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玩同學女友

2015-1-19 激情小說

那時我上初三。

我在一個非重點的社會中學,因為老爸因為逃債躲到偏遠的深山里和人
合伙開礦,媽媽在電視臺作地方新聞的播音員,平時工作又忙壓力也大,還
要經常加班,沒什么人管我,所以我就和學校一幫小混混廝混在了一起,平
時逃課一起去看錄像,打電子游戲,躲在廁所里抽煙,還有就是打架。

跟我們一起混的也有幾個女生,都是兄弟們的女朋友(初中那會兒有個
女朋友是個很牛逼很拽的事情),有一個長的最漂亮是我們老大的馬子,我
們都喊她三兒。三兒身材很好,個子高挑,屁股又圓又翹,她那時才十五歲,
奶子已經發育的很豐滿,高高地聳立著。老大沒事兒喜歡把三兒摟在懷里手
伸進三兒的校服里揉她的奶子。

有時候上課的時候,老大也玩三兒的奶子。老大和三兒是同桌,坐在教
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我坐在他們前面一排。三兒上課的時候趴在課桌上,
老大手就伸進她的校服里亂摸,一邊摸老大還一邊小聲的跟三兒說話:“三
兒,你的奶頭又硬了,我喜歡你的騷奶頭。”三兒一邊急促的喘息一邊低聲
浪笑的說:“你怎么那么討厭,摸得人家癢癢。”。

每次聽到三兒喘氣,我的雞巴都硬的難受,但是三兒是老大的人,我們
平時也沒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其實三兒也不僅僅是老大的人,老大也有他的
老大。他也操過三兒。

老大的老大是亮子——他是一個真正的混混,中學念不下去被家里送去
參軍,但是在軍隊也不老實,和人打架還被拘留過,后來就被部隊遣送回來
了。聽亮子說,他被拘留不是因為打架,而是因為操了部隊首長的兒媳婦。

他給首長當勤務兵,偷看首長的兒媳婦洗澡,他說那個騷娘們洗澡的時
候一邊揉自己的大奶子,一邊揉自己的小騷逼,奶頭紅紅的翹著很誘人,所
以他就忍不住沖進去把那個騷娘們操爽了。我們都覺得他在吹牛,不相信這
是真的,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亮子很好色。他一見到三兒,眼睛就像被釘
在了三兒身上一樣。

亮子操三兒那天我正好在。那天我們和學校側對面的一所中學的幾個學
生打了一架。我們學校側對面的中學是一所子弟中學,那個學校條件比較好,
有一個標準的運動場,我們經常去那個學校的運動場踢球,也難免因為爭場
地和那個中學的學生起爭執,一起爭執就打架,我們打贏了,但是老大的頭
被那邊的人用板磚開了瓢,流了很多血。

我把襯衣脫下來給老大裹著頭,向學校的校工借了一個三輪車把老大拉
到亮子那里。我們不敢卻學校醫務室,也不敢去醫院,自己惹得事兒就得自
己解決。

亮子一般都在學校不遠處的一個臺球廳,我找到亮子,說老大傷到了,
亮子打了一個電話,然后給了我們一個地址,就在幾條街以外的地下室,那
里有一個他認識的江湖醫生,是亮子的一個哥們。我把老大拉過去,老大被
打得有點兒懵了,也不喊痛,就是身體不停的抽抽,他的血浸透了我的襯衣。

江湖醫生說這不是什么大問題,他幫老大清理了傷口,給老大吃了幾片
安定,讓老大睡過去,然后給老大縫了五針,他說在地下室的簡易病床上睡
一晚,第二天就沒什么事兒了。

這時候三兒急急忙忙的來了,她身后還有亮子,她知道我去了亮子那里,
又從亮子那里知道我們在這兒。三兒很擔心老大的傷勢,同時也擔心對方報
復。我拍著胸脯對三兒說對方被我們打怕了。三兒氣鼓鼓的說:“打怕個屁,
你們剛打架,對方就來學校尋仇了,幸虧你們幾個不在。”

我這才知道我們走了以后,對方隨即找了很多人來報復,也才知道打架
的時候老大拿鐵锨鏟倒了對方一個人,那個人的傷比老大嚴重多了(其實也
是因為老大先下黑手,對方才有人拿板磚拍老大的,本來只是拳腳之爭而已)。

三兒可憐兮兮的看著亮子,求亮子把這事兒擺平。亮子的臉似笑非笑的,
色迷迷的盯著三兒挺拔的胸部。那天三兒沒有穿校服,而是穿了白色的短百
褶裙和粉藕色的短體恤,露著雪白的大腿和胳膊。可能路上來的比較急,三
兒不住的喘著氣,豐滿的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著。

亮子讓我去給他買包紅塔山,一定要長江路口那家煙酒小賣部的,說那
里的紅塔山不是假煙。長江路離這兒不近,我當時還沒有想明白,就轉身出
去給他買。但是我偷了懶,就在不遠的家屬區小賣部買了就折了回來。

等我鉆回地下室的時候,江湖醫生已經走了。我這才注意到地下室除了
江湖醫生的簡易診所和病房,還有些關著的門,剛才來的時候匆忙我沒有仔
細看,現在看來,像是臨時堆放東西的倉庫。地下室的走廊很黑,吊著的電
燈泡大多都已經不亮了,只有一兩個還發著昏暗的黃光。

走廊的盡頭就是老大昏睡的病房,快走到病房跟前的時候,我聽到了三
兒的喘息。

門是關著的,但是門板上布滿了裂縫,走廊很黑,但是屋里卻有燈光,
所以很容易看到屋子里頭的情景。老大裹著繃帶,在藥物的作用下仍然酣睡
著,就在老大的身邊不遠處,三兒被亮子摁在墻上瘋狂的親吻著。

三兒應該是自愿的,因為她的雪白的手臂勾著亮子的脖子,苗條性感的
身體緊貼著亮子。但是三兒似乎又不是完全自愿的,因為當亮子試圖去親三
兒的芳唇的時候,三兒總是躲著他。亮子只好瘋狂的去親三兒白嫩的脖子和
臉蛋,他的兩只大手在三兒的身上游走,雙手隨著三兒身體的凹凸起伏,在
三兒的身上用力的摸著,在他的揉摸下,三兒的奶子顯得更挺了,屁股也顯
得更圓了。

亮子把三兒的身體扳過來,自己靠著墻從后面摟著三兒,一只手把三兒
的短裙扯起來,手伸進了三兒的內褲。三兒的內褲是粉紅色的,上面有大紅
色的花,看上去很騷很性感,亮子的手伸進她的內褲,就開始扣她的屄。其
實我也不知道亮子是不是在扣三兒的屄,只是看到亮子的手指不停的在動,
然后三兒就像站不穩了一樣,身體扭動著,還主動用屁股去蹭亮子的褲襠。

我的雞巴硬的想要斷了一樣,我一邊用雞巴跟著褲子摩擦著地下室的墻
壁,一邊瞪大著眼睛看著門里的活春宮,我覺得我的耳邊一直有“嗡嗡”的
聲音,像是耳鳴,我的心臟強勁有力的跳動著,似乎整個地下室的走廊都在
和我的心臟共振。

我很期望亮子把三兒扒光,我想看三兒的大奶子,做夢都想。我從來沒
有真切的看過三兒的大奶子,只是一次和兄弟們在錄像廳看三級片的時候,
老大把他的雞巴掏出來讓三兒吃,三兒從來都很聽老大的話,側著身子趴在
老大的檔間舔老大的雞巴,老大把三兒的衣服拉開,玩她的奶子,后來老大
突然射了,嗆到了三兒,三兒直起身子來,衣服還沒有拉好,于是在錄像放
映廳幻動的燈光里我看到了三兒的乳房,一個十五歲少女的乳房,白皙稚嫩
但又豐滿挺拔,但可惜的是我沒有看到三兒的奶頭。

亮子拉著三兒坐在了老大的病床邊。亮子坐在床上,三兒站在他跟前,
背對著門。亮子撩起了三兒的短裙,我看到了三兒粉色內褲包裹著的屁股,
又圓又翹。亮子的手使勁兒的揉著三兒的白屁股,黑色的大手和白色的臀肉
產生了強烈的反差。而三兒的胳膊仍然摟著亮子的脖子,她把豐滿的胸脯主
動送到了亮子的嘴邊,亮子著迷的隔著衣服啃著她的奶子。

終于還是三兒先忍不住了,她伸手脫下自己的體恤,又把手伸到背后解
開了乳罩。因為她背對著我,我還是看不到她的奶子,只能看到她潔白無瑕
的后背。從后面看到她主動用手托住自己的乳房把奶頭送入亮子的嘴里時,
我的雞巴腫脹的要爆炸了。緊接著看到亮子的腮幫子一鼓一鼓的吸著三兒的
小奶頭,我的手忍不轉始搓自己的雞巴。

亮子一邊吃著三兒的奶,一邊用手扯下了三兒的內褲,三兒很配合,然
后亮子的手就開始在三兒裸露的股溝里揉摸著,三兒的淫水打濕了亮子的手,
弄的亮子的手指亮晶晶的。

亮子把手指插進了三兒的嫩逼里,因為角度的問題,我看不到三兒的逼,
但是可以看到三兒的浪水順著亮子的手指往下流,三兒隨著亮子的手指的抽
插不斷的扭動著,嘴里淫浪的呻吟充滿了整個房間。而老大因為藥物的作用,
就在同一張床上呼呼的沉睡著。

亮子把三兒抱起來,放在床上,三兒面對著門,兩只手支在身后,叉開
了腿。于是這一瞬間,我不僅看到了三兒的奶子,也看到了三兒的嫩屄。三
兒的奶子確實很大,可是奶頭卻又很小,粉粉的像兩顆小櫻桃,因為興奮,
三兒的兩顆小奶頭硬硬的翹著,乳暈縮得只有小小的一圈,箍著奶頭。三兒
的陰阜很飽滿,像個白饅頭,陰毛很長很茂盛可是小陰唇很小,緊緊的閉合
著,中間那道肉縫濕漉漉的往外滲著淫水。

亮子脫了褲子,他背對著我,我只能看到他健碩的屁股。但是三兒的眼
神卻閃過一絲驚訝,亮子抓住三兒的白腿,把三兒的屁股拉近,就挺腰把雞
巴壓在了三兒的嫩屄上,從亮子的動作上看,他的雞巴應該很短,因為他都
貼在三兒的屄上了也沒有見到有雞巴插入的動作。事實上,我一直都沒有看
到亮子有抽插的動作,只看到他結實的屁股貼在三兒的嫩屄上,不停的扭動。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亮子的身體抽搐了幾下,然后他從三兒身上爬了起
來,三兒的兩腿間烏黑的陰毛上多了些濃白的液體,應該是他的精液吧。

亮子轉身穿褲子的時候,我才發現他的雞巴像是被人用剪刀剪了一樣的
只留下一短截兒,那段雞巴長得很丑陋,像是被砍傷又胡亂長起來的樹樁,
血管與傷疤交錯在一起,深褐色的疤痕上還掛著剛剛射過的精液。

亮子穿上褲子就走了,臨走時他對三兒說,今天的事情別跟別人說,還
有老大的事情他會擺平。臨走時,他擰了三兒的小奶頭一下,三兒“啊”的
喊了一聲。

我躲在走廊的轉角,等亮子走出房間,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地下室的盡
頭,我才重新走到了房門口,房門這時是虛掩著的。三兒仍然赤裸著身體,
正在用衛生紙擦拭陰毛上的精液,擦著擦著,三兒修長細白的手指開始輕輕
的愛撫她粉嫩陰唇上緣嬌小的陰蒂,而她的另一只手則不知不覺已經握住自
己的一只乳房。顯然,三兒沒有滿足,她開始手淫了。

我的記憶到這里突然變得混沌了,我只記得我推門走了進去,然后大腦
就變得一片空白。等我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渾身赤裸的三兒面朝我坐在我
的腿上,她的修長光潔的雙腿盤在我的腰后,雪白如嫩藕般的胳膊抱著我的
脖子,她的大奶子頂著我同樣赤裸的胸膛。我的雞巴軟塌塌的貼在她泥濘不
堪的小穴上。我知道我射過精了,還不止一次。

三兒把嘴巴貼在我的耳邊對我說了三句話。

第一句:你真大。

第二句:你對老大最好,我知道。

第三句:以后別這樣了。

我扭頭發現老大仍然酣睡在同一張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