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美熟夫人

2015-1-15 亂倫小說

蓮蓬頭的水像雨一般的下著,略高的溫度,讓每一絲雨散發出了白茫茫的霧

氣,灑在人身上時,能夠洗去一切的疲憊。

雪香閉著眼,迎接著灑落的熱水流遍全身,被水流所覆蓋的臉頰通紅,那是
在體內的火熱還沒散去的痕跡;她捧著水,撩過自己披肩的長發,漆黑的長發,
因經常盤著而顯得卷曲,但在濕透以后,便筆直的貼在身后,有如一道黑色的瀑
布,托著水流,襯托她天生的雪膚。

從來就沒有人能夠從雪香的外表上,看出她真正的年齡,歲月對她而言,非
但沒有帶來蒼老,反而帶來了更多的美麗,碩大的雙乳在生育之后,增添了更多
的圓潤,挺翹的肉臀則是再包裹上一層豐滿的成熟;但她最吸引人的卻是,蹙著
眉時的淡雅笑容。

滑溜的肥皂滑過了同樣滑潤的身軀,白玉的成熟肉體,又多了一層肥皂的油
光,雪香緩慢的撫著,仔細地為自己洗去所有的汗水,因做家事而略顯粗糙的手
捧著一邊的豐乳,輕輕的拍打,刺激著每一寸肉里的彈性,『世上沒有偷懶的美
人』,既使已是天生麗質,雪香仍不敢違背這句至理名言。

更多的白色泡沫遮掩了她姣好的身軀,或大或小的泡沫,聚集成宛若洋裝的
模樣,只是這洋裝卻是破碎而又緊身的,暴露、若隱若現的白紗里,棕紅的乳尖
,稀疏的兩腿間,是那樣的誘人。

蓮蓬頭又灑著雨,褪去了遮掩雪香的白紗,豐挺的雙乳,在按摩和熱水的效
果下,嫣紅膨脹,這是熟透甜美的果實,能夠品嘗到的人,都會為她的美味所傾
倒,而她的丈夫龍彥,就是那位最幸運的幸運兒,只是,并不是唯一的一位。

一雙消瘦又有活力的手環抱著雪香的腰,那雙手的主人比雪香還要矮上一些
,但也許在過不久,他就會比雪香還要高大,成為一名健壯的男子漢,但他現在
還只是個少年,還只是雪香妹妹的兒子。

「啊!年輕人真有精神……」健太的手向上,捧住了雪香沈甸甸的美乳,用
手掌感受她傲人的巨大,發育中的少年,只有手掌具有成人的規模,能夠掌握大
半的乳肉,品嘗著她的彈性,而他才剛剛射精過兩次的肉棒,又再次的勃起,頂
在雪香的臀縫間,炫耀著他年輕的堅硬與炙熱。

雪香兩手疊在他的手上,引領他溫柔的揉捏,年輕人下手是不知輕重的,既
使雪香已為人妻許久,也害怕健太的粗暴,同時,在臀縫里摩擦的雞巴,不時的
磨過雪香的弱點,她從不肯讓人碰觸的蜜屄,那深處里,輕微的顫抖,向上蔓延

「看到阿姨的裸體,人家就變成這樣了!」健太像個少年般的撒嬌,臉頰摩
擦著雪香的肩膀,用不熟練的調情手段,在雪香的耳邊吐息,熱氣吹進耳里,光
是洗澡也洗不去的火熱,再度復發。

「啊……壞孩子……」貞潔、倫理,全都被拋在腦后,令人窒息的愛欲,明
顯的在相貼的肉體間流轉。

雪香轉過頭,和健太接吻,濕潤的舌緩慢的纏綿,在教導著少年技巧的同時
,也在品嘗著彼此唾液混合之后的甜美,健太的味道就如同他外表一般的青澀,
無法完全使熟透的美婦滿足。在平常的相處中,健太一次偷偷地自慰被雪香發現
了,在錯愕與錯亂的不知所措之間,少年執著的單純熱情,點燃了雪香深藏在心
里的欲火,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也是這少年的純真和沖動,讓她們兩人之間的關
系,走到了今天這樣的地步。

那天,下午五點的門鈴聲,雪香為與兒子龍一同年的健太開門,健太在母親
上班后,來雪香的家中住。他穿著國中生的深色制服,清秀的臉龐笑著,親暱的
擁抱著雪香。

「阿姨!龍一還沒回來嗎?」「龍一去社團集訓了!而且會住在學校里吧!
你今晚要在這吃晚飯嗎?」雪香和藹的摸摸健太的頭,結婚不久后就離婚的妹妹
,為了生活而在外上班,因此健太的日常生活幾乎都是雪香在照顧的,對雪香而
言,健太可說是她的半個兒子。

「嗯!媽媽今天晚上加班!」健太一邊跑進和龍一同住的房間,一邊說著。

只是偶然想幫健太拿換洗的衣物,想不到雪香進入浴室看到的,竟是健太拿
著雪香的內衣在自慰的情形,正在發育中的雞巴,對著穿過的內衣勃起,露在手
掌包覆之外的龜頭粉紅,泌著透明的黏液,挺動而微紅的雞巴,健太半閉著雙眼
,在想像些什么,顯而易見。

雪香意外的闖入,讓健太如遭電擊一般,呆立在原地,他滿臉通紅,一句話
也說不出來。

浴室里的時間暫停了幾秒后,雪香才輕輕的放下了衣物,像是什么都沒看到
一樣,輕輕的離開。

門后,健太攤倒在地上。

相對于驚慌失措的健太,雪香更是心亂如麻,她快步的回到主臥室里,房門
鎖上,一度停止的心跳才又劇烈的跳動起來,短促的呼吸交替,引動撐著上衣的
豐乳上下起伏。

「這孩子……怎么能對著我的……作出這樣的事……我可是他的阿姨啊!」
雖然明白這年紀的孩子,總是對著異性抱持著好奇心,但是以身為親人的雪香作
為性幻想的對象,就讓身為當事人的她,不知該如何處理。

在雪香思考的同時,加快的心跳帶動了全身的火熱,長期丈夫出差而沒有得
到滿足的身體,熊熊燃燒起來,她成熟而豐滿的肉體,正渴望的男性的撫慰,而
剛剛健太自慰的畫面,正好成為了點燃的火種,揭開了她壓抑在賢淑之下的真面
目。

「那孩子……是這樣看我的嗎?在不經意擁抱我的時候,心里卻是那樣地想
像我的肉體……」雪香坐在床邊,雙手抓皺了床單,回想起平常健太親暱的舉動
,有意或無心的碰觸著她的身體,莫非都是一種意淫,以自己大上健太許多的年
紀,還能夠誘惑這樣的少年,女人的驕傲與虛榮心浮現,雖然還是愁容滿面,但
嘴角卻是羞怯的微笑。

(嗯……他也想像這樣的撫摸我的胸部嗎?不行的……那是丈夫龍彥才能摸
的地方……啊……龍彥……)倒在床上,雪香陷入幻想之中,她的手隔著衣服,
揉捏著碩大的乳肉,另一手夾在雙腿間摩蹭,幻想很快的被理智引導到了丈夫的
身上,回想起了丈夫體溫,丈夫的手掌,就像是真的在自己身上撫摸一般,可是
丈夫長期出差所累積的哀怨,也纏繞在一起。

丈夫隨著職位的攀升,生活的重心也逐漸偏重在工作上,長久的國外出差,
讓空閨獨處的雪香,只能夠透過自己得到滿足,但是已經品嘗過性愛滋味的成熟
女體,又怎么能缺少男性的滋潤呢。

想著龍彥的擁抱,漸漸參雜了健太青澀但又充滿活力的樣子,混亂的思緒揉
合在一起,情緒反應在雙手上,只是隔著衣服愛撫的肉體,不但無法抑制那種搔
癢,反而更加的火熱。

突然,那股被解放開的欲火,終于在長久的抗爭里,焚盡了雪香僅存的理智
,在寂寞與性欲的支配之下,她推開了房門,往背德的道路走去。

「叩!叩!叩!」輕微的敲門聲,可能比雪香鼓動的心跳還要小聲,但是在
安靜的屋子里,在緊張的雪香聽來,卻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大聲。

在床上的健太躲在棉被里,駝鳥般逃避著雪香即將而來的責罵,那敲門聲也
是清晰得如在耳邊,讓他害怕的又往被子里縮了縮。

門并沒有上鎖,知道阿姨已經開門進來的他,背對著房門,認真的裝睡,一
動也不敢動,雪香逐漸逼近的腳步聲,每一步都使他心跳快了一個節奏,越來越
快。

「健太……健太……」雪香搖了搖他的肩膀,輕聲的叫喚,她溫軟的聲音里
沒有任何的怒氣,而是充滿了異樣的柔媚,可是心虛的健太沒有察覺,只是感到
更加的害怕,害怕深愛的阿姨會因此而遠離自己。

伸手就可以感覺到在棉被里的僵硬,雪香當然知道健太并沒有真正的睡著,
也知道他只是在害怕自己的責罵,但是想到自己大膽的想法,要給他出乎意料的
『懲罰』,不禁淺淺的咬了下唇,雙頰緋紅,露出了惡作劇般的淺笑。

只知道阿姨并沒有離開房間,健太戰栗的緊閉著雙眼,聆聽著耳邊不知名悉
簌聲響,他還不知道如何應對。

棉被的另一端被掀開了,裝睡的健太,不能強硬的拉著棉被抗拒雪香的行為
,他像塊僵硬的石塊,縮在床里側,努力裝出規律的呼吸。

「健太……阿姨并沒有在生氣的……你……喜歡阿姨嗎?」健太的心跳完全
停止了數秒,隔著薄薄的睡衣,一個溫暖又柔軟的物體貼在他的身后,阿姨修長
的手臂環抱著他的腰,令他魂牽夢縈的體香瀰漫,令他無法置信的,阿姨居然赤
裸的擁抱著自己。

「我我……我是很愛阿姨的……」朝思暮想的人在耳邊呢喃,健太再也無法
裝睡下去,他一個轉身,結巴的訴說著自己的傾慕,但是下一瞬間,在昏黃燈光
下所可見的豐腴女體,又令他停止了呼吸。

側躺在床上,雪香豐腴的身體有著完美的曲線,在運動和保養之下,豐滿得
異常的碩大雙乳,只有微微的傾斜,還是保持著那圓潤的形狀,但她的腰卻和上
圍相反,纖細得連健太都能夠輕易環抱,而當健太呆滯的視線移到她勻稱的雙腿
間,那和色情書刊上截然不同的秘處,更是讓他起了最直接的反應,睡褲里明顯
的突起。

「阿姨……我……我……」只是這秀色可餐擺在少年的眼前,卻只是讓他更
不知所措,張口結舌的忍耐著勃起的雞巴撐著內褲的痛楚。

「傻孩子……」面對懵懂無知的少年,作為人妻的她,臉頰通紅,雙眼充滿
柔情,抬起健太的頭,輕輕的說:「阿姨也愛你...」說著就深深的吻了下去
。兩對火熱濕潤的唇相貼,雪香柔軟的舌,彷彿在教導一般,繞著健太的舌頭慢
慢的打轉,讓兩人的唾液攪和在一起,在熱情的調味之下,發酵成了醉人的雞尾
酒,此時健太的雞巴更加雄偉和硬挺了。

≮中吞咽著男人的唾液,還是丈夫以外的甘醇,在親外甥床上的雪香,顯得
比平時還要興奮,她搔癢的屄里已泌出了淫蜜,濡濕了腿根,但接吻只是個開端

雪香引導著健太僵硬的雙手到她膨脹的雙乳上,發硬的乳尖被壓在手掌下時
,讓她全身顫抖,一陣又一陣的電流亂竄,在健太的掌底下,在雪香引導的手法
里,寬大的指縫間擠壓出了無法掌握的乳肉,但少年還不會如何撫摸,還是讓雪
香蹙起了眉頭。

「啊……小力點嘛……阿姨快要被你捏死了……對……啊啊啊……溫柔一點
……摸那里……嗯……」以自己的身體為教材,健太被指點的雙手,進入了艷麗
的成人世界,間斷的接吻夾雜著雪香的呻吟聲,陶醉在唇舌之間的他,還是可以
由指間的觸感,知道他撫過了哪些美好的地方。

雖然經常藉著機會摟抱著雪香,但實際上接觸到雪香的肉體,健太才了解到
,真正的女人是這樣的柔若無骨,像是絲綢一般的肌膚,包裹著海綿般的柔肉,
在手指施壓時,輕輕的下陷又輕輕的彈起,就如同水的波動,又是那樣的溫暖,
還不時散發著誘人的體香。

「好孩子……阿姨好喜歡你呀……」雙手掌握著健太白凈雄偉的雞巴,雪香
技巧性的抑止他過度的興奮,她玉手環握,感受著他的血脈賁張,那頑皮的拇指
尖點在龜頭處,涂抹著黏液擴散,將健太帶給她的電流回敬給他,在健太的臀肉
緊繃,射出精液之前,把玩肉囊的手立刻又讓精液徘徊回去。

雪香伏到健太的身上,這樣的姿勢,帶給雪香一種征服感,她貼近健太發燙
的臉頰,細語著,一手扶著健太的雞巴,對著自己的蜜屄慢慢的坐下去,插入體
內,頓時感到無比的快感通便全身……健太的雞巴在深入蜜屄之中沒有多久,被
從未經歷過的溫暖濕熱,緊密包夾,讓健太本能的抖了抖腰,很快將自己的精液
全部噴射在阿姨的屄里。射出的精液量是很可觀了,濃郁的初次內射,幾乎將雪
香的子宮都灌滿,體內的充實,

「啊啊……果然是年輕人呢!剛射過還是這么的硬……健太……這次要忍耐
點……慢慢來喔……嗯……」面對新陳代謝快速的少年,讓雪香非常滿意,她贊
賞著健太年輕的恢復力,淺吻著他的唇,扭動著肉臀,鼓勵健太繼續下去。

「啊……阿姨……好舒服……喔……嗯……」不需再指導,健太已經知道如
何配合著雪香的扭動,遠比自慰要舒服數十倍的快感,如波濤般的襲來,肉臀前
后輕移,蜜肉絞緊扭轉,都讓這少年發出了雄性般的呻吟,童貞的他,初次便嘗
到這成熟多汁的美肉,是種莫大的幸運。

「啊……嗯……好健太……真棒,啊啊……」雖然是已經享受過快感,但面
對自己的親甥子,這是另一種新鮮的刺激,少年的活力與脈動,在雪香敏感嫩屄
的淫肉里滲透,震蕩著倒流精液的子宮,沿著白皙堅硬的雞巴,和不停泌出的淫
汁一起,黏濘在交合處。

緩慢走動的分針,凝結著這失貞的時間,在兒子的房間里,阿姨與外甥,人
妻與少年,美味的淫屄嫩肉在少年連續三次的激情猛肏之后,達到了身心俱歡的
連續高潮。

雪香讓健太扶著她來到浴室共同沖洗,熱水飛濺在兩人的腳踝邊,讓整個浴
室充斥著蒼白的水氣。如夢般的朦朧之中,雪香靠在墻上,讓健太抬著她一條腿
,讓健太用堅硬的雞巴更深的肏她。 雖然需要墊起腳跟才能有力肏的更深,雖
然豐滿的大腿是個沉重的負擔,但健太還是非常愉悅的給予雪香這超越倫理的性
愛激情與刺激。

「啊啊……好燙……健太……再快一點……嗯……用力肏我啊啊……」火熱
的雞巴,貼著敏感的屄肉黏膜摩擦,反覆進出的雞巴,沸騰著源源不絕的淫蜜,
沸騰著恍惚的神智,雪香嬌喘著要求健太加大動作,同時摟緊健太的肩膀,穩住
搖搖欲墜的身軀,倆人瘋狂的肏著,叫著。 雪香屄里流出的淫水發出「咕唧,
咕唧」聲,隨著健太的一聲大叫,兩人緊摟著癱軟的一起。

最近丈夫龍彥出差歸來了,但是經常晚歸的龍彥,并沒有發現健太對于雪香
異樣的眼神,那是除了親情以外,還隱藏著愛情,他一如往常的上下班,一如往
常的對于美滿的生活感到滿意,但他卻不知道,是他的外甥替他滿足妻子的空虛

在丈夫加班回家之前,在龍一社團活動回家之前,這段短短的時間,就是屬
于雪香和健太的天堂,情竇初開的男孩,在美艷成熟的人妻身上不停地索求。用
他大量的精液,填滿了阿姨空虛的子宮,雪香越來越亮麗,不倫之戀排走了那份
寂寞,健太也不再是以前那個幼稚的男孩。

】在雪香雙乳間,耳聽她的心跳和喘息,呼吸她清洗后的清新乳香,健太深
深的為雪香著迷,他努力的回報,用著背叛姨丈的方式,繃緊臀部,一下又一下
的撞擊猛肏著雪香的蜜屄深處,直到在雪香的身體里,射入自己的精液。

雪香低著頭,親吻著自己年幼的小情人,嫻雅的淡紅雙唇吸吮著他的舌頭,
短暫的忘記一切,忘記自己的丈夫,只是短暫的。

晚上的餐桌,并沒有因為龍彥出差歸來而變得熱鬧,還是經常的加班晚歸,
讓在餐桌上吃飯的人,不是只有三人,就是只有兩人,偶爾也有只剩雪香一人的
時候。

雖然如此,但現在的雪香已不會在被寂寞所吞沒,與健太的愛情,將她主婦
的生活打破,在精神上涌進了更為真實的肉欲,填滿了空虛的心。

「雪香阿姨,我來幫你準備晚餐!」掀開門簾,健太一進廚房,就環住了雪
香的腰,就像一個膩著母親的孩子一樣,但他的手,卻不是規矩的擺在腰部,而
是向上捧住了那雙豐碩的果實。

「小鬼頭!你可要好好的幫忙啊!」雪香笑罵著,拍掉了他的手。

「壞小子,你姨丈在外面呢!」貼在健太耳邊,雪香小聲的警告。

健太以雙唇回應,他猛然的轉頭同時,舌頭已伸進了雪香口中,纏繞著她來
不及抗拒的舌頭,貪婪的吸吮著親阿姨的唾液。

「親一下就好,阿姨的口水好甜的。」露出像是偷到糖果吃的天真笑容,健
太學著雪香,靠在耳邊說著。

雙頰櫻紅,雪香彷彿一個少女般的羞怯生氣,她捏著健太的耳朵,丟給他一
顆高麗菜。

難得坐滿四人的餐桌,的確是比較熱鬧,充斥著空氣的笑語聲,是熟悉的日
常情景,只是多了一點不同,偶爾夾菜給雪香的健太筷子里,有著意味深遠的孝
心。

雪香是朵艷麗的花,如薔薇般的華貴,又如百合般的高雅,經過歲月長久的
栽培,讓她以惑人的姿態綻放著,而年紀大上雪香十歲的龍彥,身體開始有些承
受不住的跡象,夫妻間親熱的次數,隨著公務繁忙的現實需求,將房事縮減為每
個月一次。和雪香的成熟美艷,以反比的方式成長。忽略了雪香的房事,還有心
事。

天氣炎熱,夜晚也是令人煩躁,但主臥室里充斥的卻是熱情。

在加班結束的空檔,龍彥主動的求歡,雪香在高興地履行妻子義務的同時,
心里藏著背叛丈夫的內咎,給予著更多的熱情。

棉被被踢落地面的床上,有著兩團烈火在燃燒,連冷氣的無法抑止她們攀升
的高溫,中心,是龍彥壓在雪香身上,年近五十,已開始呈現老態的身體,在豐
盈的妻子身上,貢獻著累積不多的精力。

「嗯……啊……哈……嗯嗯……」嗚噎著,雪香含著丈夫的舌頭,從龍彥口
中涌入,帶有煙味的唾液,攪拌在舌間,每一口都讓雪香心醉,她的舌頭卷動,
追逐著龍彥,舌面上下翻繞,在口腔狹小的空間里,做著游戲。

用舌頭支配了雪香的呻吟,雙肘撐床,龍彥用腰支配妻子的快感,略顯臃腫
的粗壯身體,覆蓋在雪香的身上,身經百戰的粗硬雞巴,深插在滿溢肉汁的蜜壺
里之中,蹙著眉,喜悅的雪香摟抱著他,白玉般的手臂用力的掐進背里,豐滿的
雙腿纏在臀后,訴說著她的快慰。

和雪香結婚十五年,龍彥已熟悉她身上的每一寸,但是,從新婚之夜開始,
歷經了生產,而到了逼近四十歲的現在,雪香的魅力從來就不曾衰減,每一年都
有著超越過去的風情,每一次擁抱著雪香,他都可以興奮的探索著她有如寶庫般
的美麗,并且樂此不疲。

「啊啊啊……親愛的……嗯……好深……啊……」用體重將雞巴壓進最深處
,扭轉腰部,劃著圓,沒有太多體力的龍彥,無法像年輕人一般的浪費,只能用
省力的方式,來帶給雪香快感,也延長自己持續的時間。

既使如此,效果還是顯著的,脹大的龜頭,頂在子宮口旋轉,一圈一圈,轉
開肉壁的包夾,被仔細摩擦的黏膜,如水波,如漣漪的傳遞快感,讓興奮的子宮
不停的吸吮。

「啊……好酸……老公……嗯……」摟著脖子,雪香贊頌丈夫的賜與,隨著
旋轉的頻率,她也跟著搖晃,她親吻著丈夫的耳鬢,手臂撫摸著背上的汗珠,雙
腿緊緊夾著,深怕這快感遠離。

「嗯……啊啊啊……呀啊……」舔吮著耳垂,龍彥變換了能夠更加深入的姿
勢,一條腿被拉高,豐腴的腿彎掛在手上,映照著床頭燈,閃著濕淫的肉光,同
時,害羞的蜜壺也被迫大開,像是要將肉囊也擠進入蜜肉里一樣,龍彥用力的挺
著腰。彷彿子宮被貫穿般的深入,雪香不停的張口喘息,輕吐的舌在唇邊顫抖,
像是脫水的魚,龍彥也吐出舌頭相觸,遞著唾液,滋潤她乾燥的口腔,和上頭的
嘴相反,不停蠕動的蜜肉擴散著沾濕的范圍,在雞巴進出之間,制造著銀絲。

艷紅的肉唇覆蓋著一層淫靡的水光,緊實的啜著雞巴,身處于性愛的波濤里
,雙腿間的觸感取代了大部分的意識,雪香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脈動,他的炙
熱,和他滲透到心里的酥麻。

大汗淋漓的兩人融為一體,龍彥加大動作的同時,雪香雙腿也越被分開,屁
股在搖晃之中,可以感受到關節的痛楚,但也帶來了更多的痛快,刻意緩慢的拉
出,和刻意用力的撞擊,讓雪香伴奏般的驚叫,一聲聲劃破只有肉擊聲的樂章。

「唔……唔喔……」更加用力的吸吮著雪香的舌,龍彥將肉棒插到最深處,
從脊椎尾端開始的抽慉,震動到了全身,因新陳代謝衰退而減少的精液,毫無保
留地噴進了子宮。

「嗯……啊啊啊……」熱流涌入了子宮里,熱燙得子宮不由得緊縮,雪香緊
繃著身子,雙手雙腳更是用力的抱著龍彥,劇顫的肉臀靜止了下來。

「晚安,我先睡了。」起身吻了雪香臉頰,不顧身上的汗濕和雞巴上水漬,
龍彥疲憊的翻身睡著了。

赤裸著,雙腳大開的雪香不停喘息,雖然剛才丈夫賣力的表現,但是已不再
年輕的他,無法完全地滿足雪香,雪香不忍傷害到丈夫的自尊心,努力的沉默,
冷卻自己,讓身體里燃燒的火慢慢熄滅。

漸乾的汗水發涼,讓雪香的心稍有平復,子宮里的白漿正緩緩流出,黏稠地
滑落臀邊,雪香伸手擋著,碰觸到蜜屄時,還沒散去的快感,敏感的竄進了雪香
心里。

躺在丈夫的身旁,雪香卻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健太的依戀,雖然是安靜的緩和
心跳,但是卻又彷彿激動了起來。捂著蜜屄的手掌,在意識無法察覺得到的地方
,開始緩慢的蠕動著,指尖沾著白漿轉動,從肉唇上的涂抹,到蜜屄口的徘徊,
在朦朧里不自覺的冷顫。身旁的龍彥響起酣聲,將雪香從安靜的恍惚中驚醒,她
下床撿起被子,蓋在龍彥身上,輕聲地離開了房間。

明知道姨丈已經回來,不應該在這時和阿姨有任何的曖昧,但已經迷戀上雪
香的健太,仍然渴望著和雪香的相互取暖。睡在龍一的身邊輾轉難眠,才離開雪
香不久的健太,翻來覆去都是雪香的身影,完美無暇的雪白肉體,輕言軟語的纏
綿溫存,讓他單純的少年心,塞滿了性欲的煩惱。

失眠的他,離開了龍一的房間,想要到廁所去自行解決的同時,聽見了主臥
房里的異聲。

「嗯……啊……啊啊……龍彥……親愛的……」正常夫妻恩愛的呻吟,穿越
門縫,一絲絲地在空氣里若有似無,本來是不會被別人發覺的微小音量,但在渴
求著雪香溫暖的健太面前,卻是那么清晰。

屏著呼吸,慢慢的靠近門,將耳朵貼在門上,偷聽著雪香歡娛的喘息,心跳
加速,帶著緊張和犯罪的刺激,去聽著自己所愛和她丈夫的交歡,健太心里,莫
名的忌妒和獨占感,和姨丈的身影交戰,錯亂成勃起的現象。

半閉著眼,聽著斷續的呻吟聲想像著雪香現在的樣子,在腦海里描繪出她凹
凸有致的曲線,健太的手藏在睡褲里,失控地搓弄著自己的雞巴,渾身發燙,隨
著雪香呻吟的節奏而搖晃,直到睡褲里黏上一層白漿為止。

健太還在射精后的顫抖里溫存,一聽見臥房里完事的聲音,就慌亂的跑開,
躲在走廊的轉角處,打算等待阿姨睡著之后再回房。

輕輕的帶上門,雪香穿著連身的睡袍,絲質的布料,柔順的貼在豐滿的身材
上,偉大隆起的雙峰,隔著睡袍可以看見微凸的兩點,稍加整理的頭發還是有些
雜亂,散落的瀏海沾著汗水貼在額頭,雙頰抹著性愛過后的紅暈。

「健太!你怎么會在這里,怎么不去睡覺呢?」往浴室的方向走去,經過轉
角,雪香突然發現健太靠著墻站著,他低著頭,雙手負在背后,看著自己的腳指

從剛剛就在等著時機回去龍一的房間,一直從轉角后偷看主臥房動靜的健太
,早就知道雪香的逼近,雪香穿著單薄睡袍,軀體若隱若現的美態,讓性欲超越
了他想躲起來的意志,他站在原地,沖動地迎接所愛的一切反應。

「我……我睡不著……我想雪香阿姨……」聽見雪香的話,他知道雪香并沒
有發現自己偷窺,立刻松了一口氣,搶在雪香下一句詢問之前,他擁抱著雪香,
臉埋在深不可測的乳峰間。

「傻孩子……」健太激動的鼻息,吹拂在衣襟間的乳肉上,吹得雪香又開始
發熱,少年的純情愛戀,讓她十分感動,她摟著健太顫抖的肩膀,語氣里是氣惱
,但更多的是愛憐。

「來……幫阿姨洗澡……」牽著健太的手,雪香羞紅著臉,提出大膽的邀請
,沒有被龍彥所滿足的小屄,敏感的泌出了蜜汁。

迅速的脫去衣服,在蓮澎頭響亮的水聲掩護下,雪香和健太放肆的接吻,背
對著蓮澎頭,蜿蜒的水流,從雪香背后流遍相擁的兩人全身,在涂抹上沐浴乳前
,迫不及待的唇舌相黏,濕潤的舌占據了對方口腔。

搓揉著掌中的沐浴乳,健太貼心地幫雪香涂抹上泡沫,像是在撫摸著藝術品
一般,仔細的抹著,脖子,肩膀,胸部,臀部,大腿,柔細的肌膚變得更加光滑
,有如白里透紅的軟玉,那純色的白和淡紅的白相間,遍布雪香的全身。

抹著,擁著,吻著,兩人的動作在這三者間輪替,少年的手在阿姨腰上滑動
,阿姨的手在外甥背上游移,兩人緊貼的身體,拓展著泡沫的范圍,破碎的白袍
裹著她們,又像是白色的鎖鏈,束縛著背德的熱情。

碩大的雙乳壓在健太胸前,柔軟的變形,相鄰的心跳合鳴,健太單薄的胸肌
,頂著雪香興奮的乳尖,雪香扭動著身子,讓乳肉在健太胸前擠壓,細致的手掌
捧著勃起雞巴下的肉囊,按摩著那制造美味精液的工廠。

「啊……啊哈……阿姨……」若輕若重的力道,把玩著健太的雞巴,阿姨熟
練的技巧,變換著手指的角度,從不同方向操控著性器上的神經,短促,又間斷
產生的電流,爬行在雞巴血管間,每一次竄動,都讓健太輕聲的嘆息。

少年的臉龐,是不需保養的脣紅齒白,和成年人差距甚大的稚嫩臉孔,通紅
的呼喚著阿姨,像是少女般的倒錯呻吟著,健太男孩的手振作的貼在雪香的蜜屄
上,挖掘著肉汁。

時間凝結般的緩慢行走,浴室里充滿了令人窒息的愛情,不應該存在的背德
之愛,以兩人的身體為火種,不停的燃燒,對不知情的丈夫的內咎,也在強大的
欲火之中,燃燒殆盡。

蓮彭頭的水花灑在無痕的裸背上,洗去白沫,「進來吧……健太……」雪香
扶著墻,背對著健太,撅起臀部,艷紅的蜜屄微張,棕色的菊口緊縮顫抖,豐腴
白嫩的大屁股遞著誘人的邀請......

「嗯……啊啊啊……啊……」少年沖動的奮力挺腰,堅硬火熱的雞巴一插到
底,從空虛到瞬間充實的滿足感,讓愉悅的雪香忘形叫喊,才又壓抑的低聲喘息

「嗯……喔……阿姨……好舒服……」未熟的雞巴,靠著年輕的堅硬,摩擦
著屄肉的擠壓,一下一下地抽插,猛肏著蜜肉,在緊實的蜜屄里,累積著射精的
快感,磨練著射精的耐性。

沉浸在性愛的浪濤里,白桃般的臀肉顫動,健太沒有像龍彥那樣的老練,只
是靠著年輕的體力,以狂風暴雨的姿態在沖刺著,在雪香的教導之下,不再像初
次那般的輕易泄出,白凈脹大的龜頭,已開始有了些大人的樣子。

「啊啊……啊啊……好健太……好棒」拉出近乎脫離,又插入盡根到底,快
節奏的重擊,讓蜜屄幾乎沒有闔上的時間,下腹部撞擊在肉臀上,震動從背脊擴
散到了全身,用力搖晃著垂下的巨乳,那是名副其實的乳浪臀波。

「……啊……你肏的阿姨真舒服啊,我好愛你……」在親外甥的跨下追求著
快感,已婚的人妻無恥訴說著愛意,端莊的面容扭曲成對性愛的喜悅笑容,分開
的雙腿配合著少年的身高,是人妻完全墮落在背德里的證明。

與雪香尋求安慰的目的不同,健太對于她半個母親的身分,逐漸轉變為對情
人的暗戀,看見阿姨和姨丈同房共寢時,隱約在心里的嫉妒心刺痛,『要比姨丈
對阿姨更好』,這樣的心情,讓他一心一意地用精液報答雪香。

「阿姨……嗯……」聽見阿姨的口中說出了『愛』這個字眼,被觸動開關的
少年,身體發揮出了成人的力量,彎腰一手揉搓著阿姨的大奶,一手拉起阿姨的
脖子,抬起雪香和他親吻。

「嗯……嗯……哈……」失去支撐,扭曲身體的雪香靠在墻上,一邊的乳房
貼在瓷磚上,有些冰涼,但仍消減不掉身體的灼熱,沒有淋在肉體上的水流,在
地板上飛濺,讓迷霧般的浴室里,增添了更加響亮的水聲。

「嗯……誒呀!啊!」下半身激烈的抽送,由于姿勢的變更而緩和,但是合
攏的雙腿,卻讓屄肉更加的絞緊,經驗不多的健太,手掌失控般的揉捏著乳肉,
將巖漿般的精液,全都注入子宮里。

比老去的丈夫還要滾燙,比老去的丈夫還要多量,已填入丈夫精液的子宮,
被外甥的精液補足,雪香覺得自己的子宮彷彿在燃燒。

退后一步,還沒疲軟的雞巴退出小屄里,依依不舍地,黏稠的淫蜜牽著滴落
的銀絲,肉唇微張著,像是還在期待著下一次進入,然后又迅速的閉起,宛若偵
潔的處女一般。

扭轉過度的腰十分酸麻,但雪香注意到的卻不是這個,她看著健太寫著『渴
望』的炯炯眼神,和他抖動的半軟雞巴,雪香高潮過后的身體又開始發癢,咬著
下唇,微笑著跪下,她主動的拉近健太。

「阿……阿姨……啊啊……」豐厚的雙唇含進了男孩的雞巴,不同于蜜屄的
濕潤觸感,在口腔的壓迫下,再度使海綿體充血,硬中帶熱的龜頭頂在喉間,健
太握著拳頭,渾身顫抖,這是雪香即將教導給他的新課程。

白茫茫的蒸氣遮掩著一切的齷齪,遮掩著在夢中也不能發生的不倫現實,毫
不知情的龍彥在美夢之中,而她的妻子和外甥也在夢里,同一個夢里……

貌似是老書了
不過我不記得看過
東西不錯謝謝樓主分享,這部作品不錯.寫的很不錯,支持你的作品寫的不錯啊,性愛描寫的真實誘惑,支持樓主了,期待下一部作品。不得不說,小日本的色文中嘲描寫總有一種特殊的味道,占了蠻多的篇幅寫的很細膩,尤其是少年對阿姨的青澀情感和阿姨的心理描寫,很棒情節不錯,有點刺激,謝謝分享~~文采好~ 寫得 不錯,想起了我和姐的浴室沐浴~~~ 值得回味。不太喜歡日本的色文,總感覺很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