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你現在還好嗎?

2015-1-28 激情小說

那是96年的事情了,單位臨時派我緊急出差到徐州。到徐州車站的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到出站口來接我的是我們單位的客戶。見面簡單的打招呼過程就不說了,然后客戶就帶著我把行李(就一個包放了點資料)送到了賓館,接著把我帶到了一家歌廳。我就開始納悶了怎么不叫我吃晚飯?進了一個包間才知道今天是這個客戶生日,我的晚飯他都叫人打包了帶歌廳里來了(個人感覺這個客戶人實在,并不是小氣)。而我故事里的女主角就是這個負責打包我晚飯的女孩子,大家都叫她阿珠。我晚飯沒吃幾口就假裝飽了,說實在的是飯菜有點涼了。

聽說阿珠是在一家賓館做樓層領班。當她知道我是從她上專業學校的那座城市(涉及隱私無法明說)來的時候,就很熱情主動的和我交流了起來。本來我這人就有親和力,而阿珠又很是會說話,很熱情的那種,所以我們就更加能聊了。我們邊喝酒邊聊天。還一起合唱了幾首男女對唱歌曲。阿珠是高挑型的女孩子,要在我們家那兒肯定算是一個普通得再普通不過的女孩了,但是在當時的那地方那環境下就十足是個靚女了。阿珠有1米67的個頭,身材標準,22歲的年齡。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甚至聊到彼此都有點喜歡對方的那種感覺出來了,全然都把其他一起唱歌的人都當透明的了。那天我們結束已經很晚了,大概玩到了凌晨1點多才結束,阿珠可能酒多了還有些興奮,看上去臉紅紅的有點醉態,但是她顯然意識還很清醒.

我住的賓館剛好和她家不遠,好象就在復興南路吧,賓館是叫恒天朝大酒店,這個我現在還記得(倒過來是‘朝天橫’--有點搞笑)。客戶也感覺出來了我的動機,所以就順水推舟的讓阿珠和我一起走了。但是當時我還有些擔心阿珠會不會已經有男朋友了,我送她回家怕有麻煩,后來一想都半夜了沒有來接肯定不會有男朋友。再則在酒精的作用之下,也就不管那么多了,于是就和阿珠邊說邊走出了廳。

到了路口我正要打車,她說很近我們一起走走,十幾分鐘就到了。她說話還是比較清楚的,不象真醉的樣子。一路上我就問這問那,我的目的主要是搞清楚她能不能不回家的,結果讓我很是開心,她就一個人住。但是她堅持要回家睡,也沒有明確告訴我不讓去她家。于是我就只好假裝糊涂跟著她去了她的家。她家住在一個很老的小區里,里面也沒有路燈比較黑,走到黑暗處我們很默契的手拉手一起去了她家,家里被她打理得很干凈,因為跑了一天感覺很累了。我就不客氣的直接進了她的房間躺在了床上。剛閉著眼睛在往下想后面的好事,阿珠就跟進來了。還沒等我把眼睛睜開,阿珠就偷偷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于是我就一個翻身把她壓在了下面。

我的雙手開始游走在阿珠的身上,嘴也不停地親吻著她。經我這么一來,她就情不自禁地抱緊了我,閉著眼睛讓我狂吻,我本想先休息一下,再好好想個辦法上了他,但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阿珠會這么主動,還以為她要裝清純的呢。可沒想到她的舉動這么突然,也省了我不少心思。我們就這樣彼此吻著輕撫著。我下面的雞吧雖然早硬過鐵了,但我沒著急著要脫她衣服,而是慢慢的享受這種不溫不火的快感。我問她:“阿珠,你喜歡我嗎?”她只是“嗯”了一聲。“可能你來自我的第二故鄉,而且我們又能談得來。”這個時候我開始了對她身體的全防衛進攻和占有了,盡管隔著衣服,我還是聞到了阿珠身上的一股女人香水味道,把所有的酒精味全部遮蓋了。

我已經有半個月多沒有做愛了,現在又是酒精作用的時候,我再也沒有興趣停留在摸的動作上了。當然我還是盡量裝做自己很溫柔和體貼,我把手從她衣服里面拿出來開始解開了她的衣扣。阿珠里面穿的是粉紅色的胸罩,還帶有白色的絲邊,阿珠的半個乳房露了出來,她長得很白,皮膚的手感也還是可以的。她的乳房很大,乳頭在我的輕吻和揉捏下已經變得堅挺了,她在輕聲的呻吟著,享受著我帶給她的快感。我慢慢再幫她脫掉了褲子,也是粉紅色的三角內褲。可以看出來她還是個比較會買東西的人,這樣的內衣穿在她的身上就又增添了我幾分欲望。她的內褲上有些濕了,雖不明顯但還是能看得出來,脫去內褲時,我看了看阿珠的下面,陰毛雖不多,但很有紋理感,粉紅的陰唇很薄薄的,用手指扣進陰道去明顯已經不怎么緊了。

我的手只要一摸他的陰蒂,另一只手就在她的B里面亂搗。她扭動著屁股來配合我手指在她肉體里面的活塞運動。看樣子她是個老手了。而她也在不知什么時候把我剝了個精光,正用小手握著我的雞吧早賣力的套弄著,嘴里還不時的呻吟著。說實話本來想舔她的B,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她有什么婦科病,我聞到了有點點咸魚臭的味道。我的雞吧漲的老大,這個時候阿珠也很乖巧的幫我在口交了,她工夫真的不錯。不比現在的小姐差,什么舌頭饒圈,舔我的馬眼她都很熟練。我開始有種很想插入的感覺了,于是我就用最傳統的方式開展了下一步的工作。擺好姿勢,她用我的雞吧在她陰道口和陰蒂上上下來回的刺激,搞得我有種想裊裊的感覺了,我用力直接往里面頂了進去。阿珠嘆息似的叫聲,‘哦-----’她的腿抬到了我的肩膀上面,我的雙手著摸她的雙乳,我又揉又捏又抓,我的雞吧使勁地在她的陰道里抽插和磨動著,阿珠越叫越大聲,我急忙提醒她別吵著隔壁。靠!女人瘋狂的時候估計是最無敵了,看著她因為興奮而瘋狂的扭動著屁股來配合我的時候,我心理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也許那就是說的男人的征服欲望吧!

我把她的身體翻轉過來從她后面又插了進去,我知道這樣能插得更深,她一邊大聲呻吟,一邊用手從下面撫摸我的蛋蛋,由于用力過猛,她被我插得支撐不住往床上趴了下去。我就的手捏著阿珠的白白圓圓的屁股,應該說是雙手那身體重量全撐在她的屁股上了。我繼續用力抽送著,她的渾圓的屁股在我雙手的重壓下已經變形了,她在叫喊著:“快點插,快,用力,快點,快給我,我要高潮了!”我明顯能感覺到阿珠的陰道在強烈的收縮著,聽著她的喊叫聲,我的雞吧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突然我感覺龜頭一陣酥麻,我也全射了出來,也許是好久沒有做愛了,這次感覺射得有力又射得多!我拔出我的雞吧想要找東西搽干凈,居然沒有找到什么好哦搽的東西,郁悶。沒有辦法只好去清洗下了。“你射了好多呀!”我說:“是啊,你的B這么緊我不多射點對不起你啊!”我還沒有說完她就要來打我,我趕緊求饒。阿珠回應我的是她柔軟的雙唇和靈活的舌頭。她很仔細地幫我幫我清洗著雞吧,一邊洗還一邊看我的反應,向我拋著媚眼。好家伙,眼神夠騷!嘿嘿,一開始還真沒有看出來。

去沖洗干凈,我一看時間已經4點多了我就沒有回賓館睡。因為早上我有事沒有敢睡著,阿珠顯然也是很累了,沒過多久就開始微微的有鼾聲了.到大約7點多的時候,我準備走了。看阿珠還睡得還很熟,我不想去叫醒她了,把她摟著我的手慢慢挪開就輕手輕腳的開始穿衣服,可是我一下床,她就發現了,說:“你要走了啊?”我說:“是啊”。聽見這話她就光著身子跑過來把我抱住了開始耍性子不讓我走,而且很有點野蠻女友的味道,被她這么一來我急了,心想還有事情要去辦呢.我就開始和她解釋要走的原因,她提出了一個近乎搞笑的理由,“要么再和我做一次才讓我走”。我頓時暈啊!哎,做就做吧。心想我得抓緊時間,于是我直接開始。分開她的雙腿基本沒有水,感覺有點疼,但是我還是挺了進去,我近乎瘋狂的抽插著她只想早點射了好走人。她不停的呻吟著,看她感覺很投入的樣子真的有點不忍心就這樣馬馬乎乎的草草了事。她邊揉動著下身邊親吻著我,一陣瘋狂的抽插過后,我射了------

從阿珠家出來我直奔賓館,退完房間一看已經九點多了,立馬打車趕到客戶那里,還好沒有遲到。事情辦好當天下午我就坐上了回家的火車。車還沒有出徐州,我的傳呼機就收到了阿珠的一條留言,大致是說喜歡我,會想我什么之類的,還問我會不會想她,說她會來看我的。那時候手機很少根本沒有現在這樣普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弄到我的呼機號碼的,就這樣靠傳呼機我們聯系了好長一段時間。后來她真的來看過我幾次,這個是后話就不說了。直到有天阿珠她告訴我說要結婚了,剛好那個時候呼機淘汰我也開始用手機了,所以我也就沒有再告訴她我的聯系方式了,畢竟不聯系了就不會去影響她的家庭而傷害到她了。

時間會模糊記憶這話很有道理,一些內心最深處的事情也會被時間無情的淡忘。也許唯有寫文這種方式會讓記憶稍微變得那么更加長久點更加清晰一點.或許這篇網文會偶然間被阿珠看見,但是我想她不會怪我的,至少可以證明我現在還記得她。 我在這里要對她說聲:阿珠,你現在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