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丈夫出差,妻子和老板歡快

2015-1-26 人妻小說 另類變態小說 激情小說

周一早上,當提姆拉著旅行箱、提著公文包離開家的時候,他看上去非常疲憊。薩拉接受了戴夫的建議,整個周末一直拚命和提姆做愛,竭盡所能榨去提姆睪丸里的每一滴精液。但是,她這么做并不是為了讓提姆沒有精力再去找別的女人,而是因為她太愛他,因為他們馬上就要小別了。提姆這次出差,是他們結婚后分開時間最長的一次。

周一對薩拉來說真是非常忙碌的一天。上午9點,戴夫召喚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對此薩拉一點也不感覺到驚訝,其實她也在盼望著這個電話呢。正如背著提姆和別的男人做愛讓她感受到心靈的痛苦和折磨一樣,與戴夫在上班時間淫亂也讓她感受到充滿邪惡的快感。
在給戴夫做了長時間的口交后,薩拉若無其事地回去繼續工作了。剛剛處理完一大堆文件和合同,戴夫又打來電話,要她去他辦公室一起做沙發上的「午間運動」。下午,薩拉在辦公室處理客戶來訪和來電,到4點15的時候,珍妮打來電話,告訴她戴夫正在他辦公室里等她。
薩拉來到戴夫辦公室門外的時候,看到一個身材高大、體格健壯的黑人站在珍妮的辦公桌旁邊,他就是梅爾文,老板戴夫的司機。薩拉沖他點了下頭,算是打了招呼。在走過他身邊的時候,薩拉注意到他審視她身體的目光。難道他也知道了她來這里是為了什么嗎?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也許珍妮早就告訴過他了。薩拉心想,珍妮一定告訴他說,薩拉非常喜歡讓戴夫肏肛門。
薩拉走進戴夫的辦公室,如她想像的那樣,戴夫已經準備好了。他的陰莖堅硬挺拔,直直地豎立在褲子外面,戴夫微笑著告訴她趴在沙發靠背上。
「這次我先肏你的屁眼兒。」
薩拉沒有說話,微笑著脫掉內褲,因為這也正是她所希望的。她用腳趾挑起剛剛脫下的小內褲,踢到戴夫的辦公桌上,然后按照戴夫的吩咐趴在沙發的靠背上。
「來吧,戴夫,快點啊,我已經等了快一天了。」
「別擔心啊,我的甜蜜小賤人。我會讓你知道,雖然提姆出差了,但你不會缺少大雞巴的。」
戴夫很順暢地就進入了薩拉的直腸,連續地奸淫讓她的肛門松弛了不少。薩拉趴俯著身體,一邊呻吟著一邊感受著戴夫的大肉棒一英吋一英吋地闖進她的肉體深處。她感覺的有些羞辱和內疚,因為她還從來沒有讓提姆享受到肏她肛門的樂趣。提姆總覺得肛交很臟,即使薩拉請求他玩她肛門,他也沒有答應過。可是現在,她肛門的第一次卻被別的男人奪走了。
戴夫的奮力抽插讓薩拉漸漸忘掉了這些羞辱和內疚的念頭,她晃動著身體向后頂,希望戴夫再肏得狠一些、快一些,她大聲呻吟著:「哦哦,對對,我的寶貝,就這樣,哦哦,真舒服,你肏得太好了……」
⊥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珍妮手拿著一個無繩電話走了進來。在她身后,薩拉看到梅爾文站在敞開的門口看著戴夫肏她的肛門。薩拉想起來,珍妮曾經說過,梅爾文也非常喜歡肛交,但是珍妮從來沒有讓他干過肛門。她在想,現在梅爾文看著戴夫如此肆無忌憚地奸淫著她的肛門,會有什么樣的感覺呢。但是她的思路立刻就被珍妮打斷了。
「喂,這個電話是找你的,克萊頓夫人。我真不想打擾你們,但打電話的人說,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談。」
珍妮一邊說著,一邊把電話遞給薩拉。
薩拉接過電話,聽出來打電話的人是布萊恩,「喂,薩拉,我想確認一下,我們今天晚上的約會。」
薩拉剛要回答,戴夫就狠狠地抽動了一下,頂得薩拉脫口說道:「哦,哦,好啊,好啊。」
這時,電話那邊布萊恩笑著說道:「你好像很急切的樣子啊,我喜歡你這樣的反應。那我們晚上6點見吧。」
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噢,狗屎!」
薩拉想道,「我才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呢。好吧,等到見面的時候,我就直接告訴他,我們該分手了。」
在她接電話的過程中,戴夫一直沒有停止在她直腸里的抽插,強烈的刺激讓薩拉已經到了高潮的邊緣。她扔掉電話,抓起一個靠墊,大聲尖叫著:「哦哦,上帝啊,我要到了,哦哦哦,好啊啊,噢噢噢……」
她和他一起達到了高潮。
珍妮一直站在旁邊看著,梅爾文也在門口注視著屋子里淫亂的場面。看到他們已經到了高潮,珍妮說道:「老爸,你就給梅爾文一次機會唄,讓他也玩玩這個騷貨的屁眼兒唄。」
「不行!珍妮,梅爾文應該歸你照顧。現在這個女人歸我所有。我也許以后會和別人分享她,但現在還不行!」
「真是個摳門的老家伙!」
珍妮說著,轉身離開了戴夫的辦公室。
***    ***    ***    ***
薩拉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5點10分了,她趕緊開始準備給提姆打電話想說的話。她要告訴他,她深深地愛著他,她永遠都不想失去他。但是,薩拉明白,一旦提姆發現了她和別的男人的奸情,她一定會失去他的。
「我肯定會被他抓住的。」
薩拉想道,「總有一天他會懷疑到我的一些行為的。要想不被發現、不被抓到,最好的辦法就是馬上停止現在淫亂。」
如果提出斷絕淫亂關系,布萊恩肯定會氣急敗壞,說不定會做出什么難以預料的事情呢。所以,要想辦法不要激怒他。薩拉想,她應該這樣對他說:「我很高興能和你有那樣一段經歷,我也非常享受那個過程。如果不是有提姆的話,我愿意每天都爬上你的床,和你一起享受那樣的激情。」
她希望事情不要搞僵,她希望他能心平氣和,但不管怎樣,她都要結束他們之間的關系。
大約5點55分的時候,布萊恩按響了薩拉家的門鈴。薩拉一邊開門一邊在心里告戒自己:「一定要堅決!言辭要和藹,但態度要堅決!」
但是,當布萊恩走進門的時候,薩拉的所有決心都土崩瓦解了。晚上8點左右,當床頭的電話鈴聲響起的時候,薩拉正在為布萊恩口交。她趕快吐出那根粗大的肉棒,起身去抓電話聽筒。布萊恩拉住她的胳膊,想讓她繼續為他口交。
「不行的,很可能是提姆打來的,我必須接。」
在薩拉拿起聽筒的時候,布萊恩摟著她,從后面進入了她的身體。
「喂!」
薩拉忍受著布萊恩的抽插,語氣和緩地應答著電話。
「嗨,我的寶貝,你好嗎?在干嗎呢?」
是提姆的聲音。
「還好啊。也沒干什么,就是看看電視。真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
布萊恩在她身手慢慢地抽動著,薩拉極力控制著自己不要向后頂來迎合他的奸淫,如果控制住不動的話,她就可以抑制住即將到來的高潮,免得被電話那頭的提姆發覺出異樣。
「你這一天怎么樣啊?工作還順利吧?」
薩拉問道。
「還不錯了,別擔心。不過,我不在你身邊,你會不會覺得孤單呢?」
這時,布萊恩加重了抽插的力度、也加快了速度,同時還玩弄著她的乳房。
薩拉盡力保持著平靜,盡量不弄出任何聲響,以免引起提姆的懷疑。
「沒事的,寶貝,是有一點孤單。我已經習慣了你一周肏我5、6次,可是現在我知道還得等兩周才能再見到你呢。」
剛說到這里,布萊恩猛地肏了她一下,讓她幾乎失控了。她想躲開布萊恩的侵犯,但他死死地抓著她的兩胯,將他的陰莖深深地插在她的身體里。薩拉掙扎著,竟將手里的電話甩出去了,她趕緊掙脫布萊恩的手,重新揀起電話聽筒。
「怎么了,寶貝?」
「沒事兒,電話掉了。」
「哦,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早點休息啊?」
「不,真的沒事兒。我想告訴你,我愛你,我想你,我需要你。」
「好的,寶貝,我也想你。明天我再打給你。」
「我愛你,再見。」
薩拉掛上電話,轉頭看著布萊恩,他也笑瞇瞇地看著她。
薩拉咯咯笑著說道:「你怎么這么壞啊?」
「因為我知道你需要什么,薩拉,我知道你很喜歡我這樣做。」
「可能吧。現在我掛了電話,你再來啊,使勁肏我吧,讓我高潮啊。」
第二天早上,當布萊恩仍然迷迷糊糊似醒非醒的時候,薩拉已經將他的陰莖含在嘴里開始吸吮起來。等到把他弄得陰莖完全勃起、人也徹底清醒了,薩拉就爬到他身上,騎著他,把那根挺立著的大肉棒塞進自己濕潤的陰道里,然后就上下套動起來。很快,布萊恩就有點堅持不住了,他幾乎就要射出來了。
薩拉見狀,從他的身上滾下來,仰面躺在床上,輕聲說道:「來吧,我的情人,用你的力量開啟我新的一天吧。來,使勁肏我。」
布萊恩昨晚被薩拉糾纏了半夜,已經有些疲憊,他挺動著使用過度的雞巴強撐著在薩拉身體里抽插著,不一會兒就堅持不住,把儲存的最后一點精液都射進了薩拉的身體里。薩拉推開他,爬起來含住他剛剛抽出來的陰莖,仔細舔吃干凈上面殘留的一點精液,然后就起身去了浴室。
在浴室里,薩拉用冷水沖洗著自己潮熱的身體,她還沒有達到高潮,身體里還涌動著性欲的激流。但她并不太焦慮,因為她知道過一會兒到了辦公室,戴夫會讓她達到好幾次高潮的。
***    ***    ***    ***
在這一周剩下的時間里,薩拉的生活內容基本是相同的。布萊恩每晚都會過來過夜,而且總是在薩拉和提姆通話的時候玩弄她、挑逗她、奸淫她。第二天早上,薩拉總是用吸吮陰莖的方式把布萊恩叫醒。到了辦公室,薩拉會被戴夫叫到他辦公室,在她的嘴巴、陰道和肛門各射一次。
一周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到了周末,薩拉本打算好好休息、放松一下,不要再一天到晚不停地被男人們插、插、插,可是,她的計劃還是落空了。
自從提姆出差離開家后,布萊恩每晚都要和薩拉同睡,周五晚上也是如此。
周六一早,正當薩拉吸吮著布萊恩的陰莖,想把他從夢中喚醒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起來。薩拉趕快從布萊恩的身體上爬起來,穿上睡衣,跑去開門。還沒有跑到門口她就知道是誰來了,因為她已經從窗戶看到外面停著戴夫的豪華轎車。
「早上好啊,親愛的。」
薩拉剛一打開門,戴夫就熱情地打著招呼,「我碰巧路過,就想來看看你。當然,主要是要讓你為我好好口交一下,也許我們還可以享受一整天的瘋狂性愛。」
薩拉盯著他看了好幾秒,然后閃在一邊,讓他進門。戴夫回頭朝梅爾文揮了揮手,那黑人司機便駕駛著他的豪華轎車離開了。
戴夫隨著薩拉走進她的臥室,看到布萊恩赤裸裸地躺在床上,并不感到很意外。薩拉一言不發地看看戴夫,脫掉睡衣,爬上床,分開腿跨坐在布萊恩身上,把他豎立著的陰莖套進自己的身體,然后就上下聳動起來。她一邊動一邊用眼角的余光瞟著戴夫,看著他脫光了衣服爬上床來。
薩拉看著戴夫來到了自己的身后,她知道他要做什么,這也是她非常期待的事情。于是,她上身趴下去,貼在布萊恩的胸前,屁股盡量撅起來展示給戴夫。
當戴夫粗大的陰莖頂在她的菊花蕾上,慢慢地撐開她的括約肌的時候,薩拉忍不住呻吟起來。
薩拉的肛門和陰道里各插著一根粗大的陰莖,同時抽插著。她調整著身體,讓每根陰莖都有最好的角度進入她的身體。慢慢地,兩根陰莖找到了非常合拍的節奏,一進一出的抽動讓薩拉感受到非常強烈的快感。
整整一個上午和大半個下午,兩個男人就這樣或者輪流、或者同時享受著薩拉的肉體。大約下午3點的時候,戴夫打電話到安托餐廳訂了晚餐,然后兩個男人就把薩拉抬到浴室,在那里一邊洗浴一邊玩弄著她的身體。
三個人好不容易才洗完了澡,穿好衣服走出門來,戴夫的豪華轎車已經在門外等著他們了。在去餐廳的路上,薩拉看到梅爾文一邊開車,一邊不斷地從后視鏡里打量著她,不知道腦子里在打什么壞主意。
到了安托餐廳后,戴夫告訴梅爾文7點半來接他們。他們要早點把薩拉送回家,以免她不能及時接到提姆打來的電話。
***    ***    ***    ***
晚上8點10分,當提姆打來電話的時候,薩拉正一邊騎在戴夫的身上套動著他插在自己陰道里的陰莖,一邊賣力地吸吮著布萊恩的雞巴。
「不好意思,寶貝。」
她對布萊恩說道,「沒辦法,誰叫你插錯了洞呢。」
說著,她吐出布萊恩的陰莖,拿起了電話聽筒。
「你好啊。」
「嗨,親愛的,想我了嗎?」
「當然啊,我非常想你。」
薩拉對電話那頭的提姆說著,同時感覺著戴夫的陰莖在她的身體里進進出出。她伸出手握住布萊恩的陰莖,拽到自己的嘴邊。
「這次你出差是我們結婚后分開時間最長的,寶貝,我真不習慣沒有你愛撫的日子。」
薩拉說完,在聽提姆說話的時候,她伸出舌頭舔著布萊恩的龜頭,然后再把他的陰莖含進嘴里。等提姆說完,她再吐出嘴里的陰莖,說道:「現在,我把手指插到陰道里了,親愛的。我想像著是你的陰莖插在里面。」
戴夫從下面使勁捅了她一下,薩拉呻吟起來。
「你知道怎么了嗎,寶貝?噢,我在摩擦自己的陰蒂呢。」
她手里握著電話,身體慢慢地在戴夫身上上下聳動,讓他的陰莖在自己的身體里抽動著,同時,她另一只手握住布萊恩的陰莖套動著,偶爾還伸出舌頭舔一下龜頭。
「哦,上帝啊,我的寶貝,我太激動了,真想大聲尖叫。」
薩拉聲音沙啞地對著電話說道,「把你的陰莖為我掏出來,寶貝。你把它握在手里了嗎?很好,為我上下套動你的陰莖,我的寶貝,你想像我濕潤、火熱的嘴巴含著你的陰莖。閉上你的眼睛,寶貝,閉上眼睛想像你的陰莖在我嘴巴里抽插。你聽聽,聽我含著自己拇指的聲音,就像含著你的陰莖吸吮時發出的聲音一樣。」
薩拉說完,把布萊恩的陰莖含在嘴巴里,然后把電話聽筒放在嘴邊,接著就使勁吸吮著布萊恩的陰莖。纏綿的呻吟聲和濕淫的吸吮聲通過電話從薩拉的嘴巴傳到提姆的耳朵里。如此淫蕩、放肆的行為刺激著薩拉的神經,很快她就體驗到一次輕微的高潮。她吐出布萊恩的陰莖,大聲地呻吟著。
「這都是為你做的,我的寶貝,這是我的手指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了,都是為了你,親愛的。」
薩拉對著電話說道。
提姆在那邊一直聽著電話里的淫蕩聲音,他聽到了薩拉的高潮尖叫,但他不知道在他妻子的尖叫聲中,布萊恩把精液射了她滿臉。同時,戴夫也在她的陰道里射了精。
「哦,上帝啊,我的寶貝,這樣對我并不解決問題,我感到更饑渴了。趕快回來把,我的愛人,我太需要你了。」
「好的,寶貝,我明天還會給你打電話的。」
「我愛你,寶貝,再見。」
薩拉掛上電話,對屋里兩個男人說道:「喂,你倆哪一個最好趕快硬起來,我需要被人肏,需要被人狠肏。我不在乎你們怎么讓自己硬起來,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你們可以相互吸吮對方的陰莖。現在我去趟衛生間,等我回來的時候就要一根堅硬的雞巴來肏我。」
等她回來的時候,看到兩個男人的陰莖都翹起來了。雖然還沒有她所期望的那么堅硬,但硬度已經足夠進入她的身體了。很快,薩拉就讓布萊恩插進了她的肛門,戴夫插進了她的陰道,接著她就在兩個男人的奮力抽插中大聲尖叫起來。
⊥這樣,兩個男人又用了她(或者說她用了他們)一個多小時,然后戴夫就給梅爾文打電話,要他開車過來接他。「真想再多待一會兒,和你再好好玩玩。可是,我有老婆,不得不回家了。幸運的是我老婆的奶奶病了,她在她奶奶那里待了一天,才讓我有機會到你這里來。」
戴夫有點歉意地說道。
薩拉看著戴夫仍然堅硬的雞巴,問道:「梅爾文多長時間能過來?」
「也許一小時吧。我想,這段時間完全足夠讓你幫我發泄出來了。」
戴夫說道,對著她晃動著堅硬的陰莖。
到這個時候,布萊恩和戴夫在這一天已經射精很多次了,他倆持續時間長、抽插快而狠的奸淫讓薩拉不斷地達到高潮。兩個男人猛烈又野蠻的性交讓薩拉在很長時間里都處于恍惚的狀態中,甚至不知道身邊發生了什么事情。薩拉感覺特別驚訝的是,她突然發現珍妮和她并排躺在大床上,梅爾文正趴在珍妮的兩腿之間使勁肏著她。
薩拉不知道他們是什么進入的房間,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爬上她的床的。她轉頭瞥了一眼戴夫,他仍然使勁地肏著薩拉,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親生女兒躺在他身邊,正被自己的黑人司機奮力地奸淫著。
終于,戴夫再次把精液射進了薩拉的陰道,然后告訴她他要去洗個澡,該回家去接他老婆了。戴夫走了以后,珍妮也爬起來去了廁所。她剛一離開,梅爾文就跨在薩拉身上,把粗大的黑色陰莖頂在她的嘴巴上。
薩拉看著臉前的大黑雞巴,黑色的龜頭閃閃發光,上面沾滿了珍妮的淫水。
這根大雞巴比布萊恩的和戴夫都要大很多,但還是沒有提姆的大,并不是她想像中的那種黑人的粗大雞巴。就在她剛剛張開嘴巴含住梅爾文雞巴的時候,戴夫洗完澡回到了臥室。
「不不,梅爾文,現在還不行。也許以后找個時間讓你好好玩玩她,但現在我們該走了。」
戴夫說道。
薩拉很不情愿地看著那根粗大的黑雞巴從她的嘴巴里抽出去,她的表情正好被走進屋的珍妮看到了。「我肏K萊頓夫人,你可是我的。你他媽別碰他!」
珍妮大聲叫著。
薩拉非常了解珍妮的態度,她也咆哮著說道:「你他媽少在這里放屁!小丫頭!你他媽已經不止一次地求你爸爸,求他同意讓梅爾文肏我的屁眼兒!」
「呵呵,她說的沒錯啊,珍妮。好啦,快把衣服穿好,我們得抓緊時間去接你媽媽了。」
戴夫笑嘻嘻地說道。
「我說老爸啊,我們根本沒必要這么著急啊。老媽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她是不會懷疑你又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情的。」
「你說得對,我的寶貝丫頭,但我們的確該回家了。」
梅爾文一邊穿衣服一邊戀戀不舍地看著薩拉,眼神里流露出貪婪和渴望。薩拉對著他莞爾一笑,動著嘴唇,無聲地用口型告訴他說:「你還會有機會的。」
戴夫、珍妮和梅爾文走后,薩拉用了很多辦法試圖讓布萊恩再硬起來,但他已經不行了,努力了一番毫無效果,他們只好放棄了。兩個人摟抱在一起躺在床上,很快就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薩拉醒來后想再次把布萊恩弄硬,可是她的努力也只達到了事倍功半的效果,那根半硬半軟的陰莖再沒有了昨天的威風,很難再插進薩拉饑渴難奈、瘙癢無比的陰道里。沒辦法,薩拉只好爬下床,去廚房準備早餐了。
吃完飯,薩拉告訴布萊恩他得離開她家了,因為已經是周日,她媽媽和妹妹要來她家看她呢。
「哦,那我晚上再來好嗎?等她們走了以后。」
布萊恩說道。
「不,布萊恩,我需要安靜地睡一晚。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那明天怎么樣?」
「再說吧,你給我打電話吧,我們回頭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