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我在AV的日子9 

2014-12-29 另類變態小說

對于晚上十二點矢野紗紀會否手淫自慰,任樂一點也不擔心,只要矢野不討 厭這種『性』事話題,那明天將有一場情肉大戲等著自己上演。但任樂連自己也 沒有料到,明天的肉戲還沒有上演,今晚就有另一場的肉戰等著他開演。

回到病房,整個人開始覺得郁悶,三個等死的老頭子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國 家的養老政策不知說好還是不好,這些老頭子年青時參加了養老醫療保險,用醫 療補貼來維持治療費用。但百病纏身的他們根本就不是享受這些的優惠政策,因 為心臟病、血壓高、老年中風等等,他們只能躺在床上晚度余生。那些政策補助 又有何用,只能幫他們吊著命根子,一直「折磨」著他們的晚年,毫無生活樂趣。

看著他們躺在床上的沉沉死氣,滿心郁悶,又不能轉房,任樂只好躺在床上 拿出手機看著這兩天拍攝的錄像。

「吃晚飯了!」天使護士——東原亞希小姐笑容滿面地推著小車送晚飯過來, 開始逐一分派飯盒。

對床八十多歲的老頭吸著供氧機躺在床上已不能自理,全由看護幫助喂食。 可能護工沒有空,東原小姐便好心地幫其喂食,這是多么感人的一幕。

誰知那老頭竟然心色欲起,一只手移動至東原小姐的大腿上來回撫摸起來。 可憐的老淫蟲都快要躺進棺材,還如此色膽包天。心頭偷笑的任樂立時打開手機 的拍攝按鈕,偷偷拍下這猥瑣一幕。

「老淫蟲,摸夠了吧!是不是要我把你的手剁下來才停呢?」就這樣過了幾 分鐘,實在看不慣一朵鮮花被一只快死的老牛摧殘啃咬,任樂終于開口斥喝。

被人一喝,那老淫蟲心不甘情不愿地縮回那只又干又皺的老手。東原亞希回 身對著任樂微笑點頭,繼續若無其事地幫其喂食。

「你真是的,被人揩油了都不出聲嗎,這樣只會一直被人欺負的。」吃完飯 后,當東原亞希收拾飯盒之時,任樂心惱不平地訴斥東原的軟弱。

「剛才真的謝謝你了,他們也怪可憐的,余生就只能躺在床上,只要他們開 心一點,讓他們占點兒便宜也沒關系了。」原來這種事情早已習慣了,在東原眼 中,他們只是行將就木的『死人』,讓他們開心一下算是余生的一點樂趣。

果然是天使的化身,比起魔女川村實在是天壤之別。這種天使若不欲占一次, 那真是人生的一大缺憾。心頭暗暗起誓,出院前一定要與這個天使『結合』一次, 這趟調查才是『功德圓滿』。

病人雖多,卻沒有志同道合聊得上的人,想找大學的俊三等人,又怕他們前 來破壞自己的調查。晚上只好早早拉上圍簾,看了一會兒在醫院商場買來的書刊, 看到累了便合眼而睡……

就在朦朦朧朧與周公下棋之時,忽然蓋上的被子被人掀起,一束強勁的燈光 忽而來回地射向自己。怎么回事?松醒間才記起自己還住在醫院里頭,難道是護 士查房嗎?但不會胡亂掀起病人的床被吧?

就在昏睡迷糊間,感覺有人不單掀開床被,還肆意地撫摸著自己的身軀,那 柔手最后停留在下身的肉屌之上,隔著褲襠揉搓著軟弱無力的雞巴。

到底發生何事?終于被刺眼的燈光弄醒了頭腦,驚詫之下原來竟是魔女川村 突然到訪,一手拿著手電筒來回照射,一手按著肉屌的位置揉捏按搓。想不到淫 邪放蕩的川村亞紀這么快就對自己出手了,心頭一陣陣的狂喜。

「可以開燈嗎?」輕聲細問,這剌眼的電筒根本看不清川村的艷貌,毫無情 調可言。

「啪!」川村伸手打開床頭燈,一手息滅了電筒的射燈,另一手仍然不離褲 襠,更透過小便口伸入內里摸索肉屌。

「嗯,爽呀!川村小姐!」不愧是冷傲魔女,一雙冷眸艷麗逼人,看她沒有 拉下褲頭,只從小便口直接掏出肉屌的那一刻,全是順理成章,神色毫不羞恥, 實令心頭陣陣起伏,欲火高升。

「聽說你當過男優?我還真沒有試過男優到底啥滋味呢!」擼著肉屌慢慢變 硬變大,眼神間流露出色淫的余光。「果然不錯,男優就是男優!」

「昨夜的男人不過癮吧!今晚就來找我這個男優?」原來是聽見今天與矢野 她們的談話聊天,所以今晚才會出手嘗欲。

「我知道你喜歡矢野,也喜歡東原,我呢?你喜歡嗎?」一個媚眼投來,手 指開始揉捏著龜頭,更用指甲輕輕刺挑著馬眼口,那傳來的刺痛感非但沒有疼痛 不適,反而帶來新鮮的刺激感,怪不得昨晚的那個男人不到十分鐘就被敗陣擼射, 果然魔女淫爪。

「凡是美女我都喜歡,當然,包括你在內。」深深吸了一口,強忍著爪甲傳 來的刺痛快感,自當男優以來,除非自愿,不然從未被目標對象只用手淫就使自 己失控噴射,以前沒有,現在沒有,將來更加沒有!

「嘻!也是色男人一個,但我喜歡,所以我要比她們率先嘗嘗你的雞巴,看 看男優的味道如何。」川村嘻嘻一笑,淫色的眼神已表明今晚一定要吃定任樂這 個男優。不理對方是否愿意,只見她俯下身子,一口含著龜頭,然后慢慢吞入腔 內。

竟然沒有前言,一來便出殺著,已然看出漲大粗長的雞巴根本不能一口全吞, 但川村的招數并不單一,實行手口并用,吮吸的同時更用玉手上下擼動,更不時 抓捏肉蛋帶動痛感。

「嗯,太舒服了,我要,川村小姐,我要摸你的胸!」不能坐以待斃,也要 反擊求勝。

川村亞紀聽話地移前身子,任由任樂解開自己的衣扣,露出性感的胸乳。任 樂連帶胸罩一起握著那只大乳揉搓在手,手中傳來的豐碩肉感簡直妙不可言。可 惜只能一手揉捏,不能雙手齊握,有點遺憾。

「嘻嘻……別捻人家的乳頭呀,太癢了!我的胸乳好摸嗎?舒服嗎?」被任 樂扯下乳罩,露出鮮紅的櫻桃,手指不停地挑逗拿捻,癢得川村吱吱發笑。更不 時一手兩用,左右撫摸。

「當然舒服,爽極了?上來,我要吃你的奶子。」雖然是開口要求,但任 樂粗大的手掌已緊握著川村的大乳,不理是否愿意,直往自己的淫口遞送。

可能自己的大乳被握得有點腫痛,川村臉露痛楚,只能乖乖就范,送上自己 的櫻桃任由對方咀吮。而擼著雞巴的玉手一直沒有離開,也沒有停過。

「味道好極了,又香又甜,另一頭我也要嘗嘗。」近似號令般的淫嘶,任樂 如愿舔嘗著另一端的乳香。

「嗯……你真會吸,別那么用力吸呀,唔……奶子都被你吸光了。喔……再 來,用力吸呀!」

品嘗過川村香滑的乳頭,帶著意猶未盡的心思轉移到另一個源口。「太爽了, 爬上來吧,我要嗅聞你的屄味,太想了!」

「嗯,好的!」川村沒有了昨夜的冷艷不馴,全然乖巧聽話地爬到床上與任 樂來一個69式互舔。

扯下川村透白的紗襪與性感的內底,因流出的密汁而變得晶瑩剔透的屄洞全 坦露在眼前。滲出的騷腥刺激著嗅覺,任樂已經欲罷不能地大口大口地吮償起來, 更發出嘖嘖的淫聲。

「嗯……喔……呀……男優就是不同,別那么大聲行嗎?我會忍不住的。噢 ……唔……」剛才還能主動出擊擼嘗肉屌,現在反而停了咀吮,仰起身子直接坐 在任樂的臉上磨著陰屄。

「嗯……川村小姐,別坐得那么低,我透不過氣了。嘖……吱……」由于川 村的陰屄貼在臉上壓得太緊,令任樂透不過氣,幾乎窒息。還有滔滔不絕的密汁 流至臉上,口舌應接不暇。

「噢……不行,我受不了了,你的口舌怎么這么厲害,我快被你舔死了。」 川村一于不理,享受著任樂的舌頭在她屄道中深挖舔食。

「嘿嘿!你這么快就要死了?怎么?你的招數就這么多了?看來是我吃定你 吧!」

不知是不是這句諷話,川村立時回復了冰冷的神色,一個機靈地躍下床邊, 眼露熾熱的火光,瞪著說:「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吃了誰?」

真正決斗終于要開始了,正想著剛才的肉戲不太過癮,平伏著雜亂怦動的心 態,細細欣賞著川村接下來的『表演』。

只見川村護士一個機靈的地俯身一含,倒不是含那粗大的肉屌,而是任樂細 小的咪頭。突然錐心一痛,似乎川村喜歡以痛來刺激男人的心扉,但那種痛并不 難受,相反是恰到好處。同時龜頭也傳來一陣陣由指甲錐刮的刺痛,一上一下同 時夾攻。

哇靠!第一次如此刺激的快爽感受,這到底是女人還是魔女,原來淫樂還可 以如此透心激爽。但久而久之,咪頭被川村的唇齒連吮帶咬來回舔動,肉屌被那 纖柔酥手刺刮擼揉,而力度,痛感卻是不痛不癢難以忘懷,欲火一直熾而不烈, 總欠一點火候。

這是川村亞紀故意的嘲弄折磨,要任樂求她,向這個冷傲魔女哀求饒恕剛才 的諷刺。任何男人都忍受不了這種折磨,到最后只能舉屌投降,希望魔女能夠大 發慈悲手淫肉屌,讓積聚溢滿的欲火爆發燃燒。

「噢!」忽然一聲呻吟,正當川村趴在任樂的身上,賣力風騷的同時,一只 淫手已偷偷越過她的跨下,伸出手指直接戳入她的陰屄。這是任樂要作反擊了, 不然再被川村控制主動權,就如同昨夜的孬男,一下子就被敗下陣來。

手指戳了幾下,然后摸索著屄口,捻著上面突起的陰蒂,這一痛使川村頓感 難受。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不管川村是否喜歡痛的感覺,任樂還是故意用力捻 捏。

賭中了!川村難受的感覺使得屄洞的密汁加大了流量,沿著手指流往手臂再 滴在地上。「喔,用力點!你捻得我的陰蒂好痛,舒服!唔……哦……你怎么會 知道我喜歡這樣的。」

大腿間夾著粗壯的手臂,屁股不停地左右搖擺,似乎很想掙脫淫手的握捏。 知道你的弱點,怎能就此停手。拇指與食指捻捏的同時,中指戳入屄洞,撩弄著 流出的密汁。

「噢……不要!嗯……不要停,太爽了!哦……怎么你越戳越癢的?」反而 是川村亞紀停止了咀吮咪頭及擼動肉屌的動作,完全享受著屄洞被戳搗的快感。 「嗯……哦……不要停!我要死了……唔……喔……不要停!」

川村不停地搖擺屁股,已不是想擺脫對方的操控,而是配合對方的手指動作, 迎合屄洞位置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快感。「哦……我來了,我來了,要升天了……」 身子一弓,緊緊夾著任樂的手臂不讓松開離去,屄道肉壁一下一下地抽搐收緊, 一股陰精源源流出,也證明了這次比斗是她輸了。

「你真厲害,竟然用手指就讓我高潮了,果真是男優的料子。」平伏氣息后 的川村抬頭媚眼對著任樂一笑,盡顯風情萬種,這是工作以來,第一次在醫院被 男人只用手指就達到了高潮。

你就爽了,難為我的肉屌堅硬如鐵呢4著川村亞紀高潮迭起,已撩起內心 熾熱的欲火,根本聽不見對方的夸獎,忿忿性急地說了一句:「你跨上來吧,我 要屌你的騷屄。」

「好的!讓你久等了!」川村妖媚一笑,乖乖脫下了紗襪與內底,川村再次 爬上床跨到任樂的身上,整個陰屄就在任樂的眼前慢慢地沒入自己的屄道。「嗯! 太漲了,太舒服了,好久沒有這種漲痛的感覺。不好意思,慢一點才行……」

看著川村不知故意還是實在漲痛,抬著屁股一點一點慢慢地沒入肉屌,任樂 的感覺只有一個字:緊!兩個字:精彩!那肉屌撐開屄唇口的那一刻,欲望達到 了頂峰,終于與這冷傲魔女達成了結合的心愿。幸好拍攝角度是全方位偷拍,回 去之后肯定要把這次的影片復制收藏,細心欣賞。

女人是小氣的,特別是魔性的女人更加小氣。似乎要報剛才高潮之敗,加之 現在是女上男下,主動權全在川村的陰屄之上。只見她以慢動作的速度沒入了任 樂的肉屌,當習慣了肉屌在屄道中的飽漲之后,突然發起一輪的猛攻,以極快的 速度舞動著蠻腰,擺動著美臀全力夾送著肉屌。

她是要報復4準任樂的肉屌勃然堅挺,肯定積聚了不少欲火,便想以迅雷 不及掩耳之勢乘機攻陷對方,挽回剛才高潮之敗。

肉屌本來就被包得逼緊,被川村快速地夾磨抽送,立時感受著從龜頭,莖身 被肉壁磨刮而傳來的舒暢肉感。一股腥臊從交合處傳出,密汁源源流出沿著大腿 間滲至床上,更激起欲念的驅動。腰臀舞擺,由于動作過于猛烈,連床架也不堪 負荷,發出「吱嘖!吱嘖!」的抗議之聲。

「嗯……喔……太粗太長了,你的雞巴太厲害了,都頂到我的花心處!啊… …頂得我好爽。唔……啊……又到花心了……嗯!」快速的抽送令魔女川村失了 策算,肉屌實在太長,每一次都頂到花心處。男女屌屄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快速夾磨肉屌的同時,陰屄也受到刺激,每一次花心受頂,都使川村帶來無比的 舒暢。

「啊……癢,太癢了,怎么被你的肉屌戳得又脹又癢的呢?嗯,太爽了,你 的雞巴太好了,我愛死你了。哦……噢……」本還想拿回面子,誰知猛烈的抽送 反使自己變成被動,陰屄過于刺激,逐漸使川村享受著前所未有的暢爽快感,此 時也別無他想,只想著屌屄,一心一意地令自己高潮不斷。

「好了,好了,你躺在床上,讓我屌吧!」欣賞過精彩的魔女淫戲,任樂要 拿回主動權。他的眼角露出了淫邪之光,要征服這個魔女,就要摧毀她那冷艷高 傲的魔性,還要徹底摧毀。因此他已想到了一個令魔女羞愧難當,顏面盡丟的邪 念。

川村亞紀立時聽話的躺在床上,分開兩腿,等著屌插,她想親眼看著任樂的 肉屌插入自己的騷屄。誰知任樂并沒有行動,反而起身下床。正當對他那奇怪行 為不明所以之時,看他突然伸手拉開床簾,二人的床肉大戰頓然顯露于病房之中。 就在驚訝萬分之時,眼前卻另外發現了一場令人忍俊不禁,有趣滑稽的一幕。

原來任樂早已發覺,在床尾的圍簾外有兩個人影隱隱浮動,細看之下,正是 鄰床的那兩個老頭子。他們一早發覺川村護士進來巡房的響動,卻沒有想到竟大 膽色誘任樂,并在病房內與之上演淫樂肉戲。

這些百病纏身老頭子的余生不是在老人院便是在醫院度過,頂多偷偷摸摸看 過A片或偷窺院內護士的猥瑣行為,哪像今晚能看到任樂與川村的情肉大戲。雖 然害怕任樂的斥責喝罵,仍然抵不住心欲邪念,偷偷揭開簾角,在觀賞簾內二人 肉戰的同時,更手掏老屌,自慰淫樂起來。

現在圍簾突然被任樂拉開,那倆老頭正樂得偷窺自淫的糗事全然被人揭知, 驚怕之余又舍不得那魔女的裸艷之軀,眼角仍然停留在川村身上。

「啊!」被眼前兩個怪老頭窺覦了自己的裸身,這才醒起與任樂肉戰的病房 還有其他病者呢,嚇得她急忙合上大腿,手掩胸乳。

當了男優,被人偷望屌屄并沒有什么不妥,更想起今晚東原說的那些話,這 里的老頭全是可憐的老淫蟲,只能老死在病房之中,毫無人生樂趣。既然如此, 倒不如拉開圍簾,大大方方地供他們欣賞。只要不弄出聲音,讓外面的人發現便 可。

看著川村驚慌失措毫無往日高貴冷傲的神態,任樂心頭冷笑,走近床邊,也 不理仍在驚愕未定的川村,把她拉了過來,然后強橫分開她的大腿,操著堅挺的 肉屌強戳川村的屄洞。

「呀!不要!被這些色老頭盯著看,覺得好羞呀!」口上說著不要,仍然乖 乖讓任樂分開雙腿插進自己的騷屄。

「怕啥M讓他們看看,高貴的你在我的雞巴之下,是如何變得淫亂放蕩!」 覺得羞恥就對了,誰叫你平時裝成冷冰冰的樣子,讓人高不可攀M要你當眾出 丑,讓這些人都知道你是如何水性楊花,人舊夫。

「啊……唔……不是,我才不是放蕩的女人,喔……都是你,嗯……都是你 的大雞巴才讓我變成這樣的!」再次被肉屌插入,空虛的屄洞滿滿地腫脹充實, 搔癢的快感隨之刺激著淫亂的大腦。

「呵呵!既然這樣,就讓我的雞巴干死你吧,干死你這個淫亂的女人。」任 樂賣力地抽插著村川的屄洞,每一下都頂至花心外,每一下都因肉蛋拍打著川村 的臀部而發出有節奏,有動感的「啪啪」淫聲。

「噢……好的。就用你的雞巴干死我吧!嗯……用力,太爽了,你干得我好 爽!喔……嗯……不要停!不要停」川村的淫亂呻吟,肉蛋撞擊的拍打還要床架 發出的「抗議」之聲,全數充溢著整個房間。

一手握起川村的豪乳,任樂俯身含了下去,就在撫摸間忽然索向屁股深處, 手指探進了神秘的菊花口,弄得川村菊癢屄酥,激爽無比。這才想起,要征服這 個冷傲魔女,怎么這重要的菊花口會忘記了呢!只是現在沖動難奈,根本舍不得 川村的淫屄,只好指淫一翻,以解一饞。那淫猥的動作毫不亞于拍攝A片的過程, 還故意擺弄好位置,讓在旁的「觀眾」聽著淫,看得爽,手擼屌,精噴射。

「啊……喔……那里臟!不要!嗯……好爽好舒服……呀……不要停……我 要飛了……親親……我要死了……」忽然被戳菊口,川村又羞又癢,反而更激發 了她的性淫,被抽了百來下,終于受不了肉屌的猛烈沖擊,再次高潮連連。

「沒錯,我也要來了。嗯!」抬起頭與川村來了一個濕吻,任樂也到達欲火 頂峰,突然緊緊抱著川村的美臀,身子最后猛烈一挺,肉屌頂著最深處的子宮, 馬眼口再也關不住濃濃的漿液,有如萬馬奔騰般涌向川村的屄洞,燙得川村的子 宮一抽一搐無暇接應。

二人無力地趴躺在床上,半軟半硬的大屌仍然不舍地插在川村的屄洞中。太 爽了,能夠奸淫院中數一數二的魔女,簡直人生一大精彩。只可惜沒有試過神秘 菊口的滋味,雖然射了一次,但任樂仍未滿足,手一伸,索摸著美臀的菊口處, 準備今晚第二次的沖擊。

誰知正當樂在心頭之時,忽然旁邊有人大喊:「呀!老淫蟲,你醒一醒,你 怎么拉?」

川村護士本來氣息喘喘,就是任樂撫摸自己的美臀及菊口也不多理會。但突 然聽見對床的病者發生事情,急急整理好衣衫,上前查看何事。

原來剛才任樂有心讓房中眾人欣賞他精彩的肉戰,算是淫樂大贈送,便宜了 這伙行將就木的老人家。就算對面癱瘓在床,晚上吃飯時還想淫猥東原護士的那 個色老頭也不用下床走近,便可看得一清二楚。

對床的色老頭因腿部癱瘓不能下床,但也可抬高床架,以半坐之態看著對面 的淫聲樂事。但他不知道,在身旁監測著他的心臟儀心跳度數已不斷標升,遠遠 超出了他的心臟負荷。過度興奮不能抑止性狂的他在不知不覺間突然心肌梗塞, 最后猝死于床上。對于任樂來說,看著他的情欲大戲而猝死的人,算是創先河的 第一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