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我的那些「事」

2015-2-11 激情小說

 

我已經經歷了人生三十載,在我身邊經過了很多女人,很多人說我天生桃花
運,但是很多不知道這些所謂的桃花運也帶著很多的酸甜苦辣。有些從我生命里
輕輕的踏過,有些卻在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足跡,她們有如天氣一般,春天的女
孩給我清新,夏天的女孩給我活力,秋天的女孩給我安全,冬天的女孩給我冷靜。

春季篇–立春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仰望的女孩,她……是我的表姐。但是其實我
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為什么呢,以后我再陳述吧。我們從型一起玩,也不知
道這是什么感覺,就連現在也不清楚這個事單純的喜歡,還是愛慕,但是我喜歡
和她在一起的每一秒。

我其實是一個比較內向的男生,雖然也有一些朋友,但是上課下課后都是直
接回家的我幾乎沒有「課外活動」。表姐變成我為一的校外朋友。她比我大一歲,
是個性格爽朗、帶著點酷的女生,身型瘦長,臉蛋也很秀氣,絕對是那種電視里
可以女扮男裝而且不露餡的女生。雖然沒有魔鬼那般的身材,但是也算是學校中
的校花一個。追求她的男生也有不少,可是她每次都若無其事的拒絕了。我也很
慶幸,每個周末只要家里沒什么事,我就會往表姐家竄,我姨時常說是不是應該
讓我過繼給她做兒子算了。

事情是發生在她高二那一年,她第一次和一個男生交往,聽她說這個男生某
夜再她樓下彈吉它求愛才「勉強」得到她的同意。這位「中彩」的男生相貌一般,
但是的確唱一首好歌,人嘛,品行還算可以,沒有什么不良嗜好。但是他知道我
和表姐感情最好,所以常常試圖排斥我 .第一次交往的表姐對如何「相處」也不
太清楚,所以常常被他帶的到處跑,讓我很是郁悶。就這樣過了一個月,有一次
晚上我在表姐家做功課,表姐忽然跑過來問我,「喂,你處過嗎?」

「你覺得呢?」我不耐煩的回答道。

「小樣,還拽起來了……」表姐一臉不屑的表情看著我。

過了一會兒,看我沒有搭理她,又輕輕捅了捅我,說:「生氣啦?」

「沒有。」

「還說沒有,臉臭得都快變馬桶了…」

「……你才像馬桶呢」

「呵呵…幾天沒見脾氣見長啊。」

表姐,看我不開心又問,「怎么啦?誰欺負你啦?」

「沒有。」

「是嗎……」打量我一會兒又問,「那……是因為他嗎?」

「……」我想告訴她-是。可是想想,有些事情還是留在心里比較好。

∩是表姐以下就看穿了我,「哎呀,我知道我們最近好長時間沒有……」忽
然她發現她也不知道我們這個算是什么?玩?相處?「……交流了嘛。」這種字
眼,也虧她想的出來。

「這樣吧,」她提到,「明天周日,我們倆出去玩吧。」

「切,你那男朋友不會介意?」

「不會,咱倆什么交情!對吧?!嘿嘿」

「好,那就這么定了。」

忽然我姨進來了,「弟弟,你媽媽說今天晚上加班批作文,要不你就住我們
家吧?」

「哦,沒問題!」

這也不是第一次我在表姐家住了,雖然男女同床,好象大家都已經習慣了。
洗臉刷牙后,我們就上床睡覺了。上床后,表姐又開始扯天談地,我也就隨便敷
衍一下,不過看她調侃的樣子,還真的挺美的。看著看著,我腦子里開始幻想那
些少兒不宜的事情。(這個要怪只能怪我堂哥,給我看一些三級片……不過這個
以后再說。)

畢竟十多歲的我已經到了有反應的年齡,腦子里轉,下面就開始不安分,為
了「安撫」它,我在被窩里輕輕的拿手壓著它,避免露餡。忽然表姐停下來了,
不知道她是發現了什么還是怎么的,忽然她看著我。

「你說我漂亮嗎?」

我點點頭。

「下午我問你,你有沒有處過女孩子,你還沒有回答我呢?」

我想快點敷衍一下,「哎呀,像我這樣相貌平平的男生,沒有很搶手。所以
……」

「那就試沒有咯?呵呵呵」

「喂,這很好笑嗎?」

「沒有啦,別生氣,不過我問你啊,你說親吻是什么感覺?」

這個還真把我問倒了,平時片子里見多了,但是還真沒有親自體驗過。「不
對啊,姐,你怎么問我,現在有男朋友的是你啊,我怎么知道!你們不會連親嘴
還沒有做過吧?」嘴上驚訝,其實我心里特別希望這是事實,畢竟我還想保留她
心中女神的塑像。

「唉,這不是,前兩天他說想親我,我以為他說臉啊,額頭什么的,結果他
說要吻我的嘴……我當時就鎮住了,他以為我在反對就也沒敢繼續。所以我想說
到底是什么感覺呢。」

「那么,你想嗎?」

「想,也不想……我想留給我真正喜歡的人。能讓我放心,給我安全感的人。」
她淡淡地說到。

從小到大,我真沒發現她還有這樣的一面,為了緩解一下氣氛我笑道,「就
你這么大大咧咧的女生,能讓你有安全感的人還真的不好找啊!哈哈……………
…啊!」表姐踢了我肚子一腳。

頓然也覺得自己踢得重了些,掀開被子馬上就又蓋上了,她臉泛起紅暈。
「喂,小子,在我床上,想些不軌的事情,要死啊?!」

暈死,我也很尷尬,剛才因為難受,手正摘安撫小弟弟全然被她看見了。就
這樣氣氛僵著了幾分鐘,還是表姐先開的口。

「你……在想什么?!」

「沒……沒什么。」

「你……喜歡我么?」忽然她好象明白了什么似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心里想說是的,可是猶豫間卻根本說不出口。

「其實,」表姐看我緊張得樣子說到「我也知道你對我怎樣。」

「抱我。」她輕輕地靠近我說道。

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情,我義不容辭的上前將她摟住。這是我生平第一次
摟住她,也是第一次抱著女生,隔著她薄薄的睡衣可以感覺那柔軟細膩的皮膚。
她身上女性身體自然的香味陣陣撲鼻,我一種奇妙的感覺灌滿我的全身。「姐,
你知道,我一直有多少次想像這種情形嗎?」

「這么小,就凈想著這種事情……」她輕聲說,但是還是繼續依偎在我的胸
前。

忽然她抬起頭,看著我。「我們這樣,好嗎?」

「不管那么多了,我只知道我喜歡你、愛你、不想和你分……」

我還沒有說完,她已經用她的嘴唇封住了我的嘴。至今我還記得當時那種美
妙的感覺,那嘴唇與嘴唇相連的感覺,互相感覺對方的氣息,溫暖而誘人的芳香。
我抱得更緊了,這都是我們倆的初吻,我們陶醉在彼此的懷抱中,感受著第一次
的微醺。過了許久,也許是因為看了太多國外的愛情片(不是A 片!),我輕輕
的張開我的嘴唇,嘗試用我的舌頭尋找她的舌頭。不想,她也發現我的舉動,主
動將舌頭伸出來,我們就學著電影里,互相平常對方的香舌。

…歷過「舌吻」的你們一定知道,這種方式的親吻一般會帶來更多的刺激和
生理反應,我能感覺我們的體溫都在上升,我們體內的荷爾蒙正在四處亂竄。我
的手開始開始滑進她的睡衣,撫摸她柔滑的北部,她輕輕地將被子拉過我們的頭
頂,然后雙手鉤者我的脖子。我離開她的嘴唇,攻向她的頸部,我想女人應該都
很受不了這種技巧,從她的呼吸和全身的蠕動,可以想象她已經被我征服了。我
的手碰到了她的胸罩背扣,雖然我已幾乎失去理智,但是部分的我還是清醒者。
我輕輕地問了一句「可以嗎?」她曖昧的看著我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此時此刻我
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不知道是否天性,居然一只手輕輕一擠一松,她的胸罩就被我解開了,就這
樣她的第一防線被我攻破了。她的胸雖然不是什么巨乳或大波,但是也算是挺拔,
第一次觸摸女人的胸部,才知道什么是酥軟,什么是圓潤。我輕輕地撫摸按擠,
生怕弄疼她,這樣挑逗讓她更是難受。她主動解開然后退去自己的睡衣與胸罩,
兩顆美麗的肉球呈現在我的面前,淡淡的乳暈中間有顆尖小立挺的顆粒。如魚得
水,我即刻吸住了其中一個,就像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吸著、舔著、時不時還輕
輕地咬她的乳頭。

她被我弄到的又好笑又難受,「別……急……嗯……」

此時我一只手樓著她,另一只同時搓揉這另外一顆肉球,她的呼吸已經非常
急促,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她興奮的心跳。我的手慢慢的滑下榻的腰部,輕輕溜進
她的睡褲,順著她的小腹,找到她的私處。她停頓了一下,但是沒有阻止我,我
知道她已經默許了。她的私處只有頂上的一點細毛,剩余的光滑無比,她微微的
將兩腿分開,我順著細嫩的皮膚往下滑,這里熱熱的潮潮的,稍微用點力氣,我
的中指滑入縫隙中,這時我才發現里面已經完全濕透了。就在此時,表姐「啊」
了一聲,應該是我不小心碰到她那敏感的肉顆粒了,我順藤摸瓜找到了這個敏感
的部位,輕輕地上下揉弄。

表姐的身體就像觸電一樣不停的起伏扭動,不一會兒,微小但是有力的她拱
起后背,幾秒后整個人癱軟下來,瞬時一股粘稠的液體溜了出來,我想她應該是
高潮了。我看著她,嘴唇微張,美麗的臉龐,淡淡的紅暈,可愛極了。我湊上去,
親親的吻了她的額頭、鼻子,最后再次深深的親吻了她那紅潤的嘴唇。

片刻后,表姐好像平靜了一些,她看著我,「小東西,哪兒學來的?還說沒
有交過女朋友!」

從她的語氣里,我聽出有點失望和醋味。

「沒有,真的沒有,我發誓,這些都是看那些……」我話說了一般又噎回去
了。

「什么呀?」她好奇地問。「色情雜志?還是片子?」

「呵呵……都有。」

表姐拿她的小手輕輕地捶了一下我的胸膛。「好啦,相信你就是了。」

「那么,我們現在……」我迫不及待的問。

「我……還沒有心理準備那個……」表姐羞澀的說道。

「哦」我心情有點失落,早知道我剛才就霸王硬上弓了。

「別郁悶,」她小手摸著我的臉,「不是可以用手嗎?你教我?」

〈形勢也只能如此了,雖然心里有些不甘心,但是她能這樣我覺得我也應該
很開心了。再說,來日方長,以后還有機會。此時她已經輕輕伸入我的睡褲,然
后輕輕的握住我的肉棒,女生的手就是不一樣,纖細的感覺,然我全身酥麻。

「姐的手,好暖啊。」

「是嗎,和自己的手有什么不一樣嗎?」她調侃道。

「當然不一樣,好舒服。」

此時她開始輕輕地撫摸它,頓時我的肉棒變得僵硬無比。我馬上將我的睡褲
脫掉,然后我閉上眼睛,開始享受這個感覺,忽然,我感覺一個熱熱濕濕的東西
正在撥動我的龜頭。我睜眼一看,原來她正在好奇地舔著它,「什么味道?」我
問。

「嗯,怪怪的,倒是沒有什么味道。」

幸虧我剛才洗澡了,「你喜歡嗎?」她問到,「我也……見過有人這樣做,
所以好奇。」

「喜歡,當然喜歡,但是如果你不習慣,可以不用。」

「嗯,還好。」說完,她忽然把整根含入口中。「哦」,我哼了一聲。雖然
她的技巧比較笨拙,但是那口中的溫暖,加上舌頭的質感摩擦著我的龜頭,足以
蓋過牙齒摩擦的不適。她頭輕輕地上下動著,加上手繼續掏弄著,我身上一陣一
陣的快感慢慢的都堆積到下身。肉棒慢慢的開始膨脹,也許是男性肢體的本能,
我也開始主動抽送。

不一會兒我覺得我有些受不了了。我趕緊起身,讓她躺下,然后跨跪在她的
身上,她的小手繼續為我套弄,時不時繼續用她的舌頭舔了舔它,沒幾分鐘,我
就忍不住了。

「老婆」我脫口而出,「受不了了。」

緊接著白色的液體從我的下體噴射而出,她被嚇了一跳,可是手還在輕輕的
掏弄。肉棒跳動了幾次后,我終于松了一口氣,睜開眼睛才發現,可能因為第一
次射精,有些多,她美麗的臉頰、脖子和烏黑的秀發上都有我的種子。看見她她
緊閉著雙眼,我趕緊把她的手放開然后從床頭柜上拿了紙巾幫她清理。清理完后,
我趕緊道歉。

「對不起,把你弄成這樣……」

沒想到,「沒關系」她說道,「我不介意。」

即可我,躺在她的身邊,將她擁入懷中。「我愛你!」我輕聲說道。

「嗯,我也是。」

慢慢的我們倆都進入了睡夢中。

次日清晨,我醒來,看見她可愛的臉龐,不由得懷疑昨晚上是否是真的,我
看了看杯子里,她還是裸著上身。兩個微微隆起的肉球又在誘惑著我,我的手不
安分的又揉起它們 .沒多久,快感遍布她的身體,她微微的睜開她的眼睛,看著
我貪婪的撫摸著她。

「小色鬼」

「嗯?」

「又不安分啦?」

「呵呵有意見?」

「沒有!」

她把手鉤了過來,又一次和我舌吻。本來就因晨勃而立挺著的東西,此時更
是難受無比。她的小手往我那處摸了摸,「怎么?這么迫不及待?」她問道。

「是啊,這么美麗的公主在我面前,怎可不心動。」

「呵,嘴真甜啊。」

我起身,輕輕地壓在她的身上,我再次的從她的額頭,一點一點往下吻,經
過她的嘴唇,慢慢的繼續往下,在她的脖子停留了一會兒,然后繼續往下。吻遍
了她的兩個美乳,然后她的小腹,慢慢的將她的睡褲和內褲一起退下吻她那隆起
的小丘。然后她的大腿然后小腿,直到她的腳趾。我抬頭,輕輕地分開她的兩腿。
光線透過薄薄的被單,我看見那美麗的縫隙,光滑誘人。我將臉湊過去,用鼻子
聞了聞,有種女性的特殊的味道。

我用手指將兩片肉分開,表姐嚇了一跳,有點羞澀的她馬上拿著雙手遮住。
我在她的小手上吻了一下,然后將它們挪開,我觀察了一下,發現在峽谷的上方
有一塊小肉,著應該就是昨天晚上我挑逗她的肉粒吧,不由得上前用我的舌頭,
添了一下,表姐自然的反應的斗了一下,然后將兩腿夾緊,但雙手卻抱著我的頭。

舌頭上有點咸咸的味道,但是我喜歡這種味道。我繼續舔弄,表姐繼續像昨
晚上那樣扭著身子。我拿著我的手指,尋找到那個神秘的水簾洞,慢慢的將一個
手指伸進去。這個舉動讓她更難受了。伸入一半的時候,我感覺到阻力,我知道
這個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處女膜,我就沒敢繼續往前,這時我一邊舔弄那顆小肉粒,
一邊用我的手指在洞里亂掏,不一會兒,表姐就受不了了,我的手指被夾的緊緊
地,頓時,一股暖流緩緩地包圍了我的手指然后順著洞口流出。

我將手指取出放入嘴里,至今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釋這股味道,但是我喜歡。

我爬回上面,小弟弟順著她的修長的腿兒上,然后頂住她的小丘。「別……」
她輕聲地喊道。

「我知道。」我立馬從她身上下來,畢竟這還是第一次,我們做了這些對她
來說已經很多了。

⊥這樣,她和晚上一樣,用她的小手和嘴再次的把我打敗了。休息片刻后,
我們馬上將睡衣睡褲穿上,一看時間已經快9 點半了。一般這個時候我姨會叫我
們起床,我們溫存了一會兒,果真我姨敲了敲門……

O O O

沒多久她和他分手了,我們繼續了這種關系一段時間,我們一直沒有真正的
做愛,但是我珍惜我們這份感情。可惜好時光沒有多久,半年后因為某些家庭原
因,我和父母出國了。

臨走前,表姐把她的第一次給了我,這里我就不敘述了,以后有機會我會再
分享。但是她永遠在我心里占據著一不可取代的一部分。

她就是我初嘗禁果的「立春」。

(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