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我那迷人的小姨子[全本完結] 

2015-1-16 亂倫小說

 

我的小姨子是個天生的美人坯子,中國人喜歡的美女大致有兩種,一種是環
肥型,即體態豐腴、艷若桃花的楊貴妃型,另一種是燕瘦型:身材窈窕、長相清
秀,古代的趙飛燕是也。

我的小姨子屬于前者,她長得很美,如果用貌若天仙來形容她也不為過,起
碼,在我的眼里是這樣。

小姨子長得很性感:高高的個頭、均勻的身材,渾圓的大腿、飽滿的胸部,
她是個可以使任何男人見了都會動心的女人。

小姨子知道她的身材長得好,所以很會打扮自己:她常穿一身緊身牛仔套裝,
使她身上的線條顯得該鼓的地方鼓、該凹的地方凹:圓圓的、高聳的乳房給人一
種隨時都會頂破上衣飛出去的感覺。

小姨子的臉蛋尤其長得很美:方圓型的面龐白皙而又嫩滑,彎曲而又黑長的
眉毛掩映著一對明亮的大眼睛;她的眼睛尤其長得很美:雙眼皮好像是被精心刻
制出來的,有點夸張地好看。

小姨子的嘴唇不涂自紅:艷艷的,水嫩嫩的,性感十足。

對小姨子我覬覦已久,一直在打她的注意,但天不隨人意,我結婚好幾年了,
雖說我和她見面的機會不算少,可陰差陽錯,一直沒找到和她親熱的機會。

面對這樣一個尤物,我當然是死都會想到她,當我和她在一起時,我常常會
用色迷迷的眼神盯著她,用自己超強的目光把她的衣服給扒啦個一干二凈,然后
用意念恣意地肏她;多少個夜晚,我都因為想她而失眠,在這種時刻,我只好挖
空心思、想盡辦法設計著能和她肏屄的方案,然而,我的一切想法最終都化成了
一個個泡影。

俗話說:三年能等個閏臘月,令人沒想到的是——我終于得到了她。

那是春天的一個周末的下午,我正好在家休息,妻子上的是前夜班,小姨子
特意來到離縣城有十幾里地的我們單位來看我們,見到她的到來,我的心情十分
激動。是的,以前小姨子也常來看我們,可她每次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而
這次,從她的從容樣來看,她那天是會在我們家吃晚飯的。

不知是妻子怕我和小姨子單獨呆在一起不放心,還是她見自己的妹妹來自己
上班感到過意不去,反正,她請了一天假,對妻子的這種做法我當然十分不滿,
但我又能怎么樣她呢?

由于妻子的做飯手藝沒我的好,加上如果讓她做飯,我和小姨子單獨呆在一
起怕她起疑心,當然,如果她上灶小姨子肯定會前去幫她的忙,還不如我自告奮
勇,為小姨子獻點愛心的好,所以,我親自上灶,為我自己心儀已久的小姨子做
了許多好吃的。

聽著小姨子夸我手藝好,我的心里像灌滿了蜜糖似的——甜美極了。

在吃飯時,我變著法子給小姨子勸酒,盡管妻子在一個勁護著她,但不勝酒
力的她在晚上十點多一點依然醉眼朦朧了。

小姨子的醉態很好看:原本白皙的臉上浮上了兩抹淡淡的紅暈,迷蒙的眼神
里洋溢著誘人的秋波,整個一個醉貴妃的樣子。她對我姐夫長、姐夫短地叫,聲
音溫柔而甜蜜,使我心猿意馬,真想立馬就把她緊緊地摟在懷里,然而,我不敢
——妻子就在我的身邊。

也許,妻子怕小姨子的醉態會引發我的邪念、或許是怕小姨子會干出什么出
格的事吧,她竟然攙扶著小姨子到套間房里睡了,并隨手鎖上了套間房門。

我茫然……

見今天晚上我和小姨子再也沒戲了,我也不管桌上亂七八糟的碟碟碗碗,假
裝醉意發作,便徑直來到臥室呼呼大睡了。

其實,我哪能睡的著,躺在床上又在幻想著今晚和小姨子肏屄的事兒了。

在妻子剛剛收拾完客廳里的衛生時,家里的電話鈴聲響了,妻子接上后才知
道,電話是妻子的班長打來的,說她們班上的一位工人生病,要妻子頂替人家上
后夜班。

妻子有些無奈,但班長的命令她又不能不聽。而此刻的我卻激動極了,總想
著讓妻子趕快離開這里,以便實現我多年來肏小姨子的夢想。

妻子來到了臥室,輕輕叫了我幾聲,此刻的我由于知道她要上班而激動不已,
但我極力克制著自己,生怕讓她知道此刻的我醒著。

聽到我一聲重似一聲的酣睡聲,妻子似乎放心了,她換上工作服后,鎖上臥
室門后,便上班去了。

聽到她剛剛下樓后,我便猴急地來到了套間房前,我的心跳的很厲害,是的,
我多年的愿望在今天就可以實現了。此刻的我根本就沒想到假如出現了麻煩該咋
辦,反正,大腦一熱:只要今天能和小姨子睡上一覺,哪怕明天去死我都滿足。

我悄悄用鑰匙打開了套間房門,輕輕叫了小姨子幾聲,但聽到的只是小姨子
均勻的酣睡聲,我大著膽子打開了小姨子床前的壁燈,小姨子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可見她今天確實是喝多了。

小姨子睡的很安詳:她那紅潤而又性感的嘴唇微微張開,高高的、直直的鼻
翼在微微地翕合著,白皙而又洋溢著紅暈的臉頰顯得十分嫵媚,這使我竟不顧一
切地用手捧起了她那張美麗的臉。

我躬身把自己的嘴唇放在了她的臉上,一種對美極度的崇拜竟使此刻我的心
中產生了神圣的圣潔感。

我在她的額頭、鼻子、臉頰上恣肆地親吻著、親吻著,此刻的她竟沒一點反
應。當我的嘴唇貼在她發燙的嘴唇上時,一種沖動,使我把自己的舌頭塞進了她
的嘴里,又是一陣沖動,我得寸進尺將一只手伸進了她的內衣里面,當我一把抓
住她那圓圓的、挺挺的、滑膩的乳房上時,剛才那種圣潔的感覺早就跑到了爪哇
國里。

我急忙脫掉了她的內衣,貪婪地用嘴吸吮起了她那散發著女性獨有芳香的乳
房上,我的雞巴此刻早已不能自已,精液不由從龜頭流溢了出來。

小姨子此刻可能夢到了肏屄,從她的嘴里發出了輕輕的淫叫聲,我在也控制
不住自己的沖動了,三下五除二將她的內褲扒拉了下來,也顧不上去欣賞她那美
麗的胴體,急忙將她的身子翻轉過去,用兩只枕頭墊在她的腹下,讓她那白凈而
又瓷實的十分好看的屁股高翹在我的面前,我抓住自己紅脹如火棍的大雞巴便想
一下子就肏進她的小屄里面,一享舒暢,可當雞巴剛剛頂在她紅潤的小屄上時,
不只是憐香惜玉,還是怕把她肏醒,我旋即極力克制住自己的沖動,將早已被精
液弄濕的雞巴對準她的小屄慢慢一點點往里肏著。

也許,她剛才夢到了肏屄,她的小屄里竟也有陰水滲出,所以,盡管她的小
屄很緊,但我沒費多大的氣力就將整個大雞巴肏到了她小屄的屄心上。

極度的興奮使我忘乎所以,我的肏屄速度不由的越來越快。

我一邊用嘴在她的兩只乳房上吸吮著,一邊用兩只手在她的屁股上亂捏亂揣
著,一邊用雞巴在她的小屄里猛烈肏著,不一會兒,小姨子就在夢中淫蕩地呻吟
了起來,她的面龐此刻顯得迷人極了。

面對如此的美人,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激情了,我用右手托起她渾圓的屁
股,用舌頭狂涮著她的口腔,一種欲仙欲死的感覺使我暢美極了,「嗖、嗖嗖—
—」一股股熱辣辣的精液連珠炮似的射進了小姨子的小屄深處。

正當我喘著粗氣趴在小姨子的裸體上享受著極度的快感,準備好好再欣賞一
下她的美艷時,我突然發現,不知什么時候她已經醒了。

「姐夫,你?」

面對此刻的尷尬,我不由大了個寒顫,原本還堅硬著的雞巴驟然間像遭了霜
打的茄子,猛然癱軟了下來,一下子就從她的小屄里滑落了出來。

「完了,」我不由哀嘆了一聲,閉上雙眼等待著小姨子的判決。

「姐夫,剛才你滿足嗎?」

聽到小姨子柔弱的燕語,我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睜開眼睛大膽地看
了一下她,只見她滿臉紅暈,正在含羞默默地看著我。

「啊,小姨子沒怨我,小姨子被我征服了。」

面對儀態萬千的小姨子,面對如此嬌艷多情的小姨子,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
的感情了,我舉起再次鼓脹起來的大雞巴「嗞——」地一下,又肏進了她的小屄
里。

我一邊和小姨子說著淫穢的肏屄話語,一邊用大雞巴在小姨子的小屄里肏著、
肏著,聽著她不時的浪叫聲,我的心再次醉了。

這次,不知肏了多少時間,在小姨子狂烈的痙攣中,在她忘乎所以的喊叫聲
中,我再次在她的小屄里射精了,精液太多,以至她的小屄里承受不下,溢出的
精液一直流到了她的屁股縫里。

時間大約已到了凌晨三點多鐘,我和小姨子意猶未盡,我讓她用手緊攥著我
諾大的雞巴,讓她恣肆地玩弄欣賞著,不久,雞巴再次脹起,我把它塞進了小姨
子的嘴里。

「姐夫,不干凈,咋能往嘴里放呢?」

「放進去你就知道了,很舒服。」

當雞巴進入小姨子的嘴里時,一種本能使她不由緊攥著它在自己的嘴里不時
吸吮著,舔拭著,不久,我的性欲再次膨脹,我讓她撅起屁股,將自己堅硬的雞
巴在她不知不覺中頂進了她的屁眼。

「姐夫,你咋能亂來?」

「很舒服的。」我淫聲說道。

—始,小姨子的屁股尚在對抗性地亂動著,可這更誘發了我的性沖動,不久,
她有了「后庭花」的第一次快感,舒服地發出了醉人的呻吟。

當我地三次準備射精時,我將快要脹裂的雞巴從她的屁眼里抽出,急忙將她
的身子翻轉過來,將雞巴頭的蛙口頂在她的嘴上,一股濃稠的精液射進了她剛剛
張開的嘴里。

那天晚上,我和小姨子肏屄一直到次日早上七點多鐘。

從此之后,小姨子成了我最真誠的情人,只要我找她,她總是會想方設法和
我約會。可以說,從我和小姨子第一次肏屄后起至今,我把自己90% 以上的精液
都射在了小姨子的小屄里或屁眼里了。

姐夫和小姨子本身就又著一種特殊的關系 這么漂亮的小姨子哪有不上之理很有真實感,贊作者,期待佳作。樓主真厲害呀.我什么時候也能跟我的小姨子干一炮。。。那就爽死咯,,身材特好的說呢我真的覺得這種情況下不太可能呀,太YY了,起碼前面必須要有鋪墊呀,比如小姨子對你有意思什么的,這樣類似于強奸的上床,在現實生活中基本不太可能,也十分危險。雖然有點假,但是是大多數男人的想法,能夠上了小姨子!好假,那有經常想小姨子的,這豈不是成了淫魔?人都有自己的道德規范,哪怕是強奸犯,大部分都是見有機可趁,這才成為。如果寫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主角上了小姨子,這還差不多。玩玩曖昧,太過直接也不太好。這種上了小姨子之類的文章本來就是意淫的文章,只能看看而已,不能當真的!不要色情文章看多了,就認為現實生活中的女人都很淫蕩的!hao
hen hao
f chao 很意淫的故事但是這個小姨子真的很淫蕩啊,被射了次還問自己的姐夫爽夠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