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我姊程綝17 

2014-12-29 亂倫小說

我姊程綝(17)

(十七)

「阿天,出來吃飯。」

「哦。」

自那天的事以來,我跟綝姐再沒任何身體上的接觸,興性有關的一切,亦絕 口不提。

我永遠沒法忘記綝姐當日那個傷心的臉蛋,我懊悔不已,自已的一時衝動令 愛的人感到悲傷。綝姐說得不錯,我們是一對姊弟,是永遠沒法一起,我倆不可 能有下一代,亦不可能有未來。

如果我真是愛我的大姊,就必須控制自已,我不能變成禽獸,因為慾望而毀 掉與綝姐的關係。

不過發生了一件這樣的事情,要當作完全忘記是很難的事,那段日子我們的 關係是有點尷尬。綝姐固然不會像前陣子脫光躲進被窩,而我亦不敢亂說什麼。 兩個人之間彷彿建起了一道城牆。在大家都戰戰兢兢的情況下,有時候甚至整晚 除了基本那些吃飯洗澡的說話外,是沒談多句。

我很想跟綝姐聊天,但很多時是不知從何說起,畢竟我們有過那段超過姊弟 關係的日子,要恢復原狀,其實是十分不容易。

「姊,我先睡了。」

「晚安。」

我很後悔,如果真的以後也跟綝姐關係疏離,我寧可從來沒發生過那些曾經 以為是天堂的樂事。

「小天,幹麼愁眉苦臉了?」苦惱之下,連像過往放學去綝姐店子探望也拿 不出勇氣,這天下課後呆坐操場,老校工仲伯主動找我聊天,我點頭問好:「你 好,仲伯。」

「怎麼這個樣子了?跟你老姊吵架了嗎?」仲伯問道,我被一言破道,搖頭 道:「沒有啦。」

「哈哈,別瞞仲伯了,你這小子臉皮比豬皮厚,連得到咸豬手這種稱號也沾 沾自喜,除了老姊,還有什麼人可以使你一臉愁容?」校工豪邁笑道,我叨叨念 念:「沒有沾沾自喜好不好?」

「不過你那老姊的確是令人擔心,胸大的姑娘大多沒腦,你老姊有D杯罩, 蠢亦是沒辦法。你做小弟的,就要好好照顧她。」仲伯作個胸前偉大的姿勢,看 來他仍是十分回味綝姐的一對大奶。

「其實是這樣,最近我們好像有些…隔閡的,不知道怎樣解決。」明白瞞不 過校工精明的法眼,我亦不妨請教一下他,仲伯吃鹽比我吃米多,說不定有什麼 好意見。

「這個嘛,兄弟姊妹就是這樣的了,吵吵鬧鬧才正常啊,親人沒有隔夜仇, 道個歉,認個錯不就沒事了。」仲伯點頭道,我苦惱說:「我道歉了,但好像總 是回不了以前。」

仲伯望著我,狐疑問道:「小子,你不會是非禮了老姊吧?」

我心一震,心想老校工果然精明,老校工點頭說:「這個很難怪,換我有這 樣大波的老姊,也一定過過手癮,肥水不流別人田嘛。」

我沒話說,仲伯拍拍我肩道:「什麼事都好,狠狠的,買個榴槤回家,一定 沒事。」

「買榴槤幹麼?」我不明問,老校工指點迷律說:「跪在榴槤上道歉,不成 的話坐上去,女人最心軟,看你一屁股是血,什麼也肯原諒。」

我更無言,果然夠狠的。仲伯還讚揚道:「不過你這小子真有艷福,非禮了 校花,連老姊也不放過,羨慕死仲伯啊。」

算了,這老色狼根本不是真心給意見。

不過雖然仲伯廢話多多,但他亦說出了一件現實的事。他叮囑我要好好看顧 綝姐,不要被男人騙了。

我問道:「怎樣才算是真心,怎樣才算是騙?」

仲伯解釋道:「這還不簡單,男女朋友情投意合,上床很平常。有打算娶你 老姊、跟她一生一世的不就真心。吃完便走,視她為洩慾工具,完全沒打算負責 任的不就是騙。」

聽到此話,我內疚不已,仲伯口中說的正正是我,不能為綝姐帶來什麼,只 從她身上發洩慾望,他說得不錯,我其實是一個騙徒。

如果當日綝姐不是拒絕,我想我一定已經跟她發生了超姊弟的關係。女人的 第一次從來不能和男人的相提並論,綝姐守身如玉,如果跟我做了,那她日後怎 樣告訴丈夫,初夜是和弟弟亂倫。

也許在這世界上,我是最不可以愛上綝姐的男人。

「謝謝你,仲伯,我明白了。」

道別老校工,我收拾心情,聽他一席話,好像真的點醒了我,到街市逛逛, 榴槤太誇張,跪橙成不成?

結果我沒買榴槤也沒買橙,買了西瓜,與其說跪,不如帶點消暑的向綝姐道 歉吧。孩子都愛吃甜,小時候家裡少有買糖果,我兩姊弟最愛吃西瓜。我家旁邊 有個西瓜場,有次跟綝姐出城市,我嚷著要買玩具,大姊不肯,在街上打哭了我 ,不知道是否內疚,晚上就拿來西瓜給我吃。後來我每次鬧事惹怒綝姐,也總會 拿個小西瓜去求情,當然幾歲的農村小孩,用作認錯的西瓜都是偷回來的。

可是回到家裡,我又無言了,因為我的大姊亦買了一個西瓜。家裡的雪櫃是 業主提供,容量很小,看到兩個大西瓜,妳望我一眼,我視妳一番,不禁同時笑 了。

「今晚不煮飯了,一人吃一個吃完它。」

「大姊妳認真的啊?」

結果綝姐說到做到,把兩個西瓜切成兩半,每人對分,我問她怎麼不只切一 個分兩天吃,大姊笑而不語,話在不言中。

吃完西瓜,綝姐壞笑的問我:「小弟做錯什麼事,要拿西瓜道歉?」

我連忙搖頭說:「沒有!只是經過街市,看到西瓜很甜,所以…」

綝姐揚起眉毛:「真的?」

我低下頭,不敢正視:「假的…」

「那到底有什麼事啦?」

我搔搔後腦,結結巴巴道:「就是…前陣子那事…」

綝姐亦是不跟我作視線交流:「那件事?不是道歉了嗎?」

「我知道,但總…」

話沒說完,綝姐插嘴說:「好啦,那時候的事不是你一個人的錯,大姊也有 錯,那段日子我也失去理性,對不起,阿天,請你原諒綝姐。」

「哪要姊妳認錯了。」我受之有愧的說,綝姐道:「反正兩姊弟,很多事不 用說白了,那時候的事以後也別要再提起,我們永遠是好姊弟。」

「嗯。」

聽到綝姐的話,我總算是得到心安,纏繞了好一段時間的苦惱,亦隨著兩個 西瓜而解決。

「不過真的很偶然呢,我跟大姊都去買西瓜。」雨過天晴,我笑著說,綝姐 臉上一紅,哼著道:「我今天經過街市,看到西瓜很甜,所以才買回來。」

輪到我揚起眉毛:「真的?」

綝姐理直氣壯的哼道:「假的!」

就是這樣,我曾擔心的事沒有在我兩姊弟間留有陰霾。綝姐和過往一樣是個 好大姊,工作之餘亦負起照顧親弟的責任。為了報答綝姐,我決心努力讀書,期 望有出頭之日,能夠為她帶來更好的生活。

那段時間我埋頭苦讀,三個月裡成績有長足進步,就連最不穩定的英語也長 期維持在八十分以上。至於那曾有過一段糾紛的尤詠依亦被我視作透明,對她的 一切置若罔聞。

直到這一天下課後,我如常到圖書館幫忙,弄到傍晚時分離去時,在路上碰 到班上的其一位男同學,忽然在我面前提起她的名字。

「阿天,你不是很討厭尤同學的嗎?今天有人替你出氣了。」這位叫林志光 的同學拍拍我肩,像向我報好消息的說。

「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明問道,林志光以一種幸災樂禍的語氣掩嘴竊笑: 「你都知道尤同學平日開罪人多,稱呼人少吧,聽聞前陣子她得失了鄰校一個男 生,說要報復她。」

我不以為意的道:「這些都是嚇嚇她的吧?」

「那個人聽說不是善男信女,剛才我就看到幾個男的,在學校門口把尤同學 押到後山去。」

「沒人制止嗎?」我吃驚問,林志光搖頭說:「沒幾個人看見,而且尤同學 平時的態度那麼差勁,大家都巴不得有人教訓她吧。」

「是嗎…」我心中不妙,以尤詠依那惡劣態度,會令人有想要殺死她的衝動 亦不足為奇。

「尤同學今次慘啦,說不定會給那些男人就地正法,哈哈,想起也覺得興奮 啊。」林志光過去亦曾受過尤詠依的氣,笑得十分齷齪。我聽了額上冒出一滴冷 汗,有種說不出的不祥預感。

看到我認真的表情,林志光笑說:「阿天你幹麼了?跟你開玩笑啦,光天白 日又怎麼真有這種事。」

「是呢,不會有這種事…」我安慰自己。跟林志光分路走後,心仍然很亂, 沒有細想,轉頭便跑向學校後山。這種事寧願多疑了,也不能掉以輕心。

後山範圍不算很大,但山路迂迴,平日較少人經過,我氣喘喘的跑了一段山 路後,沿小徑而走,繼而往大樹綠蔭的叢林搜索,大半句鐘後全無發現,不禁放 下心頭大石。

「是林志光的說話誇張了,不會有這種事發生的。」鬆一口氣,想起當天和 綝姐看的日落,這個時候天仍未全黑,於是跑上山頂,回味那天跟大姊的溫馨。

「呼,最近只顧著讀書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