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有個女同事,是我心中的女神

2015-1-22 激情小說

暑假的開始班上的死黨相約到忠孝夜市海產店慶祝沒被死當,參加的同學各
出資500元,就這樣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騎著摩托車來到夜市,大吃大喝起來。
其中幾位有被當的同學可是卯起來猛喝,好像是我們這些沒被當的錯。要將這股
怨氣發泄在這攤上面。

有幾位晚上在夜總會干兼職服務生的同學提議要散攤去喝花酒,我因為零用
錢不夠無法跟隨他們去匪類。只有回家看錄影帶打手槍去。反正錄影帶是在自己
顧的店里拿出來的,不用花錢去租。在錄影帶店打工就有這好處。空白帶店里老
板娘大量進貨,自己要看影片趁備份時多拷一份即可。

回到租屋的公寓地下室停好摩托車,這時發現轎車區里有人躺在那邊,靠過
去一瞧、居然是我對面棟常偷看她的女神。趕緊撲上前去,一股酒味涌上,原來
她是酒醉躺在那邊。

她開的BMW525車門還未關妥人已醉倒在地上。手提包里的東西灑落一
地,一一幫她拾起放進包包里。發現她公司名牌原來這讓我每天偷窺的女神姓臧
名虹媚,是在一家證券公司上班。

「臧小姐!臧小姐!您起來吧!」我搖了搖她,邊喊道!

「嗚……別吵我!讓我躺一下!」

白色的襯衫已經被地下室地上的灰塵染的黑黑的,灰塵在深藍色的短裙上卻
顯得灰白色。

心中想:「怎么可以讓我心目中的女神這樣?」

想要扶起她、喝醉的人身體軟綿綿的跟本沒有施力點。最后沒有辦法只好將
她扛在肩上,像扛米包一般扛著。

這時才發覺原來我住的這區公寓地下室如此寬廣,因她住對面棟所以電梯方
向在另一邊。雖然收割期還要回家幫忙扛稻子的我體力不錯,喝了不少破的我
還沒到電梯旁就已經兩腿微微顫抖。

電梯門剛開才踏入,我已經兩腿一軟倒了下去。我最壓在下面最倒霉,但是
她去撞到頭卻也連哼聲都沒有。想要到一樓找管理員阿伯幫忙抬,到管理室時才
發覺老伯伯過十點已經下班去,沒辦法,只好憑著偷窺她時的記憶猜測樓層及方
向,我住頂樓加蓋鐵皮屋她低我兩層。電梯到達時連抱帶拖的將她拖到門口,翻
遍她手提包卻也找不著鑰匙?

剛剛在地下室幫她撿拾散落物時并沒有發現鑰匙,想要摸摸她身上口袋才發
現襯衫口袋是假的,身上沒口袋?就在這時走廊昏暗的日光燈照耀下,她的手上
握著金屬物品,扳開一看才發現手里緊緊握著的是鑰匙。

這時安全門突然打開,一道手電筒光照得我眼睛睜不開。

「你是誰?你在干啥?」

我一聽聲音知道是警衛老伯,趕緊叫道:「伯伯l來幫我抬。這小姐醉倒
在地下室!」

原來警衛老伯不是下班,是到各部位巡視。他趕緊將手電筒收在口袋接過我
遞出的鑰匙,將大門打開然后就我倆一頭一腳的將她抬進屋內沙發上。這時老伯
才夸贊我很有道德,人不錯是有為青年。

我被他說的臉紅不好意思的回道:「哪有!」。

這時老伯也喘呼呼的坐在小凳子上邊捶腿,邊向我說道:「楊太太!這不是
第一次!」

原來她結婚了,老伯稱呼她太太但是名牌上寫著她的姓名。

我不好意思的問老伯:「伯伯!那她先生呢?」

「她先生好像被公司外派到國外去了!」老伯回應道。

原來如此,難怪從我搬來都只見她一人在家。

這時老伯說道:「看你蠻老實的!你就好人做到底!再陪楊太太一會吧!我
要去巡視部位了!這里住戶不多最近常聽說有人闖空門!」

說著教我如何使用對講機,如何與守衛室聯絡。他知道我頂樓加蓋的沒對講
機。說完就自行離去,扔我一人在這。我大致的看一下屋內的裝潢,不華麗但是
很雅致。這時才想起自己破喝多蠻尿急,找著找著居然找不到浴室的入口?只
好在屋后小陽臺上尿在洗衣臺,好不容易舒解了膀胱的壓力。這時乘著酒意色心
大起,來到她躺的沙發邊!

〈著她凌亂的頭發,比平常時的她更具有一種迷人的魔力,讓原本就漂亮的
她給我十足的壓迫感,我的胸膛劇烈地起伏,致使呼吸時產生濃濁的鼻音。可是
我依然凝視著她的身體,我竟然感到自己褲子的前面有種異樣的壓迫感,不停地
膨脹、膨脹……

我想更仔細觀察她的深處,不知不覺的就撐開她的雙腿,把橫附于兩腿之間
的裙子往上扯動,露出她的隱私部位。不知不覺中我發出咽下口水的聲音。從她
張開的大腿往里面看,她的內褲是平常見她穿著的半透明色的,這回近看才知花
紋的蕾絲、滾邊三角形的地方隱約地好像有著模糊的影。原來這內褲上還有銹花
紋。

在搬動她的時候已經將她衣物扯的凌亂,躺在沙發上的她現在連肚臍眼都露
出來,映襯著纖細的蠻腰,她的大腿很勻稱,白晰的小腹不像在錄影帶中的某些
日本女優般難看。平和的呼吸連動著起伏的小腹煞是迷人。穿著的運動短褲已經
被頂起似一座帳棚,不由的呆望著這美麗的女體。第一次如此近的看著如女神雕
像般的女體,好似在夢里一般。

突然夢被一陣欲嘔吐的聲音打斷,趕緊尋找垃圾桶來讓女神嘔吐。

「我肏!」內心不由得干譙r

因為女神將嘔吐物全數吐到我的身上,讓我全身充滿著令人作嘔的氣味。可
見酒鐵定喝了不少,因為酒混和胃酸后的味道自己房間就有。

一番折騰后終于保住女神家中的地毯,但是身上也僅剩一件運動短褲。弄了
條濕毛巾幫她擦拭嘔吐后的遺跡。我像是在擦拭寶貝般、輕柔的慢慢的享受這一
刻。深怕太用力會刮傷她。終于幫她整理干凈也順便擦掉沙發上沾染的嘔吐物。
這時的我也不勝酒力躺在這長毛地毯上睡去。

≮渴的意念驅使我醒來,看看手中卡西歐的電子表已經是凌晨兩點。不知不
覺中昏睡在此已四個鐘頭。來到廚房弄水龍頭呼咔地傾頭喝水,順便洗洗臉!

從廚房出來后才看到楊太太已經自沙發滾落到地毯上,上撩短裙,撩人的姿
色,不自覺中感嘆如娶此妻夫復何嘆!心中暗暗下定決心爾后娶妻條件必要符合
楊太太這般。

裸著胸膛輕輕帶上她大門搭上電梯來到一樓,到中庭守衛室跟打瞌睡中的老
伯打聲招呼!

「嘿嘿!被吐了一身」。

老伯含糊的應道:「年輕人!穿件衣服會感冒的!」。

這時我真的懷疑老伯的腦袋是否有問題?

迷迷糊糊中感覺有人在敲我那三合板的聲音,看看手中的電子表16:32. 還
有兩個半鐘頭才要去錄影帶出租店接班。再聽聽門外沒動靜!繼續睡了回去。

「誰啊……」我不耐煩的應道。

門外真的有人敲門!

叫又沒有應答,掀開那一年多沒曝曬的臭睡袋。火氣旺盛的打開門。我瞪時
傻了眼。

突然間我居然發不出聲音,吞了口口水后勉強的開口說道:「臧小……對不
起!楊太太!」

只看見我心目中的女神皺著眉頭,看看我及我那狗窩。

「弟弟!不請我進來嗎?」臧小姐〔ㄡ是楊太太〕說道!

剎時楞在那邊的我也無法回應道。只有身體不自主得讓開,看著她徑自進入
我的狗窩。

「還真是的!連立足的地方都沒有!」她那清柔的聲音說道。

我還是傻在那邊不知所措。

「不請我坐嗎?」她繼續問道。

這時的我拉起靠窗書桌旁的木椅給她,還是發不出聲音只是傻笑似的將椅子
送到她面前。

這時她也無法坐下,只好在我那狗窩晃晃。

「ㄟ……這里看得到我家呢!」她在我書桌前說道。

但是我卻還是發不出聲音,生怕抽屜中的高倍望遠鏡被她發現。那我住這三
個月來一直偷窺她的事情不就被她知道。

「弟弟!昨晚真的謝謝你!」這時她開口說道。

原來她一早起來以為又是守衛老伯將她扶回家,到守衛室道謝時,老伯將昨
晚的情形告訴了她。

「我一直以為這鐵屋是儲藏室!」她說道,「原來還租學生啊!」

這時的我勉強的發出聲:「我租了四個月了!」。

⊥這樣我們倆開始聊了起來,我真的很口渴,但是屋里的存糧干干凈凈的。
想要用電湯匙泡個咖啡都沒有水,因為我這加建的部分只有電沒有水。洗澡、裝
水都要到下一層樓。

「弟弟!不用麻煩了!」她看著拿著咖啡罐到處找水的我說道。

「我肏!是我要喝!不是請你的!」我內心暗自說道。

她看我一副靦腆的模樣兒,直感謝我昨晚的幫忙。然后遞出昨晚那件套在紙
屑簍里的T恤,我不知所措地接過那件清洗過的T恤,緊緊地抱在懷里。這時的
我跟昨晚離開她家時同一模樣,上身赤裸著下半身著著運動短褲。

「晚上我請你吃飯如何?」她突然問道。

「我……七點要去錄影帶店接班。」我吞吞吐吐地回道。

「是街口那家嗎?」她又接續的問道。我點點頭的回應她。

「那改天我再謝謝你吧!」隨后她轉身離開,我目送著她離去。

周末夜來租錄影帶的人相當的多,一直忙到十二點多人潮才逐漸減少。我開
始將鐵門半拉下做打烊的動作。老板娘也在清點柜枱的現金。而我則到后面擺A
片的密室將今天歸還的錄影帶做回帶。回完帶的則依照順序擺回定位。

在回帶機的雜音中隱隱約約的聽見老板娘在跟人聊天,正想這么晚了怎么又
有客人來。再將片子歸位時探頭一望,居然是我那心目中的女神楊太太在跟老板
娘聊天。

這時心里卟通卟通的跳著,心中思緒雜亂。不知是深怕偷窺的事情被發現還
是怕直接遇上夢中情人的手足無措感。

老板娘見我一直躲在后面房間,突然喊出聲道:「仁賓!還沒弄好嗎?」

「快好了!老板娘!」

「趕快點!我們去夜市吃宵夜吧!」

奇怪了!在這打工半年多除了將她給人請時帶回的剩菜給我,還沒給她請過
宵夜。今天不知她哪根筋「秀斗」。趕緊將剩余的帶子歸位,沖到柜枱前才發現
「女神」楊太太還在。

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跟著兩個女人,坐上楊太太的那臺車。一直到夜市兩
個女人直問我喜歡吃什么?我都頭低低的看著地下,連筷子都不敢動。一連吃了
七天泡面的我,照理說應該整桌的菜都可以吞下。那時的我就像新過門的媳婦,
杵在那兒。

說真格的,那時的我腦袋里一片空白。隱隱約約聽到隔壁桌酒客們嫉妒的好
像在說我的言語。

這時我才發覺老一輩的說:「兩個女人湊在一起就像菜市場賣菜的!」

這時楊太太發現我都沒動筷子,夾了一些菜到我碗里。催促著我吃。老板娘
好像是幾杯破下肚后,戲弄著我說道:「怎么看你像女孩般?」

說真格的還沒遇上楊太太前,老板娘還是我性幻想的對象。只是老板娘帶有
點風塵味,因為她是我稱呼老板的那個男人外面的情婦。聽說她以前也是在夜總
會上班的小姐,老板買這街口的店面送她,順便趁流行開了這家錄影帶出租店。
我們店一二樓是出租店,三四樓就是老板娘住的地方。

只見我稱為老板的男人三不五時的來到,兩人就到樓上去放我一個人顧店。
幾乎每回老板離開時,老板娘隨后就一臉苦瓜樣的來做收攤的接手工作。有時我
在二樓收拾時會聽到兩人吵架的聲音,經常是老板娘要求老板過夜,而老板無法
答應這回事。

那時我常想:有錢真好!

突然間,兩個女人找我喝酒。我舉起杯回應!破已經發苦,勉強喝下!

這時隔壁桌的酒客可能是醉了,言詞間一直在說我們三人。

老板娘轉身用閩南語罵道:「某你是有完沒完?恁祖母我哪里得罪你?」

楊太太趕緊將老板娘拉回,然后要我叫海產攤老板打包結帳。

楊太太丟下兩千塊錢暗示著我將打包起來的食物帶走,而她則拉著老板娘回
車上。

回家的路上又順道在最近流行的7一11買了十來瓶破。回到店里三樓繼
續喝。女人喝醉酒后可是比男人兇的,頭一次領教到。在楊太太的車上老板娘已
經開了兩瓶破遞給我一瓶后,一瓶直往肚里倒。車里面充滿著菜香味,昨晚跟
同學聚餐后,已經一整天吃一包泡面的我,居然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咕嚕叫起來。

「我第一次見到男孩子這么秀氣的!」楊太太邊開車邊說道。

我真的害羞到想找個洞鉆進去。而老板娘還是在臭干譙那隔壁桌的酒客。

回到店里三樓客廳,老板娘指使著我到廚房拿盤子裝菜。她卻拉著楊太太喝
酒。我大約的算了一下,剛才在夜市海產攤坐不到一小時。這兩個女人已經喝掉
十六瓶破,平了我的紀錄一小時喝八瓶。就在我張羅帶回的酒菜時,買回的啤
酒已經喝掉大半。

這時連我心目中的女神也開始破口大罵男人起來。兩人一面罵道男人一面要
我不要學他們所遇上的男人般無情。邊罵又邊稱贊我,害的我不知如何是好。

兩個女人猛灌酒,肚子餓的狠的我理所當然的拼命吃菜。反正這兩個女人根
本沒動快子。就在我滿嘴飯菜時,帶回的破已經被兩人喝光。老板娘要我到酒
廚拿瓶VSOP,我正在研究這洋酒如何開啟,老板娘一手搶過酒瓶。見她輕松一撕
軟木塞一拔,將一瓶值我快半個月薪水的酒,倒兩破杯滿滿。兩人開始喊起酒
拳。

「干!真的有錢真好!」心中暗自念道。

不到半個鐘頭我已經跑了酒廚三趟,這三瓶酒可值我一個半個月的打工錢〈
注一〉。看著兩個女人拼酒也蠻有趣的。那時少年哪識愁滋味,只是國文課里要
背的詩篇。

滿桌的狼籍只剩我收拾,兩個女人卻已經一人抱馬桶一人抱垃圾桶在吐。心
里直干譙著,今晚他們匪類完的金額如果換成現金給我不知多好?草草收拾完想
回家好好睡覺,正當要下樓梯。

楊太太叫住我:「仁賓I以送我回家嗎?」

心里高興的連忙回身扶起剛在垃圾桶吐完的她,將她手搭在我肩上扶著她的
腰,慢慢走下樓。

守衛老伯今晚又不在守衛室,剛才心中好想讓短短的街道變長,我可以扶著
摟著她慢慢的走。送她回到那層樓,幫她打開大門。服侍她躺穩在沙發上,剛打
開大門想要離去。

「仁賓!你可以留下來陪我嗎?」聽到這句心跳加速了起來。

「過來!坐我旁邊抱著我」

我緩緩的坐下,她轉身摟住我伏在我胸口后沈睡了過去。我聞著她的發香,
不敢挪動身體深怕驚醒睡夢中的女神。不知不覺中我也睡了過去。雖然不是很合
適的方式睡去,但是我今晚卻做了一個美夢。

*******************************

注一:當時進口洋煙酒尚未開放,一瓶約翰走路要花一千八百兩臺幣,白蘭
地XO則要索價三千多兩臺幣。那時臺幣幣值剛從1:42開始升值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