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姐弟戀三部曲之迷魂之愛1-5 

2014-12-11 亂倫小說

 

(一)

當我從工作的城市,回到姐姐家中時,姐夫已經過了五七。

〈著那個曾經令得我極度的足以發狂的英俊面孔,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張孤零
零的照片,只有孔洞的嘴角上,還噙著一抹令人迷醉的笑意,我的心頭,不自覺
的涌起了一陣狂喜!

多年以來,雖然條件足夠優越,但是,我的身邊,卻從來沒有一個女人的出
現,那只是因為,我的心里,始終只有著一個人的位置,而那個人,就是我的親
生姐姐——美玉。

⊥是照片上的那個家伙,橫刀奪愛,趁著我還上高中的機會,奪走了我最愛
的姐姐。

時至今日,我依舊清晰地記得他們婚禮的那一天,我獨自一人躲在房間里,
面對著姐姐的婚紗照,做的那些令人畢生難忘的事情。

那是一張一人多高的婚紗照,在一片茵綠的草地上,身著白色婚紗的姐姐,
一臉幸福的甜美坐在溪邊的草地上,一雙嫩白膩滑的玉手,輕輕地捧著自己的膝
蓋,她的頭頂上,頂著有鮮花組成的花環,長長的頭發,一直垂到了輕柔的腰際。

在她的身邊,是一泓碧波蕩漾的青綠色湖水,她坐在湖邊的碧樹綠草之間,
便好似從天庭降落到人間的仙子一般,絲毫不帶半點的煙火氣。

即便是薄施粉黛,姐姐的模樣,依舊清麗可人。不管是善睞的明眸,還是濕
滑的朱唇,都給人一種無法抑制的誘惑之感。

對著好似天仙般的姐姐,我忍不住心頭的一股邪火,將自己的牛仔褲,脫掉
了半邊,用力的摩擦起早就已經暴漲的幾乎到了極點的大肉棒來。

「姐姐,美玉,親愛的。」隨著我手上的動作加快,我的思緒,完全的沉浸
在了一片旖旎的氣氛之中。

在那如夢似幻的湖邊,我將姐姐那帶著好似茉莉花般清甜香滑的身體,緊緊
地擁在了自己的懷里,此時的姐姐,一如既往的含羞帶怯,臻首好似剛剛綻紅的
迎春花,輕輕地靠在了我的懷里,面上帶著好似初升朝霞一般的紅暈。

「姐,我要你!」我的思緒,飛快的在姐姐那凹凸有致的身體上縱橫馳騁著,
隨著我身體的越來越熱,我手上的動作,也忍不住越來越快,最終忍不住怒吼一
聲,一股濃濃的液體飛射而出,一股腦的噴在了姐姐那清靈俊逸,洋溢著幸福的
俏臉上。

〈著自己的精液,順著姐姐的俏臉,緩緩地向下流淌著,一直流到她嬌艷欲
滴的紅唇邊,我的心里,赫然的有著一種火熱的滿足感。

但是,我的思緒,卻在此時,再次被她身上那身潔白無瑕的婚紗拉回了現實,
就在今天,我最愛的女人,即將穿著這身雪白的嫁衣,成為另外一個男人床上的
禁臠,一想到自己心里的愛人,在別人的胯下婉轉低吟,我的心里,變不由自主
的升騰起了一股憤然的怒火。

「為什么,美玉,我那么愛你,你卻要嫁給別人!」望著房間內姐姐巨大地
照片,我的手指,憐愛的從她精致的俏臉上劃過,語氣里充滿了心痛的慘然。

∩是,回答我的,卻是姐姐那依舊幸福到了極點的笑容。那抹笑容,便好似
是飽含了譏諷一樣,直接把我的心,打入了地獄之中。

(二)

「小皓,你來了!」

姐姐好似黃鶯出谷的聲音,在我的身邊響起,但是,在那聲音里,卻赫然的
多了一絲淡淡的沙啞,顯然是因為哭泣過多而留下的后遺癥。

「即便他已經不在了,姐姐的心里,還在想著他!」我憤憤的瞪了墻上的黑
白照片一眼,心里的惱恨,幾乎令得我發狂。

「小皓!」姐姐看了我一眼,已經哭得像個爛桃子一樣的眼睛,再次的掛上
了一抹晶瑩的淚珠。

「姐,你別太難過了。」看著姐姐梨花帶雨的模樣,我忍不住心頭一酸,伸
手將她的嬌軀攬入了自己的懷里。

此時的姐姐,已經完全的沒有了以前的那種人前御姐般的高傲,此時的她,
上身穿了一件寬大的T 恤,下面是一條黑色的褲襪,腳上穿著一雙印花的棉拖鞋,
整個人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受盡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無比的惹人憐愛。

姐姐的俏臉,輕輕地靠在了我的手臂上,頎長的頭發,由于沒有整理的緣故,
凌亂的散落在了脆弱的肩膀上,看起來就好似一只依靠人生活的貓咪,無比的惹
人憐愛。

我將姐姐的身體,緊緊地擁在了自己的懷里,入鼻的,是姐姐身上自帶的那
種淡淡的茉莉花一樣的體香,身體上傳來的,是她那猶自帶著體溫的綿軟。

由于過度傷心的原因,姐姐的嬌軀,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隨著她嬌軀的顫抖,
我只感覺到一股逆滑好似綢緞般的溫潤,不斷地刺激著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在
這種刺激下,我的龍頭,也在此刻蠢蠢欲動,高高的昂起了他昂蔵地頭顱。

為了掩藏我的尷尬,我的身體,不自覺的朝著身后輕移了幾步。

此時的姐姐,顯然是情緒壓抑了很久,她并沒有注意到我的不老實,相反地,
在她的潛意識里,一直把我這個親弟弟,當成了自己最為有力的依靠,柔膩的嬌
軀,好似八爪魚一樣,緊緊地靠在我的懷里,臻首埋在我的懷里,輕輕的抽泣了
起來。

隨著她的哭泣,淚水徹底的打濕了我的前胸。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居然趴在
我的懷里哭泣,我的心頭,不自覺的多了一股憐意,趁著這個機會,我更是緊緊
地將她的嬌軀攬在了自己的懷里。

隨著我手上的用力,姐姐胸前兩團巨大地乳峰,緊緊地貼在了我沒有一絲贅
肉的胸膛上。由于疏忽,沒有帶乳罩的關系,我能夠感覺到兩粒飽滿的乳珠,在
我的胸膛上不斷地翻滾著,最終在粗糙棉布的摩擦下,變得高挺了起來。

珠圓玉潤的觸感,令得我早已挺拔到達了極致的龍頭漲得生疼,緊緊地牛仔
褲,用力的擠壓著我的小弟弟,令得他的頭顱,緊緊地頂著粗糙的帆布,著實難
受到了極點。

「小皓,你知不知道,姐的心里好苦,失去了他,姐真的不知道,自己活下
去,到底還有什么意思!」姐姐一邊哭訴著,一邊撕心裂肺的在我的耳邊喊道。

聽著姐痛不欲生的陳訴,我的心,簡直都快要沉到了谷底。看著墻上那張陽
光燦爛的笑臉,我的憤怒,已經達到了臨界點。

你這個混蛋,在我年幼時奪走我的姐姐,我忍了,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即
便都已經去了閻王殿報道,還霸著美玉姐姐的心不放。

畢竟,她現在才不過26歲而已啊,正是好似春花一般的好年紀,難道,你就
這樣忍心她為你守寡嗎!

不,絕不!以前的我,顧忌的事情太多,才會導致姐姐,跟了這個混蛋,但
是這一次,連老天爺都在幫我,我絕對不會,讓我最愛的姐姐,再一次的從我的
手邊滑走!

我在心底,暗暗地下了決心,拳頭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我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大學剛剛畢業,就在自己讀
大學的城市,創立了自己的公司,也不可能在這么小的年紀,只是靠著自己的努
力,便有了超過千萬的身家。

是以,我輕輕地將姐姐從懷里拉了出來,雙手用力的撐著她搖搖欲墜的嬌軀,
一臉正色的盯著她梨花帶雨的俏臉。

「美玉,你聽我說,從現在開始,你不可以再說傻話,也不要再對這個家伙
戀戀不忘,你知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在瘋狂的愛著你,一旦你
追隨那個混蛋而去,那個深愛你的人,鐵定終生都不會快樂!」

「小皓,你不用安慰我了,我意已決。」姐姐的眼神,此時顯得呆滯而麻木。
空洞洞的,幾乎沒有半點的神采。

〈著姐姐失魂落魄的模樣,我的心,都快疼的碎裂成了無數塊。

「美玉,你知不知道,那個深愛你的人,就是你的親弟弟,我!」我說著話,
輕輕地捧起了她的俏臉,對著她之前曾經令得我魂牽夢繞,但此時卻蒼白開裂,
沒有半點血色的唇吻了下去。

我的這個吻,相當的霸氣,一接觸到姐的香軟膩滑,我便再也忍不住,不自
覺的加大了力道,舌頭亦是相當霸道伸入了面前的粉嫩濕潤之間,不由分說的便
要撬開她的貝齒,去挑弄那一條曾經不知道令我多少次在夢中噴射出無數子孫的
粉舌。

直到此時,姐姐才完全的反應了過來,她的舌頭,用力的抵住了我的舌頭,
毫無任何憐惜的朝著口外頂去。

「姐,我愛你,姐!」我一邊瘋狂的喊著,一邊將她攬在懷里,好似發了狂
一般,瘋狂的朝著她粉嫩的玉臉吻了起來,一雙大手,也瘋狂的在她柔軟飽滿的
身軀上游走了起來。

「你這個畜生,放開我!」我的瘋狂,徹底的惹怒了姐姐,她一邊用力的扭
著頭,抗拒著我的親吻,一雙嫩白的柔荑,卻是用力的推著我那緊緊將其擁在懷
里的身體。

「姐,我愛你,給我吧,我發誓,我對你的愛,至少要比那個家伙,還要多
一千倍不止!」我一邊說著話,一邊抱住姐姐嬌小的身軀,挺步便要朝著臥室的
方向沖了過去。

「畜生!」姐姐劇烈的掙扎著,終于被她將自己的小手,從我的束縛里掙了
出來,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臉上。

(三)

姐姐的巴掌,毫不留情的打在了我的臉上,但是這一下,不僅沒有把我打醒,
反而令的我心底深處潛藏的某個野獸,徑直的從甜美的睡夢中蘇醒了過來。

我的眼睛里,不自覺的多了無數紅紅的血絲,腳步好似沉若千鈞一般,一步
步的逼近到了姐姐的身邊,一把便將她的嬌軀攬在懷里。然后,我不顧她的掙扎,
一手攬住她的腿彎,一手攬住她的頭,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姐姐在我的懷里,劇烈的掙扎了起來,此時的她,便好像一頭護仔的母獸一
樣,用力的甩著自己纖長的手臂,用力的捶打著我的身體,修長的帶著彩色甲油
的指甲,在我的裸露的臉上和脖子上,留下了無數的血痕。

〈著姐姐好似瘋狂一樣的表現,我的心底,不自覺的產生了一抹淡淡的怯懦,
我恨不得立刻就將她放在地上,然后,自己默默地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但是,在我的內心深處,卻還有著一個好似野獸般的聲音,不斷地在提醒著
我,要我做事情一不做二不休,不管怎么樣,先把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而最終,那個野獸般的聲音占了上風。

我緊緊地抱住了姐姐那猶自在發瘋的玉體,好似出了峽的猛獸一樣,猛地一
腳踹開了虛掩著的臥室門,抱著姐姐較弱的軀體,飛快的奔向了那張鋪著鮮紅色
床單的大床。

我將姐姐的嬌軀,猛然的摔在了那張巨大地席夢思床上,好似瘋了一般的壓
在了他的身體上,雙手毫不憐惜的捧住了姐姐的嬌顏,對著那張完全沒有血色的
唇吻了上去。

「嗚,嗚。」在我雄健的身體下,姐姐的嬌軀,依舊不依的扭動著,雪白好
似天鵝一樣的長頸,不屈的扭向了一旁,紛亂的長發,隨著她臻首的扭動,完全
的遮蔽了她的俏臉。

對于姐姐的性子,我是相當的清楚,她幾乎和我一樣,有著一種撞了南墻也
絕不回頭的倔強,是以,她的動作,也顯得愈加激烈了起來。

但是,姐姐那在我眼中看起來絲毫沒有任何作用的反抗動作,卻在掙扎之間,
再次的刺激起了我深藏在內心心底的獸欲,我之前因為姐姐大罵而軟下去的龍頭,
再次的高漲了起來。

「你滾開,你這個畜生!」

姐姐近乎咬牙切齒的朝著我吼了起來,一遍吼,一邊用力的抬高了自己粉白
的膝蓋,想要抵擋我龍頭帶給她的困擾。

「你給我躺好!」

我怒吼一聲,狂暴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把姐姐
的大腿壓了下去,之后,我不容她再有任何反抗的機會,直接一個魚躍,徑直的
趴在了她的身上,健壯的大腿,直接壓在了姐姐那粉膩細滑的大腿上,將它們完
全的固定在了床上。

「美玉,寶貝,你知不知道,我愛你都快要愛的發瘋了!」

我一邊好似瘋狂般的叨念著,一雙大手,萬般憐惜的在姐姐穿著黑色紗制褲
襪的大腿上摩挲了起來。

「你這個混蛋,畜生,我就是死,也不會放過你!」姐姐的語氣里,赫然的
帶著一種無法抑制的憤然說道。

「就算是要下地獄,只要有你陪在我身邊,我也不會有任何的懊悔。」

我掀開她臉上蓬亂的頭發,看著她那因為劇烈掙扎而變得通紅的臉頰,無比
深情的說道。

「小皓,我是你的親姐姐!你不可以這樣!」姐姐依舊沒有放棄最后的努力,
一邊用力的掙扎,想要甩脫我的束縛,一邊大聲地朝著我嚷道。

「就是因為你是我的親姐姐,我才會在最后關頭,表現的如此懦弱,才會讓
你,被那個死鬼給搶走,但是這一次,我真的不會再軟弱了,我不會讓你離開我
的身邊!」

我一邊說,一邊朝著姐姐在我嘴邊的粉頸上,輕輕地吻了上去。

姐姐的皮膚,是如此的柔滑細膩,簡直比世界上最好的綢緞,還要滑上三分,
而那懦懦的溫暖,更是令的我的心頭,浴火達到了空前的高度。

「你這個畜生,你不得好死啊!」姐姐一邊用力的躲閃著我熱辣的吻,一邊
尖利的朝著我吼叫了起來。

「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身邊!」

此時的我,已經完全的被魔鬼占據了靈魂,再也顧不得什么世間的禮教約束,
清規戒律,怒吼了一聲,一把抓住了姐姐睡衣的領口,幾乎用盡了自己全身的力
氣,用力的撕扯了下去。

隨著撕拉一聲巨響,姐姐的睡衣,直接被我扯了開來,大片雪白的軟肉,完
全的暴漏在了我的眼前。

「你這個混蛋,快住手啊!「姐姐的雙手,緊緊地護住了被我撕得七零八落
的睡衣,淚眼婆娑的看著我說道。

直到此時,我才發現,獨處的姐姐,里面居然沒有穿胸衣!一對形狀完美到
了極點的乳房,就那樣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了我的眼前,雖然被她用手緊緊地攬住,
但是那一對粉紅色的小櫻桃,卻依然清晰可見。

「美玉,你好美,你真的好美!「

〈著姐姐那欺霜塞雪的肌膚,若隱若現的小櫻桃,我好似喝了最醇美的酒一
樣,頗為迷醉的說著話,嘴唇徑直的吻向了她高聳的鎖骨,然后,我好似蜻蜓點
水一般,順著她的鎖骨,一直朝著她脖頸間的中線吻了過去。

我正要繼續深入的動作,卻不想脖頸之間,陡然間多了一個又亮又硬的東西,
那東西尖利無比,冷的令人心寒。

「小皓,住手!「

姐姐冷酷的聲音,陡然自我的耳邊響起。

「小皓,如果你還這樣,我真的不介意殺了你,然后,我就可以去他的身邊
了!」姐姐的語氣里,已經完全的失去了生存的欲望。

在這一刻,理智終于再次回到了我的身體之中,我知道,現在頂在我脖子上
的,應該是一柄類似于匕首一樣的利器,如果我再繼續這樣下去,恐怕不僅無法
得償所愿,就連自己的小命,都要搭在這里。

「姐,你別這樣,我走,我這就走。」

我訕訕的說著話,小心翼翼的站起了自己的身體,一臉警惕的盯著姐,戀戀
不舍得離開了身下的大床。

直到此時,我才看清楚,姐姐手里拿著的,赫然是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看
著床頭柜上,有氣無力的躺在那里的半只吃剩下的蘋果,我明白了事情的全部經
過。

「姐,你別這樣,你聽我說……」

我一邊和她小心翼翼的解釋著,一邊退開了大床的范圍,而我的眼睛,卻有
意無意的盯著她手里的水果刀,以便有了機會,便將水果刀搶到自己的手里。

姐姐仿佛看出了我的意圖一樣,將那水果刀比在了自己嫩白如雪的長頸上,
楚楚動人,猶自沒有擦干凈眼淚的俏臉上,赫然的有著一種一往無前的決絕。

「你要是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殺了我自己!」

事到如今,我在想要奪下她手里的刀,繼續自己未竟的事業,顯然已經不可
能。為今之計,只有迅速的離開,同時,想辦法恢復姐姐對我的信任才是最要緊
的。

一旦冷靜下來,我的腦袋,立刻便好似計算機一樣,飛快的轉動了起來。只
在眨眼之間,我的心里,已經有了進一步的計劃。

「姐,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你知不知道,我是真的愛你的,如果我對你的
愛,真的傷害到了你,那么,從今往后,我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我痛心疾首的看了姐姐一眼,努力地讓自己的眼神里充滿內疚。

「姐,我走了,以后媽那邊,你就多照顧一些吧,出了這種事情,我實在是
沒有臉,再去面對她老人家了!」

我的這句話,絕非無的放矢,一方面,是在提醒姐姐,我們還有一個母親,
要她不要一時糊涂,為了那個混蛋去殉情,另一方面,卻是在心軟的她面前,努
力地維系著一抹微薄的親情,以防止姐姐真的為了今天的事情,和我恩斷情絕。

只要她的心里,還認可那一抹淡淡的親情,那么,我這個在商界翻云覆雨,
經歷了無數風浪的商場小白龍,就不愁沒有辦法,用這一點星星之火,徹底點燃
姐姐的大草原。

我的話,果然奏效,聽我說完,姐姐的身軀,不由自主的劇烈顫抖了起來,
顯然是在壓抑著心底無窮無盡的哀傷。

我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而此時我要做的,卻是要離開她,給她一點
情感上恢復的空間。

雖然對她戀戀不舍,但是,我依舊下定了最大的決心,戀戀不舍的看了姐姐
一眼,這才大步的朝著門外走了開去。

我才離開她的臥房不久,屋里立刻便傳出了一聲金屬器皿落地的清脆響聲,
隨之而來的,則是姐姐低沉的啜泣之聲。

在這一刻,我是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去她身邊,把她抱在懷里,柔語的安慰
一番啊。

但是,為了最終的大計,為了最終讓她成為我的女人,我此時要做的,只有
心痛的離開。

(四)

夜已深了,而我的書房里,卻依舊亮著微弱的燈光。

這一夜,我徹底的失眠了,腦袋里想的,全是姐姐那成熟半滿到了極點的玉
體。我知道,自從那個家伙離去之后,我已經在也沒有任何的理由,把姐姐放開。

而之前的那次,與姐姐的親密接觸,也令的我,更加的堅定了要把姐姐弄到
手里的決心。

這一切,已經完全的沒有了回頭路!

我煩躁的嘆了口氣,伸手將那本厚厚的《催眠密錄》扔在了桌上,痛苦的站
起身,不斷地在書房里來回的踱著步子。

但是此時,我所煩惱的,已經不是該不該用這個方法,去占有我最愛的美麗
姐姐,而是如何去做的問題。

≈怕就連我最親密的媽媽和姐姐,都不會想到,我是一個催眠師,一個有著
博士生水平的催眠師。

大學的幾年里,我除了瘋狂的學習專業課的知識以外,更是瘋狂的迷上了催
眠術,只是在業余的時間里,我已經完成了國外某大學關于催眠學大學的課程。

而當我踏入了社會,進入了商海之后,我所引以為傲的催眠術,更是在無形
中幫了我很多的大忙,很多難啃的大單子,我都是靠著對相關的領導催眠拿下來
的。

眾所周知的,催眠術施展后,受術者會有很大的后遺癥出現,對于催眠那些
與我毫無關系的管理層,我的心里,沒有任何的負擔,但是,如今要催眠的對象,
卻是我最愛的姐姐啊!

更何況,我要做的,是對她進行關于感官方面的催眠,如果稍有不慎的話,
我最愛的姐姐,要么變成一個只懂得肉體只歡的蕩婦,要么,就會變成一個毫無
知覺的傻子,一個完全沒有自己意識的玩偶。

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活生生的美玉,是那個疼我愛我,對
我百依百順,能夠真心在我疲憊的時候,給我最真實關懷的美玉啊!

以前的姐姐,對于我這個親弟弟,是很關照的,即便是結了婚,她依舊會每
天和我通電話,事無巨細的為我安排生活上所有的點點滴滴,這樣的女人,除了
愛情之外,她幾乎給了我最真摯的溫情,而這樣的美玉,才是我心里的最愛。

否則的話,憑借我在商場上的人氣,巨大地財力,就算是要包養一個比她漂
亮許多的電影明星,也都綽綽有余,我又何必會單戀一枝花,只是愛著那個從小
到大呵護我長大的姐姐呢。

最終,我還是下定了決心,對她施展催眠術里最高級別的方法,怡情術,雖
然這種術法的施法極其的困難,稍有不慎,便可能前功盡棄,甚至于傷害到施術
者本人,但是,為了得到美玉的愛情,我還是決定,要盡全力去試一下。

計議已定,我便快速的行動了起來,由于姐姐現在的精神狀態很差,如果我
強行對她施術的話,很可能會導致她出現很多的后遺癥,所以,我現在要做的,
便是要極力的令她的精神狀態穩定下來。

至于方法嗎,那就是讓她離開自己熟悉的城市,換一個生活環境。

想到此處,我的眼睛,不自覺的落在了桌前報紙上,在那里,有著整版的海
景房銷售的廣告。

―――――――――――――――――――――――――――――――――――――

「小皓,這個房子,還真是不錯呢,不僅視野好,抬頭就能看到海,就連房
間,都是這么的寬敞呢。「老媽站在落地窗前,頗有些自豪的說道。

「媽,喜歡的話,就躲在這里住一段時間好了。「我看著她,溫婉的笑著應
了一句,這才把目光,轉到了心神不寧的姐姐身上。

「姐,知道你喜歡海,這座房子,就算做我給你的禮物好了。」

「嗯。「姐姐有氣無力的答應了一聲,繼續陷入了深沉的思緒之中。

「姐,你來看看,這里的家具好看不好看。」

我說著話,一把將她拉到了另一間屋子里。

「怎么,你還想要和那天那樣嗎。」

雖然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快半個月,姐姐的眼神里,猶自帶著一股凌厲的
防備,冷笑著對我責問道。

「姐,你真的誤會我了,我只是想說,這里離我的公司很遠,我不會經常回
來,我不在的時候,媽就拜托你照顧了。」

半個月的時間里,姐的精神狀態,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的糟糕,雖然臉色依
舊蒼白,夜里也經常會以淚洗面,但是卻不再像以前那樣的尋死覓活。

而我深深地知道,她之所以會這樣,完全是因為,還有媽媽這個世界上唯一
的眷戀。

正所謂打蛇打七寸,為了得到她,我在媽媽的身上,算是做足了文章。即便
這次,她同意來這里小住,也和媽媽的勸說,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

「當然了,我更希望,你可以去撫平心里的傷,即便是實在無法撫平,在媽
的面前,我也希望你可以去掩飾,不要讓她,也陪著你一起傷心。」

我帶著無限的真誠和傷感說完,轉身便走了開去。我知道,此時的我,還不
是時候,和她進行更深層次的接觸。

⊥在我走到門口的時候,姐突然出聲叫住了我。

「小皓!」

我回過頭,眼睛里赫然的充滿了一抹無法掩蓋的欣喜。

這是我在強奸她未遂后,她第一次主動和我說的話,第一次主動叫我的名字
啊。

「小皓,你在外面,多注意身體,不要亂吃東西,如果方便的話,晚上最好
回來吃。」

這時候的姐姐,突然又恢復了以前姐夫沒死前的嘮叨,我甚至可以從她的話
語里,聽出濃濃的關愛。

聽著這暖暖的話語,我的心防,忍不住便要崩塌下來,但是,我是真的不敢
留下啊,姐,你知道嗎,我不敢留下的原因,就是為了你啊,只要留在你的身邊,
我真的害怕,我會忍不住,在對你做出那天那樣的事情來啊。

如果那樣的話,我所做的一切努力,也必然會前功盡棄的啊。

「沒辦法,應酬多,公司的事情也繁雜,所以,我還是住在公司的跟前方便。
不過,你放心吧,有時間的話,我一定會回來,多陪陪你和媽的。」

我說完,大步的朝著門外走了開去。

―――――――――――――――――――――――――――――――――――――

闌珊的夜色里,我的辦公室里,卻依舊亮著如豆的燈光。

我將自己的身體,牢牢地陷在了真皮的座椅之間,而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盯
著眼前的顯示器。

雖然沒有和姐住在一起,但是,我卻在整個的海景公寓里,安裝了無數的攝
像頭,姐姐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我的眼睛,即便是她上廁所,或者是在浴室洗
澡。

而如今的她,正是在做著后者的動作。

此時的姐姐,完全想不到,她最信任的弟弟,居然會這么壞,在浴室里安裝
了防水的攝像頭,將她美人入浴的一切,完全的收在了眼底。

她緩步的走入了浴室,輕輕地解開了絲綢睡衣的紐扣,隨著睡衣紐扣的解開,
一對渾圓飽滿的玉兔,立刻自其中跳了出來,完全沒有任何遮擋的出現在了我的
面前。

雖然不知道被姐夫那個死鬼把玩了多少次,那對渾圓,卻絲毫沒有任何的走
樣,在那渾圓的頂端,赫然是一對嬌挺細嫩的粉紅,并沒有因為那個死鬼的玩弄,
而變得漆黑如墨。

〈著姐姐的那一雙嬌挺得小葡萄,我的巨龍,立刻便昂起了他高傲的頭顱,
在西褲的束縛下,我的小龍,已經漲得有些疼。

反正這里,只有我一個人,我做任何事,都不會有顧忌,于是,我索性便拉
開了自己的褲鏈,將那肆無忌憚的小龍釋放了出來。

而此時的姐姐,已經完全的除去了身上的所有束縛,環抱著自己的玉臂,緩
緩地走到了花灑下。

〈著姐姐完美到無法再完美的身軀,我的心頭,就好似火燒一般的難耐,索
性對著姐姐的玉體,用力的套弄起了胯下的小龍。

雖然姐姐給我的,現在只是一個白嫩的背影,但是,只是看她瘦削的香肩,
柔軟的腰肢,以及緊致美臀上的一道淺淺的溝壑,已經足以令得我血脈賁張。

我套弄了好一會,背對我的姐姐終于轉過了自己的身體,向我毫無保留的展
示出了她最完美的一面。

一對高聳挺拔的乳房上,白嫩的肌膚,帶著點點晶瑩的水珠,看起來就好像
是一個剛剛洗干凈的水蜜桃一樣,配著那水嫩的一對粉紅色的小櫻桃,極度的刺
激著我的海綿體和視覺神經。

在她的身下,赫然是一蓬倒三角狀的黝黑濃密,在那里,由著我做夢都想進
入的粉嫩濕滑,雖然我現在還是處男,但是,只是想想從某些書上和網上看到的
那種欲仙欲死的描寫場面,我便對那里,充滿了無限的遐想和期待。

姐姐的纖手,輕柔的自嫩白的玉體上劃過,她擠出了一些洗浴液,在那對嬌
挺的乳峰上,輕柔的按摩著,不時地按摩著那對粉嫩的櫻桃,這一舉動,更是極
大地刺激著我體內的欲望。

我手上的動作,變得越來越快,而小龍,也在我的按摩下,完全的達到了最
為飽滿的狀態。

我的另一只手,點動著鼠標,將攝像頭關注的焦點無限的放大,最終放在了
她那一對粉嫩的椒乳上。

由于洗澡的關系,那對粉嫩的乳頭,高傲的挺立著,好似對我發出了最誠摯
的邀請一般。

我再也忍不住,將自己的身體趴在辦公桌上,伸出自己的舌頭,用力的舔著
屏幕上那對美麗的櫻桃來。一邊舔,一邊用力的擠壓著那隨時都可能爆發的小龍。

不一會的功夫,只是單純的舔她粉紅的乳頭,已經完全無法滿足我對她的迷
戀,我索性便將攝像頭的焦點,轉移到了她那黑色的叢林之上。

我閉上眼睛,想象著眼前的顯示器,就是她那令我血脈賁張,血管都快要脹
爆的黑森林,入鼻的,是那混合著沐浴露香氣和淡淡腥臊之氣的味道,那個味道,
雖然我并沒有聞到過,但是,只是這些想象,已經足以令的我瘋狂。

我的小龍,在我的想象中,達到了快樂頂鋒,我站直了身體,讓那一股濃濃
的白色液體,一股腦的噴射在了顯示器上。

〈著那精液,順著顯示器的屏幕,緩緩地在姐姐濃密的森林間流淌著,我的
心里,儼然有著一種心滿意足的征服感。

(五)

隨著我的腳步,緩緩地步入客廳,丹丹聽到聲音,一路小跑的朝著我奔了過
來,開心的在我面前又蹦又跳。

我俯下身體,伸手溫柔的撫摸著小家伙光亮的短毛。小家伙頗為善解人意,
無比親切地舔著我的手指。

「丹丹,是舅舅來了啊。還不快點去,給舅舅把拖鞋取來!」

屋內傳來姐姐溫柔如水的聲音,里面隱隱的有著一種興奮和久別的思念。

姐姐住進這座海景公寓,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我只會去過兩次,一次是去給老媽過生日,而另一次,
則是專門把一只渾身雪白,沒有一絲雜毛的小鹿娃娃寵物狗,送到了姐姐的身邊。

從小便喜歡養狗的姐姐,對于這只小鹿娃娃很是喜歡,不但給她取名叫做丹
丹,甚至于每天,都要抱著她,在床上一起睡,平日里親自喂水喂飯,就好像是
在照顧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

或許,這就是心理學上常說的,情感轉移。

不管心理學上的說法,單從緩解姐姐的精神壓力來講,丹丹這步棋,我著實
走對了。

通過我安裝在家里的攝像頭,以及平日里對老媽在電話里的旁敲側擊,我知
道,自從丹丹出現后,姐姐的精神,開始逐漸的好了起來,到了現在,不但面色
紅潤,氣色正常,身體也逐漸的豐腴了起來,就連俏臉上,也出現了久違的開心
笑容。

眼見得姐姐恢復了以前的精神面貌,我知道,此時應該是我實行那個計劃的
時候了!

一向與人為善,促成了不知道多少對情侶的老媽,此時也成人之美,眼見得
姐姐恢復了往日的笑容,索性便和我們提出了告辭,理由嗎,自然是舍棄不了那
群終日泡在我家不走的老牌友和老街坊了。

老媽的離開,自然是更方便了我的行動,于是,在經過一系列的準備后,我
的計劃,也即將在今夜,完全的邁出最為關鍵性的一步!

「小皓,今天怎么有時間到我這里來啊。」對于我的行為,姐姐也好似有所
察覺,將淘氣的丹丹抱在懷里,頗有些警惕的問道。

只可惜,對于她的警惕,我的心里,也早就有所準備,聽到她發問,立刻苦
著臉,對著姐姐訴起了苦。

「姐,你是不知道啊,最近的應酬,實在是太多了,我在外面,吃壞了胃,
所以,就到你這邊來蹭飯了,姐做的飯,最是養胃,也最合我的胃口了。所以,
我就想讓姐你,給我當幾天保姆啦。」

從小到大,對于我的無賴,姐姐絲毫沒有任何的辦法,眼見得我又使出了小
時候最慣用的手段,姐姐無奈的搖了搖頭。

「小皓,你已經是大人了,還這么不注意保護自己的身體,看起來,你真的
是需要有個人,在你身邊好好地管管你了。」

姐伸出一只嫩白的手指,在我的額頭上用力的指了一下,毫不留情的罵道。

在這一刻,我是多么想說,姐,我希望那個人,就是你啊。難道你真的不能
體會到,你親弟弟對你的深切感情嗎。

「好啦,丹丹,去和舅舅玩一會吧。媽媽要去做飯了,一會帶你去散步,你
要乖哦。」

姐姐寵溺的將丹丹抱在懷里,頂著她小巧的腦袋說了一會話,這才將她放在
了我的懷里,蓮步緩緩地朝著廚房的方向移了開去。

「寶貝乖,爸爸抱!」

我一邊逗弄著手里的乖女兒,眼睛卻始終沒有從姐姐高聳的乳峰,以及渾圓
鼓脹的美臀上移開過。

對于丹丹,我始終對她以爸爸自居,哪怕姐姐反對了好多次,甚至于還嘲笑
我是想孩子想瘋了。

但是,就算姐姐再如何的聰明,也絕對的想不到,我已經決定,就在今晚,
成為丹丹貨真價實的爸爸!

和姐姐在一起吃的晚飯,顯得格外的溫馨和諧,在飯桌上,我極力的發揮著
在商場上練就的口才,妙語連珠的講著在我工作上的一些趣事,逗得姐姐不時發
出陣陣格格的嬌笑。

在她笑的時候,那對渾圓的突起,也隨著她的動作,有節奏的挑動著,令的
我的小龍,再也無法安分下去,高高的挺起了自己的頭顱。

為了掩飾小龍的尷尬,不至于自己的計劃提前暴露,我只得弓起了身體,極
力的不去想也不去看姐姐那充滿了誘惑的身體。

姐姐并沒有發現我的異常,如今的她,似乎已經將喪夫之痛,完全的隱藏在
了心底的某個角落,人也變得和以前一樣的健談。

「小皓,自從媽媽走了以后,我這幾天,可能是因為一個人的關系,夜里總
是睡不安穩,你回來住,有一個人陪著我,我又可以睡一個安穩覺了。」

此時的姐姐,似乎完全的忘記了一個月之前,我對她的那次不軌的行為,對
于我能夠留宿在家里,也顯得無比的興奮。

但是,她卻不知道,正是自己無意間的這句話,給了我對她光明正大實施催
眠術的借口。

「這樣啊,姐,還真是巧呢,前些天,我因為工作上的事情,也是很晚都無
法入睡的,后來,我的朋友,交給了我一個快速入睡的催眠方法,用在我身上,
倒是很管用的,要不,等晚上的時候,你也來試試。」

或許由于我這一個月來的表現,始終都是中規中矩,姐姐完全的忘記了那次
我對她做過的壞事,不但沒有提出反對,反而很高興的答應了下來。

晚飯過后,我和姐姐一邊愉快的說笑著,一邊洗刷著碗筷,收拾著餐桌,然
后,我們一起坐在沙發上,一邊聊著天,一邊看著電視。

在那一刻,我甚至真的以為,我們兩個,已經是真正的夫妻。而在晚間,做
這些事情,自然也是理所當然。

終于到了睡覺的時間,這一刻,我等了很久,但是,等到這一刻,真的到來
的時候,我卻突然間,感覺到了一股發自內心的恐懼。

她是我的親姐姐,和我一卵同胞的親姐姐啊,難道,我真的要對她,做那種
禽獸不如的事情嗎,雖然,我對她的占有欲,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是,即便
是那次的強奸未遂,我都是因為一時的腦袋發熱,真要讓我從容的去占有她,我
反而有些心里發毛。

⊥在我站在客廳里,為到底要不要對姐姐實施催眠猶豫不決的時候,姐姐的
聲音,卻陡然間在她的臥室內響起,徹底的令的我,再也沒有了任何回頭的余地。

「小皓,你怎么了,你不是說,有辦法讓姐姐睡一個好覺嗎。趕緊來,幫姐
姐催眠!」

當我步入姐姐臥室的時候,眼前的情形,更加堅定了我占有她的決心。

此時的姐姐,正慵懶的斜躺在松軟的大床上,姿態魅惑至極。云鬢散亂,半
遮住她清秀到了極點的俏臉,由于剛洗完澡的緣故,她的身上,依舊帶著沐浴乳
的濃重香氣,一身干凈的粉紅色絲綢睡衣,熨帖的貼在她嫩白的肌膚上,疊嶂的
峰巒,在其間若隱若現。

姐姐一條大腿,不自覺間高高的翹起,輕輕地戳在半撐在床上,雪白嫩滑的
肌膚,在睡衣巨大地開衩間若隱若現。

〈著姐姐好似海棠春醉般的豐姿,我的心里,此時在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屏
住呼吸走到了她的身邊,輕輕地挨著她的身體坐了下來。

「姐,你現在就要休息了嗎。」

我極力的集中精神,強迫著自己不去注意姐姐那幾乎成熟到了極點的身體,
以防止某個不聽話的小兄弟,在姐姐沒有被催眠之前,提前暴漏了我的真實戰略
意圖。

「是啊,我可不像你這個小夜貓子,熬夜熬到后半夜還不休息啦。」姐姐對
著我調皮的笑了一下,伸手按了按我的鼻子。

這是我們姐弟之間,以前經常會做的親密動作,但是,此時,在姐姐房間昏
暗的小夜燈的燈光下,卻頗有著一種令我感覺到血脈賁張的意味。

「那,那好吧。」

隨著姐姐的靠近,她身上那濃重的沐浴乳的香味,那身體上傳來的陣陣熱量,
都令得我呼吸急促,精神緊張。

只在這短短的一瞬間,我的額頭上,就已經沁出了點點的冷汗。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極力的平復了一下自己無比緊張的情緒,這才轉過身,
一臉緊張的看著姐姐。

「姐,要不,要不,我們,我們現在,就,就開始,開始吧。」

我結結巴巴的對著姐姐說道。

「好啊。」

姐姐似乎并沒有注意到我的緊張,她對著我溫煦的笑了一下,雙腿盤在一起
坐好,一臉溫煦的看向了我。

「姐,這是我新學習的催眠療法,你準備好了嗎。」

我極力的壓抑著自己內心的緊張和狂喜問道。

姐姐溫柔的朝著我點了點頭。

「姐,這是很正常的,你沒必要緊張了。」

我極力的朝著姐姐擠出了一個微笑,在床上坐直了身體,輕輕地按摩起姐姐
松軟的香肩來。

「姐,放松,盡量的放松。」

「嗯。」由于我的按摩手法很到位,只不過幾分鐘的功夫,姐姐的身體,就
已經完全的放松了下來,嘴里甚至還發出了幾聲舒服的呻吟聲。

我見姐姐的身體完全放松了下來,直到此時,已經是實施催眠術的最佳時機
了,便停止了對姐姐肩膀的按摩,轉而下床,站到了姐姐的面前。

「姐,你現在,看著我的眼睛,我們的催眠,現在要正式的開始了!」

「姐,看著我的手指!」

我對姐姐輕柔的一笑,舉起了自己的食指。

「嗯。」

姐姐對著我嫣然一笑,那天然雕飾的媚態,令的我的小兄弟再次不安分起來
啊,高高的昂起了自己的頭。

「姐,你知不知道,我愛死你了,如果得不到你,我的生命就和行尸走肉一
樣,再也感覺不到生命的任何光彩了!」

我在心里哀鳴著,食指開始有節奏的晃動了起來。

「姐,你要盯緊我的手指,腦袋里盡量的不要想事情,盯著我的手指。」

「嗯。」

姐姐乖巧的答應了一聲,如水的眸子,隨著我的食指有規則的動了起來。

隨著我手指的律動,姐姐的眼神,逐漸變得暗淡了下來。

這是催眠術里的第一步,首先,讓人的心神感覺到疲憊,只有被催眠者心神
疲憊了,催眠術施術者才能夠趁虛而入,進而控制被催眠者的潛意識。

「姐,你是不是覺得困了?」

我的聲音,就好像來自于地獄一般,幽深而茫遠。

「嗯。」

姐姐無力的點了點頭,一雙美麗可愛的雙眼皮,輕輕地垂落了下來。

我站起身子,伸出自己的食指和中指,輕輕地在姐姐的額頭上揉弄了起來,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加重姐姐的催眠程度,從而使其快速的進入深度睡眠。

隨著我手指的按摩,姐姐閉上了美麗的雙眼,身體也不由自主的癱軟了下來
啊。

按照催眠術里的理論,在這個時候,姐姐的外在意識,已經完全的封閉,而
我要做的,就是為她灌輸新的潛意識。

我伸出手掌,從她一對柔膩的香肩開始,輕輕地替她按摩了起來。

這在催眠術里,是很關鍵的一個步驟,只有讓她的身體完全放松下來,姐姐
的潛意識,才能更好的接受我強制發給他的指令。

我的手從姐姐的肩膀開始,順著鎖骨逐漸的下滑,直到姐姐豐滿的前胸,這
才停在那對飽滿的雪峰上,順著其玲瓏曼妙的曲線,有節奏的滑動了起來。

我手上的動作,相當的有技巧,就好像我平日里在愛情動作片里學來的那樣
啊,時松時緊,而姐姐那一對富有彈性的半球,則在我的手掌間,相當淫靡的變
化著形狀。

隨著我的揉捏,姐姐忍不住低吟出聲,作為一個過來人,自從姐夫死了以后
啊,她就沒有再和任何男人做過愛。

雖然有意識的時候,她還可以靠著意識隱忍控制,但是,如今在被催眠后,
她身體的本能反應,卻完完全全的出賣了她。

「姐姐,你身體的任何部位,都是敏感帶,只要我的手碰到的地方,你都會
感覺到快感,這種快感讓你欲仙欲死,無法抑制!」

我將自己的嘴巴貼到姐姐的耳邊,輕聲的對她說道。

姐姐的眼皮輕輕地跳動了一下,我知道,她現在的潛意識,已經接收到了我
的這個指示。

我的手掌,順著姐姐身體玲瓏的曲線,上下的游走著,從一對翹挺的高峰上
滑下來,一路的朝著姐姐纖白柔膩的大腿滑了下去。

隨著我溫柔的撫摸,姐姐最終忍不住嬌吟出聲,聲音好似黃鶯出谷,極度的
刺激著我心頭瘋狂的浴火。

隨著我手掌的動作,姐姐的身體,就好像扭糖一樣的扭動了起來,呻吟的聲
音,也變得越來越大。

她白嫩的小手,隨著我手上的動作,也開始抓住自己的胸前,有規律的律動
了起來。

「姐,你現在的身體,已經忍受不住這種難熬的寂寞了,你脫掉衣服吧,讓
我好好的干你!」

我的話語里,充滿了淫邪的意味。

「嗯。」

姐姐迷茫的答應了一聲,站起身子,雙手開始去解自己胸前的衣扣。

隨著那件絲綢睡衣的揭開,一道美麗的峰壑,立刻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皮膚
雪白,乳形渾圓,在紫色胸罩的襯托下,看起來相當的美麗。

那美麗的景致看的我淫心大動,可是,當我的眼睛落在姐姐下半身的時候,
卻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姐姐的蜂腰和翹臀上,穿著一件嶄新黑色束褲,這條束褲緊緊的護在姐姐的
下體上,將她的纖腰襯得更加曲線玲瓏。

∩是,當我的目光落在束褲那還沒有來得及扯掉的標牌上的時候,我才知道
啊,原來我自己,居然錯的離譜。

這一個多月以來的相處,姐姐從來就沒有放棄過對我的戒心,這件束褲,就
是姐姐為了防備我再做出那天那樣的事情,而專門為我預備的!

得知了這個消息,我的心,就好像是被大錘砸過一樣,痛的再也無法抑制。

十年的相思,好不容易等到那個人的離開,可是,就算那個被我稱作姐夫的
人已經死了,為什么在她的心里,還是沒有我的位置。

不,這絕對是一成怕的噩夢,一個令人無法置信的噩夢,我用力的搖著頭
啊,身體再也支撐不住的倒在了床上。

不受我控制的姐姐,再也無法壓抑的住自己的性欲,她的纖手扯開了自己的
胸罩,將右邊那一點粉紅色的殷紅,毫無保留的暴漏在了我的面前。

雖然已經不知道被那個死掉的混蛋玩弄過多少回,姐姐的乳頭,卻依舊好像
處女般的細膩滑嫩,此時,那點可愛的殷紅,正高高的挺立著,上面點點細微的
肉粒,也都清晰可見。

姐姐一只手輕輕地逗弄著那一點嬌紅,另一只手,卻伸進了自己的嘴里,從
艷紅的櫻唇里伸出一條粉紅的小香舌,輕輕地舔著自己蔥白一樣細長嫩滑的手指
啊。

那模樣,哪還有半點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樣子!

〈著姐姐那欲火焚身,騷媚入骨的模樣,我腦子里的情欲,再次壓倒了理智
啊,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跳了起來,身體徑直的竄到了姐姐的身前。

我將自己的手指頂在姐姐的額頭上,再次開始了對她的進一步催眠。

「現在,你的嘴也是性感帶,只要它一碰到我的身體,特別是我的肉棒,你
就會感覺到升仙般的興奮!」

我一邊說著話,一邊將自己的手指,順著姐姐的俏臉一路向下滑去,直接滑
到了姐姐性感單薄的紅唇上。

姐姐的舌頭,好似可愛的貓兒一樣,有滋有味的舔著我的手指,看著姐姐那
淫蕩的模樣,我再也忍不住,飛快的退下了自己的西褲和內褲,將早已無法忍耐
的大肉棒漏了出來。

姐姐見我脫掉了褲子,立刻撲向了我的腳下,輕柔的用舌頭在我的大腿上舔
舐著,一路的來到了我的兩腿中間。

姐姐的舌頭自下而上,輕輕地舔弄著我的睪丸,熟練地動作,令我不由自主
的想起了那個和她在一起的死鬼。

想不到,我心里比公主還要高貴的女神,居然以這種方式,去伺候那個死鬼
啊!

想到這里,我只覺得火沖腦門,大肉棒也隨著我的憤怒,激烈的抖動了一下
啊。

大肉棒用力的戳在了姐姐白滑細膩的粉臉上,二姐姐卻對于我這樣的舉動沒
有任何的反對,她的纖手捧住我的大肉棒,順著大肉棒的方向,自下而上的舔了
起來。

姐姐捧著我的大肉棒,就好像是在吃這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一樣,香滑的舌
頭,一溜煙的從上至下,那種舒適感,令得我的身體,情不自禁的顫動了起來。

姐姐似乎并沒有感覺到我的異樣,她拿起我的肉棒,輕輕地掀開包皮,將我
足有半個雞蛋大小的馬眼,一口含進了嘴里!

隨著我馬眼的入口,那種溫滑的舒適感,令我的大肉棒,再也忍耐不住而跳
動了起來,占滿了姐姐本就不大的櫻口。

姐姐的櫻口,用力的吸吮著我的大肉棒,小香舌也隨著吮吸的動作,不時地
在我的大肉棒上劃過,那種感覺,令我再也忍耐不住,大肉棒用力的抖了幾下,
身體自然地繃直,一股腥臭溫熱的液體,一股腦的噴進了姐姐的嘴里。

雖然已經射了精,但是我的大肉棒,卻絲毫沒有半點軟化的跡象。

而姐姐,見我射了精,身體極度疲憊的倒在了地上,一只纖手深入了自己的
束褲里,一邊用纖手輕輕地在束褲里律動著,嘴里發出陣陣舒爽的呻吟聲。

「致遠,愛我!」

姐姐的身體很敏感,只是輕輕地弄了幾下,就達到了高潮,而在她高潮時喊
出的話,卻讓我本來高聳的大肉棒,軟軟的垂了下來。

致遠是那個死鬼的名字,我沒有想到,姐姐愛他,居然會愛的那么深,就算
已經被催眠,就算他已經死了那么久,她的心里,卻依舊還在想著他!

姐姐并不知道我心里的幽怨,高潮過后的她,倒在地上喘著粗氣,臉上掛上
了一抹可愛的酡紅。

我的手緊緊地握了起來,尖利的指甲,深深地陷入了皮肉中,雖然流出了鮮
血,但是,我卻絲毫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

因為我的心,已經痛得麻痹了,再也不會感覺到疼!

「美玉,我發誓,我一定要光明正大的得到你,我要你的心里,只有我一個
人,只愛我一個人!」

我對著一臉滿足的姐姐,咬著牙說道。

(待續)

前面幾章情節過程寫的都是不錯,可是到了第五章可能就江郎才盡了,催眠這種實在是略顯老套了,本來還以為被姐姐發現了自己的欲望之后應該要怎么打動姐姐,結果卻是催眠實在讓人失望,這種還不如當時就強上了姐姐在想辦法讓姐姐迷戀上自己來的好。作者自己列的大綱:第一部,迷魂之愛,第二部,中毒,第三部,紅塵亂。

可惜他現在去寫架空小說去了,這邊等同于tj問題是姐姐一直在防備主角,強上了姐姐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沒準連面都見不上

催眠老套不老套不要緊,只要寫出文章的意味就可以了,文中主角自己也說了,不會讓姐姐變成人形玩具的作者不寫了嗎?請問作者叫什么啊?不錯的內容,但排版不好,看的比較累。其實我覺得作者已經寫得非常不錯,希望能繼續看到下文吧,就這么太監了實在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