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帶女兒去賣淫并將其強奸

2014-12-17 亂倫小說 另類變態小說

 

趙有財,1942年出生,禿頭,大嘴巴,臉相兇惡,人送外號「花和尚」
,膝下就一個女兒,雖然他長的不怎么樣,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的女
兒趙芳芳卻出落的亭亭玉立大美人兒,高高的個頭修長的身材,一張小家碧玉的
端麗面孔,皮膚雪白光潤,身材婀娜多姿,尤其是那一對靈動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展露出無比嬌媚。

趙有財的老伴1994年去世。作為一個莊稼人,趙有財有一身力氣,干活
肯吃苦。最大的毛病是特別「粘女人」。見到哪個模樣俊俏點的姑娘媳婦,他也
不管人家與他是什么親戚關系,人家比他小多少,總想占點便宜。為此他挨過不
少罵,但一直沒長記性。久而久之,他便得了個「花和尚」的綽號,有的婦女當
面就喊他「老和尚」、「和尚爺」,他也不惱。

1995年的一個夏天,趙有財無意中從一個人那里知道,自己的女兒從小
就是一個淫浪的淫婦,最近和她剛剛處了沒幾天的男朋友在談戀愛中發生了性關
系。這可把個花和尚給氣壞了,他心想自己這么多年都沒碰過她一次,這個騷貨
這么幾天就讓人家給上了。

想到這他回到家逮著女兒就劈頭蓋臉的沒命地打,直到打的女兒告饒。「你
這個騷貨,我這么多年白養你了,這么短的時間就和人家上床!你這個沒出席的
東西……」

接下來他把他女兒的男朋友叫到了家里,直截了當地對他說:「你上了我的
女兒,不能就怎么便宜了你,你就拿1萬元青春費吧……」其實趙有財這個老家
伙根本就知道他拿不出這么多錢來。這個小子當時害怕「花和尚」的淫威所有沒
感說什么,當他出了這個門之后就去向不明了。

趙有財因索要女兒男朋友不成,于是有生一計,其實本文之所以能寫下去的
根本原因是芳芳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的淫女、騷貨。

當趙有財得知芳芳的男朋友不知去向時,他又發瘋似的跑回家逮著芳芳就又
要打,此時的芳芳早已被他的淫威嚇怕了。躲在墻角怯生生地說:「爸爸,你不
要打我了,你讓我干什么都行,我知道你這幾年不容易,你也需要女人,你只要
不打我,你讓我干什么都行……」

趙有財看到梨花帶雨的女兒,此時的她由于心里緊張,臉紅撲撲的看上去更
加迷人。他底下的「鋼炮」不由自主地突地一下架了起來。就情不自禁地伸手去
模女兒的下巴道:「你真愿意報答你爹,你真的愿意當爹爹的媳婦!」

…父親這么一說,芳芳羞得連脖子都紅了,底垂著頭緊咬嘴唇,說不出半句
話來。

趙有財見女兒這份精神,心中也有一番憐意,就將手由下巴移到肩頭、由肩
頭移到腰間、由腰問到小腹,最后由桃源口進入了仙境狂探起來,簡直要從女兒
的肉穴中掏出來水似的。一陣擾摸和狂探,老家伙如觸電般,全身酥軟,有此神
智顛倒,飄飄然起來。

「爹爹,我知道你這幾年拉扯我也不容易,只要你不打我,你讓我干什么都
行,我愿意用任何方法來報答你老……」

這個老家伙平常那撈著上這么年輕漂亮的美女了,一聽到這回首就把家門個
鎖上了,回過頭來,一把抱著女兒就來到了床上,三下五除二就把芳芳的衣服給
扒光了。

迷人的香肩,高聳入云的雙峰。花和尚的喘氣聲越來越粗重,芳芳在父親的
淫威之下,用發抖的雙手緩緩褪下自己緊身的牛仔長褲,露出她平坦的小腹,光
滑如玉的雙腿,和腿間被小三角褲遮蓋的少女神秘的陰部。芳芳本能的用手擋在
下身前面,發抖的說:「爸爸你……輕點好嗎?我怕疼。」花和尚淫笑著:「不
用怕!第一次會疼,以后就不疼了……哈哈……」

花和尚把他肥胖的身體緊緊貼在女兒半裸的身上,兩只長滿老繭的大手緊緊
按在了女兒堅挺的乳峰上,雖然隔著文胸,芳芳還是感到一陣熱力從他手掌傳到
乳房上,芳芳禁不住叫了起來:「啊爸爸……不要……求求你……別這樣……你
輕點……」

女兒嬌柔無力的求饒聲,越發讓趙有財興奮,他熟練的解下女兒的乳罩,扔
在地上,芳芳飽滿的一對玉乳就這樣赤裸裸的呈現在他的眼前。沒有了文胸,芳
芳的兩個奶子依舊性感的挺起,乳峰的頂端那兩個小乳頭仿佛兩粒紅嫩的葡萄,
等待男人來吮吸。花和尚用他粗糙的手掌緊緊握住了女兒這對高聳的奶子,開始
像揉搓兩團白面一樣抓、捏……

一邊狠揉芳芳的肥乳,一邊用他興奮的發抖的聲音叫著:「小騷貨……奶子
這么大……小賤貨……叫啊……再大點聲……嘿嘿……」

「不要……啊……爸……好疼……求你了……別再揉了……啊……輕……輕
一點……」芳芳眉頭緊皺,極力想忍住來自乳房的性刺激,花和尚含住了芳芳的
乳頭,芳芳覺得自己敏感的乳頭被一條靈活的舌頭快速的舔弄,一陣陣快感竟然
從乳頭傳遍全身,自己那兩個不爭氣的乳頭已經脹的硬硬的了。

「小騷貨……他媽的奶子這么敏感……這么快就硬了……哈哈……」花和尚
突然抓住芳芳薄薄的三角褲,用力一扯,只聽「嘶」的一聲,芳芳的神秘的少女
下體完全暴露在了他的眼前。平坦的小腹,濃密的黑毛,一直從陰埠向下延伸到
芳芳緊緊夾住的大腿間。

「小賤貨……這么快就流水了……」花和尚捏住芳芳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用
力向兩邊拉開,芳芳最神秘的性器官被他這樣粗暴的玩弄和分開,露出了被陰毛
和大陰唇遮掩的處女地。他們貪婪的看著芳芳紅紅的小陰唇和更深處的尿道口、
陰道口,花和尚忍不住把他粗糙的食指伸了進去……

隨著芳芳的叫聲越來越大,從她的肉縫里滲出的白色粘液也越來越多,順著
陰唇流到肛門上……大腿……屁股……一直流到床上。

花和尚粗糙的手指越來越放肆和大膽,開始只是普通的一抽一插,慢慢的變
成了電鉆似的快速轉動,他長滿老繭的手指在芳芳柔嫩的陰道深處摳挖著,芳芳
只覺得陰道口一陣陣的酥麻,本能的想夾緊雙腿,可他卻大力的扳開芳芳的兩條
大腿,看著芳芳原本緊閉的兩片大陰唇被他玩的向兩邊分的大開,白漿一股股的
從陰道口涌出來……

花和尚再也忍不住了,脫掉了自己的三角褲,他的粗大陽具和他矮胖的身材
極不相稱。他得意的把自己的肉莖在女兒的下體前晃動著,好象在示威似的!芳
芳低頭一看,嚇的幾乎暈去,父親的{小姐}巴足有20公分,因為過度的興奮
陰莖表面布滿了血管,這哪里象是一個人的生殖器,倒象是一雙股的干巴的老油
條。

芳芳嚇的心中狂跳,哀求道:「爸爸求求你……饒了我……不要……我怕疼
……放過我吧……嗚嗚……」

∩花和尚已經獸性發作,把自己的大龜頭緊緊貼在了芳芳的兩片肥嫩的蚌肉
里,開始沿著芳芳的肉縫上下摩擦,從尿道口到陰道口再向下到肛門,往返了幾
遍之后,他鐵硬的龜頭上已經沾滿了芳芳流出的滑膩淫水。

這一次他把龜頭移到芳芳的陰道口上,沒有再向下,而是屁股突然向下一沉
,「撲哧」一聲整個龜頭就被芳芳小小的陰道口包住了。

芳芳猝不及防,疼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尖聲慘叫著拼命擺動細腰和屁股,想
擺脫他{小姐}巴的侵犯。花和尚低頭看著在床上痛苦掙扎的芳芳,視線從她高
聳的雙乳移到她蚌殼大開的下體,自己那根老油{小姐}巴只插進去一小半,插
進去的那一小半只覺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進去了!他惡狠狠
的再一次猛用腰力,這次20厘米的粗大{小姐}巴全都戳了進去。

芳芳疼的直叫:「哎喲……唉……疼……爸爸疼死了……不要……快停……
啊……救命啊……哎呀……」

花和尚閉上眼停了幾秒鐘,靜靜享受起{小姐}巴給予他的奸淫這個年輕美
女的快樂。他覺得自己的{小姐}巴好象被一根細細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等了
幾秒鐘,他感覺從芳芳下體里分泌出了更多的潤滑液,他這才開始「三淺一深」
的前后抽動,芳芳的叫床聲則隨著他抽插的深度和力度不斷變化,他聽的更是血
脈噴張,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粗野,說的話更是污言穢語不斷:「小騷貨……你
的小騷逼里好多水呀……操的真爽……小寶貝……你的小逼好緊……噢……噢…
…噢……我啊……舒服死了……」

這么一個身材苗條的年輕女孩,就這樣被她的父親奸淫著。花和尚自己也低
頭不斷欣賞,看著自己的粗大肉莖在怎么樣奸淫自己的女兒,他越看越興奮,戳
進去的力度和深度也越來越大!終于他的龜頭一陣麻癢,滾熱的精液從他的陽具
里射出,從他的{小姐}巴和芳芳陰道口的結合處流出一大灘白漿,順著芳芳光
滑的大腿內側流下來。

花和尚的吼叫聲終于停息了下來,已經半死不活的芳芳被他扔到床上,白白
的屁股上是十條紅色的指痕,大腿內側沾滿了混濁的精液。

去年6月份的一天,張玉財晚上外出打麻將,11時多才回家。初夏的夜晚
,天已經很熱,芳芳由于害怕父親回來強奸自己,和衣而睡。趙有財回到家后炕
上熟睡的的女兒,圓圓的臉蛋,白里透紅,面若桃花,酥胸堅挺高聳,將緊身T
恤撐得滿滿的,勾畫出那那靈瓏浮凸的身段,胸前雙峰入云,纖腰不堪一握,美
艷如花,使他腹下一漲,感到一陣亢奮。心中頓生邪念,但他沒有立即下手,而
是問女兒想不想媽媽。

芳芳被父親的話語打動,她實在是太想母親了,不知不覺,她的思緒已飛到
母親在家時的情景。突然,張玉財過來開始扒她的衣服,芳芳大喊:「滾,滾開
!」然而,已經喪失理智的趙有財卻絲毫不顧親生女兒的喊叫,拿出一把彈簧刀
逼住女兒,強行把女兒的內褲撕破,然后將女兒的內衣全部脫掉,將自己的親生
女兒強奸。事后,他把女兒的衣物全部燒掉。

2004年的一天張玉財由于和他的幾個狐朋狗友打麻將,自己輸了個精光
還不說,還欠了一屁股債。自己無精打采地回到家,這時女兒已經做好飯了。
見他回來怯生生地說:「爹爹,吃飯了。」

「不吃,他媽的,一天到頭光知道吃,什么也不會,光知道吃老子的喝老子
的……」當他說到這時,忽然一個想法在他的腦子里閃現。對啊,我受著個搖錢
樹,怎么不知道用呢。于是他立刻和顏悅色地說:「芳芳,爸爸養了你,這么多
年了,你想報答你爹爹嗎?」

芳芳此生知道他就不懷好意,于是怯生生地說:「我怎么不報答你了,我不
是都被你睡了嗎……」

「哈哈,女兒這我知道,但是現在你爹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債,現在只有你
幫爹爹我還上了。」

「我……我怎么還啊?」

「你……你當然是不能還了,但是你能出去爭錢啊……憑你的這身材,這臉
蛋,一天怎么不爭他個二三百……」

芳芳一聽就知道教自己去賣淫,于是大呼:「不行,不行,我不去……」

「死東西,你不去看我不打死你!」說著劈頭蓋臉的沒命地打了起來。后來
他打累了,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抽起了悶煙。

這時的芳芳也許是被他打怕了,也許是想明白了,與其被他折磨、虐待還不
如自己外出找一條生路。

于是她站起來說:「爸,我想明白了,我去……」張玉財此時還在發愣呢,
他在想女兒不幫自己,自己怎么去換錢呢。當他聽到「我去」時不由得欣喜若狂
說:「好……好女兒,這才是我的好女兒……」

于是當天下午,他便把芳芳打扮一番,帶著她直接來到了縣城,由于她們是
第一次干這個,根本就找不到買家。倆人忙活了一天也沒攔著一個生意。

沒辦法,她們只好草草地吃了點飯,找了一家旅館住下,等待機會。回到旅
館之后,趙有財心里不知怎么地有一種說不出的慶幸和興奮,慶幸的是女兒現在
還屬于自己,沒有被別的男人給上了。

特別是當她看到芳芳修長曼妙的身段,纖細的柳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
項,潔白的肌膚,修長的美腿,她今天穿了一條緊身的白色長裙,上身穿了一件
無袖露肩的吊帶衫,超薄透明的肉色絲襪及近三寸的高跟鞋,使她渾圓修長的美
腿更添魅力,飄逸的長發加上迷人的臉蛋,輝映間更覺嫵媚多姿,明艷照人。

〈到這他一把就把芳芳摟在了懷里,說:「芳芳,要不我們不去了,你就嫁
給爹爹做媳婦得了,你反正將來也要嫁人,今天晚上你就再讓爹爹爽一次吧!」

芳芳此時覺得爹爹也不容易,又當爹又當娘的把自己拉扯大,自己卻不顧他
的感受執意要嫁人。唉算了,今晚就算報答他的養育之恩把。

于是她緩緩的脫下白紗裙,一絲不掛的站在了張玉財的面前。赤裸的大腿修
長又苗條,腰肢纖細柔軟,襯托出她那豐隆如球而又異常挺拔的雙乳,粉紅的乳
頭有如承露的草莓,渾圓如丘的臀部,平坦如一片銀色的白沙灘般的小腹,漂亮
的小穴被濃密的陰毛遮蓋著,她的胴體散發出一縷白樺樹林的清香,看得趙有財
大流口水,胯下之物早已高高聳起。

趙有財一把把女兒摟在懷里,抱到床上,親吻著她桃花般的臉,說:「啊,
爸爸的親閨女,我的好乖乖,今后你就是我情人了,你就是我的好媳婦,好老婆
,我想你都快想瘋了。」

趙有財將芳芳抱起躺在床上,他們倆人在床上翻滾吻著,直到最后趙有財躺
在芳芳的身上才停止。

趙有財望著芳芳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胴體有著美妙
的曲線,讓他感覺到芳芳的肉體就像雕像般的勻稱,一點暇疵也沒有。他忍不住
的吞咽下口水,伸手在芳芳豐滿渾圓的乳房溫柔的撫摸著。

當趙有財的手碰觸到她的乳房時,芳芳身體輕輕的發出顫抖。她閉上眼睛承
受著這少有的溫柔。

父親火熱的手傳來溫柔的感覺,這感覺從她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擴散開來,
也許是心里的作用,現在的父親卻讓她的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而下體更傳
來陣陣涌出的快感及肉欲。

趙有財低下頭去吸吮芳芳如櫻桃般的乳頭,另一邊則用手指夾住因刺激而突
出的乳頭,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撫摸著。受到這種刺激,芳芳
覺得大腦麻痹,同時全身火熱,有如在夢中,雖然對方是她父親,但快感從全身
的每個細胞傳來,讓她無從思考。

「啊……嗯……我怎么了……喔……」芳芳覺得快被擊倒了。父親的吸吮和
愛撫,使得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動起來,陰道里的嫩肉和子宮也開始流出
濕潤的淫水來。趙有財的嘴用力的吸著,含著,更用舌頭在乳頭上上下下,左左
右右不斷的打轉著。

另一邊的乳房則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堅挺肉乳上不斷的揉弄,手指更在她
的乳頭,揉揉捏捏。

芳芳抱著父親的頭。這讓趙有財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漲,嘴里含著乳頭吸吮得
更起勁,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芳芳覺得渾身
酸癢難耐,胸前那對乳房,似麻非麻,似癢非癢,一陣全身酸癢,深入骨子里的
酥麻,她享受著這從來沒有過的滋味,陶醉的咬緊牙根,鼻息急喘,讓父親玩弄
自己美麗的胴體。

「喔……好……舒服……喔……」

雖然乳房對男人來說不論歲數多大,都是充滿懷念和甜美的回憶,此時的趙
有財就是抱這樣的情心吸吮著芳芳的乳房。

一會后趙有財的手才依依不舍的離開,穿過光滑的小腹,伸到芳芳的內褲里
,手指在陰戶上輕撫著。他的手指伸進芳芳那兩片肥飽陰唇,芳芳的陰唇早已硬
漲著,深深的肉縫也已淫水泛濫,摸在張玉財的手上是如此的溫溫燙燙,濕濕粘
粘的。

「啊……」芳芳用很大的聲音叫出來,連自己都感到驚訝,同時也臉紅了。
這不是因為肉縫被摸到之故,而是產生強烈性感的歡悅聲。芳芳覺得膣內深處的
子宮像溶化一樣,淫水不斷的流出來,而且也感到父親的手指也侵入到自己淫穴
里活動。

「啊……喔……好……嗯……嗯……喔……」

趙有財的手指在滑嫩的陰戶中,扣扣挖挖,旋轉不停,逗得芳芳陰道壁的嫩
肉已收縮,痙攣的反應著。

〈到芳芳淫蕩的樣子,使趙有財的欲火更加高漲,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剝
光。雖說他已有五十來歲了,但他那一根大肉棒,此時就像怒馬似的,高高的翹
著,至少有七寸左右長,二寸左右粗,赤紅的龜頭好似小孩的拳頭般大,而青筋
暴露。他感覺自己就像年少輕狂一樣。

芳芳粉臉上所透出來的淫蕩表情,看得趙有財已奮脹難忍,再聽她的嬌呼聲,真
是讓他難忍受,他像回復精力似的發狂的壓上芳芳那豐滿胴體上,手持大肉棒先
在陰唇外面擦弄一陣,嘴唇也吻緊她那鮮紅的小嘴。

芳芳雙手摟抱著父親的后背,再用那對豐乳緊緊貼著父親的胸膛磨擦,雙粉
腿向兩邊高高舉起,完全一付準備攻擊的架式,一雙媚眼半開半閉,香舌伸入父
親的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嬌聲浪語:「爸……我受不了啦……我……」

趙有財的大龜頭,在芳芳陰唇邊撥弄了一陣后,已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自
己的大龜頭已整個潤濕了。他用手握住肉棒,頂在陰唇上,臀部用力一挺!「撲
哧」的一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陰唇進入里面,大龜頭及肉棒已進入了三寸
多。

「哎呀……」芳芳跟著一聲嬌叫。

「痛死我了,爸……你的{小姐}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好痛…
…好痛……」

趙有財看芳芳痛的流出淚來,他心疼的用舌頭舔拭淚水,他不敢再冒然頂插
,改用旋轉的方式,慢慢的扭動著屁股。

芳芳感覺疼痛已慢慢消卻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說不出的酥、麻、酸、癢布
滿全身每個細胞。這是她從未有過的快感,她開始扭動臀部,讓肉棒能消除淫穴
里的酥癢。

芳芳那淫蕩的表情,刺激得趙有財暴發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陽具暴脹,再
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緊壓在她那豐滿的胴體上,他的腰用力一挺!

「哦……」

疼痛使芳芳哼一聲咬緊了牙關,她感覺自己簡直就像被巨大木塞強迫打入雙
腿之間。芳芳感覺父親鋼鐵般的肉棒,在縮緊的她肉洞里來回沖刺。大腿之間充
滿壓迫感,那種感覺直逼喉頭,讓她開始不規則的呼吸著,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宮
上,強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來。

芳芳吃驚的發現,從子宮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產生莫名的性欲。自己也不
敢相信會有這樣強烈的快感,她本能的感到恐懼。但是父親的肉棒不斷的抽插著
,已使芳芳腦海逐漸經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維里,只能本能的接納這男人的肉棒

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芳芳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脹。

「唔……唔……好爽……喔……」每當父親深深插入時,芳芳就皺起美
麗的眉頭,發出淫蕩的哼聲。

趙有財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女兒前后左右扭動雪白的屁股。而豐滿雪白的雙乳
也隨著抽插的動作不停的上下波動著。芳芳淫蕩的反應更激發趙有財的性欲。

趙有財將芳芳的雙腳高舉過頭,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開始猛烈抽插,
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芳芳覺得幾乎要達到內臟,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
。芳芳的眼睛里不斷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

趙有財更不停地揉搓著芳芳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豐乳。芳芳幾乎要
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不停的呻吟。

芳芳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那是高潮來時的癥兆,粉紅的臉孔朝后仰起,沾
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芳芳軟綿綿的倒在床上。但身體似乎尚有著強烈的
余韻,全身仍然微微顫抖著。

「啊……快……我還要……」

激痛伴著情欲不斷的自子宮傳了上來,芳芳全身幾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
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

「喔……好……快……再快……喔………」

芳芳這時腦海已經混亂空白,原有的女人羞恥心已經不見,突來的這些激烈
的變化,使的芳芳女人原始的肉欲暴發出來。她追求著父親給予的刺激,屁股不
停的扭動起來,嘴里也不斷的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

「啊……好爽……爸……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女兒……讓你干死
了……喔……」

趙有財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動,使芳芳火熱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著,又
開始美妙的蠕動,肉洞里的嫩肉開始纏繞肉棒。由于受到猛烈的沖擊,芳芳連續
幾次達到絕頂高潮,高潮都讓她快陷入半昏迷狀態。她沒想到她竟然在會在自己
父親的肉棒下得到所謂的高潮。

「啊……爸……喔……我喔……不行了……我要死了……
喔……」

趙有財用力抽插著,芳芳這時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她嘴里冒出甜美的
哼聲,雙乳隨著父親的動作擺動。

這時,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幾乎要進入子宮口里,無比強烈的壓迫感,使芳
芳半張開嘴,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為高潮的波浪連續不斷,芳芳的呼吸感
到很困難,雪白豐滿的雙乳隨著抽插的動作不斷的起伏顫動著。

抱著芳芳大概走五分鐘后,趙有財把芳芳放在床上仰臥,開始做最后沖刺。
他抓住芳芳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連續抽插,從芳芳的淫穴擠出淫水流
到床上。

高潮后的芳芳雖然全身已軟棉棉,但好象還有力量響應父親的攻擊,挺高胸
部,扭動雪白的屁股。

「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

芳芳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配合父親花和尚肉棒的抽插,旋轉妖
美的屁股。肉穴里的粘膜,包圍著肉棒,用力向里吸引。「啊……爸……我不行
了……我要死了……喔……你干死我了……我死了……喔……」

趙有財一手抱著芳芳的香肩,一手揉著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張一合的小
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芳芳也抬高自己的下體,趙有財用足了氣力,拼
命的抽插,大龜頭像雨點般的,打擊在芳芳的子宮上。

「芳芳!爸要出來了!」趙有財發出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

芳芳的子宮口感受到父親的精液噴射時,立刻跟著也達到高潮的頂點。她覺
得自己連呼吸的力量都沒了,有如臨終前的恍惚。

射精后的趙有財躺在芳芳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她。而芳芳連動也無力動一下
,雪白的肉體癱瘓在床上,全身布滿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著,但
芳芳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不斷的慢慢的融化著全身……

高潮后的芳芳緊擁著父親,她的頭放在仰臥的父親的左胸上,下半身則緊緊
的和父親的下半身緊貼著,他們的大腿交纏在一起。趙有財也緊緊的抱著女兒那
情熱未褪的身體,他的右手則緩緩的輕撫芳芳的背。芳芳就像只溫馴的貓般的閉
著眼睛,接受著父親的愛撫。

他們倆似乎還沒發覺他們的身份,他們還沉醉在剛剛的性歡愉當中。慢慢的
張玉財的手遲緩下來,而芳芳也在滿足之后的充盈與安適感中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芳芳突然被一種不安的感覺嚇醒!醒來之后,她發覺自己全裸
的躺在父親身邊。驚嚇之余,昨晚的一幕幕影象迅速的在她腦中浮現,她情愿想
信昨晚的事只是她的一場惡夢,但那真的只是場夢嗎?

當她抬起頭來看著熟睡的父親正睡在自己的身旁,她的心亂了。她更加確信
昨晚和父親所發生的荒唐事。她嚇的從床上跳下來,迅速地穿上衣服。跑到浴室
,她開著水龍頭,讓水不斷的沖洗自己的肌膚,她想讓水沖掉昨晚的荒唐。她的
淚水順著打在臉上的水流了下來,她不知該如何是好?她從沒想過自己會和自己
的父親上床而且還高潮連連。

她這時覺得父親并不是那么可惡,相反她卻對他卻有了一分分的依戀。她覺
得父親也不容易,他也是男人嗎,他也需要女人啊。

而趙有財躺在床上,被子里充滿了女兒體香的余味,他不知不覺的腦子里浮
現他和芳芳做愛的景像。芳芳那雪白的肉體、誘人的身材和那柔中帶緊的美妙觸
感,讓他翻來覆去的。

此時的他心情澎湃,我有這么好的女兒我為什么要拱手送給別人呢,我費心
勞力地把她拉扯這么大,我為什么不能自己留著用呢。想到這趙有財迅速的起身
,到街上買回了女兒最愛吃的早餐。

他回來的時候芳芳早已洗出來了,自己一個人坐在床上發呆,她在想父親這
些年又當爹又當娘的的艱難。自己其實就應該體諒他,家里生活拮據,自己也有
原因……

倆人默默地吃了早飯,誰也沒說一句話。到后來還是趙有財先開了口說:「
芳芳,都是爸爸不好,我們不干這行了,我們回家,以后爸爸養你……」

「爸,不是……是我拖累了你……這些年來,你又當爹又當娘的也夠你辛苦
的了……」說著說著芳芳的眼淚出來了。

趙有財見女兒此時梨花帶雨的樣子更是可愛。于是趁機上前抱著她說:「走
這我們就回家,以后你做爹爹的媳婦,爹爹養你一輩子……」就這樣倆人又回到
了家里,只是不同的是,白天她們是父女,晚上她們卻是一對顛纜倒鳳的夫妻。

沙發 一貼 我就喜歡 父親干女兒!前面內容和后面的怎么感覺有點亂啊!題材挺不錯的,就是具體描寫還不是很豐滿啊,有點記流水的意思,敘述簡單了些,給點出去賣的描寫啊張揚的父親也太無恥啦,沒文化真可怕文章寫的有點混亂,前面的肉戲寫的還可以這篇文章感覺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重口了,有點那個啥丨父親是女兒貞操的守門員處女被別人開苞后父親再用也無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