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我的性路歷程

2015-1-13 激情小說

 

王伍是一家廣告公司的職員,當初進公司是誤打誤撞進來的,嚴格說起來他本身并沒有什么創作才能,但既然公司沒趕他走,他也就過一日算一日,只是常常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有點痛不欲生的感慨,加上感情生活仍是一片空白,每到深夜更覺孤寂難耐。

吐出嘴里的煙圈,幸好有香煙為伴,看著一圈圈的白煙消失在空氣中,腦海里浮現了公司里新來的工讀生徐雯的倩影,她是廣告系的高材生,大三了,再過一年等拿到畢業證書就可以一躍成為「天意廣告」的正式員工,沒準過不了多久就會變成他的頂頭上司,想到這王伍猛吸兩口煙,還因此嗆到,被煙嗆的難受,趕緊倒了杯水來。

徐雯在公司里最常做的工作就是倒茶水,身為工讀生這是她的主要工作之一,每當她端著熱騰騰的茶來到王伍面前,這是王伍一天中最開心的時刻。

徐雯甜美的聲音、親切的微笑讓王伍嘴角也露出了猥褻的笑容,如果徐雯可以作她的女朋友那該多好,可以親親她甜蜜的小嘴,摟著她苗條卻豐滿的身子,想著她在床上的嫵媚姿態,王伍的下半身居然起了反應,這也不稀奇了,她早不知幻想著徐雯打了多少次手槍了,每次前夜里幻想著徐雯打完手槍,第二天上班時看見徐雯居然還會臉紅,不知道徐雯有沒有發現什么,應該是沒有吧!王伍居然開始心虛起來。

辦公室里的漂亮女生還不只徐雯一個,比徐雯晚進公司的女職員崔麗是一個社會新鮮人,看起來有點冷淡,但穿著很時髦,現在大概是營養好,前凸后翹的和徐雯有的一比,兩個人的頭發一長一短,徐雯是短發因為還在學的關系吧!有著濃厚的書卷氣,崔麗則是一頭飄逸的長發,不過崔麗不太笑,倒是有點冰山美人的味道,有時候想徐雯打槍想膩了就換崔麗。

徐雯、崔麗都算得上是頗具姿色了,追求者也不少,從情人節她們桌上的花束卡片就看的一清二楚,他這個名符其實的王老五只能看著干瞪眼了,算算他和她們的年齡也有好一大段距離了,過了今年生日就要三十了,一個小了他將近十歲,一個八歲,別說年齡搭不上,就外表只怕也不如她們的追求者。一米七二的身高,七十公斤的體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長相普普通通,總之不是那種女生會一見鐘情的。

小的搭不上,公司里難道沒有年紀相當的嗎?當然有,不過不是年齡問題了,是職務,部門經理—張蘭,二十九歲比王伍小一歲,可成就卻是他望塵莫及的,她的優秀正如她出色的外表,應該會是徐雯和崔麗的榜樣。

張蘭早在王伍進公司就已經是一個副理了,不到三年的時間,憑著她的才干晉升到經理的職位,那么優秀的領導氣焰當然也高些,要不是看在她有幾分姿色的分上,王伍早八百年前就辭職不干了,話說他還真的遞過一次辭呈,但沒想到張蘭居然慰留他,他就這么感動得待到今天了。

他有時候睡覺的時候會想,張蘭是不是舍不得他走,但搖搖頭都知道這是在做夢。

∩有時候夢也是會成真的……

「死丫頭你又跑哪去?」「老頭子,你都知道我不會死的老咒我也沒用。」一個滿頭白發的老公公拄著拐杖一路駕著云朵追著穿著紅衣的妙齡女子,紅衣女子深怕老公公追不到還刻意慢下腳步。

「你把我那本姻緣簿拿哪去了?」「什么姻緣簿、生死簿的沒瞧見啊!」紅衣女子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一個小本子藏在身后。

「快點還給我,不然會出亂子的。」「出亂子,那會怎么樣啊!」紅衣女子的表情有些不懷好意。

「唉呀!你快還給我就是了。」老公公可是心急如焚,可紅衣女子就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我就說沒看到啊!」「死丫頭片子,欺騙老人家可是不好的行為啊!」「好嘛!好嘛!還你就是了。」紅衣女子心不干情不愿的從身后拿出一個粉紅色的本子,正要交到老公公手里,眼看老公公伸出手就要物歸原主,紅衣女子卻突然提前松手,這小冊子從云端里掉了下去。

「唉呀!糟了!」老公公看著小本子掉進了云層中,轉眼不見蹤影,急得跳腳。

「唉呀!那可怎辦呀!」紅衣女子嘴上急可心里卻是樂得很。

「要是不把它找回來,那人間將有一場浩劫啊!」「有那么夸張,我去替你撿回來不就得了。」說著紅衣女子駕著云霧往下俯沖,轉眼失去了蹤影。

「唉……但愿這丫頭別太調皮,要不然……」只道這老者乃何許人也,各位心里有數了,可這紅衣女子呢?

話說王伍半夜里睡不著,想抽煙,煙盒里卻空空如也,便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包煙,買完煙走出商店沒多久,一家伙給個不明物體打個正著,還好腦袋瓜子挺硬的,敲了沒暈,總要瞧瞧什么東西砸了他吧!便從地上撿起了一個粉紅色的筆記本。

「什么玩意?」王伍翻了翻筆記本,里面一片空白,就跟他的感情一樣,白活了三十年,本想扔了,但看這筆記本的外觀還挺雅致的,頗為欣喜,便拿在手上準備帶回家。

「慘了,遲了一步。」懊惱的聲音從王伍的背后傳來。

王伍隨即轉過頭來,看見了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子,她頭上頂著兩個可愛的發髻,紅色的肚兜上繡著精致的圖案,絲緞的長衣長裙,腳上穿著綴著流蘇的花繡鞋,一時間目瞪口呆。

紅衣女子銳利的目光一眼看透了王伍的內心,那是一個極度空虛的心靈,也許她可以作點什么來填滿這個空虛。

性愛筆記本(Sex Note) (2)使用說明王伍看著眼前奇裝異服的女子,先是嚇了一跳,但漸漸的就著月光,他看清了女子的樣貌,「經理?」這個女人像極了張蘭,他也就這么脫口而出。

「經理?這誰啊?」紅衣女子訝異的問著。

不對、不對,王伍隨即搖搖頭,張蘭的個子比較高雖然不清楚實際多高,但平常站在她身邊時總覺得好像矮了一截,當然這中間有加上高跟鞋的高度,但即便是不穿鞋也該是高挑的身材,而眼前的紅衣女子嬌小玲瓏的,除了容貌其他完全不像。

「喂,你剛剛說得經理是誰啊?」「你是誰?三更半夜在外面流連是很危險的,趕快回家吧!」王伍只當她是蹺家的孩子,居然還規勸她回家。

「你這是關心我啊!」紅衣女子笑咪咪的說著,好像從來沒有人如此關心過她,別人一向只擔心她會不會闖禍。

「這么晚了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頭很危險的,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不知怎地他對這個酷似張蘭的陌生女子竟有些好感,彷佛似曾相識。

「好啊!你送我回你家好了。」「什么?回我家?」不是這么隨便吧!王伍困惑了起來。

「我一個人孤孤零零的又沒親又沒故,既然你這么關心我,就可憐可憐我,收留我吧!」這完全是從電視上抄下來的對白,想不到凡人的科技這么發達,她閑暇無聊的時候也會看看電視的。

「這不太好吧!」「好啦好啦M這么說定了。」紅衣女子上前拍了王伍的肩膀一下,王伍只感到頭一陣暈眩,等他清醒過來,已經身在他租來的房間里了。

「你到底是誰?」王伍的臉上此刻布滿了恐懼,顯然眼前的紅衣女子不是普通人,那么她會是外星人嗎?

「我嘛!你叫我紅娘得了那個老頭子都這樣叫我的。」其實那個老公公最常叫她死丫頭。

「紅娘?老頭子?」王伍還是一臉困惑。

「咳、咳,容我簡單的介紹一下,那個老頭子呢你應該也認識,至少聽過,至于我嘛!名氣雖然沒有他大,但我知道你們凡人也知道我的。」難道她口中的老頭子會是月下老人嗎?

「嘿~沒錯,你很聰明的嘛!」王伍只不過是在心里想的,并未說出口她已經知道,王伍咽了口口水,莫非他當真遇到神仙了。

「遇到我算你走運了,而且……還是桃花運。」「你是紅娘,那……那……你幫我看看我有娶妻的命嗎?我已經三十歲了還沒有……」交過女朋友這幾個字他不好意思說出來。

「都在那個簿子里了。」紅娘指著王伍手中的粉紅色筆記本。

「真的嗎?」王伍連忙又翻閱了一次手中的空白筆記本,「空白的啊!難道我的感情真的是一片空白。」王伍頹喪上的跌坐在沙發上。

「怎么是空白的,我記得上頭明明,難道拿錯了,可是為甚么老頭子那么著急的跟我討呢?奇怪了。」頓時紅娘也感到一陣困惑。

「我看你也不是什么紅娘,那你是……」王伍原本還相信眼前的紅衣女子真的月下老人身邊的紅娘,可是現在他的恐懼已經從腳底開始往上攀升,他嚇得連鞋也沒脫便把自己在沙發上縮成一團。

紅娘見了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等我一下,我去問個清楚,馬上回來,這個本子你收好,千萬不能弄丟喔!要不然你準備打一輩子光棍吧!」紅娘交代完畢便一溜煙的消失了。

王伍就這么縮在沙發上緊抓著那個筆記本睡了一夜。

紅娘騰云駕霧回到月老祠,就看見月下老人坐在祠前發呆。

「嘿~老頭。」「你可回來了,姻緣簿呢?」月老一見紅娘可開心的。

「什么姻緣簿啊!根本是廢物。」紅娘一張小嘴翹的老高。

「你找到沒?」「老頭啊!你不要耍我,那根本只是一本空白的本子,哪里是你要的姻緣簿。」「你看過了?」紅娘點點頭。

「嘿嘿~」這回換月老賊笑,「要是你也能看見,那我還混得下去嗎?」「你什么意思啊?難道我看不見?」「老實告訴你吧!只有我月下老人才能看到姻緣簿上所記載的內容。」那她不是偷了一本沒用的東西嗎?紅娘在心里暗笑自己的愚昧。

「既然連我也看不到,哪找不找回來又有什么關系呢?」「那可不行,萬一有人在上面亂寫字,那是會……」月老連忙摀住嘴巴,要是讓紅娘知道這其中的玄妙,肯定要天下大亂的。

「哦!原來可以在上面寫字啊!那寫什么呢?名字,想把誰跟誰配成對就寫上去,是不是這樣?」紅娘自作聰明的揣測月老未說完的話。

「哪有這么美的事,如果不是由我的朱砂筆所寫的都只是兒戲罷了。」「那你的筆借我用用吧!」原來還要特殊的筆啊!

「真胡鬧,快去把本子拿回來。」「拿不回來了,你那本子被凡人撿去,我看他當寶貝似的,睡覺也抱著它,我又不敢對他亂施法,看來是拿不回來了,這會過了那么久時間,不知道他會不會在上頭亂寫字啊!那就慘了。」「唉呀!早知道我就自己去拿回來。」月老一臉懊喪。

「沒有后悔藥吃的。」月下老人掐指算了算,「罷了,能撿到姻緣簿也算是這個人的造化,你就教他怎么使用,等功德圓滿你就把姻緣簿帶回來還我,可不要再耍賴喔!」月老心知肚明根本是紅娘不肯把姻緣簿拿回來,如果沒讓她玩出個名堂,她不會甘心,與其任她胡來,不如告知利害關系以及方法,或可減少危害。

「你真好。」紅娘興奮的抱著月老親了親。

被紅娘這么一親,月老竟然覺得心臟砰砰亂跳,忙將紅娘給推了開來,「成何體統。」「好啦好啦!那你趕緊告訴我那本子怎么用。」月老搖搖頭嘆聲無奈,難道他是前世欠她的,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認命的把方法教給她。

天上一天人間一年,紅娘不敢稍有耽擱,學到姻緣簿的使用方法,便隨即回到王伍的住處,這時已經是翌日中午了,王伍早離開住處上班去了。

紅娘在屋子里看了看沒看見姻緣簿,看來王伍是聽了她的話把姻緣簿帶在身上了,那就到他工作的地方去找他吧!萬一他真的在簿子亂寫那可真是麻煩了。

王伍趁午餐的空檔把那個粉紅色的本子拿出來翻了翻,可怎么看還是無字天書,于是便把本子放在桌邊,繼續用餐。

「你呦!這么重要的東西竟然隨便亂放,你還真的想當王老五啊!」紅娘找到了王伍,看他將姻緣簿隨便亂放,氣得破口大罵。「我怎么變得跟那老頭一樣了。」「你……你……」王伍赫然看見紅娘還是不由得吃了一驚。

「噓~別跟我說話,只有你能看到我,別人是看不到的,你把本子收好,晚上我再告訴你怎么用。」王伍只得點點頭。

「王大哥。」突然有個女生從不遠處走來,她就是徐雯。

「你也到這來啊!」「剛把經理交代的文件處理好,肚子好餓喔!」經理!紅娘記得這個名字,昨天晚上王伍就是這么叫她的。那這個女生是誰呢?看上去就是個青春活潑的大女孩,笑起來的模樣甜甜的挺討人喜歡的,身材也不差,白色的T恤搭著牛仔的吊帶褲,突出的上圍把吊帶擠到雙峰的外圍,看起來真叫人羨慕啊!紅娘在一旁仔細的觀察著。

王伍本來就有點木訥,加上身旁有個像背后靈的女子,一時間竟然不知如何反應了。

「請她吃飯。」紅娘在一旁提醒他。

「我請你吃飯。」「真的嗎?」徐雯對自己所聽到的是感到相當訝異,王伍向來是一毛不拔的,她剛才也只是脫口而出,壓根沒想要王伍請客的。

「是真的啊!」王伍低頭看了看壓在桌面玻璃下的菜單,看到一個今日特餐,「京府拉面」特價60元,「吃這個好嗎?」「拉面啊!」徐雯當即面有難色,她最討厭吃面食了。

紅娘在一旁忍不住笑了出來,她有點明白為甚么這個男人還是王老五的原因了。

「不喜歡吃面啊!」王伍又繼續看了看,有個招牌特餐70元,「那這個怎么樣?」「嗯……好吧M吃這個。」能讓鐵公雞請她吃飯已經很不容易了,就不要挑三揀四了。

「小氣鬼。」紅娘在一旁取笑王伍。

「你說什么?」王伍沒聽清楚,反射性的詢問著,忘了紅娘的交代。

「我是說這個好吃。」回答他的是徐雯。

王伍幫徐雯點了個招牌特餐,便繼續埋頭用餐。

「跟她聊聊天啊!」真是個愣小子,美女坐在眼前竟只顧著吃飯,有那么餓嗎?紅娘實在不理解。

「聊什么?」王伍又忘了。

「不要回我的話,我是讓你跟她說話啊!」紅娘真是莫可奈何了。

「王大哥你說什么?」「我是說經理下午去哪?」王伍忙瞎掰了一個問題。

「經理要去一個重要客戶那里,讓我給她準備了些文件,我來這之前她才出門呢,嘿嘿~下午家里沒大人,可以晚點回去了。」「這不太好吧!辦公室里沒人萬一有人打電話來。」「劉姐一定在的,不用擔心啦!」劉姐是公司的老人了,快四十歲了,高職畢業后就進公司,結了婚又有兩個孩子,沒辦法再去進修,所以公司升遷也沒她分,不過好歹也托經理的福讓她升到了主任的位子,平日奉公守法,準時上下班,只要有她在,大家偶爾開開小差都沒什么問題。

「說得也是。」「王大哥晚上很晚睡吧!我看你精神不太好,等會吃完飯你先回辦公室休息吧!」「嗯。」「對了王大哥,你最近有沒有看電影啊!」「什么電影?」「死亡筆記本,亂好看的耶!」「有啊!我有看,就是有一個死神很無聊丟了一本什么死亡筆記本,只要把名字寫在上面那個人就會死掉。」王伍突然覺得心里毛了起來,他也莫名其妙撿到一個筆記本,現在身邊還跟了一個自稱紅娘的人,不,是神仙。

「對呀!那個死神的樣子好嚇人喔!不過看久了還挺可愛的……」徐雯順著王伍開始講起劇情來。

死亡筆記本?死神?好像滿有意思的,紅娘在一旁聽著,回頭也去弄一部來看看,不過她應該是比較可愛的吧!紅娘撫弄著垂在肩上的兩根麻花辮得意的笑著。

「王大哥,你的臉色怎么那么難看啊!要不要先回去休息?」徐雯說了半天見王伍都沒反應,一看他臉色蒼白,更覺得有些不對勁。

「人家問你話呢。」紅娘在一旁提醒王伍。

「你說什么?」王伍好似從夢中驚醒。

「王大哥你還是先回辦公室休息吧!」徐雯看他心不在焉的也不再找話題聊天了。

「也好。」想到自己的奇遇,王伍不知道是福還是禍,三兩下扒光餐盤里的飯菜。

徐雯看著王伍吃飯的模樣,真是一點也不像身體不舒服的人,可他的臉色確實是夠蒼白的。

「那我先走了。」王伍吃完飯后,用手抹抹嘴巴,便站起身來。

「嗯。」徐雯點點頭,「王大哥小心點啊!」「哇哈哈~」當王伍走出餐廳,紅娘放肆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王伍說完話后,這才想起紅娘的叮嚀,趕忙東張西望看看周圍,幸好沒有人注意到他奇怪的行為。

「你這人不是普通的無趣耶!哈哈哈~」紅娘忍不住的繼續笑著。

「你到底是誰?這又是什么東西?還給你我不要了。」王伍拿出筆記本要還給紅娘。

「你為甚么不要?」紅娘訝異的問著,隨即聯想到剛剛他們談論的劇情,「難道你沒有想要殺的人。」王伍搖搖頭。

「看不出來你是那么善良的人。」「壞人自然會受到懲罰,不需要我來動手吧!」「我看你也不是不想制裁他們,你是膽小。」「我才不是膽小呢,我是不想走火入魔,再說我也沒有夜神月的智慧。」「夜神月?我只聽說過夜神,沒聽過夜神月。」「就是男主角啦!」「喔!唉呀!你放心啦!你手上那個不是死亡筆記本啦!」紅娘擔心再繼續跟他爭辯下去,萬一筆記本再回到她手上,她就只能回月老祠去了。

「不是死亡筆記本那是什么」「那是……」總不能告訴他那就是姻緣簿吧!「那是性愛筆記本,你也可以叫它Sex Note。」她的英文還是不錯的,神仙也要國際化。

「性愛筆記本?能做什么?我想娶誰作老婆就寫在上面?」「嘿~我要對你刮目相看了。」「真的是這樣嗎?」「也不完全是,不過也差不多了。」「不懂。」「說來話長,你先回公司吧!我還是晚上再告訴你,到時候你再決定要不要留下這個筆記本,現在你先把他收起來,對了,我要提醒你,除了你之外不要讓別人看到、摸到這個筆記本,知道嗎?」「如果看到、摸到會怎樣?」王伍萬般好奇的期待著答案。

「不告訴你。」紅娘見他如此迫不急待,反而故意賣關子。

「那我就把它送給別人。」「你敢,你就一輩子當老處男、當光棍。」紅娘丟下這句狠話后,一溜煙的消失了。

「不是這么可怕吧!」王伍當然不敢違背紅娘的意思,小心翼翼的將筆記本收進公事包里,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公司。

紅娘離開王伍后在王伍的公司里東逛西逛,在茶水間里看見一個秀發垂肩的女人,身穿雪紡紗的連身洋裝,一副弱不禁風楚楚可憐的模樣,看上去就好像月宮的嫦娥一樣,那樣的郁郁寡歡,長年獨住在月宮里的嫦娥姊姊,孤寂苦悶,心事也無處傾吐,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子是否也是。

王伍哪里是身體不舒服啊!讓他趴著午睡,根本就睡不著,吃了油膩膩的午餐,想泡杯茶清清胃,于是也來到茶水間。

「你怎么在這?」王伍一見紅娘又脫口而出。

崔麗正泡著咖啡聽到王伍如此冒失的質問,拿著咖啡杯頭也不回的走回辦公室里去了。

「喔喔~」紅娘看著崔麗就這么拂袖而去,責備起王伍,「你怎么這樣問話的啊!你看看人都給你氣跑了。」「我……」王伍直覺得委屈,恨恨地瞪了紅娘一眼,崔麗最討厭沒有禮貌的人了,這下本來就對他不太友善,恐怕要把他列入黑名單了。

「你喜歡她嗎?」紅娘好奇的問著。

「喜歡有什么用,人家不喜歡我。」「那剛剛那個女的呢?喜歡你嗎?我看她一口一聲的叫你王大哥,應該挺喜歡你的吧!」「算了吧!叫我大哥只不過因為我年紀大。」「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唉……」王伍輕嘆了聲,拿了杯子、茶包加了熱水,「你要喝茶嗎?」「這么大方請我喝茶啊!」「反正是公司的又不用錢。」「喔~」紅娘無奈的嘆了聲隨即消失蹤影。

「我又說錯什么了?」王伍一臉無辜。

王伍今天難得準時下班,平常經理在的時候老是在臨下班前交代他工作,害得他總是要加班到很晚,但今天因為經理出差所以就沒人交代他工作了,照理說他應該樂得清閑,可是卻反而覺得有種空虛的感覺,是因為回到家也是空蕩蕩的屋子,還不如在公司里忙碌嗎?

「怎么了,看起來郁郁寡歡的?」紅娘在王伍身后看著他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便上前詢問。

「沒什么?肚子餓了吧!你肚子餓嗎?我請你吃飯,不然你老說我小氣。」「好啊!請我吃什么呢?」「不對呀!我請你吃飯,別人看不到你,豈不嚇壞。」「你變聰明了,那不簡單買回家吃啊!」「我怎么沒想到呢,走。」王伍買了兩個排骨便當,回到住處和紅娘一起用餐。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那個筆記本怎么用了吧!」王伍問。

「這么猴急啊!」「不是啊!早點告訴我也免得老是懸在心上,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好,等我吃飽就告訴你。」用完餐后徑自躺在王伍的單人床上休息。

「你這床真硬。」紅娘躺了一會便抱怨起來。

「又不是給你睡的。」「當然是啊!不然我晚上睡哪啊!」「你不是神仙嗎?自己變一張床得了。」「言歸正傳,你把筆記本拿出來。」「嗯。」王伍把筆記本從公事包里拿了出來。

「翻到第一頁,寫上一個你喜歡的女生的名字,等等,在寫的時候你要能夠想得起她的模樣才行。」「寫了會怎么樣,我就可以和她結婚嗎?」「這叫性愛筆記本嘛!所以你可以和你寫的女生有一 夜 情緣。」「一夜之后呢?」「就一夜了你還想怎么樣,天長地久嗎?」王伍點頭如搗蒜。

「不行。」紅娘搖搖頭。

「那有什么用啊!」「這樣還不滿意啊!」紅娘見王伍沉默不語,接著說道,「你想和誰有一 夜 情都行啊!這樣還不夠嗎?你不要太貪心啊!」「喜歡的人就要對她負責,怎么能玩玩就算呢?」如果只是玩玩就算他也不至于還是個處男。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挺有責任心的男人。」「男人嘛!」「唉……」紅娘此刻只覺得有一盆冷水澆到頭上。

「你能幫我看看我的紅線牽在誰手上嗎?」王伍突然興致勃勃的問了起來。

紅娘搖搖頭,「那只有老頭子才能看得到,亦或者時機到的時候,就目前我還沒有看到半點跡象。」「我不會真的是王老五的命吧!」「王老五就王老五,男人嘛!不都是重欲不重情嗎?解決生理的需求比較重要。」「如果真是這樣我找小姐就好了。」「那不一樣吧!」「可是……」「別可是了,你想想看吧!明天晚上你希望誰來侍寢。」「當我是皇上啊!」「你比皇帝好命喔!皇帝還要為三千后宮煩惱,可你不用啊!」「此話怎講,一 夜夫妻百世恩啊I以船過水無痕的嗎?」「對了就是船過水無痕,所謂一 夜 情就是過了一夜就無情了。」「啊?」王伍一臉訝異。

「這是為了維持原有的次序,所以作這樣的安排,你就放心的使用吧!有了這個筆記本,你可以跟任何你喜歡的人做愛,包括男人和女人,只要你親眼見過他們和他們說過話,并且知道他們的名字就可以了。」紅娘忽然有種感覺,他好像變成了推銷員。

「會又什么后遺癥嗎?」王伍似乎有些心動了。

「后遺癥啊?我想想,發生一 夜 情之后,隔天即使對方再見到你也不會記得昨夜的事,所以應該沒什么后遺癥吧!」「就這樣忘了,就當什么事也沒發生過?」王伍一臉不可置信。

「嗯。」「那會不會……會不會……」「懷孕?這你不用擔心,除非你們真的是命定的夫妻否則不會的。」「這樣啊!」王伍竊笑著,很多男人之所以不敢在外頭亂來,就是擔心對方會糾纏不清,又或者會不小心懷孕,既然這些都不用顧慮,再畏首畏尾還是男人嗎?

「不過剛剛說的又有些矛盾。」紅娘突然想起月老交代的一個重點。

「什么矛盾?」這個筆記本月老下了咒語,除非他本人,否則別人看不到這上面的內容的,也就是說這上面本已有姻緣安排,但是如果由當事人將配偶的名字再一次寫在姻緣簿上便會消去原有的安排,那就是說會毀了天定的姻緣,這是月老一再提醒紅娘的。

唉呀!這該怎么告訴他呢?也許他的另一半就在他喜歡的女生當中,這是很有可能的,可是要是和他發生一 夜 情后就在沒有作夫妻的機會了。

「矛盾就是,凡是和你有過一 夜 情的女人,絕對不會成為你的妻子。」「一 夜 情就一 夜 晴了,當然不會娶她作妻子啊!」「你了解就好。」紅娘伸了個懶腰,「我困了,你的床就借我睡了。」說著紅娘便睡著了。

「你睡那我睡哪啊?」眼看紅娘已經閉上眼睛睡著了,王伍也莫可奈何,而且不知怎地他只要看到紅娘那張酷似張蘭的容貌,就覺得心曠神怡,算了她要睡就讓她睡吧!

性愛筆記本(3)桃花舞春風--春風拂羊面王伍又在沙發上過了一夜,可卻是一個難得無夢的夜晚,照說擁有了這么一本神奇的性愛筆記本腦海里應該有萬千幻想才是,但此刻的他卻是腦袋空空。

「想好沒?第一個陪你過夜的女人是誰?」紅娘在王伍身邊問著。

「不知道。」王伍聳聳肩回答。

「那個在餐廳遇到的女生如何?」「你說徐雯。」「她叫徐雯啊!光看名字就知道她一定是個可愛的女生。」紅娘分析著。

「她確實是可愛。」王伍說著還露出了笑容。

「那就她吧!如何?」「這……」王伍似乎猶豫了起來,如此可愛的俏佳人如果只能短暫擁有似乎有些可惜。

「你該不會不滿足只有一 夜 情吧!」紅娘也看穿了他的心事。

「說不定我和他有夫妻緣。」「那萬一沒有呢?」「這……」聽紅娘一說王伍又感到困惑了。

「那茶水間遇到的那個冰美人怎么樣?」「崔麗啊!」「嗯。」「老實說我對她有點恐懼。」「怕她干什么呢?又不是要娶她當老婆。」「再說吧!」「那你慢慢想吧!反正我時間多得是。」要是王伍太早完成心愿,她豈不是要早早回天庭交差,既然他一時間還打不定主意,她心急也沒用,紅娘就跟在王伍身后悠哉悠哉的走著。

王伍的住處離公司只有十分鐘的路程,每天早上他在早餐店吃完早餐,就慢慢的散步走到公司。

「等會我進公司后,你就別再跟我說話了喔!要不然人家早晚當我是瘋子。」王伍在進公司前轉過身對紅娘交代。

「是的。」紅娘俏皮的做了一個遵命的手勢,逗的王伍笑了起來。

王伍通常是第一個進辦公室的,但今天似乎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位在辦公室盡頭的經理室燈光正亮著。

「經理這么早就來了?」王伍納悶著,加快腳步往經理室走去。

辦公室的盡頭是張蘭專屬的經理辦公室,里面雖然稱不上豪華,但該有的都有,一應俱全。張蘭的辦公桌是胡桃木的實木主管桌,椅子是高椅背的氣壓椅,辦公桌背后是一扇落地窗,窗外的景觀是景色宜人的公園,辦公桌對面則是一套完整的沙發組,平常用來招待貴賓,倘若經理不在辦公室時就是他晚上加班休息的好地方。

王伍見門沒關,本想敲門,卻看見經理趴在辦公桌上。

「難道她昨天一晚就待在這?」王伍疑惑著。

〈見張蘭正在休息,王伍并不想打擾她,正準備悄悄離去。

「王伍。」張蘭聽見了一些聲響,立刻抬起頭來,一見是王伍松了口氣。

「經理,不好意思吵醒你了。」王伍忙轉身道歉。

原來她就是經理啊!紅娘跟在王伍身后走進了辦公室,看見王伍口中喊的人不就是第一次見到王伍差點錯認的「經理」,紅娘端詳著半閉著雙眼的張蘭,忽地睜開了眼,那雙炯有神的眸子就好像夜空里的明月,一點也不像剛剛睡醒的模樣。「我和她有像嗎?」紅娘一臉疑惑自言自語的問著,而此刻的王伍大概也無暇去理會紅娘說了什么。

「你來的正好,幫我聯絡一下這家廠商,然后你去一趟,看看有沒有相同款式但價格低廉的。」張蘭遞給王伍一份資料,這是她昨晚和客戶開完會后回公司整理出來的資料。

「你昨天晚上就一直待在這里?」王伍看著資料上一些材料的明細。

張蘭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笑了笑。

「我們一向不是都用這一款的嗎?如果用比較差的材質怕會影響到效果。」王伍不太理解一向注重品質的經理怎么突然降低水準了。

「我也沒辦法啊!昨天在客戶那開了一下午的會,本來都搞定了,誰知道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把我開的價殺的亂七八糟,說我們是故意哄抬價格,又說我們故意坑他們,我說的口干舌燥她也聽不進半句,還拿出別家提供的劣質材料和我們比較,我告訴你,就算我用這家廠商最差的材質都比她講的那個好。」張蘭向來很少向部下土苦水的,但也許是心情太過苦悶不知不覺得就對著王伍發起牢騷。

「這是怎么一回事啊!」「別問那么多了,先打電話聯絡一下,實地去廠商那里看看,我看她是胡說八道,那種價錢有誰敢承包,要不是老總說很重視這個客戶,我真想一走了之,我就不信不接這個案子我們會餓死。」「我這就去。」看到張蘭已經如此的苦惱,王伍也不再說什么,拿了資料后便匆忙的要離開經理室。

「等等。」張蘭忽然叫住他。

「經理還有什么事?」「車鑰匙給你。」張蘭把車鑰匙拋給了王伍,「開我的車去吧!上班時間還沒到,等廠務部上班拿公務車又要耽擱時間了,快去快回,十點半我還要趕過去第二次比價。」「是,經理。」王伍接著鑰匙興沖沖的直奔停車場。

「你好像很高興啊!」像這樣被抓公差應該會是一張臭臉,可王伍卻是一臉看開心的模樣,不由得紅娘感到訝異。

「有嗎?」王伍自己并不自覺,雖然他常常因為經理交代的任務占用了他大半的時間,但他卻從來沒有感到不悅。

「我明白了。」紅娘忽然有所領悟的笑了起來。

「你明白什么?」紅娘的反應讓王伍摸不著邊際,但卻沒閑功夫去多想了,「你別跟著我了,我要去辦事了。」「你忙你的吧!」紅娘知道王伍現在一心系著經理交辦的事,識相的消失在他面前。

十點的時候王伍帶回經理要的答案,可這個答案卻解決不了張蘭的困難。

「你看這種價格哪里有議價的空間,這個案子如果接下來只會賠錢。」「那就不接了,不行嗎?」「不行。」張蘭看著王伍帶回來的資料一籌莫展。

「告訴她,你可以搞定。」紅娘突然現了身還給王伍出了主意。

「那怎么可能。」王伍又忘了周圍有人,一下子脫口而出。

「就是不可能啊!老總千叮萬囑的說這個案子非接不可。」張蘭以為王伍和她說話竟答下話來。

「說呀!說你可以搞定。」紅娘再一次慫恿王伍。

「我可以搞定。」被紅娘一逼,王伍不自覺得說了出來,話一出口后悔已來不及了。

「哦!什么時候你變得這么有信心。」張蘭雖然還在苦腦中,但王伍這反常的舉動,卻讓她大吃一驚。

「我……」這根本不是王伍的本意,叫他如何收回出口的話。

「為了經理,為了公司,我一定會搞定它。」紅娘在一旁說著,王伍也只好跟著照說一遍。

「好,有你這句話就夠了,那個女人我是真的不想再跟她接洽了,既然你愿意替我分擔,那么就交給你了,也許她看到男人會改變主意。」張蘭如釋重負的把桌上資料收拾好,「這個重責大任就交給你了,如果你真能談成,我一定提報上去升你為副理。」「真的!」王伍想這天想了五年。

「別高興太早,萬一失敗,我和你可能要喝西北風去了。」「包在我身上。」王伍興奮的接下張蘭交給他的一大迭資料。可當他走出辦公室看到辦公室里其他員工投射來關注的眼神時,他忽然感悟到他的世界末日大概要來了,而元兇正是在一旁偷笑的紅娘,礙于周圍的眾人,王伍是有怒也不能發。

嗶~嗶~嗶~王伍才剛回到座位,桌上的電話便響了起來,王伍接起電話。

「你現在就得出發了,時點半前要到客戶那,資料你帶在路上看。」張蘭吩咐著。

「是。」王伍匆匆忙忙的把資料放進公事包便要出門了。卻看見張蘭也走了出來。

「經理還有什么要交代的嗎?」「我跟你一起去吧!」雖然王伍這回自告奮勇,但張蘭從來沒有讓王伍獨立處理客戶的案子的經驗,還是跟著去才放心,要是王伍搞砸了這個案子她也難辭其咎。

「經理,你是不放心我?」「我是擔心你還沒進入狀況,一會應付不了那個難纏的女人。」經理會擔心是正常的,但是王伍這時候卻有種不能被信任的尷尬感,原來他在張蘭的心里是一個沒有能力的男人,也難怪這些年來升遷總沒有他的分,僅管他是那么的任勞任怨。

「走吧!等會你開車,我小睡一下,養精蓄銳。」張蘭走上前拍了拍王伍的肩膀,她多少能體會王伍的心情,她何嘗不想給他一個機會讓他放手一搏,但事關重大還是不要貿然嘗試。

「嗯。」張蘭這一拍驅走了他心理的自卑,至少他開車的技術還沒有讓人質疑,還不算是一無是處。

到了停車場,王伍打開后座預備讓張蘭上車,但張蘭卻徑自開了前座,「我就坐前面吧!」而紅娘便趁機坐進后座。

十五分鐘的時間到了春風百貨的籌備處,搭著透明電梯到了十八樓的會議大廳。

王伍搭乘著電梯,經過一層層的樓層,不禁贊嘆起他的富麗堂皇。

「這是一間百貨公司兼營飯店,飯店部門已經開始營業,現在呢就是針對百貨的部份要進行廣告行銷,……」張蘭趁機解說著這份案子的內容。

透過張蘭的解說王伍算是進入的狀況,只是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他能解決連張蘭都解決不了得問題嗎?看著電梯墻面上的所在樓層顯示面板上的數字逐漸增加,他的心跳速度也急速增加。

「放輕松,別緊張。」張蘭開口緩和王伍的緊張。

王伍尷尬的笑了笑,還好張蘭來了,如果是他一個人,這個案子肯定讓他搞砸,王伍看著在一旁樂不可支的紅娘,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嘿嘿~你現在氣我,等會你會感激我的。」紅娘故意在王伍耳邊說著,「別理我喔!」還不忘提醒他不要亂搭話。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張蘭領著王伍走進大概有五十坪大的會議廳里,已經有些競爭對手嚴陣以待。

張蘭不經意地瀏覽了他們一眼,看得出來這次難堪的也不只她,其他間廣告公司也是擠破頭要爭取這個案子,因為除了有限的收益外,能在這個黃金地段上矗立起招牌,未來的前景是不可限量的。

令人屏息以待的時刻終于來臨,十點三十分,一分不差,由數名西裝革履的高級干部開路,隨后走進的正是令眾人頭疼的人物,春風百貨機構的董事長──吳春鳳,一頭簡潔的短發,身穿著馱色的長褲套裝,儼然一副女強人的模樣,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是女的,肯定會誤認她是男子。

張蘭原本以為她會喜歡像自己這樣渾身散發女性魅力的女子,誰曉得她是男人、女人都不賞臉,昨天下午自她出現后,整個會議氣氛只能用烏煙瘴氣來形容了。

如果她不是同性戀,那么對男人應該還是有點興趣吧!雖然王伍不是什么英俊瀟灑的男士,總算也是個男人,也許這種不起眼的男人反而吸引她的目光呢。

行事古怪的人是不能用正常的思維來判斷的。這也是為甚么她甘冒危險帶王伍前來的原因了。再說她最強的對手「勁風」的經理,也是廣告界頭號美男子──何風,昨天也是吃了鱉,可見帥男不對她的胃口。

各家公司簡報的順序用抽簽決定,「天意」抽到最后一號。

王伍皺了皺眉頭,「真倒楣。」「未必,壓軸才是好戲,你抓緊時間把資料看熟,一會你上去簡報。」張蘭倒是樂觀以待。

「我?」王伍一臉訝異。

「沒錯就是你。」「是。」他這是趕鴨子上架,不上也得上了。

「完了,完了,這回可給紅娘害慘了,當著這么多人出洋相,可不是鬧著玩的啊!」王伍心理緊張的要命。

「經理,不好意思我上個洗手間。」解鈴還須系鈴人,紅娘出的主意必定有解決之道,在這里他不方便詢問紅娘,只好轉移陣地。

「去吧!」得到經理的許可,王伍急忙走出會議廳,東張西望的尋找洗手間的方向。

「你不是真的要上廁所吧?」紅娘一路跟隨著王伍,看他認真的找著廁所。

王伍沒立刻回答她,他繼續網四周張望。

「附近沒人,想說什么就說吧!」紅娘悠悠哉哉倚著大理石墻面佇立著,很清楚王伍真正的用意。

「這都是你給我出的主意,你可得幫我想想辦法。」王伍也確認附近確實無人時這才敢開口。

「那有什么問題呢。」紅娘胸有成竹的說。

「那太好了。」王伍這才感覺到自己的憂慮是多余的,紅娘可是仙女啊!有什么事能難倒她呢,一直緊繃的神經這時得到放松,王伍開心的伸了個懶腰。

「你是不是要用法術讓那個男人婆點頭?」「那怎么行,我如果亂用法術會遭天譴的。」紅娘嚴肅的說著。

「啊!你剛不是說要幫我?」聽紅娘一說,神經又緊繃起來。

「有嗎?」「神仙說話也要算話吧!」「瞧你急的。」紅娘看王伍著急的差點跳腳,心里卻是暗自偷笑,「成敗的關鍵就在你身上。」「別賣關子了快說吧!」看紅娘得意洋洋的樣子,王伍哪得輕松啊!

「等會你回去,把我給你的筆記本拿出來,看著那個叫吳春鳳的女人寫下她的名字。」「不會吧!你叫我跟她上床!」王伍驚訝的嚷著。

「噓~你想大家都聽見嗎?」「我不要,就算我饑不擇食也不會要這種男不男、女不女的女人,她看起來就跟母夜叉似的,我不要。」王伍態度相當堅決。

「你要真不想和她上床,難道她還能奸你嗎?」紅娘一臉不以為然。

「你不是說在那本子上寫了誰的名字就能和她發生一 夜 情?」「是沒錯啊!」「那你又說……」王伍都給搞迷糊了。

「被寫名字的人沒有拒絕的余地,但是你有主控權啊!一旦你寫下了她的名字,她就會對你產生好感,在她眼中你就是她喜歡的人,那么還怕不成功嗎?」「真的嗎?」王伍明白了紅娘的意思,但是還是猶豫不決。

「是不是男人啊!你忍心看『你的』經理失望嗎?」紅娘很刻意的強調「你的」兩個字。

「當然不忍心啊!難得她這次這么信任我。」王伍先是很認同紅娘的話,但腦子忽然轉了個彎語氣也一轉「什么『我的』啊?」他注意到了紅娘的刻意。

「不是嗎?」王伍知道紅娘的意思,可是他只是一只癩哈蟆,那里敢去想那高不可攀的天鵝呢?

「你到底寫不寫嘛!」紅娘也不點破,反正他心里有數。

「我真的可以不用和她上床?」王伍很慎重的確認。

「反正由你自己決定。」王伍慢慢的走回會議廳,一路上他想著紅娘的提議,想著此行的成敗對他未來的影響,他已經到了而立之年但在事業上卻是一點成就都沒有,如果真能借著這次機會得到經理的賞識,也許他還能翻身。

⊥這么決定了,他相信紅娘也不會騙他,不是人人都有機會撿到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王伍回到座位,張蘭正專注的聆聽對手的簡報,于是他拿出粉紅色的筆記本在上頭寫下了第一個名字──吳春鳳,但他是打定主意絕對不會和她上床的。寫完名字,他的心情有些沉重,收藏好筆記本,他專心的看起張蘭交給他的資料。

十幾分鐘后輪到「天意廣告」,張蘭看著王伍,「一切都交給你了,好好干加油!」看著張蘭充滿信心的眼神,王伍也鼓足了勇氣,站上了簡報臺。

王伍的表現出乎張蘭意料的好,其實這都要歸功于紅娘,她借著自己的隱身優勢時時的給王伍提點,讓王伍順利的完成簡報。而王伍在姻緣簿上寫下的名字也發揮了功效,當王伍說明完畢時,一直坐在主席臺冷眼旁觀的吳春鳳居然拍手鼓掌,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王伍身上,讓他感受到有生以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張蘭本來對這個案子已經不存任何希望了,但王伍從早上突然提出要幫她談下這個案子起,她就打算藉此機會讓他磨練磨練,這么些年來王伍一直是個苦干實干的好部下,可是除了年終多給他點獎金外,實在找不出其他名目來提拔他,如果有了這次經驗可以激發他的潛能,對他的將來能多些幫助,她又何樂而不為呢?反正遇到這么反常的客戶,無論她如何爭取只怕到頭來也是空,所以王伍說的好與不好都無關緊要。

∩是讓她感到意外的是這個她捉摸不定的客戶,卻讓她歪打正著的做了她意料中的事,現下她已經高興的合不隴嘴了,她還不忘偷瞄一眼美男子何風,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也有不吃香的時候吧!每次只要客戶是女的,張蘭總要甘拜下風,但這回她總算爭回一口氣了。當何風注意到張蘭時,張蘭笑得更是得意,春風百貨可真是讓她春風得意了。

吳春鳳的掌聲已經宣告戰果了,「天意廣告」在這一場激戰中獲得壓倒性的勝利,張蘭篤定他們一定可以拿到春風百貨為期一年的廣告合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