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別人的女友邀請我

2015-1-19 激情小說

 

楊小青在臺北的第三天中午,接到徐立彬打來的電話。

聽到他的聲音,小青的心幾乎都要跳出來了。但徐立彬卻夠冷靜地先問:

“可以講話嗎?方便不方便?”

“喔,還好,我先生他在樓下,跟人談事情,我們聊幾分鐘應該可以。”

“這樣好了,如果你方便出來,晚上我請你吃飯,也謝謝你在加州請我到你們家的宴會,那天我真的很開心,能隔了這么多年又和你見到面。”

小青高興極了,馬上答應“好啊,好啊!”但立刻在心中盤算著,才說:“不過你真的也不用請我吃飯,能見面就好了……因為我婆婆她們一家人都在這,我晚餐不方便出去吃,但我可以跟他們講有女朋友邀我喝咖啡,逛逛街,我就好出來了。……對了,你在臺北住那里?我還想……”

“我住福華飯店,是這邊出錢的。你說你想什么……”男的問。

“哦,也不是什么啦,那天你在宴會上,拿小照相機不曉得照什么,我好奇,想知道嘛!”小青這么說,是真是假,只有她自己明白。

“哦~!那個啊,是數據錄放影機,我隨到那兒就拍到那兒的,你會有興趣瞧嗎?……就這樣吧,晚上七點半,你就到福華,我在樓下咖啡座等你,真的喝咖啡,然后,我給你看我錄的影像,怎樣?”

“好,那就晚上見!……”

掛上電話時,小青已樂得全身都輕飄飄了。

………………

進到福華飯店要下車前,楊小青對司機講叫他不必等她,她還會跟朋友去別的地方,用不著車。但司機堅持要等,說是老板指定的,如果她跟朋友還要去別處,也由他開車。小青不愿爭執,說她們頂多在附近走走,不會再勞煩他的。

這時,飯店門口的服務生已經過來拉開車門,小青知道司機不必下車護送她進飯店,而看見自己跟誰會面,便松了口氣;只對他交代說要晚一點才回去,不過她會在走前二十分鐘打行動電話叫他。

進到飯店,小青心中嘀咕自己連行動都不自由的怨氣,在見到以笑容迎接她的徐立彬時,就全然煙消云散了。但兩人坐下后,還沒點咖啡,發現四周來往的人多、又嘲雜,便不約而同互相建議,到二樓比較寧靜的餐廳。

在靠倚窗旁可以眺見街景的位子坐下,兩人隔著餐桌上點燃的臘燭,相對無言一笑。彼此在笑靨之中,交換如默契般的欣悅;至少,在小青心里,她是這么感覺的。

“真不簡單,我們繞過大半個地球,又能在臺北這樣踫頭……”他說。

“真是不容易,大概是我們……注定要見面的吧!”小青勾著嘴角回應。

但當她的手拾取桌上餐巾時,小青戴著的閃閃發光鉆石戒指,吸引了男人的眼光。他帶笑瞧她問:

“是嗎?你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嗎?你先生……一向都讓你單獨社交?”

小青不想提自己的丈夫,但又不得不回答,只好說:“他……他自己都忙得要命,那有心思管那么多!加上我們經常分住兩地,他真要管……也鞭長莫及…

…所以我還有某種程度的自由,自己決定去那兒、見什么人的,只要我光明磊落,那也……不用害怕什么……“說著時,小青卻不再將戴著戒指的手放回桌面了。

“對,對!還是得看夫妻雙方是否互相信任,才能免除疑慮的。”

不知怎的,楊小青的心砰砰跳得很厲害,她壓抑著,擠出一句話問男人:“那……那你的……太太是不是信任你呢?……像你這樣經常跑臺灣,通常都一個人嗎?還是她會要跟你……”

“現在還不會,因為孩子還小,孩子再大一點時,她也許就會要跟了。”

“哦!……”“他這樣說,是意味什么呢?”小青問自己。

“噯!不再談這了好不好?……我們老同學見面,光明正大的,干嘛講得像見不得人似的呢?……”小青主動打斷這令她心里不暢快的話題。

“對!……不說這種事,心里坦蕩蕩的比較好。來,喝咖啡吧!”

啜飲著咖啡時,小青由跳躍的燭火上,看到男人注視自己的、含著似乎無比熱情的目光,從心里產生一陣陣的酥麻;令她陶醉,卻又有點不安。她想問他有關他工作的事,但又覺得氣氛不對,只好就沉默著。

倒是徐立彬想起來似的,由口袋里拿出了他的袖珍錄放影機,問小青說:

“對了,你不是說想知道我拍攝些什么嗎?來,我放給你瞧瞧。”

說完他換了位子,坐在小青身旁,將錄放機的小螢幕拉開,讓小青看它顯映出一小段、一小段的影像。內容多是有關臺北附近的山水、土地、和自然生態的;他對小青說那些都與他的工作相關。小青仔細聽男人的解說,同時也感受著他身體的靠近。

“那……那這些都是風景,你還拍人物嗎?”小青問他。

“也有偶然拍攝的,像上禮拜在加州你家宴會拍了幾個鏡頭……”

“可以看嗎?……”小青略帶興奮地問。

“當然,不過是拍在另外一張磁卡上,在樓上我房間里,你真想看?”

“嗯!……可以嗎?”預期著到男人的房間,小青的心又砰砰跳了。

從飯店二樓,楊小青跟著徐立彬乘電梯到樓上他的房間時,她加劇的心跳就一直緩不下來。尤其當電梯門一開,為了穿過人群,他輕捥著小青的腰,小青的整個身子都發酥、發麻了。

………………

旅館房間打開的窗簾外,映著臺北夜空下晶瑩閃爍的萬千燈火,房間里,并坐在床邊的楊小青和她大學同學,一面注視著錄影機的顯像,一面也彼此感覺兩個人身體的靠近,而產生了一種仿佛心照不宣的、帶著幾許曖昧的、教人甘愿沉迷在其中的挑逗。

大學同學的頭,靠在小青的發鬢旁,靠得很近,小青感覺他呼出來熱烘烘的氣息,她明知道自己應該要稍稍躲開些,但她卻沒有動,也不想移開絲毫。她兩眼盯著那小小的螢光幕,心里頭砰砰跳得愈來愈厲害;她縮著身子的兩臂,緊夾著自己上身,好像只有那樣夾著,才壓得住那顆心跳的聲音……

男人的頭和臉,更貼近了小青的面頰,他呼的氣息,噴到她的耳邊,像掃動著小青敏感的神經,令她不由自主地要打顫抖,整個身子也更覺得酥麻麻的;盡管她亟力專注于錄影機上的小螢幕,但怎么也集中不了心神。

原先還能從螢幕辨認畫面和人物,此刻己變成了一小方模糊的光影,陣陣閃爍晶亮的色彩,仿佛催著她,要她對緊依在身旁的男人表達她的反應。

但她卻只能呆然木雞,動也不敢動,只能在心里呼喚:“啊!來吧!抱緊我,吻我吧!”

小青知道,她只要稍稍一側頭,或把頭往男的那邊靠,她就會迎接到他的唇。她也知道,在一剎那之間,她就會卸除了一切的矜持,接受他的吻。

但是她不敢,她仍然期待著……

然而,男人的臉卻沒有再靠近小青,他只讓他愈來愈急促的、強烈的呼息聲,灌進她的耳中。小青被惹得更急切盼望他進一步的舉動,便不自覺地將自己的屁股朝床里挪了一挪;而這一挪,她的身子就觸到男人在小青身后撐著床的手臂上。

剎那間,小青的腰被一只大手掌撫了住,穩穩有力卻又不很重地捂著、輕捏著、擠弄著;傳來的壓力仿佛穿透了她窄裙的腰際,讓小青敏感地覺得他的手指就像探測著自己那兒肌肉的松緊、彈性,和底下的脂肪是否豐腴一樣……

“噢!……”小青禁不住迸出了輕嘆。

同一時間里,男人的唇吻到了小青耳上,輕輕壓住它,輕輕噬咬著它……

“噢~!……”震驚似地,小青輕聲叫了出來。但男的熱熱的唇,并沒被嚇走,反而更積極進襲,吻到了她的臉頰;小青本能地側頭閃躲,就讓他下午才長出的、短短的胡須碴子,刮在自己耳鬢的皮膚上,立刻令她忍不住全身都發麻了似的又顫抖了一下。

“不!……不!”小青的心里驚嘆般地叫了;將頭更側偏過去,閃躲著。

男人已經擱下了手中的小錄影機,將小青的下巴托著,移向他;小青的兩眼緊緊閉上了,感覺著男人火熱的唇,貼上了自己的……

“不!……不!”小青在心中呼喊,否認自己的盼望,但只有喊“不”,她的唇才能閉得緊緊的;才不會在第一個吻的催促之下打開啊!

然而,在小青否認的同時,她感覺到男人在自己腰部撫摸、揉捏的手,又更用力了;她爭扎著把手伸到腰邊,抓住了男的手腕,企圖將它拉開,但卻又絲毫使不出力,只能緊緊抓著它;而男的便干脆張大手掌,由小青的腰往后往下摸到她的臀部上方,隔著她緊繃的窄裙,抓捏小青的豐腴的屁股肉瓣了……

“唔……唔!”小青緊張得由被吻著、仍然還是閉住嘴巴的喉里出聲了。

“不能!……我不能啊!”她幾乎叫出聲來,但只發出悶哼的“唔”聲,小青的屁股卻再也禁不住地左右扭動了……

“不愿意嗎?……青?……”男的放開吻著她的唇,輕輕對小青問道。

“啊!……不!我……”小青緊張得指甲都掐進了男人手腕的肉里,她完全失措了,不知如何是好;她只能繼續閉緊兩眼,牙齒緊咬著下唇。

“看著我,青!……告訴我,你愿意嗎?”男人追問她。

“我怎么能……?又能怎么回答呢!?”小青心中的答話,卻由她搖著的頭告訴了他。搖完頭,她才睜開眼睛,瞧見距離兩吋不到的,男人急切等候她回答的的眼神,才諾諾地、結結巴巴地問徐立彬:

“為什么……?為什么……你會這樣?……”

“因為……因為想和你親近一點呀!……青,難道你不明白?”

“那……那你為什么……想要親近我嘛?……”

“喜歡你呀,難道你還會不知道?……我喜歡你好久,好久了!”

小青的心都笑起來了,但她還是故意裝作不懂似的,撅著薄唇,以驕滴滴的表情問男的:

“那……那你……每個你喜歡的……你都要親近啊?那你不是……好……好那個嗎?”

“什么那個,那個的,我可不懂,反正我只喜歡你一個,你只要讓我親一下,我親夠了就好了!”男的唇又貼上了小青這時已經開始發熱的嘴,并且伸出舌頭,輕輕掃著她的唇。小青的眼睛又閉上了,雖然她嘴唇還是沒張開,但鼻子呼出的氣息卻已經有點急促,帶著哼聲;好像告訴徐立彬:我愿意了!……

于是男人的手又開始在小青的臀上搓揉著,惹得她屁股也跟著在床上像磨磨子似的蠕動起來;可是盡管她扭動著屁股,小青卻沒放掉抓住男人的手,相反地她抓得更緊,而且還一邊搖頭,一邊不愿意似的“嗯~~~……唔~~嗯!……”發出抗議聲來。

“小姐啊!……你是怎么回事哪!”男人才分開唇問小青,小青就趕忙將頭低了下去,諾諾地答道:

“我……我真的還是不能耶!……你已經都親到人家嘴了,求你就不要再…

…摸了好不好嘛!?……尤其人家……屁股那邊,都好……好敏感的,被你一踫,就好像……所有的抵抗力都沒了;真的耶,光親嘴就夠了!這也是你自己說的嘛!……就別弄人家別的地方了,好嗎?“

小青仰著頭,哀哀地懇求男人,但同時她也感覺自己小腹里的一陣酸麻,好像涌出了什么似的,陰道里也立刻濕潤了起來……

“啊!……不!……”小青嘆出了聲來。

男的手停下撫摸,只捂著小青的臀;但又把嘴湊到她耳邊,對她輕聲道:“真那么不想要嗎?……小寶貝!……那我也就不勉強你啦!……不過,……再讓我多吻吻,多親幾下吧!……”

楊小青這時的心情可說真是矛盾極了,她明知道自己早已喜歡上這男人,遠從大學時代起,她就曾經幻想跟他成為一對,可是一直不曾發生過,只作了所謂的普通朋友;而幾十年后的今天,才好不容易兩人相處在一起;盡管現在各人都另有家室,狀況早不一樣,但小青心目中的那個浪漫的對象,此刻就在眼前,就在身旁,而且已經連接吻都吻過了,她怎能抑得住不和他馬上就上床發生關系呢?

一遍又一遍地,小青告訴自己:算了!既然自己也想,那還抵抗什么呢?就讓他得逞算了吧!反正玩一次,又不會怎么樣,也不會少一塊肉……相反的,這種偷到的樂趣,一定還更刺激得要死哩!……

然而同時小青也明白,只要跟他再進一步,自己就必然會因為這男的實在太多情、浪漫,而一掉下去,就一定沉淪得無法自拔,從此陷入另一個新的“外遇”關系里,不盡要再度背叛丈夫,背負紅杏出墻的罪名,而且更可能會迷失在嶄新的“愛情”里,而萬劫不復哪!

幸好,男人并不知道小青心中的掙扎,他停止了在她屁股上的撫摸,只以帶著胡須渣的下巴,來回在小青的唇角,頰邊,和耳畔摩擦著,一面說:

“小心肝!……如果你不想再進一步,我為了尊敬你,當然絕不勉強I是,小心肝!……你真的好可愛喔!……你一定也知道,我有多想和你親近、跟你一起享受只有我倆的時光啊!……你知道的,對嗎?”說罷,他的唇又緊緊地壓住了小青的……

這回,徐立彬不但伸出舌來舔,還更有力地吸吮小青的薄唇,吸扯著它到自己嘴里,令小青有點痛得忍不住,連連由喉嚨里迸出嬌哼聲來:

“哼!……嗯~!……哼~嗯……嗯~!”小青的腦子開始渾渾然地打轉了,尤其,她耳朵里回響著男人叫著她小心肝!小心肝的聲音,是打她出自娘胎有記憶以來,從來不曾被人叫過的稱呼,無怪她一聽到,就更迷迷糊糊的,產生一種莫名感動,而幾乎要將嘴巴打開了。

男的將嘴唇放掉小青的,又跑到她耳邊說:“小心肝!……你的嘴唇都發燙了耶!……打開吧!打開來,讓我進去吧!……”小青的嘴立刻張開,嘶聲地呼嘆著“啊~!……天哪!……”

⊥像她幾次和現任男友上床,在調情的時候,男友每一提到她發燙的唇,都意指著小青的陰唇也一定是又腫、又燙的;令她不禁立刻感覺自己的私處已經灼燒了起來;而在男友再命令般地叫她“打開!”時,小青就更毫不自覺似的,要將自己的兩腿分開了。

也仿佛正是被聽到自己嘆出的“天哪!”所驚醒了,小青突然才發現:此刻的她,并不在加州的旅館里,身旁的男人也并非自己的男友,而是另一個雖然早就認識、并且自己也曾經偷偷喜歡過的、名叫徐立彬的,大學同學啊!……

這個覺悟,令楊小青頓時緊張得又失措了,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呢?這明明是一個好陌生、好從來也沒有“感覺”過的男人啊!我怎么會跟他在這個臺北的旅館里,也作這種事呢!……不!我不能,我不可以啊!于是,小青立刻又夾緊兩腿,上身再度掙扎了起來,好像拒絕讓男人再吻她似地搖頭,輕叫著:

“不!……我不能,我不能啊!……”

“打開嘛!小心肝,讓我吻進你的嘴巴里一下下就好了,行嗎?……”男的伸出舌頭,舔到小青的嘴角,在她“啊!”聲尚未叫完時,就竄進了她的口中,強而有力地伸進、探入她那熱烘烘的、濕潤的口腔里。小青強制著要閉上嘴,但只感覺自己的唇更緊緊地匝在男人的舌頭上;她想要把它由口里推出去,卻只發現自己的舌頭抵著男人的,和它的濕潤更糾纏在一起了。

天哪!他……他這樣熱情,這么積極的吻,會把我燃燒掉、溶化掉的啊!

激烈的念頭,在小青腦海中翻騰;卻也令她更敏感體會到自己小肚子底下的飽脹,和一股又酸、又麻的,像泉水涌上來的快感,一直透進了陰道里,令那兒更濡濕、更受不了了!

嘴巴被堵住、塞滿了的小青,叫不出口,只能強烈哼著、嗯著;身子在男人的環抱里,掙扎、蠕動……當男人的舌頭開始在她嘴里一抽、一插地進出,讓她清楚感覺到那已是“性交”的動作時,小青的心終于吶喊起來:

“啊!完了!……被他進來了!還這樣……抽……插……我完蛋了啊!”

幾乎在同時感覺到小青身子的反應,男人輕輕地一欠身,以手在她肩頭一撥,就把事實上已經癱瘓的小青推倒仰臥在床上,然后他自己也迅速在她的身旁側臥著;不待小青驚訝地反應喚出口來,徐立彬已經再度低下頭,吻到她半張開的嘴上,用力吮吸著她的兩片薄唇了……

小青的小腿懸在床外,緊緊夾了住,兩只腳像勾在一起互相磨著,把鞋子都蹭掉了。隨著男的舌頭再一次竄入口中,緩緩地一抽、一插,小青緊緊夾住的兩條腿子,也開始互相搓磳起來……

“嗯~!……唔~嗯~!!”

楊小青后頸枕在男人的臂彎里,仰著頭被他熱吻的姿勢,很快就令她又神智模糊、放松了“抵抗”,任由男人的舌頭在她口里抽插。而男的每吻她一陣,就會松開嘴,將熱烘烘的唇在小青頸子四處游走,使胡須渣在她細嫩的肌膚上,一會兒輕、一會兒重的廝磨、搓擦。惹得小青忍不住顫抖:

“啊!好癢!……”;或更為難耐地喚著:“喔~!……喔~呵!”

等到徐立彬更大膽地將繞過小青后頸的手,從她的肩頭,摸向她的胸部,開始以手指透過她的絲質薄衫,觸摸著衫下她胸罩上方略帶骨感的部位,企圖想更進一步愛撫她,卻又似遲疑而不敢妄動時,小青的喉嚨里終于哼出了鼓勵的聲浪:“喔~哦!……哦~~!……”,同時還將頭更仰著,把胸部往上挺了起來,仿佛用身子對男的懇求著:“摸我吧!……愛撫我的乳房吧!……”

男人當然立刻會意,將手捂到小青的一只乳房上,手指隔著絲衫及胸罩,抓捏著她那微小的隆起;但因為手臂被小青的后頸枕著,無法再往下伸,就只好用最長的中指和食指指尖,夾住她的奶頭部位,鉗著已經凸硬的顆粒,一輕一重地捻掐、輾弄……

“噢~!……噢~~嗚!”小青嬌聲尖呼了,搖著頭,祈求般地急喘道:“不要!不要那樣弄人家嘛!求求你……”

但同時她卻更耐不住曲彎了兩腿,雙腳蹬在床緣,將并夾住的、仍然緊裹在褲襪里的大腿,相互磳磨、搓動,引得她整個下體就在床上像條蛇一樣,扭扭曲曲地蠕動了起來……

男人的嘴游回小青的臉頰,從發鬢吻到耳朵,噬咬她的耳垂,輕輕問道:“你真的不要嗎,小心肝!?……還是只要光接吻嗎?”

“啊~嗚!……不~!我不能,我不能要啊!”小青像要哭了似地應著。

但她互相磳磨的兩條大腿卻一刻也沒停下,反而搓得更激烈,引得屁股也扭得更厲害了;而由于扭動,她的兩片臀瓣在床褥上磨擦產生的刺激,強烈地將“性”的訊息傳到小青身體的深處,就令她更清楚感覺到自己的三角褲底下,早已被淫液所浸透,成為濕淋淋、黏答答的一片汪洋了。

“天哪,寶貝!我怎會不要?!……我才是真的要……要你摸我的啊!”

僅管她兩眼閉得緊緊的,但楊小青心中的呼喚,卻寫滿在她哭喪了臉的表情上,只是怎么也說不出口,只能在男人持續捻弄她的奶頭時,上氣不接下氣、婉轉、嬌浪地嗚咽著。

這時,小青的小肚子里,由于奶頭被捏弄,直直透入子宮的,一股難以形容的、無比酸麻的刺激,就迅速而劇烈地引發了她陰道里的一陣痙攣,仿佛泉涌而上的、像性高潮似的快感,就將要襲卷上來,爆發了一樣!

小青的兩腳更用力蹬在床沿,把整個屁股都抬離了床面;她一面嗚咽,一面快速而大幅地互搓著緊并的大腿;于是她身著的窄裙,愈磳愈往她腰際下掉,也愈來愈暴露她褲襪所裹住的、兩條曲線優美的大腿了。

“還是不要嗎!小心肝?……還是不要我摸嗎?”徐立彬在小青耳邊問。

“不!……不!不啊,我不能要啊!”小青像哭了出來。激動之中,她蹬在床沿的腳不小心一滑,掉落到床外,屁股也跌回到床上,隨著她兩條大腿仍然不停的磳磨,而一左、一右的,更大幅地扭動了。

“可是,小心肝,還堅持什么呢?瞧瞧你自己,腿子這樣磨,大概都快磨出高潮了吧!?……何不就干脆點,讓你身子暢快、舒服一下算了呢?”

男人追問道。

“不,我不能啊!我真的不能嘛!……”小青不知怎的,會在一面持續抗議之際,也真的聽男人話,低下頭去,朝下身望了一眼,看見自己那種充滿浪蕩、而淫穢地扭屁股的模樣,心中喊著:“啊,天哪!我簡直是不堪入目死了啊!”

同時也羞慚得兩頰都漲得緋紅了……

“啊——啊……啊~~!!”在新一波的刺激下,小青又高呼了出來。

原來男的沒理會小青口頭上的抗議,在她低下頭去看自己的當兒,他抽出墊在她頸子底下的手臂,迅速由床上挪了個枕頭,放在小青的肩頸下方;這樣,他就運用自如地,把兩只手掌都捂到小青胸脯上,同時刺激她兩只小小的雙峰了。

徐立彬從手指傳達給小青的熱情,透過了絲衫和胸罩,將她兩顆奶頭逗得更突更硬了,甚至在他十分興奮地揪扯著時,令小青忍不住近似于痛楚的感受,而尖叫了起來:

“啊噢~~嗚!……痛……啊!……你好狠心啊!……”

然而這痛楚卻又更加刺激了小青,屁股在床上愈扭愈兇,到最后兩條腿子都曲卷了起來,大腿像瘋了似地互搓著;因為整個窄裙已被磳到屁股和腰肚上,她更多的下體部位也就更暴露了出來。

楊小青這時也顧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感覺到在緊緊并夾的兩條大腿當中,自己的陰戶像著了火般地燃燒著,而雙膝、雙腿互相磳磨之際,自己那一顆硬突突的陰核,就如同在蚌殼里的珍珠一樣,在肥腴、細嫩的蚌肉里,僅管有著淫液的滑潤,卻仍然因為不斷磨輾,令自己整個人都如消魂蝕骨般的、受不了了!

小青再也忍不住了,她的高潮立刻就要爆發了。黑發散亂地攦在枕上,她向后仰著頭,一左一右不斷甩著;有如難以置信般地,開始高聲喊叫著:“啊,不!寶貝!……不要!不要……把我弄出來啊!……我不能這樣,不能這樣子就…

…出來了啊!“

⊥在這千鈞一發的剎那間,男人抓捏小青乳頭的兩手突然離開了她,換成了只輕輕觸在她耳邊的唇,問著:

“小心肝,你說誰?……誰是你的寶貝呀!?……告訴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