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老男人領導的誘惑

2015-1-20 另類變態小說 激情小說

我是個老男人,最近有很多人這樣對我說過!

我今年44歲,沒有禿發,或其它會與老引起聯想的身體或生理特征,我甚至認為自己很帥,但是我仍然被周遭的人認定為老男人。現在的我擁有一間小公司,這兩年生意蒸蒸日上,使我能夠還清債務,還可以過不錯的生活,因為工作需要,常常旅行,偶爾也會逢場作戲,但是從沒有固定的性伴侶。

我是一個已離婚目前小有事業成就的老男人。四年前晦暗的過去已不再如蕀心的狂魔糾纏我。往事像一場厄夢,四年前妻子及兒女離開我回到娘家,我們平靜的簽定離婚協議書,已經沒有什么可以挽回。我萎靡不振的生活及債務找早就毀了這個家庭,十四歲的女兒小仙及十 一歲的兒子小吉,茫茫然隨著妻子心艷離開。至少心艷富裕的娘家能夠給予他們照顧,四年來我再沒有見過他們,妻子兒女也再沒有找過我。也就是因為這種沖擊,我彷佛回魂似的振作!我重新設立公司,再度創業。再度創業的路程很艱辛,但對我而言,再沒有困難能夠將我擊潰,人生最沉痛的煎熬我已經歷,最狂亂的歡愉也已在前半生不負責任的人生中享受過。

當時的我已全無選擇就只能向前走!因為往后看只有痛心疾首的過去及限期清償的債務。新公司的成立有些幸運,有一群得力的年輕人,這四個年輕人初進公司時真有初生之犢的銳氣,跟隨我的經驗與專業開創市場,一年后太陽公司已成為員工三十八人,年營業額四億的小型貿易商。三年前我誠摯的清償債務,重新開始縱橫商場的日子。我再沒有與妻兒聯絡,只是專心事業,像一個沒有過去的人,沒有任何屬下知道我的過去。我旺盛的企圖心與能力贏得屬下的敬重,四個人也都能夠獨當一面,分別成為我最得力的助手。

」老男人」的綽號就是這四個人給予的,也許是因為我歷經滄桑,再加以身為公司負責人,總是老氣橫丘教訓他們,其實我心理把他們當作自己四年來再沒有見面的兒女一般,最近更有交棒給他們的念頭。想到這里我至自檔案柜中找出人事資料,回想起他們初應征時的稚氣,渾然不知面試他們的老板比他們還要惶恐。四年來小公司中有許多甘苦與共的回憶,如今他們分別擔當核心職務,但是彼此的感情并沒有變。嗯…,還是有一點變,我看著四年前應征履歷表中的照片忍不住微笑。

「今晚有飯局你一定要到!」

曉祺像已往一般從不敲門便走進來,氣勢磅礡的對我說,同時手叉腰強調語氣。曉祺有著宛如天使般純真溫柔的容貌,及傲人的曼妙身材,即使穿著上班族標準的襯衫短裙,仍然掩不住火焰般的熱辣,曉祺負責打里我的一切行程事務。

曉祺自22歲任秘書兼總機小妹至今,從未改變對我說話的方式。我微笑著對曉祺說:「有詮星出面就夠了,何必要我?」

詮星今年三十一歲,溫文儒雅又充滿至自信,被公認為最有價值的單身漢,他的酒量與人緣一樣好。兩年前詮星任副總經理至今,應酬無往不利,是我心目中理想的接班人,最近與曉祺有些太親密,似乎我該準備辦喜事了!

「你再不出門就真的會是老男人!」

曉祺越過辦公桌直接坐在我大腿上。她一只手攬住我脖子,另一只手拿起電話:「你們進來!」

我有點啼笑皆非,這種介紹朋友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詮星與玟玟應聲走進來。玟玟比曉祺大一歲,今年27歲,清瘦高佻身材,有一種高貴懾人的氣質和古典冷艷的臉龐,幸好眼神夢幻溫柔使她不那么令人感覺難以親近,她是公司的總管,反正財務總務。人事。資訊一些都歸她。玟玟走到我另一邊,同樣攬住我脖子。詮星則笑嘻嘻的抱手站在對面,滿臉看好戲的表情。玟玟把雙手捧住我臉龐,兩眼直視著我,像是教小孩般對我說:「曉祺的姊姊剛才從美國回來,曉玲又是我同學,我們都會去。」

曉祺更加在我腿上蠕動著,同時貼著我臉嬌聲細語:「好不好嗎!好嘛?」

突然我發現我的陽具不聽話的脹起來,有一陣子沒有性愛的我受不了這樣搓揉,曉祺似乎感覺到我的異常,臉頰紅起來。

曉祺貼著我輕聲說:「我姊姊很漂亮喔!」

我舉起雙手做投降狀,掩飾尷尬,把兩個女人趕了出去,同時留下詮星討論華盛在歐洲拜訪客戶的事,這一年來華盛已經完全接手國外業務,使我不再需要四處奔波。銓星在談完離開前,還再度提醒六點下班一起走。走在大街上四個人很自然的挽手,曉祺和玟玟對我比往時熱情,兩人都緊靠著我,一邊乳房貼上我。

其實以往她們也是如此對我,是不是因為最近沒有出國發泄的關系,我覺得又有些無法克制,褲襠又脹起來。莫非我失去事業上的斗志?如古人所謂」飽暖思淫欲」。其實身邊兩個美女從來不掩飾對我的親膩。曉祺明媚熱情,是公認的辣妹美女,更常公然與我摟摟抱抱,以往都感覺像自己女兒或妹妹一樣。玟玟則是溫柔婉約,長得像我大學時代喜歡的校園美女,氣質高貴,永遠輕聲細語,但總是能夠使公司內外的人樂于遵從。

為什么我只重視她們工作上的能力?從來沒有想過她們工作以外的另一方面生活。有沒有像我一般常常碰觸她們身體的男人?過去常常有應酬聚會午夜送她們之中回家的時候。如果我上樓去?或者侵占她們…,會發生什么?就在胡思亂想中到餐廳,曉玲也到了,晚餐非常愉快。曉玲如同她妹妹所說,長得很漂亮,有些像大陸的趙薇,面對他們的笑鬧只是溫柔的淺笑,并且常常會引導話題,使我適當回應年輕人的調侃,我必須說我對他們一些引喻不是太能夠反應。詮星則有意無意的說些我聽來匪夷所思的Y世代才會了解的笑料,幾個女人有點玩得放浪形骸,喝了半打紅酒之后,女人們都有些酒意。

玟玟在一旁拿出電話細語。曉祺則笑她:「喝了酒就會想了!Call男朋友?」

我有點意外的看著面含春意的玟玟與曉祺。「又怎么樣!不然你的借我用?」

玟玟紅著臉似笑非笑的斜瞥詮星,詮星只是笑笑的不說話。離開餐廳,一個年輕人匆匆與我們打招呼,就挽著玟玟開車離開。

我搖頭苦笑,突然發現這些靠我很近的人,似乎離我很遠。他們都有些我不了解的一面。一直很少說話的曉玲突然靠近我說:「曉祺有點醉了!送我們回家吧。」

我第一次走進曉祺的家,只知道兩年前她用公司年終分紅買了這房子,同事們還為她新居辦了熱鬧聚會,當時我在國外,請玟玟代我買了全套家電為賀禮。

這小妮子確實為她住所用了心思,家俱陳設雅致又具巧思,讓我對我那只有菲傭打掃卻沒人打理的住處汗顏。曉玲招呼我坐下后,自己去廚房沖茶和咖啡,曉祺則放肆的踢掉鞋子,突然媚眼如絲的由詮星懷抱移到我身上,攬著我脖子,酒后紅燙的臉頰貼著我,呢聲對我耳語:「我姊姊漂不漂亮?大哥當我的姊夫好不好?」

「你喝醉酒了!別鬧了!」

我挪動身體,有點怕曉祺做出什么限制級動作。

看了剛才一路上曉祺與詮星驚心動魄的表演后,我暗自警惕自己,以后絕對不可以再與曉祺有類似摟抱的親昵行為。曉祺仍不放過我,整個身子蠕動貼上來,一只手撫在我腿間。我轉眼看往詮星,只見這小子若無其事的在音響前選CD片,我的身體忍不住像曉祺一樣發熱,褲襠里陽具不受控制脹大起來。

曉祺的手仍停留在我腿間,紅燙的臉貼著我說:「你喜歡我?還是你喜歡姊姊?還是你喜歡姊姊就不喜歡我了?」

我腦子轟然一震,這句繞口令似的問話,是四年來曉祺常問我的,只是從玟玟換成了姊姊,處于此情此景,語意已全然不同于已往小女孩撒嬌。我有些不知所措像以往回答無數一般:「我都喜歡,但是曉祺比較可愛!」

曉祺歡呼一聲,吻上我嘴唇,舌尖輕柔拂過我齒間。

就在我神思蕩漾的時候,她轉身投入剛放好音樂的詮星懷抱:「我好高興!我是不是比較可愛?我是不是比較可愛?」

接著就找到詮星嘴唇熱吻,詮星將她抱起放倒長沙發,倆個人忘我的纏綿起來,詮星伸手解開曉祺的襯衫,三兩下除去乳罩,一手在乳房撫摸,另一手去掀起曉祺短裙,把手伸入白色三角褲里翻攪。

我駭然看著這一幕,心臟克制不住的跳動,第一次覺得覺得曉祺的身體是那么完美,幾乎要伸手去碰觸那尖挺的乳房。曉祺熱情的發出「嗯!」

一聲,同時挺起下身碰觸詮星。

這一突如其來的聲音把我驚醒,我驚覺不該再看下去,轉身時正見曉玲由廚房出來,曉玲看呆了手里的托盤都挐不住。

我起身接過托盤放置餐桌,對曉玲說:「謝謝你!我該走了!」

曉玲眼光不敢望沙發纏綿的那一對,紅著臉低頭也不敢看我,卻正好望見我脹起的褲襠,更急急轉開頭。

我低頭這才發現,自己不聽話的陽具已經高聳到遮掩不住。曉玲的眼光仍不敢看我,低聲說:「你不要走你走了我一個人不知道怎么辦!」

我望向沙發,曉祺已經接近全裸,小三角褲脫蛻了半截雪白大腿間那一叢陰毛分外醒目,曉祺偏著頭,詮星正吻舔她耳朵。曉祺星眸半閉,微張著嘴喘息,似笑非笑的斜瞥著我。

眼神交會,我急忙轉眼,心里有些偷窺的犯罪感。我對曉玲說:「我真的該走了!」

我實在不想牽涉在詮星與曉祺之間,就在上星期我還想過做他們的證婚人。

曉玲似乎真的急了,拉著我手臂:「朱大哥!叫他們去房間做好不好?你叫他們會聽你的,你陪我在客廳坐一下。」

我只有試試:「詮星!」

「曉祺!」

這倆人充耳不聞,曉祺扭動身體,乳房隨著每一次顫動波浪般起伏。嘴里嬌聲吟著:「嗯…嗯」我苦笑搖頭看曉玲。

曉玲說:「那你陪我到房間坐一下,等他們好了再走」聲音低得幾乎聽不到。我細看曉玲羞怯的神情,仍然握住我手臂的小手汗濕,我可以從溫熱的小手感到她全身微細的顫抖,長長的眼睫毛一眨一眨的,她緊張得全身流汗,由于站得很近,恍惚間感覺我高昂的陽具隔著褲子接觸到她的體熱。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今天才見面的曉玲,容貌談吐的確使我心動,而且她有種善解人意的體貼,此刻她窘急嬌羞的神情,也確實觸動我久久平靜的心弦。我沒有再說話就跟隨曉玲走進她房間,她有些慌亂的收拾衣物,我安靜的看著她,門外傳來曉祺更激情的聲音。曉玲更為窘迫。

我笑著說:「關起門來會好一點!」

曉玲走過去關上門,然后靠著門大大喘一口氣:「我不知道他們會這樣,曉祺…我沒有見過別人做這種事。」

我仍然微笑著看她,曉玲好像忽然意識此刻是我們關門獨處,已平復的臉孔刷的紅起來,手足無措走向桌上的電視:「你要不要看電視?」

我站起來把她拉進懷里抱著輕吻嘴唇,曉玲沒有回應我的吻,只是雙手抱著我腰,把頭埋在我肩膀。

我在她耳邊輕聲問:「好不好?」

我不想誤會或趁人之危。「我只有過一次,…我不太會做。」

曉玲快要把頭躲在我腋下,小腹更擠得我緊脹的陽具有些痛。我抬起曉玲下巴,再度吻她的唇,這一次曉玲熱烈的回應,而且全身火似的發燙。曉玲整個人軟若無骨,我扶都扶不住,我把曉玲靠在床上,先脫她的襪子窄裙,再慢慢解上衣。曉玲像喝醉酒似的癱在床上,任我一件件除去衣裙,兩眼水汪汪的半閉,到我伸手到背后解奶罩時,才好像回過神來,羞赧的用手蒙著臉。曉玲的乳房不大,乳暈也只有一小圈,正是我最喜愛的。

我一向不喜愛大乳房,好像長得很畸形。曉玲的乳房正好盈盈一握,大小與身材體型搭配得近乎完美,小小一圈乳暈上,鮮紅花蒂般的奶頭,更令我愛不釋手,她的奶頭毫不害羞的尖挺,每當我手或唇撫過,她整個身體就一陣輕顫。曉玲的手不再蒙臉,生澀的撫摸我胸背,又用力抱住我脖頸。我覺得動作不方便,停了下來。

曉玲突然說:「朱大哥!你再吻我」我激情的壓著曉玲熱吻,倆人身體緊貼至沒有一絲縫隙,曉玲雙手撫著我頭發,舌尖激情交接我的唇舌,同時用全身和全心靈回應我。終于在窒息前分開雙唇,曉玲吻得生疏但真摰投入,對我而言沒有擁抱親吻的性愛是泄欲或買賣。我輕吻曉玲鼻尖的汗珠,一只手停留在奶頭,另一手伸入曉玲兩腿間,就這么一陣曉玲的小穴已經濕透,當我手指碰觸小穴時,曉玲身體猛然顫動,發出大聲「…嗯嗯」我嚇一跳,起身脫去半濕的秀,曉玲的小穴很美,陰毛柔細,陰道小小縫隙中微現一帶嫣紅,我撫摸幾下淫水已濕到床單。曉玲急切的扭轉身體低聲呻吟:「朱大哥嗯嗯哥」我忍住想舔弄小穴的欲望,有些事可以留待下次,起身三兩下除去衣褲。

休息一個月沒出動的陽具脹得更粗大。曉玲兩腿半曲,情動的身體成為粉紅色,望著我的雙眼好像隔著一片霧氣。我移動曉玲雙腿,將陽具靠近小穴,只進去龜頭曉玲就跳動得像匹野馬。曉玲嘴里呢聲叫著:「朱大哥!嗯…嗯」我伏身吻她,同時用身體壓住她,否則陽具都對不準穴口,曉玲被我壓著仍然扭動不停。我沉住氣股間使力,一下子把整個陽具插入,曉玲猛然一顫。被我緊吻的嘴仍然發出抑制的輕喚。我只覺得整個陽具被密密包住,又濕,又滑,又緊舒暢的感覺前所未有,抬起身開始緩緩抽插。曉玲找到我的手握住,同時左右甩頭,汗濕的頭發飛揚。抽插了十幾下,曉玲就高潮了,我只覺得整個陽具被一緊一松的肉壁燙熱夾住,另一股更燙熱的熱液沖向龜頭,全身有一種銷魂融骨的愉悅。覺得靈魂飛翔到另一空間,再飄飄然回到這個世界,回到我的身軀。

我不自覺的已停止抽送,與曉玲共同沉溺于于愉悅中,再幾度痙攣后,曉玲平靜下來,整個人軟癱的像泥。她嘴角半開,溫情的眼神充滿愛意對我說:「哥!我剛才好舒服,我舒服得要死去了!」

曉玲乏力的掙扎坐起,環抱著我,吻我的胸,一種莫名的悸動開啟我胸臆,對身下這只認識一晚的小女人,涌出火焰般愛戀。我能夠感覺我們每一次心跳,每一根神經的律動,每一個細胞的愉悅都全然一致,我要用全心靈全身體來愉悅她。我的陽具更加膨脹,我扶起曉玲的腿進行猛烈地抽送,每一次都盡根到底,曉玲起初還好奇的看著陽具出入,幾次抽插后就靠倒床上。

曉玲嘴里叫著:「哥!我又舒服了!哥嗯」曉玲的身體很敏感,每一次動作都會使她用身體及聲音回應,讓我感覺雄風無限。一段時間她已經四五度高潮,淫水好像泛濫般流出,從她屁股流濕大片床單,又緊又濕的陰道,使我每一次抽送都像似登上極樂云端。我想要換個姿勢,卻怎么也扶不住她嬌軟無力的身體,我索性把曉玲的腿拉向床邊,我站在地上盡興抽插,每一下都發出」啪」的聲音,從小穴里的淫水,在抽插后成為乳白色泡沫狀流出滴在地上。曉玲叫喚得更狂熱。再一陣銷魂的抽動,我覺得蘇麻的感覺由龜頭漫延到尾椎到腦部,我拔出陽具,用手搓揉著,濃濃的精液射在曉玲小腹。曉玲從失神中回醒,雙手握住陽具幫忙撫弄。

她望著我呢聲問:「哥!你是不是很舒服?我要你也很舒服!」

我腦子一片空白,像有千萬星光閃爍,所有知覺都隨一波波快感律動。我終于平息,對仍然握住我陽具期待著的曉玲回答:「謝謝曉玲!你使我舒服極了!」

曉玲伏在我身上,濕淋淋的床單讓我覺屁股黏黏的,曉玲在我胸膛用手指劃圈圈。又問些奇怪的問題:「為什么你親我這里的時候,我會覺得舒服?」

「男人舒服的時候是什么感覺?」

忽然房門被推開,曉祺一手拿著毛巾,一手叉腰走進來,赤裸著只披件襯衫,敞開的前襟露出乳房及陰部。曉祺笑吟吟的說:「你們總算安靜了!前一陣都快把屋頂吵翻!」

曉玲從我身上翻起,抓到枕頭遮身,瑟縮在床角,我卻毫無遮掩,只能側身躺著。曉祺說:「放心!詮星早就回家了!只剩妹妹我等著為你們收拾。」

又看著我說:「沒想到大哥戰了這么久!」

我心想反正事到如今,站起來說:「你先出去,讓我們穿上衣服!」

曉祺紅著臉指我的陽具,只見陽具上沾滿黏乎乎的淫液。曉祺說:「我放好洗澡水了!你先洗澡還是我先幫你擦干凈好了!」

不等我回答,就蹲下去用溫毛巾握住我陽具擦拭,我」把柄」握在她手上只有任她擺布,曉玲跳下床接手幫忙。

曉祺空出手來,雙手卻捧住我卵蛋把玩,同時又端詳我陽具,嘴里「吱吱」有聲,好像要品評一番。從我站的角度望下去,姊妹倆的身體一覽無遺。曉祺的乳房比較大,奶頭也大,兩乳間有一顆紅痣,陰毛濃密。曉玲的陰戶有點紅腫…忽然曉祺一聲歡呼:「大起來了!又大起來了!」

只見陽具在姊妹兩擦拭間又堅翹起來,看曉祺想要吞舔的樣子,我窘迫的推開姊妹倆,急急的在曉玲幫助下穿著衣褲。

我扶抱曉玲進浴室,深深的吻她,可恨曉祺一直跟隨,我交待曉玲好好休息后,堅決的離開,曉祺仍然半裸挽著手送我。走到客廳門前,曉祺拉住我雙手,環抱我脖子,兩眼凝視我笑著問:「你喜歡我還是你喜歡姊姊??還是你喜歡姊姊就不喜歡我了?」

我輕拍她粉嫩的臉頰一如往昔回答:「大哥都喜歡,但是曉祺比較可愛!」

曉祺勾著我脖子掂起腳尖,給我一個難忘的法國式熱吻。走在午夜街頭有種夢幻的感覺,這一切真實發生的事都是那么不可置信,我熟悉的人。事。規律都破壞了。明天上班要怎么面對玟玟,詮星,曉祺呢?是不是還能夠回到從前的日子?華盛又如何?是不是也有不為我所知放任的一面?現在的年輕人到底怎么了?四年不見的女兒小仙十七歲了?過幾年會不會也這么放任?還是現在就曉祺的吻技真好!她會不會教曉玲…?明天…月光把我影子拖得更長。明天…沒有過去的人只有寄望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