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模特少婦

2015-1-29 激情小說

世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沒想到在半個月后,我又一次無意中遇到了剛子
。那天,我坐地鐵回家的路上,半路上感覺身邊坐了一個人,「喂,好巧呀!」
,一個好像有點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我抬頭一看,呵呵,原來是他呀。剛子掛著他的佳能相機,背著一個雙肩包
,「你好呀,又去哪里工作?」我隨口問道。

「嗯,剛剛去一個朋友店里幫個忙。你呢,去哪?」

「回家呀!」

「哦,下班了是吧!」

「對呀,我們上下班很準備時,不像你們沒個點。」

「呵,還好啦,賺錢辛苦呀!」就這樣,我們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對了,「剛子好像突然想起來似的,「上次的事情沒什么了吧?」

「哦,呵呵,沒事啦!我老公沒那么小氣的。」我雖然這么回答,但卻不由
自主的想起這些天以來男友對我說的那些話,要是那天他真的讓我脫光衣服,我
到底會不會呢?哎呀,怎么想起來這些了。

「……你看行不行呀?」

「嗯?什么?」我剛剛一下子胡思亂想,沒聽到他說了些什么。

「呵,你在想什么呢。我說,上次你不是沒有拍完嗎,我也覺得挺不好意思
的,要不你哪天抽個空,我再幫你拍一次吧!」

說真的,那天因為男友突發脾氣而終止了拍攝,我心里總是覺得有些可惜的
。畢竟我交了錢了呢,還有一套衣服都沒有拍呢。但是,再去那里拍一次,我還
是覺得有點不樂意,第一要跑那么遠,第二那天鬧了一下,總歸覺得沒有面子的

「還是算了吧,那天蠻丟人的,還是不去了。」

「這有什么關系呀,那些人反正又都不認識的。我們店里的人又不會說些什
么,你看看你哪天有時間,再來一次好了。」

「呵呵,那你們老板不說你呀?」

「這能說什么呀,本來就是沒拍完呀。再說,我和他打聲招呼就沒事了。
」剛子一直勸著我。

「還是不要了吧,真的不好意思的。」

「哦,要不這樣吧,哪天你要是沒事,晚點過來,晚上有時候店里沒人的,
我專門等你一下好了。」

「晚上過去呀,不要了,你們店離著我家遠著呢,我那么晚上還不敢回家呢
!」

「呵呵,是不是怕你老公擔心呀?」剛子看來還是不死心。

「哪有,你們店離我家真的有點遠啦!」

「呵,好吧,那就算了吧!」

〈著剛子好像有些失望的表情,我不知怎么的突然冒出來一句,「那你這幾
天有空嗎,要不你來我家里幫我拍吧!」

「去你家?你老公不在家的嗎?」剛子奇怪道。

「嗯,他這幾天出差去外地了。」

「好呀,好呀,我又無所謂的,你哪天有空?」剛子挺高興。

「后天吧,后天是星期六,我在家的,你有空嗎?」

「有,沒空都要抽出空呀,呵呵,你說是吧!」

⊥這樣,我們約定了再次見面的時間,周六,去我家幫我再拍一次。當然由
于不能去他們店里,所以剛子讓我自己準備幾套衣服。留下聯系方式,剛子也到
站轉車了,臨走的時候對我說:「那我周六上午給你打電話吧!」

「嗯,好,88!」

「88,周六見。」

說真的,在當時,我是真的沒有想到其它的。有一個攝影師愿意免費再幫我
拍一組寫真,我是很開心的,有哪一個女孩子不喜歡拍照呢?對吧。當時,我根
本也沒想過,拍完的這些照片能不能拿出來給老公欣賞,也沒想到,為什么剛子
會這么熱心的要幫我拍照。或許,當時只是覺得,自己的美貌讓一個男人心動而
自愿來獻殷勤吧。(想想還是我太傻了,姐妹們以后一定要記住這一點,沒有人
會無事獻殷勤的)

第二天晚上,我坐在床上,對著床上輔滿的一堆衣服犯了愁,挑了挑去也不
知道到底該穿些什么好。可愛一點呢,還是成熟一點呢,或是性感一點呢。其他
的到還好,如果要拍性感一點的話,還是應該注意一點分寸,畢竟說到底還是一
個陌生人,萬一他控制不住那可怎么辦,呵呵。

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又想起來老公說的話:「要是我不在你身邊,說不定
你早就脫光了吧!」不會的,不會的,我怎么能對不起老公呢。明天一定要注意
,就是他要求的話,我也要嚴厲拒絕他才對。胡思亂想了半天,我看著一堆衣服
,心里想,還是明天再決定吧,又開始手忙腳亂的收起衣服來。

手機歡快的鈴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拿來一看,果然是剛子的。「美女,醒
了沒有?」

「被你吵醒了,怎么這么早?」

「這還早呀,都九點了,我差不多還有半個小時能到吧!」

「哦,知道了,那我也起來了。」

「要不要給你買點吃的。」

「呵呵,不用了,我家里有吃的,謝謝你啊。」

「客氣啥,一會見。」

掛掉電話,我懶洋洋的從被子里鉆了出來,一縷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在房
間里,感覺暖洋洋的,好舒服。已經下了好幾天的雨了,讓人一直覺得很不耐煩
。不過今天天氣很好,而且讓我煩心的例假也終于過去了,感覺我整個人的心情
也特別舒暢起來。我拉開窗簾,溫暖的陽光立刻把我緊緊包裹了起來,伸了個大
大的懶腰,我開始收拾房間,洗漱化妝,還沒等到我全部弄完,我家的門鈴開始
提醒我客人來了。怎么這么快,還不到二十分鐘。我趕緊換下睡衣,披上外套,
然后開門把剛子迎了進來。

剛子今天一身的運動裝,看起來很精神,一進來,晃了晃手上拎著的袋子,
「給你買了點吃的,包子,豆漿,你們樓下有的賣我就買了點。」

「怎么這么客氣呀,我剛剛不是說了家里有吃的嗎。」

「沒事,家里的東西肯定不會是熱乎乎的,你先吃點吧!」

「等一會吧,我剛洗完臉,你怎么這么快,我還沒有化妝呢。」

「呵呵,給美女做事當然要麻利點才行,要不你化你的吧,我先吃東西。

「行,我給你倒點橙汁吧,桌子上有水果,你自己拿呀!」

剛子拿著包子邊啃著邊在房間里四處打量著,我家雖然是個二室一廳的小戶
型,但是因為要結婚了,所以找人重新設計裝修了一下,所以感覺還是也蠻舒服
的,再加上我和老公平時買來的一些可愛的裝飾,顯得非常的溫馨。

「你家里蠻漂亮的嗎。」

「呵,還好吧。對了,你可以看一下,呆會在哪里拍好。」

「都可以吧,每個地方都拍一下吧,讓你在家里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記號,
哎呦。」

「怎么啦?」我趕緊跑出來。

「沒事,沒事,你家的沙發好軟的。」

「呵呵,舒服吧,我老公特別喜歡這個沙發的,躺在上面很軟的。有時候他
還喜歡睡在沙發上呢。」

「呵,這樣呀,抱著你睡在沙發上吧!」

「哪有!」這家伙盡然一來就調戲我。我反身進屋繼續化妝去了。沒一會,
剛子也跟了進來,不過這個時候,他已經拿好了他的相機,靠著門邊對著我開始
對焦。

「我還沒有化完呢,衣服也沒有換,怎么現在就拍了呀?」我回過身去抗議

「呵呵,調整一下狀態,呆會好把最佳狀態拿出來,沒事,你化你的。我隨
便照的。」抗議無效,我只好由著他去了。

「來,回頭看我一下。」剛子對我說。

我放下眉筆,偏過頭看著他,「頭稍微側一點,對對,就這樣,來,笑一個
。」我展顏一笑,「咔嗒。」輕脆的快門聲中,我的嫵媚被他定格在畫面中。

「出去一下啦,我要換衣服了。」我對著剛子說道。

「還要出去呀,呵呵,看著換多好。」

「快出去,快出去。」

「好吧!」

剛子悻悻的掉頭出門,反手把門帶上了。這個舉動讓我對他放心了很多,以
至于我都沒有過去把門反鎖。脫下外套和褲子以后,衣柜的試衣鏡里倒映出一副
完美雪白的身體,雖然不是很豐滿但是足夠挺拔的乳房被緊緊的包在白底粉邊的
蕾絲內衣里,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膚。細細的腰上掛著一條相同顏色的透明三
角內褲。我其實是比較喜歡這種類型的內褲的,整條內褲只有襠部沒有暴露出來
,其他部位全部都是透明面料,以至我濃密的陰毛在鏡子里呈現出一大片黑影。
呵呵,要是這個時候剛子進來看到了,一定會流鼻血吧。

我打開衣柜,重新換了一套水綠色的內衣,這套內衣是一種猩愛的打扮,
我老公就很喜歡,而且一點也不透明,這樣就保守很多了。想了一下,對照剛子
的打扮,我換上一套粉色的運動服,我老公很喜歡粉紅色(不知道是不是他初戀
時的粉紅情結),有一次我們逛街的時候就給我買了一套這樣的衣服,平時運動
,逛街的時候穿著還是蠻舒服的。

打開房門,剛子正趴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抬頭看了一眼,「蠻青春呀!」

「廢話,當然啦!」

「不過你這套衣服在家里拍攝不太合適吧!」

「啊?不合適嗎?」

「沒事,拍著試試看,來吧!」

我在剛子的指導下,在客廳里拿著羽毛球拍,在沙發上睡倒啃著蘋果,然后
在房間的床上擺著各種青春活潑的造型,有時拍一會,剛子就讓我看一下效果。
說真的,感覺剛子拍出來照片真的很不錯,當然不滿意的照片我也會強行讓他刪
除,打鬧中,有時候他會抓一下我的小手,碰一下我的身體,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但是他的舉動沒有太過份,而且別人還辛辛苦苦的大老遠跑來,我也不好意思
表現的太過不滿,只是偶爾瞪他一下,當然,他只會嬉皮笑臉的陪笑著。

「要不換一套衣服拍一下?」剛子對我說道。

「嗯,好呀。那你說,我下一套穿什么好呢?」

「要不穿襯衣拍吧,你上一次不是沒有拍那套白襯衣的嗎?」

「嗯,好。」我的襯衣很短不合適,但我老公也有白襯衣,正好可以用用。

「那我出去等你。」

「快走,快走。」

「呵呵。」剛子樂呵呵的走了出去。

我脫掉身上的運動服,換上了老公的襯衣,不過由于衣服的關系,綠色的內
衣這么時候就顯的特別的明顯,想了想,我還是換上了剛剛換下的那套內衣褲,
這樣看起來就好很多了。不過,又有一個問題,要穿什么褲子呢。想了半天,我
拉開一點房間,伸出頭去問剛子:「你說我穿什么樣的褲子好?」

剛子立馬走了過來,「不穿不穿,為什么要穿褲子,你不管穿什么褲子都和
這個不搭的,你看看那天拍這套衣服的女孩子有誰是穿褲子的呀。哦對,你那天
那個同事不也沒有穿的嗎?」

想想也是,那天小鶴的下半身確實只穿了內褲的。不過,不穿褲子,現在的
內褲又是透明的,呆會會不會走光呀。這個時候,剛子又在那邊說話了:「在你
家里你還怕什么,真是的,我還能把你怎么樣呀!」(這個大騙子,都是非常有
經驗的老手了,剛開始還把自己說的那么正人君子。后來他和我說,小鶴那天也
拍過一些性感的照片,害得我八卦不已,一直追問他是怎么回事。

原來那天關上門以后,在阿軍的慫恿下,小鶴扭扭捏捏的又穿著另一條內褲
拍過,而且是一條透明的丁字褲,小鶴那天盡然是穿著兩條內褲去的。怪不得那
天進去的時候,感覺小鶴好像有點不對勁。小鶴后來告訴他,除了每個月來事的
那幾天,其它日子里都是穿這種丁字褲的,真是想象不到。

阿軍本來是想讓小鶴脫光下身,只穿著襯衫讓他拍的,但是沒想到小鶴里面
還有一條,不過應該也很過癮啦。因為剛子說,那些照片把小鶴的陰部拍的非常
清晰,畢竟那種透明的丁字褲在有心人的觀察下,幾乎是什么也擋不住的。特別
是有幾張照片里,小鶴翹起她可愛的小屁股,雪白的屁股上只有那一根細細的絲
帶。估計他們看的興奮死了,畢竟像小鶴這樣可愛的小姑娘做出這樣的動作,連
我想象著也覺得會非常刺激。不過那天小鶴一直不肯全祼拍攝,最后也只是脫了
抹胸,讓他真空拍了一些。

剛子說到這些時候還感覺非常可惜似的,并問起我小鶴有沒有男朋友。我說
有的呀,叫他別亂打主意。他連說怪不得,他們發現小鶴下身干凈的很,陰毛很
少,可能是修剪過,一點也不像我,陰毛非常多。雖然年紀很小,但是陰部的顏
色卻深的很,估計是被他男朋友天天操的,那個羨慕的表情氣的我狠狠捏了他一
把。

我很奇怪他是怎么知道這事的,他笑著說,關系好的幾個人,有這樣的照片
都會互相欣賞存檔的。我問他是不是也打算把我的照片共享出去,他趕忙保證肯
定不會,要珍藏起來的。他還說,拍的時候就怕你不肯脫,只要你肯脫,就有辦
法讓你越脫越多。

這幫子死家伙!想想真是人不可貌相,那天給小鶴拍照的阿軍長的很一般,
帶個眼鏡,看起來也木吶的很。剛開始,小鶴還不同意讓他拍,準備是等著剛子
給我拍完再拍的。只不過后來怕等的時間太長,才勉強同意。沒想到,一關上門
,盡然把小鶴哄的團團轉了。怪不得后來要拿照片的時候,小鶴顯得特別積極,
叫我們都不要去了,她一個人去拿回來就好,沒想到是這個原因。也不知道那些
照片她到底藏哪里去了,應該不會給他男朋友看吧。

說回來,要是換我,我肯定是不會同意脫了讓阿軍拍的,除非像剛子這樣,
長的特別帥才行。剛子還告訴我,阿軍后來和小鶴單獨見過面,就是拿照片的那
天,他們兩個一起走的。只不過后來發生什么事了,阿軍沒有說,也一直不肯說

「哼,才不怕你。」我關上房門,脫下了運動褲,兩條雪白圓潤的大腿就這
樣暴露在空氣中。」一會稍微注意點吧,沒事的。」我這樣安慰自己,然后光著
腳丫子,邁出了房門。

「對呀,這樣穿才對。」一出來,就看見剛子直瞪瞪的盯著我的大腿,我老
公比較瘦,所以衣服一般都買比較收身的,這樣穿的感覺才好。所以,這件襯衣
的下擺也不是很長,勉強蓋住了我的屁股。這時只要掀起我的衣服,下身那條透
明的內褲是什么也擋不住的。后來想想都郁悶,我怎么那么騷呀,這么快就脫掉
褲子了呢,看來真是被我老公說中了。

「看什么看,色迷迷的。」我兇巴巴的對剛子說道。

「呵,好看才多看兩眼呀。你過來,坐在沙發上。」剛子又開始對我指手畫
腳起來。

我走過去,盤腿坐在了沙發上。「把上服的扣子解開兩個,對,就這樣,下
面的也解開一個。」就這樣,我的襯衣只留下一個紐扣還扣著。我把衣服整理了
一下,以至于自己還沒有走光。

「把袖口卷起來,對,兩邊都這樣。」

「你要求還真多。」

「我哪里要求多啦,這樣拍才更漂亮呀!」又是這樣的借口,不過,我也不
想太計較什么,好像上次看到其它女孩拍的時候也是這樣的。等我整理好衣服,
剛子開始對著我開始旋轉,在不同的角度里飛快的按下快門。

「對,這就樣,笑一個……再來,頭稍微低一點,看我,對,笑一個……來
,把頭發往邊上撥一點,對,好,不要動,看我。」剛子不停的指導我做不同的
動作,我也非常配合的對著鏡頭微笑。

「把襯衫稍微往后拉一些,把肩膀露出來,對,就這樣,再往后拉一點。
」由于襯衫的后移,我的內褲一點點的暴露出來,同時,我發現剛子在拍攝的間
隙,讓我擺弄的姿勢開始越發性感,而且他盯著我下體的時間也開始慢慢變長。
」不去管他了,反正看了也不少點什么。」我不斷的這樣告訴自己。

「嗯,好,把腿立起來,對,然后把頭輕輕的壓在膝蓋上,對,來,看我,
笑……」這個姿勢剛子拍了好些張,他不斷的按下快門,然后在相機里查看效果
。「這樣,你把腿稍微分開一點點,膝蓋不要動,還這樣靠著,對,大腿稍微分
開一些,對,再分開一些。好,就這樣,不要動。來,看著右邊,對,就這樣。

剛子在這個姿勢下連續按著快門,我知道,這個時候,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我
的內褲了,我穿的三角褲本來就很透明,而且比較小,在這個姿勢下,應該會緊
緊的包裹著我的陰部,勾勒出我肥厚的陰唇。

「好了吧!」我有點不安了。

「嗯,換個姿勢吧!」剛子對我說。

「還要怎么弄?」

「要不到房間的床上拍幾張吧!」

「哦,但是不能太暴露了。」

「哪里暴露了,很保守好不好。」剛子顯得很委屈,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然后走回房間。

睡到床上,側著身體,一只手搭在大腿上蓋著衣服的下擺,用一只手托住腦
袋對他說:「這樣行不行?」

「嗯,很不錯,你看,明明是你自己擺這么性感的POSE好不好。」剛子
開著玩笑,但手里的活卻一直沒有停。「你把一條腿伸直,然后把另一條腿蜷起
來,伸到這條腿下面,對對對,就是這樣。」

房間里的光線比客廳里要好很多,我知道我內褲里的陰毛能夠更加清晰的暴
露出來,我也不難發現剛子他好像越來越興奮,而我在不斷的拍攝中,不知道為
什么,好像對他也越來越不加以防備了。

「來,寶貝,坐起來。」剛子開始稱呼起我寶貝來了,「嗯,整個身體后仰
,兩只手撐在床上,對,就這樣,來,寶貝,把腿分開一點,再分開一些吧!」
我慢慢的分開大腿,對著鏡頭微笑,我的整個內褲這時完完全全的暴露出來,我
的心里有了一點點沖動,下體怎么突然熱乎乎起來。

「來,把這只腳伸起來,對,伸向鏡頭。你的小腳怎么這么可愛呀?」聽到
他的贊美,我心里更加的高興,我老公也說過我的小腳很可愛,肥嘟嘟的腳指幾
乎都是一樣長的,再加上粉紅色亮晶晶的指甲油,看起來應該更不錯了。

「寶貝,來,我們翻個身吧!」在剛子的要求下,我翻過身體,枕著我的枕
頭,然后把屁股抬高,我雪白的屁股全在剛子的視線之下了,剛子這個時候開始
對我動起來手來,不過只是幫我擺弄姿勢。他把我的身體往下壓,然后告訴我屁
股往上挺,真的感覺好丟人,這明明就是老公后入式干我的姿勢,我怎么能在其
它男人面前擺出這樣的姿勢呢?

「好,真誘人。寶貝,你是不是經常擺這個造型呀,呵呵。」剛子對著我的
屁股不停的咔咔著,然后開始調戲我。

「怎么可能呢。」我不承認。

「啊,沒有擺過嗎,看你做的這么熟練,是不是你老公經常讓你這樣呀。

我拿起枕頭丟向剛子,剛子敏捷的躲了過去,「好了,好了,不說不說,來
,你跪起來,把襯衣脫掉拍幾張吧!」

「不行,不能脫衣服的。」

「上次不是都脫了嗎?」

「不行,今天不行。」

「那好,你這樣,不要全脫下來,用手勾著脫掉一半總可以吧!」

其實,如果這個時候,剛子一直要求我脫掉衣服,我可能真的就脫下來了,
不過,我總要矜持一下不是嗎。我按照他的要求,解開襯衣的最后一個紐扣,然
后,把襯衣脫下來一半,剛子站在我后面,要求我扭頭甩動頭發去看他,這個P
OSE我試了很多次他才滿意,弄得我脖子都有些酸了。

「笨死了,甩的很酸的。」

剛子聽我說了以后,馬上過來在我的身后開始用手掌對著我的頸部開始輕輕
按摩,「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技術太差了。」聽他這么一說,我反而有點不好
意思了。剛剛輕輕的抓住我的手臂,把我的頭稍微按低一些,然后用手掌慢慢的
揉動脖頸。

「看不出來,你還蠻有經驗的嗎?」我輕輕的對他說。

「呵,胡亂按按,沒有不舒服吧!」

「嗯,沒有,舒服多了。」

我們兩個人就這樣沉默下來,讓氣氛一下子怪異起來。這個時候,由于我沒
有坐直,手臂很隨意的搭在大腿上,帶動著襯衣也全部都滑落了下來,其實我的
上半身也已經全部暴露在他的眼睛里。我感覺他的身體慢慢的貼了過來,心里不
由的一驚,趕忙稍微離開了一點,對他說:「好了,沒事了。還繼續拍嗎?」

剛子可能也覺得有點尷尬,不過,立馬就恢復正常了。「拍呀,當然繼續拍
啦,這么漂亮的美女要拍一天才行。」

「呵呵,接下來要怎么弄?」

剛子坐到我身邊,看著我,「要不要還是脫了拍幾張吧!」

我低下頭,不去看他,「家里就我們兩個人,不太好。」

「沒事的,我又不動手嘍,就脫了拍幾張而以,上次不也這么拍了嗎。」

過了好一會,我才輕輕的說了聲,「哦!」然后抬手把整個襯衣從身體上脫
了下來。

從剛子進家門到現在,估計也就一個小時以后,我全身上下只穿著性感的內
衣面對他了,和上次完全不同的是,上次的內衣比較保守,而這次幾乎是全透明
的,而且上次有老公在我身邊。我不知道,沒有老公的約束,我今天的拍攝會不
會越來越露骨,不過,我現在越來越沖動,剛子對我的要求,我也幾乎不再反對

在他的要求下,我分開我的大腿,讓他的鏡頭一直在我的陰部聚焦,然后跪
起來,用雙手把自己的乳房緊緊的往中間聚攏,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并對著鏡
頭慢慢的舔舐舌頭。我把胸罩的肩帶放了下來,然后又解開胸罩,面對他著,用
手拖住胸罩,在他不斷的鼓勵下,我的舉動越來越出格,不過我一直告訴自己,
只要他不動手就行。不過,奇怪的是,我發現他的手機響了好幾次,而且他每次
都掛掉了。

「是不是有人有急事找你呀?」我問他。

「沒有,不管他,今天不想做其它的事了。」

「呵呵,小心你回去挨罵。」我笑道。

「呵呵,是呀,回去肯定挨罵了,要不,你讓我過過癮,脫光了拍一些全裸
的吧!」

「這怎么行,你還欺負的不夠呀!」

「我哪有欺負你,你看我到現在都老老實實的好不好?」

「呵呵。」我笑了起來。

「好不好嗎?就拍幾張,拍幾張就好了,好不好啦?」剛子繼續求我,「其
時很多人都拍過全祼的照片的。你的身材這么好,當然更要拍幾張啦。難道等到
以后生了小孩以后,變胖了才拍呀。真的啦,我一點也不騙你的。好不好,就拍
幾張就好了,乖啦。不拍真的可惜你這么好的身材啦!」

我看著他半天,然后對他說,「這樣吧,要是你保證不動手,我就脫了讓你
拍幾張。就拍二三張啦!」

「好好好,我肯定不動手。」剛子立刻舉手保證。

我讓剛子站遠一點,然后開始慢慢的脫下胸罩,其實,我的胸罩早就解開了
,我一放手,挺拔的雙乳可能早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光潔裸露的背,挺
拔雪白的胸,纖細性感的腰,修長光滑的腿,再配上小的不能再小的內褲中那一
片濃密的叢林,立刻讓剛子熱血沸騰了。

「真是看不出來,怎么會這么粉呀?」剛子一邊夸我,一邊繼續對我著按著
快門。我抬起手,擋著乳房,就像很多明星的寫真圖片一樣讓他拍,剛子拍了幾
張以后,就馬上不滿意了。「拿掉,快點拿掉呀!」他不斷的催促我。我得意的
吐了吐舌頭,移開了擋在胸前的手臂,讓他可以好好的欣賞我粉嫩的乳頭,和雪
白挺拔的大白兔了。

突然,我發現,剛子的褲襠里已經鼓起了一大塊,呵呵,受不了了吧,再刺
激刺激你。我躺了一下來,然后抬起雙腿,手指輕輕的勾住我的內褲邊緣,剛子
已經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急吼吼的催促我,「快脫,快脫。」

我故意看著他的褲襠,發出微微喘息的鼻音,手指開始輕輕下移,把內褲慢
慢的從我的雙腿間褪了下來。

「不要動,不要動。」剛子對著我說,然后趴過來,靠在床上,對著我的陰
部開始連續的按著快門。然后,他突然伸出手來,把我的一只腳從內褲里拉了出
來,然后讓內褲只掛在另一只腳的膝蓋上,并讓我把雙腿大大的分開。「呀,自
己這個樣子好淫蕩。」我心里越這么想,心跳也越來越快,如果這個時候分開我
的陰唇,一定可以發現我的陰道已經開始潮濕了。我也早把剛剛說過只拍二三張
的話忘記了一干二凈,當然,也是我故意忘記了。

「寶貝,快,趴起來。」剛子還是沒有讓我脫下內褲,只是讓我又一次趴了
下來,「來,看著我的鏡頭。」他對我說道,「對,看著我,來,把手放到屁股
上,對,來,用力把屁股分開。」壞蛋,真是太壞了,分開屁股以后,他一定可
以看到我潮濕的陰部了,但是我沒有拒絕他,這個時候我也非常的沖動,讓他一
次拍個夠吧!

「對,再分開一點,啊,太美了,真是好粉呀。連后面也這么漂亮。」真是
過份,盡然在拍我的菊花了,我感覺到我的菊花洞口不由自主的開始收縮,他肯
定也發現了吧。劇烈的刺激沖擊的我腦海,陰部也開始越來越潮濕,并慢慢感覺
有些瘙癢起來。

「寶貝,來,面對著我跪著,挺胸,把乳溝擠出來,對,好了,坐下來,對
,用手握住乳房,整個握住,對,稍微用力些。對,就這樣。來,用兩個手指捏
著乳頭,輕輕轉動。對了,真是聰明。看我,看我,好,微笑。」剛子已經不在
滿意現在的這種拍攝,他開始指揮我,用我的雙手來幫助鏡頭。

「來,寶貝,用兩只手把陰唇分開一些,對,就是這樣。來,你把一根手指
伸進去一點,就伸一點嗎,好不好。對,就這樣,再伸進去一些。來,再拉出來
,輕輕的,輕輕的。」我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的淫水早就分泌出來了,現在
用手指一拉,肯定會帶出一條晶瑩的絲線,真是好壞的。

「你以前是不是也這樣幫其它人拍過呀?」

「沒有啦,你是第一次。」

「胡說八道,不然你叫我這樣那樣的怎么這么有經驗,不說我不拍了。」

「好了,好了,是有過幾次的,不過沒有人比的上你漂亮。你別不信呀,我
還能騙你嗎,真的呀。呵呵,來,寶貝揉一下你的小豆豆,就揉一下啦,對對,
然后把另一只手指繼續插進去。對對對,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插你自己。啊……
真是太刺激了。再伸一根進去好不好,再放一根啦。對對對,好厲害。」

我覺得我越來越控制不住了,不過,剛子確實很老實,一直沒有過來動手動
腳的,我對他的好感也越來越強,要不要考慮獎勵他一下呢,呵呵。正在我胡思
亂想的時候,剛子的手機又一次響了,而這次,他卻沒有再次掛斷,而是接了起
來。

東子到來

「對,我在忙呢,你在哪呢?」剛子一邊接著電話,一邊坐到我的身邊,手
很自然的放到了我的大腿上,我輕輕的把他的手拿開,他又換到另一只大腿上,
「嗯,我要下午才回去,你在哪呢?什么,你也在XX路,我也在這邊呢。今天
幫一個朋友拍一些寫真……不太好吧,那我問一下吧!」這個時候,剛子聲音停
了下來,手卻還在我的大腿上游走著。「我一個朋友也在這個附近,他也是攝影
師,要不要讓他一起也來幫你拍幾張?」剛子問道。

「什么,那怎么行呀?」我現在可以全裸的,讓他一個人看到也就算了,怎
么可以再讓其它人一起來。

「讓他一起來吧,他找我有事呢,我可能要下午才能回去了。沒事的,反正
他來了就算是這樣子幫你拍,也不會動手動腳的,我們都很規矩的,而且長的很
帥呦。」

不知道是剛子的最后一句話打動了我,還是我一直沒辦法再拒絕他的請求,
我只好對他說:「那好吧,不過我要穿上衣服了。」說著,我掙扎著想要躲開他
的魔掌,準備起身。但是剛子一下子把我按倒在床上,開始揉捏起我的屁股,并
對著電話說:「你快過來吧,已經可以了。」

飛快的掛掉電話,剛子開始兩只手在我在屁股上用力揉捏,突入其來的刺激
讓我一下子不舍得掙脫,這種感覺好舒服呀。剛子用力的分開我的屁股,讓我的
陰唇和肛門充分展現在空氣之中。「啪!」的一聲,剛子不輕不重的扇了一下我
的屁股。

「啊,壞死了,你就這樣表現你不動手動腳的嗎?」,我一下子翻過身來,
用力打了他一下。

「好好好,不動了,不動了。」剛子立馬站了起來,讓我輕輕的松了一口氣
。不過,他的朋友好像來的特別快,才不過三四分鐘的樣子,我家的門鈴就清脆
的響了起來。

「怎么這么快呀?」正當我準備質問他的時候,他好像也很疑惑的說了出來
。(當然,后來他們向我交待,他們本來就是一起來的,他的朋友東子,那天先
在樓下等著的,約好了過段時間就打個電話看看情況,要是剛子覺得還沒有徹底
的把握,就先不接。直到剛子覺得沒有問題了,才接電話讓他過來。)「寶貝,
來,跟我來。」剛子拉起我,帶我到了門口。

「干嗎呀,讓我穿上衣服啦!」雖然我這么說,但其實我并沒有一點想穿上
衣服的樣子。

「來,跪在沙發上,屁股翹起來,對,不要動啊,側一點,對,好了,不要
動啊!」剛子讓我像只小母狗一樣的跪在沙發上,抬起雪白的屁股面對著大門。

「你怎么這么壞呀,讓我擺這樣的姿勢!」我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回頭責備
著剛子。

「當然要啦,你都刺激我半天了,現在也要刺激一下他,讓他上上火,呵呵
。」剛子一邊對著我笑,一邊輕輕的拉開了一點房門。

東子進來的那一霎那就楞住了,被剛子一把拉了進來,然后房間砰的一聲又
緊緊的被了起來。

「靠,你小子也太爽了吧,怪不得這么久。美女,好啊!」東子一進來就開
始埋怨起來,然后馬上拿出了他的相機對著我開始手上的工作。東子真的很帥,
比剛子更勝幾分,樣子痞痞的,雖然感覺不是特別的強壯,但是個子很高。

大帥哥的贊美也讓我的虛榮心得到很大的滿足,但是總覺得很不好意思,就
側躺了下來,閉上雙腿,拿了個抱枕擋在胸前。「這樣子很唯美呀,猶抱琵琶半
遮面,哈哈,這樣的感覺才好,美女很有天賦呢。」東子對我的動作贊不絕口。
這時剛子走了過來,拿開我的抱枕對我說:「沒事啦,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我們
可都很老實的。」放開抱枕,他們兩個開始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對我全方位的拍
了起來。

「美女,坐好了讓我拍一個唄,好。來,分開大腿唄。哇,美女,逼毛好多
呀,怎么都把逼逼都蓋住了?」從東子的嘴里聽到這樣的言語,比起剛子,他粗
魯了很多,但在這種環境下我卻一點也沒有反感,反而覺得更加刺激。不過,我
還是一下子用手把陰部擋了起來,然后對他表示不滿:「怎么能這么說我呀,不
讓你拍了。」

「哦哦哦,SORRY,SORRY,美女的下面太漂亮了,我一時忍不住
呢。來,把手拿來,對,真聽話,再把逼逼分開一點。好漂亮的陰唇呀,來,拍
個特寫……來,再像剛剛那樣把屁股撅起來,讓我再拍幾張后面的。」我覺得我
越發的淫蕩了,很多動作也不需要他們再一一指點,完完全全的色情起來。

「美女,家里應該有丁字褲吧?」東子的到來讓拍攝的過程越發的情趣,他
和剛子不一樣,他非常油嘴滑舌,而且更加的主動。他來了以后,剛子基本上也
不在開口,而是由他開始指揮我在他們面前換上各式各樣的內褲,而我只拒絕了
一次就妥協了,反正都已經被他們看光了,也無所謂了,而且我現在也很樂意當
著他們的面穿上我性感的內褲。我穿著各種不同的三角褲、丁字褲由他發揮,并
且開始套上絲襪,穿上高根鞋。不過總有相同的一點,他挑選的內褲總是透明的

他們兩個一直沒有讓我再穿上衣服,我的乳房就這樣暴露著,受到這樣的刺
激,我的乳頭一直挺拔著,要是這個時候能夠讓他們一人一個含在嘴里,一定舒
服死了,我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這么淫蕩的畫面。又一次脫掉剛剛換上的黑
色內褲,東子拿起散落在床邊的一條絲襪走到我的身后,把我的雙手放在身后,
就這樣輕輕的綁了起來。

我嚇了一跳:「你要干嗎?」

「沒事的,「東子說,「我就隨意綁一下,不會綁死的。」

剛子也走到我身邊,撫摸著我的頭發,對我說:「放心好了,就是做做樣子
,拍一些你像是被捆綁的樣子。」

東子非常熟練,三兩下把我的雙手綁好,然后又拿起另一條絲襪,把我的兩
只腳也綁在了一塊。

「好了。」東子拿起相機,不過比劃了以后,好像還是不滿意,又拿起我的
高根鞋,之前一直是我自己穿的,但現在我手腳都被綁在了一起,只好他自己動
手,沒想到的是,他盡然在穿之前,抱起我的腳掌,把我的腳指頭含在了嘴里。

「啊,不要親呀,臟的。」我趕忙拒絕。

「哪里臟了,這么漂亮的小腳不親一下多可惜。」

剛子這時候也一屁股坐在我身邊,半摟著我,把我的頭壓在他的大腿根上,
并把我的一只乳房捏在手里,開始用兩根手指捏著乳頭打轉,沒一會后盡然俯下
身子,把我的一只乳房含進了嘴里,「啊……」我輕輕的叫了一聲,不知道是乳
頭上的刺激,還是腳指上傳來的那種特別的感覺。這一聲輕輕的呻吟好像給了他
們兩個無比的動力,更是賣力的親了起來。

「喂喂喂,不許動手動腳。」就這樣被他們兩個同時親吻了好一會,我都有
些迷糊的時候,東子盡然抗議起來,讓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他自己在占著我的
便宜,盡然還說別人。不過,說完這話,他們兩個到是真的同時停了下來,讓我
感覺一陣子失落。我的老公雖然很喜歡我的小腳,但是卻從來沒有親吻過,東子
的舉動盡然讓我有了一絲感動,而且從腳趾上傳來的刺激盡然還是那么的舒爽。
(沒有試過的女性朋友可以試試哦,就是不知道你們的老公愿不愿意)

東子給我套上了高跟鞋,把我的雙腳彎曲擺好造型,剛子已經開始拿起相機
,不過東子好像還是不滿意,回身又拿起剛剛的黑內褲,輕輕放到我的嘴邊對我
說:「寶貝,你的內褲什么時候都濕透了呀,呵呵,來,把嘴張開把這個含進去
,對,真乖。」

這時的我,嘴里被堵上了一條黑色的內褲,手腳也同樣被兩條黑色的絲襪綁
住,一雙白色的高跟鞋,配上我的雪白的身體,和那一堆烏黑亮麗的陰毛,應該
給了他們一種非常強烈的感官刺激,因為我發現東子并沒有馬上拿起相機,而且
把手放在褲襠上面開始快速揉動,我一扭頭,看到相同舉動的剛子。這樣的捆綁
同樣讓我也感覺到特別的興奮,下體不斷的抽搐著,越發的瘙癢。他們會不會要
和我做愛呀,我不禁這么想到。不過,待會可以隨便他們玩,也能替他們口交,
只是一定不可以讓他們插入就好了。嗯,一定不行的。

不過,讓我稍微放心的是,我對自己的身體可是相當有自信的,不過到現在
為止,他們的舉動還不是特別過份,而且直到現在,雖然他們早就發現我的下身
已經潮濕,但卻沒有一個人來觸碰我的神秘三角區。

等到東子拿走我嘴里的內褲,并解開我的雙手雙腳以后,我對他們說:「應
該可以了吧,我都讓你們拍了這么多了,而且已經很過份了。」

「怎么過份了?」東子好像很奇怪的問我。

我輕輕的揮手打他,「我都全裸讓你們拍了這么久了,你們還讓我做了那么
多那樣的動作,我很吃虧了。」

「哦,原來寶貝是覺得自己吃虧了,這樣太好辦了。」東子轉頭對剛子說,
「那我們也為美女奉獻一下好了。」

「嗯,那是應該的。」剛子笑著回應。然后兩個人開始一齊動手,開始脫下
自己的衣服。

「啊,你們怎么也脫了呀!」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二條粗大的陰莖就已經從
他們的內褲里彈了出來。啊,真的好大呀。我腦子了第一時間盡是這樣的念頭。
他們兩個人陰莖都差不多有十七八厘米,比我老公的長了不少,而且已經充分的
勃起了。東子的陰莖好像更長,雖然沒有剛子整根來的粗,但是卻顯得龜頭特別
的大,像顆碩大的蘑菇頭,而且感覺特別的黑,和我老公的完全不一樣,感覺好
丑陋。不過這種黝黑的陰莖卻帶給了我不一樣的感覺,黝黑的龜頭上已經滲出了
晶瑩的液體,讓我害怕的不敢再看下去。但我腦海里出現的念頭卻是,讓是讓這
兩根東西插進來,一定舒服死了吧。

我低下頭,對他們說:「你們怎么這樣呀,快穿好衣服。」

「那怎么行呢。」東子對我說,「一定也要讓寶貝看個夠本的。」

他們兩上緊緊的靠了過來,兩根粗大的陰莖在我眼前晃動,剛子輕輕的拉起
我的頭發,讓我把臉抬了起來,然后他們兩個開始一左一右的把陰莖故意往我臉
上頂,并往我的嘴唇邊靠了過來。男人性器的味道一股腦的往我鼻子里鉆,涼涼
的液體粘在了我的臉上。

「你們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剛一說話,東子就把他的大龜頭頂進了我的嘴
唇。「啊!」我趕緊把嘴巴移開了一些,然后抬手把臉上的粘液擦掉。」你們不
是說好了不動手動腳的嗎?」

「哦,對哦,那我們自己動自己的。」兩個人稍微移開了一些,然后開始對
著我手淫起來。粗大的陰莖在手掌之外還露出了一大截,我感覺到陰道開始劇烈
的收縮,連忙爬了起來,拿起身邊的枕頭把自己的身體擋住。

這個時候東子說道:「我們真的不會動手啦,只是實在忍不住了,你放心好
了。大家都光著不是都不吃虧嗎,是不是?」真是虧他說的出來,這樣的我能不
吃虧嗎。

「對了,你沒有性感的睡衣,你穿上衣服我們繼續拍吧!」東子盡然主動讓
我穿上衣服,我終于還是放下心來,沒事的,男人不都是這樣嗎,如果他們對著
我的裸體半天都沒有反應,說不定我會更加失望呢。

「嗯,有的,等我找一下。」我跳下床,從衣柜里挑了一件全透明的超短睡
裙套在了身體上。他們兩個還在繼續手淫,龜頭上的液體也越來越多,我拿起床
上柜上的餐巾紙遞了過去,「你們快擦一下啦!」

「呵呵,用紙擦了多痛呀,要不,你用嘴巴把我們舔干凈吧!」剛子也開始
胡說八道了,我拿起餐巾紙就朝他砸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