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少婦的錯覺

2015-2-6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趙雨霏最近過的很不開心。

事實上,她在一個多月前就多少已經有了一些感覺,但是當時多少還有點希望的她只是希望那只是她的錯覺。

但是貌似她錯的很離譜。

周川似乎另有新歡了。

這對趙雨霏來說是一件很令她苦惱的事情。

對于周川,她并沒有任何感情,但是對于他的背景,卻是有著十分的感情,所以當周川來到她面前的時候,她毫不猶豫脫光了衣服。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她也很是玩了一點小手段,但是在吊了這個男人將近半年的胃口之后,她還是乖乖的躺到了這個男人胯下,之后,她的確得到了很多東西,第一個晚上之后,那個男人就很大方的在一套房子的產權證下填上了她的名字。

然而,這個房子并不是她所想要的。

畢竟,當時白子飛名下也頗有幾套房子。

她最想要的,是周太太這個名分。

當然,她自己也知道很難,畢竟自己家里的經濟狀況甚至還不如她青梅竹馬的白子飛,她只不過盡一下努力罷了。

很快,她就發現周川并沒有這個打算,但她也并不失望。

但是最近,他發現周川對自己的態度有些淡了,這才是最令她失望的。

⊥算是情婦,不同的情婦價值也不同,如果在她畢業的時候,她和周川兩人還是蜜里調油,那周川肯定會給她安排一個很不錯的工作,而這個,也正是她最大的目的。

如果她能夠擁有一個好的平臺,那她的前途和地位自然大不相同,而擁有一個足夠高的地位,才能夠成為周川身邊的“性伴侶”而不是“玩物”從一開始,「第二夫人」就是她真正的,最大的目標。

而兩人之間一旦不再像當初那般親密,那雖然周川也因為那點露水姻緣以及為了繼續占有她身體而動手,但就會下多少真功夫,就值得考慮了。

這也是她從一開始就擔心的事情。

她和周川上床上的太早了……

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對于她來說,當時已經是一種極限了。

如果白子飛能夠表現的更好一點就好了。

趙雨霏對她的青梅竹馬很是失望。

如果那家伙能夠在她將自己送到周川床上前表現的更好一點,或者以前多纏纏自己,趙雨霏就可以用話擠兌住周川,讓他和白子飛“公平競爭”那么對于周川來說,除了自己美麗純潔的肉體之外,雄性之間的斗爭,并且戰勝對方的快感并不比做愛差,雖然自己終究會選擇周川,但起碼兩人之間的爭斗也會令自己擁有更長的「遲疑」的時間,而周川之后的成就感也就會越大,兩人之間的「蜜月期」也就會越久。當然,也有可能周川沒有被她擠兌住,那自己就來個「非暴力不合作」,到那時,周川固然會占有自己的身體,但是感覺上卻猶如奸尸一般掃興。

「看著吧,我會讓你愛上我的。」

只怕任何一個男人都會這么說吧。

到那時,何時產生好感,何時「愛」上他,何時乖乖地爬上他的床在他胯下婉轉嬌吟,還不都由自己說的算?

⊥算是白子飛沒有那么強的能力,那么有點韌性也行啊。

如果白子飛能夠在她向他「道歉,認錯」之后依舊糾纏她,那她可以很輕松的利用周川心理上變態的劣根性,讓周川在自己身上找到那種凌辱他人女友的快感,如此,她也可以爭取到時間。

到現在為止,她所獲得的也不過是一套100多一點的房子罷了,這可離她想要的差的太遠了。

該死的白子飛……嗯?白子飛?

趙雨霏正在暗暗惱火自己的青梅竹馬的時候,卻發現了對方從一輛奔馳轎車里走出來的身影。

白子飛?

趙雨霏皺起了眉頭,微微嘆了一口氣。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她趙雨霏又不是鐵打的肝腸,心中又如何沒有苦悶悲戚。

上次電話之后,她回到家里就哭了一場,卻半點悲聲也沒敢發出來……周川就在隔壁。

〈著白子飛和美艷半點不輸與她的孫雨馨說說笑笑地像學院走去,趙雨霏只剩下了一口嘆息……一步錯,步步錯……

當時還是算計的差了些了。

白子飛心情也不還好……雖然臉上倒是十分的開心。

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催眠術居然還有限制:除了晉級第一層之外,催眠術每晉級一次,只能多一名徹底控制的對象,而現在的他,只能控制三個人。

這就是催眠圣經的限制。

當初沒有徹底控制孫雨馨,反倒為今天留下了后路。

礙于女兒受制,孫嫻不得不和白子飛合作,對付周家,因為現在很多事情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當然,白子飛很清楚,孫嫻一直在等,等待機會對付自己,如果能夠在確保孫雨馨安全的話,她絕對會不擇手段。
第16章 李大川之死

「今天,我們一起來到這里,一起悼念海宇集團的董事長,李大川先生的離去……」

隨著牧師低沉的話音,許多人按照一定的次序站在一個棺材前,穿著黑色的衣服,微微低頭無語。

「哦……哦……主,主人……」

在教堂一個隱蔽的內室,蘇影憐媚眼如絲,呼吸急促,此刻的她已經完全喪失了反抗的能力,現在只能像玩偶一般,任由白子飛的大手在她纖盈又不失豐腴的身體上放肆的游動著。

「嘿嘿,賤人,李大川對你不錯嘛,竟然把一半財產都留給你了。」

白子飛一手在懷中麗人柔軟又不失彈性的酥乳上揉抓著,另一只手把玩著手中的一份遺囑,上面明明白白的寫著李大川將會把自己的一半財產交給蘇影憐。

「嗯……是……是主人的……啊……都是……都是主人的……」

蘇影憐美眸微合,嬌喘吁吁,坐在白子飛的懷里,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不斷地扭動著蛇一般修長柔滑的嬌軀。

「當然是我的。」

白子飛淫笑兩聲:「不過那老王八蛋只怕到死都想不到你會把他弄死之后,再把他半輩子的辛苦都送給我吧,你個騷貨還真是個賢妻良母啊。」

白子飛一邊說,一邊撥開蘇影憐的黑色孝服,淫笑著將手指插進懷中嬌娃已經潮濕了的小穴里,緩緩地撥弄著,懷里的美人不安的扭動著身體,雙眼好像蒙上一層水霧一般,紅艷的小嘴微微張開,任由摟著自己的男人在自己柔軟的高聳上肆意的搓揉把玩著。雅娜緩緩地抬起頭,「那么,我的美人。」

白子飛收回有些濕漉漉的手指,放進蘇影憐的嘴里,感受著指尖傳來的濕潤滑膩的觸感,壞笑道:「你是自己脫衣服呢,還是讓我來幫你?」

「讓我來服侍主人……」

蘇影憐低聲說道,一雙眼睛水汪汪的看著白子飛,滿臉由于羞澀和興奮而產生的紅暈看得白子飛一陣目眩,回想著從前享受蘇影憐身體時地香艷,更是欲火叢生,差點把持不住自己,右手更是在蘇影憐胸前的高聳上狠狠地抓了一把。

⊥在白子飛舔了舔口干舌燥的嘴唇,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蘇影憐的手已然搭上了他的肩膀,輕輕的揉捏了兩下,隨后,一雙白嫩的玉手便輕輕地解開多多的來祭拜自己丈夫時戴著的黑色領帶,溫柔的為他脫下上衣,露出赤裸的上身。

接著。蘇影憐雙手微微用力,將多多推到在地上,而白子飛也配合的舒展開自己的身體,很快,他就感到蘇影憐柔軟濕滑的香唇如同蜻蜓點水般的在他的胸前游移著,白子飛愜意的呻吟起來,他只感到全身酥麻,一股無比舒服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所有的毛孔都因為這股快感而發出一陣陣粗重的喘息。

白子飛盡情的享受著蘇影憐嫻熟的服侍,將手探到她的身下,從孝服已經被拉扯開的領口處伸了進去,將一只豐滿乳房握在手中,肆意的把玩揉捏著。

此時白子飛已經不再去考慮孫嫻清醒過來的事情,源自于對催眠圣經信心,他相信自己遲早可以將那個女人掌握在手中,而且,他也很是慶幸自己在發現催眠圣經的限制之前就催眠了蘇影憐,使得自己還有著足夠的自保的能力,而當這個女人的丈夫死去之后,他更是輕易的掌握了海宇集團一半以上的資產。

白子飛緩緩地揉捏著手中的滑膩,趴在他身上的蘇影憐發出一聲輕吟,抬頭看向多多。美目中滿是迷離,然后,重新低下螓首,向下移動,用唇齒解開男人褲子,潔白的貝齒咬著褲子的邊緣,緩緩地向下拉去,為了配合雅娜,多多抬起身體,而早已由于膨脹的欲火而勃起的肉棒,在沒有了束縛之后,猛然彈起,拍在蘇影憐胭紅的臉蛋上,接著,丑陋火爆的肉棒便被一張溫濕的小嘴吞進,盡力的向下吞去,喉嚨的蠕動讓白子飛感到了異樣的快感,按著蘇影憐螓首的大手猛的抽搐一下,差點就難以克制地噴發而出。

「好一個尤物……」

白子飛滿足的嘆息著,微微闔上雙眼,盡情享受起胯下尤物無微不至的服侍起來:「李大川,還真是要多謝你了,把這么一個女人送到我手上。」

白子飛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漸漸回憶起前幾天的事來……

「你在這里等著,親愛的。」

蘇影憐一只手在自己紅艷艷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又輕輕地點在白子飛的唇上,嫵媚的笑了笑:「等我把那個老家伙弄的差不多了,再叫你進來。」

「嗯。」

白子飛雙手把玩著懷中輕輕嬌喘著的李鶯鶯高聳的乳球,靠在車內松軟的沙發上,雙眼微闔,愜意的應了一聲。

蘇影憐輕笑了兩聲,合上車門,踏著高跟鞋「塔塔」的聲音,向不遠處的小別墅走去。

白子飛一臉舒爽的表情,雙手慢慢的搓揉著,耳中不斷傳來這豐滿的小美人不斷地傳來的強行抑制,卻又不可避免的漸漸變得粗重的呼吸聲,靜靜地感受著掌心傳來的細膩柔滑的觸感,嘴角浮現起一絲陰冷的淫笑。

這是他最喜歡李鶯鶯這小妞的地方,就好像楊佟筆直豐滿的雙腿,孫嫻溫柔嫻靜和蘇影憐典雅睿智的氣質一樣。

自打他獲得了催眠圣經以來也有將近兩年的時間了,兩年來他不知在孫家母女和楊佟身上瘋狂了多少次,也已經漸漸過了那種見了女人就轉不過眼球的時候了。

如果是以前,他早就把懷里這豐滿的小女人壓在身下,好好的蹂躪一番了,那里會有耐性像現在這樣慢慢的玩弄她的身體。

當然,也是迫于孫嫻的壓力,才使得他在這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里迅速成熟起來。

白子飛看了一眼身邊沉沉睡著的孫雨馨,嘴角依舊帶著那絲陰冷的微笑。

如果無法直接掌握雨馨集團的話,那么通過海宇來控制雨馨也是可以的。

當然,如果不是孫嫻最近一直忙于尋找破解白子飛催眠術的方法,他也沒有辦法近乎明目張膽的設計雨馨集團。

白子飛很清楚,他和孫嫻之間的停戰協議始終只是雙方都在投鼠忌器的情況下的一個產物,白子飛自己并沒有任何勢力,想依靠雨馨集團的東西來對付孫嫻只能是一個笑話,而孫嫻則是由于孫雨馨的存在才不得不讓步。

不知道出于哪種心理,白子飛并沒有完全控制孫雨馨的內心,也使的孫雨馨在白子飛可以控制的人超出最大量之后卻沒有產生任何改變,而隨著兩人相處愈久,感情也就愈深,等到孫嫻清醒之后,孫雨馨為了保護自己的「情郎」甚至不惜和母親作對,只剩下一個女兒的孫嫻不得不做出讓步。

而且在商場上經歷不知多少風浪的孫嫻很快也就想明白了,如果現在對付白子飛,那么,白子飛完全可以拿還受到他控制孫雨馨作為威脅,就算她真的在不傷害孫雨馨的情況下拿下了白子飛,也不知道自己受到控制的女兒會做出什么瘋狂的舉動,就算沒有做出什么過激的行為,如果一時之間沒有找到能夠對付白子飛的催眠術的催眠師,又或者是以后找到新的催眠師僅僅能讓女兒回復神智,那心中的壓力,不管是因為「愛人」的死也好,又或者是知道了自己的受辱經歷也好,那種心理上的壓力都不知道會對自己的女兒產生什么樣的影響。

找一個厲害的催眠師,然后直接抹除這兩年的記憶。這才是孫嫻的想法。

而這種催眠師并不好找,與其讓自己女兒無法清醒或者只是消除控制而因此陷入不知會延續多久的痛苦之中,孫嫻最終還是選擇了暫時的妥協。

但彼此雙方都很清楚這只不過是一時的和平罷了,最后要么是白子飛再次將孫嫻控制住,要么是孫嫻親手將白子飛送下地獄。

孫嫻不會將白子飛送進監獄,她會親手刮了自己的這個「女婿」。

白子飛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才開始尋找改變的機會,也因此而加快了對付海宇的步伐。

原本那個一點一點蠶食海宇的計劃已經行不通了。

李大川,他必須死,必須立刻死!

「大川,我回來了。」

蘇影憐推開房門,一臉剛結束應酬之后的倦怠,懶洋洋的喊了一聲。

「嗯。」

聽到蘇影憐的聲音,李大川懶散的從廚房里走了出來,穿著一身睡衣:「怎么才回來?」

「孫嫻的那個女婿還是很有點本事的。」

蘇影憐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一只手扶著老人干瘦的手臂,豐滿的雙胸靠在他瘦弱的身體上,膩聲道:「那個小子可是不好對付啊,難怪孫嫻會舍得自己的女兒。」

「孫嫻能夠憑著一介女流,白手創建那么大的雨馨集團,她能看上的女婿自然不凡。」

李大川瞇著眼睛,享受著嬌妻豐滿酥胸的柔軟,另一只手也毫不客氣的撫上了自己枕邊人的俏臉。

李大川之所以會抵住自己兒子的反對,一定要將這個曾經結了一次婚,并且已經懷了兩個月身孕的女人娶回家,一方面固然是因為這個女人聰明的腦子,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這個女人的這張俏臉。

即使是處子的胸乳也不及這個女人的臉蛋嬌嫩。

李大川心中感嘆著,雖然這一生不知玩弄過多少女人,但是如此嬌嫩的肌膚也只有眼前的這第二位妻子才有,而且還是在整日風吹日曬的臉上,讓這份嬌嫩細滑更顯得珍貴起來。

感受著自己干癟老手上傳來的猶如去了皮的雞蛋一般的細滑的感覺,這一臉皺紋的老人那里還按捺的住,快走兩步,從床頭的瓶子里抓出兩顆藍色小藥丸,一口吞下去之后,卻沒發現身后那豐滿嬌媚的女人臉上露出一絲奇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