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公關性賄賂

2015-1-20 激情小說

武斗捉了孔礦長的奸,武斗隨著孔礦長開門的空隙,鉆了進來,將孔礦長和那個女人嚇了一大跳。
武斗進了礦長辦公室就拉亮了燈。
“武斗。”
∽礦長驚訝的說。
“孔礦長打擾了,”
武斗無賴的一笑。“耽誤了你們的好事。”
武斗瞄了礦長室那個女人一眼。女人挺有姿色,屬于豐乳肥臀那種類型的美。武斗非常喜歡這種美的女人。性感。動人。
“武斗,你有事嗎?”
∽礦長鎮靜下來的問。
“有事,”
武斗沒有想到孔礦長竟然跟他裝腔作勢起來。“你們這是干啥呢?”
武斗看到孔礦長跟他裝,他干脆就不客氣了。
“你們這叫搞破鞋,”
武斗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掏出煙點上,慢吞吞的吸了一口,“我要是把你們這事告到礦里去,你孔礦長的烏紗帽就會不翼而飛。”
“你在恐嚇我?”
∽礦長問。
“不信,你就試試。”
武斗莞爾一笑。“孔礦長你不想身敗名裂吧?”
∽礦長沒想到武斗這么無賴。他在權衡利弊,“什么條件,你說吧?”
∽礦長問。
“其實,也沒啥,”
武斗從孔礦長的辦公桌上找來紙和筆。“你在這上面簽個字,寫你和這位女人的風流事就行,”
提到女人,武斗向那位瑟瑟發抖的女人望了一眼,“你這是誰意思?”
∽礦長問。
“孔礦長你放心,”
武斗陰陽怪氣的說,“就是要個憑證。”
“我不寫,寫這個等于被你抓住了把柄。”
∽礦長說。
“孔礦長,其實我也沒啥惡意。”
武斗說。“我想當個官,以后你對我照顧就成,你這事我跟誰也不說,你放心好了。”
“當官?”
∽礦長不解的望著武斗,“是啊,我這輩子就想當官,”
武斗說,“可惜祖墳沒有冒青煙。”
“武斗,你這種行為你知道是啥行為嗎?”
∽礦長問。
“我知道是不光彩的行為。”
武斗嘻嘻一笑。“不過,你的行為呢?如果我把你跟這個女人往民兵指揮部一帶,全礦立即震驚,你們會成為爆炸性的新聞焦點,你知道你搞破鞋的后果嗎?游街批斗,你這礦長還咋干?”
∽礦長被武斗抓住了要害部位。他沒有別的選擇,只有屈服,不然對誰都不好。
武斗就用他這種無賴的手段,在煤礦鞏固他的權力。
從此孔礦長見到武斗對他非常地方熱情,雖然這種熱情是虛假的,但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因為礦長畢竟是礦長,礦長的權威這里的不可動搖的。
武斗有了跟孔礦長這層關系,便更加飛揚跋扈,頤指氣使。
∩是世上沒有圓滿的事,現在武斗急需的是一個女人,他太渴望有個女人了,那次的偷窺,使他對女人的渴望更加強烈起來。
能夠在看別人做愛的情況下射了,這種人一定憋到了一定的程度,那天他回到家,一別洗內褲一邊罵礦長和那個叫做艷麗性感的女人。
現在武斗經常在夜間行動,他在煤場蹲坑希望有一次意外的艷遇,他經常幻想女人,礦上有不少漂亮的不漂亮性感的不性感的女人,只要是他認識的或在他記憶里的女人們,他在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把她們輪番的奸一次,就像現在的A級片一樣,然而手淫過后,留給他的是漫長的空虛。
忽然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武斗從他的想象中回過神來,只見一個黑影東張西望的向煤場走來,從黑影的走路姿勢看,來者是個女人,武斗心中一喜。但他不動聲色的觀察女人的動靜。
黑影溜進了煤場,顯然這是來偷煤的。武斗悄悄的站了起來,他輕手輕腳的迂回到女人身后,女人打開蛇皮袋子,蹲了下來,剛想往袋子里裝煤。
“別動。”
武斗吼道,同時用手電筒照女人的臉。女人被這突然事態嚇得坐在地上。
“哎呀媽呀,你嚇死我了。”
女人抱怨的說。
“你膽挺大啊,敢來偷煤?”
武斗上下打量著女人,雖然天色很黑,但他用手電晃得女人睜不開眼睛,因為他有這種特權。
“大兄弟別照了,晃得我都睜不開眼睛了。”
女人說。
武斗發現女人比他大的很多,但還有幾分姿色。
武斗關了手電。“走吧,跟我去我的辦公室。”
“大兄弟,我剛來,還沒拿煤呢。”
女人說。
“你是想偷,沒等你偷就被我抓住了。”
武斗望著女人。“你想不承認嗎?”
女人貼了上來,“不是不承認。”
女人抱住了武斗,“你能忍心處理我嗎?”
武斗感到女人的肉體是那么的喧軟和富有彈性。心中升起無限溫情。
“大兄弟,我好嗎?”
女人用大腿在武斗的身上摩擦。撩得武斗心猿意馬,不能自己。
武斗也回抱女人。
“兄弟,你也不容易啊。”
女人伸手向武斗的下身探去,“這深更半夜的,別人都在摟著老婆睡覺,你卻在這守著這堆破煤。”
武斗被女人說的很溫暖,女人的手掏出了他那物件,擺弄了起來,他那見過這個,堅硬如鐵起來。
“兄弟,你好棒啊。大姐就喜歡你這樣的男人。”
女人挑撥著說。“你是不是還是個處男,今天大姐給你破個身咋樣?”
聽女人這么一說。武斗的欲望更加猛烈開來,他伸手摸女人的胸,女人肥碩的奶子使武斗的手感非常美妙。
武斗在她那飽滿的奶子上揉搓起來。女人發出興奮的呻吟聲。
武斗將女人放倒在地,女人穿著一條八分褲。武斗摸她的褲帶。顯得非常慌亂。
在慌亂中武斗解不開女人的腰帶。他有些急噪。
女人幫著他打開自己。一個豐腴的性感的肉體呈現在武斗面前。武斗像個久餓的狼,面對一大攤鮮美的肉食大喜過望。
武斗很孟浪的進入了女人的身體。雖然他堅硬如鐵,但他架不住女人熱烈的攻勢。很快就癱軟在女人身上了。
“看來男人就是一泡尿。折騰完了,就憋了。”
女人吃吃的笑。
武斗覺得女人很有趣。“你真好。”
“是嗎?”
女人興奮的在黑暗中能看到她那雙明亮的眼睛。
武斗摟著女人不肯放手。
“好了,你都沒了,”
女人掙脫著武斗。“我得去工作,抓緊時間弄幾袋煤回去。”
“忙啥的,”
武斗說。“再讓我摟一會。你的身子很軟和。”
女人躺在武斗的懷里,任他揉搓。
其實女人叫夜來香,這是她的綽號,她家在煤礦附近住,靠偷煤來生活,只要讓她偷煤誰上她都行,夜來香是個很開放的女人,她過于開放了。知道用身體換錢。其實煤就是錢。夜來香晚上來偷煤,白天就去用煤換錢。
其實說是偷,就是拿,夜來香對煤礦這兒看煤的民兵都給過性賄賂,這個詞是現在發明的,煤礦的民兵都被夜來香搞的服服帖帖的。
這些民兵都逃不過她溫柔的懷抱,武斗也不例外。更何況他還是個處男呢?
…過夜來香后,武斗對女人更加渴望。
他忽然發現干他這行的好處,不但能混吃喝,還有女人玩。
武斗在煤礦如魚得水的起來。
陶明跟龐影約會。龐影透露了他的這個信息,陶明就對彭川衛小心起來。他甚至跟蹤彭川衛,發現龐川衛跟武斗來往密切起來。
這個武斗陶明不認識。但經過跟蹤,他知道武斗是一家煤礦礦長,很趁錢的主。這個人跟彭川衛是啥關系?陶明百思不解。
〈來騰飛公司不平靜。陶明深深的陷入了沉思。
隨著改革開放,安置待業青年,煤礦建立了第三產業,單獨成立了青年聯合廠。
武斗瞧出了商機,他找到孔礦長。
“礦長,我想去新成立的青年聯合廠去當廠長。”
武斗在孔礦長的辦公室沙發上坐下來說。“我不能無所事事啊。”
“你想當廠長。”
∽礦長驚訝的凝視武斗,“不行。”
“咋不行啊?”
武斗問。
“廠長是隨便當的嗎?”
∽礦長說。
“就你一句話的事。”
武斗說。
“你回去吧。”
∽礦長說。“我開會研究研究。”
“你放在心上,”
武斗臨走時特意囑咐著道,“別忘了,我對你有恩,你現在是報恩的最好時機。”
武斗走了以后,孔礦長悶悶不樂了起來。這個武斗他還真的惹不起,但新成立的廠子女青年居多,如果讓武斗去當這個廠長,他犯錯誤咋辦啊?
這期間武斗又找了孔礦長幾次,孔礦長實在架不住他纏,不得不給他這個廠長了。
武斗如愿以嘗的當上了青年廠長,這也是他資本掠奪的一個契機。
武斗春風得意的坐在青年廠廠長辦公室里,他的手下美女如云,而億2都是年輕的女子,他很想跟她們發生點故事。
青年廠的廠房就的一幢平房,包擴廠長室都在平房里,他們靠煤礦的采剩下的煤柱給了青年廠。為了就是安排待業青年。
這個廠里最大年齡的在二十六七歲,最小的十八九歲。整個年輕化。
“廠長,我是新來的,這是我的關系。”
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少婦出現在武斗的面前,她討好的對著武斗微笑著,并且把她的人事關系遞給了武斗,武斗在接她遞過來的人事關系時,被一股濃郁的芳香給罩住了,他不禁抬起頭向女人凝視,女人身穿一條紅色的裙子,裙子的新鮮更加襯托出她沒、臉頰的嫵媚,這個廠子不缺女人,漂亮美麗的女人比比皆是。
“劉美麗,你的名字叫劉美麗?”
是女人是名字吸引了武斗,“是啊,廠長。”
劉美麗嫣然一笑,十分動人。
“你像你的名字一樣美麗。”
武斗道。
“謝謝廠長的贊美。”
劉美麗嫵媚的向他擠眉弄眼的,使武斗產生了曖昧的想法。
劉美麗像一朵蝴蝶似的在他身邊飄來飄去。
“廠長,你能不能給我安排個好工作?”
劉美麗說。
“現在好工作都人都滿了。”
武斗說。“你只能去煤場卸煤去。”
“廠長,那活我干不動。”
劉美麗向武斗拋了個媚眼,“你就通融一下嗎。”
最進青年廠在不斷的進人,現在國有企業就是這樣,那個廠子效益好,人就往那個廠子跑,非得把這廠子擠黃了拉倒,“沒有辦法,現在人滿為患,”
武斗說。“找我說情的人太多了。都是朋友,能拂誰的面子?”
“那我的面子,你不給了?”
劉美麗嬌嗔的說。
“你先回去。”
武斗拿起辦公桌上的香煙,劉美麗慌忙過去,把火給他點著,武斗在吸煙的同時也吸道了她身上好聞的體味。“晚上,你先上死點班,晚上我值班,看看能不能給他調個好點的工作。”
“謝謝廠長。”
劉美麗嫣然一笑,留下一股好聞的香風走了。
武斗久久的嗅著,心滿意足的笑了。
吃過晚飯,武斗躺在辦公室的床,庸懶的抽著煙,辦公室兼值班室。也是武斗值班時休息的地方。
這時傳來敲門聲,“請進。”
武斗回來沒有把門插上,門只是虛掩著,劉美麗推門像一只蝴蝶似的輕盈的飄了進來。她還是白天的那身紅色的裙子。在這暗淡的傍晚,是那么的光彩照人,熠熠生輝。
“廠長我來了,”
劉美麗的聲音非常性感甜潤。武斗感到非常受用。
武斗慌忙坐了起來,因為他的床在辦公室的里屋,劉美麗的到來,他看不到,但他能夠聽到她的聲音。從聲音里,他知道是劉美麗來了,雖然他白天跟劉美麗只有一面之交,但他還是記住了她那美妙的聲音了。
武斗慌忙從床上起來,來到了外屋辦公室里。
“對不起廠長打擾你了。”
劉美麗甜甜的說,她的臉上彌漫著好看的紅暈。
“沒關系,”
武斗在辦公桌前坐了下來。“你來的挺準時啊。”
“廠長的吩咐,能不聽嗎?”
劉美麗說。
“你今晚很美。”
武斗凝視著劉美麗說,現在他可以對任何女人凝視,不必忌諱,因為他有特權,就他現在的職位就是他可以耀武揚威的資本。
“謝謝,廠長。”
劉美麗諂媚的一笑,“我的事咋樣了?”
“啥事?”
武斗裝糊涂的問。
“吵鬧感長,你真是貴人都望事啊。”
劉美麗說。“上午你讓我晚上來,關于工作的事。”
“啊,真對不起,我想起來了。”
武斗佯裝想起啥似的。“你看我這臭腦筋,剛說完的事就忘了。”
“沒關系,你想起來就行。”
劉美麗說。
“你想干啥?”
武斗問。
“只要活輕巧,干啥都行。”
劉美麗說。
“那你給我當服務員吧,咋樣?”
武斗問。
“好啊。”
劉美麗眼睛明亮起來。
“那你咋謝我啊?”
武斗故意的問她。
“你說呢?”
劉美麗嬌羞的低下了頭。
“過來,”
武斗吩咐道。
此時劉美麗始終站著武斗的辦公桌前跟武斗說話。
劉美麗戰戰兢兢的過來了。
武斗從她身后抱住了她。
“廠長,你干麻啊,”
劉美麗扭著小蠻腰掙扎著,“你發開我。”
“我給你好的工作,你就這么報答我?”
武斗秧裝不高興的樣子。
劉美麗忽然有鞋害怕了。
“廠長,我不是那種人。”
她嬌羞的紅了臉。
紅了臉的劉美麗更加動感迷人。武斗怎能放棄這個到了手上的美人啊。
“你是不是不想要這份工作的。”
武斗伸手在她大腿上撫摸起來。
“不是,廠長,”
劉美麗渾身戰栗,“我害怕。”
“沒事的,我會溫柔的。”
武斗的手向她下身探去。
劉美麗沒有想到事態會向這個方向發展,她本來是想讓武斗給他調個好點的工作,沒有想到,他是這樣的人。
武斗摸到她的要害部位時,被她的手擋住了。“廠長,你不要這樣,這樣多不好啊。”
此時的武斗像野獸一樣被她激起了欲望,他不由分說很蠻橫的把她的手挪開,用他那只流氓的手,干起了更流氓的事來了。 此帖被zhjn0610在2014-01-25 21:47重新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