺褶,撥開花唇,舌頭觸及更里面、更濕熱的甬道內。

他一邊舔著,一邊用他修長的手指扣弄夏戀的陰穴,讓她動情地流出更多的淫水。

他呼出來的每一口熱氣都直接吹在夏戀火燙變紅的濕穴里,她穴口劇烈地張闔著。

他長指一伸進去,她的嫩肉馬上緊緊地將它咬住。她的反應是如此可愛呀!她還說她不愛這種談戀愛方式,她明明也很喜歡的。

嚴靖滔雙唇含住夏戀顫抖的花蒂,重重地吸吮著,細長的舌頭還不時地頂向它。他一頂,夏戀就像觸電似的,身子往后一縮,小穴動得好厲害。

嚴靖滔將夏戀的身子往上拉,雙膝倒掛在耳朵旁,陰穴、花縫就展現在他眼前,讓他不費力氣地就能嘗到她的甜美滋味。

「嚴靖滔……別這樣……」她這個姿勢讓她覺得好糗喔!嗚……他能不能別看?

「到現在了,你還害羞!」他們做也做了夠多次了,不過她還是不習慣他放浪的要愛方式。

她實在是太保守了,「你這樣很美啊!」

「你別說了……」他愈說她愈覺得丟臉。她這樣只能稱作放浪,怎么能叫做美!

他根本是色欲熏心,嗚……「你的手別動得那么快呀!」

「太快了嗎?」

該死的,他竟然用他親吻過她那里的嘴吻她,讓她一呼吸就全是自己的味道。

「你臉好紅喔!」

廢話,那是當然的,他要她做了那么丟臉的事,她當然會臉紅,嗚……

「嚴靖滔……」他扶著他的巨大昂揚在她穴前撩撥。

「你弄得我好濕。」

噢!他的話真色!

夏戀想捂住耳朵,嚴靖滔卻乘機揩了她身下的蜜汁一把,再將他濕透的手指伸進她嘴里讓他舔,「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

「是不是很甜?」

他胡說,那哪有很甜,她只覺得這樣很色。

嚴靖滔的手指在她嘴里抽進抽出的,感覺很像他的肉刃在她陰穴進出的模樣,讓她更是欲火難捺。

「你很想要了對不對?」夏戀的濕穴動得比剛剛快多了,嚴靖滔將長指再擠進第二根,她一樣將它咬得緊緊地。

瞧,她明明很喜歡的,但她卻老是不給他,老是要談純純的戀愛,他一點也不懂那有什么好玩的?

在床上談戀愛不是刺激多了嗎?

嚴靖滔更賣力地使出他所有的花招,目的就是想要夏戀認同他談戀愛的方式,只要夏戀認同了,或許以后他就不用再受逛街之苦。

〈電影?

那更無聊好不好!他是個連A片都不看的人耶!

「夏戀……」

「嗯?」

「說你想要。」他要逼夏戀承認,其實像這樣,兩人在床上談戀愛的方式也不錯。

「不……」她才不說那么羞人的話。

「不說?那么就停止了喲!」嚴靖滔殘忍地將手指抽出,讓正快要高潮的小穴一下子沒了實物的填補,充滿空虛的感覺。

「不……」

「不?」

「你別這么殘忍。」她想要啊!夏戀抓著嚴靖滔的手往她兩腿間而去。

「你想要就開口告訴我啊!你不是這樣告訴我的嗎?愛要說出來,你不說我怎么會懂呢?」他的手指在夏戀的洞口輕輕刮弄著,逗弄她細嫩且敏感的唇肉。

他一碰,她就抽搐顫抖著。

夏戀的身體想要嚴靖滔的進入想得發疼。

「說呀!說你要我,說你要我狠狠地進入你濕潤的小穴中,將你填得滿滿的。」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描繪她陰戶的形狀。

她真的很美,她知不知道?

嚴靖滔掬起一把水蜜,長舌卷向她。

嗚……「嚴靖滔……」

「你想要的是不是?」

「是……」

「想要就說呀!」說呀、說呀!

他一次又一次地折磨夏戀,直到夏戀再也承受不住他的撩撥,她蒙著臉,羞恥地跟他開口,「求求你……」

「求我什么?」

「求你進來……」

「進來哪里?」

「進來這里……」夏戀分開了雙腿,邀他進來。

嚴靖滔笑逐顏開。

夏戀終于開口了,看她以后還敢不敢寫他談情說愛的方式。

嚴靖滔如夏戀所愿地將他硬挺的長棒擠進她顫抖的小穴里,在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中,兩人達成未來的戀愛模式——

以后,他們半個月談床上戀愛,半個月談夏戀想要的浪漫約會。夏戀甚至告訴自己,愛要慢慢調教,慢慢地,只有肉欲的嚴靖滔會懂為什么光是手牽手就會有幸福的感覺。

但嚴靖滔是個頑固的家伙,他怎么教都教不會。

于是嚴靖滔的部屬們總是過著半個月幸福美滿沒人罵的日子,半個月過著生不如死的苦難生活,如此惡性循環,直到嚴靖滔跟夏戀再次結婚,孩子一個接一個出世,但是兩人的磨合期似乎沒完沒了一直過、一直過……

那樣的日子也過了十年,嚴靖滔跟夏戀想象中的愛情還沒得到共通點。嚴靖滔依舊很肉欲,夏戀一樣向往浪漫的生活,倒是他們兩人漸漸取得了平衡,知道在愛情里誰也勉強不了誰,想要繼續跟對方過日子,就得忍受彼此的不同點。所以到了最后,認識對方久了,他們也不再要求對方改變。

嚴靖滔依舊是個除了夏戀之外,誰都不理的專制霸權的大男人,就算是對自己的小孩也一樣。

那天,他那才一歲大,才剛學會走路的女兒還不太知道她父親可惡的嘴臉,邁著兩只小短腿跌跌撞撞地跑到他跟前,涎著一張小笑臉。

嚴靖滔只是狠狠地看了她一眼。

小女娃不懂父親難看的臉色代表著不友善,她當大家都喜歡她,看到她只會想要抱抱她、親親她,說她一句:好可愛喲!

她繼續對著父親笑。

嚴靖滔等著不耐煩了,便說:「去去去,去找你哥哥玩。」

「把把,抱抱。」

裝作沒聽到。嚴靖滔把報紙再拿高一些。

小女娃抱住了他的大腿,他提起腳,本來想把小女孩甩開的,但老婆大人駕到。

「嚴靖滔,你想做什么?」夏戀趕來護駕。

嚴靖滔才剛想睜眼說瞎話,說他沒有之際,他那個鐵定是撿來的兒子馬上跟他媽打小報告,「他想把妹妹踢走,叫她滾。」

「我哪有!」

「你明明就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戲碼,小時候我就被你踢走好幾次。」漸漸地,他長大了,知道父親除了母親,對誰都不友善,他幼小的心靈才稍稍好些。

但媽媽說不可以恨爸爸喲!媽媽說爸爸小時候被他爸爸打得很慘,爸爸的媽媽又不護著他,所以爸爸長大之后就學不會怎么去愛一個人了……那段故事,媽媽說得很長,他聽得不大懂,只記得爸爸有一個悲慘的童年。他不可以討厭爸爸,因為爸爸的壞是「情有可原」……是這樣說沒錯吧?總之,他會學著去原諒爸爸,但是爸爸怎么老是學不乖啊!

「妹妹是用來疼的,哦?媽媽。」哥哥抱起了妹妹,抬頭看向母親。

夏戀蹲著把兩個小孩環進懷里。

那是一幅天倫畫面。

嚴靖滔看了卻只覺得礙眼,心里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那兩個小鬼到底還要霸占夏戀多久啊?夏戀可以換人抱抱看了嗎?

嚴靖滔強忍著從兒子女兒懷中把夏戀搶過來的念頭,他一忍再忍……

「好了,三十秒到了。」這是他的極限了。嚴靖滔左手一個、右手一個,把兒子、女兒丟到身后,交給保母帶。

「你數太快了啦!」兒子抗議,但抗議無效,他既然是老爸,那么這個家當然是他說了算。

嚴靖滔抱起老婆,進入他們愛的小窩。

他對夏戀身體的愛戀是十年如一日,讓夏戀真的很懷疑,他怎么可以用這種極肉欲的方式愛她這么多年呢?

「嚴靖滔,你不覺得我生過小孩的身體已經變形了嗎?」

「怎么會?我還是覺得一樣漂亮啊!」

哪有?她明明變腫又變胖了,他沒發現嗎?

夏戀偷偷覷了老公一眼,只見嚴靖滔忙著挑逗她,至于她的身材,她很懷疑他真的有注意到嗎?她這個老公,看來真的十分盲目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