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情欲君主 

2014-12-3 古典淫俠小說 激情小說

第一節課:生理衛生?
春天已經漸漸過去,夏天也已經快要到來,就要度過自己的高二生涯的小光,格外珍惜自己的這一次生日,從很多天前開始,他就開始想,如果自己真的可以實現一個愿望,他希望這個愿望是什么。
只是,一直到現在了,他還沒有什么頭緒。
現在正是上課時間,可是他卻借著尿遁,從教室里面逃了出來。
這節課是生理衛生課,正好學到了生殖相關的課程,他們那本來就只會照著課本念的老師,這節課干脆把課本丟在一邊,讓他們上自習。
大部分的老師,對這種類型的課程,還持有回避的態度。
在老師昏昏欲睡的時候,小光忍不住撒了謊,利用尿遁逃出課堂,畢竟這是他難得的生日,過了今天,他就要十四歲了。?日子總是過得很快,不是嗎?  小光雖然離開了教室,但是他并不真的打算去廁所,他們學校的廁所還是最老的那種蹲式的廁所,而且并不是沖水的那種,而是下面有一個洞穴,會讓所有的糞便或者尿液流到另外一個池子里,而很多人就會到這里來拉大糞給蔬菜上肥料。
每次去,小光都很小心,因為那里不但臭氣熏天,而且到處都有地雷,不小心就會弄上一腳,他可不像臭烘烘地回教室。
所以,他選擇了躲在樓梯的后面,打算等沒有老師看著外面的時候,從正門跑出去,去操場上玩。
說起來,小光并不喜歡上體育課,每次體育課他都會逃跑,然后去做自己的事情,而他們的體育老師也會對他的事情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不管不問。  終于,小光決定到學校的后山上玩,這個時間,學校后山上應該沒有人,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聽到了一聲責問:「你不上課,在這里干什么?」
小光轉過頭去,發現是學校高三體育班的老師,杜康威。
杜康威大概四十多歲,身高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雖然是體育老師,卻經受不住時間的洗禮而有了些微的小肚子。常年穿一身黑色的運動服,脖子上也總是掛著哨子。
他的頭發是現在中年人比較流行的,很短的偏分,眉毛粗濃,眼睛總是帶點笑意,看起來卻很有神,唯一的缺陷似乎是他的牙齒有點地包天,但是這樣的他,笑起來卻顯得很是有魅力,甚至可以用可愛來形容。
他似乎剛剛從后山的方向回來,大概是剛剛去廁所了。后山的廁所還是學校里面條件最好的廁所,所以如果有時間,他們大多都喜歡到后山的廁所去。  小光有些害怕,如果讓他的班主任發現他躲在這里,恐怕他又要挨訓了。  「怎么,你逃課了?」杜康威問道,聲音卻有些溫和。
其實他認識小光,因為小光每次上體育課的時候,都會逃跑,然后跑去看他的學生們訓練。
「嗯……我們上生理衛生課,那老師也不講課,所以我就自己出來了。」? ? ?
「生理衛生課?講到了男性生殖了吧。」杜康威一聽就明白了,他露出了笑容,寬容地拍了拍小光的肩膀,道:「嗯,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課,你在這里呆著吧,不過不要呆太長時間,一定要回去哦?」
小光點了點頭,心里卻想起了自己的那個愿望,然后他想,如果杜康威是自己的生理衛生課老師就好了。
⊥在這個時候,本來打算離開的杜康威突然轉過頭來,道:「不然的話,我就給你講解一下男性的生理知識吧。」?
「真的?」小光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那當然,關心學生的心理降,是我們老師的職責嘛。」杜康威想了想,把手伸到了自己黑色的運動褲中,解開了自己黑色運動褲里面的帶子,這樣的運動褲一般都是用一根類似鞋帶的帶子系起來的,所以一拉就開了。
然后,他把自己的運動褲褪到了膝蓋處,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內褲。
小光突然有些緊張,因為他們現在是在樓梯的下面,如果不是上課的時間,這里一定有很多的人上下來往,而現在也并不是安全的,畢竟這個學校里還有著很多的老師可以在這個時候自由來往。
但是,他卻無法拒絕杜康威的這個提議,原因當然不是因為小光想聽生理降的課程。?
捏起內褲的松緊帶再松開,如是幾下,松緊帶拍的杜康威的肚皮啪啪響,而杜康威那滿是汗毛的肚皮和汗毛下隱藏的東西也若隱若現。
他輕輕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很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早知道的話,我就換條新的內褲了,我剛才出了點汗,不要嫌棄。」
小光點了點頭,他自然不可能因為這個而嫌棄杜康威,他心里更加的緊張了,因為他能夠聽到不遠的地方,老師提問,學生回答問題的聲音,而現在他卻躲在樓梯下面,看自己很喜歡的體育老師給自己上生理衛生課。
似乎覺得不怎么方便,杜康威把自己的上衣的拉鏈拉開,然后把運動外套里面的體恤卷了起來,露出了他肚臍上下大約二十公分的位置,然后有些羞赧地笑了笑,把自己的內褲也褪到了膝蓋上方。
他略微有些小肚子的腹部已經完全呈現在小光的面前,黑黑的毛發有些雜亂,而在這黑色的毛發下面,則是他的男性生殖器——其實,這還是小光第一次以這種角度看到一個成年男人的生殖器,雖然他經常會很好奇,在自己老師筆挺的西裝褲的下面,是什么樣的光景,而如果他們把衣服脫得精光,又會和晚上睡覺時的自己有什么不同。
現在他明白了,如果給一個比較合適的比喻的話,自己的那個好像是手槍,而老師的這個,更像是黑漆漆的小鋼炮。
「嗯,這個就是男性的生殖器了。」杜康威有些苦惱地組織著語言,畢竟他不是一個真正的生理衛生課的老師,讓他講解生理衛生課,還是有些強人所難了。 ?
「你等一下。」他突然道,然后飛快地把自己的衣服穿上,跑了出去,過了大概兩分鐘,他拿著一本書興沖沖地走了回來。
「看!」他指著自己手中的生理衛生課的課本,然后把自己的衣服重新脫成剛才的那種模樣,然后他對照著書,開始了自己的第一堂生理衛生課。
「嗯……男性的生殖器有:陰莖、陰囊、睪丸、附睪、輸精管、前列腺等。」  第一句話之后,他就被難住了,他抓住了自己的陰莖,看了看小光,然后又看了看書,然后道:「嗯,這個是陰莖……陰莖是由海綿體組成,陰莖的前頭叫龜頭……」他把自己的包皮翻開,露出了紫紅色的龜頭,小光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那是粉嫩的顏色,原來成年人和少年的生殖器,有這么大的不同。
「嗯……」輕輕摩娑了一下自己的龜頭,他的陰莖抽搐了一下,似乎有些蠢蠢欲動,然后他對著書繼續念道:「嗯,這個……龜頭外有包皮,如果包皮過長或包皮口過小,就容易藏污垢不易洗凈,而包皮內的污垢容易引起陰莖癌,也是女方發生宮頸癌的原因之一……嗯,不過我覺得一般來說,是不用做這個手術的,你看,我的包皮現在看起來也有些長,但是如果陰莖勃起起來的話……」他大概暫時沒有這個欲望,所以一時間接不下去了,然后他問小光道:「你覺得……我是把它弄勃起之后再講解好,還是現在比較好呢?」
「我覺得,是勃起了比較好吧。」小光想了想,道:「如果可以這樣……嗯,就跟自動圓珠筆一般……」他心里猶豫了半天才走上前去,把杜康威卷起的體恤掀了起來,露出了他結識而黝黑的胸膛,和胸膛上如同兩顆黑豆的乳頭。
「自動圓珠筆一按筆帽就可以出來,咔嚓一聲,就出來了,然后咔嚓一聲,就縮進去了,如果你的陰……嗯,那個也可以這樣就好了。」
他把手按在了杜康威的左邊的乳頭上:「如果這個是那個按鈕,咔嚓……」  他一直很小心,生怕杜康威生氣,但是他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很配合,現在杜康威自己抓著卷起的體恤,低頭看著小光的動作,面上卻是小有興趣的模樣。  小光說咔嚓的時候,按住他堅硬的乳頭的手指一用力,然后小光突然發現,有什么東西頂在了自己的腹部,他低下頭,發現杜康威的陰莖正怒張著,青筋暴突,粗長了幾乎一倍,剛才那一瞬間,他就勃起了,頂的小光的肚子都有些疼。  「哎呀,真不好意思,有沒有弄痛你?」杜康威對自己的陰莖突然勃起似乎沒有絲毫的自覺,反而是對自己頂到小光而愧疚不已,他蹲下來,看著小光,道:「有沒有那里痛?」
他蹲下來的時候,也絲毫沒有在乎自己的陰莖正朝天豎著。
「我沒事。」小光剛才還以為他是要打自己,嚇得縮了一縮,現在才發現,原來他完全沒有這個意思。?」唉……你怎么能亂按呢?那個是我的圓珠筆的按鈕,一按的話,圓珠筆的頭就會伸出來,戳到你了吧,真是的,你太調皮了,還痛不痛?」
小光搖了搖頭,杜康威這才露出了釋然的笑容,伸手按向了自己的左胸,口中道:「咔嚓!」
「咦?」杜康威想象中的筆頭立刻縮回去的景象并沒有出現,他的陰莖依然筆挺,「咦?咔嚓……咔嚓……」他按了好幾次,口中發出了好多次的咔嚓聲,也沒有看到自己的陰莖有絲毫的變化,小光卻露出了笑容來:「老師,你好笨啊,那是我的圓珠筆,現在不太好用了,你當然按不下去了。」
「這是你的圓珠筆?我還以為是我的,怪不得按不下去。」
「大概只是比較相似吧,不過這確實是我的圓珠筆,只有我才能用的。」  「那……你來按下去好不好?這樣太危險,筆尖戳到人也是很痛的。」  「沒關系,這樣講解起來,應該是比較方便的吧。」小光道,杜康威想了一想,然后笑道:「還是你聰明,小光,我們果然老了,這都想不明白。」
「哪里,老師你還是很年輕的。」小光恭維他道,不過他現在已經對自己的老師沒有了絲毫的懼怕心理,反而覺得這樣很好玩。
「嗯……我們講到那里了?哦?這里?」從小光的手中接過了生理衛生知識的書,對著小光指出的那一段念了起來:「因此包皮過長或包皮口過小,在婚前一定要把過長的包皮切掉,這是個小手術,對身體及性功能不會有影響……這也是高中生理衛生課本里面會出現的知識嗎?那些編課本的家伙真實不負責任!這個先不說了,我們說下一個……嗯,我看看,是陰囊。」
他繼續對著自己手中的課本念道:「陰囊皮皺折多,離肛門近,又有豐富的汗腺,皮膚易潮濕,所以,易藏細菌,容易患陰囊濕疹,因此,要養成每天清洗陰部的習慣……」讀到這里,他抓了抓頭,嘿嘿笑道:「我就整天都會出汗,不過有時候偷懶,就會不想要洗,看來以后還要多洗洗才行能。嗯……保持陰部清潔、干燥、要勤換內褲……小光,你的內褲是什么時候換的?」
小光羞赧地伸出了三根手指,杜康威哈哈笑起來,小光嚇了一跳,他連忙把手指頭豎起來,放在了自己的唇上。
「嗯……」杜康威也警覺了,然后他繼續念道:「陰囊皮具有好的皮膚彈性,遇熱就軟變寬,遇冷變厚變小……」現在的杜康威把自己的下體露在外面已經有五分多鐘了,所以看起來陰囊已經緊貼在了他的大腿根部。「維持陰囊的溫度比體溫低度,這樣有利于精子的正常產生,平時注意穿褲不要太緊,如太緊把陰囊緊貼在臀底部,這樣會使睪丸溫度增高,不利于正常精子的產生,是有可能造成不育的原因,也容易引起陰囊溫疹,陰囊炎等疾病。」
大概不知道該怎么講解,他猶豫了半晌,然后突然道:「嗯,那句話叫做言傳不如身教是吧,不如這樣吧,你自己來摸摸看看,就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把書本夾在腋下,向后看了一看,然后向后退了幾步,手扶住頭頂上傾斜的樓梯,然后把自己的身體向后弓了下去,把自己勃起的陰莖和陰囊露在小光面前。?
小光猶豫了一下,然后伸手摸去,因為氣溫比較低,所以那陰囊已經縮在了他的陰莖尾部,捏起來硬硬的,而杜康威的體毛很重,陰囊也毛茸茸的,摸起來卻是很舒服,也很好玩,小光好奇地捏捏弄弄,研究著和自己的有什么不同,然后他好奇地抓住了一根陰毛,然后猛然拔了下來。
杜康威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但是沒有動,只是口中道:「小壞蛋,干什么拔我的陰毛?讓你看陰囊,可沒有讓你看陰毛……」說著,他自己哈哈笑了起來,說實話,小光不覺得自己有什么好笑的,倒是覺得杜康威很好笑。
因為身體向后躬,所以他的肚子上的皮膚繃緊了,被小肚子掩蓋的八塊腹肌露了出來,顯得很有型,小光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肚子,然后順著他的體毛慢慢的撫摸著。
那體毛從陰部開始,向上呈現一個三角形,然后到肚臍下部縮小成了一根細線,再向上延伸到胸口,然后變成比較濃密的胸毛,小光的撫摸大概很癢,杜康威一直在嘻嘻哈哈的笑著,不過沒有移動身體。
上下摸了幾下,小光又被他的肚臍吸引了,都說人類的肚臍是身體的黃金分隔線,現在的小光確實覺得肚臍很有意思,他一只手玩弄著杜康威的陰囊,另外一只手卻伸出了一根手指,捅進了杜康威的肚臍里。
「哈哈!」杜康威身體一陣扭曲,拼命地掙扎,只是他卻依然保持著腰向后彎曲,身體前挺的姿勢,口中哀求道:「小光,咱們結束這一課好不好……太癢了,哈哈……哈哈……」
小光倒是很想多讓他求會饒,不過害怕他的笑聲驚動其他人,所以又玩弄了一回兒,后退了一步道:「好了。」
「嗯,摸完了?我就說,學習的時候要認真,你怎么跑去摸我的肚臍眼去了?  不聽話!」?
他絮絮叨叨地啰嗦了半天,都是在發泄自己對小光的不滿,小光連忙雙手合十,道:「對不起啦,我以后會認真學習的。」
「嗯,好了,我看看課本……嗯,接下來是睪丸了……」他看了看課本,無奈道:「看來,還是要保持這個姿勢……算了……」他又重新恢復了身體前挺的姿勢,把書本舉在自己面前,繼續念道:「在陰囊內,一般出生時已從腹腔下降至陰囊,如出生后睪丸一直不下降到陰囊,要帶小孩到醫院請醫生檢查,看是否為隱睪。如確定隱睪,要盡早手術治療,把睪丸放至陰囊內,睪丸產生精子以泌睪丸酮,睪丸酮是一種男性性激毒害,它的主要作用有:()促進男性器官的發育,()促使男性第二性征的出現,如長胡須,腋毛、皮膚變粗、骨頭粗壯、肌肉發達、喉結突出、聲音低沉等。()維持性功能,如保持的欲望和對異性的追求,促使陰莖的勃起,促行性的沖動等。()促進蛋白質的合成。睪丸產生睪丸酮后,睪丸酮被血液吸收,隨血液流到全身,與精子的運行是不同的,所以男性結扎后不會影響正常的性功能和身體降。」
他一邊說,一邊抓著小光的手,在自己的陰囊上移動著,撫摸著,讓他確認睪丸的形狀或者其他,然后他露出了沉思的表情,略微把頭抬起來,道:「你這樣是不是不怎么明白?嗯……這樣吧,我去醫務室借把手術刀來,切開給你看看……」
小光嚇了一跳,杜康威很是認真地直起了腰來,再次把自己的衣服穿了起來,打算真的去做,小光連忙道:「不用,不用!」
「真的可以嗎?」杜康威皺了皺眉頭:「如果不這樣做,或許你會學不會,你知道,我不是生理衛生的老師,大概講不好。」
「不用,真的不用,老師你講的比我們生理衛生的老師好多了。」小光連忙道:「你看,快下課了,不用去了,我們以后再繼續吧。」
「快下課了?」杜康威長噓了一口氣:「還好,講生理衛生真的不是我的強項,以后除了你,我想我不會給別人講這種課的。」
小光心說,你當然不會給別人講這種課,因為這種上課方式應該是我專屬的吧。
⊥在這個時候,下課鈴突然響了。
「你看,這下課了吧。」小光笑道,杜康威摸了摸小光的腦袋,道:「真的,你說的還真準,那么我就先走了。」
他把自己的腰帶系好,然后看到了自己高高突起的褲子,苦惱道:「你看,這圓珠筆收不回去了,你幫我把它收回去吧,這樣一直在路上走,也不雅觀啊!」  「嗯,好吧……」小光道。
「謝謝你,小光,你真好。」杜康威抱住了小光,感激道,而小光則把自己的手伸進了杜康威的體恤里,輕輕按了一下他堅硬的乳頭,口中發出了咔的一聲。  杜康威的陰莖立刻軟垂了下去,杜康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道:「那,下課了,你也回去上課去吧,我先走了。」
「再見,杜老師,下一次再給我上課啊!」
「好!」杜康威揚了揚手,大步走了出去,就在他走出樓梯間的時候,突然轉過頭來,問小光道:「對了,你們下節課是什么課?」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體育課吧。」小光想了想,道。
「那……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我跟你們老師說一說,讓你跟我上體育課,我看你經常會一個人在體育課上亂逛吧。」
「太好了!」小光當然愿意。?
「真的?」杜康威露出了看起來很陽光的笑容。
第二節體育課對其他的高二學生來說,這是非常難得的體育課,至少他們可以從繁重的課業里面脫離出來,打打籃球或者玩玩其他的……可惜的是,前段時間隔壁班級有一個學生踢足球不小心摔斷了腿之后,學校就開始禁止踢足球了。  好在小光也不喜歡踢足球,現在他正呆在杜康威的辦公室里面。
說是辦公室,但實際上,這里更像是器材室或者是倉庫,這是一個很大的大房間,里面有大概一半的位置用來放置各種各樣的器材,比如籃球,墊子或者鞍馬。?
而在這些器材的旁邊,有一個大概三十坪的空間,而在那片空間處,放了三張對在一起的辦公桌,杜康威的辦公桌就是其中一張。?
小光坐在杜康威的桌子的對面,杜康威正埋頭寫著什么,他的外套已經脫掉了,放在了自己身后的衣架上,此時只穿著一件運動體恤,小光無聊的坐了一會兒,然后爬到了桌子上,伸手摸了摸杜康威短短的頭發。?
杜康威抬起頭來,笑了笑,道:「怎么,無聊了?」
杜康威是一個看起來很有魅力的男人,而用另外一個詞來說,就是性感,所以小光忍不住打算伸手摸摸他,而他在摸杜康威的腦袋的時候,又想起了剛剛杜康威給自己上生理衛生課的時候,那種獨特的觸感。
「也不是無聊……」小光雖然很是百無聊賴,口中卻沒有承認,他看著杜康威,道:「你在寫什么?」
「我在統計那些小子的成績,看看他們到底應該怎么訓練。」杜康威又低頭寫了一陣,然后無奈地甩了甩自己手里的圓珠筆,它似乎沒有墨水了。
「我記得我還有一桿筆……」杜康威拉開了自己的抽屜,找了找,沒有找到自己的筆,卻找到了一根筆芯。
「算了……」他弄了自己沒有水的筆,打算換上筆芯,然后他發現,這筆芯實在是太短了。
「真是的,我還有幾分鐘就寫完了,竟然這樣……小光,你的圓珠筆借我用用。」
「圓珠筆?」小光愣了愣,杜康威拍了拍自己的左胸,道:「就是這個啊,你的圓珠筆不是在我這里嗎?讓我用用好不好?」
說著,他走到了小光的面前,撩起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自己左邊的乳頭,道:「來,幫我按開,我自己按不開它。」
小光愣了愣神,然后伸出手去,按在了他的左邊乳頭上。
「咔嚓!」這回卻是杜康威自己發出了這樣的聲音,好像他真的是一桿圓珠筆一般。
「好,伸出來了。」杜康威笑了,這次小光看的很清楚,在他按下了所謂的按鈕的剎那,杜康威的陰莖幾乎是以彈跳的速度跳了起來,把他的褲子支起了老高。
解開了自己的褲子,然后把褲子褪到了膝蓋,然后又把內褲褪下來,杜康威捧著自己的陰莖看了看,卻皺起了眉頭:「小光,你的圓珠筆也沒有水了。」  「啊……是嗎?我不知道……」小光真是很好奇他接下來要怎么辦。
「對了,試驗一下這根筆芯。」他把自己從抽屜里面找到的筆芯拿出來,在紙上畫了畫,發現確實好用,然后他抬起頭,對小光道:「我把這個筆芯放進你的圓珠筆里面去吧,應該能夠好用。」
「你……你試試……」小光想不出來他要怎么放,難道他……
「嗯……」大概因為站著不容易看到自己的陰莖,他拎著褲子走到了桌子前面,斜靠在上面,一手抓住了自己的陰莖,撥弄了兩下自己的尿道口,然后另外一只手拿著那根筆芯瞄了瞄,笑道:「應該能夠放進去,我試試!」
杜康威大概是個行動派的人,他還沒有說完,手就已經動起來了,他把那筆芯對準了尿道口,然后向里塞了進去。?」嘶……」一聲痛嘶響了起來,杜康威大概從來沒有想過,裝一個筆芯還會感覺到很痛,他很是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小光,然后努力把那筆芯塞了進去。
但畢竟尿道口不同于普通的地方,筆芯的尾段很堅硬而且沒有多少彈性,所以杜康威塞得很辛苦,幾乎是一毫米一毫米的把筆芯向里塞,塞的過程還老是發出類似大便干燥的聲音,小光覺得自己一陣惡寒,突然覺得自己的下體涼颼颼的,他出言阻止道:「老師,你去買一個新的吧,不要向里塞了。」
他實在是看不過去了。
「馬上就要進去了。」杜康威卻是那種不喜歡放棄的人,但是此時他又遇到了困難,杜康威的那圓珠筆芯是那種在前面有一個用來卡彈簧的卡的,現在那卡正好卡在了尿道口外面。小光轉過頭去,不忍心再看,只聽到他又絲絲拉拉地叫了半天,終于把那筆芯塞了進去,只露出了一個頭在外面。
「看,這不是好了?」他很驕傲地拍了拍自己的「筆頭」,道「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不是嗎?」
確實是這樣吧……小光突然覺得,自己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他上下打量著現在的杜康威,他的下身裸露著,褲子和內褲都褪到了膝蓋,陰莖筆直地向上豎著,里面插著一根圓珠筆芯,他裸露在外面的結實的屁股正靠在小光面前的桌子上,黝黑的皮膚倒映在光滑的寫字臺上面鋪著的玻璃上,看起來充滿了一種力量之美……和變態的詭異。
「嗯,這下有筆了,你如果無聊的話,那里有些東西你可以玩,籃球什么的,隨便拿就可以了。」
「我不喜歡那些東西的。」小光搖了搖頭,其實小光的身軀也說不上是瘦弱,不過他確實不擅長運動,所以他才會不上體育課,而站在這里。
「嗯,那么……我的上衣口袋里有一串鑰匙,那鑰匙可以打開后山的門,你可以到后山去玩。」?」我也不想去后山……」如果是之前,后山對小光是有著很大的吸引力的,但是現在,小光卻在想,他和杜康威在一起,還會發生一些什么事情。
「那……等我寫完了,我陪你玩點什么吧,你好不容易上一次體育課,怎么能讓你就這么呆著呢。」說這些話的時候,杜康威也在嘗試著各種姿勢來寫字,他發現自己現在怎么都不舒服,起初他站在桌子旁邊,伸手把自己的陰莖按下去,打算在紙上寫字,只是他的陰莖一直在跳動,而想要把陰莖的高度壓成和筆一樣的角度,也有一點困難。
然后,他嘗試著把自己的本子拿起來,放在一個比較硬的文件夾上,放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利用移動屁股來寫字。
但是這樣肯定也不行,而他的這個動作引起了小光的一陣大笑,讓他很不好意思。
不得已,他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然后跨馬頓襠的姿勢站好,一手拿著本子,一手捏著自己的陰莖,但是這樣毫無疑問的,也寫不好字。
「嗯……有了!」他突然拍了一下手,把自己桌子上的東西都騰空了,然后把紙還是放在桌子上,自己則趴在了桌子上,他兩腿大大地劈開跪趴在那里,一手支撐桌子,一手捏住了自己的陰莖,打算寫字。但是那桌子很滑,他很難寫地工整。
「氣死了!連個字都寫不了!」杜康威有些生氣了,他有些惱怒地拍了拍桌子,然后轉過頭來,哀求小光道:「你幫我寫吧,我是寫不了了。」
「我?」小光很是吃驚,他沒想到杜康威竟然會來求他,他猶豫了一下,杜康威道:「等我寫完了,我好陪你玩,好不好?這樣吧,今天中午,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這個其實很有誘惑力,所以小光點了點頭,然后走到了杜康威的身邊,在凳子上坐了下來。
而杜康威橫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全身上下只有一件運動體恤和一直在脖子上沒有取下來的哨子,他粗壯的大腿分成了一百二十度,分別搭在桌子的兩個邊緣,而兩手則如同俯臥撐一般彎曲著,讓自己的陰莖垂在桌子上。
「這樣不行,嗯……上身趴低點,屁股翹高一點……我說的是角度,不是讓你抬高屁股!」小光按著杜康威的身體,杜康威的胸口已經貼在了桌面上,屁股也拼命夾緊,才勉強達到了可以寫字的程度。
「嗯……」小光伸出手去,抓住了就垂在自己面前的,尿道口里面塞著圓珠筆芯的陰莖。杜康威的陰莖勃起之后,大概有一個小點的雞蛋那么粗,長大概是十五公分,如果這真的是筆的話,一定很不舒服,更不要說,這個根本就不算是筆了,小光以拿筆的姿勢抓住了他紫紅色的龜頭,然后輕輕撓了一撓,杜康威全身都戰栗了起來,似乎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小光笑嘻嘻地又弄了一下,杜康威轉過了頭,從肩膀上方看過來:「怎么了?  筆不好用了嗎?不然我還是去買一個吧。」說著他就打算爬起來,小光連忙按住他,道:「不用,不用,很好用,很不錯的!」
「是嗎?那就好。」杜康威又付低了自己的身體,小光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東西,道:「把這些抄在一起,然后求出平均數就可以了吧。」
杜康威嗯了一聲,小光開始使用這管人體圓珠筆,開始了艱難的工作。  說起來,杜康威很有天賦,很快他就找到了感覺,屁股和身體總會恰到好處的轉移角度和位置,順著小光的手臂移動,很快,小光就發現,自己使用的這管筆其實很好用,除了它有時候會跳動那么一兩下,而且軟軟的,熱熱的。
寫了大概十五分鐘,他們就把平時大概需要十分鐘的東西處理完了,小光拍了拍杜康威的屁股,笑道:「好了,基本上算是寫完了,你下來吧。」
「好了?」杜康威的全身肌肉其實都已經開始酸痛了,保持那個姿勢,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他跳下了桌子,伸了一個懶腰,全身的骨頭節發出了一陣噼噼啪啪的聲音,然后他把自己的左胸湊到了小光的面前,道:「來,把筆按回去吧。」
小光在他的左胸口上按了一下,杜康威發出了一聲咔嚓聲。?而那陰莖,也如同泄了氣一般突然軟化了下去,不過因為里面穿著一根圓珠筆芯,所以顯得依然硬邦邦的。
「我們玩點什么東西吧……咔嚓……你……咔嚓……想……咔嚓咔嚓咔嚓…  …」并不是杜康威喜歡這樣說話,而是小光發現杜康威自己會發出咔嚓聲之后,忍不住多按了幾次,后來幾次,小光按得太快了,杜康威就再也不能說話,只能在那里一直發出咔嚓聲。
大概十多秒鐘之后,杜康威的面孔已經憋得紫紅,小光一直再按,讓他連呼吸的時間都沒有。?
這個時候,小光終于放過了他。
他深深地喘了一口氣,然后使勁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才道:「小光,你想玩什么?」
「嗯,我什么都不想玩,不如我們去買圓珠筆吧。」
「嗯……一直用你的也不是辦法,不過現在還是不要去了,等中午吃飯的時候,順道買來好了,現在先拿你的用著。」
既然你自己不體諒你自己,我就不管了。小光這樣想著,他又坐回了自己的凳子上,道:「那……我們玩什么好呢?」
一時間,他真想不起來,自己到底要玩些什么。
「我這里真沒有什么好玩的,不然我們玩撲克?」杜康威拿起了自己的褲子,剛打算穿起來,然后杜康威驚訝道:「呀,圓珠筆漏水了!」?
「嗯?」小光看向他的方向,大概是剛剛寫字的時候,經歷了太多的撫摸,現在杜康威的尿道口里面,有透明的黏液慢慢滲了出來。
「快,洗洗它……」杜康威抓著自己的陰莖跑了過來,他在小光的面前急得團團轉,卻找不到水,然后他一轉身,就打算跑出去,小光嚇了一跳,連忙道:「你做什么?不要出去,快回來!我這里有水!」
小光心急之時隨口說了一句,卻沒有想到,杜康威竟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道:「真的,我竟然忘記了,你那里也是有水的!」他跑到了小光的面前,在小光的身前屈膝跪了下來,道:「我從這邊灌水沖沖……你不要跑,不要那么小氣嘛,不過是一點水而已啊!」
小光嚇得哇哇大叫,但是杜康威死死的抱住了他的雙腿,他連掙扎都掙扎不了,杜康威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小光還沒有反應過來,杜康威就已經解開了他的前開門,用嘴拱開了他的內褲,然后猛然一口含住了他的下體。
那平時只用來撒尿的東西,突然被一個溫熱的東西含住,小光身體一軟,突然就沒有了力氣,然后他感覺杜康威溫暖而潮濕的口腔包裹住了他的陰莖,并使勁地吸著,那種奇怪的被吮吸的感覺讓他的雙腿一軟,差點就倒在地上,好在杜康威眼疾手快,一瞬間就抓住了他的腰,然后杜康威就可以更加專注地埋首在他的胯間。
在杜康威的吮吸下,他覺得一股邪火向自己的胯下傳遞過去,不過是一瞬間,他那年輕的陰莖就翹了起來,那種感覺讓他覺得有些不安,他使勁向下按著杜康威的腦袋,而杜康威卻僅僅是用自己的大手抓住了小光的手臂,然后小光就無法再挪動分毫。
「我……我要尿了……」小光完全沒有抵抗地能力,立刻就繳械投降了,不過并不是射精,而是忍不住尿了出來。
杜康威大口大口吞咽著小光的尿,那感覺似乎是這是世界上僅剩的水一般,那種被一個強大的成年人抱住,拼命喝自己的尿的感覺,讓小光幾乎失去意識,他有那么一瞬間失神,然后他就聽到門口傳來一聲驚呼:「爸爸,你在干什么?」  小光嚇了一跳,轉過頭去,發現門口站著一個身穿灰黑色的運動褲和緊身體恤的男生,他大概一米九左右,體重大概也有一百八十斤,雖然只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卻已經比普通的成年人更加地強壯,他的頭發并不特別黑,看起來更像是灰色,聲音洪亮,也有著很明顯的地包天。
小光認識那個人,他是杜康威的兒子,叫做杜峰,也是小光最喜歡的一個體育生之一。
現在,讓他看到自己竟然在做這樣的事情,讓小光嚇了一跳,他那已經硬起來的下體幾乎立刻軟了下去,埋首在小光的胯下的杜康威抬起頭來,道:「我不是說了,在學校要叫我教練嗎?你怎么了?有什么奇怪嗎?」
「爸爸,你……你竟然……」杜峰的一對眼睛張地如同牛眼,他完全無法相信,自己的爸爸竟然……竟然會作這樣的事情……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小光的身上,在他的目光下,小光幾乎把自己的腦袋低到地上去,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境況,從他許下了那奇怪的愿望開始,他雖然發現周圍的世界發生了改變,卻不知道到底是如何改變,在他的潛意識中,他還是害怕著如果自己的能力突然消失了,會怎么辦?
「杜……杜峰……」小光結結巴巴道:「你……你怎么來了?」
「我……」杜峰也結結巴巴的,他伸出手去,指著自己眼前的兩個人:「你……你……你到底在和我爸爸做什么?」
「說什么呢……」杜康威放開了小光,站起來,怒聲道:「你過來!」?  「我……爸爸……」現在的杜康威完全光著身體,嘴角還滴著小光的尿液,下體也挺立著,全身都是汗,甚至在馬眼里還滴落著液體,這樣的景象讓他直覺地覺得,似乎有什么事情發生了,而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是好事情!
「你……你……你不是我爸爸……」杜峰的面色發白,他慢慢后退,然后轉身就打算跑,小光嚇了一跳,下意識道:「抓住他!」
⊥在那一瞬間,杜康威如同獵豹一般撲了出去,把杜峰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杜峰拼命掙扎,但是杜康威的雙手卻如同鐵鉗一般,杜峰一動也動不了。  「你這個孩子,真是的。」杜康威搖頭道:「你怎么了,發燒了不是?」  「爸爸,你放開我……你到底怎么了?你放開我……」杜峰拼命地大叫,小光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大個子這種脆弱的樣子,他在杜峰地身邊蹲下來,道:「怎么辦?他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杜康威疑惑道:「不過,小峰他好像是發燒了,我帶他去醫務室……」
「我也去吧。」小光道:「不過……你先等一下。」
小光很擔心杜峰會在路上大喊大叫,他蹲下來,看著杜峰,道:「杜峰,你不要叫,好不好?」
說完這句話,小光小心地期待著,讓他喜出望外的是,杜峰的聲音立刻變小了,他驚恐地瞪著眼睛,卻根本叫不出來,怒吼就像是貓兒在叫春。?」真的可以?」小光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并不只是可以影像杜康威,他甚至也可以控制別人……這真的不是在做夢嗎?是不是我一直還沒有醒來?
⊥算是沒有醒來,就算這是夢,也請讓我做得更長一點吧。
「杜峰,其實我和你爸爸真的沒有在做什么,不過是你爸爸的圓珠筆漏水了,我們洗一洗而已……」小光小心翼翼道。
「真的?」杜峰露出了將信將疑的神色,小光卻笑了。
如果能夠這樣解決,那么……事情就簡單了。
「當然是真的,不然你問問你爸爸。」小光道。
杜康威摸摸兒子的額頭,道:「兒子,你沒事吧,剛才你發什么瘋呢?」?  「嘿嘿……」杜峰傻傻一笑,抓抓腦袋,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沒事就好。」杜康威走到辦公桌前,穿上了衣服,脖子上掛上了哨子,彎腰做了幾下運動,道:「好了,體育課要下課了,你們趕快回去吧。」
「回去吧。」小光看向了杜峰。杜峰嘿嘿一笑,點點頭。
和杜峰一起走在了路上,小光保持著領先半個身位的位置,從側前方看著杜峰,杜峰很壯實,同時還有一點肉感,因為天熱而半卷起來的緊身體恤下露出了露出幾塊腹肌,又有點肉感的小腹,上面還有點毛毛,黑黑的感覺。很寬松的黑色運動褲下,隱約露出一絲誘人的弧線,如果不是在人來人往的校園里,小光一定會去摸一摸。
不過,也不著急,小光有一種把好東西留到最后再吃的期待感,他期待著回到教室去。
杜峰長得高大健壯,而且也不是普通少年那種瘦弱豆芽菜的樣子,雖然不是英俊小生類型的,但是在校園里面卻很受歡迎,不時有人跟他打招呼,特別是其他的那些體育生,他們拍打著杜峰的肩膀,和他用渾厚到震得人胸腔發顫的聲音互相招呼,偶爾還會抱在一起扭打一陣。
小光靜靜欣賞著那些人和杜峰一起發瘋,有一種在欣賞自己的東西的快感。  他的目光讓杜峰有些不自在,他皺起眉頭道:「你那么看我做什么?」  「沒什么。」小光笑著,目光卻依然沒變,杜峰眉頭一皺,就要發作,不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忍了下來,他揮揮手,道:「我先走了。」
杜峰和小光并不是同學,其實杜峰是小光的學長,比小光高一級,已經是高三了。
不過,小光并不打算這么放過他,杜家父子都是他喜歡的類型,他皺眉,沉思著。
下一節課是數學課。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