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妥協

2015-2-6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楊誠開車出來,載著陳靜,在公司附近找到一家飯店吃午飯。
在這過程中,陳靜的心中都是忐忑不安。畢竟自己裙子里面什么也沒穿,盡管知道在裙子的遮擋下,別人什么都看不到,可自己從未有過不穿內褲行走于公共場合的經歷,行走間風從裙子底下鉆進來,下身涼嗖嗖的。
陳靜總感覺周圍的人似乎用異樣的目光緊緊盯著自己,自己好似赤身裸體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心里別扭得很。
吃完飯,楊誠開著車,卻沒有回公司,而是拐進了附近一個小區。
楊誠帶著陳靜走進一棟住宅樓,徑自來到一戶房門前。陳靜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楊誠帶自己到這里來干什么。
楊誠卻從口袋掏出鑰匙,推開門進了去。
一室一廳一衛的房子,卻明顯是豪華型的,面積很大,還帶著陽臺和一個小廚房。房子顯然經過精心的裝修,家具電器一應俱全,陳靜探頭向里打量一下。
「小陳啊,以后你就搬這住吧,離公司近,上下班也方便!」楊誠把陳靜拉進屋來,笑著對陳靜說道。
「上班方便,讓你干更方便吧!」陳靜默默想到,同時心中有些明悟——這大概就是楊誠為秘書準備的專用的住處了,只是不知自己是這里的第幾任房客。
楊誠擁著陳靜,推開臥室的房門,走了進去。
臥室面積很大,最顯眼的是擺在中央的一張大床,床頭擺著床頭柜,貼墻立著高大的衣柜,比較奇怪的是最里面的一面墻上整個掛著一面大鏡子。
「這鏡子是做什么用的?」陳靜不由好奇地問道。
楊誠一進臥室就開始扒起了陳靜的衣服,兩人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落下,很快便是赤裸相見。
「馬上你就知道是做什么的了!」楊誠從后面抱著陳靜赤裸的身體,雙手從陳靜腋下穿過,抓住陳靜胸前高聳的乳房把玩著,勃起的陰莖頂在挺翹的小屁股中間,在陰門處一下一下輕輕觸碰著。
「嗯~」陳靜輕聲呻吟一聲,楊誠已是挺著陰莖插了進來。
望著鏡子中兩人赤裸相擁的情形,和陰莖插入自己身體的情形,陳靜終于知道這鏡子是做什么的了。
「嗯……嗯……嗯……」伴隨陰莖的抽送,陳靜輕聲地呻吟著。站著做愛,雖然陰莖插入得不深,卻有種別樣的刺激,看著鏡子中粗大的肉棒在自己嬌嫩的陰道中進進出出,陳靜更是興奮異常。
楊誠抱著陳靜躺倒在柔軟的大床上,仍舊在陳靜身后不緊不慢地抽送著,為了讓陳靜更好地看清楚,還把陳靜一條修長的玉腿高高抬起,讓兩人交合的地方一覽無余。
陳靜身體陷在柔軟的大床中,身后男人有節奏的撞擊,那根粗大的肉棒插在自己身體里面,在嬌嫩的陰道中來回運動著,刮蹭著柔軟的陰道壁,酥酥麻麻的感覺,讓陳靜身體微微有些顫栗,發出一聲聲貓叫似的呻吟,直撓的人心癢癢。
楊誠抽送一陣,將陰莖拔了出來,拍拍陳靜的屁股:「小寶貝,起來趴下!」陳靜立即聽話的爬起身來,像條小狗似的跪趴在床上,雪白的小屁股高高地翹起,恭敬地迎接著男人的插入。
楊誠把陳靜跪著的雙腿往兩邊一分,跪在陳靜身后,一手把著陳靜的屁股,一手扶著陰莖,在陳靜濕漉漉的陰唇摩擦幾下,「撲哧」一聲就插了進去。
「啊……太深了啊……」陳靜被頂的身體整個往前晃了下,盡管覺得這樣像小狗似的趴著有些屈辱,可粗長的陰莖插進來,強烈的刺激還是讓陳靜忍不住叫出了聲。
楊誠抓著陳靜的小屁股,兩瓣圓潤挺翹的臀瓣被抓在手里變了形狀,楊誠挺動著屁股,陰莖在嬌嫩的陰道中長距離地抽送著。
「嗯……嗯……嗯……嗯……」陳靜被頂得舒服地輕輕哼著。
「小母狗,我干得你舒服不舒服?」楊誠一邊抽送一邊戲謔地問道。
陳靜本來就對自己這姿勢被男人肏著感到很不好意思,聽到楊誠這樣問,更加羞臊得不敢回答。
楊誠看到陳靜不回答,卻是把抽送的陰莖停了下來,一只手在挺翹的臀瓣拍了幾巴掌,重復問道:「小母狗,快說,我干得你舒服不舒服?」陳靜感到陰道中運動的陰莖忽然停下,強烈的快感消失不見,心中一片空虛,不由得大是著急,卻不好意思卻回話,只好自己挺動屁股去套弄,卻又被楊誠雙手緊緊抓住,動彈不得。
陳靜只感到陰道深處好似一只只螞蟻不停爬過,搔癢異常,心中很是難過,只得閉著眼睛帶著哭腔喊到:「舒服,小母狗被干得好舒服!」「快說,喜不喜歡被大雞巴肏?」「啊!小母狗喜歡被大雞巴肏!我要大雞巴,大雞巴快肏來小母狗啊!」陳靜什么廉恥都不顧了,只是帶著哭腔大喊!
楊誠滿意地笑了,他喜歡這種感覺,一個又一個的秘書在他手中被調教成淫娃蕩婦,這讓他很有成就感。
聽到清純的女秘書如此淫蕩的回答,他投桃報李,賣力地肏干起來。
「啊啊……大……雞巴……插得……太深了……啊……要被干死了……啊啊啊……」剛才那樣的話都說了出來,陳靜也完全不顧得羞恥了,放肆地喊叫著!
陳靜跪著的雙腿緊緊繃直,小腳用力向腳心勾著,小屁股高高得向上翹起,柔軟細致的腰肢向下彎成一道優美的曲線,頭用力向上仰起,露出修長的脖頸,雙手撐在床上,抓著床單緊緊攥著,整個身體隨著男人的抽送來回搖擺著。
「啊啊啊……太厲害……了……我……不行了……啊……要來了……啊……我要飛了……」陳靜無法抑制自己心中的興奮,大聲地浪叫,從一旁拿過一只枕頭,緊緊抓在手里,頭也深深埋在柔軟的枕頭里,終于在男人快速的肏干下陰道開始一陣陣地收縮,迎來一次高潮。
高潮后的陳靜整個身體癱軟下去,陷在柔軟的床墊之中,身體輕輕地抽搐著,發出一聲聲粗重的喘息。
楊誠的陰莖隨著陳靜身體的軟倒,也從濕漉漉的陰道中滑了出來。
楊誠伸手將陳靜彎曲的雙腿拉直并攏,整個人趴到陳靜身上,堅硬的陰莖從緊緊的屁股縫里擠進去,插入濕漉漉的陰門,卻不忙著干,只是輕微地來回抽動,雙手伸到陳靜身下,捉住那對豐滿的乳房輕輕把玩,伸頭在陳靜脖頸、耳后輕輕吻著,等著陳靜恢復體力。
陳靜粗重的呼吸聲逐漸平靜下來,體力也漸漸恢復過來,感受著身后男人的溫柔,不禁回過頭去,索起吻來。
兩人熱吻一陣,楊誠伸手把陳靜的身體翻過來,讓陳靜平躺著,分開她的雙腿,身體伏了上去,緊貼陳靜的嬌軀,將陳靜胸前一對豐滿的乳房壓扁變形,下身陰莖頂在陳靜陰門處,屁股一沉,粗長的陰莖再次插入嬌嫩的陰道中。
楊誠聳動著屁股,粗長的陰莖不斷刮蹭著嬌嫩的陰道壁,如處子般緊湊的陰道將陰莖緊緊夾住,一層層嫩肉隨著陰莖的抽送層層將陰莖包裹住,濕濕的、暖暖的,好不舒服。
楊誠低下頭去,對著陳靜鮮紅的小嘴吻了過去,陳靜也抱著楊誠的脖子,熱烈地回應著。
抽送的速度逐漸加快,陳靜的雙腿抬起,緊緊在楊誠腰后勾著,被堵住的小嘴發出一聲聲含混的呻吟聲。
赤裸的男女在寬闊的大床上交纏著,男人的身體壓在女人柔軟的嬌軀上不斷起伏,帶動著身下的大床有韻律地晃動,「撲哧~撲哧~」的交合聲,「嘖嘖」的親吻、吸吮聲響個不停。
楊誠戀戀不舍地松開陳靜的小嘴,停止與陳靜的熱吻,把手身到陳靜背后,把陳靜整個身體從床上帶起來。
陳靜緊緊摟住楊誠的脖子,把頭枕在楊誠左肩,雙腿緊緊盤在楊誠腰間,身體在楊誠身上緊緊貼著,整個人像樹袋熊一樣在楊誠身上掛著,只不過,下身中仍深深插著男人的陰莖。
「小寶貝,咱們一起去洗個澡!」楊誠轉過身,向外屋走去。
楊誠一邊走,一邊雙手托住陳靜的小屁股,隨著步子的節奏把陳靜的小屁股不停向上拋送著,又隨著小屁股的自然落下,嬌嫩的陰道在堅硬的陰莖上來回套弄著。
「嗯……嗯嗯……」陳靜緊緊摟著楊誠,頭枕在楊誠肩頭,抿著嘴唇,迷離著雙眼,隨著楊誠的腳步輕輕哼著。
楊誠推門進了衛生間,走到淋浴噴頭下面,打開淋元關,溫熱的水流從噴頭處灑了下來,將兩人的身體打濕。
楊誠把陳靜的身體抵在墻上,伸手托著陳靜圓潤的大腿,屁股聳動,陰莖在陰道中抽送起來。
「嗯……啊啊……好舒服……啊嗯……」溫熱的水流不斷從頭頂灑下,順著身體流下去,濕滑的皮膚卻好像變得更加敏感,帶來一種別樣的刺激。
不一會兒,陳靜變得有些支持不住,身體不斷下滑,楊誠便把陳靜一條腿放下,讓她用來支撐身體,卻托著另一條腿的腿彎,用力抬高,更加用力的抽送。
「啊……頂的太深了……好美啊……啊啊啊……」陳靜被托在空中的一截細長的小腿隨著抽送來回搖晃著,發出一聲聲勾魂的呻吟聲。
楊誠抽送一陣,把陰莖退了出來,扳著陳靜的身體反轉過去,壓著陳靜的腰讓她微微彎下身去,陰莖再次從屁股后面插了進去,抽送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陳靜發出一連串的呻吟,感到身后男人的抽送越來越用力,速度也越來越快,呻吟聲也不禁越來越高,好像一聲聲輕輕叫出來一般,修長的雙腿筆直地緊繃著,踩在地板上的一雙玉足也是輕輕踮了起來,雪白圓潤的小屁股用力地高高翹著,小腦袋也用力向上仰起。
楊誠雙手把著陳靜纖細的腰肢,快速挺動著屁股,開始了最后的沖刺。小腹擊打在前面挺翹的小屁股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啪啪」的皮膚撞擊聲在狹小的衛生間里回蕩,就連「嘩嘩」的水流聲也掩蓋不住。
終于,楊誠抱著陳靜的小屁股,把陰莖緊緊頂在陰道最深處,伴隨著陰道的一陣陣收縮,在陳靜高亢的呻吟聲中,龜頭跳動幾下,開始射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
直到將全部精液射進陳靜陰道深處,楊誠松開陳靜的小屁股,把射精后有些軟下來的陰莖退了出來。
隨著陰莖的拔出,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兩瓣緩緩向中間閉合的粉色陰唇間流了出來,又順著身上的水流流到地上,終于被沖刷進了下水孔,消失不見。
高潮后的陳靜身體有些發軟,楊誠輕輕地把她摟在懷中,另一只手輕輕在陳靜凸凹有致的嬌軀上輕輕拂拭,幫她洗去一身的香汗。
~致的面孔、細長的脖頸、優美的鎖骨、高聳的乳峰、平坦的小腹、挺翹的臀兒、圓潤的大腿,大手撫過,洗去了污穢,也洗去了疲憊。
陳靜從高潮的余韻中慢慢平復,粗重的呼吸也平緩下來,回過神,也是用手在楊誠的身上清洗起來。
兩人很快互相清洗完畢,擦洗干凈回到臥室。
楊誠輕輕擁著陳靜躺倒在柔軟的大床上,剛洗完澡的肌膚涼涼的,摟在懷里很是舒服。劇烈的運動后,兩人都是有些疲憊,很快在床上相擁著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楊誠醒了過來,卻感到下身有些異樣,陰莖有些勃起,被什么東西包裹著,濕濕的、暖暖的,好不舒服。
楊誠不禁睜開眼睛,微微起身抬頭望過去,卻看到自己美麗的女秘書跪在床上,埋首在自己下身,小嘴把自己的陰莖吞在口中,不停吞吐套弄著。
卻原來是陳靜一覺醒來,起身看到楊誠下身軟趴趴的陰莖,又想起之前這東西插在自己身體里的猙獰模樣,前后巨大的反差,不禁勾起了陳靜強烈的好奇心。
陳靜饒有興趣地伸出手,對軟趴趴的陰莖撥弄幾下,看著細長的肉莖被自己小手撥弄擺動,陳靜興致更盛,張嘴就把它含了進去。
感覺嘴里的東西一點點的變粗、變長,陳靜更加賣力地吞吐套弄著,小嘴被撐得鼓鼓的,發出「嗚嗚」的聲音,口水順著嘴角流下來,說不出的淫蕩。
陳靜覺得,自己漸漸喜歡上這種感覺了。
享受著女秘書溫柔的服務,楊誠呼吸有些粗重,只覺得心中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欲火,勃起的陰莖脹得難受,不由用手拍下床,說道:「小寶貝,快,坐上來!」陳靜戀戀不舍地吐出陰莖,伸出小香舌在龜頭上舔了一下,直起身來,跨坐在楊誠身上,小手扶住陰莖對著自己陰門,小香舌在性感的嘴唇舔了一圈,對著楊誠嫵媚地一笑,緩緩坐了下去。
「嗯~」嬌嫩的陰道緩緩把粗長的陰莖納入體內,下身脹脹的感覺讓陳靜心中無比充實,不由得舒服得長出一口氣。
楊誠看著自己的陰莖一點點消失在陳靜陰門處,被一層層嫩肉緊緊裹住,如處女般緊致的陰道將陰莖緊緊箍住,又看到美麗女秘書淫蕩的表情,不禁打了個哆嗦,爽得差一點就直接射了出來,總算是身經百戰,給憋了回去。
陳靜跨坐在楊誠身上,扭動身體,對著插在自己體內的大肉棒上下套弄著。
「嗯……嗯嗯……恩……好舒服……」感受著陰道內不停沖撞的陰莖,粗大的陰莖刮過嬌嫩陰道壁,酥酥麻麻的感覺,陳靜滿足的昂起頭,瞇著眼睛輕輕哼著。
雪白的乳房隨著身體扭動也歡快地跳動著,陳靜雙手攀上胸前的高聳,揉捏起自己豐滿堅挺的乳房,沉浸在愛欲的海洋里。
「小寶貝,你技術越來越好了呢!」楊誠贊嘆地夸獎一句,翻身把陳靜壓在身下,抱著陳靜的大腿,大起大落地抽送起來。
「唔……嗯啊……啊啊……啊啊啊……」身體變換和突如其來的快感讓陳靜不由睜大眼睛,雙手緊緊抓住身下的床單,翹在空中的雙腿也隨著男人的抽送來回晃動著。
楊誠把陳靜的兩條長腿扛在肩上,奮力地沖刺起來,陳靜挺翹的小屁股都被沖擊的離開了床面,交合處性器摩擦發出淫靡的水漬聲,一股股的淫水從交合處流出,順著屁股溝流下來,把床單浸濕一大片。
終于,在楊誠把陰莖抵在陳靜身體深處,陰莖跳動,射出一股股精液的同時,陳靜的陰道也是一陣陣地收縮,伴隨著高亢的呻吟聲,高潮了。
「小寶貝,和你做愛真舒服!」楊誠拔出陰莖,摟著急促喘息著的陳靜,輕聲溫存。
溫存一會,楊誠起身穿起了衣服。陳靜臉色通紅,微瞇著眼睛,慵懶地躺在床上,滿是云雨后的春情。
「小寶貝,我先走了,記得早點搬過來!」楊誠穿好衣服,在陳靜高聳的乳房抓了一把。
「嗯,知道了……」陳靜沒有睜眼,只是搖晃下身體,有些迷迷糊糊地回答到。
隱約聽見腳步聲逐漸遠去,房門打開又馬上關上,知道楊誠已經走了,倦意襲來,陳靜躺在柔軟的大床上,又是沉沉地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