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診療室[全篇完結]

2014-12-3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芳賀醫生,請坐到那臺診療儀上。」戴著無框眼鏡的男子指了指在房間中央的婦科診療臺。

和三個白衣男子一起進到房間的長發美男柔順地走了過去。輕輕坐到椅座的前三分之一處,纖柔的上身仰躺在微向后傾的椅背上,修長的玉腿抬到扶手上,臀部大大的向前突出著,本半臀瓣悠悠的懸在空中。

另外的兩名男子拿過放置在一旁的黑色皮質束帶,將診療臺上的美男加以固定,先將雙手扭到椅背后,然后用一厘米寬的束帶在胸前擰成8字連同大臂一起綁束在了椅背上,或許是不滿意美男雙腿間打開的角度,兩個男人分別抓住美男的左右腳踝向兩邊拉扯,直至美男的胯骨發出可怕的「喀、喀」聲,男人們才束緊了束帶。

綁束過程中,美男并未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只是慘白著臉嬌喘著。

沐浴在男人們的視線中,被束的身體出現了微妙的變化:淺褐的乳頭腫脹挺立著,服帖于胯間的性器開始慢慢充血抬頭,被分到極限的股縫間,紅腫的肛門蠕動著似是邀請著男人們的愛撫。

而三個白衣男人卻只是用視線一遍遍地游走在這具淫蕩的身子上。

「啊……不要……不要……」

「我們并沒有碰你。」

「不要……啊……不……不要只是看……」

「要我們怎么做?」

「摸……啊哈……摸我……」

男人們輕觸著一些無關痛癢的地方「不……不是……」

「那么請把你的要求說清楚!」「……難……難為情……」

「是嗎?」男人們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不……不要停……摸……啊……摸我啊……」

「哪里?」男人窮追不舍的問著「嗚……摸……摸我屁股上的淫洞……啊哈……摸……摸我下……下流的陰莖……嗚……哈……還……還有……還有胸前的騷蒂!!!」

「知道了」男人們滿意的點了點頭「哎,早上沒刮吧!」

「是,是的,對不起……」

「真拿你沒轍」負責摸陽具的小胡子男人轉身從桌子里掏出一個電動剃須刀,將規律震動的免傷型刮頭貼上早已硬邦邦的陽物。

「啊……啊……好棒……好舒服……」疹療臺上的美男放浪的淫叫著「說過多少次了,要每天刮否則第二天新長的毛茬就會把手刺的很不舒服。」

「對……對不起……」

「英井,把他的淫洞邊也刮一下。」

「OK!」

「咿……啊……啊!!!」

剃頭游走在敏感的花洞邊,不時滾過外翻的淫肉。常常肛交的洞口在剃頭的強烈刺激下松了開來,洞中涌上一股股白色的黏液。

「啪」白桃似的臀瓣上留下了一個鮮紅的掌印「閉緊!還沒讓你把營養液吐出來!」

「對、對不起」

「啊……啊……受不了了……請、請給我檢查……啊哈……我……我要……」
男人們交換了一個眼神,小胡子仍然用手中的電動剃須刀刺激診療臺上的美男。刀頭一會兒游走于胸前的紅豆上,一會兒到玉莖下的雙球上。直挺挺的陽具泛出股股淫水,圓潤的龜頭閃著淫糜的水光。

「這樣就受不了了,小淫貓?」

「啊……好……好棒……好舒服……!」

「英井,把他那根系上,現在射還嫌太早。」

「明白!」胡子男向正在準備檢查器械的眼睛男比了個OK的手勢,取出一根細麻繩,在美男的陰莖根部緊緊纏了三圈,在球、莖交會處擰了個麻花,緊緊勒過兩球中縫后打了個結。

「咿……咿……啊!!!」美男無助地搖擺著頭部。被撩撥的欲望被硬生生得阻斷,美男的眼角滑下了一行清淚。

這時,一直保持沉沒的卷發男把水池里的黑皮管接好后,又不知從哪找來了一個紅色的塑料桶。

眼看準備工作已經完成三個男人又集中到了診療臺邊。

「草藤,你是內科大夫,給他查查心跳和溫度。」

№發男人將掛在脖子上的聽診器戴好,手拿著冰涼的器械徘徊在美男敞開的雙腿間。

「啊!」

火熱的身子受到冰涼的刺激驚跳了下,卻并未影響到檢查的人。聽診器在圓鼓鼓的小球上停了片刻,又挪到直挺挺的莖干上按壓著一根根突出的經脈,可能是還不能確定結果,聽診器又在水涔涔的龜頭上摩擦了幾下,銀色的器具被股股淫水弄得濕淋淋的。

「舔干凈!!」

聽診完畢,卷發男將濕淋淋的器具垂到美男的面前,美男先是伸出舌頭舔了舔,「咕」的一聲把器具含入了嘴里。

抽出器具,卷發男笑瞇瞇地道:「小騷貨,還早了點,過會兒再喂你。」
說著又從兜里掏出一根水銀體溫計,在空中甩了甩,確定溫度底于了刻度線,在旁邊裝有70% 濃度酒精的瓶子里涮了幾下,作為基本消毒。

№發男彎下腰一手握住美男憋的紅得發紫的陰莖,一手拿著消過毒的溫度計,對準了不斷泛出淫液的鈴口。

「不潤滑嗎?」

「嘿!這么多淫水,我還怕太滑,溜出來呢!」

「哈哈哈!」三個男人相視而笑。

№發男并沒停下手中的動作,慢慢將玻璃體溫計壓入了美男的尿道。

「嗚……痛……不要……好痛……」

「騙人,你下面這張小嘴可說著好高興呦!」

「嗚……嗚……」

「約莫壓入了4厘米,露出36以上的刻度后,卷發男停止了動作,看著手上的表計算著時間。

5分多鐘后,男人抽出了美男陰莖中的體溫計,尾端還牽出了一條長長的銀絲。

「37。5度,有些低燒啊!打針退燒針吧!」

男人們點著頭,表示同意。

「上面還是下面?」

「上面吧,不過先讓他把上次的東西弄出來,一會兒上下一起玩。」

「快,小賤人,把昨天的營養劑吐出來!」

「不、不要!」

「放心,一會兒還會喂你新鮮的。」

「不……」

「啪、啪」男人狠狠摑了幾下白臀「讓你拉你就拉,快把昨天灌進你屁眼里的精液拉出來!!!」

美男知道躲不過,死心的放松了全身的力量,淫洞張了開來,露出黑黑的洞身,美男在小腹上運勁兒,只聽「啪嘰」一聲,一注白液流到了下面的紅桶里。似是觸動了體內的其他感官,精液之外的穢物也一發不可收拾的落入紅桶。
「嗚……好臭!」

「喝了這么多精液還是不能適應的鬧肚子嗎?」

「昨天的精液保存得還很鮮嘛!」

男人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著,以為早已沒了羞恥心的美男不覺流出了羞恥的淚。
「還是先給他洗屁眼吧!一會兒我可不想看著一個粘著穢物的洞!」

眼鏡男說著拉過了上好水的黑皮管,強大的水注噴在洞開的花門上,激得美男嬌喘連連。

向其他兩個男子使了個眼神,眼鏡男手下一使勁,粗長的黑皮管就壓入了張開的花門。股股涼水涌入腸道,美男激烈的痙攣著。

№發男則將高高隆起的褲襠對準了美男的櫻唇。

「小騷貨,等的著急了吧,現在就給你注射你最喜歡的退燒針。」

「是啊,等下還有我的營養液呢!」小胡子男附和道。

美男蹙緊雙眉,隱忍著體內水柱的沖刷和漲痛的刺激,顫巍巍的用牙咬住男人褲子的拉鏈,將頭部緊緊貼在男人的胯間蠕動著取出男人兇猛的陽具。

「嘿嘿,喜歡吧!」

「恩、喜、喜歡!」

「要好好服侍啊!」

美男伸出靈舌在男人的根柱上游走,「咕」的將獰猛的兇器含入了口中,一張俏臉被巨大的陽具塞的滿滿的鼓脹了起來。

「恩,好,吸的緊些,好,好……」雙手被縛的男子買力的用嘴取悅著男人。
被水漲大的肚皮,圓滾滾的,似是懷胎十月的孕婦,直到肚皮成了半透明的肉色,眼鏡男才關上了水閘,黑色的皮管卻仍被留在美男的體內,在水液被完整保留在體內的狀態下,眼鏡男開始發狠的拍打突起的腹部,發出「咚咚」的聲音。
「喂,不要下邊爽了就忘了上邊!」男人吼叫著,抓緊美男的下巴,狂猛的搖動著腰,陽具一次次猛烈的撞擊著美男的喉頭,無法吞咽的唾液順著嘴角滑落下來。

男人的動作越來越快,以瀕臨爆發的邊緣,下面的眼鏡男卻猛的出皮管,水柱「嘩」的留下,排泄的快感令美男放松了緊繃的神經,一股黏液趁機噴射進了打開的氣管,嗆的美男蒼白的面頰,染上了一抹紅暈,反倒添了一絲生氣。來不及吞咽的精液滑下了嘴角。

「下次小心點,嗆死他怎么辦?」卷發男責難的說「不會,他那么耐操,沒什么的,再說現在不是更可愛嗎?」

「這到是。」

停止了短暫的爭議,男人們的注意力再次集中了過來。細小的水流繼續從抖動的肛門里流出來。男人們知道游戲的高潮即將到來。

眼鏡男從重多儀器中拿出一只鳥嘴形的肛門擴張器,冰冷的紅銅器械將美男的肛門擴張成網球般大小,深邃的腸道暴露在男人們的視線里,為了更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形,男人們各持一把打火機,飄忽的火苗不但可以照亮幽深的洞口,跳躍的火舌更是會不時舔上白嫩嫩的臀瓣,每每這時美男就會顫抖著白臀哭叫出來,就連暗紅的腸臂也會隨著緊張的蠕動為了增添游戲的趣味性,眼鏡男拿出幾支油畫筆濃濃的沾上不知名的油液,深入肛洞內將油液在紅色的肉壁上刷了一遍又一遍,痛苦的哭叫也轉為了甜膩膩的浪吟。

當硬制的油畫毛刷刮過肉洞內的敏感點時,美男終于忍不住大叫:「啊……啊!!!讓我射,啊……射!!!」

「好」說著男人們舉著打火機,讓火苗灼燒著緊嵌在性器上的麻繩。這等于火苗直接灼燒著美男的性器。

「啊……不……燙!!不要燒……啊啊!!!」

性器遭到無情的燒烤,前列腺在毛刷的搔刮下撩撥起強烈的性欲,皮鞭加蜜糖的方式讓美男迷失了神志放浪的狂叫著。

「好……不……不……痛!……好棒……舒……舒服……啊……」

男人們著迷的欣賞著這條妖媚的淫蛇狂舞著,直至麻盛被燒斷,白濁的液體從勒得發紫陽具中噴灑出來,這場表演才宣告結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