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女警媽媽被凌辱虐待9[全篇完結] 

2014-12-29 亂倫小說

縱使黑夜再漫長,光明也會來臨。也不知睡了多久,媽媽緩緩睜開雙眼。經過一夜的屈辱 的休整,媽媽感覺體力恢復不少,但是感覺最最明顯的算是嘴里的絲襪已經被口水打濕;被繩 結勒緊摩擦變得紅腫的騷屄還在隱隱瘙癢.媽媽再度閉上雙眼,憑著一點點殘存的記憶,后半 夜的春夢一點點浮現在眼前: 夢中朦朧的景象依稀浮現,感覺年齡仿佛回到了少女時代。自己掙脫了一切束縛枷鎖,后 面胡彪慧姐等人追逐叫喊聲不絕于耳,而自己仿佛足下生風,遠遠的甩下這群惡魔,跑進了一 片霧靄彌漫的森林。不偏不倚,一位騎著白馬的風度翩翩的王子恰巧路過,順利成章的邀請自 己騎上白馬,向天邊遠走高飛。 夢境逐漸明晰,駿馬開始奔馳,自己胸膛緊緊依靠著王子的后背,是那么的踏實,安全, 就像是懷春的少女遇到心目中的英雄一般,心肝情愿的付出自己的全部。 想到這里,媽媽感覺騷屄又滲出一股淫水,不禁面紅耳赤,發出一絲無奈的苦笑。到了最 后,王子依稀的轉過身來,那張臉龐是那么的完美,隱隱約約的他的眉宇之間有著爸爸年輕時 候的氣質,還似乎~~~~似乎~~~~有凌昭的影子。 「天啊,這怎么可能啊,怎么會夢到他,幻覺,絕對是個幻覺,定然是她們下的藥在作祟。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要恢復體力,抗拒敵人的凌辱以及內心深處蠢蠢欲動的欲望」 「騷警花醒了嘛!」,慧姐銀鈴般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隨著房門的打開,胡彪,阿雄等人 魚貫而入。 美好的夢境宛如泡沫一樣,在綻放最美的瞬間破碎,從溫馨到冰冷,只在須臾間。 「騷警花發春了啊」,慧姐看著媽媽被繩索勒紅的下體,不懷好意的把繩結用力往里杵了 一下,順便狠狠掐了一下媽媽的陰戶。 「騷警花,做夢也被人操,流了這么多騷水」 頓時,房間里充滿了淫邪的笑聲。 「嗚嗚嗚嗚」,媽媽口不能言,身不能動,只能搖頭呻吟著。 「姐姐的絲襪好吃不啊,以后天天給你吃」,慧姐轉而拍打起媽媽的粉紅的小臉。 「行了,小慧,別光顧著自己爽了,也得為我們的女警官想想。肯定餓壞了吧,要不要 吃點東西啊,江警官」 胡彪故意把「警官」兩個字咬的特別重,這伙人無時不刻不在折磨媽媽。 「可惜拜您所賜,弟兄們最近手頭緊,都吃不飽。不過為了招待警花,我們就是砸鍋賣鐵 也要盛情款待啊。弟兄們別的沒有,就是有些滋補的補品,那可都是男人的精華哦」 言罷胡彪騎跨在媽媽身上,從內褲里掏出已經恢復雄風的陰莖,取出媽媽口中的絲襪,把 雞巴直塞進入媽媽嘴里。 「一年之計在于春,一日之計在于晨,今天哥哥就好好在早晨操操你個小賤貨吧」 媽媽被迫含著胡彪腥臭的雞巴,昨晚和慧姐激烈盤腸大戰后,胡彪并未洗浴,醒來就直奔 關押媽媽的房間。雞巴上混合著精液,汗液以及慧姐的淫液,一種濃烈汗酸體味,讓媽媽感覺 惡心想吐,不斷上返的胃酸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在胃里翻滾。 胡彪操的興起,扳著媽媽的腦袋,抓起凌亂的秀發,前后移動著吮吸大雞巴。雞巴不斷脹 大,幾乎撐爆了媽媽的小嘴,龜頭更是頂在喉嚨深處。 媽媽呼吸困難,全身平躺,只有頭部被迫抬起。繩索結結實實的束縛著身體,不能掙扎分 毫。很快大腦變得空白眩暈,畢竟還未徹底清醒就遭此非人凌辱。 胡彪發力沖刺著,抽插了一百下左右,最后奮力往里一頂,一股滾燙的精液從馬眼噴出, 射進了喉嚨深處。 「不許吐出來,老子的精華一滴也不許剩,否則有你好看」 媽媽無奈,只有順從的點點頭,強忍著腥臭,慢慢把精液咽下去,然后用香舌繞著陰莖 周圍吸取殘留的精液,最后吐出陰莖,仔仔細細的舔遍臟臭的陰囊,方才作罷。 胡彪滿意的離開媽媽的嬌軀,媽媽不禁咳嗽起來,迫于敵人的淫威,強忍著惡心,無力 的喘息著。

「彪哥辛苦啦,不過我看這女警花還沒吃飽,弟兄們也來喂喂她」,阿雄等人在一旁早 已按耐不住。 「哈哈,好事大家都有份,一個一個來啊」 「得令」,阿雄立刻興奮的干起媽媽的小嘴,這一輪的強奸沒有讓媽媽有著絲毫的快感, 帶來的只有無窮無盡的屈辱,本想一口咬下去,來個玉石俱焚。但是想想那樣先前的忍耐就 功虧一簣,在想到我的處境,只得被迫忍受。 「賤人,怎么這么不開心,告訴你,老子們的精華能滋補你呢,你感謝還來不及,居然 還這個樣子,讓哥哥們失望啊」,阿雄一邊調戲著媽媽,一邊加快雞巴在小嘴里進出的速度。 「嗚嗚嗚嗚」,無奈而可憐的呻吟在房間里回響著。 五分鐘過后,阿雄也射精了,稍有不同的是在射精的瞬間,阿雄拔出了雞巴,把白濁精 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射在媽媽嬌美俏麗的臉龐上。無情的輪奸還在繼續,鐵強,東子,鯊魚又 依次輪番蹂躪了媽媽的小嘴,一張美艷的臉蛋面目全非,變得那么凄楚可憐,楚楚動人。 「騷警花,這頓早飯還吃的爽吧,為了讓你吃好,這幾位大哥可真是不遺余力呢」,慧 姐嬉笑著,一只手牢牢控制住媽媽的頭,另一只手均勻的在媽媽臉上涂抹著白濁的精液。媽 媽試圖搖頭抗拒慧姐的動作,但是無濟于事。 「騷警花老實點,是不是皮又癢癢了」 想起昨晚被皮鞭無情的凌虐抽打,累累鞭痕依舊隱隱作痛,媽媽不禁全身緊縮了一下。 「乖嘛,聽話我們就不打你,這么個大美人,打壞了豈不可惜」,說著慧姐竟俯下身去, 親了媽媽布滿精液的臉蛋一口。 「現在嘛,我們需要你做一件事。今天已經是周一了,如果你不去上班,你的兒子不去 上學,他們會懷疑的。現在我們請江警花親自打兩個電話,請個假,就說帶你的兒子去省城 看病去」 媽媽沒有做聲,但表情里充滿了憤恨。 「騷警花,你最好明白,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這個是第一個命令,從今往后你要接 受我們的命令還會很多很多,如果不聽話后果你自己清楚的很」。慧姐的語氣變得嚴厲起來, 從兜里拿出媽媽的手機,一把把媽媽抱在懷里,從聯系人里找到劉局長,按下撥號,打開揚 聲器,把手機放在媽媽嘴邊。 「嘟~~~~嘟」的鈴聲響起。 「喂,小江」,劉局長沉穩的聲音響起。 「是這樣的,有個事和您說一下~~~~」,按照慧姐的要求,媽媽分別給自己和我各請了 一個月的病假,整個過程沒有敢透露一點自己被綁架折磨的消息。 直到掛了電話,媽媽一直都是心亂如麻,毫無頭緒。 「這樣就對了嘛,聽話的警花才是好警花,放心吧,留在我們這里,保證讓你每天都得 到不一樣的快感」,慧姐笑的更加放肆了。 聽到這些,媽媽心理又是「咯噔」一下,難道還有更變態的嘛,媽媽已經不敢繼續往下 想。 接下來慧姐又用昨晚同樣的方式再次給媽媽灌腸,確認排泄出來的液體干凈后,淫笑的 對胡彪等人說: 「彪哥,這騷警花的菊花已經準備好,隨時待操啦,就等著各位哥哥的大雞巴光臨呢」 「哈哈,好,沒能給你親自破處是個遺憾,不過能從后面給你破了,那就此生無憾咯!」 「弟兄們,把她抬到我的臥室里去,老子今天給她后面開苞,哈哈哈哈,到時候你們幾 個,再帶上那個崽子,一起做個見證」 媽媽擔心的事情終于還是來臨了,臉色驚恐,卻又無計可施,任由這伙色狼七手八腳把 自己抬到胡彪臥室,扔到床上。 東子連拉帶拽,把我押到了臥室里,我知道他們又有了新的花樣了折磨媽媽。 胡彪解開媽媽全身的繩索,白皙的肌膚上布滿一道道血紅的勒痕,顯得楚楚可憐,現在 又被迫跪在床上,俯身低頭,一對赤裸雪白的大奶子幾乎就要貼在了床單上。美臀高高的朝 天撅起,雙腿叉開,淺褐色的肛門清清楚楚的暴露在空氣中。 胡彪用力地掰開媽媽豐臀上的肥美嫩肉,在肛門處不斷撫摸,媽媽則是抗拒收縮著肛門 肌肉,胡彪取出專用的肛交潤滑油,在媽媽菊花處均勻的涂抹著,來回滑弄,不時在大屁股 上拍打幾下。從小接受傳統教育的媽媽從來沒有變態的肛交經歷,內心里充滿了絕望和恐懼。 「來吧,我來給你后面開開苞!」 胡彪把巨大的陰莖頂在媽媽的肛門口,深吸一口氣,然后陰莖用力的插入媽媽的菊花, 深入到肛道。媽媽肛道極其狹窄,此刻被巨大的陽物插入,頓時發出了凄慘的尖叫,瘋狂地 扭動雪白的美臀,絕望的呻吟著。 由于媽媽的菊花穴極其狹窄,胡彪的推進有著不小的阻力,只能緩慢的把自己的大肉棒 推進菊花深處。

媽媽菊花里嫩肉緊緊夾住胡彪的大肉棒,嬌嫩的肉壁和粗壯的肉棒劇烈摩擦,讓胡彪感 覺異常刺激,而媽媽則遭受著巨大的痛楚,后庭仿佛撕裂一般,發出「嗚嗚」的哀號和痛苦 的呻吟。 「沒機會給這騷貨前面破處,從后面操也是一樣爽啊」,對于此刻的胡彪,操媽媽的后 庭無異于強奸未經人事的處女。在狹小緊窄的空間里緩慢推進,嬌嫩的肌肉讓他得到了無以 倫比的快感。

而對于媽媽,這是一場不折不扣的夢魘。羞恥感,巨大的疼痛感不斷傳來,而最重要的, 這是自己保持了三十六年的處女地啊,現在就無情的被人奪走。 胡彪的肉棒終于全部插入,繼而觸底反彈,向外抽拉,肛交的第一個回合是最困難的, 完成了剪彩,后面的抽插就變得不是那么困難。巨大陽具無情撐開媽媽的菊花,胡彪嘗試著 加快抽插的節奏,往復的做著活塞運動,嬌嫩的肉壁給胡彪帶了了巨大的快感。 僅僅幾十個回合,胡彪就克制不住,濃濃的精液全部射入媽媽的直腸伸出,然后滿意的 拔出陽具。 媽媽此刻已經全身癱軟,上身無力的跪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身體經過長時 間的蹂躪已經麻木,美麗的菊花處流出了粘稠的精液和一絲絲紅紅的血跡。

「真他娘的緊啊,一會你們也試試」,胡彪滿眼得意的盯著手下,點燃一支煙,抽了起 來。 「干后一支煙,賽過活神仙啊」,胡彪此時春風得意,剛剛給媽媽后庭開苞,不管是心 理上還是生理上,顯然讓他有了巨大的滿足感。 「不過嘛,還不夠過癮」,一支煙過后,胡彪隱隱恢復雄風,拿起春藥在媽媽騷屄上涂 了起來。 「哎喲,騷屄,老子還沒干你,下面就濕了,真是騷啊」,胡彪把目光停留在媽媽昨晚 因為春夢而濕潤的小穴。 「是不是夢到老子了啊,被老子的雞巴干起來很爽吧」,胡彪張開嘴,開始親吻媽媽兩 只堅挺的咪咪。 「都硬了啊,是不是等著我操啊,干死你,騷屄」,發現了媽媽生理變化后,胡彪把媽 媽翻過身來,分開媽媽的雙腿,跪在兩條粉腿之間,挺立著碩大的陽具,俯身低頭,雙手牢 牢的握住一雙玉乳,龜頭緊緊抵住騷屄的入口,碩大暴起的龜頭在嬌嫩敏感的花瓣處來回徘 徊,摩擦擠壓著那已經潺潺流水陰戶。 烈性春藥已經隱隱發作,喚醒了昨晚沒有消退的余情,媽媽逐漸發出輕微而短促的嬌喘。 如同柳葉一般的黛眉微微緊縮,如同秋水一般眼眸充滿了迷情嬌羞。很自然的,媽媽張開玉 臂,婉轉的勾住胡彪的脖頸。 濕潤的陰道讓胡彪的插入輕而易舉,「呲溜」一聲,巨大的陽具連根帶刺,再度攻陷媽 媽緊窄的蜜穴里。 「啊~~~~啊~~~~啊」,痛并快樂的表情掛在了媽媽臉上,伴隨著身體的抽搐,媽媽發 出了呻吟浪叫。 胡彪腰部力量源源不斷的送來,烏黑碩大的陽具把媽媽陰道里變得紫紅色的充血嫩肉不 斷的翻出塞入,胡彪更是粗暴的抓起兩片豐美雪嫩的肥臀,使得大腿根部分的更開,讓陽具 的抽插進行到底。 媽媽此刻仿佛進入了迷亂期,雖然身上壓著的是胡彪,但心里想的都是夢中出現的人物。 淫蕩的配合著胡彪的抽插,細膩如柳的腰肢扭動著,嘴里不斷發出迷亂的浪叫。 「啊~~~~好~~~~好大~~~~好充實~~~~嗚~~~~操死我啊」。 胡彪猛烈的活塞運動還在繼續著,轉眼之間抽插的次數已經足足有六百余下。如同暴風 雨一般剛猛強烈,每一次的抽插都直抵花心,時不時的旋轉刺激著嬌嫩的陰道壁。

媽媽的浪叫呻吟早已語無倫次,兩條紅絲玉腿狂放的在半空亂蹬,腳尖腳趾如同抽筋一 般,緊緊的曲張著。 「啊~~~~啊~~~~啊~~~~好爽啊」。 媽媽的玉體,臉龐泛起了如同晚霞一般的潮紅,浪叫呻吟愈加強烈。胡彪的陰囊也開始 變得鼓鼓囊囊。慢慢的呼吸變得粗重,每一次的抽插節奏減緩,由剛猛迅速變得緩慢而深沉。 「一二三~~~~走」,胡彪緊握媽媽的肥臀,指甲幾乎都要嵌進肉里,全身肌肉糾結繃緊, 伴隨著自己的節奏,開始最后的沖刺。 「啊~~~~啊」,媽媽如同被暴風雨摧殘的嬌艷花朵,無助的凋零。身體劇烈的抖動,陰 道緊密的收縮,下體有了要被撐爆的快感。 終于,伴隨著飽滿的陰囊劇烈的收縮。把一股又一股濃烈如同巖漿一般的精液從馬眼處 噴出,盡情噴灑在我媽媽的陰道里。 連續強干媽媽兩炮之后,胡彪顯然十分滿意,看著手下這群如狼似虎的青年,大手一揮, 把媽媽賞給了他們,自己則坐在沙發上饒有興致的看著輪奸大戲。 善于察言觀色的慧姐此刻也走到胡彪面前,主動跪倒在胡彪胯下,開始吹簫,舌頭沿著 已經癱軟的雞巴來回吮舔,舔的胡彪不斷發出低吟。

此刻床上,三個年輕力壯的小伙齊刷刷的沖向媽媽,由于是白天,光線充足,這貨色狼 更加清楚的看清媽媽的玉體。 阿雄動作最快,趴到了床上,把媽媽左邊的粉嫩嬌乳放到了嘴里吮吸,左手則是抓著豐 滿柔滑細膩右乳開始揉搓。

「嘿,這騷警花的奶子真是又白又大呀,吃起來真他媽香。」 媽媽只得厭惡的搖頭,身體試圖掙扎,卻無濟于事。

不同于一心干穴的胡彪,三個色狼顯然對絲襪十分感興趣,他們不知從哪翻出一雙閃亮 的灰絲,給媽媽套弄上。而就在剛剛穿好之后,就開始暴力的撕扯,很快閃閃發亮的灰絲已 然襤褸,殘破不堪的包裹著完美無瑕的玉腿。看到媽媽那潔白如玉的雙腳,鯊魚忍不住把雪 白的腳趾放到嘴里慢慢的吸允。

「啊~~~~啊~~~~不要啊」,在這種暴力征服下,媽媽已經產生些許快感。

原本一言不發的鐵強也沖了過來,看到媽媽迷人美艷的的臉龐,對準媽媽還在呻吟的小 嘴就強吻下去。舌頭伸進媽媽香甜的嘴中,不斷吞噬著媽媽的香舌和唾液。

此時的三人幾乎瘋狂,鐵強的舌頭瘋狂的吻著媽媽臉部的每一寸柔順的肌膚;阿雄的吮 舔撩撥已經把媽媽的雙乳變得硬脹;鯊魚則吐出媽媽的玉腳,轉而捉住纖細的腳踝,夾著自 己碩大的雞巴上下來回套弄,在多重的刺激挑逗下,媽媽下體漸漸有了反應。 「干,真是個人間尤物」。 「這臭婊子太極品了」 淫聲蕩語不絕于耳。 五分鐘以后,媽媽的臉龐,香腮,豐乳,玉足已經布滿了各種口味的唾液。阿雄示意三 人暫且停下,轉而趴到媽媽的身下,脫下性感的短裙,解開誘人的丁字褲,強行分開修長的 雙腿,讓飽滿隆起的陰戶完美的暴露在大家面前。鼓鼓的陰戶上長滿了茂密的陰毛,兩片肥 美的大陰唇一張一翕的,不時從花瓣里滲出淫蕩的液體。撩開粉嫩的大陰唇,內側露出了是 嬌嫩鮮艷的的小陰唇,里面粉紅色的陰蒂宛如含苞欲放的花朵一樣美艷誘人。 阿雄迅速脫下了自己的褲子,情欲高漲的他雞巴早就堅硬如鐵。伏下身體用龜頭 慢慢的摩擦著媽媽已經泛濫成災的陰戶,每一次摩擦都讓媽媽如同觸電一樣,身體不由得發 出抖動。阿雄瞄準媽媽的陰道口,用力一挺,堅硬的大雞巴狠狠的插入了媽媽緊窄的陰道中, 雙手則是抓住媽媽一對晃動的豐乳,開始九淺一深,有節奏的抽查起來。

「啊~~~~大雞巴~~~~好棒啊~~~~操死~~~~秀秀~~~~啊~~~~啊~~~~舒服~~~~啊。」 媽媽又一次沉浸在性欲的快感中了。

「哎喲,我們的騷警花,簡直太騷了。剛剛還是貞潔烈女,這會就受不了啦,果然是個 天生淫賤的婊子啊令人大開眼界啊。」,鯊魚說著,捉住媽媽一只玉手,握住自己的陰莖擼 動起來。

「啪啪怕怕」的撞擊聲和潺潺的流水聲不斷的從阿雄和媽媽額交合處傳來。此時阿雄放 開了媽媽的雙乳,左手擰著豐美的肥臀,右手則是「啪啪」的拍打著另一美臀。

「受不了啊,太他媽極品了。」鐵強說著,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了細長的雞巴,正對 著阿雄跨在媽媽的頭上,把雞巴插進了媽媽的小嘴里,用力的往喉嚨深處插入,開始操弄。

「我說阿雄,這騷屄上面的小屄也是舒服的很啊,咱倆一起用力,操死這個臭婊子」, 說著,鐵強雞巴又是用力一挺,狠狠的插進了喉嚨深處。細長的陽具狠狠的抵著媽媽的小嘴, 媽媽不住的咳嗽,粘粘的唾液和順著嘴角緩緩流落在床單。鐵強似乎還不過癮,雙手抓住媽 媽剛剛被阿雄蹂躪的大奶子開始使勁的掐捏,很快一對柔順的玉乳弄的又紅又腫的。 但是媽媽嘴里含著雞巴,下體被人抽插著,玉手也被迫著給人手淫。只能發出嗚嗚的哽 咽聲,忍受著無情的虐待。鐵強掐一下媽媽的粉嫩的乳頭,媽媽的陰道就是一陣緊縮,夾得 下面阿雄的陽具就更加舒服,操著更加賣力。

就在阿雄和媽媽交合的陰戶后面,突然多出了一根手指在抽動,原來是鯊魚已經無法滿 足于手淫的快感,開始刺激著媽媽嬌嫩的菊花。

「啊,騷警花的嘴太淫蕩了,太他媽爽了,我射死你啊。」鐵強拼著命壓住媽媽的頭, 雙手幾乎已經嵌進了媽媽的乳房,下體劇烈的抽動。 「操死你啊~~~~臭婊子」,伴隨著鐵強的叫喊,細長的雞巴開始了最后的沖刺,最后精 關一緊,媽媽的喉嚨和一陣蠕動,鐵強忍不住第一個射,濃烈污濁的精液全部深深的射入媽 媽的喉嚨里。

此時媽媽的陰道越來越緊,下面不斷滲出淫蕩的愛液,抽插了幾百下以后,阿雄也無法 控制,一股接著一股的精液瘋狂射進了媽媽的騷屄,沿著大陰唇,還在不斷的流出淫液和精 液。

射完精的阿雄雞巴已經開始疲軟,而似乎不滿足的鐵強的雞巴還是金槍不倒。趁著難得 的空隙,面泛潮紅的媽媽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全然不顧嘴角上以及騷屄上恣情流淌的精 液和淫液。 「媽的,臭婊子,你有什么權利休息,輪到老子了」,未等媽媽喘息均勻,鯊魚又一把 抬起了媽媽的屁股,從后面完整的看見四門大開的陰戶。

媽媽此刻已經身疲軟,像個充氣娃娃一樣,任由鯊魚的擺弄。鯊魚用手指不斷的玩弄著 媽媽濕漉漉的陰戶,還時不時的刺激著黃豆大小的陰蒂。 玩弄了幾十下,鯊魚低下頭。用舌頭舔了幾下媽媽的屁眼,又把手伸入媽媽的陰戶,然 后把沾染了淫水的雙手在媽媽的小屁眼上均勻的涂抹。 「不要啊~~~~別弄~~~~那里~~~~會操裂的」。突然意識到鯊魚意圖的媽媽開始害怕了, 雖然后庭已經被開苞,但是那種痛苦還是難以忍受,媽媽拼著最后的力氣扭動著雪白的肥臀。

「哈哈,騷警花,別掙扎了。保證讓你得到至高無上的快感」。

這時鯊魚調整了媽媽的姿勢,讓媽媽像母狗一樣跪在床上,自己則是從身后準備插入, 如同老漢推車一樣,用自己粗壯有力的雞巴對準了媽媽從未開發過的嬌嫩的小屁眼,慢慢的 向里面插入。

「啊~~~~不要~~~~好疼啊~~~~不要啊~~~~要死啦」,依然強烈的撕裂感從后庭傳來, 媽媽秀美的五官變得扭曲,額頭上滴下了豆大的汗珠,雙手抓緊自己晃動的大奶子,拼命叫 喊。

鯊魚則是完全不理會媽媽的哀號,繼續前進,緩緩的粗壯的雞巴已經進去快一半了,雖 然已經被胡彪開苞,但是嬌貴的屁眼依舊緊窄,已經流出了鮮紅的血絲。 「疼死~~~~啊~~~~要死~~~~啊」,媽媽已經完全無法忍受,絕望的哀號道。 而媽媽越是哀號,這伙兇徒玩起來就越開心,越刺激。

「不錯,老子也相當于給這騷警花后庭破處了。鐵強趕緊找絲襪把這婊子嘴塞上,否則 她咬了自己舌頭就不好玩了」,鐵強撿起撕破的灰色絲襪,強行撬開媽媽的嘴,繞著媽媽的 頭狠狠勒住,讓媽媽只能發出嗚嗚的叫喊。

媽媽此刻痛苦不堪,眼淚狂流。而身后的鯊魚還在不斷的試圖插入,最后他使勁的按著 媽媽的豐臀,艱難的將雞巴終于全部插入,這下的痛感幾乎讓媽媽昏厥,嬌嫩的屁眼里不斷 的滴出鮮血。而鯊魚無情的無視這一切,繼續抽插著可憐媽媽的小屁眼。

「真他媽受不了啊」,看到鯊魚操的正嗨,鐵強也按捺不住,過去對準媽媽的陰道就操 了進去。陰道和屁眼同時受到了攻擊,讓媽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慢慢的,媽媽的后庭 傳來了快感。

「這騷貨的屁眼真緊啊,爽死了」 「可不呢,騷屄也是一樣的爽,生過孩子了,騷屄還這么緊,我都操進子宮了,夾的舒 服死了」,阿雄和鐵強一面無情的操著媽媽,一面交流著心得。 媽媽的屁眼還在滴血,小穴里則是不斷的滲出淫液。媽媽的表情已經從先前的痛苦慢慢 的變得些許享受。 看到媽媽已經進入狀態,一旁的阿雄也解開了媽媽口中的絲襪,讓媽媽得以自由呼吸。

「啊~~~~啊~~~~操死我了~~~~好爽啊~~~~用力啊~~~~你們兩個~~~~操我」,媽媽又一 次情迷意亂,聽著媽媽挑逗的淫叫,鐵強和鯊魚都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此時不甘示弱的阿雄 雞巴也再度雄起,插入媽媽的小嘴里,三個人就這樣前后的操著媽媽三個小洞,足足持續了 半個多小時,把媽媽不斷的送上快樂的巔峰。

「太他媽極品了~~~~不行了~~~~我要射了」,阿雄又是第一個繳槍的,說著拔出媽媽 小嘴里的陰莖,把精液一股一股射到了媽媽的秀發,臉龐,乳房上。

接著鯊魚也無法忍受,媽媽緊窄嬌嫩的屁眼讓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阿雄射精不久, 鯊魚也一股一股的射進了媽媽的屁眼里,拔出之后,嬌嫩屁眼里流出了鮮紅的血絲和白濁的 精液。 鐵強似乎精力十足,還在孜孜不倦的抽插著,沒有了阿雄和鐵強的干擾,一個人忘情用 粗壯的大雞巴狠狠的操著媽媽的下體,而媽媽也是忘情的浪叫起來。 「啊~~~~啊~~~~啊~~~~好粗的~~~~好充實~~~~用力操我~~~~啊。」媽媽晃動著雪白 的大奶子,緊閉雙眼,迷亂的呻吟。

「啊~~~~啊~~~~用力的操~~~~操上天~~~~啊。」鐵強的進攻如同狂風暴雨,不斷的侵 襲著媽媽泛濫成災的騷逼,終于下體夾緊,又是一股股濃烈白濁的精液射入媽媽的體內。 高潮之后,四個人滿身大汗,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氣。此時媽媽完全沉醉在高潮的余韻里, 櫻桃洶里,粉紅的面頰上,豐滿的玉乳上,雪白的大腿上,隆起的陰戶上,嬌嫩的菊花處, 完美的玉腳上已經布滿了三個流氓白花花的精液。

整整一個上午,這伙流氓都在重復同樣的步驟,強奸著媽媽的小嘴,小穴,菊花,媽媽每 一寸完美的肌膚都成了他們發泄凌辱蹂躪的對象,而在這無窮無盡的輪奸中,媽媽一次次獲得 了高潮;最令人震驚的是,后面的插入已經不再痛苦,相反,另一種被抽插的快感蔓延著全身。 不知不覺,已是中午時分,連續的奮戰讓眾人饑腸轆轆,胡彪隨手打發了小弟,準備叫六 份外賣。 「等等,再加兩份,她們母子也有份」,慧姐突然提出這個建議。 「騷警花可以吃,不過嘛,她需要完成第二個命令~~~~」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