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X情人

2015-1-29 激情小說

服義務役時擔任行政士工作,管理行政事務費及每月替長官及弟兄們辦餉,
而另一重責大任,則是替隊上長官跑腿打雜,舉凡幫女士官至軍公教福利中心購
買奶粉、尿布,抑或至證券公司幫長官們排隊領紀念品,或是晚點名后幫長官買
消夜,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總體看來,除了少部份官校正科班出身的軍官,令我稍稍感受到國軍的『精
實』,其余大部份志愿役軍、士官,可說是烏煙瘴氣,令人說來有氣,看股票、
研究股票的時間,搞不好都可以反攻大陸,為避免觸及陸海空刑法之『實話實說
罪』,小弟暫且打住,不再非議。

⊥在退伍前半年多,又遇到例行業務檢查,所謂業務檢查,就是把最近半年
還是多久的帳冊(年代久遠,記不得了),包含伙食帳冊、行政費分類帳簿、支
出憑證等,拿到總部候檢。

說起業務檢查,我自有一套見解,當兵嘛!官官相護,有甚么好檢查的?違
規的憑證早已合法藻飾,看鬼喔!很多假帳還不是用來招待長官,人人有份,難
不成過河拆橋,自打嘴巴不成?然而為『兵』之道,帳冊若作得太完美,讓財務
官挑不出毛病,那么對長官是大不敬,顯得長官無能,而惹得長官刁難就不妙,
小弟總是刻意在幾個明顯地方加入一點無傷大雅的瑕疵,讓財務官見獵心喜,有
缺失可寫,保護其自尊心。

那次也不知是第幾次接受業務檢查,一大早帶著受檢資料來到總部報到,指
揮部則由臺北派員南下檢查。輪到我入場時,見一女子著淡藍軍服,(軍種是機
密,看!這不是說了嗎?)略高於膝的裙子,一雙美腿交叉而坐。

我頗在意女生的小腿,女軍官穿著膚色絲襪,正幻想著是否為吊帶襪,咦!
軍人可以穿絲襪嗎?小弟心里頓時打了一個問號,好像沒注意過自己營區的女士
官是否穿過絲襪。算了M算她們脫光衣服站在面前,看來也是不舉。

等到女軍官把頭抬起,四目交會,這……這……這不是每個禮拜四在莒光日
才能看到的可人軍官!怎么財務官也這么辣?應該去主持莒光日才對。

我不禁有點『心動』感覺,當懲想唱:「有多久沒見你,以為你在哪里,
原來就住在我心底,陪伴著我的呼吸。」別鬧了,那時這首歌還沒出來。

女軍官的長相有點像何如蕓,至於何如蕓好不好看,見仁見智,小弟過去蠻
欣賞那一類型。漂亮的定義有幾種,一種是公認的美女,不管誰來評價都不差;
另一種是有特色的美女,讓某些人情有獨鍾;還有一種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只有
極少數人甚至只有男友才覺得好看。

我移動至財務官的身邊,以便財務官能隨時就疑慮處向我請教,應該是質問
才對。站立財務官身旁,看著美女專注工作的神情,煞是好看,由側邊居高臨下
看,瞥見財務官的名牌上(后面用兩顆旋鈕鎖在衣服上的那種),清楚地刻著她
的名字,為保護當事人,后文就稱她為X吧!

同時也感受到X名牌下,隨著呼吸頻率而層巒起伏的胸部,精神為之一振,
據不才目測,應該有C罩杯,我不禁讚嘆,看過的女軍士官很少能把衣服襯托得
如此英挺,X算是天生麗質。再往上看,X的粉頸潔白纖長,雖有兩三顆小痣,
不過瑕不掩瑜,白里透紅的柔嫩膚色,水亮動人,顯見X非但天生遺傳好膚色,
也注重保養,不曉得X的脖子敏不敏感(看!想遠了)?后來我才知道,X每天
至少花兩個小時以上呵護她的寶貝肌膚。

審閱過程中,X也會就其不解處向我詢問,小弟也彎腰低頭,一一回答。X
的聲音嬌聲細語,滑而不膩,聽起來很舒服,更令人感到舒服的是X的態度,她
并不因自己是長官而頤指氣使,反而笑容可掬、盈盈動人,X身上不時傳來淡淡
花香,令人神清氣爽。

〈著X善意的模樣,小弟色向膽邊生,也多話了起來,小弟向X說:「財務
官,有沒有人說你長得很像何茹蕓?」X聽了后,更是笑得燦爛,回答說:「有
耶!很多人說過,可是我自己覺得不像耶!」

〈到X如此親切,我更加大膽虧她,看她肩上那兩條橫槓,如果是專科畢業
后從軍的志愿軍官,年紀應該和我差距不大,問道:「財務官,你是學商的嗎?
哪畢業的啊?」看她好欺負,小弟講話也不安份起來。

我想以X的美貌,在軍中一定備受他人愛慕與諂媚,好話早已聽盡,不過好
話人人愛聽,聽多也不膩。X告訴我,她是臺北某商專(消音)畢業。

「那你幾年次的?」我接著問。X笑了一笑,毫不扭捏地透漏了她的年齡,
「哇!那我們同年紀呢!」X聽我這么說,更是笑開了。

在有限的交談時間內,有機會的話,在最短時間內找出彼此的交集或是共通
點,慢了就只是萍水相逢,路人甲乙罷了。我對X也無任何期待,只是有機會遇
到漂亮女生,難免浪費口水,提起精神,LDS一番,也算是一種生活樂趣。

交談中,我感覺X翻資料的速度慢了下來,似乎被我影響而分了心。長官的
辦公室內只有我和X,其余單位則是在外等候,進來之前,也是等了上一單位快
四十分,而臺北下來的其余長官,早就被區內長官請去貴賓室泡茶按捺,看!中
午一定又不知要去哪黑皮。

我問X說:「我想請問你一個問題耶!」X叫我說吧,我說:「你身上的香
水有玫瑰花香,南部很少女軍官會噴香水喔!」接著說:「你是不是用明星花露
水,怎么那么香?」

X被我逗得花枝亂顫說:「不是啦!誰用明星花露水!」邊說邊嘟起小嘴。
看!這……這不是裝可愛嗎?美女裝可愛果然是別有一番風味,看著她粉嫩且略
顯豐腴的朱唇,實在很想一親芳澤。(后來的發展才知道,我是第三個親吻她的
人。)

我接著說:「不是明星花露水喔!那是Tresor璀璨嗎?」X抬起頭看
著我,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說:「你怎知?」多虧小弟女性友人在香水專賣店
工作,串門子之余,也對幾款經典女性香水下過工夫記憶香味,作為和異性初次
聊天LDS的話題。

我告訴X說:「因為我『以前』女友也用這一款香水。」X吐了吐舌頭,笑
說:「真巧!」我隨即說:「以前在免稅商店買了一瓶Tresor,還來不及
送出,女友就分手了,如果你不嫌棄,那瓶送你啦!不然留著也沒用。」

X說:「你可以留給你媽或朋友用啊!」我說:「沒關系,既然這么巧,你
也用這一牌子的,送你啦!」女人有時很相信宿命和緣份,后來送給X的那瓶香
水,也是后來去百貨公司補買的。

我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說了最關鍵的一句話,說道:「可以問財務官你
的住址嗎?放假我寄給你。」又是翻牌時刻,勝負在此一舉。X沒多作考慮,說
了幾個數字。電話耶!要到電話了,那個時代手機不普遍,連忙把電話號碼抄寫
在記事本上。

我問X說:「那分機幾號?」X用她的招牌笑容說:「沒有分機,是我家里
的電話。部隊講私事不方便。」哈哈哈!茂矽阿(比太陽能還有力),一陣輕飄
飄,好像要上天堂。

后來時間耽誤太久,X隨意記錄了幾個缺失,故作嚴肅貌,眉蹙而視,問我
說有沒有問題?隨即轉為盈盈笑臉。靠!太讚了,演技太棒了!這種女生若有幸
把到,生活一定充滿情趣。

離開辦公室時,下一受檢單位的學弟虧我:「學長,你進去那么久,狗官會
不會很刁?」我嚇唬學弟:「很刁喔!待會皮繃緊一點。」心里則暗想:『靠!
八字都還沒一撇,我怎么知道她床上刁不刁喇?』

結束了一天的行程,傍晚開著軍車返回營區,小弟那張軍用駕照可是為了能
偶爾客串司機外出摸魚而考,隊長則是醉倒后座,媽的!不知道又跑去哪匪類,
醉夢中還問我,業務檢查搞得怎樣,會不會害他升不了官?我嘴巴說:「隊長安
啦!」心里則想著:『干!還升官喇,如果你被抓去關也是剛好而已。』

回到營區后,生活一切如常,我也不敢亂打電話給X,情勢混沌未明,萬一
X是哪個將軍的小情人,那我可能有當不完的兵。

數饅頭的日子一天過一天,轉眼間小弟也百日了,不是啦,是轉眼間也破百
了。破百后更是無所事事,天天藉故公出,過著荒淫無度、自我放逐的日子,以
免因為知道太多秘密,而被長官殺人滅口,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業務也移交給學弟,小弟僅掛名顧問而已。

日復一日,隨著大我一梯的學長歡送會落幕,那天深夜,我們四個同梯的相
擁而泣,多年媳婦熬成婆,我們是『紅帥啦!』怎是一個爽字了得。

為了慶祝榮升紅帥,當天夜里同梯四人,除了一人不敢造次外,其余三人翻
墻而出,慶祝這一特別日子。三人攔了輛計程車,來到市區某間知名夜店飲酒作
樂,舞者一個接一個,逐桌秀舞,遇到不錯的美眉,自然請她留步磨蹭一番,可
謂酒池肉林,色不迷人人自迷,好不快活!

后來秀到一位條件頗優的女子,水蛇腰扭起來尤其淫蕩,同梯惡作劇幫我比
了幾根手指,女子搖搖頭,同梯的手指又緩緩升起一根,熱舞女郎點點頭,我也
將錯就錯,勉為其難笑納。丟下同梯二人,離開霓虹閃爍的夜店來到樓下,第二
根菸還沒丟下,剛剛那妖媚動人的美眉已然一身勁裝靚女打扮出現在我跟前,一
頭秀發,舉手投足,煙視媚行,令小弟不禁肅然起敬。

先在樓下便利商店買了金縷衣,唉~~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
在美眉建議下,兩人很快就找到了落腳處。一入房門,美眉艷麗四射,雖無音樂
助興,熱舞不減風采,看得我心跳加速、吐氣連連。

付給美眉舞資后,情不自禁地一陣翻云覆雨,美眉也不趕著離去,似乎打算
纏綿至天亮,也向柜臺續延了時間。最后是我在破曉之際,半夢半醒間從床上彈
起,美眉說還想睡,由她吧!離去前不忘親吻美眉并捏了一下其豐臀。

小弟急忙攔車奔回營區,好不容易才招到小黃,回到營區時剛好趕得上早點
名,反倒是其中一名寶貝同梯不知醉倒在哪家賓館,很晚才出現,因退伍在即,
也不了了之。

后來整欉好好的退伍,阿母還特地去買了一串鞭炮,在我回家剎那施放,心
中有點感動,內心吶喊著:「阿母,我返來了啊!」

剛退伍那幾天適應不過來,每天早上五點多就已醒著,也不知道要干嘛。后
來一次北上的行程前,也不知哪根筋不對,想到了X這個人,雖然只跟X見過一
面,不過她的電話始終未丟,大概潛意識始終念念不忘。

心想藉著北上找老炮友敘舊,不是啦,是老朋友才對,順便可以找X喝杯咖
啡,既然退伍了,也不用再擔心奸淫犯上之罪。那天晚上第一次撥了X留下的電
話,咦?電話答錄機,聲音似乎是X沒錯,我留下了話,說明來意,只是不知X
還記得我否?

我留言道,直說欠她的香水想北上時順道交給她。雖沒聯絡到她,至少確定
電話應該沒錯。臨行前還到蘭蔻專柜買了Tresor璀璨香水,萬一她不出來
見面,改送其他女性友人也不浪費。

—車來到臺北,暫住女性友人租屋處,當晚就撥了電話給X,第一晚打了幾
通,依然是電話答錄機。眼看夜已深沉,小弟就此打住,當晚與友人外出玩耍,
直至東方魚肚白方始返家,途中在麥當勞吃了營養早餐。

回到朋友住處已七點多,小弟又撥了電話給X,響沒多久,電話被接起,一
個慵懶的聲音:「Hello!」我問道:「請問X在嗎?」對方直說她就是,
小弟急忙裝熟化解尷尬,并表明了來意,我說:「如果你不方便,我寄給你就好
了。」好比在PUB,男生如果點『長島冰茶』給異姓,具有想交朋友的暗示性
質,我想送X璀璨香水,又何嘗不是呢!

X大概可憐我大老遠跑來臺北,若不答應,過意不去,爽快地與我敲定晚上
見面,也給了我手機號碼,X說準備上班去。掛了電話后,女性友人沐浴完畢,
濕著頭發從浴室走出,友人屬中等美女,不過在我眼里身材了得,女性特徵非常
明顯,玲瓏有緻,礙於她已有男友,且對男友忠貞不二。

呸!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她遠在南部的男友非常有機會冒出綠光,無奈小
弟說客技巧仍需磨練,始終無法奏效,友人道德感極深,無法得逞,且友人至少
說了二十次「再這樣,我不理你了喔!」。

后來她睡床鋪,小弟乖乖睡臥沙發。睡了不知多久,友人把我吵醒,要我載
她去實踐大學上研究所的課,小弟實在很愛睏,勉為其難載她前往。途中在便利
商店隨便買了東西裹腹,車上風光明媚,友人又說了二十幾次「不要這樣,再這
樣我不理你了喔」,我心里則想說:『再亂叫,我要把你踢下車了喔!』

—到實踐大學,友人請我吃實踐門口好吃的花生冰,我告知友人,晚上要去
訪友,請她自行返回租屋處。小弟拿起臺北市地圖,那個年代并無GPS導航,
小弟只得按圖索驥,一路來到南海路建中附近,先探勘了與X約好的餐店。確定
位址后,時間還早,小弟東晃西晃,渡分如時。

來到八點,我也準時出現在餐店門口,等不到五分鐘,一個美麗的倩影出現
在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看到X出現,我轉好角度,兩人四目相望,臉上表情由
猶豫而漸漸確定,X嘴角由微笑變五分熟、漸漸七分熟,終而露齒而笑。

系我啦!我叫了聲:「財務官好!」X笑說:「外面不要亂叫。」兩人入內
就座點餐,原來X也尚未用餐。X說她剛剛才從部隊下班,先回家洗澡,換了便
服就出來,原來X就租屋在餐店附近的巷內。

我把香水拿出來送給X,X開心收下,并向我稱謝。我聞到X身上的體香并
非Tresor香水味,我問X:「怎么了?」并虧X說:「今天噴明星花露水
喔!」X說她的Tresor都丟了。

我問原因,X說自從她和男友分手后,就不用那個味道了,因為以前男友喜
歡那個味道。我說:「怎么!怕觸景傷情喔?」X則說:「不要再提他了。」還
對我說:「那么你把香水帶回去,我用不到,但還是很謝謝你。」我笑說:「沒
關系,你可以送朋友,我不介意。」

兩人邊用餐邊聊天,聊了一些軍中趣事,也聊了些心情故事,與美女談笑風
生,人生好不愜意。聊天之中得知X是苗栗人,直到專科才北上讀書,年底不續
簽,準備退伍。聊了許久,又點了松餅及咖啡,直到打烊。

與X的相遇是機緣,與她相處則是隨緣,真希望時間能就此停止。聽X講話
時,我總是凝視著她的眼睛,彷若其瞳眸中有繁星點點;X也不以為意,表現得
落落大方。

千萬不要以為有什么突破,我可是黔驢技窮、無技可施,不過光是跟X聊天
就很開心。告別了X,并說好下次還要來找她,默默望著X的背影離去,我點了
一根菸在門口處抽。就在X要轉身隱入巷子之際,她突然轉過身,發現我尚未離
去,且正望著她,X揮揮手跟我道別。

告別X后,回到南部,數月中因面試緣故,陸續北上數次,期間也順利邀約
X數次,一起看過電影,也到過貓空泡茶看夜景,小弟始終以禮相待,X對小弟
也無任何暗示,僅僅止於朋友般的對待。

對於X始終有孺慕之情,份外珍惜此番友誼,因而不敢隨意造次,深怕打破
現狀,而影響友情。每逢特殊節日,如七夕情人節、過年到數、X生日,也會傳
送短訊或寄送卡片祝賀。平常則很少打電話給X,X更是不曾打給小弟,我猜X
或許有心儀或是交往中的對象吧!

直到一天,電話響起,并浮現X手機號碼,高興地接通電話,閑聊中,X告
知下個月即將退伍,并且這個禮拜會到高雄做業務督導,問我是否有空,可以一
起吃個飯。有空、有空、當然有空,死也有空。

等到X南下當天,電話跟X確認時間,下午約莫六點多,順利在營區附近接
到X,X正結束為期兩天的督導業務,今晚就要搭車返回臺北,帶著X,我們去
吃了王品臺塑牛排。

在車上發現了一件詭異事,X身上有Tresor的味道,奇怪!不是再也
不用該牌子嗎?難道是我送的那瓶?開口對X道:「怎么!跟男友復合了嗎?今
天你用Tresor。」

X不置可否,回我說:「這瓶是你送的那瓶,你喜歡這個味道嗎?」

「喜歡、喜歡,當然喜歡。」

一路上兩人逗趣交談,春風洋溢。

用完晚餐,小弟提議晚上去PUB聽歌、聊天如何?X直推說不好,不想搭
大夜車回臺北。我向X說:「我有一張漢神的免費住宿券,今天特地帶在身上,
想說如果你要在高雄住上一晚,派得上用場。」其實來之前就想過,如果有機會
留住X,用住宿券留X,沒有人工鑿斧的痕跡,有機會讓X說服自己。

X口中推辭,說:「怎么好意思呢?」在小弟一番懇切挽留下,X終於答應
留下。

時值冬季,X穿著軍中長袖套裝,套上一件夾克掩蓋。與X商量后,著軍裝
出游頗為不便,先載X到漢神check in,我并未上樓,而是在lobby等待,等X
換好便服,小弟眼前為之一亮,波希米亞風的打扮,合身牛仔褲,V形領開叉至
乳溝,上衣有大量印花,雖然時日久遠,仍然歷歷在目。

—著車,播放「Modern Talking」的舞曲,頹廢的曲風,催化著氣氛,打算
去五福路的「藍色狂想曲」聽歌,看看時間還早,先帶X到新堀江逛街。逛了一
會,看X心情頗佳,斗膽開口向X說:「我有一個不情之請,說出來你不能翻臉
喔!」X說:「你說,我不一定會答應。」

我續道:「好久沒牽女生的手,可以牽一下你的手嗎?」X嘴巴一抿,并斜
眼倪視,我只覺糗呆了,后悔亂講話,無奈覆水難收。

X吸了幾口手上的飲料,竟主動拉起我的手,說:「走吧!等一下走失了不
管你。」我心中一驚,心花怒放。

X玉手纖纖,觸感溫潤如玉,兩人時而十指交纏、時而輕輕拉著小指,原來
簡單的牽手也有那么多花樣,只覺手心微微濕潤,不曉得是誰在冒汗。

整路走馬看花,心不在焉,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又再逛了一
陣,來到停車處,X發嗔道:「給你牽這么久,夠本了嗎?」小弟撥撥頭發,尷
尬地笑著,并說:「不夠、不夠,一輩子都不夠。」

帶著X到五福路上的「藍色狂想曲」聽歌,X喝了調酒,我則習慣喝可樂娜
加檸檬。面對而坐,席間順利點了一首《Always》給X,兩人談笑風生,所謂紅
塵情事訴不盡,此事不關風與月。

凌晨一點多,兩人微醺地步出門口,我點起一根菸吞吐,X竟說她也想抽,
我問她說:「怎么,你不是不抽菸?」X帶著幾分酒意,臉色泛紅,媚眼撒嬌,
說:「人家現在想抽嘛!」幫X點了菸,順勢伸手握住X,向X說:「我可以愛
你嗎?」

X睜大眼睛注視著我,拿菸的手推了我肩膀一下,并說:「你可以喜歡我,
但不能愛我,愛是要負責任的。」我接著問X:「那我有機會愛你嗎?」X輕聲
咯笑說:「等我愛上你再說吧!」

上了車,送X回到漢來飯店,X下車前,我刻意含情脈脈凝視著X,期待X
是否會有所表示,怎奈X并無多話,只傻傻的對著我笑,并關心我開車回家要小
心。讓X下了車后,心中難免失落,但也無可奈何,我一時間也不忍離去。下了
車,若有所思,冬夜颯颯冷,佳人咫尺天涯,打了個冷顫,覺得有點冷,潛意識
不知在期待些什么。

過了約莫半小時,我的手機浮現X的號碼,唉~~這通電話,在這寒冷的冬
夜,格外令人窩心,好比賣火柴女孩手中的火柴,令人情緒矛盾交織。

X說:「你開到哪了?我要準備睡了。」我說:「還在飯店樓下。」X說:
「你發什么神經?改天再到臺北找我。」我說:「想你,舍不得走。」

X沉默了半晌,續道:「不然你上來找我聊天吧!」小弟聽聞此令,有如接
獲圣旨,莫敢不從。先在飯店大廳廁所小解一番,來到X房間,見X穿著T恤、
短褲,套著外套來應門。

待房門關好,感覺氛圍已現,一手拉著X的手,一手攔腰抱住X,順勢往X
的朱唇湊過去,X也無意阻擋,被動地呼應著我的索吻。一路推擠至床邊,一個
踉蹌,兩人跌躺在床上,X再也壓抑不資望,偶而低頻呻吟,遇敏感處則輕聲
呼叫,伺機將舌頭送進X嘴內,X也不再消極困守,而是出兵交鋒,兩人舌頭如
靈蛇舞動般纏繞交錯在一起,水乳交融,一切都是上天的恩賜。

這輩子,除了計測跑三千公尺外,心跳從未如此劇烈,直達破錶,難道我要
死了嗎?親吻X同時,不安份的手則是緩緩深入光明頂,剛洗完澡的X,早已撤
下守兵。拉起X,背對著我坐著,雙手在光明頂勢力范圍內,時輕揉、時輕夾、
時畫圓……不一會,逗得X嬌喘連連。

脫下了X的上衣,X也順勢幫我脫到只剩一條內褲,只見X水滴型乳房,厚
實渾圓,乳蕾含苞待放、垂涎欲滴,雖不是男人幻想的粉紅色,卻也可愛動人。
讓X躺下,一路從親吻耳朵開始,時而吹氣、時而吸氣、時而舔蠕,順著頸動脈
而下,來到鎖骨,沿著乳溝蜿蜒而下,隨即登高一呼,嚙啃舔吮X白皙動人的椒
乳。

伸手探了警戒區,黃河即將潰堤,再不疏導,恐氾濫成災,本著大禹治水精
神,刻意數過家門而不入,更是惹得X搔癢難耐,頻頻催促。讓X拱起雙腳,脫
下其內褲后,只見流水潺潺,自茂密叢林中流出,此等瓊漿玉露,可浪費不得,
分開X修長晶瑩的美腿,採跪姿,舌頭在桃源洞外對X源源不絕輸入能量,雙手
則穿越X弓起分開的腿,重新登上光明頂,掃蕩余孽。X羞紅著臉,身體不斷顫
抖閃避,我則乘勝追擊,不給其任何喘息的機會。

激情了一會,暖身操恰恰結束,小弟躺臥床上,輪到X施展所學,雖無驚人
藝業,卻也面面俱到,她跪坐身旁,令我有被服侍的感覺。無奈面對『傳家寶』
時,X略嫌不妥,執意要我沐浴一番,方肯就范。

一時興起、色欲薰心對X說:「我去洗個澡,你可以穿上你的軍服嗎?我喜
歡看你穿制服的模樣。」X雖老大不愿意,如此田地,挨不住我一番懇求,待我
洗完澡出來,X已然著裝完畢,只差沒戴上帽子。

小弟心中響起一首歌:「凌云御風去,報國把志伸,遨游崑崙上空,俯瞰太
平洋濱,看五幦酃匾垢杌姑懷輳尋眩匱怪圃諳攏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