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亂秋第一章

2014-12-23 亂倫小說 激情小說

 

火車晚點,康杰打車回到家時,已接近凌晨一點。他讓車租車停在S市師范
大學教職員宿舍區外,付錢下車,手拎給母親買的禮物,快步走到大門前。值班
室的保安小劉認識康杰,沒有詢問便開了門。

〉杰沖略帶困意的小劉點點頭,不停步地走進小區。宿舍區內很安靜,有幾
處昏黃的路燈明滅不定,照得水泥路面忽明忽暗。康杰輕車熟路,橫穿小區中心
花園,來到9號樓前。他家住四單元六樓,單元防盜門上有對講系統,很方便。

〉杰抬頭看看自家的窗戶,漆黑一片,估計母親已經睡了。他沒用防盜門上
對講系統,直接掏出鑰匙開門而入,放輕腳步上樓,以免吵醒鄰居們。上得六樓,
康杰同樣輕手輕腳地打開自家房門,閃身而入,反手慢慢關好房門。他沒開客廳
內的燈,放下給母親買的禮物,掏出智能手機,借助手機屏幕的光亮,站在門口
換拖鞋。他剛換上一只拖鞋,客廳內的燈突然亮了,母親林晚秋斜倚在臥室門前,
似笑非笑地望著他。

〉杰看著母親問道:「媽,還沒睡呢?」

林晚秋佯怒說道:「你不回來,媽那兒睡的著!干嘛鬼鬼祟祟的,像做賊似
的?」

〉杰笑道:「不是怕驚醒你嗎。」

林晚秋走到康杰身前,幫他脫掉外套,邊說:「我就一直沒睡,專門為了等
你。」

〉杰換好拖鞋,轉身攬住母親的腰,親昵地說道:「火車晚點,我也沒辦法
呀!」

林晚秋任由兒子摟抱,笑罵道:「就你常有理!火車晚點,也不知打個電話
回家,盡讓媽擔心!」

〉杰摟著母親走到沙發前坐下,讓她坐在自己的雙腿上,抱在懷里說道:
「以后不會了,我保證。」

林晚秋側頭靠在兒子胸前,美麗豐腴的臉龐充滿笑意,問道:「餓不餓,媽
給你做宵夜去?」

〉杰伸手撫摸母親的俏臉,低頭說道:「還是老媽會疼人,知道兒子現在最
需要什么!」

林晚秋抬頭白了兒子一眼,「什么老媽老媽的,我有那么老嗎?」

〉杰賠笑著親親母親白皙的臉蛋,手下移,隔著睡衣握住母親飽滿的乳房,
用力揉搓著說道:「媽可不老,尤其是這兒,又大又有勁兒,真正的極品波霸!」

林晚秋得意地呸道:「去,還有臉說呢,不都是你給揉出來的!」

〉杰壞笑著起勁揉搓母親的大奶子,感覺隔著睡衣不過癮,便直接把手伸進
睡衣內抓捏,同時說道:「媽的奶子真給力,爽死我了,真想打個奶炮!」

林晚秋睡覺時不帶乳罩,此刻挺胸配合兒子的搓揉,浪笑道:「別急,先去
沖個澡,待會兒想打什么炮媽都奉陪到底!」

〉杰抄住林晚秋的膝彎,奮力抱著母親起身,大步朝浴室走去,邊說:「一
起嘛,看看老媽的口活有沒有進步。好久沒吃兒子的肉棒槌了,一定想死了吧?」

林晚秋雙手攬住兒子的脖頸,撒嬌似的踢著雙腳,像個乖巧的小妻子般笑盈
盈地說道:「想給你咬下來!」

〉杰低頭深吻母親,微笑說道:「就怕你舍不得!」

澡水溫度適中,母子倆貼身纏綿,盡解相思之苦,欲火漸熾。

〉杰今年二十歲,首都大學二年級學生,讀中文系。林晚秋四十五歲,S市
師范大學音樂教師,彈得一手好鋼琴。康杰的父親康儒成只是普通的公務員,六
年前出差時遭遇車禍去世,留下了孤兒寡母。父親去世的第二年,康杰和母親便
開始性交,一直維持到現在,從未間斷過。高中三年期間,母子倆玩得最兇,幾
乎每天一炮,樂此不疲。考上大學后,母子倆雖兩地分居,但感情卻更加濃厚,
格外珍惜每一次見面的幾乎,不玩個通透絕不罷休。五年性愛中,林晚秋懷孕了
兩次,沒敢要,都打掉了,兩人都很惋惜,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杰暗下決心,等大學畢業工作后,一定要讓母親給自己生個孩子,了卻心
愿。父親康儒成死后的賠償金很可觀,足夠支付康杰四年大學的學費,母子倆的
生活也很優裕,并且還買了一輛汽車。

沖掉兒子身上的沐浴液,林晚秋急不可耐地跪在兒子身前,抬手握住兒子挺
直上翹的陰莖,使勁擼了兩下,隨即一口吞下,熟練地吮吸起來。三個月沒嘗鮮
了,林晚秋那能不急不想,像頭貪婪的母獸,饑渴之情溢于言表。康杰有節奏地
挺動著陰莖,配合著母親的吞咽,一手撫摸著她烏黑亮澤的長發,不時撩動一下
鬢角的垂絲,低頭欣賞母親豐潤嘴唇含吐陰莖時的美態,誘人之極。

林晚秋擁有鴨蛋形完美的臉龐,五官精致,如描如畫,淡妝更顯素雅高貴,
如梅之清傲,蘭之素潔,同時又隱約透著一份玫瑰之艷,極具誘惑力。康杰身材
高挺均稱,容貌俊朗,平時熱衷體育,自然散發出一股降英挺之氣,標準的型
男。

〈著林晚秋貪吃的俏摸樣,康杰性欲更強,仍覺不過癮地對母親說道:「媽,
再含緊點,抬頭看著我。」

林晚秋依言含緊康杰的陰莖,同時仰臉望著兒子,眉目含情,雙腮不停地收
縮,看得出很賣力。康杰低頭和母親對望,伸手輕拍她的臉蛋,隨后用手指捏捏
眼角,欣賞那淺淡的細紋,滿意微笑。他最鐘愛母親眼角的細紋,那里蘊藏著母
親熟女的韻致和歲月的印痕,也是母子倆五年性愛的見證,個中滋味,唯有心知。

他心中的感受,很快便化作蓬勃的情欲,飛速注入陰莖中,通過主動的抽插
在母親口腔中釋放。

林晚秋發覺兒子開始主動進攻,便停止吞吐,任由他放縱地肏擊自己的嘴巴,
一副甘心享受的摸樣。康杰有著五年的性愛經驗,動作純熟而老練,開始時的抽
插頻率并不快,讓母親能順暢的呼吸,而后逐漸加速,龜頭直搗深喉,不盡不歸。

林晚秋嗚嗚的呻吟聲充滿享受之意,面容因呼吸不暢而逐漸憋紅,一雙美眸
也翻起了白眼,雙手扶著兒子的大腿,欲拒還迎。康杰自然愛惜母親,不愿太過
輕狂,幾次深喉之后便抽出陰莖稍歇,好讓母親喘口氣,玩得太狠就失敬了,恰
到好處方妙。

隨著兒子陰莖的抽出,林晚秋也及時地喘了口長氣,并伴有一陣輕咳,顯然
是康杰捅得夠深。康杰挺挺腰,用碩大紅亮的龜頭頂擦母親白皙的臉龐,在五官
之間反復游走,無一遺漏。林晚秋閉眼喘息,仰臉配合兒子的「棒」擊,感受那
火熱而細致的呵護,等待下一輪的口炮。不久,林晚秋的臉色由紅轉白,呼吸平
緩正常,嬌吟婉轉,無言索求。康杰性旺棒硬,自知佳時已臨,豈敢怠慢,挺棒
撬唇,一捅而入。

他三淺一深,掌控有度,從容駕馭;她唇齒承歡,舌迎喉咽,應對有法。

母子二人默契無間,共同將口淫推向極致,期待精噴的那一美妙瞬間。

〉杰這次不再有任何保留,性器照直往母親喉嚨深處捅,雙手抱住她的頭向
前頂插,人幾乎跨騎到她臉上,濃密的陰毛緊貼面部,堵住鼻孔,不給絲毫喘氣
的空間。林晚秋被兒子整得連嗚嗚聲都發不出來,憋著氣讓兒子狠插,龜頭每一
次努力探抵深喉,嘔吐感便一陣陣往上翻,強自忍住。五年來,林晚秋的嘴巴不
知被兒子肏過多少次,今天是最猛烈的一次,感覺幾乎要窒息了,心內卻甘愿如
此。

她深愛自己的丈夫,發誓不再改嫁,把對丈夫的愛全部轉移到兒子身上,自
然也包括性愛,無怨無悔。身上能容納兒子性器的地方,她都毫無保留的開放,
徹底奉獻,以此來淡化對亡夫的思念,效果還不錯。兒子康杰也很爭氣,考上了
全國一等一的首都大學,品學兼優,床上功夫也日臻成熟,有子如此,夫復何求!

〉杰知道母親憋氣憋的幸苦,白眼翻得讓人心疼,可他此時已是欲罷不能,
不口爆如何對得起母親的一片深情。他卯足力氣,狠下心連續速插十下,終于達
到射精的臨爆點,不再控制,怒噴而出。林晚秋一見兒子開始最后的沖刺,立知
濃精即將入喉,隨即做好準備,迎接這三個月未嘗的鮮貨,激動的渾身輕顫。康
杰射精時把陰莖抽出一半,以免嗆著母親,吐出精液豈不浪費。

兒子的精液射的又猛又快,林晚秋盡管有心理準備,可仍被嗆著了,閉嘴強
忍不吐,猛咳幾下方緩解下來,但卻有少許精液從鼻孔中嗆了出來。她含著精液
喘息,直到呼吸平穩如常,這才低頭把精液吐在手上,捧著給兒子看。

「真多,」林晚秋抬頭望著兒子說,「肯定是憋壞了!」

「吃吧,管夠!」康杰答道,「權當是宵夜了。」

「就怕你管不夠!」林晚秋媚笑道,「媽可是三個月沒吃了,一頓哪能滿足!」

「別急,」康杰信心十足微笑道,「要多少有多少,管飽!」

林晚秋吸食干凈掌心的精液,又攥住兒子的陰莖,意猶未盡地擼擠里面殘存
的精液,伸出舌頭接著,全部吞咽下去。康杰的陰莖處于半勃起狀態,瞇著眼睛
享受母親的伺候,顯然一次射精是無法瀉去體內所有的欲火,口交只是開胃小菜,
正餐還沒開始呢!兒子的陰莖在林晚秋精心的擼揉下恢復挺直,熱度和硬度都達
到插入的標準,旺盛的精力令她格外著迷,下體早已浪水四溢。

〉杰看出母親性奮難耐,故意打趣道:「媽,屄癢了是不是?」

林晚秋舔著兒子龜頭說道:「癢死了,快插吧!」

〉杰搖頭道:「不著急,先來個奶炮熱熱身。」

林晚秋皺眉撒嬌道:「媽等不急了。」

〉杰臉一沉道:「聽話,一會兒保證捅你個死去活來!」

〉杰平時對林晚秋百依百順,但在性交方面卻擁有絕對的支配權,不允許她
有半點違背,這一點隨死去的丈夫。她拗不過兒子,只好上身后仰,挺起傲人的
雙乳,雙手托住,露出深深的乳溝。康杰探身向前,把陰莖塞入母親的乳溝中,
命她夾緊,然后開始抽插起來。母親的大奶子他百玩不厭,四十多歲的人了還不
見明顯的下垂,彈韌俱佳,極品波霸。他有過幾個女朋友,但性交是總沒有干母
親那么爽,還是熟女夠味,而且又是自己的親媽,亂倫的快感刺激的不得了!

〉杰插得猛,帶動母親的豐乳飛跳,格外帶勁。林晚秋低頭用嘴巴刁含兒子
時隱時現的龜頭,雙手同時推緊乳房,死夾兒子的陰莖,全力配合。她以前不會
打奶炮,都是兒子教的,屁眼也奉獻了,就在兒子高考那年。所以,兒子能考上
首都大學,自己的屁眼也功不可沒,那可是頭一次啊,很痛也很爽。她想到這里,
忍不住笑了。

〉杰不知母親為何發笑,邊插邊問,「媽,笑啥呢?」

林晚秋照實回答,「想起你高考肏媽屁眼的事兒。」

〉杰也笑了,「對,第二天高考,當晚肏的你,叫聲像個小處女。」

林晚秋白了兒子一眼,「還有臉說,整個家伙都插進去了,差點沒疼死媽,
真狠心。」

〉杰嘿嘿一笑,「那是媽屁眼緊,不用力插不進去,后來你也不是說爽了嗎!」

林晚秋哼了一聲,「是你爽了,媽好幾天拉屎都不暢快,隱隱作痛。」

〉杰笑笑,「早晚要開,有得就有失。我這不是考上大學了嗎,老媽的屁眼
是第一功臣,一輩子也忘不了,肏到老!」

林晚秋聽到老字,當下心有感觸,「媽越來越老了,也讓你肏不了幾年了。」

〉杰急忙安慰,「四十女人一朵花,媽正當年呢!再說,媽老了我也照肏不
誤,可對天發誓。」

林晚秋心里高興,嘴上卻說:「奶塌屄松了你也肏?六七十了你也肏?」

〉杰說道:「只要媽不死,堅決肏到底!」

林晚秋美滋滋地說道:「媽就算不病死,也得被你肏死!」

〉杰得意說道:「別說太遠的,現在我就讓你欲仙欲死?墻撅腚,肏爽你
個騷母狗!」

林晚秋早就屄癢難耐了,口交和奶炮都是兒子爽,自己過干癮,心里自然著
急。此時一聽兒子發出命令,急忙起身背對兒子,雙手撐住浴室的瓷磚墻,撅起
屁股等肏. 康杰沒有馬上行動,說聲稍候片刻,人開門走出浴室,不一會便拎著
一個紙袋走回來。關好浴室的門,康杰打開紙袋,從里面取出一個鞋盒,是他給
母親買的禮物。

「媽,給你買的禮物,」康杰把鞋盒遞給母親,「穿上試試。」

「又亂花錢。」林晚秋轉身接過鞋盒,打開一看,是一雙做工精細的黑色紅
底高跟鞋,一看就是高檔貨,價格不會低于800元。

「這是配晚禮服穿的,」林晚秋望著四寸長纖細的細跟說道,「配平常衣服
不合適,盡白花錢。」

「誰說讓你出去穿了,」康杰解釋道,「就現在肏你的時候穿,穿給我一個
人看。」

林晚秋知道兒子喜歡這個調調,彎腰蹬上高跟鞋,感覺有些緊,畢竟是新鞋
嘛!她試著走了幾步,鞋跟太高,身子不穩,老打晃。她伸手扶住墻,扭頭對兒
子說道:「好久沒穿這么高跟的鞋了,還真不適應。」

〉杰低頭觀賞母親的高跟美腿,贊嘆道:「真美,就這么穿著,一會兒就好
了。準備吧,開肏了。」

林晚秋依言面墻翹臀,康杰從后面靠上去,陰莖認穴極準,毫無阻礙地捅入
母親陰道中,即可抽插起來。母親的陰道不松不緊,還跟五年前第一次進入時一
樣,唯一的差別就是更加濕滑了,插起來順暢極了。這是他的出生之地,五年來
不知進出了多少次,初起亢奮的感覺始終未減分毫,真不愧是個風水寶穴。林晚
秋被兒子捅得格外舒服,最愛他不知疲倦的沖勁,像個出生的牛犢,槍槍見底,
記記有力,真是長大了,不似五年前那么生澀,肏得她心尖直顫,妙不可言。

〉杰挺腰先來一輪暴插急捅,給母親解解饞,接著控制好頻率,緩抽深捅,
力求次次直根而沒,全力以赴,干得母親臀飛乳跳,浪叫連連。林晚秋完全被兒
子熟練的性交技巧和強悍的體力征服了,啊啊浪吟不絕,似乎還帶著哭腔。母子
倆成熟的性器緊密交合,仿佛融為了一體,牢不可分。自己生出來的兒子肏自己,
這滋味享受了五年,卻一點也不后悔,林晚秋渴望就這樣一直亂下去,知道天荒
地老,海枯石爛,絕無半點改變!

「媽,兒子肏得爽不爽?」康杰不滿足悶頭肏母親,開口問道。

「爽極了,兒子是最棒的!」林晚秋意亂情迷地答道。

「兒子什么最棒?」

「棒棒最棒!肏媽最棒!一切都最棒!」

「叫聲好聽的,讓你爽到心尖!」

「老公!老爸!都是最疼俺的人啊!」

「叫親爹!肏閨女的親爹!」

「親爹啊,肏死你這親閨女吧,俺要啊!」

〉杰在母親淫詞浪語的刺激下,又展開一輪強攻,如海潮般洶涌不絕,嘴上
還罵不絕口,「賤屄閨女,為啥喜歡讓爹肏,快說!」

林晚秋承受著兒子心里和生理的雙重攻擊,早已忘記了羞恥,順著兒子說道:
「爹生爹養爹肏,無悔無怨無臊。今日今生今世,當女當娘當嫂。」

母子二人肏得無法無天,說得淫蕩無邊,全無輩分倫常,把平時不敢說道臟
話全傾吐出來,只求刺激,不問天理,誓將亂倫進行到底5杰越插越起勁,林
晚秋越叫越高亢,性愛的高潮瞬間涌至,轟然釋放……

「嗯嗯嗯……」「啊啊啊……」

〉杰的哼聲低沉有力,林晚秋的淫叫婉轉高亢,連接二者的便是那濃濃的精
液和綿綿的愛意,都通過康杰的陰莖輸送至林晚秋體內,直沖子宮,遍達全身,
余韻悠長……

林晚秋癱坐在地上,腳上仍穿著高跟鞋,吃力地嬌喘。康杰也感覺有些腰酸
腿乏,半跪在母親身前,將軟耷耷的陰莖垂在她面前,龜頭尖處凝結著少許殘留
的精液,正緩緩下滴。林晚秋臉泛紅潮,四肢無力,但卻不舍得兒子的精液浪費
掉,伸手接住下滴的精液,全部送入口中。

兩人都沒說話,此刻無聲勝有聲,亂到深處無怨尤!

第二章

翌日,康杰睡到十一點才起床,精氣神都處于最飽滿狀態,陰莖一柱朝天,
頂得薄被凸起一大塊。凌晨出得浴室,母子倆又在臥室的大床上顛鸞倒鳳,云翻
雨覆,梅開數度,極盡歡愛之能事,而后相擁而眠。康杰撩起被子,瞅瞅自己頇
直的性器,忍不住暗贊:真是一桿好槍!

〉杰翻身下床,光著身子走出臥室,挺著雞巴到處踅摸母親林晚秋。廚房里
有切菜聲,他快步走過去,母親正在做午飯,香味四溢。林晚秋聽到腳步聲,回
頭一瞧,忍不住笑罵道:「多大了,還光著屁股到處走,不嫌丟人!」

〉杰急走兩步,身體緊貼母親,性器杵著她的豐臀,滿不在乎地說道:「多
大也是你兒子,想光就光,想肏就肏,管別人說什么!」

林晚秋被兒子頂得難受,扭扭身子,美目一瞪,「別鬧,快去穿件衣服,今
天是星期六,小區里人多,被人瞅見像什么話!」

〉杰憋得難受,當然不肯聽話,直接伸手去母親的及膝短裙,「沒人能看見,
我保證速戰速決,十分鐘。」

林晚秋可不想大白天在廚房里搞,對面樓里也許有人在偷看呢,人言可畏,
不能冒這個險。她拽住裙腰,說什么也不讓兒子扒下來,同時說道:「現在不行,
吃完飯你想怎樣都成!聽話,不然媽可生氣了。」

〉杰清楚母親不是真生氣,是怕被人看見,可硬憋自己更難受。他稍作妥協
說:「不走下面就走上面,媽你自己選擇吧!」

林晚秋真是拿兒子沒辦法,都怨自己當初把他給寵壞了,如今想改也改不了
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兒子的性能力太強悍了,今天凌晨頭幾個小時,一口氣干
了自己五炮,后三炮雖沒射精,但絕對是超水平發揮,一想起來屄便癢癢。她沒
法拒絕兒子,唯有選擇吹簫,至少人蹲下,外面看不見。林晚秋解下圍裙讓兒子
套上,光著上身也扎眼,然后蹲在廚臺前,撩起圍裙鉆進去,張嘴含住兒子的陰
莖,勤作著。

〉杰雙手扶著廚臺邊沿,慢慢挺腰配合母親口交,那溫暖的口腔和濕潤的舌
頭令人極度舒服,感覺絲毫不亞于陰道。母親的口技堪稱一流水準,松緊快慢張
弛有度,舌頭也異常靈活,舔尿道口,繞冠狀溝,無一遺漏。康杰拉起圍裙下擺,
側頭觀瞧母親口交時的神態,含笑不語。母親白皙的側臉和自己濃黑的陰毛相映
成趣,中間連著一根碩大的性器,在口腔里時進時出,偶有口水從嘴角溢出,更
添情趣。

林晚秋發覺兒子陰莖比平時格外壯實,硬度和熱度都有超常規,自己使出了
八分力氣,仍含不出貨來,看來想不用全力也不行了。她雙腮猛然收縮,死死嘬
緊兒子的陰莖,一點一點往外吐,舌尖抵住尿道口,像拔瓶塞一樣動作著。康杰
爽得不得了,老媽的口活真是越來越純熟,女朋友根本沒法比,平時看上去挺文
靜的一個人,含住兒子的雞巴就淫蕩無比,天生的挨肏貨。他閉目享受母親的吞
吐,不時輕送性器,配合老媽的工作。

五分鐘后,康杰出貨了,堵著林晚秋的最直接口爆,精液有多有稠,灌滿口
腔后,順著嘴角往外溢。康杰抽出雞巴,用手指攔住外溢的精液,送回母親口中,
半硬的雞巴頂在她臉上,山下滑動,將龜頭上殘存的精液全部涂抹在那白皙的臉
蛋上,極盡淫樂之能事。林晚秋吞咽下兒子熱乎乎的精液,撅著濕潤兒性感的嘴
唇,仰起臉配合兒子雞巴的涂抹,一副意猶未盡的騷浪摸樣。

〉杰脫掉圍裙,低頭看著母親說道:「媽,你的口活兒可真地道,快趕上我
姥姥了!」

林林晚秋閉著眼說道:「想你姥姥了?」

〉杰點頭道:「老想了,咱們晚上去如何?」

林晚秋也看一個多月沒見父母了,沒多想便說:「好啊,但你不可像對媽一
樣對待你姥姥,不可玩得太瘋!」

〉杰笑道:「姥姥姥爺身體壯壯呢,上次回來還挺能肏的,這回咋就不行了。
我記得,姥爺上回可是把你肏得高潮迭起,真是寶刀不老啊!」

林晚秋笑罵道:「吃姥爺的醋啦,小鬼頭!別看你年輕力壯,要是比起耐力
來,跟你姥爺可差遠了!」

〉杰道:「那當然,姥爺打型肏你,今年正好滿三十年,人老屌不老,厲
害啊!我才肏了五年,差二十五年呢,自然沒法比了!」

林晚秋舔著兒子龜頭道:「看把你美得,也想肏媽三十年啊,媽到時都七十
了,還能肏啊?」

〉杰笑道:「沒事,你給我生個閨女,養大接你的班,早晚湊夠三十年。」

林晚秋揪住兒子的雞巴道:「要生也生兒子,不能便宜你!」

「不行,生閨女!」

「就不!」

母子倆調笑著斗嘴,等待康杰的再度勃起,生男生女暫不討論,先肏個痛快
再說。林晚秋用口舌弄干凈兒子的性器,然后兩人坐在一起吃午飯,養精蓄銳,
以利再干。飯后,母子倆又是三連炮,盡情釋放浪母淫兒的旺盛性欲,亂得不亦
樂乎。以康杰的體力,再來三炮也沒事,但他想著晚上去姥姥的「聚會」,不想
過多耗費體力,便有所保留,等晚上好好發泄一番。

姥姥的老屄可不好伺候!

〉杰的姥姥家住在城北的市委的干休所,全是一幢幢精致的二層小樓,依山
傍水,景色優美。康杰的姥爺林薊北,退休前是本市的市委書記,為官還算清廉,
也為老百姓干過幾件實事,口碑還不差,唯一的愛好就是書法和好色。說實話,
他的書法確實不咋地,但肏過女人卻不少,各個年齡段的都有,可最愛肏的還是
親閨女,三十年來樂此不疲,體力也還跟得上。

已是入秋時節,靜湖旁的這座小樓沐浴在夕陽中,窗玻璃反射著落日的余暉,
異常刺目。康杰開著一輛銀灰色現代「途樂」,穿過一條安靜的林蔭小路,穩穩
地停在小樓前。母子倆先后下車,鎖好車門,徑直走進大門,踏著鵝卵石小道走
到樓門前,身后的大門自動緩緩關閉。林晚秋有鑰匙,可樓門早已打開,康杰的
姥姥田蜜蜜已然等候多時了。

進門后,康杰馬上放下手拎的禮物,急不可耐的伸手抱起姥姥,親著她圓潤
的臉龐說道:「姥姥,想死你了!」

田蜜蜜抬手輕打康杰的腦袋,笑罵道:「小壞蛋,輕點抱,是想死姥姥了,
還是想姥姥死啊!」

〉杰立刻說道:「想讓姥姥活活爽死,一刻也離不開孫子的大雞巴!」

林晚秋笑看祖孫倆調笑,邊問田蜜蜜道:「媽,我爸呢?」

田蜜蜜伏在康杰的肩頭對女兒說道:「你爸在樓上書房練字呢,你去看看吧,
開飯的時候叫你們。」

林晚秋沒換拖鞋,穿著高跟鞋直接上樓,父親最喜歡肏穿高跟黑絲的她,換
來換去的也麻煩。她臨上樓前,后頭對康杰說道:「你姥姥年紀大了,別瞎弄,
聽到沒?」

〉杰嘿嘿一笑道:「不瞎弄,只瞎肏」

說完,他低頭親吻田蜜蜜的依然白皙光潔的脖頸,故作溫柔地問道:「姥姥,
想孫子怎么肏你?」

田蜜蜜淫笑著白了康杰一眼,道:「有本事盡管使出來,姥姥還怕你不成!」

面對這對沒大沒小的祖孫,林晚秋也沒辦法,只好搖頭上樓。說實話,看到
兒子和母親如此親熱,她多少也有點吃醋,不過一想起樓上的父親,心里便沒來
由地一陣火熱,一種莫名的焦急和渴望讓她加快了腳步。

瞅著母親林晚秋突然快步上樓,康杰抱著田蜜蜜走向客廳,嘴里邊說:「姥
姥,你看我媽那浪勁兒,絕對是你的遺傳。」

田蜜蜜勾著外孫的脖子笑道:「那你又是誰的遺傳呢?」

〉杰道:「當然是我爸的遺傳了。」

田蜜蜜搖頭道:「不對,你爸可是個老實人,你一點都不像他。」

〉杰本想保證姥姥去客廳的沙發上,可路過廚房時,看到里面待做的豐盛晚
餐,便改變主意拐進了廚房,邊問道:「那你說我像誰?」

田蜜蜜不多想道:「像你姥爺,就會種自家的田,而且種起來沒夠!」

〉杰走到餐桌前,放下田蜜蜜,探手伸進她的素色及膝裙內扒內褲,嘴上說
道:「我不會是姥爺和我媽生的吧?」

田蜜蜜一撇嘴道:「他倒是想呢,我沒讓!」

〉杰讓姥姥抬起腿,順利褪下紅蕾絲三角內褲,團成一團塞進自己褲兜里,
繼續問道:「為啥!」

田蜜蜜撩起上衣,露出同色乳罩下包裹的大奶子,邊說道:「你媽那時候還
小,上學那能生孩子。」

〉杰幫助田蜜蜜脫掉上衣,沒讓解乳罩,直接拉下來勒住乳房,增加性感。
田蜜蜜的乳房有些下垂,直接露出來缺少美感,還是勒住點好看。他低頭啃咬著
姥姥的乳房,一邊撩起裙子,把裙角塞進裙腰中,露出她的肥臀老屄,揪著陰毛
繼續說道:「姥姥還能不能生,我好想給你種上啊!」

田蜜蜜被康杰揪著陰毛直皺眉,嘴上說道:「姥姥能生就是奇跡了,不過你
倒是可以下種,結不結果要看天意。」

〉杰用手指撥開姥姥的陰唇,急捅而入,發力強攻,答道:「那咱就試試吧,
看看是我的種兒強,還是姥姥的肚皮給力,只是不知生出來怎么排輩兒啊!」

田蜜蜜讓康杰的手指捅得舒服,一條腿翹搭在廚臺上,瞇著眼睛說道:「管
它啥輩兒呢,生下來再說唄!」

〉杰的性欲也旺盛了,便抽出手指,讓田蜜蜜跪在地上給自己吹簫。田蜜蜜
也好長時間沒吃外孫的大雞巴了,豈能不想,急忙跪在康杰身前,熟練脫下他的
長短褲,攥著嚇人的大的雞巴狠擼了幾下,然后便一口吞了下去。

林晚秋走進二樓書房時,父親林薊北正站在書桌前練毛筆字,聚精會神,很
有幾分書法家的派頭。林薊北瞅見女兒進來了,但沒抬頭,繼續寫字說道:「忘
了規矩了!」

林晚秋停步笑盈盈地說道:「爸,我好久沒來了,你就這樣對人家呀!」

林薊北還是沒抬頭,接著說道:「你來爸當然高興,但規矩不能變,不然如
何教書香門第呢!」

林晚秋偷笑答道:「什么書香門第啊,我看叫亂倫世家還差不多!」

林薊北沉聲道:「貧嘴,快點照規矩來,不然后果自負。」

所謂的規矩就是脫光衣服,僅保留鞋襪,林晚秋每次回娘家都這樣,平時一
進門就脫,今天算是寬容了一些。她未嫁的時候,只要是父親在家,自己就必須
一絲不掛地相陪,無論寒暑,這是從她被開苞那年起定的規矩,算起來至少也有
近三十年了。母親田蜜蜜有時候也脫光了共同侍候林薊北,后來又加上了保姆秦
媽,三個人讓林薊北輪著肏,絲毫不敢違背。秦媽只比林晚秋大一歲,也是讓林
薊北開的苞,至今沒嫁人,早成一家人了。今天沒見秦媽,不知是為什么?

林晚秋麻利地脫著衣裙,邊問父親道:「爸,怎么沒見秦媽呢?」

林薊北沒抬頭,繼續寫字,隨口應道:「秦媽回老家了,她二舅死了。」

林晚秋知道父親的性欲已起,便不再多問,彎腰鉆入書桌下,抬手褪下父親
的家居褲和內褲,露出那黑赤長大的性器來,單手攥住,熟練揉動,漸漸加力。
她被這根大屌肏了小三十年,結婚后也沒怎么間斷過,連懷康杰的時候還時常被
折騰,若不是母親竭力苦勸,自己說不定早被父親給肏流產了。她清楚父親是想
她懷上自己的種兒,可惜康杰出生后,父親當上局長,不能要二胎了,只好作罷,
但肏閨女的愛好卻一直未變。父親退休后,林晚秋的年紀也大了,父女倆也試著
懷一胎,卻始終未能如愿,也就不了了之了。

父親雖已六十多了,可性欲仍舊很旺盛,林晚秋剛擼了幾下,那大雞巴就昂
然挺立了,雞子般的龜頭令人生畏。林晚秋被父親肏慣了,早已迷上了那桿大槍,
此刻見其堅挺無比,便毫不猶豫地張口吞入,起勁地吮吸起來。林薊北的家伙被
閨女含過無數次,也口爆過無數次,此刻臉上并無性奮表情,專心握著毛筆書寫
唐詩,是杜甫的《蜀相》,正寫到「三顧頻煩天下計」一聯。林晚秋今天穿著兒
子給買得高跟鞋,配一雙黑色細網眼帶蕾絲花邊的高筒絲襪,跪在地毯上吞吐父
親的性器,一只手還不時輕捏他的睪丸助興,表情淫蕩之極。她好久沒吃父親的
精液了,渴望那熱乎粘稠的液體滑下喉嚨時的感覺,期待口爆。

樓上父女親密口交,樓下祖孫已近臨爆。

〉杰嫌田蜜蜜口交的速度較慢,幾次催速仍不滿意后,便開始主動出擊,雙
手抱住奶奶的頭,挺著雞巴就是一輪暴插,憋得田蜜蜜直翻白眼,嗚嗚亂叫。他
性欲正旺,絲毫不給姥姥喘氣的機會,越插越猛,田蜜蜜的眼中開始充血,圓潤
的臉龐也漸漸憋紅了。康杰肏奶奶也有些年頭了,母親例假的時候就找姥姥瀉火,
三個洞都走過,最喜的還是口交。田蜜蜜文化程度不高,初中畢業,雖沒有林晚
秋知識女性的氣質,但畢竟也是當了多年的領導夫人,官太太的修養還是有的,
至少表面如此。她的性欲也很強,六十出頭的人了,三天不挨肏屄就癢癢,都是
林薊北以前給調教出來的,改不了了。

田蜜蜜屄康杰捅得直流口水,嗚叫呻吟不停,雙腮已酸麻難忍了。

〉杰又狂捅三十幾下,精液隨即怒噴而出,直射田蜜蜜深喉。田蜜蜜被嗆著
了,忍不住大聲悶聲咳嗽起來,嘴里仍含著外孫的雞巴,精液和著口水從兩邊嘴
角往外溢。康杰抽出雞巴,讓田蜜蜜喘口氣,但不許吐出精液,含在舌頭上,吐
出來個自己看。田蜜蜜喘息了一會兒,臉色恢復正常,張嘴吐出舌頭,把舌尖上
的一團濃稠精液展現給康杰看。康杰滿意地拍拍姥姥的臉蛋,淫笑道:「騷蜜蜜,
都咽下去吧,一滴都不許剩,不然干爆你的屁眼。」

田蜜蜜依言咽下精液,然后又張嘴將康杰龜頭上殘存的精液也舔吃干凈,最
后口含手擼,助他恢復堅挺。康杰挺身享受姥姥的口含手弄,開口說道:「姥姥,
外孫的精液好吃不?比我姥爺的怎么樣?」

田蜜蜜浪笑道:「好吃極了,絕對是高蛋白的難得補品。至于你姥爺的精液
好壞,你得去問你媽媽,她可比我吃的多!」

〉杰又問道:「姥爺當年肏我媽的時候,她是不是處女?」

田蜜蜜不假思索道:「當然是處女了,事后還是我給她洗得身子,流了不少
血呢!」

〉杰道:「我媽當時多大?你肯同意讓父女亂倫?」

田蜜蜜道:「不到十六。我不同意管什么用,家里是你姥爺說了算,反正也
沒便宜外人,無所謂的。」

〉杰道:「我媽同意嗎?」

田蜜蜜道:「她那有自主權,只能乖乖挨肏,不然就被你姥爺給整慘了!后
來她也被肏習慣了,父女倆天天同床,一直到嫁給你爸爸。」

〉杰道:「你不嫉妒。」

田蜜蜜道:「剛開始有點,可后來就習以為常了,自己的親閨女還有啥吃醋
的,有時候我也湊個熱鬧,用現在的話說,就是玩3P。」

〉杰道:「我爸知道嗎?」

田蜜蜜道:「你爸太老實了,就算知道也不敢說。你姥爺那時候還在官位上,
你爸能有什么辦法,只能忍了。」

〉杰道:「我爸這個綠帽子戴得可夠窩囊的,這個氣只好由兒子給他出了,
代他肏岳母,一報還一報!」

田蜜蜜道:「那我豈不要叫你女婿?」

〉杰道:「不,叫爸爸,這樣才刺激!」

田蜜蜜毫不猶豫地叫道:「大雞巴爸爸,肏死蜜蜜吧,你就是俺的親爹呀!」

〉杰的雞巴此此刻已然恢復堅挺,急令田蜜蜜起身趴在廚桌上,翹起白白的
大屁股,挺著家伙從后面一插而入,熟練地駕馭起來。

兩人都沒說話,此刻無聲勝有聲,亂到深處無怨尤不錯的色文,看著很刺激,亂倫文怎么說成校園文了,奇了怪了。要是又母子是如何開始的詳細描寫就更好了,現在看來總是覺得有一點兒太突然了,如果寫一個長篇,詳細交代一下母子在父親去世后的情況,如何開始,怎么進一步發展和深入的就絕對是一篇好文章了!男主是個大學生,女主是個大學老師,這不就成了校園題材了……真的很不錯哦,好久沒這樣的文章了,希望能快點看到下文,很好這么好的很少了 期待下文,直接比交代清的好很好的亂文啊 !希望能快點出下面的!有點等不急了!男主是個大學生,女主是個大學老師,這不就成了校園題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