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陰陽闖江湖

2014-12-2 亂倫小說 人妻小說

一個男子正在練武場練功,他練的滿頭大汗的,一個老人走了過來。

「天風,你的太陽神功已經練到第五重了,出去闖闖吧,別老是留在這里。」
「師傅你說的是真的嗎?我可以出山了。」

「呸……什么出山(臺語),是離開山里去江湖走走。」

「耶!!我先去收拾行李,明天就離開了。」

「希望天風能闖出一片天。」

天風離開山峰里那年天風才十五歲。

剛離開山峰不遠,天風就被一個老太婆捉住了。

「小子你是從太陽山峰下來的對吧!跟我走吧!」

老太婆拖著天風的一只腳走向太陽山峰的下面太陰山谷。

「老太婆你想要做什么,快放開我。」

老太婆不理會天風的喊叫一路把天風拖到一個山洞里,山洞里有著一個女子,看起來跟天風一樣的年紀,躺在石床上。老太婆將天風綁在女子的旁邊。

「靈兒,你有救了,我找到可以恢復你生命的人了」

「老太婆你說什么鬼話,我又不是醫生,快放了我!!」

老太婆拿出一半黑色的太極掛在靈兒的身上,也從天風的包袱里找到一半白色的太極,掛在天風的身上。

「傳說當太極合并時可以創造生命的奇跡,小子你認命吧!」

老太婆將靈兒與天風搬進另一間石室,脫光他們的衣服,將兩塊太極合并。
「小子你自求多福吧l把我的徒弟救活,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老太婆將石室的門關了起來,在石室里面兩個赤裸裸的男女,身體開始變化了。

兩個人浮在空中呈現69的姿勢,開始不停的旋轉變成了太極,然后變成了一顆球停在石室中央。

過了七七四十九天,球開始縮小了,慢慢的變成了一個人形……

由球體變成的地靈兒,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好痛……我的頭好痛喔……死老太婆。」地靈兒摸摸自己的頭。

石室的門打開了,老太婆走了進來。

「靈兒你活過來了,感謝蒼天。」

「我是天風,老太婆你別認錯人好嗎?」

「不可能,難道師傅騙人嗎?走我們去找我師弟商量。」老太婆抱著一頭霧水的地靈兒(天風),往太陽山峰走去。

「師傅快救我,我被這個老太婆捉住了」地靈兒(天風)看到自己的師傅高興的叫著。

「師姐,你帶著你的徒弟來我這里做什么?」

「師傅,我是天風啊,你不認得我了嗎?」

「開什么玩笑,我的徒弟是一個剛強的男子,怎么會是你這個柔弱的女子」老人笑著說。

這時候地靈兒(天風)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才發現自己身體發生了變化。
「我怎么變成女人了,這是怎么回事?誰能告訴我?」

這時候兩個老人走到一旁竊竊私語的討論,偶爾還偷看地靈兒(天風)一眼,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兩個老人走了過來。

「孩子,這是我們兩老的失誤也是你的奇遇,讓我們來告訴你吧!」

兩老開始敘述一段往事:在三十幾年前,我們同時拜兩儀先生為師,學習太陽及太陰神功,因為我不甘心讓這個女人當我的師姐,所以我們一直處的不好,但是我和師姐卻想在武功證明誰是老大,所以我們都將師傅教的神功練到第九重,可是師傅臨死前將太極項鏈分成兩半,交給我和師姐希望我們可以合力練成兩儀神功,并且開啟后山的山洞,拿取兩儀寶物,創造生命奇跡,大概就是這樣了。
∩是我這個師弟一直要我把老大這個稱號讓給他,我不肯又不想跟他爭,所以我便下山來到了太陰山谷,繼續練功希望能早一天練到第十重的太陰神功,有一天我看到師弟抱著一個男孩往山上去,我便偷偷跟上去,原來師弟是希望有傳人替他打敗我,所以我也找了一個女孩,讓她修練我的太陰神功,可是這個女孩練到第五重正要往第六重的時候被一只老虎嚇到,走火入魔死了,我利用千年寒石床使她的肉體不滅,等待他的徒弟下山,奪取另一半太極想創造生命奇跡救活我的徒弟,接下來你就知道了。

「然后我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了,那我現在到底是誰?以后該怎么辦?」地靈兒(天風)看著兩個老人。

「我看你以后改叫靈風好了」老太婆說。

「不行,我看改叫風靈好了」老頭說。

兩個人開始爭吵……

「停!!先幫我解決現在的狀況好不好」地靈兒(天風)向兩個老人大吼。
「我覺得應該先帶他去后山的山洞看看有沒有解決的方法」老頭說。

「也好,去看看師傅有沒有留下解決的方法」老太婆說。

兩個人帶著地靈兒(天風)往后山走去,到了一個山洞前面,他們看到一個小凹洞,接著地靈兒(天風)將兩儀的項鏈放進去小凹洞里面,一道光將地靈兒(天風)吸進洞里面,留下兩個老人在外面。

地靈兒(天風)到了洞里面,看到一個正在旋轉的兩儀,走了過去輕輕的碰了一下,兩儀忽然發出了聲音。

「我等了快五十年了,終于有人進來接受我的能量了」

「你到底是誰,到底在等誰?」

「我是一個能量體,在等能接受我能量的人,讓我先檢查你的體質,能接受多少能量吧!」兩儀飛進地靈兒(天風)的身體。

過了好一陣子,兩儀再度出現在地靈兒(天風)的面前。

「原來你是第三種體質,真是不錯,能接受我全部的能量」

「什么是第三種體質啊?」地靈兒(天風)好奇的問。

「所謂的第一種體質就是純陽體質,只可以接受我的陰能量,第二種是純陰體質,只可以接受我的純陽能量,而第三種體質則是陰陽混合體,可以接受我所有的能量」

「那要如何達到你所要的體質?」

「如果一男一女修練太陽及太陰神功達到第九重后,將兩儀合并即可達到靈魂互換,就是達到陽體陰功陰體陽功,再來就可以接受我的能量,就可以達到太陽及太陰神功最高境界第十重,如果兩個男女修練太陽及太陰神功其中有一人死亡,但是身體未腐壞時,將兩儀合并就可以達到陰陽混合體的體質,再來就可以接受我的能量,就可以接受兩儀最高境界混沌。」

「我有辦法恢復男兒身嗎?」

「當然可以,兩儀神功可以讓你幻化男女,像你第一重是陰功,練到第二重就是陽功,以此類推。」

「所以我可以恢復男兒身了,快一點我要接受你的能量。」

「那你先把衣服脫掉吧!我要將能量灌進你的體內」

地靈兒(天風)毫不考慮的將衣服脫的精光,兩儀開始旋轉慢慢的往地靈兒(天風)的下陰鉆了進去。

「慢一點啦……求……求你……唉呦……嗯嗯……啊……慢一點啦!!!!好痛痛……啊啊啊……」地靈兒(天風)呻吟著。

當兩儀完全鉆進地靈兒(天風)的身體后,地靈兒(天風)昏倒在地上。
「我的傳人你聽好,當你有需要我的幫助時,請用手握住你胸口的兩儀項鏈呼喚我的名「混沌」,我就可以給你幫助。」

地靈兒(天風)醒來以后,發現自己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便下了床往大廳走去。

「師傅,你們在做什么?」兩個師傅正坐在地上比內力,看起來好像到了燈枯油盡時,地靈兒(天風)用手將兩個師傅分開。

「你們在比什么啊?」

「我們在決定你以后叫作風靈還是叫做靈風,誰贏誰作主。」

「不用了,我決定以后女孩時叫作風靈,男孩時叫靈風,這樣可以了吧!」
「你是說你以后可以變男變女。」

「當然了,但是那是練到兩儀神功第十重時才可以,現在我只是女子,所以請叫我風靈」

「好了風靈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先留在這里練功好了,等練到第十重,再離開。」

「混沌」風靈用手握著胸口的兩儀呼喚。

「你有什么事情嗎?我的傳人。」

「請告訴我要如何修練兩儀神功。」

「我先跟你介紹兩儀神功每一重的特性再教你如何練功。」

第一重純陰體只可以以女子身份出現。

第二重純陽體只可以以男子身份出現。

第三重日陰夜陽體白天是女子夜晚是男子。

第四重日陽夜陰體白天是男子夜晚是女子。

第五重九陰三陽體一天有九個時辰是女子,三個時辰是男子。

第六重九陽三陰體一天有九個時辰是男子,三個時辰是女子。

第七重半陰半陽體女子的身體,可是性器官是男子。

第八重半陽半陰體男子的身體,可是性器官是女子。

第九重陰陽混合體隨著練功時的變化,亦男亦女。

第十重混沌體變男變女隨心所欲。

「修練的方法就是不停吸收別人的能量,來突破自己的界線,至于如何吸收別人的能量,就是不停的交合讓對方比你早達到高潮,好讓你吸收能量,我再送你兩樣法寶好了,幻衣可以變成任何衣服,變身珠服下后可以變成你看過的男女,但是在初期女體只可以變女體,男體只可以變男體,好好的修練吧!」

「不會吧!我還以為只要用心修練就可以了,原來還要與人交合啊!」
風靈走往大廳將剛才得知的事情告訴兩位師傅,并且請求下山修練神功。
「原來如此啊,那你要去哪里修練第一重神功,真傷腦筋」女師傅說。
「笨!去妓院就好了,那里多的是想干女人的男人」男師傅說。

「那我就去妓院修練神功了,師傅們保重了。」風靈回房間換上幻衣服下變身珠,收拾細軟往妓院出發了。

第二章妓院練神功

我下山后在山路上遇到一個嫁到遠方的姑娘,她的姿色和身材不錯我便想辦法靠近她,觸碰到她的身體,在花轎離開后,我利用變身珠的力量變成那位姑娘,并且將身上的幻衣變成一套村姑服,然后我就往城鎮里去了,在路上我盤算著要如何進妓院里修練,我想了很多種辦法,像是直接對妓院老板說我要來你這里工作,或是殺死紅牌妓女然后取代她的身份等等,最后我決定以賣身的方法來進妓院,我找到了一個老伯,我請他假扮我的父親把我賣進妓院,賣的錢五五分帳,而老伯也欣然接受了我的提議,帶我到城里最大間的妓院『迎香閣』把我以一千兩賣給妓院老板,我在事后從老伯那里取得五百兩的賣身費,我也順利的混進了妓院。

在妓院里我的花名叫做盈盈,準備在七天后的開苞大會里正式賣掉我的處女,然后正式接客,一想到七天后就可以修練神功,早日恢復男兒身,便高興的睡不著覺,同時也順便檢查這個身體。

我看著我那堅挺又頗大的乳房,尖端處乳頭和乳暈泛起淡淡的粉紅色,集中的胸部和中間一條乳溝,纖細的腰!彷佛風吹就倒的樣子。完美翹挺的屁股!筆直修長的美腿,找不到一絲傷痕。吹彈可破的皮膚,泛著淡淡紅色,晶瑩剔透,不需要化妝就明艷動人。更重要的是雙腿間有男人夢寐以求的細縫!

我把手伸到我的乳頭上一捏!一種電流般莫明的快感慢慢從乳頭傳到全身!
漸漸的我把右手移到下面,我找到我的細縫慢慢的撫摸,右手碰到陰唇內壁粉色的肉,有點痛卻又有點爽。慢慢我找到了可以帶給我十足快感的陰蒂接著我揉著陰蒂,慢慢的!我覺得下面濕了!這是種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我用手打開自己的細縫看到陰道口微微一張一合!我慢慢的把手指伸到陰道外面,發現自己真的好濕好濕,愛液都流到小腿上了。忽然覺得陰道里面好空虛喔!好想找東西來填滿它,原來女人有需要時就是這樣子!我伸出中指慢慢的插進陰道里!
「痛痛痛……」痛苦的感覺走遍全身,

但是偏偏陰道緊緊的吸住我的手指,不肯讓手指拔出來。我也舍不得讓手指出去。里面好暖和啊I能因為我是『處女』感覺好緊喔!我繼續往里插,疼痛越來越強烈,差一點我就受不了,想要將手指拔出。我又慢慢的把手指往內插,大概插入半根中指時受到阻礙。

「這……這不會是處女膜吧!」我想到七天后的開苞大會,我不能戳破我的處女膜,我就把中指退出來了,就在手指退出后,原本受中指阻礙沒流出來的淫水奪門而出!弄濕了我的地板。

接著又把手指移往我的陰蒂,拼命的刺激它,漸漸我的身體開始興奮起來!
終于達到第一次高潮了,我回過神之后發現全身都是汗!而且淫水還從大腿流到地上。

「當個女人真好」我虛脫的躺在床上想著。

七天后,我在開苞大會上被一個年輕的公子以六百兩買下了我的初夜,但是因為公子酒喝太多了,我便將公子扶到我的床上,我用玉手抓著他大雞巴對住我那嫩嫩小穴口兒,一陣搖晃后摩擦得我嬌喘大作。我坐在公子的上方,銀牙一咬,屁股用力一坐,「咕滋!」一聲,公子的大雞巴被夾進我那嫩穴口兒,一陣裂痛,嚇得我的臀部一提,小穴退出大雞巴,坐在他腿上望著大雞巴發呆。

「哇!這么大,怎裝得進去……」

我又愛又怕的小手握著雞巴直上下套動著,眼睛一轉,似害羞的看了看沉睡中的公子,這時候我一低頭,櫻桃小嘴大大一張,「咕」的勉強含住公子的大雞巴,吸了吸,熱熱的,漲得小嘴巴直發酸,把大雞巴弄得油滑滑的,這才又跨身上去。

我小手撥開了兩片陰唇,穴口一裂,對上大雞巴,在陰蒂上磨啊磨啊,使我嬌哼浪喘的。正當欲仙欲死時,睡夢中的公子雙手摸到我扭晃的屁股,冷不防用力一抱,只聽見「吱唧!」一聲,那小小嫩穴兒竟吞下大半根雞巴。

苞開瓜破的一陣暴漲裂痛,只痛得我殺豬似的一聲尖叫,小屁股拼命亂晃,想退出大雞巴,無奈睡夢中的公子,有感的用力抱緊我的小屁股,那大雞巴反而全部的挺進我那小嫩穴內……

「哇!痛死人了!不來了!」我痛得鬼哭亂叫,身體努力的掙脫。

終于把小穴掙脫離開大雞巴了,那嫩穴肉兒被帶翻了出來,又痛得我一聲尖叫,我用小手掩緊小穴,滾在他身邊直呻吟,那穴兒處女血一股股流出。

公子酒醒了以后,二話不說就往我身上壓上來,大雞巴火熱的抵住我的小嫩穴口就用力一弄,就插進了我的濕熱小嫩穴。

「救命呀!小穴插破了!好痛啊……」

公子不管我的叫聲,繼續抽插過了好一陣子,小嫩穴插松了,高潮來到,我的淫水狂流,公子的大雞巴不停的磨著我的花心,陣陣酥麻中,初嘗消魂的我,淫水狂噴,被弄得得欲仙欲死,奇緊的小嫩穴兒,熱烘烘的,夾得公子再也顧不了憐香惜玉,開始用力的急抽猛插起來。

一陣猛插后,插得我花容失色,子宮發痛,忍不住的叫了出來。

「公子你的大雞巴!人家吃不消了……人家不要了……痛……」

「小寶貝兒,忍點……大……大哥快射了……」

公子痛快無比的一下下猛搗我那緊夾的嫩穴兒,拼命的弄著,一股陽精酥酥欲射。那粗如兒臂、十至八寸長的大雞巴漲得更粗長,整根到底的狂插,弄得我又哭叫了起來。

「忍點……忍點……盈盈乖……我……我快出來……」

公子壓緊我正抖動搖擺的身體,下面抽插得更快,一股陽精猛射進我的體內了,我連忙運起心法,將精液吸收到體內,變成了純陽能量。而公子也因為體力消耗太多躺在床上睡著了。

我下了床,運行兩儀心法一個大周天后,我覺得我的能量提升了,一點也不會累,一想到明天就可以被更多男人干,然后吸收更多的精液,小穴又開始濕濕的了。

這一夜我與另一個姊妹鶯鶯服侍一個叫做陳洛的大爺……

陳洛看我長的一對水汪汪大眼睛,嬌臉如花,尤其一張櫻桃型小巧嘴巴,硬是要我給他吹蕭,在房間里陳洛與我們兩個美人剝的一絲不掛,我鼓著小嘴死命的在給他吹蕭,他躺在大床中央,鶯鶯則蹲在他頭上,用一只浪穴兒給陳洛舔。
我趴在他胯上吸吮了好一陣,忽吐出雞巴來,換了換口氣,玉手緊抓著被他吮的暴跳怒頂的大陽具。

「嗯哼!好人!夠了嘛!給人家……人家也要嘛……」我嗲聲嗲氣的向正忙著吸吮鶯鶯小穴的陳洛說。

「盈盈妹,何必問他呀!癢了自己坐上去呀!」正在被陳洛舔吮陰戶的鶯鶯見狀,不由得笑出聲來,向一臉浪相的我逗說。

我小臉紅紅的瞪了鶯鶯一眼,白大屁股一扭坐身,正欲想用淫穴坐在陳洛的大雞巴上,不料鶯鶯一個掙身,從陳洛頭上滑下來,捷足先登的小穴搶先坐入大雞巴里。氣得我又羞又惱,玉手一伸想推鶯鶯,但是見鶯鶯咬唇,大肥玉臀再一深深的把大雞巴到底的吞入浪穴內,坐的牢牢的,夾的緊緊的,任我怎么推也推不動。

「不來了!不來了!騷穴!浪穴!人家剛含硬起它,卻被鶯鶯搶去了!不來了!」我又羞又惱的撲入陳洛胸膛上撒嬌。

陳洛一根大雞巴正舒服的被鶯鶯坐磨著,見我撲了來,伸出手來,捏了我那嫩穴,只看見淫水向流水般的狂流,滿手濕膩,知我的情欲高漲不可收,但又沒多長一根,不能同時入雙穴,只好甜吻我,一面給我哄慰著,一面用手緊抓我那濕膩膩嫩穴,狠狠給我挖著,兩指深入陰道內給我先止點癢。

「嗯哼!好哥哥!用力!挖!哎喲……不行了……愈挖愈癢嘛!……」
「好妹妹忍耐點!鶯鶯再坐一下就換你來。」

鶯鶯這時用身體一上一下,正狠狠的干著大雞巴,陳洛舒服的享受著我們兩位大美人的溫香肉體,約有一炷香后,鶯鶯已經不行的趴在床上呻吟著。

我連忙的將身體一翻,用玉手抓住更粗壯大雞巴,雪白粉腿分跨上陳洛身上兩側,往下一坐,玉齒一咬,將整根七、八吋長大雞巴套入小穴內。大雞巴硬撐緊了整個陰道,龜頭頂著子宮口,我這時候才稍止了些騷癢,但是我忍不住的一上一下的動起來。

「好哥哥,親哥哥……大雞巴頂盈盈小穴好舒服……」

我和陳洛交合了一陣子,我運起兩儀神功的陰功,將陰道緊縮,使得陳洛棄甲投降,將濃厚的精液送到我的體內,疲勞的睡著了。我穿好衣服離開房間,往自己的房里走去,回到了房里我便開始吸收純陽能量提升自己的力量。

時間過了一個多月,我將鎮上所有的純陽能量都吸的差不多了,可是還沒達到第二重,所以我決定離開這里,往下一個鎮上出發。

在一個晚上我偷偷的離開了迎香閣,我從后花園偷溜,被一個看門的抓到了。
「你要去哪里?晚上不可以出去你不知道嗎?」男子抓著我的手。

在這個時候我運起了兩儀神功陰功的八成功力往男子身上打了過去,男子被我打倒在地上,手摸著下體好像很痛苦的樣子,在地上打滾。

我看著男子的骨架慢慢的縮小,胸部漲起來,喉結消失了,連哀嚎的聲音也從殺豬的慘叫,變成了細細的呻吟。

「混沌,告訴我怎么回事」我用手握住項煉在心中呼喚混沌。

「我的傳人,不用緊張當一個男人的純陽能量很虛弱時,你用純陰能量往他身上灌,他當然會變性,看你使用幾成力量他就會變多久,不過八成功力大概會使他變成女人一輩子,因為你已經將他的純陽能量全部打散了,你可以再用兩儀神功里的易容術,改變他的容貌,就是這個樣子了,有事在叫我。」

我聽完了之后,便對那名男子施以易容術,讓她取代我成為盈盈,而我也離開了鎮上,往森林里去了……

第三章淫賊你別跑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我一個姑娘家實在不適合走在森林里,我走著走著心里覺得毛毛的,正想轉身離開時……

一群山賊把我攔住了,照以往的情形我應該是用武功將他們趕走,但是我發現他們個個都是彪形大漢,應該可以替我增加不少的能量。于是我假裝很害怕的樣子,暈倒在地上,我任由那群男人將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來,最后我全身赤裸的躺在他們面前。

「你……你們,想要作什么?!」我假裝剛清醒的樣子問了他們。

我看著周遭的男人,全身赤裸,頭上都蒙著頭套,而且他們胯下的肉屌都是殺氣騰騰。其實,我已經知道這些人想要作些什么事情了,所以這時候我所問的幾乎可以說是多此一舉!

「只要不傷害我,我可以任憑你們擺佈!滿足你們的要求。」想到這里,我反而比較鎮定,我看著一個站在我正前方的男人開口說。

「很好,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兄弟們把她帶回去。」

我被他們抬到一間房間里,放在床上,看起來很像大哥的人招呼旁邊的一個人先上,那個人爬上床來,要我張開大腿,我拿了一個枕頭墊在我的臀部下面,然后兩腿分開,等待著被這些人輪奸然后吸收能量……

那個男人伸出他的中指,緩緩地插入我小穴里面,不知道何時,我的小穴里面就已經飽含著淫液,濕潤的小穴,在他手指的戳弄之下,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而我準備好好地享受被這樣多人輪奸的感受。

他并不急著將肉棒插入,反倒是將食指也插入了我的小穴里面,這時候我感覺到的刺激更加地強烈,他一抽一送地,弄得我好不舒服,而其他的人,則是安靜地站在旁邊,似乎彼此之間相當地有默契。

終于,我忍受不住他的挑逗,我哀求他趕緊將肉棒插進來,好讓我可以快活地享受一番。他抽出指頭,然后跪在床上,慢慢地將肉棒插入我的小穴里面,那時候我真是高興極了,我的身體興奮地顫抖了起來。

他不疾不徐地抽送著,弄得我的小穴好不快活,我低低地呻吟,暗地里運起兩儀神功,他在我的神功引導下在我的體內射出。我配合著他的射精,故意做作地呻吟,雖然隔著臉套,我覺得他還是很滿意地下床去。

這時候上來一個人,他躺在床上,要我跨坐上去,當我跨坐上去的時候,我的小穴里面流出些許的精液,并且滴在他的身上,他也不以為意。

我緩緩地坐下,然后上下套弄,那種感覺也是很不錯的,這時候我突然發現后面又上來了另外的一個男人,他將肉棒抵在我的穴口上面,滑了幾下,然后將龜頭抵在我的屁眼上面,緩緩地往里面送!

這時候在我身下的男人緊緊地抓住我,讓我無法掙扎,我一邊哭喊著一邊讓他的肉棒插進我的屁眼里面……

「啊……好疼啊……停啊……啊……我受不了了……好疼啊……」

雖然如此,他還是把整個肉棒通通塞進了我的屁眼里面,接著他兩就開始一抽一送地奸淫著我,這是我第一次同時被兩個男人奸淫,我的前后洞被兩根粗大的肉棒完全地給塞滿。雖然我的肛門還沒有辦法適應這般的奸淫,但是小穴里面卻是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快感,讓我暫時可以忘卻肛門被奸淫的痛苦。

我也不知道被奸淫了多久,但是漸漸地我已經可以感受到前后洞同時被干的快樂,我主動地搖擺著我的腰肢,希望可以獲得更大的快樂,而且這次我是真正快樂地呻吟,我忘情地浪叫,喔,真好,我從來不知道被兩個人同時奸淫可以這般快樂!

「啊……好爽……你們弄得我好爽啊……啊……啊……」

在這樣的奸淫下,我達到了一次的高潮,而他們兩人也相繼地在我體內射出濃濃的精液!我無力地趴著,兩人推開我,讓我仰躺在床上,我看到最后一人爬上床來,我已經不在乎他準備怎樣奸淫我或者是玩弄我,我都愿意!

而那個男人只是在我體內隨便弄兩下就射出來了,真是沒搞頭,那群男人在我兩儀神功的引導下,已經將他們的純陽能量全數交出來了,本來我也想讓他們都變成女人的,可是我的腹下好像有火在燒一樣,我便放棄了讓他們都變成女人的想法,離開找一個僻靜的山洞開始練功。

到了山洞后,我便運起兩儀神功開始入定,不知過了多久我張開眼睛,我瞧了瞧我的身體,已經恢復男兒身了,這時候我的兩儀神功已經進入了第二重純陽體。

我離開了山洞,來到了一個城鎮發現鎮上的美女眾多,心想看來這是一個練功的好地方,于是我便找了間客棧住下來,用我在妓院賺的錢和從山賊那里搶來的錢過活。

我放好東西后便在鎮上閑晃,我看到一位姑娘長的不錯,便下定決心要吸收她的能量,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里我直奔姑娘的房間,我進去后點了女子的穴道使她全身酸軟任我擺佈,我粗魯的分開她的只腿,一手扶著我的巨屌,腰一挺,胯下的巨屌便肆無忌憚的攻入蜜穴的深處,細密嬌嫩的蜜穴,在我的瘋狂攻擊下,彷彿要被撕裂般的疼痛,夾雜著被虐待的快感。小穴的充實感,是她許久未曾嘗到的美味——「陽具」在進出著。正如久旱逢甘霖,她很快的便攀上頂峰,愛液隨著我巨屌的攢刺、抽插而飛濺開來,我一把抱起她,站了起來。她的只腳纏著我的腰,肉穴頂著我的巨屌,讓這人間兇器,更深更深的收藏在祕穴深處,不停的抽插,插了不久后我將她放下,轉進至背后攻擊她那已飽受摧殘、早已通紅的嫩穴,由于淫液早已被我這巨屌擠出肉穴之外,缺乏愛液的潤滑,可憐的她,嫩穴已經不只是紅了,而是紅得像要滴出血來一般。

「啊!啊!啊!啊!!!」

在我不停的摧殘下女子終于泄了,我也吸收了第一次的純陰能量,我將女子放回床上,然后從窗口離開了,回到客棧運行兩儀心法。隔天早上我在街上閑晃,在一個賣書攤前發現一本很破爛的書『天地合歡』在好奇心的引導下我拿起了書翻了翻,里面全都是教人如何交合。

「看來這好像對我有幫助喔,先買回去再說吧!」我心里想了一會,便掏錢買了這本書。

我回客棧后便開始看,里面教導的一些姿勢好像可以幫助我練功,于是我就一頁一頁的往下看,看到了最后一頁,我看到了一行字。

「吾乃兩儀,得此書者即可得天地合歡之樂,但切勿縱欲過度乃至虛脫,若有心想學吾之神功,請至兩儀山拜師。」

「不會吧!還有這樣找徒弟的,還有這個兩儀是不是我的師公」我心理暗暗得盤算著。

「混沌,出來有事要問你。」

「有什么事情啊!人家在睡午覺耶!」

「告訴我兩儀神功是不是有一些姿勢幫助練功的。」

「好像有耶!不過我教過一個人然后就忘了。」

「為什么會忘了?」

「因為我的知識透過能量傳導的,傳送一次就消失了」

「真是敗給你了,回去吧!」

我開始將書上所教的姿勢反覆的在心中練習幾遍,不知不覺已經晚上了,我飛身出窗外想找一個姑娘來練習練習,我在屋頂上轉來轉去,我看到一戶人家的燈還亮著,我便往那里去,果然不出我所料有一個漂亮的姑娘還沒睡,我將自己變成一個翩翩美少年,然后從窗戶溜了進去,我迅速點了書上所指出的淫穴,讓那位姑娘變的很淫蕩。

「好哥哥,我的胸口好熱喔……幫我脫衣服好不好……」姑娘摸著胸口用很淫蕩的眼神看著我。我吞了吞口水,便向前去將她的衣服脫的精光,將她抱到床上,開始用手愛撫著姑娘全身,提起真氣,扶著巨屌,對準已經流水潺潺的穴穴,緩緩的送進去。才送入一點點,只在洞口探了探頭,便遇到了阻礙。我心一橫就用力一挺,滋的一生聲,巨屌直沒到底。

「哇!啊!!!」姑娘疼得快暈過去了,冷汗直冒。

我也不再憐香惜玉,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用力抽插起來,姑娘痛得幾乎暈了過去,嘴唇也被牙齒咬破了。漸漸的,姑娘的眉頭松開了,十指也不再抓著我的背。雖然仍有一絲絲的痛,但姑娘已經漸漸可以感受到交合的歡愉。那一絲痛楚,反而讓她更能細細比較,體會出那一點珍貴的舒暢快感。

然后我更用心的去刺激姑娘,更細心觀察姑娘的每個眼神、每個表情,捕捉任何一個可以令姑娘醉心的刺激。最后他發現,書上所說「八淺二深」之法,果然有道理。女方在一次次的等待陽具的深入時,反而會提高每次深入時的快感。
每次都深入到底,反而會因為習慣于深入而減少樂趣。尤其是每次深入時,那種似乎已到底而未到的期待,更深深的激起姑娘的激情。終于,在我的兩儀神功細心照料、溫柔的激發下,泄出了她的第一次。我將純陰能量慢慢的吸收,收到丹田之內,正整理衣服要從窗戶離開時,姑娘的丫環走了進來。

「淫賊你別跑……」丫環大叫。

我也趁她大叫的同時跳窗離開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