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一個一生命苦的女人

2014-12-2 亂倫小說

我,一個一生命苦的女人,從小生活在礦區,有一子一女。我是一個傳統的中國女子,結婚以后除了丈夫,從沒有和任何外面的男人亂來過!我以為在家里做好家事,就是一個好妻子、好母親,我無時不在關心著孩子及丈夫,我以為煮好晚餐等丈夫回家吃飯,就算是盡了為人妻的責任。可是十多年前那天晚上,一個改變這個家庭一生的夜晚……偏偏……往事難回首

一個夏雨的晚上,清晰的夜空,幾點疏星正默默伴著一輪涼月;可是今晚我因為不太舒服就早早離校了,回到家后,我無意中發現母親的房間房門虛掩著,從房內傳來細細的怪聲,有如狗喝水般嘖嘖有聲。

≯精會神細聽著。只聽到模模糊糊,斷斷續續的陣陣沈重呻吟聲送了過來,好像一個生大病的人躺在床上哼哼似的,跟隨著而來是一陣陣擾人心眩的吱吱格格大床震搖動的聲音。

∩是父親逝世多年,我腦海里產生了一種羞辱感,母親太不安分了,她背叛了父親!但好奇心使我慢慢的走近門口,剎時間我驚呆了!

里面兩個滿身是汗的人,赤條條的在房間內云雨起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那赤裸裸的男人……居然是他!我的丈夫!

他正騎在我母親的身上發瘋似的動著!他如餓虎擒羊,兩人交合之處嘖嘖有聲,而母親仰躺在床,下身一絲不掛,上身衣衫半解,露出一個肥大的胸罩,卻也是半掩半遮的,丈夫趴在我母親身上,緊緊地抱住母親,下身不停地用著力。
母親在他身下扭動著身子,只是迷夢般地哼哼著。

〈著丈夫聳動著屁股,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只見他們倆渾身顫抖著,我也顫抖著,丈夫經過一次又一次地抽送后,又操了幾十下,便忽地停了下來,整個房間也靜寂了下來了。

我從門縫里看見丈夫趴在母親身上只是喘氣,好一會才爬了起來抽出他的陰莖,見他那陰莖濕漉漉的,他們的汗水和精液把床單也弄濕了一片,一片撩人的春色完全呈現在我眼前,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說話,我的腦袋卻是一片空白……天那!我崩潰了!

⊥在頭一天,也在這個家,同樣在我的房間,我也曾在丈夫身下發出母親剛才那忘情的呻吟。而今天,他竟然占有了我母親的身體,那是我的生母啊!他的丈母娘呀!

我感到羞恥,我不知道他們怎幺會發展到如此的,他怎幺樣也不能連我的母親都干上!他卑鄙無恥!我恨死他了I我該如何面對呢?我該怎幺辦?……
我一個人獨自走到街上,由初初的五光十色,到最后看著家家戶戶都已熄燈睡覺了,我的心也變得寒冷。

這不知怎幺了,眼前只是想著剛才兩具肉身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影子,我只知不能這樣的!一個是我母親,一個是我丈夫,他們不能這樣,他們背叛了道德,背叛了家庭,做出不該做的事情?我狂亂害怕的想著,雖然有些嘔心,可是我有什幺辦法?我不能離婚,為什幺呢?我也不知道!因為?可能因為我還需要一個丈夫,一個像家的家吧,孩子還是需要個父親的!也可能我不想一個人孤單獨守空閨度日如年吧。

我帶住疲累的心情回到家中時,他們都各自回房睡覺了,可是我一進房門,丈夫就從后面緊緊抱住我,還輕輕地吻我的耳垂兒。他壓低低的在我耳邊吹氣,我很快就轉過身來推開他,我的心情真不知是冷是熱,自己也分不清楚了。只好跟他說今天很累,便推開了丈夫,自個兒睡在床上的一旁。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有沒有睡著?也不知他什幺時候鉆進我的被窩里了?我丈夫開始輕輕的撫摸著我那微微肥胖而結實的屁股。

—始時我是感到混身的不自在,但他緊緊地摟著我,還隔著褲子把他的下體在我的屁股上面摩擦,我企圖開口,卻不知怎樣,竟發不出一點的聲音,丈夫那火熱的嘴唇已越吻越深,我再企圖掙扎時,丈夫的雙手已擁得我越來越緊……
天啊!我無法抗拒眼前的這個男人,他的嘴唇已經火一般地印在了我的頸項上,我只能用喉嚨發出一聲聲地嘆息,可能我仍是他妻子,他有這個權力占有我吧!于是我放棄了……

我決定放棄了與自己身體的對抗,正所謂魚水歡,幾度巫山不愿歸。

到我再次回復意識時,身上的褲子已經被他除掉在地上了。丈夫終于把他早已粗大的陽具從我后面捅在我的穴口上。

我還能說些什幺?只能任他擺布!我閉上眼睛的躺在床上,雙手緊緊地抓著身下的床單,他將他的陽具留在我的陰道里,開始緩緩地抽插著。

我也不知怎樣,竟然跟隨著丈夫的動作而動著,更可恨的是:我本來反感的心情,就在他那一進一出之間,竟然把我生理的慾望一點點的磨了出來,我也慢慢睜開了眼睛,看著鏡中還趴在我身上的丈夫,看著他慢慢的抽送,每一下都是送到底,丈夫很用力地抽送,我內心亦受到感應地同時叫起來。

壓在我身上的丈夫也起伏得越來越快,喘息聲也越來越重了,終于便在他的一陣抖動后,趴在我的身上不動了。丈夫那些灼熱的精液亦滋滋地射進了我的陰道中。最后他帶著倦意的翻過了身,從我的下體上滑了出來,就這樣的癱瘓在床上,像死豬般的睡在一旁了。

…過一夜后,兩人的衣服都扔在床上一邊。我用雙手撐著想坐起來,剛一使勁下身就是一陣微痛,粘膩膩的東西亦從腿間淌了出來,我拿出衛生紙小心地捂住丈夫和我交合的地方,在濕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

這時看著陰道里流著昨夜丈夫那腥臭的黏液,再看看身邊的丈夫,我知道保持這樣的一個家是需要意志力的,是件不容易的事,我明明是見到了,但我只能裝著不聞不問。

我傷心的眼淚一滴滴掉下來……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冷冷的夜晚……

一個暗無天日的早上,仍然是這個家,房門緊閉,房間里窗簾低垂,不遠處一個年輕的男人光著下身躺床上,一個女人則衣衫不整的曲著身子坐在地板上,床上床下卻是一片狼藉,滿地都是紙巾。

一股濃烈的腥味撲鼻而來,大家都想知道屋子里有什幺事情發生了。

是的。床上的男人不是別人,地下的女人也不是誰人,那他們是什幺關系?
而他們又是怎幺一回事?……這已經是另一個故事了。家庭畸變難啟齒十多年飛逝,我40多歲了。6年前,我身體不好,提前從廠子內退。緊接著,我母親病逝了,我的前夫拋棄了我和這個家,跟別的女人跑了。那時,我孩子還小,兒子正在念初中,女兒還在吃奶,好可憐啊。我把他們拉扯大,真不容易。
兒子也很懂事,有什幺好吃的總想著我。我沒錢供他上大學,兒子中專畢業就踏入社會,靠自己的努力在另一個城市里的電信行業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撐起了這個搖搖欲墜的家。

他19歲生日那天回家,公司正好發了一大筆獎金,我們母子倆很興奮,都喝了不少酒。他躺在床上靠在身邊和我說話。我認為他是酒喝多了,也就沒責怪。
見到兒子長大成人,心里一高興,還摟住他額頭親了幾口。誰知這下卻闖禍了。

兒子有些不規矩起來,手不知什幺時候滑進了我的衣服,還往身子底下掏摸。
我警覺到情況不對,怒視著他。他的身體重重地壓了上來,根本不理會我的叱罵。

我有些害怕,心里明白卻全身發軟無力阻止,只是慌亂地叫道:「你……干什幺……不要!我是你媽!你快住手……不要啊……」。我的哀求沒有絲毫效果,兒子粗暴地擼下我的底褲。

我真的掙扎過,可我也守了多年活寡,加上酒后思想糊涂,羞恥心不夠強,態度不夠堅決……一種異乎尋常的感覺進入體內時,我才意識到還有發音的功能。
「不——」,「要」字還沒喊出口,臉被被角蒙了起來。就這樣,我失身給了自己的兒子。

第二天清醒后,發現壓在自己身上的竟是自己的孩子時,一下子就懵了,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大哭了起來,「嗚……你爸爸在外頭胡搞,我這輩子……
嗚……還有什幺指望?不就盼著你好好工作有出息嗎?你竟然……作出這種無恥的事…你書都念到那去了………「。孩子也后悔得很厲害,跪下求我原諒。
雖然是因為喝了酒,但發生了這樣的事,兒子終歸覺得沒臉見我,每月只從公司回來一次,給我送生活費。

日子一天天地熬了下去。

后來,我打掃房間時無意間看到兒子一篇的日記,才發現原來那晚的事,其實并不是偶然的,我也有很大責任。

孩子在日記中日記寫到:「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記事了。爸爸和外婆當媽媽不在家的時候,都比較隨便,外婆常常在夏天只穿著汗衫和短褲衩在家里做家務。
一天,我在媽媽的臥室里發現了一個秘密,看見爸爸騎在奶奶身上,偶爾還聽到奶奶因疼痛發出的哼叫聲,我當時還沒到懂得性事的年齡,以為父親在欺負奶奶。

但我那時膽子小,沒敢告媽媽。后來聽得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一次,爸爸察覺我蹲在門口,他也沒在意,倒是外婆給了我一塊糖,問我聽見了什幺,我傻傻地問她是不是生病了,外婆笑了,沒有往下說。

他們忽視了5歲小男孩的存在,可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很大。大概從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就對性,特別是關于母親的性有了濃厚的興趣,我會每晚很晚的睡覺,以等待偷聽父母做愛,然后自己手淫。我常常在早上起來后,會看見他們的屋子里的地上,躺著幾團衛生紙,黑色的地上白色的紙團,特別顯眼。也是因此我對他們的性生活產生了興趣。

通過偷聽,我知道了父母的性生活并不和諧,我爸爸有早泄的毛病,但他有特別喜歡做,而母親則比較不喜歡,我聽他們做愛時的話,有時候是因為爸爸太粗暴,有時候是因他太早就射了。

我爸爸喜歡喝酒,而且喝多后,喜歡撫摩我媽媽的陰部,即使我在的時候,也是這樣,也許他認為我還小吧。

但是媽媽很討厭他的手,有一次,在他們看電視的時候,我躲在房間外邊偷看,看見爸爸把手伸進媽媽的內褲里不時的摳摳摸摸,突然母親把他的手打開說:「你知不知道多疼?「還有一次,爸爸晚上喝多了,回來后,我被他們的爭吵聲吵醒了,」來一次嘛!「」不行,這幾天不行。「」為什幺不行?「」你說為什幺,你這個沒良心的……「」以前不是也行嗎?「」以前是以前,現在不行!
「接著我聽到他們在拉扯,接著傳來媽媽嗚咽聲,最后,媽媽帶著惱怒的聲音說道:「給你,給你,好了吧,來吧!」過了一會,就聽到爸爸吭吭哧哧的聲音…

在上初中后,我聽到的少了,因為我住校了,但周六的時候,我還是聽到了一次,那天我一樣睡的很晚,而且是夏天,媽媽本來在我旁邊睡著,我和媽媽睡在客廳,因為那里涼快一些。

當我裝睡后,聽到爸爸叫:「萍,萍!「媽媽等了一會,就起身進到他們房里去了,我接著起來,因為很黑,所以我只能借著光線看到一點。

聽到媽媽說:「今天又想啊?「爸:」是啊!」「今天沒喝酒,以后這樣的話,我就都讓你舒服。」「好,以后一定。」「等一下,看兒子睡了沒有。」我立刻躺了下來,然后媽媽就出來了,我瞇著眼睛看到,她的睡裙已經扎到腰上,而兩腿之間什幺也沒穿,只有黑忽忽的一塊。她看了一下,就進去了。

「睡了,你輕點,別吵醒了。」我起來后,就靠到門邊。

「哦,別摸了,進來吧。別急,我躺好。」接著我聽到爸爸吭了一聲,就聽見他們倆喘了氣。

然后媽媽說:「你勁小點,我現在肚子里……「」好好,我輕點!「」現在好了,進吧!「這時候我慢慢的把頭探了一看,透著外邊的光線看見毯子很高,伴著爸爸的喘息聲一起一伏的。

媽媽不時的發出「哼,哼!」的聲音。

大概過了四分鐘,媽媽說:「……對……就是這樣……再來一會……他親爸爸……「爸爸說:」我快了……」媽媽:「再過一會……「但爸爸緊接著就急促的喘起了氣,動作也快了,然后就靜止,舒了一口氣。

爸爸沒說話,「起來」伴著聲音,我聽到媽媽把爸爸推開了,接著就聽到一陣拿衛生紙的聲音,然后聽到了「嗤嗤」的聲音,我想大概是媽媽大概是在擦她的陰部,接著「啪」的一聲,我看見一團白東西掉到了地上。

「我到外邊去睡了!」聽到這里,我趕快跑回到席子上,躺了下來。接著媽媽就走了出來,我瞇著眼睛看到她扎著裙子,一個手拿衛生紙捂著陰部,到我旁邊,坐了下來,然后長嘆了一口氣,躺了下來,我偷偷的看著她的身體,看見她沒有把裙子放下,而是讓肚子以下赤裸著,以前一片黑毛的地方,現在被一團衛生紙蓋著……不久我多了一個妹妹,可父母卻分手了……「到這里,我再也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天哪,這是命哦。

和兒子分開的那段時間,生活漸漸恢復了平靜,可我們倆的心理壓力都很重。
兒子的離開,使這個家更顯得冷冷清清。我和女兒的日子真不好過,鄰居們慢慢地有了些風言風語,都說我是個孤僻的怪人,很多無聊的人還經常嘲弄我。
我只有在深夜躲在被窩里暗自流淚。

不幸很快再次降臨。那天,家里只有我一個人,樓下的張老頭到家來收水電費,我進里屋去取錢。誰知這個家伙起了歹心,悄悄把門關了,不顧一切地從身后緊緊抱住了我……等我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準備反抗時,雙手已被他的狼爪緊緊固定,他的另一只手在我的下身蠻不講理的撕扯著……他亮出了跳刀,我嚇得一哆嗦,他趁機把我壓倒在沙發上……他的手利索地解著我的衣扣……耳邊響著喘氣聲……乳房彈了出來……我的第一反映是側過身去,但哪里是這只老色狼的對手,幾次鼓勁,都是枉費心機,一副干瘦的身軀和兩條有力的腿牢牢地頂在身上,使骨頭發出難忍的酸疼。

完了!內褲被撕開了!我的第二個反映是咬,幾次張口,沒著目標,那張寬大有力的下巴始終固定著自己的腦袋。同時,從那張酒桶一樣的大嘴里呼哧呼哧地噴著難聞的煙臭氣。完了!完了!全完了!我猛地掙脫右手,向噴著煙味的地方使勁抓了一把,筋疲力盡了……他從我身上起來時,惡狠狠地威脅我,說如果敢報警,就叫他兒子帶人殺光我全家——他的兒子是我們這個社區有名的地痞。
我又怕又氣,哭得嗓子都啞了,只有使勁咬著衣服的袖子……

張老頭走了,我蜷縮在浴盆里拼命擦洗著身子,但無論怎幺洗都覺得無法洗掉身上的骯臟。我感到自己是一個被社會拋棄的人,連這種人都能侮辱我!但兒子又不在身邊,一個孤零零的女人拖著一個六七歲的小丫頭,我只能忍氣吞聲,獨自哭泣。大病一場后,我再也受不了現在的日子,去公司找到了他,卻沒敢對他說這件事,因為我怕他會瞧不起我。

兒子已經在他公司附近買了一套二室一廳的公寓,我和女兒也就跟了去,遠離了那個令人傷心的礦區。到了陌生的新城,我才知道,原來他這兩年努力工作,又通過炒股賺了不少錢。他說我為他受了那幺多苦,也該享享福了,還說等以后更有錢了,再換更大的房子。我終于住了下來,過慣了清苦貧寒生活的我,面對著新家,一開始還真的很不適應。不過兒子終于回到了我的身邊,依舊像從前一樣,我稍微感到了一些安慰。

但令我不安的是,我們仿佛成了他的累贅。為了節濕支,我讓女兒在學校寄宿。但兒子最困難的還是個人問題,一直沒交到正式的女朋友。他在感情上一次又一次的遭受挫折,城市里那些女生不但對家庭經濟條件要求很高,甚至嫌棄他是礦工生的兒子。他對于成家娶妻,逐漸心灰意冷。

曾經一段時間,孩子的情緒很不穩定。他的工作和生活壓力似乎太大了。經常夜不歸家,要不就喝的大醉,一身酒氣的回來。

有一天午睡后,他沒像往常一樣去上班,到我房里說想和我「睡」。乍聽到這些話,出于一個母親或者說一個女人僅存的一點「自尊心」,我打了兒子一記耳光,但馬上就后悔了。我的思緒變得很亂,能理解兒子的苦悶:在礦區,他這個年齡已經成家生子,但如今仍是光棍一條。他爸爸像他這個時候是如狼似虎,恨不得把我吞下去。

反正我們母子已經錯過一次,自己現在也是一大把年歲的人了,也再算不上是個干凈的女人……我有些動搖,不知如何是好。但想到大白天在家里竟然…
…頓時一陣陣惡心酸楚,羞恥之情再度涌起,捂著臉抽泣起來。兒子有些害怕,說了幾句軟話后悄悄離開了。當我出房門,發現兒子不在,客廳里一地煙頭,內心酸甜苦辣不知是什幺滋味。仿佛看見兒子在和那些叼蠻女生吵架憋屈得難受發瘋,又仿佛看見兒子在外嫖娼后得了愛滋病……

天黑后兒子才回來,我準備好了晚飯一直在等他。他發覺我已不生氣,放下心來。吃飯時兒子怯生生地道歉,我沒吱聲。過了一會,我鼓起勇氣說:「晚上……晚上……可以過來睡……」,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兒子遲疑地望著我那看不出是什幺表情的臉。我吃的很慢,偶爾和他目光相對,便又馬上低下頭。我原本是那種典型的中國婦女,恪守傳統,本分謹慎,年輕時對自己丈夫的恩愛行為都感到臉紅,但各自經過一些事后,我和兒子的神經都有些麻木。不愿再多想,聽之任之吧。

晚上,我整理好了床鋪,慢慢脫下衣服躺下等他,不去想將要發生的事,腦子里努力尋找一些不著邊際的內容,盼著時間眷過去。兒子沖完涼,推開房門,小心翼翼地鉆進了我的被窩……我閉上眼,身體在他下面起伏,不時深呼吸,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從兒子笨拙而貪婪的吻中。我知道他真的從未和女孩子有過親密接觸。我突然覺得兒子很可憐。自己在兒子這個年齡的時候,已經做母親了。
黑暗中,我不住問自己:這是真的嗎?在摸我的真的是自己兒子?真的是他在親我的臉?我又回想起從前那惹人憐愛的小家伙的樣子,而現在……我的臉好燙啊……就在我走神的時候,兒子已摸索著地解開我睡衣的鈕扣,把乳罩往上掀起,用手輕輕揉捏曾哺育過他的那對乳房,嘴輕咬著,舌頭來來回回的舔著……
這一來我又幾乎要羞死。理智告訴自己,該不顧一切地制止兒子了,心里也真的不愿和自己的兒子發生性行為,兒子的撫弄不可能讓我產生情欲。可對兒子的憐愛使我心亂如麻,怎幺也狠不下心來。

當我們四目相對,他的眼神摧毀了我心中的最后一道防線,在下定決心的那一刻,反而平靜了下來,默默地讓兒子進入。兒子火燙的身子,緊密的相擁,笨拙而熱烈的吻,使我感到是那樣的陌生又是那樣的熟悉。有時兒子的莽撞難免使我疼痛,也強忍著,仿佛又回到初為人母時的疼痛而幸福的時刻。我情不自禁地將兒子緊緊抱住,可怕的是,一種從身子和靈魂都徹底背叛丈夫的感覺過后,心中竟然隱隱升起復仇式的快感。

一切結束后,我們母子默默的各自把衣服穿上。兒子此時是又羞又愧,他偷眼看看我,我肯定也是滿臉通紅,身子顫抖了一下,然后微睜著眼幽幽地嘆了口氣,舊能平靜地說道:「這事過去就算了。媽媽不怪你,真的不怪你。就當什幺也沒發生好了。好了,快睡吧,不然明天起不來就糟了!」兒子心滿意足地長出了一口氣,不久就沉沉睡去,可我整夜未眠。早晨起來,我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好象做夢的感覺。

…過這次之后,事情越發不可收拾。每隔幾個星期,特別是一到晚上,他有時又難免忍不住會悄悄推開我的房門……

我的心里始終有想法和障礙。我知道,罪惡感和矛盾心理也緊緊伴隨著兒子,他覺得對不起我卻又無法控制自己。我們這到底是怎幺了?

一年后,我們才終于適應了這樣的生活,關系常規化。每天他回家,我就會幫他開門,放東西,脫衣服,晚上常常睡在一起,每周還性交一兩次。

后來有一個周日,他拉我上街,說要買點東西給我。當我們來到首飾店時,起先我不肯進去,在他的勸說和店員的招呼下才勉強走進。

他想為我買只戒子,問我好不好,我有些不安,說:「你看著辦好了。」準備給錢時,我又和店員討價還價,居然省了幾百塊錢。

回到家,他摟著我坐到沙發上,拿出戒子,我甚至害羞起來。另外有一樣事令我難以啟齒,就是坐姿不知不覺變了。過去,象許多中年婦女一樣,坐下去大腿交叉微分,身體筆直,雙手放在體側。而今天,則是微微低頭,雙腿合攏,兩手交疊撫膝。

這種身體語言,并非刻意,它反映出我的內心世界,已完全把兒子當成自己的依靠,哪里還象過去那個動不動就板起面孔訓斥他的母親。

特別是當他捧起我的手,把戒指戴在我長年勞作而顯粗糙的手指上時,已不能用文字來形容我面上的表情。

那一刻我心跳得厲害!

我當時,直到今天,都沒有說明那個戒指的意義,但我們心里都明白。至少都會往那方面去想:這仿佛是我們母子的「定婚戒指」。

隨后,我和他同房了。那是從我們發生關系以來最愉快和順利的一次性交。
他輕輕一拉,我就輕快站起,顯得象個少女。我們緊靠著向臥室走去,不時會心地微笑。

到門口時,我停了一下,關上房門,然后跟他走到床邊,擁抱接吻。

他解開我的褂子,久久沒有說話。顯然發現我已換了他為我買的新內衣——以前,我的內衣都是自己用舊布做。他可能體會到我做母親的那份心情。內衣并不很性感,性感的是母親的心意:兒子,我已經屬于你。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們再度擁吻。內衣如風中落葉般件件飄落,而他還是西裝革履。當我看到鏡中,衣冠楚楚的兒子,抱著我這赤裸裸的母親在懷里,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刺激和極大的興奮。

我閉著眼,享受兒子給我的愛撫和親吻。

讓他摸了一會,我站直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孩子,低頭輕輕解開他的領帶,除去了兒子的上衣。脫他褲子的時候,我還不免有些害羞,只好又抱住他,把雙乳貼在他胸前。

他把一條腿踩到床上,把我的一條大腿搭在他腿上,摟著我的腰,吻我。
我睜開眼小聲說:「床踩臟了。」他笑笑,一點不在乎。

畢竟床單不是他洗,而是當母親的洗,所以我比他心疼。

我把腿拿下去,跪下來為他解鞋帶,脫去皮鞋,然后站起來,摟住他的腰。
這大概是那只三千多元人民幣的戒指在起作用吧?我自嘲地想:其實我現在這母親和妓女沒什幺區別,只不過初次肉金較高,以后就不用給了而已。當然,這樣想也是下意識的神經刺激,沒別的意思。

后面一年,我們之間對于性的需求漸漸增強,但我在礦區那時也不可能這樣自由,新的生活方式正好彌補了這個空白。我們是母子,即使有大量的時間單獨一起,也不會被人猜疑……

脫了鞋后,我領著他手拉手上了床,當時我們什幺都沒有說,而是互相脫著對方的衣服,相對跪坐。我拒絕他的親吻,但卻迎合他的雙手。他把手在腰帶上劃了幾下,看看我,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為他松開褲內褲帶。我們馬上就赤裸了身體,我還記得一個細節,我們把衣服都小心地擺在床邊凳子上,而不是象香港電影里那樣滿地內衣褲扔了一地。

這時我卻不好意思動了,跪在那里,低頭看床。他便上去抱了我,我的手在兒子胳膊下撫摸他的身體。

他躺下,伸手拉我,想要我趴到他身上,但我這回卻沒有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側身躺在他旁邊,他只好轉過身來,我也轉身仰面躺好。他壓下來時,我分開雙腿,一切都配合得很默契。

兒子這回很容易就進入了我的陰道。

這是我們母子第一次在光線明亮的地方做愛,我緊閉著眼不敢看他,大腿夾著他的腰,雙手摟緊他的脖子。他插得很溫柔,我偶爾張開嘴,無聲地出一口氣。
畢竟他是我生出來的,我們的生殖器官配合得也很好。當他加大力插進去,我的身體就會不自主地抖動一下。

我又在作深呼吸,他輕輕拍著我,示意放松些。

兒子射精時,我全身緊縮,死死地纏住他,直到射完后一分鐘,才松弛下來。
吃晚飯時,我們貼得很近。沒什幺話說,只時時相視而笑。我前半輩子加起來,也沒今天這幺多的笑容。

一年后,我們的熱情有所減退,但仍很和諧。我最擔心的是避孕問題,他又不肯戴套子,我只好堅持服藥。后來,他有了女朋友,我就不讓他碰我。

現在令我欣慰的,是女兒考進了省外的大學。兒子也成了家。我恢復母親的樣子,連吻也不讓兒子吻一下,生怕被看見。有一回媳婦在浴室,他偷偷對我說:「別穿內褲。」我瞪他一眼問:「為什幺?」兒子覺得很沒趣。另一次吃飯時,媳婦去了廚房,他偷偷摸了我的大腿一下,嚇得我差點把碗掉在地上,壓低聲音責備道:「你瘋了?」

有時,兒子趁上班時偷偷溜出來會我,我也只好勉強答應,但每次都匆匆忙忙,他也不能盡興。偶爾在兒媳因公出差或公司有集體活動時,我也就半推半就地滿足兒子一下。

我畢竟是快五十歲的人了,臉上有不少皺紋,頭發夾著不少銀絲,兩只乳房開始下垂。小腹的肥肉也不少,總是象懷了三個月身孕似的。雖然和同齡女人相比,算是保養得當,但和青春美麗的兒媳比起來,就差很遠了。可不知如何,兒子仍十分迷戀我。恐怕是因為喜歡刺激,自己母親因年老而產生的缺點,在他眼里反而成了優點。他一點不嫌棄我,反而有些自豪,這在和自己的母親性交啊!
還有就是,我每次和他上床,都用傳統方式。由于我們是母子亂倫,我有很重的挫折感,很在意他對我的態度。我最不喜歡他要我趴在床上,再從后面象狗一樣弄我。兒子想讓我學小電影女主角,我告訴他那種賤女人,才不要學呢。這時我心里很自卑,人家再賤也沒賤到和自己的兒子上床啊。這當然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

原以為我們母子間的性交也會象平常夫妻那樣隨時間而衰退,終至于無,但結果不是這樣。我想是因為不能盡情滿足的結果。

最近這一年,我和兒子性交次數遠遠多過他妻子,發生關系的地點在廚房多過床,時間則是在剛下班那會。因為兒媳要賣菜,通常會比兒子晚到家半小時,我和他就利用這個機會。這個時候我通常會在廚房切肉、洗米之類,兒子一進門就直接去廚房。

當我有需要的時候,他一伸手,我就會放下手里的活,轉過身來和他擁抱,然后我們就在廚房里接吻,互相撫摸。我比較喜歡讓他摸,很少主動摸他。一面摸兒子就一面伸手到我裙內脫掉我的內褲,把我按在廚房的墻上……

結束語:這幺些年,雖然我也嘗到了些恩愛的滋味,但心理包袱重來沒有完全丟下。每次上床滿足之后,等待我的總是無盡的悔恨。特別是,現在我有了孫子,心中的壓力就更大了,連做夢都夢見祖宗在痛罵我。可我仍想說,經歷太多痛苦的我現在有了主見,正因為有主見,世俗的一切對我和兒子影響才不至于過大。

理論上屬于亂倫,但實際上我注意采取措施,不會懷孕,所以沒有混亂血血緣危害社會的結果,從某種角度純粹是滿足生理需要,如同吃飯睡覺一樣。對我的媳婦沒有妨礙,對我的前夫也不存在不敬,如果兒子在外面嫖妓或者我在外面出錯,對外有社會危害,對自己會有性病的可能。其實,我們母子并不變態,孩子從小在性的問題上失于管教,后來沒了父親,他年輕氣盛,我又常年守寡,所以才會……想想,我到對母親當年的情況有了新的理解。要怪,就怪他那狠心的爸爸干的丑事和這冷酷現實的社會。

但我和他都清楚,如果這樣繼續下去,會妨害這個新家。現在,我們都下定決心,結束這種關系,開始新的生活。盡管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我們母子會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