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超越倫理 

2015-1-4 亂倫小說

 

我父親早年過世,家里只有母親與我兩個人相依為命。記得父親剛過世的那
一年我只有 12 歲,媽媽一個人為了扶養我,每天必須兼兩份工作來維持生
計。因此,從小我就常常一個人在家。記得那是在我 15 歲那一年的某一天
。當我在洗澡的時候,不經意的發現了媽媽換洗下來的內褲。

我一時好奇心大動,想要聞聞看女生下體味道到底是如何,因此拿起了內褲
,把它靠近了我的鼻子。突然,我發現那味道是如此的好,我不由自主的伸出了
舌頭,舔著瑪上媽媽所留下來的分泌物。

我的陰莖早就漲大到不能再大。我一邊舔著內褲,一邊套弄著我的陰莖。

終于,我射精了!而且量比平常還要多許多。雖然已經射了精,但是我的嘴
巴還是沒有停下來,我幾乎把整個內褲的內面塞進了我的嘴巴內,只因為我舍不
得離開那味道。

我出了浴室,嘴里依然含著媽媽的內褲,我開始翻媽媽的衣柜。當我看到一
條條小小的內褲上的分泌物的痕跡時,我的陰莖再度膨脹。

我穿上了媽媽的內褲,手拿著一條內褲套在我的陰莖上再度自慰,嘴吧里不
停著舔著媽媽的分泌物。我又射精了,而且是射在媽媽的內褲上。

⊥這樣,從此我愛上了媽媽的內褲,后來每次洗澡都要等到媽媽洗完才洗,
只為了舔內褲上媽媽的分泌物。

我并沒有滿足于媽媽的內褲,我發現我已經愛上了我的媽媽。我開始偷窺媽
媽洗澡,開始想像和媽媽性交的畫面自慰。我會趁媽媽不在時,偷偷的將我的精
液抹在乾凈的媽媽的內褲上。

當媽媽月經來的時候,我會拿起媽媽用過的衛生棉,邊舔邊自慰。我一直沈
迷在媽媽的內褲及和媽媽性愛的幻想中。

一天,我依然照往例,在浴室里拿起媽媽的內褲自慰,并射精在媽媽的內褲
上。沒想到因為家里的洗衣機故障,媽媽等我洗完澡就進了浴室洗衣服。

當時我好緊張,我怕媽媽發現她的內褲上沾有我的精液。媽媽拿起一件件的
小衣服,開始用手戳了起來,而當她拿起了那一件沾有我的精液的內褲時,突然
停了一下,并拿起它輕輕的聞了一下。

我知道,媽媽是認得出精液的味道的。當我正不知所措的想要躲進房間的時
候,我看到媽媽的嘴角里浮起一絲微笑,而且還帶著一絲紅潤。

很快的,幾件衣服,沒幾分鐘就被媽媽洗乾凈了。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戰
戰兢兢,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媽媽把衣服曬好,并沒有說什么,就進房間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停止了浴室里的自慰,也沒有再拿起媽媽的內褲來聞。但
是我發現,自從那天以后,媽媽在洗衣服前都會將她的內褲翻過來檢查,而且似
乎每次都帶著一絲絲失望的表情。

⊥這樣過了約莫一個禮拜的時間,我開始發現媽媽似乎有些故意的將她的內
褲放在換洗的衣服的最上層。

起初我以為是偶然,后來我發現媽媽的動作越來越明顯,甚至將內褲沾有分
泌物的那一面向上擺著。而且,分泌物顏色和量也似乎比以前深且多了。我開始
懷疑媽媽似乎在誘惑我。

一天,當我忍不住再一次偷看媽媽洗澡的時候,才發現媽媽竟然在浴室里自
慰,而且是穿著內褲。不但如此,當她自慰完還刻意的將內褲的內面翻到外面來
,并擺在換洗一服的最上層。

我終于知道了媽媽的用意,于是自從那天起我更大膽的拿起媽媽的內褲自慰
,而且會故意射在媽媽的內褲上。射完精,我也會故意將沾有我精液的那一面翻
向外,擺在最上面以回饋媽媽留給我的分泌物。

后來我知道,媽媽也已經愛上了我的精液,而且還會拿起它來自慰。雖然。
在精神層次上,我們兩個已經超越了母子的關系,但實際上并沒有發生肉體關系

⊥這樣,我們母子享受了約半年的精神亂倫。

直到有一天,那年正值我暑假,晚上,我還是按照往例,等媽媽洗完早就進
了浴室。當我剛想拿起媽媽的內褲時,赫然發現一籃上有一個紙條。我打開了它
,上面寫著:

「小易,今晚到媽房間來!」

我欣喜若狂,我知道今晚將要發生什么事,我多年來的愿望終于要達成了。
為了和心愛的母親交合,我洗澡洗的特別用力。

到了晚上,不到 10 點,媽媽就進房去了。我迫不及待的關了客廳的燈
,等了約莫 10 分鐘,就走到媽媽的房門前輕輕的扣了兩聲。

「進來」

當我進了房間時,里面是烏漆嘛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我輕輕的走到了媽媽的床邊,一時不知要說些什么。還是媽媽比較老道,她
先開口說:「坐吧」

于是我坐在床上。就這樣我們又沈默了一會兒。這時因為我的瞳孔已經適應
了黑暗,所以可以很清楚么到媽媽的身影。我似乎可以看的出來她是穿著一件薄
紗睡衣,至于有沒有穿內衣就看不出來了。

「小易,你知道媽媽為什么叫你來我的房間嗎?」

「不知道」我故意裝作糊涂。

「那我就明說了吧!你爸爸去世了這么多年,媽媽好不容易辛苦把你養大,
青春年華早已沒了。媽媽對你最近在浴室里所做的是情感到意外,也感到高興。
這些年來,媽媽忙著工作,早就把那些男女之間的是給忘了,雖然有時難免會有
一些生理上的需求,但都用意志力把它給壓抑下來了。直到前一陣子聞到我的內
褲上你所留下來的的精液的味道以及想到你我之間一種亂倫的關系,才讓我重新
對性產生了興趣。我猜你應該還是處男吧?」

我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沒關系,媽媽這么多年也沒有過所以也和你差不多。」媽笑著說。

「今天媽媽想要讓你體驗一下真正的女人味,不知道你的想法如何?」

我高興的直點頭。媽媽也笑了。

「好,來吧。」媽媽躺下了。我迫不及待的撲上了媽媽的身體,雙手不停的
亂摸。我的沒經驗似乎弄痛了媽媽,她突然伸出了雙手制止了我,并說:

「小易,對待女人是要溫柔的。唉,算了,還是我來教你吧!」

于是媽抓住了我的手,輕輕放在她的陰部。她張開了雙腿,輕輕的將我的手
指放入了她的陰道內。這時我已發現媽已經濕的一塌糊涂了。

當我的手指第一次進入媽媽的陰道內的時候那種感覺是非常奇特的。那種滑
滑又熱熱的感覺是我這輩子不曾經歷過的。

而隨著我手指在媽媽的陰道內慢慢滑動,媽媽也開始哼出輕輕的呻吟聲。起
初是輕輕的,接下來她的呼吸變的越來越急促,聲音也變得愈來愈大。

突然,我感覺到有大量的淫水從媽媽的陰道里流了出來,媽媽的身體也突然
緊繃了起來。我知道媽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不一會兒,媽媽開口說:

「小易,謝謝你,這是媽媽幾十年來的第一次高潮。現在換我來幫你吧。」

說畢,媽媽突然一口氣含住了我的陰莖,開始輕輕的上下滑動。我情不自禁
的叫了一聲,因為那是我未曾有過的感覺,而且正在幫我口交的人是我的親生媽
媽。那種興憤及刺激是我這輩子都不曾經歷過的。

或許是因為我的經驗不足,在不到 5分鐘的時間,我就射精了,而且是射
在媽媽的嘴吧里。當我射精的那一剎那,我的心里非常緊張,我怕媽媽責備我。

「對不起,媽媽!因為實在太舒服了,所以來不及拔出」

沒想到媽媽不但沒有責備我,還一口氣將我的精液吞下,并說:

「傻孩子,你是從媽媽肚子里出來的,你的東西就好像是我自己的,我怎會
嫌棄呢!」

說畢媽媽又一口含住我的陰莖,繼續幫我口交。因為我已經射過一次精了,
所以陰莖已經變軟,可是媽媽卻比剛剛更努力的在舔吸我的陰莖。

不一會的時間,我的陰莖再度勃起,而當我的陰莖在媽媽的嘴巴里漸漸勃起
時,我看到媽媽的嘴角里浮起淺淺的微笑。

「好孩子,果然是年輕人,來吧,讓我們母子倆結合吧!」

說畢,媽媽張開了她的大腿,用她的有手抓住我的陰莖,一邊套弄,一邊滑
向她的陰道。

終于,我的陰莖插入了我那渴望已久的媽媽的陰道內。那種感覺是那么的溫
暖又那么的熟悉,當我想到十幾年前我就是從媽媽的陰道里出來,而如今我又和
我的親生母親結為一體時,我的性憤已達到了最高點。

我不停的抽動的我的陰莖,而媽媽也配合著我的動作慢慢的扭動著她的腰,
嘴里不時的發出一陣陣令我暈眩的呻吟聲。

我不由自主的親向媽媽的嘴吧,將我的舌頭伸入媽媽嘴里。我們媽媽倆就在
熱吻中再次達到高潮。而這次我射的又比第一次來的多得多。

射了精以后的我并沒有停下來,我立刻將我的舌頭移向媽媽的陰部,我用我
的舌頭幫媽媽清洗她的陰部。我將從媽媽陰道里所流出來的液體盡數吞下,也分
不清是媽媽的淫水還是我的精液。

不多久,媽媽又開始呻吟了起來,而她也示意我將陰莖靠向她的嘴吧。就這
樣我們又開始了69式的口交。我們彼此都賣力演出,只為了讓自己心愛的對象
能夠得到更舒服的感覺。

⊥這樣,我們不停的舔著對方的性器官,只因那是我們彼此最愛的人的東西
。終于,我又射精了。但我的舌頭并沒有因我的高潮而停止,直到媽媽達到了另
一次的高潮后,我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離開了媽媽的陰部。

我們母子倆互相看著對方,忍不轉始熱吻了起來。

「媽,我愛你!」

「小易,媽也愛你!」

⊥這樣,我們母子倆相擁而睡到天亮。

…過了一夜的熱戀之后,我和媽媽在家里的角色也自然而然的起了變化。我
們倆不再像過去的母子關系,反而更像是一對夫妻,一對差了22歲的夫妻。

在接下來的暑假期間,我幾乎天天都和媽媽睡在一起,天天都享受著亂倫的
樂趣。當媽媽上班時,我就會拿著她特地留給我的內褲自慰,直到她下班回來為
止。就這樣,很快的過了3年。

---------------------------------
-----------------------------------
------------

那是我大學聯考失敗的那年夏天,我因聯考失敗,所以只好暫時在家待著。

一天,當我正在家里拿著媽媽的內褲自慰時,突然門鈴聲大作。我不甘愿的
放下了媽媽的內褲,套了一件短褲跑去應門。我透過門往外看,發現門外站著一
位身材極棒的女人。我似乎認識她但又不太確定。我開了門問到:

「請問您找哪位?」

「小易,是我啊,噓阿姨,你不認識我了嗎?看看你都長這么大了!」

這時我才突然想起媽媽有一個小她五、六歲的妹妹叫噓,好像很早前就嫁
到美國去了。大概是我八、九歲的時候吧。

「啊!噓阿姨你好,好久不見,請進!」

我邊開門,邊幫她提行李。這時我突然想到忘了將媽媽的內褲收起來,心里
緊張的要命。而當阿姨進到客廳時她的眼光似乎也注意到沙發上的女人內褲及衛
生紙,不過她卻裝作沒看到。

我趁她不注意時收起了內褲,說道:

「阿姨,請坐吧。媽媽還在上班,要到晚上才會回來。你要不要喝點涼的?

「好啊!」她邊坐邊回答。

「阿姨,你不是在美國嗎,是什么風把你吹過來的啊?」我問到。

阿姨的回答似乎有些猶豫,說道:

「嗯…….因為太久沒回來臺灣,而且姊夫去世后我也沒見過姊姊,也不知
道她生活的怎么樣,所以抽空來看看啰。」

「喔,對了,要不要打電話給媽媽說你來臺灣了呢?還有這幾天你要住哪啊
?」

我之所以問這個問題是因為一方面是關心她,一方面也是擔心她是否會影響
到我和媽媽的性生活。沒想到她的回答是讓我失望的。

「小易,阿姨可能要打擾你們一陣子啰。」

「那很好啊,反正家里的房間多的是,你就住我們家好了。」我隨然表面上
裝做高興,但實際上卻是非常的難過的。

「小易,你幫我打個電話給你媽吧。」

我撥了媽媽公司里的電話,然后告訴她噓阿姨來臺灣的消息。她似乎不像
我,聽她的語氣就知道她是真的很開心能見到自己的妹妹。

我把電話拿給了阿姨后就進到浴室里去洗個澡順便整理媽媽的內褲了。

大概過了 5 分鐘吧,當我正洗澡洗的痛快時,似乎聽到阿姨的哭泣聲。
好像聽到她在對媽媽訴苦。又似乎聽到「沒良心」、「外頭搞女人」之類的話。
當我洗完澡出來時,發現阿姨已經哭紅了眼。

當她看到我從浴室出來時,就跟媽說「晚上再談」后掛了電話進了浴室。我
大概猜到阿姨的婚姻可能出了問題,但又不好意思問。

阿姨從浴室里出來后,就沒有再表現出一絲絲的悲傷,反而是跟我美國長美
國短的聊了起來。

噓阿姨或許是因為長年居住在國外的關系吧,她的言談舉止一點都不像三
十幾歲的人,打扮也十足像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女孩。當她開心的哈哈大笑時,又
似乎看得到媽媽的影子。說實在她們倆長得還真有點像,只是媽媽看起來比見老
一些而已。

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六點半。媽媽下了班回來,吃完晚飯,她們兩個就進了
房間,關起了門去聊去了。我雖然很難過不能和媽媽睡在一起,但是能看到媽媽
這么開心,我也覺得心滿意足了。

后來,媽媽趁阿姨不在時將阿姨在美國的是告訴了我。

原來,小阿姨當年是嫁給了一個美國當地的華僑。那個男的是一個大學講師
,小阿姨嫁給她的這幾年來,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幸福,但因為小阿姨一直都無
法懷孕,因此受到不少來自夫方家屬的壓力。而最近,小阿姨發現她丈夫竟然和
她所任教的大學里的一個女學生有染,甚至已經讓對方懷了她的小孩。

而當男方家屬知道了這件事以后非單不幫小阿姨說話,還逼著小阿姨跟她離
婚。于是,在男方家屬同意負擔大筆贍養費的條件下,小阿姨跟她離了婚。而后
就回來臺灣投靠她唯一的親人,也就是我媽媽。

⊥這樣,我們家里除了媽媽和我之外,又多了一個阿姨跟我們一起住。因此
我和媽媽之間亦母亦妻的關系只好暫時停止。

那一陣子,我只好靠著媽媽留給我的內褲當作安慰劑。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
和媽媽還可以趁阿姨洗澡時偷偷的互相愛撫或口交,但都無法真正享受性交的樂
趣。

⊥這樣,大概過了半個月吧,我也已慢慢適應家里多了個女人的生活。

七、八月的臺灣實在是熱的可以。家里即使開著冷氣還是無發完全消去那種
酷熱的天氣。噓阿姨或許是因為太久沒住臺灣,所以她比我更不能忍受那種熱
度。也因此,她在家里穿的衣服也變得愈來愈少。

起初,她在家里都至少還穿一件短褲和一件 T-SHIRT,到后來或許
已不將我當外人,因此乾脆就穿著睡衣在家里活動,有時甚至連內衣都免了。

也不知阿姨是個天生的尤物還是因為長年住在國外的關系,她的身材真的是
沒話說,有時我都會故意趁她在打掃的時候偷偷瞄她的領口內的乳房,或裙下的
內褲,那使我感受到另外一種禁忌的樂趣。

一天中午,我和阿姨一起去附近的超商買菜。在買完菜回來的途中,突然下
起了傾盆大雨。我和阿姨本來是躲在屋檐下躲雨的,但是等了很久雨似乎都沒有
要停下來的感覺。

因為家里離超商也不遠,因此我就建議阿姨一起冒著雨沖回家去,順便還可
以消消暑。阿姨也像小孩子一樣興憤的說好。

因此我們兩個就 123 沖啊的跑回了家里。到了家里,想也知道,我們
兩個都淋成了落湯雞。

這時,我突然發現,阿姨是沒穿內衣的,而透過濕掉的 T-shirt,
她那美麗的乳房全部都顯現在我的眼前。

我看得一時呆住了,阿姨似乎也看出我在注意她的乳房,青青的用手遮住的
上半身以后就說:「好了,我先去換洗一下,你幫我將這些菜拿到廚房去」

說畢,她就走回了房間里。

我拿起了菜走進廚房,腦海里一直都是方才阿姨被濕衣服襯托出的乳方的畫
面。不知不覺的,我的陰莖勃起了。這時我突然發現,阿姨的房門沒有關好。

于是我捏手捏腳的走到了她的房們前,透過門縫看到她正在里面換衣服,而
她那美麗的胴體第一次完全裸露在我的面前,雖然只是背面。

當她快要換好的時候,我立刻走回我的房間。我忍不住用手握起了我的陰莖
,上下套弄了起來。直到噴出那熱熱的精水為止。

從那天起,只要媽媽不在,我就會趁機偷看阿姨洗澡,有時也會拿著浴室里
阿姨換洗下來的內褲自慰,就和當年我用媽媽的內褲自慰一樣。我已經愛上了她

這樣的日子又過了約莫一個月。阿姨已經找了一個翻譯社的工作。雖然她的
贍養費足以讓她過一輩子少奶奶的生活,但是因為她才不過三十幾歲,因此還是
選擇了繼續工作。

也因為翻譯社的工作不像一般公司上下班時間那么固定,因此我和媽媽也就
能夠趁阿姨還沒下班或不在的時候再次享受亂倫的性交的樂趣。

時間不知不覺的到了年底。一天,阿姨告訴我們她們公司要舉辦望年會,所
以晚上可能很晚才回來,叫我們不用等她吃飯。這對我和媽媽來說又是一個可以
相親相愛的大好機會。

當天,我特地準備了一頓燭光晚餐和媽媽享用。用畢,我和她也就順理成章
的一起進了浴室,洗了一個鴛鴦浴。

當我們回到了房間理的時候,房間里的燈是關著的。那就好像當年我和媽媽
第一次的時候的情景一樣。我抱著媽媽,將她輕輕的放在床上。我拿掉了裹在她
身上的浴巾,她的身體又一次完全裸露黑暗中。

我開始用我的舌頭舔她從頭部以下到腳的每一寸肌膚。她全身散發著一種香
味,那并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她的體味。我舔完美一個地方,開始集中攻擊她
的陰部。

我張開了她的大腿,用手輕輕的掰開的她的陰唇,起初我是用舌尖經經的觸
碰那粉紅色的圣地。慢慢的,我將我的舌頭深入媽媽的陰道里,吸取她的淫水。
它的味道是香的、是甜的,因為它是來自我的親生媽媽。

媽媽已經失去意識似的不停的呻吟,并不停的說出「舒服、好舒服」這類的
話。我慢慢的將我的陰莖靠向了她的嘴巴,她也毫不猶豫的含住了我的陰莖,不
停的吸它,嘴里還發出「嗯,好吃」之類的話。

這種 69 式的口交我們已經做了多年了,彼此之間也都培養出了能讓對
方最舒服的技巧和默契。這時我依依不舍的從媽媽的嘴吧里抽出了我的陰莖,對
向她的陰道口,慢慢的將我的陰莖插入了她那已經濕的不能再濕的陰道里。

媽媽叫了:「啊!小易,快!媽媽已經等不及了!」

我不理會她的催促,繼續按照我的速度及頻率來回的抽動。這時媽媽叫得更
大聲,甚至到了有些歇斯底里的程度。

「喔,小易,拜托你,再深一點,再用力一點。喔!對!再來l給我!」

我因媽媽的浪叫聲而變得更加興憤,我漸漸加快我的速度,而且嘴巴里也不
由自主的叫了起來。而正當我快要射精的那一剎那,突然聽到開門的聲音,隨著
客廳的燈大亮。我和媽媽都嚇住了,因為那在客廳里打開電燈的正是噓阿姨。

她看到我和媽媽裸露在床上的樣子,一時呆住了。她不敢相信她親眼所見到
的事情。那不是因為她看到的是男女性交的畫面,而是因為她所看到的是她的姊
姊和她姊姊的親生兒子正在做愛。

她輕輕的問到:「你們……你們在干什么?」

我和媽媽都沒有出聲。這時阿姨稍微提高的她的聲音再次問道:

「姐,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干什么?」

「噓,這一切我都會和你解釋的。」媽媽終于開了口。

這時,我也注意到阿姨的臉已經紅的向一顆蘋果一樣,我知道她喝酒了。

我慢慢從媽媽陰道里的抽出了我的陰莖,這時我又看到阿姨的臉上浮出了一
種奇怪的表情。她的雙眼盯著我那勃起的陰莖,嘴吧微微的張了一下。

我發現她似乎非常羨慕我的陰莖的size。

「小易,你先回房去,媽要跟阿姨談談。」

我拿起了內褲,走出了房間,而阿姨的眼神依然沒有離開我的陰莖。

這時媽媽似乎也注意到了阿姨的反應,她似乎覺得事情好像變得并不那么棘
手。我出了房門,輕輕的帶上了門。但我并沒有回到房里去,我蹲在門外,偷聽
她們到底要談些什么。

大概過了五分鐘的時間,首先聽到媽媽說道:

「噓…….這…….我不知道要從哪里說起。其實我并不是你想想中的那
樣,我和小亦是真心的相愛,并不是因為一時的沖動而做了這些。」

「姐,我問你,這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是?」阿姨問到。

「嗯……大概三、四年了。」

「三、四年!」

「你不要急,我慢慢的說給你聽。」接著,媽媽就將我和她所發生的事情一
五一十的說給了她聽。媽似乎沈溺在過去的回憶當中,甚至連做愛的過程都說得
很露骨。而在外面聽的我,不由的再度勃起。

說完,經過一段短暫的沈默后阿姨說道:

「其實我早就應該發現才對。我還記得我剛到臺灣的第一天,竟然發現沙發
上有個女人的內褲。我當時還只認為小易可能有一些特殊的性癖好,萬萬沒想到
他拿的竟然是你的內褲,而且是你特地留給她的。話又說回來,姐,小易是你的
親生骨肉耶,你和他這樣做是亂倫行為,你不知道這對他的人生的影響有多大嗎
?這樣他將來還能娶老婆嗎?就算娶了,哪一天他老婆知道她的老公竟然和她的
婆婆有性關系,她的婚姻還能持續下去嗎?」

「噓,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一開始就對你說過我和他是真心的相愛,我
和小易雖然名目上是母子關系,但實際上我們早就將彼此當作是自己的配偶了。

「姐,這是不可能的,小易年紀還小不懂事,等他再大一點的時候事情可能
就不是你想得那么單純了。」

這時我忍不住將房門打開,說道:「噓阿姨,媽說的都是真的,我真的很
愛她,我已經把媽媽當作我的妻子了,我不會也不可能再娶別的女人當我的妻子
的。」

這時我突然想到我還是裸著身子,而且我又可以從阿姨的眼神里看出她對男
性的渴望。

媽媽似乎也看出阿姨的反應,于是試探性的問到:「噓,你看小易的陰莖
,我想你也幾年沒被男人碰過了吧,若你喜歡的話,我是不介意小易再多一個性
伴侶,更何況那個人是我的妹妹。」

「姐,你在說什么!小易是我的外甥,我怎么能和他做那些事情?」阿姨緊
張的直搖手,不過卻可以看出她心中也有些許的猶豫。于是我趁機再度進攻。

「阿姨,其實我早就對你有性趣了,你身體的每一個部分我都看過,你的內
褲也早就被我舔了不下數百遍了。」

我邊說邊套弄起我的陰莖,使它變得更為粗大。而聽了這些話的阿姨已經木
瞪口呆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時媽媽已看出阿姨的心防已破,于是答腔道:「喔,小易,你竟然背著我
偷看別的女人的身體,還用別的女人的內褲自慰,你這樣對得起我嗎?還好她是
我妹妹,不然我可不饒了你。快說說,到底是噓的味道好還是媽媽的味道比較
好?」

「不知道啊,我吃到的媽媽的味道都是新鮮,但是阿姨的味道都只能從內褲
上留下來的分泌物去品嚐,所以無從比較起,除非阿姨也讓我嚐嚐她的味道。」

這時,阿姨那已經因酒力而泛紅的臉蛋變得更加紅潤,沒有說一句話,只是
不時的偷看我在套弄我的陰莖。

這時媽媽伸出了雙手,慢慢的幫阿姨按摩她的肩膀。起初阿姨嚇了一跳,但
后來隨著媽媽的按摩,慢慢的放松了下來。

媽媽并沒有因為她的放松而停止,媽媽漸漸的將她的雙手移向阿姨的乳房,
輕輕的撫摸著,這時阿姨也閉上了雙眼,享受著媽媽的雙手所帶給她的快樂。媽
媽邊撫摸她的乳房邊問道:

「噓,你要不要也讓小易嚐嚐你那里的新鮮的味道啊?」阿姨輕輕的點了
一下頭。

我沒想到她會這么快就答應,于是我就趁她反悔前掀開了她的短裙,隔著內
褲舔她的陰部。那是一個我所熟悉的味道,但是比我過去所嚐到的來的更加強烈

我知道阿姨已經被我的舌頭所臣服了。我進一步脫下了她的內褲,以便可以
直接舔嚐我所渴望已久的阿姨的陰部。而媽媽也將阿姨的上衣脫了下來。

這時,阿姨已經全裸在媽媽和我之前了,而她本人只顧著閉著眼睛享受我和
媽媽的愛撫,不時的還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我發揮了不知讓媽媽高潮多少次的舌功,不停的舔弄著阿姨的陰道,舔吸著
從她的陰道里所流出來的淫水。

而阿姨也果然開始發浪了起來,她不但叫的大聲,而且很性感。我想她大概
是從國外的成人錄影帶里學來的吧。沒多久,她大叫了一聲之后整個人就癱下了

這時媽媽已忍不住,一手抓住我的陰莖就含進她的嘴巴里,而另一手以插入
自己的陰道里手淫。而過了幾分鐘后阿姨也醒了過來,她看到媽媽和我的動作,
再次勾起了她的性欲。

這時她早已將倫理觀念丟到了天邊,竟然舔弄著媽媽的陰部,而她的手指也
早就滑進她的陰道里去了。于是我再次將我的頭移向了她的陰部,再次舔起她的
陰唇及陰道。

⊥這樣我們三個開始了一場 696 的口交游戲。媽媽和阿姨在一次又一
次的高潮之后,我終于也射了精,射進我所愛的媽媽的嘴巴里。

而當媽媽正要吞下我的精液時,阿姨卻親向了媽媽的嘴巴去分享我的精液。
我畢竟是個年輕人,沒多久我的陰莖在阿姨的舔吸下再度勃起。

而當阿姨發現我的陰莖一下子就恢復雄風時,立刻張開了大腿說:「小易,
給我好嗎?」

這時媽媽卻逗她說:「小易,不行,這樣就是亂倫了。你不可以讓阿姨冒上
這種罪名」

「嗯..媽你說的也有道理,我們不能把阿姨也拖下水的。」我笑著說道。

這時阿姨已經忍不住道:「姐,你就饒了我吧,管他什么亂不亂倫的,我就
決定一輩子和你一起侍候這個小外甥丈夫。小易,我的好外甥丈夫,趕快讓你這
的阿姨妻子爽一爽吧!」

我和媽媽都笑了。

「好吧,媽媽老婆,我們就讓她加入吧!」

「好啊,兒子老公,不過她要當小的喔。」

「那當然啦。姐,小易快!」

于是我和媽媽及阿姨又做了一次轟轟烈烈的愛后慢慢的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醒來,發現床上只有我和媽媽兩個人,于是我輕輕的下了床,沒
有驚動媽媽。我看到阿姨坐在客廳上發呆。

「早啊!」我問道。

她也輕輕的回了我一句「早」,但并沒有看著我。

我知道她一時還沒辦法適應過來這種關系,于是我并沒有多說什么。

后來還是她先開口的。

「小易,昨晚的事情,我想我大概是喝醉了。做了一些連自己都不知道在做
些什么的事情。或許是因為這些年來我缺少了些男人的愛,需要男人來愛我,但
是我還是沒辦法接受這事實。你說我固執也好,保守也好,我就是沒辦法把你當
作我的丈夫。或許再過些時候,我們都可以將這些事情忘記,重新做一個正常的
阿姨跟外甥之間的關系。你和你媽之間的關系我不會跟別人提起的,畢竟姐姐是
我唯一的親人,我也不希望她受傷害。我決定離開臺灣回美國去,重新生活,我
希望你能諒解。」

我難過的流下了淚來,呆呆的站在那兒不知道要說些什么才好。這時媽媽也
出來了,她說:

「噓,其實這些都沒有你想像中的那么難。雖然在法律和血緣上你和小易
是阿姨跟外甥的關系,但是中國古時候還不是有一大堆將自己的媽媽或阿姨、姑
姑封為自己的妃子的皇帝?兒子之所以不能跟自己的媽媽性交是因為近親交配會
有生出畸胎的危險。但是只要我們不生小孩,那又甘這社會什么事啊?大不了我
們移民到別人都不認識我們地方去過我們自己的生活就好了!妹妹,姊姊拜托妳
留下來好不好?」

「姊姊,你說的是很有道里,但是我心里就是有個疙瘩解不開,難不成我每
天都要用酒來麻醉我自己嗎?」

「不用,我會用愛來麻醉你的!」我說完,就抱住了她,邊親著她的嘴說:

「噓阿姨,請你留下來,我不能沒有媽媽,但也不能沒有你,而且媽媽也
不能沒有你。」

這時媽媽進了房間,穿了件衣服就出門去了。

我不停的親她,用力的抱她。終于她軟了下來,然后對著我點了點頭。我歡
喜若狂,抱起了她,回到了臥房。我親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和她的嘴唇,左手輕
輕的撫摸著她那碩大又尖挺的乳房。我的嘴唇慢慢的移向她的耳朵,脖子,到達
了她的乳房。

我像個嬰兒般的吸允著她的乳頭,而我的手卻又像野獸般撫摸她的陰部。

她濕了,我將我的手滑進了內褲里,將我的中指插入她的陰道里。我不停的
動著我的手指,只為了讓我所愛的人快樂。

「小易,舔我的屄好不好?」她紅著臉向我提出要求。

我當然答應。我將頭部滑向她的陰部,用嘴巴將她的內褲脫了下來。我先舔
她的大陰唇,再來是小陰唇,最后我終于將我的舌頭伸向了她的陰道里。

我讓我的舌頭橡陰莖一樣在她的陰道里抽動,她的陰部也用大量的淫水來回
饋我的舌頭。我將她的每一滴淫水都吞入我的胃里,只因為她是我所愛的人的分
泌物。

不知不覺中,阿姨達到了高潮,一時大量的淫水沖向我的舌頭。阿姨用她的
雙手我將的頭部扶起,給我了一阿深深得吻,舔去了大部分她自己的分泌物。

她張開她的雙腿,用她的右手抓起我的陰莖對準她的陰道,說道:「小易,
我們結合吧!」

這時我用我的全力將我的陰莖插入她的陰道內直抵子宮頸。她大叫了一聲。
我用我的手將她的雙腿推向她的頭部,讓她的屁股和陰部對著我,因為這樣可以
讓我插的更深。

我不停的抽動我的陰莖,阿姨也配合著我的動作慢慢搖動著她的屁股。我們
的動作愈來愈快,喘息聲和呻吟聲也變得愈來愈大。

突然,一股電流通過我的陰莖根部,我將我那濃濃的精水再次射入的阿姨的
子宮內。我癱了,我慢慢的倒向阿姨的懷里,而她也用她纖細的雙手抱住了我。
就這樣,我又在阿姨的懷里睡了過去。

后來,媽媽跟阿姨都辭去了原來的工作。全心全意的在家陪了我近半年。

這段時間,阿姨幫我補英文,我忙著做留學考試的準備,媽媽努力辦移民到
南美的某一國。

終于,不負眾望的媽媽辦妥了移民手續,我也成功的申請到當地的一所醫學
院。于是我們變賣了所有的財產,沒有通知任何人,就遠渡重洋到南美洲去了。

在這里,這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我們開始了我們的新生活。對外,我
們互稱對方是自己的伴侶。

現在,我已經 35 歲了,目前于這里的某醫院婦產科作主治醫師。我的
媽媽和阿姨媽媽雖然已經50多了,但因為我們長年生活在快樂與性生活美滿的
環境下。因此,她們依然保持著像3-40歲的身材。

而我們只要一有機會,就會放個長假,到一些島嶼度假勝地去享受快樂的性
生活及我們特有的696式口交。直到精疲力盡為止。

文章前半段有些無趣,覺得母親不會那么快就接受這種亂倫情節,不過第二部分阿姨的反應倒是可以接受的,樓主不知道是不是沒有經驗對于做愛的細節描寫的還是有些欠缺,所以希望改進。不錯寫的挺好,尤其是阿姨和媽媽一起的那段,感覺不錯。文章前半部分有些無趣,母親不但很快就接受了還反過來誘惑自己孩子,感覺太容易接受亂倫這回事了。但是后半部分就合理些了。還有性愛部分寫的的細節描寫太簡潔了,看了過后沒有什么感覺與想法,可以詳細點,總之文章還不錯,樓主再接再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