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初步搞定女副縣長

2015-1-26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虎娃頓時就凌亂了,睜大眼睛看著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玩味的一笑,伸出胳膊把她拉近了懷里,低頭就霸道的吻了下去。
遭遇了突然襲擊,王茹一怔,然后的第一動作竟然不是推開虎娃,而是立刻回擊了回去,兩只手不安分的緊緊抱住了他,一只手順著他的腰就摸了下去。
很快,她的手就放到了虎娃的胯下,只是摸到了這里,她頓時就愣住了,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手抓住了一根堅硬的鐵棍。
“啊,這個,難道是你的那個。”
她立馬把腦袋掙開,驚訝的看著虎娃說道,手還放在他的那個位置上。
“是啊,怎么,怕了吧。”
虎娃嘿嘿笑著看著她說道。
王茹一愣,往后退了一步,臉上閃過一絲慌張,這才說道:“怕什么,不就是大一點嗎,老娘我什么家伙沒見過啊。”
她就是在死犟嘴,這個時候,她的心里其實已經亂作一團了。
“我的天吶,最少有一尺長啊,這樣大的家伙,還不把人給捅死啊。”
她心里想著,不過卻也產生了一股很強烈的欲望,想要親自試試這個大家伙。
現在虎娃也算得上是情場的高手了,怎么看不出她的想法,頓時就嘿嘿一笑說道:“好了,我們先回去吧,書記還在等著呢,我們的私事,晚上再說。”
他說著,又往王茹的面前靠了一下,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道:“我的家伙可是會變大變小的喔。”
說完,才哈哈一笑,轉身就拉開了門,王茹急忙跟上。
走到樓道口,虎娃就看到木風正搖著頭的看著他,深深的嘆了口氣,臉上帶著無奈地表情。
“你這是什么表情啊。”
虎娃頓時不滿的看著他問道。
“沒什么,只是對某些人實在是有些無奈了而已。”
木風又嘆了口氣,緩緩的往外走去。一個又一個,三四五六七,都是好東西啊。“
聽到他調侃的話,虎娃不由就緊緊的捏了捏拳頭,但還是放松了。
“哼,我就是打不過你,如果我能打過你的話,我立馬把你給放翻了。”
虎娃心里狠狠的說道,然后就拔腿往大樓走去。
他們到辦公室的時候,劉殿德正在和一個中年女人說話,看到他來了,他頓時就沖著虎娃說道:“呀,虎娃,你正好回來了,給你介紹下,這位呢,就是咱們主管教育的副縣長吳燕。”
“吳燕啊,這位就是我新招收的秘書,你可別光看他長的俊俏了,就感覺他是個棉花包子,他的腦袋可不一般,靈活的很,完全的一個智囊。”
劉殿德夸了虎娃幾句。
不過虎娃知道,他這是在給自己臉上貼金,說自己找了一個好秘書。
果然,聽到他的話,中年女人原本平淡的眼睛就再次看向了虎娃,看著看著眼睛里就放出了一陣精光。
虎娃聽不出來,但是她可是十分清楚,能讓劉殿德這么表揚的人可真是不多啊,特別是一個秘書,都能讓他這么表揚,只能說明這個人的身份也不是很簡單。
心里這樣想著,她立馬就仔細的打量起了虎娃。
“這個小青年長的的確是俊俏啊,個子高高,模樣也挺好,放在劉殿德身邊有點可惜了,如果放在我身邊的話,該多好啊。”
她心里莫名的冒出這么一個想法,讓她趕緊輕輕的搖了搖頭。
“哎呀,是嗎,老劉你的運氣真好啊。”
她奉承了一句,只是眼睛過一會就瞄一眼虎娃,過一會就瞄一眼虎娃,好像對他十分感興趣一樣。
虎娃當然也感覺到了她看自己的眼神。
他不傻,能看出來那眼神里是什么意思,不由的也仔細打量起了這個副縣長。
這個女人,看上去有四十歲左右,皮膚有些黑,看上去很精干,身材不是很好,不過胸前的兩座山峰卻很傲然,屁股也很大,看的人眼花繚亂的,再有就是個子也比較低,只有一米五幾的樣子。
這種女人,放在平時他是絕對看不上的,即便她是副縣長,虎娃也沒興趣,虎娃之所以這么在意她,是因為她是主管教育的副縣長,而他記得,林清麗一直就很想把自己的教育事業發揚光大,以后肯定是要用到人家的。
“謝謝副縣長,其實我也沒書記說的那么好,要不是書記能看上我,讓我來做這個秘書,我現在還在村里干我的生產隊長呢。”
虎娃立馬說道。
劉殿德給他長臉,他不能不把人家的臉當一回事。
聽到他的話,劉殿德頓時就渾身一陣舒坦,心里直夸虎娃會說話,不像是以前見到的大學生那樣只有一身傲氣卻總是說一些屁話。
“好了,饒過這個話題,我們說一些正經的事情吧···”半個小時過去了,幾個人終于說完話了。
“好了,這個事情就這樣吧,是了,虎娃,你今天就先跟著吳縣長去了解一下工作吧,我這有事的話我讓小王叫你啊。”
劉殿德看著虎娃說道,然后眼神不經意的看了一眼虎娃身旁的王茹。
王茹頓時渾身一顫,看到他的眼神,她已經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她之所以能夠做這個秘書的原因,她自己很清楚,對于劉殿德的習性,她十分的了解。
聽到這話,虎娃不由看了一眼吳燕,然后點了點頭。
“小劉啊,你是不是和咱們書記是親戚啊,你別亂想,我只是好奇,我看你們都姓劉。”
路上,吳燕不由就開始打探起了虎娃的底細。
虎娃怎么不明白她的想法,眼神不經意的看了一眼坐在走廊椅子上看漫畫書的木風,輕輕的搖了搖頭。
“不是,我和劉書記之間不是親戚,只是劉書記賞識我,這才把我放在他身邊,讓我有了進步的機會。”
虎娃捕捉痕跡的拍了劉殿德一個馬屁,按著吳燕笑道。
聽到他說不是親戚,吳燕的心里不僅沒有放松,反而更加緊張了。
劉殿德現在的情況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隨時都有可能調到市里去,他已經在正處級的位子上呆了幾年了,往上一步就是副廳級,最差也是個市局長,弄不好還會弄個副市長。
這個時候,能到他身邊當秘書的人,那就不可能沒有關系。
一個縣書記的秘書和一個副市長的秘書,那可不是一回事,一步之差但卻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那,你家是哪里的啊。”
她不死心的繼續問道。
這個時候,兩個人已經進入了吳燕的辦公室。
〈到吳燕關住了門,虎娃立馬就說道:“吳縣長,我其實就是一個普通人,只是因為走了狗屎運,被書記給看上了,這才做了秘書,真的,我沒有撒謊,我對天發誓。”
吳燕頓時眼睛里就閃過一絲疑惑,但是也相信了他的話。
沒有繼續再問了。
她知道,她再問虎娃也什么都不會說的。
“坐吧,隨便坐,到我這就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樣,不用太拘束,這幾天縣里也沒什么事情,不是很忙,那邊有報紙,你隨便看。”
她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后面坐下,然后看著虎娃笑著的說道。
虎娃一愣,立馬就說道:“那個,書記不是讓我跟著你了解一下工作,你還是給我點活讓我干吧,我這個人閑不住,閑了就感覺渾身不舒服。”
那本厚黑學他反復看了很多遍,知道在領導面前是絕對不能懶的。
吳燕雖然不是他的直接上司,但是官職比他卻要高太多了,想要收拾他簡直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聽到他的話,吳燕頓時就笑了。
“你呀,就是太認真了,放松點,沒事,你真以為劉殿德在那邊是在看書啊,你沒看到他把那個王秘書給留下了啊,一看你就是什么都不懂。”
她的話頓時就讓虎娃愣住了,看著她臉上古怪的笑容,虎娃立馬就明白了什么。
“啊,那個,他們。”
他愣了一下,才說道:“我知道了,不該問的不問,不該說的不說,我明白的。”
只是知道了這個事情,心里還是莫名的感覺到不舒服。
“我倒是王茹那個女人怎么會那么那么開放,原來根本就是個騷貨,看我晚上怎么收拾她。”
他心里頓時惡狠狠的想到,甚至已經開始想晚上要怎么折磨王茹了。
〈到他這么懂事,吳燕也是愣了一下,點了點頭。
“嗯,你說的對,在官場上,就是要學會不敢問的不問,不該說的不說,這樣才能走的遠,爬的高,領導也才會喜歡,小劉啊,看來你很有覺悟啊。”
她說著,看著虎娃的眼神里帶著一絲贊賞。
虎娃趕忙就打了個哈哈,說:“副縣長又廖贊了,即便是做人也一樣的,知道的事情多了,心要承擔的壓力自然也就大了。”
“好,這句話說的真好。”
吳燕立馬就拍手稱贊,然后她忽然用手扶住了腦袋,好像頭疼了一樣。
〈到她這個樣子,虎娃立馬就很著急的說道:“吳縣長,你怎么了,頭疼嗎,有藥嗎,在哪里,我去給你取。”
“沒事,我沒事,就是這腦袋不能吹風,你去把窗戶給我關上,把窗簾也給拉上,然后把電扇換個方向吹。”
她立馬看著虎娃搖著頭說道。
虎娃急忙照做。
他剛剛做完這些,就聽到吳燕再次沖著他喊道:“是了,小劉啊,你會不會按摩啊,幫我把腦袋給按按吧,這腦袋進了風,吃什么藥都不管用,就要按摩才行。”
聽到這話,虎娃頓時好像明白了一點什么,但是因為對方是副縣長,他也沒敢多想。
“會,會,平時我娘頭疼就是我給他按的。”
他立馬說道,然后就繞道了桌子后面,站到她的背后,雙手放在她的太陽穴給她輕輕的揉了起來。
他這一動,吳燕臉上的表情頓時就放松了下來。
“小劉啊,你這手法很舒服啊,跟著誰學的啊。”
她問道。
“是跟著我村里的一個爺爺,他祖傳的手法。”
虎娃說道。
“真的啊,那你幫我把脖子也給按摩一下吧,在椅子上坐的時間長了,脖子總是感覺不舒服。”
她立馬說道。
虎娃一愣,但是還不敢亂想,立馬就把手往她的脖子上挪了過去,觸碰到了她光滑冰涼的皮膚,舒服的感覺頓時就讓他下面變得堅硬了起來,心里暗暗叫苦,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只是輕輕的動彈著。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吳燕忽然伸出手在他的胳膊上輕輕的撫摸了起來。
虎娃頓時渾身一顫,就聽到她說道:“你這皮膚真好啊,我經常下鄉去村里,村里人有你這么好皮膚的人不多啊。”
她說著,就把自己的腦袋往后靠了靠。
椅子的靠背不是很高,她這么動作,正好把腦袋靠在虎娃的胸前,不由的,他再次渾身一顫,就想要躲開。
“別動,讓我靠一會,怎么,你想看著我頭疼啊。”
吳燕立馬就說道。
虎娃立刻明白了,這個女人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她是想要勾引自己。
“我現在在縣委里除了劉殿德和他那個秘書以外誰也不認識,如果能拉上一個副縣長的話,我的地位就要穩固的多了。”
他的心里立馬就開始思索了起來。
只是因為吳燕身份的緣故,他還是不敢太過大膽,只是慢慢的在她的肩膀上,裸露出來的脖頸上輕輕的撫摸著。
⊥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吳燕忽然說道:“嗯,真舒服,小劉啊,你先把手拿開,我趴到那邊的沙發上,你給我把背也按摩一下吧,你的這個手法真是舒服,按了幾下我竟然感覺腦袋不疼了。”
虎娃頓時一愣,立馬把手拿開,心里再次快速的思索了起來。
結果就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他的判斷是對的,這個女人真的是想要勾引他。
他放開手,往后邊退了幾步,吳燕從椅子上站起來,先是伸了個懶腰,然后才沖著他一笑,從他身邊緩緩的走過去,一對本來就很大的屁股扭起來看上去更加的誘人。
虎娃不由就狠狠咽了口唾沫。
“媽的,這不是誘惑虎哥犯錯誤啊。”
他心里暗自罵道。
這個時候,吳燕卻已經趴在了沙發上,沖著虎娃喊道:“還在愣著干啥啊,趕緊過來給我按摩一下背,哎喲,我這背啊,也疼了好幾天了。”
她說著,還輕輕的呻吟了兩聲。
虎娃立馬就走過去,因為沙發太窄,沒地方坐,他直接就蹲在地上,兩只手在她的背上輕輕的揉了起來。
“嗯哼,舒服,用力一點,嗯,就這樣,用力一點,往下一點嘛,怕什么啊,用力一點。”
聽到這聲音,虎娃感覺自己渾身都在顫抖。
手不由就順著她的脊椎往下慢慢滑了過去,只是到了脊椎根部,卻再也不敢往下了,因為,再往下,就要摸到她的股溝上了。
于是,他的手再次往上滑了過去。
“繼續往下,沒事,怕什么,門窗都關著呢,誰也看不到,縣里的幾個科長都不在樓里,今天沒人找我。”
吳燕又說道。
她這句話,簡直就是在給虎娃壯膽,簡直就是在給他說:“你放心大膽的來吧,哪怕把我給睡了都行,反正沒人知道。”
虎娃頓時就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但還是謹慎了一些。
“吳縣長,不好吧,我的手再往下就摸到你屁股上去了。”
他說這句話,感覺自己有些口干舌燥的,眼睛不由就在她凸起的兩只臀瓣上死死的盯著不放。
聽到他的話,吳燕頓時就笑了,背過手抓住他的手,說道:“你怕個屁啊,我的屁股又不是老虎屁股,再說了,你是在按摩,又不是在做什么壞事,來吧,只要讓我舒服了,怎么都行。”
有她這句話,虎娃的心思放開了,立馬變得大膽了起來。
“那我按摩了啊。”
他說著,然后兩只手就慢慢的放在了她的兩只巨大的臀瓣上,輕輕的撫摸了一下,眼睛則是一直看著她的臉色,看到她沒有溫怒,這才大膽了一些,用力了起來。
吳燕頓時就扭著屁股說道:“嗯哼,舒服,真舒服,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往下,往下,再往下。”
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在虎娃的身上胡亂的摸著。
虎娃立馬就想躲開,但是想到這是一個機會,就沒有躲開,任由她的手在自己身上亂摸。
忽然,她的手放到了虎娃的胯下,碰到了那根大家伙,不由一愣,手抬起來在上面捏了好幾下,捏的虎娃頓時舒服的狠狠喘了一口氣。
“這個,難道是你的家伙啊,不是吧,這么大。”
她立馬就從沙發上爬了起來,說道,倒是把虎娃下了一跳。
“是啊。”
他急忙說道,臉色有些潮紅,低著頭不敢看她。
因為她身份的緣故,在她面前,他感覺自己渾身都十分的拘束。
“來,往我身邊來一點,你放心,姐姐我不會讓你吃虧的。”
她拉著虎娃的胳膊說道。我說,你能不能解開褲子讓我看看你的家伙,說實話,姐姐我還從來沒見過這么大的家伙呢,我只是好奇,絕對不欺負你。“
她說著,兩只眼睛里帶著火熱的光芒。
虎娃頓時苦笑,卻也有些期待,他知道自己今天可能真的要玩一場辦公室親熱了。
“不好吧,我們男女授受不親。”
虎娃很糾結的說道,心里卻已經笑開花了,他就是在等女人來勾引自己,那樣的話,即便被人發現了,他也可以占著道理。
“屁,這里就我們兩個人,鬼知道我們干了什么啊。”
吳燕頓時就不屑的說道,然后伸手就把虎娃的皮帶給解開,拉開他身前的拉鎖,手伸了進去。
虎娃頓時就感覺到自己的大家伙被一直冰涼的小手給抓住了,舒服的再次發出了一聲喘息。
“真美的家伙,你說,怎么就不讓我早點碰上你呢。”
〈到虎娃的家伙,吳燕的眼睛都直了,激動的渾身都在顫抖。
這世界就是這樣的,男人有了錢權,就想找漂亮女人,女人有了錢權,就想找帥氣男人。
不同的是,男人想要找漂亮的和緊巴的,女人則是想要找帥氣的和粗大的。
〈著她把抓著自己的大家伙不斷的在自己臉上磨蹭著,虎娃是真想一把把她給推到,狠狠的捅上一番,但是理智卻讓他忍住了,他知道,如果吳燕的本意并不是這樣的,自己魯莽的那么做了的話,或許吳燕礙于面子不會把自己怎么樣,但是卻肯定會記恨自己的,以后給他穿小鞋是肯定免不了的。
只是就在他踟躕的時候,吳燕做出了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動作。
她竟然張口把他的家伙含在了嘴里允吸了起來,嘴巴里還發出砸吧砸吧的聲音。
虎娃先是感覺到一陣舒服的刺激感,然后就再也不管不顧的抱著她的腦袋運動了起來。
沒一會,吳燕就先受不了了,喘著粗氣做出快要作嘔的樣子松開了虎娃的家伙。
“太大了,你的家伙。”
她看著虎娃笑道:“只是我喜歡。”
她說著,就站了起來,貼著虎娃的身子,兩只手卻動手把自己的褲子給解開了,一把褪了下去。
“陪我,就在這里,你放心,你讓我舒服了,以后你在縣委了有什么事情,我一定會向者你說話的,我保證沒人敢惹你。”
她給虎娃許了一個諾。
聽到她的話,虎娃雖然知道她說話不一定能算數,但是也清楚,自己現在只有一條路走,那就是把她給睡了,要不然的話,她一定會無比的防備自己,給自己穿小鞋的。
不過這也是他想要的。
因為他發現了一個讓他十分興奮的事情,吳燕兩腿間的神秘之處竟然也一根雜草都沒有,也是個白虎。
他也終于明白為什么這個女人的欲望會那么強了。
一把就把她給推到在沙發上,把她的褲子給扒了下來,兩只手順著她皮膚就伸了上去,抓住了兩座柔軟挺拔的山峰,舒爽的感覺讓虎娃簡直渾身都在顫抖。
“這是你自找的,等會可不要求饒啊。”
他嘿嘿笑著,立馬就提槍上陣,進攻了起來。
“啊,輕點,輕點,太大了,受不了。”
“快點,快點,快不行了,快點,你是不是男人啊,快點啊,再快點。”
“啊,不行了,不行了,慢點,慢點,我真不行了,不行了,真的快不行了。”
·····各種喘息聲交雜在一起。
只是聲音都不是很大,吳燕雖然舒服,但腦袋卻還保持著深度的清醒,知道不能讓外面的人聽到,都是壓著嗓子在喘息。
一個小時,一個半小時,兩個小時,兩個半小時,終于,快要到三個小時的時候,虎娃終于才感覺到一陣十分舒爽的感覺從胯下傳遞到了全身,一股精華猛的噴涌而出。
果然,和上次在王花草身上一樣,又碰到了一股陰涼的氣流,然后就是一陣非常舒服的感覺,他身上原本就快速運轉的氣功再次跑快了幾分。
而且他發現了一個事情,吳燕身體里傳出來的涼氣比王花草身上的涼氣要多的多,最少多出了五倍還多。
他也想到了一個原因。
那就是因為身份的緣故,雖然吳燕也很想找男人,但是卻一直都沒敢,直到碰到虎娃,她心里的情欲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就釋放了出來。
而她這些年積攢的陰氣,都一股腦的給了虎娃,這才導致虎娃感覺到的冰涼感覺那么厲害。
⊥在他思索的時候,吳燕悠悠的睜開了眼睛,一睜眼,就先赤身裸體的虎娃,先是一愣,然后就是一陣苦笑。
“哎,沒想到,我還是干了這種蠢事。”
她無奈的說道。
聽到這話,虎娃不由一愣。
“怎么了,看樣子這女人好像和剛剛有些不一樣啊。”
他心里立馬思索了起來。
不過很快臉上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因為他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所有的女人只要在他身邊,心底的情欲都會情不自禁的被調動了起來。
從李香草到劉美麗,再到孫玉,最后到現在身下躺著一臉苦澀的吳燕。
“看來肯定是這樣沒錯的了。”
他看著一臉悔意的吳燕心里想到,只是他卻不能讓吳燕真的心生悔意,女人是很善變的動物,上一秒對你嬉皮笑臉,下一秒就有可能因為不經意的事情對你恨之入骨。
他可承受不起一個副縣長的怒火。
“姐姐,怎么了,還沒舒服啊。”
他立馬就蹲下神子,用手在她身上輕輕的撫摸了起來。
感覺到他的撫摸,吳燕本能的就想躲開,但是她卻實在舍不得這種舒服的感覺,于是眉頭一皺,也不說話,不過心里卻已經開始接受眼前的現實了。
“真是見了鬼了,平日里那么大的欲望都能忍住,今天怎么就忽然忍不住了啊。”
〈到她的臉色變得平和了,虎娃頓時也松了一口氣,他知道,到現在為止,吳燕才算是初步被自己搞定了。
“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誰也不許告訴,不然的話,我一定讓你在縣里一分鐘都呆不下去,聽到了沒。”
穿好衣服,看著眼前的虎娃,吳燕的心里復雜極了。
她是有家室的人了,做了這種事情,總歸還是感覺對不起自己丈夫,但是她丈夫根本伺候不了她,這也是個事實。
“放心吧,姐姐,我又不是傻子,這事情讓人知道了,對我也沒什么好處啊。”
虎娃立馬就嘿嘿笑著說道。
他是得了便宜賣乖,心里當然十分的舒坦。
剛剛吸收了吳燕身體里的那股陰氣,他現在感覺自己渾身都是力氣,就算是讓他再和吳燕來上三個小時,他也感覺自己能堅持下來。
“嗯,你能這么想最好了。”
吳燕點頭。算了,不說這個事情了,哎,這沒想到,這么多年,我都忍下來了,今天卻在你個壞小子身上壞了清白。“
她說著,一臉的無奈。
虎娃頓時就嘿嘿笑著低聲說道:“姐姐,你是白虎,本來欲望就大,家里的男人滿足不了你,你在外面找男人本來也就很正常啊,誰規定只能男人在外面找女人,女人就不能在外面找情人啊,現在社會都開放了,男女平等。”
聽到他的鼓動,吳燕雖然想要呵斥一句“胡說八道,敗壞教化。”
畢竟她主管的是教育,本身就比較刻板一點。
但是出奇的,她卻沒有這么喊出來,因為她感覺虎娃說的也十分有道理。
“是啊,現在都是新社會了,為什么只能男人找女人,不能女人找男人,大家都有需求,憑什么啊。”
她心里也開始為自己打抱不平,心里也想到自己男人在外面尋花問柳的幾件事情,頓時就感覺自己和虎娃發生的事情其實沒什么。
⊥在她還在糾結的時候,虎娃又加了一把火,說道:“再說了,姐姐,你想啊,我來你辦公室是為了跟著你學習,門窗都關著,誰知道我們在里面干什么啊,這世界,沒有被人抓住的事情,就可以當做沒有發生。”
頓時,吳燕心里最后的疙瘩也完全消失了。
“是啊,我擔心什么啊,又沒人會知道。”
她想道,就看著虎娃冷哼了一下說道:“就你嘴巴甜,我告訴你,今天就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千萬不要打我的主意,不然的話,我絕對饒不了你。”
只是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底氣卻不是很足,做了這么多年女人,她還是第一次這么舒服,食髓知味,怎么能說放就放的下來啊。
“好,姐姐,我聽你的,以后絕對不和你在辦公室里干那事了,我們去其他地方,辦公室太不舒服了。”
虎娃頓時腆著笑臉有些無恥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雖然感覺他很沒羞沒恥,但是吳燕的心里卻一點怒氣都沒有。
“好了,好了,你趕緊出去吧,不要在這邊呆了,讓我一個人好好安靜一會,劉殿德那個老家伙肯定堅持不了這么長時間的,早就完事了。”
她沖著虎娃不耐煩的說道,然后拿出一本書翻了起來,只是明顯的心不在焉。
虎娃知道自己現在待在這里已經沒什么用了,頓時就一眼不發,笑了笑拉開門走了出去。
走在樓道上,他感覺自己是渾身清爽,十分舒服。
木風一眼就看到他了,頓時就愣住了。
“你,你TM的簡直是有辱師門啊。”
他頓時就壓低聲音看著他吼道。
虎娃頓時一愣,有些郁悶的說道:“你是神仙啊,我就納悶了,怎么不管我干點什么你都能知道啊。”
“屁話,你干那事以后身上的真氣就會波動,看你那張臭臉就能看出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個副縣長也是個白虎吧。”
他聲音更低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虎娃頓時簡直是驚駭了。
“我艸,這你都知道,你告訴我,師傅是不是交給你算命的法門了,你也教教我唄,官場不好混啊,我會算命的話,就能提前算出兇險,逢兇化吉,這樣你也能減輕不少負擔啊。”
他看著木風一臉渴求的問道。
“算個屁,稍微懂點武功的人都能看出來,你進去那個辦公室的時候和走出那個辦公室的時候,走路的步子都是不一樣的,出來時候明顯步子要結實的多,而且幾乎沒有聲音,這是練了多年氣功才會有的樣子,你丫個不要臉的,這才多就啊,氣功修為都快趕上師兄我了,MD.”
木風憤憤的罵了一句。
虎娃還想說什么,就聽到王茹在門口喊他。
“你們兩個在說什么啊,還偷偷摸摸的,這么長時間了,你都做什么去了,趕緊幫我去資料室拿下資料。”
她沖著虎娃喊道,對于木風,她雖然不認識,但是卻看到過劉殿德看著他的時候那恭敬的目光,知道他不是個普通人,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
“嘿,先不說了,師兄,我去干活了。”
虎娃頓時沖著木風喊道,就準備走,卻被他拉住了。
“停,你剛剛叫我什么,你剛剛叫我師兄了,哈哈,我太高興了,你竟然叫我師兄了。”
他一臉興奮的看著虎娃說道。
虎娃一愣,頓時搖搖頭,說道:“沒有吧,我怎么會叫那么老土的稱呼,真是的,你該不是想要我叫你師兄想的都產生幻覺了吧,你放心,在師傅面前我絕對會叫你師兄的。”
他說著,嘿嘿一笑,立馬就掙脫了木風的手往王茹身邊走去。
“呼,差點晚節不保,我怎么會嘴殘叫那個家伙一句師兄啊,真是的。”
他心里低吼著。
“你就是叫我師兄了,哈哈,不管你承認不承認,我都聽見了,我終于也是師兄了。”
木風卻不管他,很高興的喊道。
他的聲音太大,頓時就把樓道里其他科室的人給吵到了。
“你個瘋子,在這里大喊大叫什么啊,不知道這里是政府辦公場所啊。”
一個女人從房間里伸出頭看著他罵道。
他正想要呵斥幾句,就看到劉殿德急匆匆的從房子里跑了出來,沖著女人就喊道:“你不想活了,該干啥干啥去,再敢對領導不敬,立馬卷鋪蓋卷滾蛋。”
〈到他發火了,女人頓時一愣,急忙以伸出頭快一百倍的速度把腦袋給抽了回去。
然后,樓道里就再也沒任何不滿的聲音了,只留下劉殿德對著木風問候的聲音。
縣委里并沒有多少活要做,虎娃幾乎是這邊跑跑,那邊跑跑,調戲調戲王茹,逗逗吳燕,就把這一天給過了。
眼看就到了下班的時候,忽然,樓道里傳來了一陣噪雜的腳步聲。
無聊之極的虎娃立馬就從辦公室跑了出去,只是剛出去,看到樓道里的人,他就愣住了,急忙就想溜回去,卻聽到一個欣喜的聲音。
“爸,就是他,就是他救了我,真想不到,他真的會是在這里上班啊。”
聽到這話,虎娃頓時知道,自己的擔心全部都是多余的了。
這幾個人,忽然就是那天他救了的花月還有孫巧,還有兩個中年人,兩個中年婦女,以及兩個五大三粗一看就是保鏢的漢子。
知道她們不是來找自己麻煩的,他立馬就沖著幾個人迎了上去。
“你好,請問幾位是來辦事還是找人啊,我是縣書記秘書劉虎娃。”
他看著花月身邊穿著一身黑西服,脖子上掛著一根粗粗的金項鏈,手上十根指頭就戴了六個金戒指,身材微微發福的男人說道。
他能夠肯定,這個人絕對就是花月的父親,同順煤礦集團的老總,花滿樓。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劉殿德也聽到聲音從辦公室走了出來,看到眼前人,立馬就笑著迎了上去。
“哎呀,花老弟,什么風把你給吹來了啊,來了也不打個電話,走走走,到我辦公室坐著說話,站這里想什么啊。”
他熱情的說道,顯然,這個花滿樓和他的關系很不錯。
聽到他的話,花滿樓卻輕輕的搖搖頭,說道:“先不急,劉老哥,我今天來,主要是為了你這個秘書來的,前些時間小女不是離家出走了一段時間嗎,那是被人被綁架了,后來就是被你這個秘書給救了的,我這不,剛剛下了飛機,就被小女給拖著來你這里來找他來了。”
他笑著說道,看著虎娃的眼睛里全是感激。
“哎呀,我剛開始只是聽小女說他是在你這里工作,但是沒想到,他竟然是你的秘書,看來我要記你一個人情啊。”
聽到他的話,劉殿德頓時就一臉驚訝的看向虎娃。
“這,月兒真是你救的啊。”
他問道。
虎娃一聽他叫花月月兒,就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肯定不一般,立馬就點點頭說道:“嗯,我去吃夜市,正好碰到她們求救,就把她們給救了。”
他簡單的說道,主要是不想把光頭給扯出來。
“好,好,好。”
劉殿德一連說出了三個好,可見他心里的開心。恭喜你,虎娃,你又當英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