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辦公室的惱羞成怒

2015-1-22 激情小說

 

張昕的眼神不變,揚秀梅則是目露一絲兇光,狠狠地瞪著龍少軍這個打胡亂說之徒。
宋冬燕則是“噗哧”一笑,接口道:“你是說有的人有文憑但沒有實力,等于沒有文憑,而你雖然沒有文憑,但有實力。”
龍少軍對她拋了一個不愧為知己的眼神,輕輕點點頭,然后望向張昕。
張昕頓了頓,才道:“嗯,龍先生語言精避、令人深思,讓我們佩服不已,如果我們需要,一定會優先考慮你的,不過,我們此次只招女模特,你沒有看過招聘啟事不知道,我想,以龍先生的能力,到哪里都會大放光彩的。”
龍少軍突然感到自己現在已是黔驢技窮,用力表演了如此之久,卻沒有多大用處,看對方的態度,分明是不想聘用自己,不過,想想一年二十萬,真高啊,父母拼命地工作二十年都掙不到這個數,如果自己得到這個工作,從此,就能讓父母過上好日子了,為了父母,為了自己,為了未來的老婆、孩子,一定不能退縮,要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的精神,要想出卑鄙手段,使出無恥陰招,要把所有競爭對手擊倒,要把面前美女堡壘拿下,到那時,定會是金錢自會飛到手,美女攆都攆不走,想想那美好的光景,就只有拼搏、奮斗,哪怕跪下叫她們親媽媽也在所不惜。
“這個,常言道:一陰一陽、組合堅強;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正所謂獨陽不生、獨陰不長,我想,以三位美姐姐的聰明伶俐,一定明白這個道理,我想,貴公司也會需要男模特的,作為一個公司,要想賺錢,就必須先出名,要想出名,就必須標新立異、出奇制勝,試想一下,在那高高的舞臺上,在五彩燈光的照射下,在美妙音樂的相伴下,在萬千觀眾的注目下,一對男女,翩翩出場,他們身穿我們公司的服裝,男的英俊瀟灑、高大威猛,女的靚麗動人、嬌艷柔美,他們手挽著手,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眼中流露出喜悅的神光,男士踏著雄壯的步伐,女士輕邁小巧的狐步,那景象是多么的動人心動,那畫面是多么的令人陶醉,我想,我們公司的服裝將會是聲名遠播、供不應求,而我們公司的業績也會是蒸蒸日上,前途無量,到那時,三位美姐姐就明白招聘了小弟是多么的明智,多么的英明。”龍少軍侃侃而談。
龍少軍一番慷慨就義的演說終于講完了,整個房間一片沉寂,張昕三女的表情各一。
張昕一對美目打量著龍少軍,眼中出現思索之色,不知在想什么,不過,她的嘴角卻在輕微抽動,可能想發笑,只是長久掛著虛偽的面孔,所以忍耐度非常強,雖然想發笑,臉上卻依然不露聲色。
宋冬燕嘴角開始上翹,好像要發笑,連忙用手掩住小嘴,腦袋前伸,已經藏到電腦后面,看她那微微顫抖的嬌身,就明白她定在那后面悶笑。
揚秀梅“噗哧”一笑,立即發覺不對,連忙用小手掩住小嘴,側過身去,雙肩輕輕聳動,可想她正在拼命忍住不笑出來。
龍少軍傻傻地站在那里,心中暗叫不妙,不知自己哪里出了問題,竟惹得三位美女發笑,猶如是揚秀梅,以她的類型,要讓她發笑,應該無比艱難,現在,她卻在發笑,必定是見到了這世上最好笑的事,忍不住問道:“三位美姐姐,我說得有什么不對嗎?”
張昕嘴角再次抽動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一點,緩緩道:“總的說來,你形容得太美了,我想,你應該去搞舞蹈設計或報名口才比賽,一定能名動天下,嗯,就是當一名男模特也是非常合適,以你的條件,必定能拿大獎,確實是一個難得的人才。”
龍少軍臉上已經綻開笑容,謙虛道:“多謝張姐姐夸獎,小弟才疏學淺,哪有你說的那么好,我會驕傲的。”
張昕沒有理會他,繼續道:“可惜啊,我們金鳳公司只生產女性服裝,而且以內衣為主,這次招聘的女模特,就是為了推出最新一代的內衣,所以,男士是不合適的。”
“啊!”龍少軍只感到眼前一黑,差一點栽倒在地,連忙扶住那根椅子。
“我來補允一句,我們公司新一代產品就是迷你情趣內衣,我想,當你與一位女模特身穿迷你情趣內衣,手挽手出現在五彩繽紛、音樂環繞的舞臺上時,確實很標新立異,不過,那只是出奇,但絕不能制勝,你說呢?”宋冬燕的腦袋從電腦后面露出來,對著龍少軍戲謔道,然后又藏到電腦后面,嬌身顫抖不已。
“砰!”龍少軍一個失神,連人帶椅摔倒在地,連忙爬起來,嘴中喃喃道:“我,我想我可能來錯了地方,這個,打擾了,再見。”說著,朝著大門走去。
“噗哧”張昕三女再也忍不住嬌笑起來,張昕用嘴掩著小嘴,一對美目盯著龍少軍,好像要看清他到底是什么人。
宋冬燕則咯咯咯地笑著,腦袋藏在電腦后面,只見一只手撫著小腹,嬌軀顫抖不已。
揚秀梅也忍俊不住,一手撐在桌上,則一只手掩住小嘴,腦袋趴在桌上,發出吃吃的聲響。
龍少軍灰溜溜地走到門邊,一邊拉著把手,剛想使力,突然想起一年二十萬的收入,確實有點舍不得,思維急轉,身體也停止不動。
深深吸了一口氣,龍少軍平息了心情,胸膛再次挺起,臉上露出迷人的微笑,再也看不到一絲頹廢,轉身又回到房屋中間。
本來正在嬌笑的三女立即停止發笑,三對美目定在龍少軍身上,眼中充滿著迷惑。
龍少軍掃視張昕三女一眼,道:“這個,先前是我沒有弄清招聘的內容,有點失禮,我向你們道歉,現在,我再次推銷自己,我想,當模特不適合我,但舞臺需要燈光吧,我對燈光方面比較善長,不知你們需不需要招聘一位一流的燈光師?”
張昕三女沒想到龍少軍的臉皮如此厚,還要應聘,同時搖頭,張昕道:“龍先生,我們已有專業的燈光師。”
“哦,那需不需要化妝師?”龍少軍立即調轉方向。
“對不起,我們已有一流的化妝師。

“這個,辦公室需不需要人?比如,打字員、電器、電腦維修員,哦,對了,寫文章,我想你們需要吧,我文章寫得很好的。”
“對不起,冬燕就是兼職作家,已經在許多報刊雜志上發表過文章,她的文章寫得很好。”
“那需不需要翻譯,我會英語、德語。”
“冬燕會英語、德語、俄語三種語言。”
“有沒有扛箱子之類的體力活?”
“我們已有專業的搬運工。”
“清潔員總需要吧,我在家里就長年干家務,端茶、遞水、擦窗、拖地,樣樣精通。”
“這個,我的要求很低,工資少一點也沒有關系的。”
“我們已有專業的清潔工。”
“月薪三千?”
“月薪兩千?”
“這,你們的屁兒也太黑了點吧,竟是如此剝削勞動人民的剩余價值,一口價,一千,再不行,我就走人!”龍少軍用盡全身力氣大吼出來。
張昕等頓時大怒,揚秀梅橫眉一豎,嬌喝道:“龍少軍,給我滾出去,不然,我們就要叫保安了!”
龍少軍也是大怒,為了找到好一點的工作,他已經盡量壓抑自己,奴顏媚骨,阿諛奉承、厚顏無恥、委曲求全,想出無數贊美之詞,做出無數優美造型,真是聞者掉淚、見者傷心,就是鐵石心腸也會溶化。但這三位女士心比鈦合金還硬,沒有一絲同情心,自己委屈地從白領降到藍領,然后變成打工仔,最后成了打雜工、清潔工,工資也是一降再降,已經遠遠低于自身價值,她們還對自己惡言相向,看這樣子,工作是不可能有了,所以,自己也不可能變成她們的下屬,常言道,人不求人一般大。自己,就用不著害怕她們,也就是說,現在,大家地位平等,她們對自己惡言相向,自己如果再忍讓就是傻B!
臉色一正,橫眉一豎,龍少軍淡淡地瞅著揚秀梅,冷笑道:“揚主管,生意不成仁義在,常言道:今日留一線,以后好見面。我承認是占用了你們寶貴時間,但我一樣浪費了寶貴時間,大家彼此彼此,看你長得還算不錯,怎么性格如此暴躁,你這脾氣,我想你定交不到男朋友,可能因此有點心理變態吧。”
“你,你這卑鄙的、無恥的、萬人唾罵、眾人詛咒的陰險小人,我,我要撕爛你那張臭嘴!”揚秀梅身具武功,脾氣自然不好,動不動就要動粗。
“揚主管不要激動,不要慌張,瞧你那模樣,眥牙咧嘴、目露兇光,說明你已經黔驢技窮,既而惱羞成怒,依靠兇相來掩飾你的心虛,借著動粗來挽回你的失敗,來啊,東風吹、戰鼓擂,這個世界誰怕誰!你沒有男朋友管教,我就充當一次,讓你知道男人的厲害!”
破空聲響起,剎時間,龍少軍只見眼前出現一只高跟皮鞋,對著自己的前胸踹來。
身體微退一步,龍少軍舉手在身前劃了一個半圓,一掌切出,正中套在高跟皮鞋上的腳關節,高跟皮鞋朝著一旁掃去,然后又一只高跟皮鞋出現在面門。
龍少軍不慌不忙,雙手繼續把圓圈畫完,又切在這一只腿關節上。
揚秀梅的身體一個空翻倒回去,穩穩地站在地上,雙眼露出驚疑之色,臉上閃過一絲紅暈,低聲道:“太極推手!”,深深吸了一口氣,身體微微一側,一條修長的大腿在空中連踢數下,嬌軀再次騰空而起,雙腿在空中交替踢出,直攻龍少軍的頭部和胸部。
面對揚秀梅猶如大河般連綿不絕的攻擊,龍少軍一時間竟毫無還手之力,只能借著自學成才的太極推手拼命抵擋,說起來,他現在只吸收了常一新十分之二的內力,達到異能者的兩層,相當于一般武者的四級左右,再加上他不敢使用陰陽和合神功上的招式,內力根本無法發揮出來。而揚秀梅的修為已經一般武者的三級左右,雖然低他一些,但以鴛鴦腿發起進攻,其勢依然兇猛無比,他也不得不暫避鋒芒,等她這一輪攻擊結束后才能反擊。
當揚秀梅踢出第八腿時,她的身體落回地面,腳尖在地上一點,準備再次升空。
龍少軍一直在等這個機會,在揚秀梅的身體剛落回地面時,身體一側,猶如一條魚兒般逆流而上,轉眼間就躲開揚秀梅的雙擊,與她相撞在一起,一拳擊向她的小腹。
揚秀梅剛想騰空而起,就見到龍少軍欺近自己的身體,小腹處感到一股勁力迫來,知道龍少軍這一拳正攻向自己的小腹,連忙一收腹,一手切向龍少軍的拳頭。
不過,已經來不及,龍少軍的拳頭已經擊中她的小腹,只是她收縮小腹時,力道化解了近一半多,就是如此,她也感到小腹一陣巨痛,腸子好像被刀絞一般,全身力量大失,急忙后退。
龍少軍緊緊跟上,揚秀梅的武功是鴛鴦腿,善長遠攻,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欺到她身前,讓她的腿攻失去作用,當然不會讓她拉開兩人的距離。
龍少軍的身體一撲,一掌拍開揚秀梅攻來的手,一把抓出,已經扣住她的肩膀,用力一拉,揚秀梅身不由己地朝他撲來。
龍少軍另一只手一伸,一把扣住她的脖子,身體前沖,帶動她的身體一直沖到墻壁上,把揚秀梅緊緊抵在墻上。
揚秀梅當然不會就此束手就擒,一手抓住龍少軍扣住她脖子的大手,另一手則重重地擊在龍少軍的肋部。
龍少軍身體顫抖一下,這一擊,差一點把他的五臟六腑打離位,幸好體內常一新傳他的內力在這個時候自動護主,從潛伏之地涌出一股內力,讓他的內臟立即復元。
揚秀梅眼見龍少軍的手還扣在她的脖子上,又是一膝蓋頂出,幸好龍少軍有所防備,不然,這一膝蓋,足會讓他變成太監。
連挨兩記,龍少軍頓時大怒,也不客氣,一肘頂出,正中揚秀梅的小腹。
揚秀梅慘叫一聲,只感到肚子猶如翻江倒海沸騰起來,還沒有反應過來,龍少軍膝蓋一抬,又頂在她的小腹上。

“啊!” 揚秀梅發出竭嘶底里的慘叫,全身力氣已經消失不見,身體一軟,不是有龍少軍的大手扣住脖了,就會栽倒在地。
龍少軍扣住揚秀梅的脖子,帶動著的身體轉動半圈,把她身體推倒在椅子上坐好,腦袋湊到她的面前,兩人的臉只相隔半尺距離,冷然道:“以后一定要記住,當我女人,就要學會溫柔,千萬不要動粗!”說著,還在她的俏臉上親了一口,發出嘖嘖的聲響,贊嘆道:“真香!”
“你,我要殺了你!”揚秀梅用盡全力叫出來,然后身體一軟,癱在椅中,頭一歪,竟被氣昏過去了。
龍少軍怔了怔,沒想到揚秀梅性格竟是如此剛烈,幾句話就被氣昏了,松開扣住她脖子的大手,直起身,側頭對已經呆在當場的張昕和宋冬燕道:“兩位美姐姐,以后多勸勸揚主管,再不改改暴躁的性格,我會休書一封的,拜拜。”不待張昕與宋冬燕反應過來,立即閃到房門處,拉開房開溜出去,順便關上房門。
外面三十多名美女一見龍少軍出來,三十多對美目立即盯在他臉上。
龍少軍對眾女瀟灑地揮揮手,道:“美女們,里面有點小事,暫時不要進去。”
那些女士立即點頭。
龍少軍又道:“美女們,祝你們好運,再見。”
那些美女同時道:“帥哥再見!”
龍少軍瀟灑的揮揮手,以雄壯的步伐走向樓梯間,腰肝是那么挺拔,身軀是那么偉岸,步伐是那么穩重,氣勢是那么宏偉,看得眾女心神急蕩、心儀不已。
眼見已經避過眾女的目光,龍少軍立即朝著樓梯間沖去,哪還有一絲沉穩之像,當務之急是逃命要緊,因為他知道張昕等女回過神來后就會通知下面的保安。
他現在不敢坐電梯,保安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堵住電梯。
龍少軍很快就來到二樓,側耳一聽,就聽見急促的聲音從一樓樓梯傳來,并朝他接近。
龍少軍立即就知道張昕已經通知了下面的保安,現在,他也感到焦急無比,如果被堵在這里,到時有理也說不清,他當然不會公然對付保安,那時,性質就變了,如果驚動警察,他將會吃不了兜著走,至少現在,他還必須夾著尾巴做人。
沒想到一場應聘結果卻變成打斗,最后則是逃跑,這結局真是誰也想不到,真是倒霉啊,龍少軍暗自嘆息著。
雖然在暗嘆倒霉,但龍少軍的思維卻沒有停止轉動,現在,保安應該分成兩批人,一批從電梯上去,一批從樓梯間上來,至于大廳里,就是有人守在那里,警覺性都不很高,說不定已經全部動員,因為電梯與樓梯一堵,除非從窗戶跳下樓,不然根本不可能逃出去,更不可能到達樓底大廳。
所以,龍少軍現在只有一條路,就是不能越過上面的保安,并不能讓他們發出警報。
側耳聽去,知道上來的共有三人,龍少軍等他們來到轉角處,突然竄出去,兩拳揮出,正中兩人的下巴,那兩人哪里想得到龍少軍竟敢以一對三偷襲他們,立即昏迷過去,被龍少軍扶住身體,朝地下一放,反手抓住最后那名保安擊來的拳頭,輕輕一扭,那名保安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轉過身去,然后感到腦袋一痛,也跟著昏迷過去。
龍少軍來到一層樓梯間,先伸頭看了一眼大廳。
大廳里靠大門處,果然站著兩名保安,正在注視著這一邊,嚇得龍少軍連忙縮回腦袋,心中開始回憶先前在大廳里看見的情況。
“嗯,那一邊是進來的大門,現在,兩名保安站在那里,注視著這一邊,自己當然不能過去,不過,樓梯旁邊是電梯間,電梯間過去就是一個通道,應該通向后面,自己要想脫困,只有從那邊出去。”龍少軍想道。
想了想,龍少軍重新來到三名被擊昏的保安處,脫下其中一名身材與自己相近的保安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現在,從側面和背影上看,一定能騙過那兩名保安。
果然,那兩名保安想不到龍少軍竟擊昏了三名同伴,見到他的側面根本認不出來,讓他溜到電梯旁邊的過道中,邁著輕快的步伐朝里面走去。
龍少軍的猜測沒有錯,后面果然有一道小門,龍少軍大喜,脫下保安制服,把它放在門邊,然后逃之夭夭。
龍少軍來到江邊,坐在堤壩上,觀著著江上來往的船只,心中郁悶不已,三天,竟找不到合適的工作,自己一向認為自己是人類精英、祖國棟梁,哪知卻栽在這小小的工作上,三天來,自己好像一直掛著虛偽的笑臉,對著那些老板奴顏媚骨、阿諛奉承,贊美語言層出不窮,但卻因為沒有文憑,又沒有一技之長,處處碰壁,到現在,他竟不知道再怎么繼續下去。
思維回轉,龍少軍想到了自己的武功,自己怎么沒有那些小說中主人公那里,一出懲是天下無敵,沒有錢,來一個打、砸、搶,立即就變為富翁,金錢、美女統統到手,所到之處,真是舉世注目、萬人敬仰,那光景真是太美了。可惜,自己身懷異能,卻是靈異界的公敵,一旦暴露,立即就會被定為淫賊,被正道人士群起而攻之,說起來,自己并沒有干壞事,也沒有采花,但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會相信嗎,就是相信,他們一樣不會放過自己,正所謂茄子揀軟的捏,自己修為低下,正好成為某些人揚名立萬的墊腳石,到時,他們想給自己安什么罪名還不是他們的權力,就是說自己上到七八十歲的老太婆、下到四五歲的小女孩都不放過,順便還會給自己安上一個男女通吃的罪名,自己也只有默默地承認,因為,死人是不能為自己辯護的。
現在,因為沒有文憑,所以一時間也無法找到好的工作,當務之急就是提升自己的武功,以他師傅的話說,只有達到八級以上的修為才能顯露自己的本門武功,但要達到八級以上,不知難到何種程度,八級豈是那么容易達到的,常一新堅持到第三級才找女子陰陽調和,用了四十多年才達到六級多,可想要達到異能的高階多么艱難。

不過,龍少軍運氣非常好,常一新把全身內力傳給他,讓他擁有六級的內功,一旦成功吸收,就達到六級的修為,但他還是童子之身,這在陰陽門的歷史上卻從來沒有出現過,雖然陰陽和合神功可以傳承,但上輩是不會隨便把功力傳給下一輩的,除非自知必死,而且還有條件傳功,這種情況卻不多,當然還有各種因素,比如傳功之人的修為,接收之人的體質等因素等,總之,陰陽門歷史上也出現過傳功的現象,卻沒有一個達到龍少軍這種條件,以童子之身可以達到六級以上,其前途可說無比遠大,假以時日,不出意外的話,一定可以達到八級甚至九級以上。
龍少軍在大成之前不敢使用陰陽門的武功,所以他一直都在尋找其他異能武功,用來作為對敵之用,比如先前對付揚秀梅的太極推手,就是他在收攤上買的書,然后照著上面練成的,不過,內力卻是以陰陽和合神功為主,可以說,如果揚秀梅是一個異能高手,一定能發現他使用的是陰陽和合神功,所以,今天與揚秀梅搏斗,他也冒了很大的險,這種情況不能再發生,也就是他不能運用內力與異能高手動武,不然,立即就會暴露身份。
想到這里,龍少軍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有武功不能使用,工作又找不到,錢是越用越少,家中父母還在受窮,任誰遇到這種情況也感到焦慮無比。
龍少軍在河堤上一直坐到晚上,最后無奈地回到學校。
以后幾天,龍少軍在找不到工作的情況下,無奈地到一個房屋建筑工地打工,以他的力氣,扛著上百斤的水泥袋毫不困難,只是本來想干腦力勞動,最后卻變成體力勞動讓他郁悶不已。
說起來,干這份體力活工資還比較可觀,每天收入為五十元,如果工程進度超前,還有一定的獎金,算起來,以前的搬運工人一月可以掙到二三千元。
現在,學校正在軍訓,一個月后才會回來,龍少軍決定暫時在這里工作一個月,掙點錢好維持這一學期的生活。
為了最大限度地掙錢,龍少軍自愿守工地,連晚上守夜班的錢一起掙,這樣一來,一個月又可以多掙五六百元。
龍少軍打工這地方屬于城郊,離海邊并不遠,修建的是一個花園別墅群,晚上,除了幾名守夜的工人外,附近根本沒有人,所以,龍少軍正好每晚到海邊去修煉武功。
陰陽和合神功實際上分為陰功和陽功,陰功顏色呈青色,陽功呈紫色,陰功從能量的角度上講,就是光明能量,可以通過陽光吸收,只是接收起來無比緩慢,畢竟,太陽光也不是純粹的光明能量,只能算是光明的變異種類而已。
而陰功,則是黑暗能量,可能月光吸收,不過,月光是太陽光的反射,通過轉換后變成黑暗能量,也不是純粹的黑暗能量,只能算是沾了一些邊。
所以,龍少軍在白天就盡量吸收太陽的能量,而晚上,就吸收月光的能量,半個月下來,又讓他融合了一部分常一新所傳能量,武功大漲,修為達到了異能者的三級,可以說,到現在,他才算是真正的異能者,可以面對面躲過一般常規短槍的射擊。
隨著內力的增長,龍少軍各方面也跟著增強,現在他已經可一躍達到五米高度,飛馳起來,最快速度可以達到一百多公里,力氣也大了許多,單手可以舉起兩百多公斤的東西,內力發出,可以把三米之內的磚頭打得粉碎,并且可以在三米內形成一個能量手,抓住一般的小件東西。
另外,龍少軍對太極推手加以改進,把陰陽和合神功的內力融入太極推手之中,雖然只融合了三分之二的能量,但卻讓太極推手的威力達到異能者的兩級,以后,他就可以以兩級異能者的身份大膽與別人拼搏,只要不遇到七級以上的異能高手,就不用擔心被別人認出來,這讓他大大松了口氣,不然,有一身武功卻不敢運用,確實讓有壓抑無比。
這天晚上,龍少軍吸收完月光后,正準備回住處去,突然,他看見前方有一道黑影一閃,心中一動,連忙藏到不遠處一片大石堆后面,偷眼望去。
半分鐘后,那道黑影就飛到近前。
龍少軍眼見那道黑影飛來的速度,連忙收斂意識,眼睛微瞇,從一條石縫處看過去。
那道黑影竟是一個青年,二十多歲,身穿一件黑衣,長得還算英俊,滿臉的慌張,不時東張西望,可想,他正在逃亡。
此人定是一個偷雞摸狗之輩,龍少軍給此人下了定義。
果然,正當那名青年逃到石堆前面時,一聲嬌叱:“淫賊,哪里逃!”隨著聲音,一名少女從天而降,站在那名青年身前,手中長劍指著他。
“俠女捉淫賊!”龍少軍差得笑出聲來,沒想到這個社會還會有這種事,頓時興趣大增,注目望過去。
這兩人看上去小巷中的兩人都是異能者,以龍少軍的觀察,那個青年的修為大約在三級上下,在少女的意識鎖定下臉色蒼白,但眼珠卻在暗暗轉動,可想,定是一個老奸巨滑之徒,心中正在暗暗打著壞主意。
反觀那少女,卻是一個大美人,看上去二十一二歲,身高約有一米六七左右,穿著一件緊身武士裝,更顯身材的高挑修長,酥胸高聳,好像在世界展示它的驕傲,一張鵝蛋臉白潔如玉,鼻梁挺直,小嘴殷紅,整個人顯得秀麗無比,其姿色竟不在學校里的趙如雪與孫玉環之下,不過,現在少女緊崩著小臉,雙眼卻透出絲絲冷芒,籠罩著那名黑衣人全身上下,手持一把長劍,指著青年,劍身在黑夜中閃出絲絲冷光,可見是一個好劍。當然,那名青年面露害怕的原因則是這位少女的修為比較高,應該在四至五級左右,雙方的實力差得太遠,少女當然吃定青年。
“女俠,女俠,小的冤枉啊!”青年突然跪倒在地,對著那名少女哭喊起來,聲音凄涼無比,好像他真的是被冤枉一般。
那名少女看上去就是一個雌兒,沒有在江湖中闖蕩過,面對著那人的無賴手段,一時間竟顯得手腳失措,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完了,完了,這名少女要完了。”龍少軍看得搖頭嘆息,因為,他看見那個家伙偷偷從褲子的口袋里拿出一個小瓶子,悄悄地打開瓶口,一股略帶酸味的東西從里面飄出來,對著少女飄去。

龍少軍本來想出聲提醒少女,轉念一想,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臉上浮現起奸笑,因為,他覺得讓少女中毒更合適,這樣,他才能來一個英雄救美,這當中的好處可說是一言難盡。
果然,短暫的停頓后,少女嬌聲喝道:“你還冤枉,我聽到我同伴在房間里叫救命,又親眼看見你從她的房間里跑出來,你不是淫賊還是甚么?”
青年立即道:“小的是從那個房間里出來,先前,小的也是被人追殺,不得已躲到那間房間里,哪知那間房里住著你的同伴,一見到我就開始大叫,緊接著你又出現了,我以為是追殺我的人來了,只有逃走,哪知是誤會,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就殺了我吧。”說著,閉上雙眼,一幅絕不反抗的模樣。
少女在那里躊躇不已,龍少軍心中卻又開始嘆息,現在,已經過了近一分鐘,這藥性也該發作了吧。
“不對,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靈異界淫賊榜上排名第九的江湖一只蜂余萬保!”少女大驚道,突然想起家里人給她講的江湖典故,一劍刺出。
余萬保嘻嘻一笑,道:“小姐真是聰明,可惜已經晚了,你已經中了我的‘百步香’迷藥,認命吧。”一邊說一邊站立起來,伸出兩個指頭就夾住劍身,少女這一劍哪里能刺下去。
少女連忙抽回長劍,朝著余萬保猛攻過去,不過,她已經中了余萬保所說的“百步香”迷藥,功力大減,一時間竟把余萬保無可奈何。
當少女再一劍刺出去,余萬保再次夾住劍身,手一扭,少女手中的長劍到了他的手中。
少女冷哼一聲,一指彈出,空中發出一聲悶雷聲。
余萬保悶哼一聲,身體踉蹌而退,臉色頓時變成蒼白無比,一手撫胸,指間竟出現一絲血漬,臉上出現一絲驚容,輕咳兩聲,才道:“沒想到你竟身懷如此神功,本人沒防備下也被你擊傷,可惜啊,卻沒能擊斃我,現在,就要看我的表演了。”
少女用盡全力發出一指,但卻因為中了“百步香”,十成功力只剩兩三成,只擊傷了余萬保,卻沒能擊斃他,現在,她用盡了最后一點內力,已經是賊去樓空,眼中頓時閃過驚恐之色,她知道余萬保的底細,自己一個女子落到他手中,絕對不能逃走失去清白的下場,又急又怒下,身體頓時搖搖欲墜。
余萬保臉上出現一絲得色,用指頭在劍身上一彈,發出一聲清脆的鳴聲。
“啊,真是把好劍啊,這種劍只有大的門派、世家才有吧?”余萬保感嘆道。
少女現在迷藥已經全面發作,全身內力消失不見,身體搖搖欲墜,嬌叱道:“我是魏家的魏江燕,你敢對付我,魏家絕不會放過你的!”
龍少軍在一旁聽得連連搖頭,他雖然身懷異能,但對靈異界卻不了解,常一新剛傳他內力就死了,留下的陰陽和合神功心法上只講了異能的一些情況,并沒有寫異能界各門派、世家的情況,所以,他也不知道靈異界里面到底有哪些門派。現在,情況已明,魏家應該就是靈異界一個世家,而且非常有名。
魏江燕還是沒有江湖經驗,本來,她如果不說出她的身份,也許被強奸后還有活命的可能,現在,余萬保只能來一個先奸后殺,不然,將遭到魏家的追殺,要想活命,他必須殺人滅口,所以,如果龍少軍不是碰巧在這里,魏玉燕就死定了。
果然,余萬保上前就摟住魏江燕,嘻嘻笑道:“啊,你是魏家大小姐,果然不愧為靈異界百花榜上的美女,而且你家可是Z國排名前百位、S市前二十位的大富豪,你不僅美麗無比,而且身份尊貴,整個靈異界的男人,哪個不想干你,唉,本來我只是想干了你后就放你走,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要先奸后殺!”
魏玉燕咬牙,雙手拍打著余萬保的身體,惶恐道:“你,你放開我,我要殺了你!”
余萬保一指點中魏玉燕的喉部,她頓時啞了下去,然后又一指點中她的前胸,魏玉燕頓時不能動彈,只能恨恨地望著他。
余萬保把魏玉燕放倒在地,嘻嘻笑道:“啊,靈異界百花榜上的美女啊,終于被我放倒一位,這么久,我一直想干掉一朵花,卻沒有那個實力,今晚上終于可以如愿以償了,我師傅就是被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人士殺死的,現在,先為他要點利息,以后,我不僅能干掉百花榜上的美女,還要干掉絕色譜上的美女,到那時,我將打敗前面那八人,一舉榮登淫賊榜首,以后,我就在靈異界露臉了,哈!哈!”說著,圍著魏玉燕的身體轉著圍,一邊打量著她,一邊發出得意的淫笑,突然用劍一挑,魏玉燕的上衣就被挑開,那一對玉峰頓時暴露出來。
“啊,真是太美了,不愧為百花榜上的美女啊,不知下面如何?”說著,用劍一挑,魏玉燕的褲子也被挑開一道縫。
魏玉燕雖然不能動,不能喊,意識卻是清醒的,雙眼緊閉,兩行淚水順著臉頰流下。
余萬保不愧為淫賊榜上排名第九的淫賊,經驗非常豐富,一邊用劍挑開魏玉燕的衣褲,一邊發出一連串的污言穢語,語言之豐富、之下流,連站在一邊的龍少軍都感到臉紅,魏玉燕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只是不停地流淚。
現在是夏天,衣服很少,不過,余萬保卻用了近五分鐘才把她的衣服用劍剝光,邊剝邊說著污言穢語,對魏江燕進行著精神上的侮辱,真可謂細嚼慢咽,這才是真正的淫賊,剝女人的衣服都有無數的花招。
龍少軍并沒有出面,因為,他雖然不是淫賊,卻有賊心,他也想等余萬保把魏玉燕剝光后再來個英雄救美,這樣一來,既能看到魏玉燕的裸體,又能成為她的恩人,還可以充當仁義大俠,一舉三得,何樂而不為呢。還有一點則是那個家伙現在只是用劍在挑開魏玉燕的衣服,倒沒直接用手撫摸她,其原因也簡單,就像一盤菜中菜多肉少,一般會把菜先吃完,最后才吃肉,余萬保現在是在羞侮魏玉燕,然后等她羞愧難當之時一舉占有她,這過程是非常美妙的,此人不愧為淫賊榜上人物,并不像一般的毛頭淫賊般連情調都不要就直接干事,然后幾下完事,這跟動物性交沒有什么兩樣。
當然,余萬保顯示高雅,就正中龍少軍的下懷,如果他上前直接撫摸魏玉燕,甚至去親吻她,龍少軍就會出面,雖然魏玉燕并不是他的什么人,不過,以后就說不定了,被余萬保看到裸體并沒有什么,因為他死定了,但卻不能讓他的臟手玷污魏玉燕的清白之軀,而那初吻,絕對不能被那家伙奪去。
現在,魏玉燕全身衣服已經被剝下,那個余萬保確實厲害,用劍把魏玉燕的衣服剝掉,衣褲竟還比較完整,可見,那家伙在方面下過這苦功,一眼望去,魏江燕不愧為靈異界百花榜上人物,肌膚白潔如玉,滑不留手,雖然長期練武,但肌肉卻沒有一點變形,反而細膩均勻,那高聳的酥胸,更是讓人心馳神怡,大腿雪白修長,一見就能勾起人的欲望,而兩腿之間那一片濃黑的森林,則勾起人的獸欲。

“啊,啊,太美了,百花榜上的人兒都是如此美麗,不知絕色榜上的美女美到何等程度啊!如果能干掉一個絕色譜的美女,我就是死也愿意啊!”余萬保忍不住贊嘆起來,把劍往一旁一拋,大叫道:“我受不了了,我要……”剛說到這里,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何方鼠輩,竟在使用迷藥,嗯,‘百步香’,原來是余萬保!”聲音響起時還在遠處,當結束時,已經到了大石堆后面。
說話的人就是龍少軍,他使出手段,聲音竟傳到遠處又繞回來,給人的感覺好像他正從遠方飛來一般。
下一刻,龍少軍從大石堆后面轉過來,身體挺得筆直,步伐沉著穩重,雙眼神光畢露,緊緊鎖住余萬保,整個人顯得氣勢如宏、威武不凡,一眼望去,竟真有幾分絕頂高手的氣勢。
余萬保也看清了龍少軍,竟被他的氣勢鎮住,眼珠轉動不停,心中卻暗自打鼓,來人發出聲音之時在幾百米外,結束時竟到了大石堆后面,其速度快如閃電,不說他現在受了傷,就是完好之時,他也自愧不如,由此可見,此人的修為奇高,他絕對不是對手。他也算老奸巨滑之徒,一判斷出自己遠遠不是來人的對手,又無法逃掉之時,立即尋找護身符。
反手扣在魏江燕的脖子上,余萬保大叫道:“你不要過來!不然,我殺了她!”
龍少軍臉上毫無表情,令人高深莫測,眼神卻鎖定余萬保,直看得他毛骨悚然。
余萬保被龍少軍的氣勢壓得喘不過氣來,額頭上冒出顆顆汗珠。
正當余萬保快要崩潰之時,龍少軍突然發出吃吃的笑聲,眼睛看向魏江燕,發出一絲綠芒,在她的胴體上來回掃視著,嘴中道:“哦,不愧為淫賊榜上排名第九,連百花榜上的人都弄翻了,果然有一套,在下真是佩服不已啊。”
余萬保一看龍少軍的眼神,心下一松,啊,聽聲音還以為是一個富有正義感的仁義大俠,原來與自己是一路的貨色,臉上立即堆滿笑容,小心問道:“請問你是……”
龍少軍眼睛一轉,他可不知道靈異界有什么大人物,要冒充之人必須符合幾個條件,一是余萬保只聽過名頭而不認識,二是不讓余萬保反感,也就是最好是同類,三則必須很有威名,而這個人淹非他師傅常一新莫屬,道:“在下陰陽門主常一新!”
余萬保神情一呆,立即露出欣然之色,道:“啊,是陰陽門主常前輩,想不到常前輩威震靈異界幾十年還是如此年青,真是駐顏有術啊,晚輩余萬保見過常前輩,晚輩剛出道就聽到你的威名,你乃是我們同道中的魁首,只是長久沒有露面,所以雅賊榜上沒有前輩的名字,不然,雅賊榜第一非前輩莫屬,這個,魏江燕乃是靈異界百花榜上的美人之一,前輩既然喜歡,就送給你享用,能為前輩效勞真乃晚輩的榮幸啊。”說著,他立即松開扣在魏江燕脖子上的手,退到一邊。
龍少軍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點頭道:“不錯,你很會做人,大有前途。”
“嘿,嘿,前輩夸獎了,先前啊,前輩出場的一剎那,晚輩立即被你那蓋世的雄姿所折服,你的身軀,是那么雄偉,那么偉岸,你的氣質是那么高貴,那么軒昂,小的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啊,不說獻上一位美女,就是獻上一百個、一千個美女也是愿意的!”余萬保討好道。
龍少軍哈哈大笑起來,道:“說得好,我也有這種感覺,對了,聽說‘百步香’乃是你的成名迷藥,交出配方,你就可以離開了。
“這個,這個……”余萬保遲疑一下,還是咬咬牙,道:“前輩,‘百步香’是我師傅口傳下來的,而且吩咐過不能外傳,不過,能見到前輩乃是晚輩的榮幸,晚輩理應表示我的心意,這個……”說到這里,他從身上摸出一個小本子,道:“這個,是我前一段時間在一個山洞中無意中得到的,對晚輩的用處并不大,我想,前輩也許用得著,就送給前輩,以示晚輩的誠意。”
龍少軍估計了一下自己與余萬保的距離,大約兩米多,正好在他內力控制的范圍,手一招,那個小本子自動向他飛來,到了他的手中,這一手,又把余萬保唬住。
龍少軍低頭一看,這本書看上去年代應該很久,竟看不出由什么制成,上面用篆文寫著“五行神功”四個字。
〈到這四個字,龍少軍暗暗一喜,沒想到無意之中竟得到一本武功心法,看這本書的材料,非常古老,定是一門非常高深的武學,自己走運了。
不過,現在卻不是研究此書的時候,龍少軍一合小本子,對正畢恭畢敬站在那里的余萬保道:“不錯,非常好,對了,先前你說的那個靈異界百花榜、絕色譜是怎么回事?哦,還有把你榮登的淫賊榜一并說說。”
余萬保立即道:“哦,前輩說的是這回事,這百花榜顧名思義,就是指靈異界一百位美女,現在只有四十三位,而這絕色榜,現在,只有四位,這四位美女絕對堪稱絕色,當然,這四十七位美女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必須是異能者,普通人是不在這個范圍內的。前輩已經看見了,這位魏玉燕就是百花之一,以她的姿色只能排在百花榜里,可想那絕色榜的美女美到何等程度。嗯,晚輩這兒有本靈異界指南,那上面詳細地記載了靈異界中的一切。”
龍少軍手一招,小本子飛到他的手中,低頭看去,那上面寫著靈異界指南幾字。
略微翻閱了一下,龍少軍翻到了淫賊榜,那上面排名第九的就是余萬保,那上面講道:余萬保外號江湖一只蜂,蜂,聽到這個字就明白他是干哪行的,專門采花,此人出生不詳,修為并不高,但卻有兩個特長,他的異能等級并不高,大約三級下層,但輕功卻是極好,可以與四級以上的高手比美;二是使毒的高手,最善長的則是迷藥,名叫“百步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