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絕色花癡 

2015-2-12 激情小說

第二天我和易容過的素素走在大街上,所謂的易容也只不過是用絲綢在頭上裹成一個像阿拉伯人特色的帽子把她那尖耳朵藏在里面而已。
因為大多數的人類都能很容易的認出妖精那長長的尖耳朵來,據里查說由於在數千年前妖精曾和魔族聯盟一起屠殺過人類,所以大多數的人類都很記恨妖精一族,二來是因為素素實在是太漂亮了怕引起不必要的事來,我可不想有人和我爭素素。
〈著琳瑯滿目的的商品,心中還在佩服自己的英明神武,我先說服小霏跟著優里雅她們去買那種我喜歡的草莓香內衣,而我去又不方便,又說服大娘去陪小霏,里查他們我就每人發了五枚金幣算是獎金,他們自然也就很知趣的各自去逛街了,現在的素素當然就有如煮熟的鴨子飛不掉嘍。
「哇……好好看」「這個……恩……還有這個,我都要」我真佩服她,滿街的店鋪,我們才逛了一家店我手上的物品就已經快放不下了。
「哈哈哈,哥哥快看那邊」看著素素開心的在大街上大喊大叫的指著前面,我順著她那白如玉的手指看去,只見一個豬頭肥耳的女人手挽著一個瘦骨如材的男人在逛街。
我疑問道「這有什么好看的?」
「哥哥你看那個男人手里牽著一頭穿衣服的豬耶。」
我暈,連忙一個箭步上去堵著她的嘴小聲說道:「那個不是豬,不要管他們了,我們去吃好東西去。」
「不嘛……我也要牽一頭和他一樣的豬。」
素素大聲的說著,還用手指著那個胖女人。
「啊……什么你說那位漂亮的女士后面的那條狗嗎?你喜歡我也送你條」我故意大聲的沖著那對男女說道。
隨后馬上用手堵住她的嘴,沖進旁邊的酒樓。
「素素你真的兩年多沒出多家門了嗎?」
「是的」她東張西望的回答道。
「那你不出來買食物,你吃點什么啊!」
我驚訝道。
「我家院子里有很多吃不完的草」「……草?」
「恩……還有很多蟲子也很好吃」「……悲慘人生啊!果然沒媽的孩子是根草啊!」
我心想。
這時一位服務生走到我們桌前「請問你們要點些什么」說完他還不時的打著眼飄看素素。
「你們這有什么特色」我雙手往椅子上一搭。
「最有特色的是香雨煮象鼻,還有用香雨制的酒」服務生必恭必敬的回答道。
「那我就要這兩樣了,在給我來幾道小菜,要最好吃的」我轉過頭喝著香茶向素素問道「素素,你要吃點什么?」
素素脫口而出道:「給我來盤蚯蚓,要雌的就是紅色的那種」「噗……」
我把滿口的茶噴在了服務生的臉上。
「沒什么沒什么,這位小姐真會開玩笑」服務生連忙擦著臉微笑道。
「我就要嘛……你們不知道蚯蚓可好吃了,一條放在嘴里用牙齒輕輕一咬,那時蚯蚓就會流出粘粘滑滑的汁液,還會從腸子里噴出黃黃的土,滿口就會有種滑滑的感覺,美妙極了然后當你在吞下去后就會感覺到它在你肚子里紐動,不要太有趣哦~ 」「……」
我的定力還算高,至少在我們那連蟑螂都有人吃。
∩憐那服務生,因為素素太美了所以素素說的話他都猶如親身體驗般的感受著,可萬萬沒想到素素會教大家怎么吃蚯蚓,還說什么黃黃的土,那不就是大便嘛,還什么滿口滑滑的,服務生當懲嘔吐不止。
這一吐可不得了,引起了連鎖反映,離我們近的幾桌看到有人連吐不止還發出嘔心的氣味時也開始了吐,后來就蔓延到了整個酒樓,我連忙捂著嘴拉起素素就往外逃,此刻酒樓已經彌漫著比廁所還要惡心的氣味了。

「咦~ 你們怎么這幺早就回來了啊!」
小霏手上拿著一個用紫色的包裹進門對我說道。
相比之下,優里雅和卡西就要算大豐收了,手上抱的東西都快把臉給遮住了。
我聞著香茶洗肺道「不要提了……等吃好晚飯在說好了……不還是到半夜在說,要不晚飯也白吃了」「對了,你怎么才買一件啊!為什么不多買點?錢不夠?」
我指著小霏手上的包裹道。
「我看我現在身上穿的挺好的啊!為什么還要花這個錢呢?這些錢還是留著以后用吧!」
我聽了以后心中一酸「賢妻啊……以后也一定是個良母,看來我要多多努力啊!」
我打開小霏手中的包裹深深的聞了一下笑道「果然是草莓味哦~看來我晚上有草莓吃了……呵呵~ 」「我先去放好」看著她那羞答答的模樣,我的心中又癢癢起來。自從小霏變回美若天仙的容貌后,全身的肌膚也變的白嫩光滑,而且身材也變的惹火起來,最主要的是有了這幺多的錢她竟然還保持著以前那種節約樸實的作風。
「那兩位就不行了……」
我暗暗搖頭道。
只見優里雅和卡西在那把自己買回來的物品擺了一桌,什么最好衣服,最好的香料,最好的水壺等什么都是最好的,甚至連過冬的羊毛皮毯都買來了,我看還不如買頭小棉羊洗洗乾凈抱著睡呢,還是個天然暖爐呢。
「啊!哈哈找到了」卡西興奮的拿著一個小瓶子叫道。
優里雅也跑上去和她一起開心的擺弄起那個瓶子來。
「好香啊……」
她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滿足的說道。
「什么東西?怎么有股騷狐貍的味道?」
我的話剛一出口,她們倆就憤怒的向我投來滅了你的眼神。
「這可是這里最最有名的「香雨香水」你不懂不要亂說,這可是用這里的特產香雨在加上上百種的花精制而成的,就這一小瓶得兩千金幣呢」優里雅把小瓶子寶貝似的護在懷里對我說道。
要兩千金幣?果然是千金小姐一投千金啊!我坐在那里感嘆著。
「主人,看你走了一天先洗洗腳吧!」
…琳端著洗腳盆對我說道。
「我也要洗,能不能和你一起洗?」
素素一跳一跳的蹦過來。
我點了點頭,素素連忙把小腳Y伸進熱水里滿足的呼道「原來洗腳是件怎么舒服的事啊!」
此言一出非同凡響,我已經做好了在洗一次的準備。
「什么?你以前從不洗腳嗎?那洗澡呢?」
〃西驚訝的走過來對素素說道。
「洗的啊!這里每三天都會下次香雨,每當下雨我就出去用香雨洗澡啊!我剛才的意思是用熱水洗腳我從沒洗過,因為我怕火……」
「什么這里三天就會下香雨!那幺就是說香雨不值錢而我們切花了兩千枚金幣買來了便宜貨?」
眼看優里雅就快暴走了,我連忙安慰「其實香水的好壞是看它選用了什么花來定的,你也不必為香雨而煩惱啊!我本來也想買的可是老板要收我三千個金幣,你兩千個就買下了不要太合算哦~ 」善意的謊言是沒有錯的我堅信道。
「那就是說我們賺了嘍,怎么樣你現在知道你自己有多幺的沒用了吧!連還價都還不來」天啊!什么人啊,給他三分顏色她就開染坊啊!算了好男不和女斗,我低頭洗著腳。
「凱琳過來」我沖口袋里掏出個寶石手鏈幫她帶在手上「謝謝你,這是我在大街上看到的覺得你帶挺合適的就買下了」凱琳并沒有說什么,退到了一旁。
我不時的用腳撫摩著素素的玉足,其實我最喜歡的就是女人的腳了,不知道是不是得了戀腳弊,我撫摩著她那小巧的玉足,丹田又開始升起了一絲絲的癢意「哈哈好癢,你敢招我癢,看我的」素素也開始了反攻,我也豪不勢弱的反擊著,一場洗腳大戰就開始了,洗腳水滿天灑著,凱琳早就躲的遠遠的,卡西看到我們這樣,連忙護起自己買的物品免於被我的洗腳水來洗禮。
我們一直洗了近兩小時,因為腳是洗好了,不過腳上的味味都跟隨著洗腳水跑到了對放的身上了,因此不得不在洗一次澡。洗澡時我還不忘對素素問一句」要不要試試熱水澡」結果我還是在卑鄙,下流,無恥聲中孤單的一個人洗著。

「嘭……嘭嘭……」
「有……有人……嗎……」
「誰去開開門啊!人家都敲了半天啦……」
我坐在澡盆里忍不住對外喊道。
「豪華,我在試新買的內……衣服你去開開吧!」
小霏的聲音從隔壁房間傳來。
…琳我剛才叫她去幫我買新衣服去了,那兩個野蠻女我也不指望,素素是不會見外人的,哎……沒辦法,我急忙用塊窗補把下身包住去開門。
「對……對不起……請問你是人嗎?」
「你怎么說話的啊!」
我看著眼前這個長的一般的少女道。
「不……不是著個意……意思,我是……來送貨的」少女抖著雙腿說著。
「貨?」
「是……一位叫里查的……要我們送來的」「?」
「貨物就……就在外面」我向她身后望去,乖乖裝了兩輛馬車的貨啊!我從她那顫抖的雙手里接過收貨單,簽好后交給她,少女拿好單子后轉頭就要逃似的。
「小姐,等等給你小費。「我上前一步道。
沒想到自己的腳踩在了遮掩下身的窗布上,窗布優美的飄落到地上,下身也同時赫然裸露在空氣中,人也一個狗吃屎的摔到了少女的身上。
「啊……我被鬼壓啦……」
不知道這少女那來這幺大的力氣手腳并用把我摔倒在地上。
我光著屁股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咒罵道:「嗎的,見鬼了」「是啊!只不過是她遇見鬼了,還是個色鬼」優里雅她們不害羞的笑咪咪的看著我。
我彎腰撿起窗布往肩上一甩「怎么?沒見過帥哥嗎?」
拋一這句話后,我光著屁股大搖大擺的向房間走去。
夜晚……
我們看了看兩車的蕃薯,又看了看垂頭喪氣的里查等人,原來他們經過一家賭坊時聽到了逢賭必贏,百分百有獎的口號后就冒出了試試手氣的想法,結果不可自拔的把全部的金幣換來了那兩車的蕃薯。
「……我就差這幺一點,就能贏到一個虎龍蛋了,哎……」
比利拍著大腿道,這句話他已經講了一百多邊了,看來賭真的害人不淺啊!
「優里雅姐姐……」
翱尼的話一出口,我全身就冒起了雞皮疙瘩。
「不要叫的怎么好聽,我們也沒錢了,今天買的那些東西已經把我們的金幣都花光了」優里雅和卡西把手一攤道。
「看來我們又破產了……」
他們一口同聲的喊了一聲后,各自會房間去了。
我對著小霏她們笑了笑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半晚,「嘭嘭……」
「誰啊!」
「我小霏」「進來好了」小霏轉身把門鎖好后一下子竄到了我的床上,「小色女~ 想要了嗎?」
我挑逗道。
小霏用她那小粉拳在我胸口上連槌了好幾下后,小聲道「你不是要看看我新買的內衣嗎?」
我起來點上燈后,在床上幫小霏脫掉外袍,一件粉紅色的胸罩和小三角褲優美的展現在我面前。
「這是我叫裁縫照著你要的款式定做的,還好那裁縫是女的,要不我羞大了」小霏紅著臉害羞的說道。
我興奮的把小霏摟在懷里吻道「有你在我身邊我好幸福」狂歡過后……
「怎么你把我的……內衣套在了頭上了?」
小霏看到我的怪模樣后笑道。
我把她的三叫褲和胸罩都套在了自己的頭上,樣子就像假面超人加春麗的造型。
「這樣我就能零距離的聞著你的草莓香了呀~ 喜歡嗎?要不要在來一次?」
〈著小霏低頭不語,我一個翻身把小霏壓在身下挺槍直入。聽到小霏快樂的呻吟聲后我猶如雜在草原上騎馬一樣快速的抽插著。
「咦……你們在做什么啊!」

「你們是誰為什么在我的房間里」我大暈,被素素的突然「來訪」一驚,我在小霏的身上連打顫了好幾下,倒在了小霏的身上。「恩……」
小霏忍不住低聲呻吟了一下后,休的把頭深埋在被子里。
我深深的吸了口氣道「素素你是怎么進來的啊!」
「素素?怎么你們見過我妹妹?」
「……素素你發燒了嗎?」
我從小霏身上無力的爬下床,光著身子站在素素面前。
「臭男人」素素說完一腳向我踢來。
「?」
還好我有經驗,雙腳一夾,側身,雖然沒有躲過,不過總算沒有踢到我的要害。
眼前的這個素素雖然,身材,相貌,服飾都沒有變,不過就算白癡也看的出她現在的表情,態度,氣勢和早上的那個完完全全的不同。
「你是誰,為什么要假扮素素?」
我發現不對連忙護到小霏身邊。
「哼……我需要假扮嗎?我可是她姐姐,雖然我們是一體的。」
我和小霏吃驚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素素,「二人一體?」
「沒錯,我叫紫素是素素的姐姐」紫素說完在一邊開始檢查起自己的衣著。
「?」
雖然我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不過還是提防著看著她穿起衣服來。
「還好你沒對我妹妹做過什么,要不然我割了你的……」
紫素往自己的身上沒有的器官部位做了一個割的手勢。
我本能的用雙手護著下身說道:「那你妹妹現在在那?」
「她在睡覺,要不我怎么出來?」
「難道你們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嗎?」
小霏躲在我身后問道。
「她不知道,因為媽媽沒有告訴她,好了既然你們是素素的朋友那這里就讓給你們吧。」
「你明天還和我們一起出發嗎?」
「去找你們的媽媽」以防她不明白我連忙補充道。
「明天還是讓素素來決定吧,我在外面不能呆很長時間的,哎~ 真不知道我這個妹妹整天吃些什么東西,我總覺的胃里怪怪的。」
說玩紫素走到墻邊穿墻而出。
「……」
…過我和小霏的一夜討論,還是決定不讓素素知道這件事,因為她們的媽媽沒有告訴素素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

「大家好 ̄」看著素素精神飽滿的站在我們面前,我和小霏知道紫素一定忙了一晚。
「素素早飯吃了嗎?沒吃就和我們一起吃吧!」
「吃了,你們不知道早上的露珠有多甘甜,還有拿些蟲……」
「啊!對了素素你媽媽長什么樣你還記得嗎?」
要是還讓素素繼續說下去恐怕我們的飯也別吃了,所以我連忙岔開話題。
「記得,因為我媽媽她是最漂亮的媽媽。」
「奧……我是說長像」「就是長的很漂亮啊!」
真想上去把她拉進房教她學會怎么用下身思考,「那你還記得你媽媽臉上有什么特徵嗎?比如斑點,志什么的」「哥哥好笨哦,要是有那些我媽媽還算是最漂亮的媽媽嗎?」
美麗的女兒是不會用大腦思考的,這句名言我終於在今天得到了證實,上天永遠是公平的像素素這種要身材有身材,臉有多漂亮就有多漂亮的美女,可是腦子要多笨就有多笨,我心中暗暗籌劃著怎么才能得到她。
「素素」聽道我的叫聲后,猛的轉過頭來那眼神那氣勢中夾帶著紫素的味道,我的男人的直覺向我發出了危險的信號。
「什么事啊 ̄」素素又恢復了她那張清醇可愛的小臉蛋。
「……沒什么,我們吃好就要出發了哦。」
最終我還是放棄了那壞壞的念頭。
「什么叫我吃這些?」
〈著桌上的烤蕃薯,蕃薯湯,涼拌蕃薯,蕃薯泥,還有蕃薯面包,我的腦袋一下子就像是被蕃薯塞住了一樣,立刻呆住了。
「豪華你看里查他們有多好,一定要請客我們,我們攔都攔不住」大娘手里端著一鍋水煮蕃薯向我說道。
「呵呵,他們可真大方啊!」
我懷疑的看著他們,鐵公雞下蛋一定有陰謀。
「那里,那里你是我們的顧主,我們因該好好的照顧你的,你放心我們這純粹是表達一下我們的心意,絕不算錢」翱尼微笑的想我說道:「對了,我們在往前走就快要到喀斯特帝國的邊境了,那里可是有一個慕龍大陸上最厲害的盜賊團哦,我們為了您財物的安全,決定將我們的那兩車蕃薯混在里面,怎么樣?這樣的安排我們只收你一百枚金幣,而且我們還不怕像上次一樣為缺少食物而發愁」

「喂,難道你們在播種嗎?」
〈著不斷有蕃薯從馬車上滾落下來,我幸災樂禍的說道。
由於昨天他們對我百般懇求,我終於答應借給他們一百枚金幣,那些蕃薯著帶著留用。
對於我的嘲諷他們一個個都低著頭不語,原應很簡單過去我只是雇主,他們只要保護我和車隊的安全就可以了不必對我低聲下氣,不過現在我已經升級為雇主兼債主了,要是惹的我不高興我隨時都能叫他們還債。
我們經過了兩天的行程終於來到了喀斯特帝國邊境的小鎮為沂然,我心中慢慢的升起一陣興奮,除了我快能和紫婷她們團圓外,對於喀斯特帝國我已經把它當作了我的故鄉,畢竟這里是我和紫婷來到這個世間最先接觸到的土地。
不過很快我的興奮感就被眼前的景象沖擊的煙消云散了,「這里根本就是一個乞丐鎮嘛!你不是說這里很繁榮嗎?」
〈著滿街跪躺著的乞丐,我對著里查說道。
「不可能啊!怎么會這樣?我們二年前來時不是這樣的啊!」
里查和其它人也被眼前的景象震呆了。
這里的乞丐初了那些四肢不全的老人外清一色的都是十來歲的小孩,這些小孩身上穿的根本就不能算是衣服,有的只用些稻草圍在身上在用布條綁起來就算是衣服了,有的光著上身下身只圍著一塊布,除了這些外還有用樹葉的樹皮的反正五花八門什么都有。
小霏和大娘看著他們流下了眼淚,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出了什么事?」
我把頭伸出車窗。
「報告,一個小女孩暈倒在車隊前面了」一個車夫向我匯報道。
我推開車門,看到卡西她們正圍在那小女孩周圍,「她沒事吧?」
〈著被卡西抱在懷里的小女孩我關切的問道。
「由於饑寒交迫才暈過去的,優里雅去拿些乾糧來。」
〃西脫下自己的外套把小女孩包裹起來。
「乾糧來了」卡西從優里雅手里接乾糧后,輕輕的拍打著小女孩的面頰。
小女孩被拍醒后看見眼前的蛋餅,又看了看卡西那眼神好像在問是不是給我的和我可不可以吃。
「餓了吧?快吃吧!」
〃西把餅放在女孩的嘴邊。
小女孩快速的接過餅咬了兩口后就停了下來,并把餅像寶貝似的放進了懷里。
「怎么了?不好吃嗎?」
〃西問道。
「不是,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餅了,我想留給我的爹娘吃,他們也好幾天沒吃東西了」小女孩的話像一把尖刀一樣刺進了在場每一位的心窩。
「走,帶我們去你家」我上前一步說道。
小女孩看了看卡西后點了點頭,我轉身像里查說道:「你的蕃薯我全要了,要多少錢你才賣」「你是想發給這里的乞丐?」
我點了點頭道:「是啊!不知道還有多少小孩像她一樣」我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小女孩。
「我不賣」我驚訝的看著里查「你不要搞錯,你們還欠我一百金幣,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思討價還價?」
「呵呵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要金幣,這些蕃薯你就讓我來發放吧!」
里查乾笑了幾聲后開始指揮起車夫來。
「喂,你那蕃薯燒成粥,能讓多些人不挨餓」看著忙碌的里查我對他好像有了嶄新的認識。
隨后我和卡西還有小霏她們一起來到了小女孩的家里,這里是一間在普通不過的民房了,不過里面沒有一件家俱,地上堆滿了稻草,有兩個人正縮在稻草里一動不動。
「爹……娘有客人來了」小女孩推開他們身上的稻草,讓我們都嚇了一跳。
只見他們身上被帶有倒刺的鐵絲捆綁著,男的小腿已經開始腐爛了上面布滿了白色的小蟲,女的頭發被減的凌亂不堪,身上除了鐵絲外衣服好像被皮鞭抽打過一樣到處是破洞。

我們都被眼前所看到的驚呆了,「難道這里也有人玩SM?」
我胡思亂想道。
「怎么會這樣?」
羅德連忙上去檢查他們的傷勢。
那對夫妻嘴巴動了幾下想說些什么可就是說不出來,羅德用力拉了拉鐵絲,只見那對夫妻輕哼了一下后開始大口喘氣起來,「我沒有辦法,這鐵絲被人施加了魔法封印,我沒有足夠的力量來破解掉,如果不快些的話我看他們危險了!」
「讓我來試試」優里雅舉起雙手輕輕哼起咒語來,她的雙手開始慢慢散發出深紅的火焰,咒語完畢優里雅走到他們身邊雙手緊緊抓住鐵絲。
一分鐘……五分鐘過去了,只見優里雅臉上的汗越來越多,最后雙手一松倒在地上,嘴里不停的說著「不可能……」
〃西連忙扶起優里雅「怎么了?什么不可能?」
「那封印的魔法波動是八級的黑暗系魔法,具我所知只有魔龍族有能力使用這樣的魔法,可是魔龍族已經滅絕了啊!」
小女孩聽了著話后蹲在地上流著淚緊握著父母的雙手。
「小霏大娘,你們去幫里查他們去發粥,比利和亞思去附近的城鎮買大量的有用藥草和糧食來,哦……對了要是能找到恢復師的話最好了,所有的錢有我來付」說完我走到那對夫妻身邊冥想起無上天火來,我的右手在瞬間被粉紅色的火焰包圍了起來。
我伸出食指在鐵絲上碰了幾下,只見被我碰到的鐵絲在瞬間化成了灰燼,沒多久所有的鐵絲都被我破壞掉了以后我呼了口氣轉向比利他們。
小女孩看到父母身上的鐵絲被解掉了后撲到他們的身上開始大哭起來,「你們還不快去」我看著比利他們驚訝的跑出大門后對小女孩笑了笑。
〃西和優里雅也驚訝的看了我一眼后,馬上開始為他們療傷和準備食物。
〈著他們狼吞虎咽的吃著食物時那情形讓我想起了在小霏家里的那段時光,雖然那時候很艱苦不過同樣也很幸福,就像人家說的那樣,糟糠之妻最可貴一樣。
「你為什么不吃?」
我看著小女孩說道。
「我想留到晚上吃」「吃吧!晚上還會有吃的,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輕輕的撫摩著她的頭發。
「銥佤,愛令。銥佤」「那銥佤,我們來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說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好嗎?」
我接過卡西遞給我的蛋餅說道。
「恩,我的爹爹是這里的鎮長,本來我們在這里過的都很安樂,可是就在兩年前鎮上出現了很多的陌生人,在一天早上他們聯合外面的強盜一起攻破了城門,他們一進城見男的就殺,好看的女人他們就抓,看見值錢的東西就搶,還放火燒房子,由於我的爹爹是鎮長,他們就用那鐵絲綁住爹娘掛在鎮門上示威,他們走后我們才被好心的人們救下來」銥佤說著激動的緊捻起小拳頭。
我看了看銥佤的父母,他們對著我點了點頭「那你們怎么不離開這里呢?」
我問道。
「不行,我們留下的人都有親人在他們手里,如果我們逃離這里他們就死路一條了。我的姐姐也還在他們手里」「……這樣啊!難道喀斯特國王沒有派軍隊來攻打盜賊嗎?」
「他們不……會來的……這里雖然說是屬於喀斯特的其實……是埡司瀾和喀斯特的交界處……是個……三不管的……地方」銥佤的父親艱難的回答了我的話。
我默默的吃著手里的蛋餅思考起來。
「你難道想留下來幫他們?難道你不去原野森林了嗎?」
〃西拉了拉我的衣角小聲問道。
「對了,卡西你能不能幫我跑一下?要是碰到她們就說我在這里,你把信傳到了那你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我最后還是決定留下,要是我放棄不理的話,小霏一定會很失望很傷心的,因為她有著和他們一樣的經歷。
「不好了……」
里查沖進來叫道。

「慢慢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里查一把抓住我的肩膀說「比利他們剛出城就發現有大批盜賊往這里來,人數大約有一百多人,看樣子是沖我們來的,現在比利他們正在觀察他們的行動,我們還是快想辦法先避避吧!」
「才一百多人你怕什么?」
想起他們對付狼人時的情景,我不以為然的說道。
「這不一樣,他們都有弩弓,而且具比利觀察里面還有不少高手。」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里查這么緊張,看來這些盜賊不簡單,我看了看銥佤和她的父母「好,你們快去準備,馬上離開這里」「是」里查回答完往門外走去。
「等等,這里是一百金幣,這些天辛苦你們了,我借你們的那些錢也不用還了」說完我走到銥佤身邊坐了下來。
里查聽了以后呆了片刻「老大你不要開玩笑了,我們怎么可能不完成任務就離開你呢?還有小費她們怎么辦?你一個人能保護得了她們嗎?」
里查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眼神。
「大哥哥,你們還是快走吧!我們不會有事的。」
銥佤抓著我的手推道,「是啊!小兄弟你們快點離開吧!我不想你們因為我們而受到傷害,你幫我們解掉鐵絲我們已經很感謝你們了」銥佤的父親無力的和我說道。
「我們是不會丟下你們的。」
小霏站在門口說道。
我看著小霏她們走進來,笑著迎上去一把摟住她的小蠻腰道「你們看連我的小霏都不怕,我怎么能逃呢?」
「唉……算我怕了你們,好吧!那我們就去鎮門那等他們吧!不要連累這里的百姓」里查搖了搖頭大步走出屋子,里查是個明白人知道是勸不了我,所以也就留下來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看的出你不是個普通人,從你能解開熏ub我們身上的鐵絲時我就明白了,不過你還是要小心別人的暗算,那些盜賊最喜歡的就是暗箭傷人了,你要小心啊!」
我對著銥佤的父親笑著點了點頭以表示明白。
「凱玲,你等下和素素還有小霏和大娘你們都站在我身后知道嗎?我可不希望你們受傷」「哦~ 知道了,不過我現在好累啊!能不能先睡一下下」素素打著哈哈說完就坐在地上背靠墻角睡了。
「……」
我真的是服死她了,這種情況都能睡。
「豪華你不要怪她,剛才發蕃薯粥時素素她可一刻都沒停過」大娘忙幫素素解釋道「以前她在家里除了吃睡玩那有像今天怎么累過?」
我放開小霏脫下我的外套走到素素身邊幫他蓋上以免著涼。
素素的眼楮突然睜開道「你想做什么?是不是想乘我妹妹睡著來侮辱她?」
「……」
著眼神,著氣勢「你是紫素?」
「裝什么蒜知道還問?」
紫素不領情的把我的外套扔回到我的身上,「這里是那?怎么有這么多的人?」
沒辦法我有要將所有的事情向紫素說了一邊,小霏她們不解的看著我。
「這幫狗雜碎,我一定要去剁了她們」紫素揮舞著拳頭說道。
我暈,連臟話都出口了……
「等下你還是躲在我的身后吧!不要弄傷了你和你妹妹」我好心的說道。
「怎么難道你不知道,妖精天生就是戰士和魔法師嗎?」
話剛說完紫素的人型就開始彎曲變形了,慢慢就消失了。
我還沒反映過來,紫素的一只手已經搭在了我的肩上,人已經站在了我的身后暴乳正緊帖著我的背并用嘴對著我的耳朵不停吹著氣。
我那受得了這種陣勢,下身的龍脈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突然感到下身一緊。
我低頭一看差點嚇出一身的冷汗,只見紫素的另一只手已經緊緊的抓住了我的下身。
「我在這里警告你,如果侮辱我妹妹我就捏爆它,因為你侮辱我妹妹就等於侮辱了我」紫素在我耳旁柔聲的警告道。
「她要是自愿的呢?」
「也不行,因為我還沒有答應」說著紫素緊捻了一下后松手,笑著和我分開了。
小霏馬上跑過來道「恭喜你啊!素素看樣子是被你騙到手了」「沒有啊!」
「不要解釋了,剛才你們那親匿的樣子我們都看到了,放心我不會有意見的」小霏笑道。
〈著眼前的紫素,我總有種羊變成狼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