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浴室激情

2015-2-13 激情小說

新一輪的拍攝又開始了,但稍微不同的是,剛剛是一直裸露著上半身,而現
在卻是穿著透明的睡衣而光著下半身。不過,透明的面料根本阻擋他們欲望的目
光。東子更是從我的衣柜里找到了其它的睡衣和幾件肚兜。我繼續不斷的換著各
種衣服,展現著不同的造型。時而清純,時而憂郁,時而嫵媚,但更多的還是色
情與欲望。當然,這個時候再想要求他們君子動口不動手已經不太可能了,我的
乳房,乳頭和屁股不斷的被他們玩弄著,并試著開始拉扯我的陰毛,觸摸我的陰
唇和肛門。

從臥室到客廳再到廚房,再又回到臥室,他們讓我像只母狗一樣在房間各處
爬來爬去。他們讓我在廚房里掀起衣服,分開陰唇,然后用鍋鏟觸碰下體,冰涼
的金屬讓我下身不斷的哆嗦;讓我繃緊雙腿,身體盡量向下彎曲,翹起屁股對他
們回首親吻;還讓我跪在地上,用舌頭去舔弄香蕉,當我不由自主的主動把香蕉
含進嘴里吸吮的時候,我也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我感覺到我的下體已經
開始向外流出液體。而他們兩個的陰莖一直就這樣聳立著,我的目光也越來越多
的落在那里。

「寶貝,來,我們到浴室拍幾張去。」東子把我拉進了浴室。「來,坐在馬
桶上,頭稍微低一些,對,就這樣。兩手撐在馬桶上,挺起胸口,漂亮,來,伸
出舌頭,舔,慢慢的,對,再來一次。」這時剛子看到掛在一邊的浴巾,拿了過
來,要我換上。

「呵呵,又要拍這種的呀?」我笑著問他。

「嗯,上次都沒有拍過癮,這次不怕你老公阻止了。」

「今天讓你過夠癮了吧!」我一邊問他,一邊換上浴巾,然后在他們兩個中
間旋轉,并慢慢的把浴巾完全打開,然后松開雙手,讓它從手里滑落下來。這時
東子又讓我坐在馬桶上對我說:「尿尿給我們拍一下。」

「神經,這哪尿的出來。」我從馬桶上站了起來。但是東子一直讓我這樣做
,可我實在是沒有尿意,只好對他說:「要不過一會吧,過一會想要了再讓你們
拍,好不好?」.

東子讓我穿上衣服,他卻打開了淋浴的噴頭開始試水溫,我正在奇怪,他一
把把我拉了過去,開始用水淋我。水珠一下子把我整個身體都打濕了,睡衣嚴嚴
實實的裹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的曲線勾畫的淋漓盡致,挺拔的乳頭,黝黑的陰毛
顯得更加的明顯。怪不得他讓我又穿上衣服,原來是早有打算。雖然睡衣本來就
很透明,但是在現在這種畫面下,應該更能激發男人的獸欲。一個弱弱的濕身女
子在兩個大男人的包圍露出淡淡的羞意,是不是特別的誘人?

「寶貝,你老公是不是經常和你一起洗澡?」東子問我。

「哪有,已經很久沒有了。」我和我老公剛認識的時候,都是他經常求我一
起洗,但是現在我有時候主動叫他一起洗,他也經常推三阻四的。

「真是太過分了,要是你是我女朋友,我天天和你一起洗鴛鴦浴,把你洗的
香噴噴的。」東子好像很不滿似的。

「得了吧,你們男人都一樣,現在說的好聽。」

「真的呀,要不我們和你一起洗洗吧!」東子沒有問我的意思,而且在我的
扭捏下,三二下麻利的脫去了我的睡衣,然后往手上擠了一些沐浴露,開始擦拭
起我的后背來,這個時候剛子還在繼續舉著相機對著我們。

「不要了,還是我自己洗一下,你們出去吧!」我稍微拒絕了一下。

「不行,當然是我們一起洗啦!」東子說,「哪有美女自己洗后背的,不要
動,不要動。我們兩個替你義務服務。」

東子溫暖的大手讓我一時不忍心拒絕,他的手一點也不粗糙,加上沐浴露的
潤滑,非常的舒服。東子的雙手開始慢慢下滑,從背部,再到腰間,然后開始停
留在我的屁股上。

「你屁股好大,很豐滿,摸起來真舒服。」東子慢慢的靠在我的身體上,堅
硬的陰莖貼在我屁股上聳動。好硬,好燙,好舒服呀,我沒有移動我的身體,給
了東子很大的鼓勵。他的一只手掌開始移到我的下體,泡沫把我的陰毛卷在了一
起,然后繼續向下,在我的陰唇之間開始撫摸,而另一手直接摸上了我的乳房,
開始揉捏起來。我的屁股、乳房、陰唇被他同時攻擊著,讓我的雙腿開始發軟,
我不禁的發出了呻吟。

「嗯……啊,不要動那里,不要動那里。」我嘴里雖然這么說,但是卻微微
打開了雙腿,讓他的手指在我下體活動的更加輕松。

「不要動哪里呀?」東子含住我的一只耳垂,含糊不清的問我。

「不要動下面了,你說好不動手的。」好舒服,我不禁把頭靠向東子的肩膀

「下面是哪里呀?腳趾嗎?我現在可沒有親呀!」東子的手指已經剝開我的
大陰唇,伸進了陰道。」怎么這么濕呀,你流的這些是什么?」

「啊……不要動我那里了好不好。」

「到底是哪里呀?你不說我可不知道,你說了我才有知道呀!」

「不要摸我的陰部了。」我閉起眼睛呢喃著。

「說的更直接一些,說,這個叫騷逼。」東子繼續誘惑我,然后又伸進了一
根手指,開始用兩根手指在我陰道里攪動。

「不要摸了,你不要再摸我了,你們說了不動手的。」我開始輕輕的扭動屁
股,好讓背后這根火熱的陰莖貼的更緊密一些。

「那你說呀,告訴我。」

「不要摸我的騷逼了。」我投降了。

「那你告訴我,騷逼里流的是什么呀?」

「是騷逼里流出來的水啦!」

「呦,是騷逼流的淫水呀。騷逼現在是不是特別的癢呀,要不要用我的雞巴
插進來止止癢呀?」東子邊說邊把手指從我的下身抽了出來,一下子我感覺空虛
了好多,陰道里那種特有的瘙癢又一下子冒了出來。東子把身子稍微離開了一下
,又馬上扶著他的那根火熱開始往我下面鉆,分開我的陰唇來回摩擦,并開始試
圖進入我的陰道口。

「啊,不要。」我一下子驚醒過來,推開東子。

「換我,換我了。」一直在邊上站著的剛子抗議了,然后叫東子把手擦干,
繼續拿著相機對著我。奇怪,好像他剛剛一直舉著沒有拍呀,我突然一下子反應
過來,「剛子,你剛剛是不是在錄像?」

「對呀!」剛子沒有否認。「不要怕,我們只是拍著好玩的,不會帶走的,
呆會都會給你的。」

「可不許騙我。」我還有些疑慮。

「你放心,呆會不讓你刪掉,我們不出這個家門的。」東子也開始安慰我了

「好吧,不過你不要錄了,你們出去吧,我想沖干凈了。」

「這怎么可以。」剛子一下子不樂意了,「他剛剛都摸了你半天了,你都沒
有拒絕,怎么換我就不行了。」

聽到剛子這么說,我也一下子猶豫了,是呀,明明是剛子先來幫我拍的,怎
么到最后好事都讓東子占了,好像真的過意不去。

「寶貝,要不你幫剛子洗洗雞巴吧,你看他那龜頭,都流些什么呢。」
東子插了一句。

「滾滾滾,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剛子回應道。

我扭頭看了一下東子的下體,陰毛上全是泡沫,濕乎乎的一大片,「呵呵。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寶貝,幫我洗洗,幫我洗洗。」剛子一下子拉過我的手,直接按在他的下
體上。

好吧,就讓他舒服一下。我擠了些沐浴露在手上,然后用水把剛子身體打濕
,開始幫他清洗下體。剛子按了按我的肩膀,我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蹲
了下來。好長,真的好長,我不禁試了下,兩只手都包裹不住他的陰莖,還有一
個龜頭露在外面。我的撫摸讓剛子很享受,他抬起頭,一直哼哼著,并不斷嘗試
把他的陰莖往我嘴邊靠了過來,我只好不斷的推搡開他。

「你看看騷逼那一臉想吃的樣子,你小子現在爽死了吧!」東子一邊拍,一
邊調侃我們。

「嗯,好爽,要是寶貝真的能夠含在嘴里就好了。」剛子還念念不忘的想讓
我給他口交呢。我抬手在他大腿上扇了一巴掌,「要是再靠過來,就把你咬斷。
」我抬起頭惡狠狠的說完,又自己笑了起來。

「騷逼,你在洗什么呢?」東子一遍遍的問我,直到我說出:「再洗剛子的
陰莖。」

「不對,不對,騷逼應該說在洗大雞巴才對,再說一次。」

「我才不說呢,就不說。」

「就說一聲來聽聽吧,好不好?」剛子撫摸著我的頭,求我。

「在洗剛子的大雞巴。」我終于還是開了口。

「誰在洗大雞巴呀?」

「騷逼在洗大雞巴的。」我繼續回答他們,這樣的回答讓我也很興奮。

「那騷逼想不想吃呀?」剛子問我,然后一次把他的龜頭靠了過來。

「不要,不要。」我又一次躲開了。

「那不吃也行的,要不我們再試一種刺激的吧!」東子又開始給我下套了。

「什么刺激的呀?」我不禁想知道他腦子里又在想什么。

「那你告訴我,你剛剛被捆綁的時候有沒有覺得很刺激呀?」

「沒有,怎么可能呢。」我不想讓他們知道我真實的想法。

「啊?太讓我失望了,都不覺得刺激嗎?那就來一點更刺激的虐待好不好?

「什么意思呀?」

「你讓我們尿尿給你看。」

「你要是想尿了就尿好了。」好失望的,這算什么虐待呀,不過,我馬上反
應了過來。

「不是啦,是讓我們兩個尿在你身上,行不行?」東子迫不及待的說了出來

果然不出我所料,怎么這些個男人都喜歡這樣呢?(我曾經被其它男人要求
這樣做過,所以我馬上猜到了東子的想法。還有就是,我也曾經問過其中一個,
有沒有讓自己的女人也這么做。他說沒有,因為就算要求她這么做,她不僅不會
,還肯定會生氣。男人,是不是只會在偷情的時候才會嘗試這些平時在自己女人
身上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呢?當然,也讓我很羞愧的是,我也不會主動要求我老公
這樣對我。可能這就是偷情才能帶來的樂趣吧,讓大家都能體會到性事那無窮的
魅力)

想了一會,我抬起來問剛子:「你想這樣嗎?」剛子立馬點起頭來。我沒有
回答,繼續不緊不慢的套弄著,好一會才輕輕的說:「好吧!」

他們兩上都很驚訝,東子本來以為我肯定不會愿意的,這時候再退一步讓我
為他們口交。不過,我能同意這樣做讓他們更加的興奮起來。剛子也馬上開始憋
尿了,不過,他硬邦邦的下體這個時候可不受大腦控制了,半天也沒有尿出來。

「呵呵!」我一下子笑了起來,「你要是出不來可不能怪我呀!」

「你行不行,不行換我。」東子叫了起來。

「馬上就好,馬上就好。」剛子站開了一些,閉著眼睛開始醞釀,這個表情
讓我笑了好久,直到一股強有力的熱流啪的一下打在我臉上,生疼生疼的。不過
,馬上又沒有了,又過了好一會,覺得剛子好像不是特別的硬了,一股騷騷的熱
流才再次淋到了我的臉上。馬上,邊上又有一股熱流淋了過來,東子一只手拿著
相機,一只手把一只高高聳立的雞巴壓住,對準我的俏臉也開始灌溉起來。兩個
男人,一左一右開始往我頭發上、臉上、乳房上、身體上澆來澆去的,他們明顯
控制著節奏,以至于不會馬上結束這段非常的經歷。

我閉起眼睛,半抬著臉,享受著他們的凌辱,并慢慢的,慢慢的張開了我的
小嘴。

「哇,騷逼,你是不是想喝我們的尿呀?」他們兩個反而停了下來,東子又
驚訝又興奮的問我。

我沒有回答,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太雞巴爽了。我還從來沒有尿在女人身上過呢,剛剛隨便說說,沒想到你
不僅愿意,還愿意喝這個呢,剛子,是吧!」

立馬那股曾經非常熟悉的味道又一次進入我的口腔,直到快要灌滿的時候,
我閉起嘴唇,讓滿嘴的尿液從我嘴角邊慢慢流淌出來,然后再次張開嘴巴,直到
又一次被灌滿。但這次我卻沒有再吐掉,而是含在了嘴里,我睜開眼睛,調皮的
看著他們兩個,然后在他們兩個驚訝的目光下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

「我靠,我雞巴要爆了。」東子立馬走過來,把他龜頭上的液體在我臉上擦
拭干凈,并用它一下一下的拍打著我的臉。

「這下子讓你們舒服了吧!」我沒有再次躲開,看著他,對他說:「讓我沖
一下呀!」

「好好好。」剛子馬上打開噴頭,給我漱了口以后,又沖洗起我的身體。

「讓我洗一下頭發吧,剛剛也弄到頭發上了。」我說。

「嗯,好。」剛子把我拉了起來,讓我背對著他,幫我把頭發打濕以后,讓
我把頭向頭仰起,再為我抹上了洗發乳,過了一會,他開始用指尖在我頭皮上輕
輕的按摩,并開始把下體貼在我的屁股溝上摩擦,「舒服吧?」剛子問我,話里
有話。

「嗯,真的好舒服的,剛子,你是不是學過按摩?」我有些好奇,不禁問了
起來。

「嗯,學過一點點吧!」剛子說,「以前無聊的時候跟人學過一些。」

「他那是為了泡妞學的。」東子也走了過來,面對著我,然后雙手擠上沐浴
露,在我的乳房上撫摸起來,而且也把他的那根大雞巴對準了我的下體,我感覺
到他那個特別粗大的龜頭已經開始摩擦陰唇了。

「你怎么又過來了,不拍啦?」東子的兩只手都在我的乳房的揉動,相機不
知道被他放哪里去了。

「嗯,先不拍了。騷逼,你奶子真結實呀,摸起來好爽的,比上次那個女人
的舒服多了,剛子,是吧!」東子說道。

「嗯,是很挺的,年青當然挺啦!」剛子覺得理所當然。

頭上的泡沫不斷的流下來,我一直閉著眼睛,享受著他們對我的服務,被兩
根火熱的雞巴一前一后攻擊著我的下身,「你們是不是經常這樣子呀?」我問他
們。

東子突然抓過我的手,按在他的雞巴上,「也幫我揉揉雞巴。」

我沒有拒絕,另一只伸到后面,摸住了剛子的雞巴,把兩根大雞巴同時抓在
手里撫摸,這樣也就不用擔心他們老是故意用龜頭往我下體里鉆了,而且,摸在
手里的感覺真是太好不過了。不過因為他們沒有說話算話,老是對我動手動腦,
所以對他們做了一些懲罰。我用指甲輕輕的刮著龜頭,然后把握在手心里的兩根
雞巴同時用力捏了一下。

「好爽。」「好舒服。」他們兩個同時叫到。

「你們還沒有回答我呢,剛子你說,你說有過的。」我繼續問著。

「也沒有經常啦,上個月的事了。」剛子說,「是東子的客人啦,他叫我一
起去的。」

「一個快四十歲的女人了,長的還可以,豐滿的很,奶子很大的,比你的大
,但是沒有你的挺,松松垮垮的。他老公經常不在家的,以前來過我們那邊拍的
,上次打電話叫我去家里幫他拍一組寫真,我一聽就知道想要被干的,所以我就
叫剛子一起去了。」東子解釋起來。

「哦,那你們做愛了嗎?」我明知故問。

「當然做了呀,她叫我去,不就是想讓我干她的。不過,那天沒想到我們兩
個人一起去的。開始還裝模作樣的,還不到十分鐘就脫光讓我們拍了。然后我們
干了她一下午,我們兩個一起干,她屁眼也讓我們干過的。」東子稍微移動了一
下我的位置,讓我的一只腳抬起踩在馬桶邊沿上,然后開始在我這只大腿上游走
,另一只手已經伸進了三角區,用一根手指一下子插進我的陰道,然后二根,緊
接著插進來三根手指開始摳弄我的騷逼了。

「啊……不要,不要,進去太多了。」我扭動起來,但是我的話里已經表明
,我默許了他用手指進入我的陰道。

「呵呵,這還粗呀,你這么騷的逼,插四根進去都不會嫌粗的。」東子取笑
我道。不過,他還是在抽動了一會以后,退出一根手指,繼續用兩根手指奸淫我
。他的大拇指則按在我的陰蒂上滾動、輕壓,而剛子也沒有心情再給我按摩,把
我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兩只手用力的揉捏起我的乳房,像是想要捏爆似的。

§感一陣強過一陣,我已經沒有力氣站穩了,整個身體差不多都靠在剛子身
上,再加上東子一直在粗話連篇,我覺得我馬上就快要達到高潮。「你們兩個,
啊……一起干她的嗎?」我說話已經都開始短短續續了,怪不得今天東子也會來
,原來他們一直就是這樣交換自己的客戶的,當然,是淫蕩的女客戶。

「嗯,是呀,我們一個插她的騷逼,一個插她的屁眼,把她爽死了,你是不
是也想試試呀?不過她的逼再騷也沒有你的騷,剛剛看著你把我的尿喝下去,我
雞巴差點都爆掉了,看不出來,你長的這么漂亮,文文靜靜的,卻騷到骨子里去
了,真他媽的欠操,怪不得把剛子約到家里來,呆會看我們怎么把你的騷逼干翻
。」東子的兩根手指插在我的陰道里快速攪動,帶著「嘩嘩嘩「的淫水聲。而剛
子的一只手也已經滑到我的屁股上,用一根手指在屁股溝中摸索著,然后慢慢的
頂進了我的肛門里。

「啊……」我終于控制不住了,非常用力的捏住兩根火熱的雞巴,大腿已經
徹底軟下來,子宮在劇烈的收縮,陰道壁緊緊的吸住東子的手指。我盡然就這樣
在我家的浴室里,被兩個男人用手指和粗言穢語帶到了第一次頂峰。

等到我稍微舒緩下來,東子一把把我拉過來,我雙腿發軟,離開剛子的身體
之后,至然而然的蹲了下來,東子立刻把他那個火熱的大龜頭頂在我的嘴唇邊然
后快速的手淫起來,「啊……啊……」在一聲聲有力的低吼聲中,東子的大龜頭
中一股又一股濃烈的精液就這樣噴滿了我一臉,掛在眼角上,鼻梁上,嘴唇邊。

正當我準備抬手擦干凈,剛子也同樣開始爆發了,一樣的濃烈,強勁。哎,
射吧,射吧,就讓你們一下子在我臉上射個夠吧。兩個人的射精持續了好一會,
完了以后,東子拿起相機,把我滿臉的精液拍了下。
等到我們三個人都沖洗干凈以后,他們兩個一起把我抱進臥室,放在床上,
用枕頭墊在床頭,讓我半躺下來。然后一左一右偎依在我身邊。他們把我的大腿
分的很開,分別壓在他們雙腿之間,又開始撫摸起我雪白的肉體,并在我的臉上
親吻起來。
我的兩個耳垂都被他們吸進嘴里輕輕吸著,咬著,又麻又酥,我輕微的顫抖
,每次有人一親我的耳垂,我的屁股馬上就會繃的緊緊的。東子的嘴唇從耳邊滑
開,沿著我的臉,親上額頭,又開始沿著鼻梁一路親吻下來,然后用舌頭翹開我
的嘴唇和我舌吻起來。他的舌頭非常靈活,讓我陶醉不已。而剛子也沒有停下來
,他在我的脖頸上,胸口上來回的咬著,等到東子一離開我的嘴唇,他就馬上親
了上來。和剛剛東子溫柔的吻不一樣,他的吻強勁而有力,讓我有了窒息的感覺
,直到他離開,我都感覺是暈乎乎的。
在接吻的同時,我的兩個乳房和陰部同時被他們攻擊著,我的陰道很快又濕
潤起來。我的雙手則分別撫摸在兩根粗大的雞巴上,雖然才剛剛射過,但是年青
人充沛的體力讓他們兩個很快又硬了起來。
「怎么這么快又硬了呀?」我故意這么問他們。
「這樣摸你還不硬,那還不陽痿了。你還不是一樣,騷逼不也濕透了嗎?」
剛子一邊回答我,一邊繼續用手指在我陰道里摳著不停。而東子則低下頭來,把
我的一個乳頭吸進了嘴里。
「啊……你們兩個的……啊……怎么……都這么大呀?」
「嘿嘿,喜歡吧。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多了?」東子把我的乳頭吐了出來,
抬頭看著我,然后又開始上來咬我的耳垂。
「嗯,比他的大,你們的好長的。」
「騷逼,我們什么好長?說清楚呀?」
「壞蛋,你們兩個的雞巴好長,行了吧!」
「嘿嘿,騷逼,想不想讓我們用大雞巴操你呀?」
「當然不可以,這樣做已經很過分了。讓你們這么玩已經是底線了,你們可
不許插進來。」

「啊,太失望了,只能這樣子呀!」
「那你還想怎么樣?不喜歡……嗯……啊……就,就不讓你們摸了。啊…
…」 「當然喜歡呀,只是想讓騷逼更爽一些呀。剛子,一人一個。」
他們兩個同時把我的乳頭含在嘴里用力吸了起來,還輕輕的咬在上面,好舒
服呀,我又忍不住扭起來屁股來,但是雙腿都他們壓的死死的,身體想動也不太
方便。剛子的手指在我陰道里快速的抽動起來,我不停的呻吟著,不能再這樣了
,真的不能了,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忍不住求他們干我的。我有點不舍的放開手
里的雞巴,「不要親了,不要親了,快停下來。」我一邊說著,一邊用力把他們
兩個的頭從我乳頭上推開。
估計是他們兩個根本不怕我跑掉,所以也就聽話的停了下來。東子一邊拉扯
著我的陰毛,一邊問我:「騷逼,剛剛為什么想要喝尿呀?」
「你怎么想起來問這個了?」我有些心慌,「只是想讓你們感覺到舒服一些
,就試試看看呀!」我狡辯著。
「那好不好喝呢?」
「難喝死了。一股子怪味道。」
「那是精液好喝,還是尿液好喝?」
「我剛剛又沒有喝精液嘍。」剛剛他們射精的時候,我一直閉著嘴唇,所以
并沒有嘗到他們精液的味道。
「一會讓你喝個夠,現在先回答,你個騷逼,精液還能吃的少嗎?」
「都不好喝,都是一股子怪味道。」

「哈哈,一般子怪味道,剛剛看你還不是喝的有滋有味的。快說,哪個更好
喝?」東子問道。剛子也在邊上追問,「對,快選一個,哪個更好喝?」
「都不好喝,要不你們自己喝一次看看,呵呵。」
「呦,騷逼還不老實,快回答。」東子一下子用力拉住我的陰毛,讓我覺得
有些疼痛,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刺激。「剛子,先別搞了,停下來,不回答我們
的問題哪還能讓她繼續爽下去,讓她的騷逼癢死。來,你也拉一點逼毛,我們一
起。她要是再不回答,我們就把她的逼毛全拽掉,反正這騷逼的逼毛這么多。這
騷逼的逼毛怎么這么粗呢,騷逼,你是不是剃過?怎么好像一點也不軟,還沒上
次那個女的軟,剛子,是吧?」
「可能每個人都不一樣吧!」剛子沒有感到很奇怪。
「好,我說,我說。」感覺剛子也在拉起我的陰毛,我馬上叫了起來,也省
得他繼續問我陰毛的事情,「精液,精液啦,精液好喝一些。」
「為什么呀?」
「尿很騷的。」
「再騷能有你騷嗎。你是不是特別喜歡吃精液?」
「嗯,喜歡,喜歡的。」
「那你是不是每次都喝下去的?」
「剛開始的時候不喜歡喝,我都不給射在嘴里的。被要求多了,也就給射嘴
里了,不過一開始還是不喝的,都吐掉了。后來慢慢的也就開始喝下去了,喝多
了,就開始喜歡上這個味道了,再到后來每次做愛都喝了。」
「操,明明就是你自己賤,還說的這么委屈似的。再問你,喝哪個更刺激一
些?」東子并沒有放過我。
「喝尿刺激些。」
「老實交待,你以前是不是也喝過,快說。」
「喝過,喝過。」我剛剛有些猶豫,他們兩個一下子就開始用力拉扯我的陰
毛。」我以前有喝過的。」

「呦,是喝你老公的嗎?」剛子問我。

「不是的,是以前的一個人教會我的。」我一下子全說了出來。

「賤逼,我一猜就是,肯定不會是你老公的。那個人是誰?」

「你們也不認識呀!」

「這個逼也太爽了吧,他是不是經常叫你喝尿的?」

「嗯,剛開始的時候也沒有,后來才要求的,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了
呀!」

「你是不是每次都喝完他的尿,再喝他的精液的?」

「嗯,對的,每次都喝的。也沒有固定每次先喝什么的。」

「靠,他還喜歡怎么干你的?」

「他也喜歡把我綁起來干我的,就像你們剛才那樣。」我越說越興奮了。

「怪不得了,我看你剛才好像一點也不害怕,還感覺蠻興奮似的,剛剛我捆
你的時候,逼里一直在流水吧!」

「嗯,對,一直在流水的。」不知道什么時候起,我的雙手又把他們的雞巴
抓在手里開始用力套弄起來。我的身體好燙,感覺下體不斷流出的淫水淌過肛門
,床單一定都已經打濕了。要用力抓住,要用力抓住,我心里只有這個念頭,好
像只有這樣才能緩解我火熱的身體里那連綿不絕的欲望。

東子一下子爬了起來,半蹲在我臉前,把他的大龜頭頂在我的嘴邊命令我,
「張嘴,也給我舔舔。」

「不要,剛剛說了不可以的。」我偏過臉去。

「對呀,干嗎要先舔你的,不行,先舔我的。」剛子把東子推開一些,然后
把他自己的靠我在嘴唇上。

「你們兩個壞死了,說話不算話。」我一下子扭頭把臉埋在枕頭里面。

「嘿嘿,我們什么時候說過不給你雞巴吃的。」東子揉起我的屁股,并把一
根手指沾滿我的淫水后,一下子插進了我的肛門里。

「啊。」我只好又翻身轉了過來,「不許再弄我了,再弄我生氣了。」

「哦哦哦,騷逼乖呀,不生氣呀。你們我們兩個都可憐死了。」東子對著我
晃著他手里的雞巴,「你看都這么硬了,不弄一下呆會爆掉了怎么辦,你說是不
是?」

「怎么可能,而且你們剛剛也射過了呀!」

「要不這么吧,要么你幫我們兩個舔舔,要么你就讓我們兩個干一次,好不
好,你看,你騷逼都這么濕了,肯定是想讓我們干了吧!」東子又摸了一把我下
身,帶出一串晶瑩的液體。

「不行,不行,不能讓你們干的。」

「那就幫我們舔雞巴,讓我們射出來,射完了就不能干你了。好不好,你還
幫那個家伙天天喝尿,喝精液呢。都不可憐一下我們。」

「我哪有天天幫他喝,只喝過幾次好不好。再說,我剛剛也喝了你們的呀,
早知道就不喝了。」

「寶貝,就幫我們舔舔吧,好不好嗎?」剛子把我摟進他懷里,揉起我的乳
房,也好讓我不能再動來動去。剛子滾燙的雞巴貼在我的背上,其實,我知道我
心里也非常想要了,不過還是要再拒絕一下,不然就太便宜他們了。

東子又一次把雞巴伸了過來,我一下子用手抓住,「好啦,好啦,就舔一下
呀,不過就不幫你舔,我要舔剛子的。」

「呀,不是吧。太讓人心碎了。」東子嘆道。而我身后的剛子則一下子蹦了
起來,飛快的把雞巴伸過來。

我輕輕的撫摸著手里的雞巴,真的好粗,好大啊,我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大的
雞巴,不知道一會會不會把我嘴巴塞滿呢。我看著他們兩個,輕輕的說:「吃你
們的雞巴也可以,但是你們真的不可以插進來,好不好?」

「好好好,不插,不插。」剛子立馬保證了。我看了看東子,他也只好先保
證:「好吧,不插就不插了,不過你要讓我射在嘴里面。」

我把剛子的雞巴放在我臉上輕輕的摩擦了一會,然后慢慢的伸出舌頭,在他
龜頭上輕輕的點了一下,慢慢的把龜頭上流出來的精液舔掉。我抬起臉,含笑看
著剛子,用手扶著他的雞巴,先用舌頭把他整根雞巴仔仔細細的舔了一遍,然后
在他迫切的眼神中,把他的龜頭全部含進嘴里吸了起來。

「啊……啊……好爽,好爽!」剛子看起來痛苦極了,但我知道那是快樂的
象征。剛子的手一下子扶在我的頭上,看著他的雞巴一點一點的被我吃進嘴里,
又慢慢的吐出來。在他的龜頭上吸了一會以后,又一點點的吃了進去。這么大的
雞巴真正吃到嘴里才能感覺到它的可愛,當然,我也越吃越不舍得放開,我想每
個女人對這么大的雞巴一定都會喜歡的不得了的。

一開始,我的頻率并不是很快,但是吸的很用力,能夠用口腔緊緊的包圍著
他,應該會讓他感覺很舒服。我慢慢的加快了吞吐的頻率,剛子的低吼聲也越來
越強烈,不過,他還是不滿足,按住我的頭一邊用力的把我往他下身按著,一邊
對我說:「寶貝,再快一點,再快一點,啊……好爽。」剛子的雞巴實在是太長
了,我只有非常努力才能把更多的部分吞進嘴里。我的一只手開始輕輕的在他卵
蛋上揉動,而另一只手則向后,撫摸他結實的屁股。

東子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跳下床,拿起相機開始拍我口交的樣子。并不時讓
我抬頭看著他的鏡頭,剛子把我的頭發向后聚攏,好讓東子能夠拍的更加清楚。
我知道我現在的樣子肯定淫蕩極了,東子也說我是現在就像只貪吃的小母狗。剛
子好像站累了,從我嘴里拔出雞巴,然后靠著枕頭坐了下來。

「快給我,快給我。」我一等他坐好,馬上就迫不及待的一把抓住,塞進嘴
里,口水不斷的從我嘴角邊流了下來。坐下來后,剛子又把雙乳抓在手里,我吃
的越快,他就捏的越用力,我的兩個乳頭被他死死的捏住,用力往下拽,讓我感
覺痛并快樂著。

「啊……不要。」我的屁股后面突然鉆進了一條靈活的舌頭,不過還沒等我
逃開,剛子馬上又把我的頭按下,把雞巴塞了進來。「嗚……」我只能從鼻子中
發生呻吟,好美的感覺呀,早就充血了半天的陰唇現在終于被人安慰起來。這時
就算剛子放開我的頭,我也不舍得離開了。

東子翻過身躺在我下體下面,按住我的屁股,把我的陰唇牢牢的貼在他嘴上
,溫暖而靈活的舌頭翻開我的大陰唇,在我陰道里打轉,又向上舔弄起我的陰蒂
,還把兩片肥厚的大陰唇含在嘴里「滋滋滋「的吸個不停,我的淫水不斷的流入
他的口中,他也毫不猶豫的吞了下去。

「寶貝,我的雞巴好吃嗎?」剛子問我。

「嗯,好吃。」

「騷逼,我舔你舔的爽吧,你看你水流的。」

「嗯,好爽的,你不要停呀,不要停呀!」我感覺東子爬了起來。

「當然不能停呀,爽死你個賤逼。」東子趴在我的身后,用力分開我的屁股
,他的舌頭又一次鉆進我的陰道口,在陰道口掃動,并一直往里面頂進去。

「嗚……嗚……」我含著嘴里的雞巴,不斷的呻吟著。東子舔我的越舒服,
我吃著雞巴的速度也就越快,剛子也在嘶吼著,房間里響遍了這種淫亂的聲音。

東子在陰道口沒舔多少一會,舌頭就滑開了,不過不是離開我的身體,而且
開始舔起我的肛門來。這是我第一次被男人舔弄這里,我的肛門一下子劇烈的收
縮起來,我趕緊吐出雞巴,扭開屁股。「不要舔那里,好奇怪的,啊……不要舔
了,里面好臟的。」

「不臟呀,根本沒有什么味道,而且我剛剛不是特意給你洗干凈了嗎,我喜
歡舔,沒事的,一點不臟。」東子抓過我的雙腿,一用力,一下子又把我拉了過
來。

「不要舔,不要舔那里。」

「舔你屁眼不舒服嗎?」東子終于停了下來,抬頭問我。

「……也不是啦,只是感覺好奇怪的。」

「不用管他,他喜歡舔就讓他舔好了,你呆會就知道爽了。」剛子一邊說,
一邊又把堅挺的雞巴塞進我嘴里。

好吧,不去管他了,我還是繼續為剛子的服務好了,他的雞巴上流滿了我的
口水,我得把他舔干凈才行。而東子則在后面賣力的舔我的肛門,一會又舔到陰
道,再又舔回肛門。我的下面濕乎乎的一大片,也不知道是我的淫水,還是他的
口水。

我用手抓住剛子的濕漉漉的雞巴,幫他手淫起來,舌頭卻開開慢慢下滑,把
剛子的卵蛋吸進我嘴巴里,剛子快活的啊啊大叫。當兩上卵蛋全被我吸夠以后,
我的舌頭還在繼續向下,剛子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了,為了方便我,也調整好他
的姿勢,屁股微微抬起,把他的肛門暴露了出來。好多毛呀,好難看,呵呵。我
投桃抱李,舌頭舔上了他的肛門。

剛子還沒享受多久,就被東子推了起來,他也忍不住了,「快點,快點,幫
我舔舔,幫我舔舔。」東子直接在我面前跪了下來,翹起他的屁股。看起來并不
是特別健壯的東子,屁股確結實有力,同樣黑乎乎的肛門邊上,長滿了濃密的陰
毛。我撫摸著他的屁股,笑著問他:「不要舔雞巴了嗎?」

「等一會,先舔屁眼,騷逼,快,快,讓我也爽爽。」

我靠了上去,伸手向前摸著他的大肉棍,然后把舌頭舔向他的屁眼。這兩個
家伙是不是早有預謀的,兩個人的后面都有刻意清理過,有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
味,不過,再如何清洗,肛門那特殊的味道還是有的,不過,我一點也不介意,
再說,舔男人肛門的事情,我以前不也經常在做的嗎,而且,東子還第一次讓我
感覺到被舔肛的那種特殊的快感,我對他的要求當然更加無法拒絕的。

他們兩上換了位置以后,剛子并沒有來幫我舔下身,而是拿起一邊的相機給
我們兩個錄相。下體的瘙癢又冒出來了,我不自然的扭起屁股來,希望剛子能夠
感覺的到。終于,剛子調整好相機的位置,讓它對準我們自動拍攝,一下子撲了
過來,對準我的屁股狠狠的咬了下來。

「啊……好痛。」在我抗議聲中,剛子把頭埋在我的下體里認真工作了,他
好像特別喜歡抓我的乳房,手從也下面伸了過來,捏住我的乳頭旋轉。

東子享受了一會以后,翻過身,從床頭柜上拿起一根發帶,想把我的頭發捆
起來。不過,笨手笨腳的,怎么也弄不好。我好笑的看著,然后拿過來,把頭發
緊緊的綁起,這樣,舔雞巴的時候,他就可以很清楚的看著我淫蕩的表情了。

東子的龜頭含在嘴里,才能真正體會到害怕,這么大的龜頭如果插進女人的
陰道,該是一種什么感覺呀,誰能受的了?

「東子,你的龜頭太大了,雞巴還這么長,你女朋友怎么能受的了?」

「嘿嘿,我很可憐的,還沒女朋友呢!不過你要是插進去就能知道了,可以
讓你欲仙欲死。」東子開始吹了起來,「被我干過的女人沒有一個不舒服的。」

「你干過很多女人嗎?」

「也不算很多吧,十幾二十個吧。你呢,騷逼,你被多少個男人干過了?

「不告訴你。」我邊吃邊回答著他,「東子,你到底有多長?」

「比剛子要長一點,我有十九厘米呢,剛子十七點幾吧,是吧,剛子?」

剛子還在埋頭舔我的下身,沒有理他。

「可是剛子的比你要粗呀,感覺粗不少呢。」

「這到是的,各有長處,哈哈。他雞巴比我粗點,不過我龜頭大呀,我只用
龜頭插你的騷逼,都能讓你爽到天上去。」

連續差不多半個小時的口交,讓我感覺有點累了,我停了下來,對著東子說
,「看你得意那樣。讓我休息一會吧,我嘴巴都酸了。」

「嗯,好。歇一會,你口交起來蠻厲害的,要讓你親都想要射了。是不是吃
過很多人的?」

兩個人又開始簇擁著我躺了下來,一邊聊天,一邊撫摸,不過東子還是沒有
放過剛剛的那個問題,又開始問我,「騷逼,你之前到底被多少個人干過?」

「沒幾個。」

「沒幾個是幾個呀,說來給我們聽聽。現在知道有二個,你老公,還有另一
個男的,那個男人的是你前男友嗎?」

「不是的,是一個朋友。」

「呦,那你之前談過幾個男朋友。」

「二個。」

「那你什么時候被開的苞?」

「17那年。」

「操,17呀,這么型被人開苞了,你第一個男朋友嗎?」

「嗯,當時我的初戀,是我高中同學。」

「哦,那是高幾的時候被他干的?」

「GAO一吧!」

「真騷,高中就被干過了。」

「什么呀,現在也不算什么了好吧,初中生不都有很多被干過,還有生小孩
的呢。」剛子插了一句。

「三個男朋友,還有一個朋友,四個了,還有沒有?」

「沒有啦!」

「真的沒有了嗎?」

「嗯,沒有了。」

「那你今天不是爽死了嗎,和二個男人一起干?」

「我可沒有被你們干呀!」

「呵呵,這樣還不算呀,呆會就讓你徹底爽一把。你知道嗎,二個女人和一
個男人干,男的爽的要死,要是二個男的干一個女的,那就是這個女的特別爽了
。而且我們兩個很利害的,一會能夠讓你飛到天上去。」

「我才不稀罕,又不是沒試過。」哎呀,糟糕,我一下子說漏嘴了。

「嗯?我靠,這話聽著不對勁,你和二個男人一起干過嗎?誰呀,老實交待
。」東子一把用力的拽起我的陰毛,「剛剛還敢騙我們是吧!」

「啊,痛,好痛的,你快放手,我說我說。」

「快說,什么時候的事。」

「GAO三的時候,那個時候我男朋友喜歡上另一個女孩,要和我分手。那
段時間,我難受的要命,有一次有兩個同學約我出去玩,我們喝了點酒,講起我
男朋友的事,我就喝多了。那天后來就被他們二個干了。」

「在哪里干的呀?賓館里嗎?」

「在一個同學家里。」

「他們怎么干你的,有沒有一邊插你的騷逼,一邊插你屁眼?」

「沒有,沒有的。他們就是換著干的,有時候就一個干我,另一個叫我口交
。啊,痛,真的沒有騙你,真的沒有被他們干過后面。」

「那他們后來還有沒有再干你?」

「沒有,就那一次。我說再找我,我就報警。」

「他們那天干了你多久呀?」

「干了我一天吧。后來讓我打電話回家,說是在一個女同學家里過夜,第二
天早上才讓我回家的。」

「把你爽死了吧!」

「嗯,剛開始我還一直哭的,后來就覺得好舒服了。但是第二天都快走不動
路了。」

「靠,干你一晚上,你的逼不腫都有鬼了。有高潮嗎?」

「嗯,好像有過的。后來我回家洗澡的時候才發現,都破皮了。」

「靠,你個騷逼,剛剛還說四個,現在都六個了,還有沒有,快說。」

「沒有了,沒有了,真的。啊,不要拉了,不要拉了。還有,還有。」

「就知道你還有,還有誰,快說。」

「有一段時間,認識了一個網友,很帥。那個時候沒有男朋友,他就一直約
我出來見面,然后見面的時候干過。」

「第一次見面就被干了嗎?」

「嗯,是的。」

「操,真賤。剛見面就被人干。就只被這一個網友嗎?」

「三個,三個,有被三個網友干過。」

「剛子,幾個了,九個了吧?」

「嗯,九個了。也蠻多了,真看不出來,你的下面還這么緊。還有嗎?」

「我之前做的不多的,認識第一個男朋友的時候,還小,而且那個時候覺得
怎么這么痛,只做過不到三四次。第二個男朋友只做過二次,就發現他和前女友
搞不清楚,然后就分手了。除了我那個朋友以外,其它的人都只有做過一次的。

「呦,怪不得和你分手了,你老公和你做的多嗎?」

「剛開始還好,現在也比較少的。有時候一個月才有一次的。他有時候經常
出差的。」

「難怪你這么騷了,原來是沒人干你。那你有出去被人干過嗎?」

「沒有,沒有的。」

「真的沒有嗎?」

「嗯,沒有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九個了,還有沒有?」

「真的沒有了,真的,真的沒有了。」

「不信,快說,肯定還有。不說我真拽下來了呀!」東子拽的很用力。

「啊,不要拉了,真的很疼。」

「那你快說。」

「還有去酒吧玩的時候被人干過。」

「真的還有呀,靠,你一個人去的嗎?」

「剛開始是幾個朋友一起去玩的,后來是我一個人去的,一個人去的時候被
人干過。」

「一個人去,是不是就是想被男人干的?」

「嗯,就是想去被男人干的。」

「有幾個?」

「有四五個吧!」

「四個還是五個?」

「啊……我說,我說,我說,有七個,被七個人干過。真的沒有了,真的沒
有了。」

「那這些人有幾個干過你屁眼的?」

「沒有人干過的。」

「我不信。」

「真的,真的沒有人干過我后面的。」

「那個讓你喝尿的男的也沒有干過嗎?」

「嗯,沒有,真的沒有。」我不知道為什么,還是沒有承認。其實他是經常
干我后面的,不過,也真的只有和他一個人肛交過。

「那你老公知道這些事嗎?」

「不知道,我只和他說過我之前談過二個男朋友。而且和他在一起以后就沒
有被人干過了。」

「那你后來還有沒有被二個人一起干過?」

「啊……我說,我說,有過,有過的,還有過幾次,在酒吧里有二次是同時
和二個男的一起做的。還有和一個網友見過,他們是兩個人一起的,他們兩個就
是在網上找女人一起干的,我們就一起做了。不要拉,不要拉了,疼,疼。對,
對的,是找騷逼,是找騷逼一起干。酒吧里認識的都只是一次的,真的,真的。
那個網友多一些,啊……有五次,有五次啊!」

「操你媽的,那一共就是有八次被二個男人一起干,是吧,靠,你這騷逼,
看來很喜歡被幾個人一起干呀,十六個男的有八個是一起干你的,都有一半了。
媽的,都被十六個男的干過了。靠,說的我都受不了。」東子一下子爬了起來,
把我一把翻了過來,翹起屁股,然后又開始跪在我后面,一邊用二根手指插進我
陰道里,一邊舔著我的屁眼。

而剛子顯然也激動的很,又一下子把雞巴捅進我嘴里,并對東子說:「十七
個好不好,傻逼呀你。她老公,之前二個男朋友,她的那個朋友,四個。她兩個
同學,六個。三個網友,還有一個網友是二個人一起干的,就是四個,加上前面
的,十個了。她說酒吧里還遇到過七個,不是十七個嗎?」剛子一邊把我的頭用
力往下按,一邊數著。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對這個怎么這么感興趣。

「哦,對,操,十七個,都快比我的多了。」東子離開我的肛門,扶起他的
雞巴,開始用大龜頭頂開我的大陰唇,上下摩擦起來。

「不要,不要,你們說了不干我的。」我連忙扭動屁股,輕微的掙扎。

「靠,不要動,不干進去,只是用雞巴磨一下就好。」東子用兩只手分別抓
住我的兩邊屁股,還在手里用力的捏成二團。龜頭終于找到我的陰道口了,不過
,他卻沒有馬上插進去,而是若即若離的頂我,被他這么一弄,我的陰道更加的
瘙癢,但是,我卻不能主動開口讓他們插去了,對,雖然我特別想他這么做,但
是真的不可以。

「啊,太他媽緊了。」東子終于在我心中的渴望下,一點一點的把他那特大
號的蘑菇頭淹沒進我的陰道口,我的陰道早就已經洪水泛濫,足夠的潤滑,所以
,東子連扶也沒扶,就這樣慢慢插了進來。「操,你個騷逼怎么保養的,被這么
多人干過了,怎么還這么緊。」,東子一邊說,一邊又把他的龜頭退了出來。

「啊……」好難受,真的好難受,那種剛被填滿又徹底空虛的感覺讓我快要
崩潰了,就像在沙漠中已經口渴了幾天的人,突然看見了一大片湖泊,可是剛剛
才喝了二口,湖水盡然干了。怪不得,他剛剛說,用他的龜頭就能讓女人很爽,
原來真是這樣的。

「騷逼,別亂動,我就這樣插進去一點點就好。不會全部插進去的。」東子
就這樣進來一點,又退出去,再進來一點,又慢慢的退出去。漸漸的,他那根火
熱的雞巴開始越進越多,剛剛只是龜頭,現在又進來了一截,我心里強忍著快感
,不敢再叫出聲來,只好賣力的給剛子口交來緩解一下。東子的雞巴越進越多,
瘙癢無比的陰道讓他填補的越來越充實,也讓我感到無比的酥麻。氣死我了,怎
么這個家伙又退出去了。

「騷逼,爽不爽?」東子問我。

「嗚嗚嗚!」我沒有回答,只是快速的給剛子舔著,我知道我良好的表現一
定會讓他明白,從而得到他的獎勵。

果然,東子又一次慢慢的把他的龜頭頂了進來,剛才在陰道里的來回抽動,
應該也讓他的雞巴得到了充分的濕潤,東子沒有再讓我失望,身體猛的撞擊在我
的屁股上,一下子把他整根雞巴全插了進來。

「啊……」我終于得到了徹底的釋放,干吧,干吧,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
,讓我再次沉淪下去吧。東子看我好像已經接受他的舉動而再也不做抵抗,開始
快速而有力的抽動起來,帶動我的身體來回晃動,我再也沒有心思給剛子口交了
,手里緊緊的握住他的雞巴,痛苦的呻吟起來,「啊……不要,啊……不要插進
來,不能干我的,你們說了不干我的,啊……好深呀,插到肚子里啦!」

東子根本沒有理會我,像個坦克一樣不要命的撞擊著我的屁股,「啪啪啪啪
。」的撞擊聲響遍了房間,而我則在他這種兇猛的攻擊下,舒服的連發出呻吟都
覺得困難起來。雖然我已經被很多個男人干過,但是真的從來沒有遇到過東子這
么大的尺寸的,感覺他的雞巴在我身體里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每一次的撞擊
都重重的頂在我的子宮上,讓我無比的酥麻,更像是直接穿過我的子宮,頂進我
肚子里了。

「騷逼,爽不爽?爽不爽?」

「嗯,啊……好舒服,不要了,啊……我不要了,太大了,啊……你的雞巴
太大了,我不要了,啊……要死啦!」

「不要了是吧,好吧!」東子一下子停了下來。

「壞蛋,壞蛋,你都壞死了,快點呀,快點呀……用你的大雞巴,壞蛋,快
點進來呀……好,我求你,我求你,你不在再折磨我了……用你的大雞巴干……
干我的騷逼,干我的騷逼啦……對,對,用你的大雞巴干我的大騷逼,啊……要
死啦,要死啦!」我一下子又被填滿了。
「靠,十七個男人都干過你了,還不肯讓我干是吧,老子干死你,操。」東
子狠狠的把大雞巴插到底。
「啊……讓你干……讓你干,都讓你們干。」我毫無廉恥的叫著。
「操,你個騷婊子,讓這么多男人干過,靠,說,是不是十七個,是不是?

「是的,是的,啊……不是,不是,啊……有十九個人干過,還有二個,還
有二個。啊,真的要死了,要被你操死了……」
「不對,是十八個,我還沒干呢,不算,你只給我吃雞巴而已。」剛子糾正
我的說法。
「不是你們,沒有……沒有算你們兩個,還有二個男人干過我的。」

「嗯?還有二個呀,我操。」東子啪的一下,一巴掌用力打我在屁股上,他
的動作也停了下來,「快說,還有誰?」

「啊,你不要停,不要停下來。」

「你老實交待,我就繼續干你。」
「我說,我說,你動呀,你不要停下來呀!」我一邊用力撅著屁股往東子雞
巴上貼過去,一邊求他。直到他又一次完完全全的捅進來。
「快說,不然我拔出來了。」

「啊……好舒服,好舒服。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說,我說。」我的
屁股估計已經被東子打紅了,但是這種疼痛反而更加激發了我的性欲。」就是有
一次酒吧里有二個人和我一起干的,但是他們把我帶到賓館以后,又打電話叫來
了二個人一起干我的。啊……」

聽我說出來以后,東子特別興奮,插的更快了。」我靠,四個人干你,那不
是爽死了。那你不是被輪奸了?」

「嗯……對的,我被他們輪奸了,啊……不行了,我不行了,要被你干死了
。啊……他們,他們四個輪奸了我一晚上。」

「操,你都沒有去報警嗎?」

「沒有,沒有。」

「干嗎不去。操,是不是自愿的,說。」

「啊……是的,自愿的,我是自愿的,啊……我要,我要被你干死了。啊…
…我是自愿的,自愿被他們四個人輪奸的。」

其實說是自愿,只是因為當時我根本沒有辦法拒絕。那天晚上我本來喝的就
有點暈了,根本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去叫的人,另外二個人來敲門的時候,我已
經一絲不掛的在床上一邊吃著雞巴,一邊被其中一個干的直叫喚了,雖然我抵抗
了一會,但是怎么可能是四個大男人的對手,在他們幾個分別干過我之后,我已
經主動開始求他們了。

當然,后來想想,在酒吧里肯定被他們在酒里動了手腳,下過性藥的。女性
朋友如果一個人去酒吧,千萬要注意這一點的。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沒有去過酒
吧了。還有,特別告誡女性朋友的一點是,濫交是真的不可以的,特別是那種短
期內就和多個不同的男人做愛。如果你真的享受這種感覺,那么請一定要注意好
安全。

我當時太傻了,和很多男人發生關系的時候,他們要是不愿意帶避孕套,我
也不會強求他們,其實是我本身也不喜歡用這個,覺得太難受了。安全期的時候
也經常被人內射,就像被他們四個輪奸的這次,大家都是不戴套的。
做的過程中,他們有次約好了要大家一起射,最后一個一個輪流射在我身體里,
當時我感覺流出來一大堆精液呢。

幾個月以后,我認識了我老公,但我們兩個在一起沒多久,我發現我的下身
出現了問題,去醫院一檢查,被傳染了尖銳濕疣,而因為戴了套,所以我老公則
幸運的沒有被我傳染上。那段時間是我覺得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時間,我連去死的
心都有了。但我老公這個時候卻一直鼓勵我,幫助我,這也是我愿意嫁給他的最
大的原因。可是,后來我還是控制不住我身體的欲望,我低估了這種欲望的魔力
。我是真的對不起我的老公。老公,請你原諒我,我又一次背叛了你。

「操,你個騷婊子,還自愿被人輪奸,你看看,你給你老公戴了
多少綠帽子,我今天就幫他好好教育教育你。」

「不是的,不是的,都是我認識我老公以前的事了,我有一年多時間是沒有
男朋友的。」

「少來這套,你個賤逼還在騙我們。你肯定給你老公戴過不少綠帽子。」東
子一邊猛烈的干著,一邊分開的我兩半屁股,粘著淫水,用他的大拇指一下子插
進了肛門。「說,那天晚上屁眼有沒有被干過?」

「啊……沒有,真的沒有,不要搞我了,不要了。」三重刺激下的感覺實在
太強烈了,剛子也很興奮,越來越用力的捏我乳房和乳頭。
「那天晚上爽不爽?」
「爽,非常舒服。啊……快點呀,快點呀,你不要停下來呀!」
「他們是怎么干你的?」
「他們就一個一個輪著來干我,啊……干完了,干完了一個又換一個,一邊
讓我……口交,口交,一邊干我。」
「你來了幾次高潮?」

「不記的了,啊……真不記得了。啊……好多次,好多次高潮。」那天晚上
我是被干暈過去的,迷迷糊糊醒來去清洗的時候,身邊睡著一個,另一張床上躺
著二個,還有一個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滿嘴全是精液的味道,全身上下都是已經
干透了的精斑,下身白糊糊的一團糟,發出很難聞的氣味,陰毛更淫亂的粘在一
起。那幾個家伙只是簡單的幫我擦了一下。當然那天被他們射的最多的地方還是
嘴巴,每個人射精的時候都有灌進我嘴里,就算有時候射在我陰道里面,也要放
到我嘴里舔干凈才行。不過,到是真的沒有人干過我肛門,只是覺得好像有人用
手指插進來過。

「那天喝尿了沒有?」

「沒有,那天晚上沒有喝。第二天早上有喝的,啊……第二天早上醒了以后
,他們又輪奸了我一次,啊……不是,不是,是三個,只有三個人了
,有一個晚上就走了。然后他們陪我一起洗澡的時候,我給他們喝尿了。」
「操,是他們叫你喝的嗎?」
「不是,不是他們叫我喝的,是我主動要喝的。啊……」
「我操,他們是不是也爽死了?」
「嗯,他們……他們爽死了。我不僅喝了他們的尿,還喝了好多好多的精液
。」
「這是個賤貨。靠,那他們后來還有沒有一起干你?」

「沒有,沒有,真的沒有。真的。」那次以后,我就再沒有去過酒吧,所以
是真的沒有再和他們有過關系。這種在酒吧里認識的人,都是只有過一次。雖然
有不少人想留過我的電話,但是我都推托掉了。

「操,騷逼,這么多人干你,哪次干的最爽?」一邊問,東子一邊用力挺著
雞巴,繼續用手指往我屁眼深處捅下去。
「啊……這次,這次,東子干我干的最爽了。」
「啪!」又是一巴掌扇在屁股上,我的回答并沒有讓東子滿意,「不許說好
聽的,老實說。」
「是被他們四個,被他們四個人輪奸的那次最爽。」
「我操死你個賤貨,說,誰的雞巴最大。」
「你的,你的最大,真的,你的真的是最大的。」
「說,喜不喜歡?」
「喜歡,超級喜歡的。」
「喜歡的話,還讓不讓我干你?」
「讓你干,讓你干,啊……我受不了了。以后天天給你干。」
「賤逼,你是不是特別喜歡被幾個人一起干,自從你被那兩個同學LUNJ
IAN以后,是不是就喜歡上了。還裝清純,說要報警,后來還不是經常找兩個
男人一起干你,還被四個人輪奸,操,你個賤貨。」

「嗯,是的,那次以后就喜歡上了。一起干我的時候,會覺得特別舒服。

這是我的心里話,雖然那次的經歷不是很好,但是后來很多個晚上卻經常不
由自主的回想起那段激情。在他們持續的進攻下,我第一次體會達到性高潮是什
么滋味,當那一刻來臨的時候,我渾身止不住的顫抖,抽搐,也莫名其妙的留下
眼淚,是那種快樂達到頂點時無聲的哭泣。這樣的感覺是我和我第一個男朋友僅
有的幾次性愛中,從沒有體會到的。這也是那天我為什么愿意留下來再陪他們一
晚上的原因。

在那以后,很多個孤獨的夜晚,這段經歷都是我獨自手淫的催化劑,哪怕就
是和其它二個網友上過床以后都無法消除。直到我遇到那個網友「三人行「(他
的網名),就是剛剛我說,和朋友一起輪奸了我五次的那個。那是我人生中第二
次被二個人輪奸,不過也不能說是被輪奸的,因為我是自愿去被他們二個操的。

從那以后我就一發不可收拾,心甘情愿的繼續和他們保持這種關系。有些時
候,還是我主動約他們。和他們二個人在一起的感覺是和其它人有所不同的,連
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把感情也帶進去了。我剛剛其實還是騙了東子,我和他
們的這種性愛生活遠遠不止五次,遠遠不止的。而且在這之間,還有一次非常特
殊的經歷。

要是朋友們感興趣,我可以把我和他們的這段經歷完整的寫下來,下面簡單
說一下哦!那是認識他之后的十一假期,他約我和他們二個一起出去旅游。(去
哪里就不說了)我想也沒想就陪他們去了。在大家碰面了以后,我才知道還有另
一個女人和我們一起去。她長的不錯,大我八歲,有種我身上缺少的成熟美,可
以這么說,我們一個是少女,另一個是少婦。

上了車,問過他以后我才知道,這個女人是他們早就征服的玩物,當時他的
原話是:「這個騷貨是我們兩個所有女人中,最忠誠的一只母狗,隨叫隨到的。
嘿嘿,你也要努力呦!」而我當時只能算是他們的一只新母狗,還達不到忠誠的
標準。

他們在一起蠻長時間了,而且這女的是結過婚的,只不過老公做生意老是不
在家,而且有了外遇,才讓他們二個趁虛而入。他的手一邊在我裙子里摸索,一
邊輕輕的對我說,晚上要送我一個特別的驚喜。我一直問他是什么,他就笑著賣
關子。早上七點多的車,到了晚上九點半才到。不過這么長的一段時間也讓我和
她慢慢熟悉起來,那種見面時的尷尬也越漸漸淡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