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我身邊的女人之青縣激情

2015-1-20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第二天早晨,經過精密準確的時間計算,我和監理很「偶然」的在廠門口遇見了來上班的波波。

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短袖大背心兒,一條藍色的牛仔背帶裙,腳上一雙白色的旅游鞋,一頭披肩的長發在腦后梳成了馬尾巴,背著一個蠟染的大挎包,光彩明媚,青春逼人,給人清新脫俗耳目一新的感覺。

對于這場偶遇,大家都很高興,一路說說笑笑,很快就到了岔路口兒。我提議,為了感謝昨晚波波的熱情招待,也為了慶祝大家的認識,今晚我們三人共進晚餐,他們當然沒有意見了,于是約好了時間,各自上班。

期待著晚上的聚會,平時忙忙碌碌不知不覺就下班的一個白天竟顯得得這么的難熬,快到下班的時候,監理進門了。

「王工,還忙哪?該走了吧?」

「你這家伙,還沒下班兒就跑我這兒合計晚飯,你是想吃飯呀,還是想見人家美女呀?」我嘻嘻哈哈的打出了一發試驗彈。

「都想!」這小子還真實在,不帶猶豫的。

「走吧王工,反正咱們也不管他們的時間。」他說得沒錯,我們是不受管廠的作息時間制約的,不過一般為了和大家保持一致,不要顯得太特殊,我們都遵守管廠的作息時間。

〈看表,也差不多要下班了,就收拾收拾,和監理一起走出了辦公大樓。
晚飯地點選在一家相對大點兒的飯館里,里面大概有不到二十張桌子,還有四個小包間兒。監理早已經電話預訂過,我們幾乎和波波前后腳得到了。

我推說自己對這里的飯菜不熟悉,把菜譜推給了波波,她只點了一個涼拌藕片,一個家常豆腐,不知道是喜歡素菜還是不好意思,監理跟著點了一個雞蛋炒蝦醬,一個五香白蘿卜絲,一個燉驢肉。

這小子還真會點,三個都是當地的特色菜,還都不貴,就那驢肉稍微價格高一點兒。

〖慮到波波是湖北人能吃辣,我最后又加了一個水煮魚,一個辣子肉丁,外加我的最愛——一大盆疙瘩湯。三個人肯定吃不了,不貴既然請客就不要太算計了,何況這邊兒的物價本來也低,這頓飯能有80塊錢就撐破天了。

早就對這小飯館兒的飯菜沒抱太大的希望,可以說還是有心理準備的,可沒想到和想象中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涼拌藕片不爽不脆,吃起來面糊糊的;家常豆腐吃起來感覺有點兒像魚香肉絲,不知到廚師在出鍋的時候烹醋干嘛;水煮魚,簡直就是糟踐那名字,都不想形容;辣子肉丁勉強能吃,就是配料和肉丁的數量差不多,似乎還更多一些;只有當地的那幾個菜還可以,而且所有的菜都有一個共性:咸,好像咸鹽不要錢似的,可著勁兒的往里擱。

我和監理都是北方人,雖說覺得難吃,不過好在走南闖北的,特別是下過施工現場,總的來說還能湊合,波波就明顯看得出來,覺得難以下咽,好像是在完成任務一樣。

我不禁覺得歉意,也覺得不好意思,請人家吃飯卻吃成了這樣兒,打個哈哈說:「這破地方,菜這么難吃,還不如我做得好吃呢。」話一出口我就發覺不對勁兒,兩個小東西居然全都看著我,波波問我:「你會做菜?」

「還成吧,反正比他們做得好吃!」我開始覺得心虛了,他們該不會是打算!
果然,兩個家伙異口同聲地說:「周末你做一次!」

人云:病從口入,禍從口出,果然不假,看來以后說話還真得留神了。
吃完飯,波波說要去超市買東西,我倆閑著沒事兒也跟著去了,結帳的時候我看見波波的購物籃里面裝得滿滿的都是零食,好力友派,薩其馬,餅干,方便面,榨菜,話梅什么的,滿滿一籃子。

「干嗎啊你這是?開小賣部啊?」我覺得很奇怪。

「哪兒呀,那是她的糧食。」監理直接替她回答。

「什么糧食?」我還是不明白。

「她嫌廠里做的飯不好吃,就吃這個了!」監理繼續越俎代庖的回答。
「什么叫我嫌不好吃啊?本來就是不好吃,什么都放那么多鹽,還放好多醬油,我就是吃不來青縣的那個味。」

「那早飯呢?你自己做?」我繼續著我的一萬個為什么。

「早晨就有時候吃有時候不吃了,反正我也不會做飯,吃也是泡面餅干,不吃也就那樣了。」波波說得很輕松,我卻覺得心里好痛,一個女孩子,孤身一人在外工作生活,連口熱飯菜都吃不上,看看監理一臉的毫不相干的模樣,我算明白了為什么他對波波一直的討好,而波波對他雖然熱情,但我卻覺得實際上并不很親近。

小伙子,你還是太年輕了,該用心的地方不夠用心,還需要磨練啊。

第二天早飯的時候,我沒有吃煮雞蛋,順手放進包里,見到波波的時候,也不拿出來,一路說笑著就到了岔路口,這時候我才猛然想起來似的問波波「過早沒得?」,我說的是宜昌話,監理沒聽明白我說的什么,波波愣了一下,緊跟著就笑著回答:「沒得!」我掏出那個雞蛋地給她說:「早飯吃多了,這個吃不下了,幫幫忙,你替我吃了吧」

波波接過雞蛋,什么也沒說,默默地看我一眼,轉身走了。我覺得她的眼神很復雜,似乎包含著很多東西。

監理奇怪的追問著我們剛才說的什么意思,懶得搭理他,我轉身走進了辦公大樓。回想著他那奇怪質疑的眼神,我覺得再不和他分開的話,恐怕會影響我。
午飯的時候,他照例端著盒飯到我的辦公室吃,畢竟車間里又吵又熱,我這里環境舒適還有空調。

吃完午飯我對他說:「以后呀,咱們得保持點兒距離了,上午,總部來個電話,就說是要所有的總部外派人員要保持高度的獨立自主性,不能受各駐地地方上人員的影響,也不能保持過近的關系,我估計又是哪兒出了事兒了。」

「不至于吧王工?」監理有點不在乎。

「別這么不在乎啊你,要是沒事兒的話總部不會突然發這么個電話過來,反正咱倆住一個樓里,有什么話回去說也一樣,何必非得在廠里頭給人家當靶子?今天晚飯咱們就別一起吃了,明天你也早走一會兒,再說了,早點兒到車間對你也有好處啊,起碼的撈一個勤勤懇懇。」我得讓他知道,和他疏遠不是我的想法,是總部的要求,我和他,還是很親近的。

人啊,真他媽的虛偽。

根據「總部的要求」,晚飯我們就不在一起,分開吃了。

唯一的一個顧忌已經消除,沖鋒號即將吹響了。

「他哩?」早晨一見面,波波就奇怪監理哪里去了。

「噢,總部有規定,我和他不能老在一起,影響工作」

「哎喲,還真是北京來的欽差大臣呢,還影響工作哩」波波擠兌我。

單獨和美女走路的感覺真好,不知不覺就到了岔路口,我掏出了那個煮雞蛋。
誰知道波波一扭頭「不要」態度極其堅決。

「怎么啦?有毒啊?」

「毒呢,倒是沒有,不過昨天的雞蛋冷冷的,吃下去,胃不舒服,難受了半天。」

「那你不會拿熱水泡一下兒啊?」這個理由可真是讓我哭笑不得。

「沒有熱水,有熱水我也不泡,怕燙到。要給就給熱的,給冷的你想讓我難受是不是?」完全是一幅小女人的撒嬌耍賴模樣。

「我的大小姐,人家給我的時候就不是熱的。」我覺得我比竇娥都冤枉。
「我不管,要不,」她突然頓了一下,聲音突然變了,變得好溫柔,臉上也出現了羞澀的紅暈:「你熱好了給我送來吧。」說完,頭也不回的快步走開了,望著美女娉婷的背影,品著她說的話和突然出現的羞澀,嗯,看來雞蛋的功能除了果腹之外,大概可以升級為鴻雁了吧。

到了辦公室,先打來一壺開水,把雞蛋放杯子里泡上,然后把今天的事情腦子里過了一遍,還好沒什么著急的,于是把雞蛋撈出來,已經很燙了,放進公文袋里,拎上就直奔波波的廠走去。

到了大門口,告訴傳達室的門衛說是監理有文件給張波送來,門衛打個電話,很快波波就出來了,見到是我也覺得很驚訝:「這個小劉,居然連您也敢勞動!」
「沒什么的,他太忙了,我就幫個忙而已,不過他的要簽收回執!」說著地上公文袋。

波波一接到手,憑著溫度和形狀一下子知道了是什么,臉上缺什么也沒帶出來,客客氣氣地說:「謝謝您了王工,請您進來吧,到我辦公室我給您寫回執。可惜今天我們廠長出去開會了,不然該請他接待您的。」

好一個聰明的姑娘!

我心花怒放,波波的心思已經明明白白的擺在我的面前了。

她的辦公室其實就是財務室,緊挨著廠長的辦公室,厚厚的防盜門顯示著這里不同于一般的辦公室,本來我還擔心和那個吝嗇廠長碰面呢,現在可以放松了。
屋子里只有她一個人,一問才知道原來出納會計一人全干了,我知道這肯定違反財務規定,不過這地方天高皇帝遠,沒人操那個閑心。

她拿出一次性紙杯給我到了杯水,我注意到她的屋里就有一臺飲水機,還說沒熱水,哼哼。

坐下來,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你怎么會說湖北話?」她突然問道。

「噢,我在宜昌呆過一段時間,多少學了一點兒。」我老老實實的回答。
「一段時間是多久啊?」

「嗯,大概一年多吧。」

「噢——」她拉長了聲音說到「一年多,那一定去了不少地方吧?沔陽去過沒有?」

「去過呀,踏線的時候去了幾次,哎,這么老的地名兒你也知道?」

「當然嘍,那里的蒸菜可有名了,沒吃一下?」

「吃了啊,每次都吃,我最喜歡……」腦子突然靈光一閃,媽媽的,上當了!
沔陽就是現在的仙桃,這小妮子可就是仙桃人啊,上次我裝糊涂,今天算全露餡兒了。

〈著波波一臉得意的樣兒,我突然覺得「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這句話太他媽的正確了。

「說啊,接著說啊,怎么不說撒?」她步步緊逼。

「那什么,你聽我解釋波波,」我只好實話實說了:「那次不是剛認識你么,覺得不知道說什么好,就裝糊涂哄你笑唄。」

「哎喲——那么好心啊?那你把小劉支使開也是好心呀?」

我腦子里哄得一下,她怎么知道的?監理會不會也知道了?

「什么意思呀?我支使他干嗎呀?」事到如此也只能咬緊牙關,裝糊涂到底了。

「哼!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么?」

「我真沒有,那是上級的指示,不是我的支使。」我堅持到底。

「算啦,你說沒有就沒有吧。」

嗯?我突然意識到,她今天的口氣很不一般,完全沒有平日的那種尊重和客氣,反倒是充滿了女孩子和戀人說話時的那種嬌蠻。難道說,她要主動出擊?
果然,她開始了:「對湖北印象怎么樣?」

「挺好的啊,山清水秀地杰忍人靈!」我張嘴就來,既然不知道她葫蘆里買的什么藥,那就干脆以不變應萬變。

「人怎么靈啦?」開始往人上邊引了。

「嗯,怎么說呢,湖北人聰明,男的還都特精神,女的呢都特漂亮,比如你啦。」

我順坡下驢。

「亂講,我那里漂亮了。」話是這么說,可臉上的歡喜勁兒還是無法掩蓋。
「你要讓我具體說我還真說不出來,反正我就是覺得你漂亮。」我開始發射糖衣炮彈了。

「又亂講了,你那么好的條件,身邊美女還不成群結隊?哪里還有工夫看我喲?」

「信不信由你,我自己相信你漂亮就是了。」這時候,一口咬定,癡心不改,絕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唉……」幽幽的嘆一口氣,波波沒有再說什么,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我,我看到了她眼中只有一個……我!

我不敢再坐下去了,再多停留一秒鐘,我都怕自己會不顧一切地把她抱進懷里。

接下來的幾天,她都再沒有要我把雞蛋泡熱,每次在岔路口分手的時候,都會默默地看著我,只有我能讀懂那眼神中的萬般情意。

真的是天隨人愿,到了周末的時候,制管車間剛好完成了813的訂單,要換道上1016(這兩個數字說的都是鋼管的管徑),按照要求,換道試車出新管,監理必須全程在場,這就意味著,除了吃飯的那一點點時間外,他都得在生產線上了,整整一個白天,都將屬于波波和我。

為了不引起監理的懷疑,我周五的晚上就告訴他,周六的中午早點出來,我在波波的住所做飯款到他們兩個,他很高興的答應了,看樣子沒有絲毫的懷疑。
第二天早晨,我和波波一起去買菜,我們在菜場里和小販們討價還價,爭論著份量的多少,品質的好壞,完全是夫妻居家過日子的樣子,回來的路上,波波一臉的興奮,甚至不自覺地拉著我的胳膊,完全是一幅幸福的小女人狀。

為了徹底的表現出一個當代新好男人的品質,我忙碌了整整一個上午,波波也手忙腳亂的給我幫忙,說實在的,如果沒有她的幫忙,我還能快一點兒干完。
等到監理進屋的時候,我的最后一個湯剛好完工。

兩個小家伙顯然沒料到我有這么一手,也搭上平日里苦得很了,至少有一刻鐘,倆人誰都不說話,甩開腮幫子猛吃。

菜譜,是我早就想好的,既要簡單快捷,又要色香味俱全,涼拌藕片,算是對那個飯館的全盤否定;水果沙拉,便捷易做,材料新鮮;拌豆腐絲,河北的家常菜,簡單美味;清蒸草魚,吃的就是一個鮮勁兒,波波肯定喜歡;紅酒大蝦,從我當西餐廚師長的朋友那兒學來的,酒香四溢,色相誘人;白切雞,上海名菜,細嫩爽滑,我練習過很多次了,決不會失手;本想做耗油生菜,可惜買不到耗油,改蒜蓉了;黃瓜皮蛋湯,湖北特色。總體而言,都是照顧波波的口味。

我真沒想到,這么一大堆的菜居然都被吃光了,平時和監理吃飯也沒發現他有多大的胃口呀?今天怎么這么能吃呀。

吃完飯,監理匆匆的走了,臨走還撂下一句話:「王工,感謝,別的不說了,明天您接著做一頓。」

這小兔崽子,真拿使喚人不當回事兒呀。

波波說什么也不讓我幫著收拾,說是在她們老家除非女人不在家,否則哪有讓男人洗碗的?給我泡好一杯茶,就把自己關進了廚房,我知道,她是怕客廳的冷氣跑了,我會熱。

多好的姑娘,細心,體貼。

過了半天她才從廚房里鉆出來,滿頭的大汗。

「我先沖一下哈!」說著跑進臥室,跟著又抱著衣服跑進了衛生間。

「嘩嘩」的水聲讓我一陣陣的心馬意猿,剛才我沒有聽到她別門的聲音,這就意味著衛生間的門是虛掩的,只要我把門打開,就可以得到我想要得了。不行,那樣的話萬一她不愿意怎么辦?正在天人交戰之際,水聲停了,波波很快的也走了出來。

浴后的波波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艷麗,常常的黑發盤在腦后,白凈的臉頰透著微紅,換了一件白色的短袖體恤衫,藍色的短褲,裸露在外的胳膊和大腿膚色潔白,皮膚細膩,白花花的欲迷人眼,體恤衫的下擺扎進短褲里面,更顯得細腰纖纖,豐乳挺拔。

「哎呀,真是累死我了,好久都沒有這么干活了。你可真能禍害,擦爐臺都擦得我胳膊酸疼呢。」她一邊揉著肩膀一邊嗲嗲的抱怨。

「好吃么?」

「嗯!」

「那不就得了,有好吃的還抱怨。要不要我給你揉揉啊?」

「好……」我看她就差振臂高呼了。

讓她坐在椅子上,我站在她身后,開始認真地給她揉起肩膀來。

手指按到了她文胸的肩帶,一下子提醒了我,這么好的機會怎么浪費呢?借著揉胳膊的機會,指尖不經意的在她的乳峰上輕輕滑過,她的身體猛地震了一下,隨著指尖更多次的觸摸,滑過,她的身體開始慢慢的僵硬起來,呼吸,也開始不易覺察的急促起來。

我俯下身,嘴湊在她的耳邊輕聲地問:「怎么樣?好一點兒沒有?」

隨著溫熱的氣息吹入耳內,「嗯」,波波不由自主地哼叫出聲,嬌軀也難耐春情地微微扭了起來,我又用火熱的大手輕輕撫摸著她的粉背,光是那觸感就舒服的讓她開始癱軟,媚的像是沒了骨頭,眉梢眼角已燒起了嬌紅的媚色,水汪汪的媚眼艷色無倫,性感的櫻唇微微蹶著,那嬌柔的輕囈更是若有似無地輕吟著,我知道,姑娘的心門和身體都已經為我打開了。

我低下頭輕輕吻著波波吹彈得破的嫩頰,雙手慢慢地在那玲瓏有致的胴體上滑動著,感受著她熱切的需求。一雙手開始不安分的移動,漸漸的捂上了波波嬌嫩堅挺的酥胸,同時雙唇從她光潔的額頭開始漸次而下,經過雙眼、鼻尖、雙頰一路吻到她豐滿渾圓的酥胸,雖然隔著衣服,但我仍然能感覺到那對玉峰的驚人的突起和彈跳力,不由得又揉又捏,更欲敞開美女香懷,入內尋幽探勝一番。
而懷中的波波也已動情,放松了身體,隨著我的熱吻,身體發生了異樣的變化,面上漸漸泛起了醉人的紅暈,不住的嬌聲喘喘,嬌軀不停的扭動,無意識的激發著我男性的欲望。

在我的逗弄下,波波口中嬌喘吁吁,還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佛十分饑渴一般,泛紅的肌膚布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著我的愛撫,雪白豐腴渾圓筆直的修長美腿,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似乎正在享受情欲的快感。

隨著波波或高或低、性感迷人的哼聲不住透出,我緩緩地攫住了她的小嘴,輕柔地吸吮著豐潤的櫻唇,波波的哼聲越來越連貫、愈來愈嬌媚,美女的口氣是那么的溫熱濕潤,惹得我興奮不已,一把抱起她,走進了臥室。

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她立刻抓起一個枕頭,緊緊地抱在胸前,當我很費力的把枕頭奪走之后,她又拉過毛巾被,試圖把自己全身都裹起來,我哪里還會在給她機會,一下子把她壓在身下,瘋狂吻吮著她的櫻唇,一只手摟著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探到她的胸前按住那最高的頂點,慢慢的用力揉搓起來。

「唔……唔……」一連串被悶在嘴里的哼叫聲在耳邊響起,她的身體繃緊了,微微的顫抖著。一雙柔若無骨的小手輕推著我的胸前,欲拒還迎地推拒起來。
波波只是因為嬌羞故示抗拒,在我純熟老練的手法刺激下,欲望迅速占據了上風,當我更進一步地脫掉她的衣服的時候,波波不只沒再推拒,反而嬌軀輕挪,盡量給我方便,讓我將她的衣裳和羞怯一件件地剝去。才不過一會兒的時間,兩個人幾乎已是裸裎相見,一絲不掛地緊摟在一起。我沒有脫下她的內褲,那樣等一下才更有樂趣。

火熱的感覺讓波波嬌媚性感的呻吟不住涌出,我一只手摟住波波的腰肢,另一只手輕輕地握住她高挺的香峰,指尖挑弄著那粉紅色的蓓蕾,逗得她忍不住出聲嬌吟,另一手在她腰間輕輕地刮著,體內的欲火烘燒著波波的胴體,讓她的嬌軀不住輕微地顫抖著,她的乳房不是很巨大,但很挺拔,我一只手居然不能完全地握住。

我不由自主地仔細的端詳著眼前秀美得不知如何形容的雪峰:這一雙美女的鮮嫩乳峰算不上十分巨大,可是勝在挺拔,軟中帶硬,彈性十足,不像有些大乳房一旦平躺下來就癱作一團還會向兩側分開,波波的乳房即便平躺著也向上挺立著,巍峨高聳,不管是色澤、形狀和彈性都是珍品中的珍品。

圓錐形光滑的乳身不但膚色晶瑩潔白,膚質光滑細密,而且外形還十分的挺拔勻稱;乳尖上的鮮紅兩點細小渾圓,光彩奪目,一看就讓人聯想起樹林中初熟的櫻桃;一雙美乳彈性十足,輕輕的觸碰都可以帶來曼妙無比的微顫;雖然波波不一定還保持著自己嬌嫩可口的處子之身,可是這一雙美麗得可以讓所有男人都瘋狂的玉乳卻告訴我她還沒有經歷男人太多的雨露。

圣潔白嫩的椒乳是那樣的嬌挺而柔滑,散發著無限的嫵媚、成熟的韻味,彷佛是一雙美味多汁的果實等待著有心人的采摘。

我立馬就是一個熊抱,將我和她緊密的接觸。一只手直接從小腹往下,開始向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前進。而另一只手推開她的手臂,依然在那玉潤的雪乳上開始劃圈、揉捏、研磨。

隔著一層薄薄的絲織布料,我感受到手掌下的秘密花園的肥美而火熱,在兩片柔美的肉貝中間,感覺到手里的布料已經稍微有些濕潤。

受此刺激,不由得我開始在那賁起的陰阜用手指走路。再順著中間凹陷的桃源玉溪,開始尋找那最敏感之所在。我手掌下面的秘密花園在不斷的升溫,幽谷里面已經有些泥濘不堪了,用手指觸碰到那在頂端的嬌媚,輕輕一研磨。波波突然那么一顫,嘴里也發出「嗯」的一聲。

感覺到波波全身玉肌雪膚在我的懷中輕輕顫抖著。入眼處那潔白無瑕,晶瑩如玉的胴體不知是因為嬌羞,還是因為興奮,涂染上了一層艷麗的粉紅。麗靨通紅。薄薄的紅唇微微半開,吐出火熱的氣息,一雙玉手則緊緊的抱住我。

我沒有半點的遲滯,一手就將那絲織的蕾絲內褲脫下,發現她那隆起的陰阜向下延續,在兩側的大腿根形成了一條狹長的倒三角區,在三角區的上面,是一片并不太稠密的萋萋芳草,隆起的肥美陰唇猶如兩片粉紅瑩潤的花瓣緊緊守護著蓬門,只留下一條小小的粉紅色縫隙。

而晶瑩玉潤,艷光剔透的嬌嫩陰蒂,則在幽谷的頂端漸漸充血膨脹,紅潤欲滴顯得鮮嫩無比!烏黑的陰毛分布在陰阜的周圍和大陰唇的上緣,而無比膩軟細滑的嬌嫩玉溝邊沒有一絲芳草,更顯得貝肉的清爽飽滿。

兩瓣粉嫩的肉瓣微微鼓起,就像剛出籠的小饅頭般,讓人垂涎欲滴,一道細細的縫隙,將本應該是完美無暇的小饅頭一分為二,卻又是那樣的自然,令得那兩瓣鼓脹的肉瓣拼命的向里緊逼,顯得這道縫隙是那么的緊窄。

輕輕掰開兩瓣肉唇,頓時呼吸一窒,目眩神移,一道粉紅色的粉嫩肉溝躍然而出,猶如嬰兒小嘴般,時合時張,在這道粉紅肉縫的上端,一顆小小的肉蒂正輕微的顫粟著,就如剛長出的小櫻桃般晶瑩粉嫩、嬌艷剔透。

臉輕輕的壓下去,鼻尖輕輕的抵上那粒肉蒂,深深一吸。

「啊……」波波一聲嬌吟。美女的蜜洞中并沒有那種久經沙場的異味,相反的卻是一股淡淡的香味,就是這股香味,令得我情不自禁的張開嘴,一口將小美人粉嫩的小花苞兒含進嘴里。

「嘖嘖」貪婪的吸吮聲中,舌頭在粉嫩的肉瓣上掃吸著,雙唇啜吸著嫩嫩的陰唇,品嘗著姑娘的嫩滑,舌頭隨即纏上那粒晶瑩剔透的小肉蒂,一舔。

波波身體猛的一顫,被我架在我肩膀上的粉腿猛然左右夾緊,將我的腦袋夾在其間。

一聲嬌吟:「啊……啊……受不了受不了……好難受……」

我哪管那么多,舌頭猛舔著那粒肉蒂,帶給小美人嬌軀一陣猛烈的劇顫,而后輕輕挑開兩瓣緊緊夾在一起的陰唇,探進了中間那道粉紅色嬌嫩的肉縫。
「啊……啊……哎喲……」波波毫不顧忌的大聲呻吟著,明顯的感覺到她在我手中的小屁股一陣緊縮。隨之兩瓣陰唇也緊縮,將我的舌頭緊緊的夾在小陰道里。一股微熱的細細的粘稠的液體自花苞兒深處緩緩流了出來。

蘭香雨露般的蜜液在幽谷的下方已經開始溢出,發出煽情誘人,惹人迷醉的淫靡氣息。此刻的我雖然不是雞公初啼般猴急,可也是心跳加劇,口干舌燥了。
眼看著身下波波這動人的炫目迷離,不由得把我的手指在那肥美的肉貝上輕輕蠕動。蠕動的手指慢慢撥開那赤紅的肉貝,探入那火熱的桃源洞穴。

「嗯啊」的一聲。波波急促的叫出聲來,隨即雙腿緊緊的往中間閉攏,我的手指就被深深陷入那銷魂的洞穴。波波已經羞赧不堪了,秀美桃腮上紅暈密布;芳澤的櫻唇緊閉著。

見此情景,我把她的美腿往兩邊一分,將自己壓在這美艷無比的嬌軀上面。
堅挺的肉棒湊近她翕張的玉戶,裸露的龜頭一粘碰到她粉紅濕潺的肉唇,感覺到波波的嬌軀微微一顫。

我扶住肉棒對準她肉層褶皺蠕縮的小肉孔,波波在下面挺起圓臀,我順勢一送,龜頭掀開她的肉唇,漲漲地插了進去。「哦……」波波似乎是吁了口氣。
我頓時感覺進入了一個柔軟細嫩,溫暖濕潤的空間,我慢慢地往后一提,肉棒被波波的肉孔緊緊地吸住,抽出來都有些困難。

我往后抽出,又插送進去,緩緩地抽弄起來。

波波的肉洞里緊湊溫濕。她微閉著雙眼,兩個飽滿的玉乳在我的抽動下上下均勻地起伏著。

我雙手把她的雙腿推起來,使她的玉腿大大張開,加快了抽動的速度,偶爾一左一右地劃圈地聳弄,輕輕提到肉洞口,再一下狠狠地插進去。

「啊……啊……」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嬌啼婉轉。大概是聽見自己這一聲聲淫媚入骨的嬌喘呻吟也不由得嬌羞無限、麗靨暈紅。光滑玉潔、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不由自主地扭動著,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緊小腹,美妙難言地收縮、蠕動著幽深的陰壁,火熱幽深、淫濡不堪的陰道肉壁,死箍緊夾住那狂野出、入的粗大肉棒,火熱滾燙、敏感萬分的膣內黏膜嫩肉盤繞、纏卷著碩大的龜頭。
我肆無忌怛地抽插著身下這個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肉體,將波波「蹂躪」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狂熱地與我行云布雨、交媾合體。

只見她狂熱地蠕動著赤裸裸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在我胯下抵死逢迎,嬌靨暈紅地婉轉承歡,千柔百順地含羞相就。

這時我們兩人的身體交合處已經淫滑不堪,愛液滾滾。波波那一片淡黑纖柔的芳草中已是春潮洶涌、玉露滾滾。從她玉溝中、幽谷口一陣陣黏滑白濁的春水愛液已將她的芳草濕成一團,又打濕了床單,那團淡黑柔卷的芳草中濕滑滑、亮晶晶,誘人發狂。

我粗大硬碩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波波體內,在那緊窄的蜜洞中抽出頂入,橫沖直撞。她似乎也已經忍耐不住,一絲不掛、雪白赤裸的嬌軟胴體在我身下一陣輕狂的顫栗而輕抖,一雙修長優美、雪白玉潤的纖柔秀腿情難自禁地高舉起來,嘴里狂亂地嬌啼狂喘,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而高舉的優美修長的柔滑玉腿轉瞬又悠地又落下來,緊緊而羞澀地盤在我的腰間。

那雙雪白玉潤的修長秀腿將我緊夾在大腿間,全身不能自制的一陣陣律動、痙攣著。

我感到龜頭上傳來一陣陣的酥麻,精關就要守不住了,身下的佳人還在奮力迎合,婉轉承歡,我怎么可以讓她失望?于是變換策略,小腹緊緊的抵住陰埠,臀部稍立,讓肉棒根部及其周圍牢牢的和波波的外陰貼在一起,這樣我長長的肉棒整根的沒入她的體內,分裂開來的小陰唇像是夾住肉棒根部,陰道口裹得緊緊的幾乎不留一絲縫隙。

臀部開始做環狀運動,一會順時針,一會逆時針,龜頭和陰道最深處的子宮頸緩緩的摩擦著,龜頭一會抵著宮頸轉圈,一會在宮頸周圍旋轉,手指也捏住她的勃起發硬的乳珠,時輕時重的揉搓著,她一定沒有享受過如此的銷魂,手臂時而后伸抓住我結實臀部用力向下摁,時而在空中揮舞像是想抓住什么,嘴里毫無顧忌的大聲的呻吟著。

忽然間她全身僵硬,小腹用力向上頂起,臀部幾乎離開了床面,整個身體呈現出一個反弓,頭向后仰著,張大著嘴,「啊」一聲大叫之后卻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來,全身抖動了幾下之后就開始痙攣起來。我的龜頭同時感到一陣滾談的液體噴撒而來,這陣體液的溫度明顯高于陰道內的溫度,敏感的龜頭被噴的麻麻的。
接踵而至的是陰道壁一波又一波的收縮,短暫而十分有力,就像要將整根肉棒吸進去,肉棒的每個部分都被按摩的異常舒爽。而陰道口也在不停的有力的夾著肉棒根部。

感受到幽谷內的嫩肉緊緊夾住粗壯的肉棒一陣收縮、痙攣、緊握,我的陽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我把肉棒抽出來僅留一個頭在里面,輕磨了幾下,感覺到噴發的那一剎那,用力向下一頂,深深頂入波波的蜜洞深處,在她的痙攣中,火山爆發出來,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痙攣著,將一股又多又濃滾燙的巖漿噴射入波波身體的最深處。

高潮過后,我們雙雙癱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喘氣。

美麗、清純的波波高潮后已是香汗淋漓、嬌喘吁吁,達到了欲仙欲死的境地。
低頭看去,只見我們兩人下身的交合處淫精愛液斑斑,狼藉穢液不堪入目!
把波波摟進懷里,在她的臉上親了親,「好么?親愛的。」我問道。

「嗯,」她的聲音低的幾乎聽不見:「好久沒有了」

她忽然抬起頭盯著我:「你都知道了,我,我以前有過,你在意么?」
「你個傻丫頭,這時候居然還在想這些。我情愿被你榨干,你說我在意么?」
沒有回答,她把我抱得更緊了。

極度的疲乏,讓我們相擁著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