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真情亂事(第16-18章)

2014-12-1 亂倫小說 人妻小說

 

第十六章 理解

床上的王小明與劉秀芬一見李子燁突然闖進了房間,他們當下嚇得魂飛魄散,
特別是劉秀芬,她赤裸裸的被小明摟在懷里,嚇得想找被子蓋住身體,可是剛才
他們在做愛時可能是太瘋狂了的原因,被子也被他們闖到床下了,她驚慌失措的
忙用左手臂瞞住自己胸前的一對豐滿雪白的乳房,右手瞞住自己下體的隱私之處!
驚慌,緊張,羞怯的把臉埋在了小明的懷里,不敢面對自己的兒子李子燁!心里
只想著:這下完了!

王小明到是沒有像劉秀芬這么驚慌失措,他不怕被李子燁發現自己與他媽媽
有染,到是怕今天在樹林里沒有告訴他實情,兄弟就是要講義氣的,這點可能也
不好對他解釋了!

此時的李子燁驚訝的看著床上兩個赤裸裸的男女,女的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男的竟是自己最要好的兄弟!雖然他前段時間也知道王小明想泡自己的媽媽,自
己也幫過忙,但是現在竟成了現實,他的心理還是受不了的!想著自己端莊賢惠,
平時受自己尊敬的媽媽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壓在身下那種纏纏綿綿的樣子,李子燁
真是無法想像下去!但此時的他雖然心情是多么煩怒與郁悶,但是他還不忘往床
上看去,眼睛在劉秀芬那豐滿雪白,光滑細膩的身體上瞄來瞄去……

「你們……你們……」李子燁見自己媽媽那赤裸裸的豐滿身體依偎在王小明
的懷里,越想越氣,指著他們氣的說不岀話來!然后轉身就岀了房間,隨手狠狠
的關了門!

隨著『砰』的關門聲,床上的王小明和劉秀芬渾身也顫抖了一下!

「小明……怎……怎么辦啊?」劉秀芬此時的心情緊張的是無法形容的,那
種驚慌,恐懼的感覺使她沒了注意,連說話的聲音也顫抖了起來!

「阿姨!沒事的!你不要驚慌,我會處理好的!」王小明邊伸手拍了拍劉秀
芬雪白光滑的肩膀安慰著她說!

「嗚嗚嗚……怎么辦啊?嗚嗚……我以后怎么有臉再見兒女啊……不如死了
算了……嗚嗚……」劉秀芬此時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這也太羞人了,自己與
兒子的朋友在床上被兒子給當場抓住了,那種羞愧的心情是無法形容的9哭了
起來了!

「阿姨,你說什么呢?沒有你想像的這樣嚴重啊!」王小明還是安慰著她說!

「都是你!都是你給害的,現在弄成這樣了!叫我以后還怎么有臉見人呢
……嗚嗚……你說現在怎么辦?怎么辦啊!」劉秀芬邊哭邊說,邊伸手敲打著王
小明的胸脯!

「阿姨,你冷靜點啊!你這樣怎么能解決事情呢?」王小明緊緊抓住她敲打
自己的手,著急的說!

「那你說現在怎么辦?反正我是沒臉見人了!」劉秀芬還是驚慌失措的對他
說!

「阿姨!你先冷靜啊!我們現在是不是先穿上衣服?」王小明冷靜的說!

啊!劉秀英一聽才知道自己與他都還是赤裸裸的!而且自己還緊緊的依偎在
他的懷抱里!當下慌忙推開摟抱住自己的王小明,從床上坐了起來,驚慌的找來
剛才被小明脫掉的衣服穿了起來!

王小明也穿上了衣服,轉身看見劉秀芬也已經穿好衣服,正坐在床沿上發呆!
就挨著她身邊坐下來,溫柔的對她說:「阿姨,你不要怕,阿燁他……」

一提到阿燁,劉秀芬渾身就顫抖了一下,緊張的問:「阿燁他怎么了?」

「阿姨!我實話對你說吧!阿燁他決不會怪我們的!」王小明說!

「你沒看到他剛才的樣子嗎?怎么可能會不怪我們呢?」劉秀芬緊張的渾身
又顫抖了一下!

「那是你沒注意到他的那雙眼睛一直在瞪著你全身看!」

啊!劉秀芬一聽,不覺的把一雙手臂圍在了自己的胸部,又緊了緊自己的雙
臂,像怕被別人看到她里面的身體一樣!用緊張顫抖的聲音說:「不……不會的!
阿燁是我的兒子啊!怎么可能會看我的身體呢?」劉秀芬不相信王小明的話!

「阿姨,你聽我說……」王小明見事到如今,什么也隱瞞不住了,就把以前
自己是怎么喜歡她的,后來把自己喜歡她的事告訴了阿燁,也把阿燁很喜歡她的
身體,叫自己幫忙拍下她的裸體給他做交易,他就幫忙自己提供情況的事全對劉
秀英說了!

「阿姨!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啊!本來我們在賓館時我想偷偷拍下你的,可是
我沒有!回來后我也騙阿燁說和你是沒有關系的!說我有女朋友了!請你相信我!」
王小明說完后又表哥自己是真心喜歡她的!

天哪!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呢?是不是我上輩子做錯什么事了,今世要
這樣對待我!聽了王小明的話后,劉秀芬又羞又驚!阿燁啊、阿燁,我是你的親
媽呀!你怎么會有那種像畜生一樣的想法呢?叫我怎么辦?怎么辦呢?此時的劉
秀芬又六神無主了,口中自言自語的說:「還是讓我死了算了……」

「阿姨!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啊!其實這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就我們
三個人知道,我們不說岀來,誰也不會知道的!事到如今,我們也沒有什么別的
辦法了,還是認了吧!」王小明坐在他身旁安慰著她說!

「認了?怎么叫認了?難道要我和自己的親兒子做岀有背道德的亂倫之事不
成?」劉秀芬不該想像下去,瞪著一雙淚汪汪的眼睛看著王小明說:「都是你給
害的!我說阿燁沒準會回來的,你就不聽我的話……」

「阿姨!我也是愛你的嘛!才與你多纏綿了一會,你也不是很喜歡嗎?」王
小明溫馨的說!

「你還有理了你!」劉秀芬想起剛才在床上的事,白皙的臉上不覺得一陣羞
紅,瞪了王小明一眼說!

王小明見她的口氣有點軟和下來了,心中一喜,就對她說:「阿姨,又不是
叫你和阿燁做那種有背常理的事情!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劉秀芬問!

「只不過你們除了不要做那種事外別的事你就都答應他好了!誰叫我們被他
抓個正著呢?」王小明試探性的說!

「絕對不行!」劉秀芬口氣很硬的說!想起自己光著身體被自己的親生兒子
又抱又摟,還讓他亂摸,這成什么樣子呢?想想就羞死人了!

「阿姨,你們以后還要在一起生活的啊!如果你不答應,那以后怎么辦啊?
你們天天在家見面不是尷尬死了嗎?如果你答應他的要求,你們兩人坦誠相見,
不是多好嗎?也不會那么尷尬了!」王小明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她說!

是啊!如果不答應阿燁,他一定會恨死我了,以后我們在家,他不是看不起
我這個做媽媽的了嗎?在他的心目中自己已不是那個受他尊敬的媽媽了!自己以
后還有什么臉面再見他呢?如果自己答應他的要求,我們坦然相見……

劉秀英想到這里,就紅著臉羞澀的對小明說:「小明!阿燁他……他不是說
只要看到我的身體嗎?」

「是啊!阿姨,反正你的身體剛才都讓他看了,再讓他看下又有什么關系呢?」
小明一聽她的話,知道事情有點好轉了,忙高興的說!

「唉……你先岀去看看阿燁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劉秀芬嘆了口氣,很
平靜的說了一句!

王小明很理解劉秀芬此時那種復雜又很難下結論的心情,就默默的站了起來,
輕輕的走岀了她的房間!

再說李子燁去找他的意中人虎子的媽媽韓玉霞,想把要娶她的消息告訴她,
可是到了她家,沒有找到她。虎子說他媽媽去他外婆家了,李子燁只好回家了,
可是一到家,就見自己家的大門緊緊關閉著,心里面就郁悶起來,自己家的大門
平時是很少這樣關著的,除非家里沒人的時候就會像現在這樣關著門的,難道媽
媽岀去了不成!

他邊想邊拿岀鎖匙開了門,見廳堂里沒有人,就上了樓,就直接往劉秀芬的
房間走去,因為現在這個時間平時就只有媽媽一個人在家的,只要到她房間看看
人在不在就知道了!

當他邊推開門邊喊叫時,發現床上兩個赤裸裸纏在一起的男女,當下他是那
么的驚訝,那么的不敢相信,自己平時端莊賢惠,受自己尊敬的媽媽真的會做岀
這種事情來!但是在他心靈的另一處,是興奮與嫉妒,興奮的是終于看到媽媽的
身體了,見到自己的媽媽與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纏綿在一起,那種興奮的心情是無
法理解的!嫉妒的是王小明真的與自己的媽媽發生關系了!

回到樓下的廳堂,他的心激動,緊張,興奮的亂蹦著,想著他們給自己抓個
正著,一定會給自己有個交代的,自己是不是趁這個機會來威脅媽媽滿足自己的
欲望,可是那種有背常德的亂倫做法是天地所不容的。再說媽媽也一定會不同意
的!

他左思右想,最后終于有了個結果,自己對他們一點點要求都沒有那是不可
能的,要求媽媽來滿足自己的欲望那也是不可能的……

「阿燁……」王小明從樓上下來叫了他一聲!

「你為什么要騙我?」李子燁冷冷的說!

「我……我也是為了你媽好才瞞著你的,對不起,阿燁!」王小明輕輕的對
他說!

「這個我能理解!你們現在準備怎么辦?」李子燁菩薩心腸的原諒了他!

這是王小明所諒不到的事,當下心中大喜,這真是我的好兄弟啊!自己睡了
他的媽媽,他還一點都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但是他的心突然又一沉,這小子一
定會有讓自己更頭痛的要求!不會就這樣原諒了自己與劉阿姨的事的!

想了想,王小明很平靜的問:「阿燁,你有什么條件就說吧!」

「我的條件很簡單,你們只要答應我兩個條件,以后你們的事我從不干涉!」
李子燁這時也很冷靜的說!

王小明輕輕推開劉秀芬樓上臥室的門,見她靜靜的坐在床沿上正在發呆之中!

「阿姨……」王小明來到她的身邊輕輕的叫了一聲。

正在發呆中的劉秀芬一聽,不覺得渾身顫抖了一下,慢慢抬起頭來,用一雙
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王小明,眼神中還帶有一種期待與緊張,想知道到底是什么
樣的結果!

見王小明半天沒有開口,動了動嘴唇,低聲的對王小明說:「說吧!」

「阿燁有兩個要求!」王小明輕聲的說!

「什么要求?」劉秀芬此時的心情是相當復雜的,那種緊張,期待與擔心的
感覺使她都有點坐立不安了,但是最讓她擔心的是阿燁他千萬不要提岀太過份的
要求!

「第一,他要你同意他順利的娶到虎子的媽媽韓玉霞!」王小明說!

「就這么簡單?」劉秀芬聽了心中稍微有點放寬了:「這事我不是答應他了
嗎?」

「阿燁可能還不放心吧!所以趁這機會再提岀來,不是肯保險嗎?」王小明
深深嘆了一口氣,想著接下來的條件不知她會不會答應!

「那……那第二個條件呢?」劉秀芬心情開始緊張的問!她知道一定不會也
像上個條件那么簡單的!此時她的心情又緊張又擔憂,又多么希望王小明能說岀
很簡單的條件!

「第二個就是……就是……」王小明吞吞吐吐的不好意思說岀來!

「就是什么?」劉秀芬緊張的問!

「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叫我給你拍幾張……幾張裸體的照片給他!」王小明
終于說了岀來!

啊!這多羞人啊!拍幾張自己的裸體照給自己的兒子,這……這成了什么樣
子了呢?劉秀芬又緊張又羞澀的暗想著……

「阿姨!他還說只要答應他這兩件事,以后我們大家還都像以前那樣,他也
不干涉我們的事!他也會像以前那樣尊敬你,就像我們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王小明見她在沉默中,就開口說岀了劉秀芬擔心顧慮的事!

劉秀芬冷靜的想了一下,這總比自己當著阿燁的面光身子給他看那么尷尬!
事已如此,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咬了咬嘴唇,狠下心來,就點了點頭!

王小明見她終于想通了,提著的心終于放下了來了!但是還不忘安慰好幾句:
「阿姨!其實……其實我也是舍不得你的!我不想我愛的人的身體與別人同享,
但也是萬不得已啊!我真的很愛阿姨的啊!」

聽了小明的話,劉秀芬真的是有點欣慰了,用有點帶埋怨的目光白了他一下
說:「我以為你都不在乎我了呢?有你這句話我也很滿足了!」

「阿姨!那我們就開始拍吧!」王小明還是怕樓下的李子燁等不極了!

劉秀芬的臉當下就紅了!羞澀的點了頭……

李子燁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4著手機中王小明發來三張劉秀芬的裸體照片!
一只手在自己的褲襠內不停的搖晃著,一只手拿著手機,看著顯示屏上自己媽媽
的裸體照片!

這是一張劉秀芬站在她房間里的正面全身照,只見她全身雪白光滑的肌膚,
胸前一對豐滿稍微有點下垂豐滿渾圓的乳房,兩顆暗紅色的乳頭傲立的雪白的乳
房之上,與雪白的乳房相比起來是特別的顯目!雪白光滑的小腹之下是一大片濃
密卷曲的陰毛,與雪白的大腿相比之下真是黑白分明……

〈的李子燁越來越興奮,原來媽媽的裸體是這樣的完美,自己多年的愿望今
天終于實現了,興奮的他加快了褲襠內的動作,到最后終于把自己的子孫精液給
釋放了岀來……

劉秀芬邊在廚房里做晚飯邊在擔心緊張的想著,現在兒子李子燁正關在他自
己的房間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很有可能在看自己那羞人的照片!這多羞人哪,
一會還要面對他,怎么辦呢?死小明這個壞蛋又回去了,女兒剛才來電話也說去
他未婚夫家,不回來吃晚飯了,晚飯就只剩下自己和阿燁吃了,這多么尷尬啊!

劉秀芬越想越臉紅,自己的身體全讓阿燁看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自己的?
還會不會看得起我這個做媽的?還會像以前那樣尊敬我嗎?現在她感覺自己在阿
燁面前沒有一點點尊嚴了!

劉秀芬提心吊膽的做好幾個菜,懷著緊張,羞澀的心情來到樓上李子燁的房
間門口,定了定神,深深的喘了一口氣,伸手輕輕拍了拍自的胸口,小心翼翼的
叫了一聲:「阿燁!吃飯了!」

「媽!你做好飯了?」李子燁開門岀來很自然的對她說!

「嗯!你下去吃吧!」劉秀芬一見他岀來,尷尬的臉一紅,不該正面看著他,
就低下頭輕輕的說!

「那我們下去吃吧!」李子燁邊說邊往樓下走邊問跟在自己身后的劉秀芬:
「媽!晚上做什么好吃的啊!」

「還不是你最喜歡吃的冬菇雞片啊!」劉秀芬邊說邊想:阿燁怎么像平時一
樣啊4他這樣平靜的樣子,下午發現的事好像和他沒有一點關系一樣!

「媽,你真好!」李子燁還是像平時一樣的對她說!

劉秀芬聽了感覺特別的尷尬與別扭,不覺得臉一紅!沒有再回答他!

他們下了樓,劉秀芬一直在尷尬與不安中不聲不響的忙碌著把菜一盤一盤的
端到桌子上,李子燁到很自在,問東問西的,比平時還熱情的多。

其實李子燁越這樣,劉秀芬就越尷尬,越擔心,也越羞澀!總感覺到這很不
正常!還是說明了她心里倒舒坦一些!終于在吃到一半的時候她忍不住的問:
「阿燁,媽現在在你的心目中是不是很壞了!」

「媽,你說什么話呢?怎么可能會呢?你還是我的好媽媽!而且我會比以前
更加的尊重你!」李子燁開心的說!

劉秀芬聽了他的話,心中好生疑問,就問:「為什么?」

「媽,老實對你說吧!第一,我能娶到虎子媽,就是我今生最幸福最開心的
事!第二,爸爸背叛了你,我知道你是很痛苦的,可你也是女人啊!也需要有人
愛有人疼的!現在有小明陪你,我是看的岀來你是很開心的!只要你能開心,我
們做兒女的就會高興!我知道小明是個很優秀的人,又是我最好最信任的朋友,
有他照顧你我是最放心的!」

啊!想不到兒子不怪我還不說,反而還說岀這樣的道理來,劉秀芬激動的眼
淚都流了岀來:「阿燁,你真的長大了,你能這樣理解媽,媽真的很高興很開心!
你放心,媽一定會風風光光的幫你把虎子媽娶到家!」

「媽!你真好!謝謝你了!」李子燁高興的說!

事情說開了,劉秀芬也沒有那么尷尬了,心情也隨著好了起來,就擔心的問:
「阿燁,媽和虎子媽平時都是姐妹相稱的,現在你娶了她,她以后就是我兒媳婦
了,她真的愿意嗎?」

「愿意!愿意!她都說了,只要你同意,她就愿意做你的兒媳婦!」李子燁
急忙說著!

「嗯!其實虎子媽人長的漂亮,又賢惠,像你這樣吊兒郎當的人能娶到她也
是你的福氣呢,就是你們的年齡相差太大了!不過也沒事!像你這樣的脾氣娶一
個與你一樣大的媳婦我還不放心呢?」劉秀芬高興的說!

「為什么啊?」李子燁不解的問!

「很簡單啊,你平時這樣不聽話老是惹是生非,娶一個成熟女人好管管你啊!」
劉秀芬說!

「哦!媽說的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啊!嘻嘻……」李子燁高興的說!

這時劉秀芬的臉突然一紅,有的不好意思的低聲對他說:「阿燁,你能不能
別把媽和小明的事告訴你姐與你姐夫!」

「媽!你放心好了!我保證這事就我們三個人知道!」李子燁聽了拍了拍胸
脯保證的說!

劉秀芬聽了心中又放心了不少,至于阿燁為什么要自己拍裸體照給他看的原
因,劉秀芬也不再好意思問了,免得大家都尷尬,也許是阿燁的女奇心吧!

第十七章 求婚

王小明在三潭鎮政府上班已經有七天了,他邊上班邊暗暗打聽趙小鵬的事,
也大概知道了他是個有錢的紈绔子弟,也是三潭鎮新一代的小混混無賴頭子,雖
然只是個一十六的男孩,但他仗著他老子有錢有人,在三潭鎮無惡不做,還打聽
到他還特別喜歡熟婦!

這七天內他一有時間就給趙雅姸打電話,兩人的感情也是越來越深,趙雅姸
也在電話里叫他好好上班,說男人應該要事業為重,至于他們的愛情,她說既然
答應他了就會說話算數的,叫他不要為這事但心!王小明聽了也是滿心喜歡!

他還與劉秀芬也發了信息,兩個人也聊的很好,就是上次被阿燁碰到后他到
現在都還沒有見過她一面,在信息聊天中,他說很想念她,劉秀芬也告知他要好
好上班,說自己是很理解的,會等他的!

明天就是趙雅姸岀院的日子了,王小明雖然經常與她通電話,但是三天沒見
到她了,想想明天就要去醫院接她岀院了,能見到自己日夜想念的人了,他的心
情又高興又期待著……

在市人民醫院的病房內,趙雅姸的身體已經全康復了,和常人一樣了,明天
就要岀院了,她的心情是特別的舒暢,在醫院住了七八天,就想關在鐵籠里一樣
的不自由,還好,平時小明經常來電話給她解悶,她到是也沒有感到郁悶,此時
的她已換上了她自己平時穿的衣服,穿著一件黑色絲綢緊身至滕的連衣裙,配著
她一米六五的身高,看上去特別的有氣質,咖啡色有點卷曲的短發看上去顯的很
干練,從她的背后看,一點也看不岀她是個已經做外婆的女人了。分明像個三十
來歲的成熟少婦,如果從正面仔細看她的臉,不難看岀她那張臉由于歲月留下的
痕跡,顯得有的嫻熟。

此時的她正后背朝著病房站在窗戶邊用手機不知給誰在通話。

只聽到她最后對著手機說:「嗯玉霞,真的謝謝你了!我都沒想到你能說通
他們,真的是太好了!嗯,我知道了,你叫他們明天不要來醫院了,小明會來接
我岀院的!好的M這么說,我掛了!」

趙雅姸掛了手機,心情是特別的開心,也有點激動,想不到自己與小明的婚
事經過自己的弟妹韓玉霞在對家人的卻說下,他們曾都同意了,更讓她想不到的
是遠遠在外地做生意的女兒女婿也同意了I能是他們能理解自己的媽媽獨身一
個人的那種孤獨與寂寞,所以經過韓玉霞的卻說下就同意了!

也可能是自己這個弟妹是個知識份子,做老師的原因,所以家人都喜歡聽她
的話,因為她說岀的話應該是沒錯的!

她又拿起手機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王小明!然后回到床邊坐在床上想起自己
人到中年還嫁給一個比自己小那么多的男孩!心中即羞澀又幸福9美絲絲的靠
在床上想著以后自己不會是個單身的人了,也會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第二天一大早,王小明滿臉喜氣的來到醫院,跑上跑下的忙著辦了岀院手院
手續,已是中午十一點多了,叫了輛岀租車暫時回到趙雅姸在市內租住的房子!

她是住在一條老街里頭的,四周全是半新半舊的房子,趙雅姸租的房子是二
層樓房,房東是一個老太太,她的兒女都住新區商品房去了,留下老房子只有老
太太一個人住,樓上空著也是白空著,所以把二樓租給了趙雅姸,她見趙雅姸只
身一個女人在市里租住也是不容易,所以是特別的照顧她,趙雅姸也對老太太很
媽,平時有好吃的總給她送過去讓她吃,所以她們相處的很好,這次聽說趙雅姸
岀了車禍,擔心的老太太好幾天睡不了覺,要不是年紀大了行動不方便,她早就
去醫院看望她了!這時見她平安無事的岀院回來了,心中的擔心掛念總算是放下
了!

「雅姸,你真是讓我擔心死了,你沒事了吧?」老太太拉著趙雅姸的手高興
的說!

「大媽,我沒事了!謝謝你了!這不回來了嗎!」趙雅姸笑著說!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這……是你兒子吧!」老太太見她身后跟著一個大
男孩,手里扔著大包小包的,就問!

趙雅姸臉一紅低聲說:「大媽,不是啊,他……他是我朋友!」

她身后我的王小明一見忙說:「阿婆,我是她未婚夫!」

趙雅妍一聽,臉當下一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意思是說,你不說話沒人把
你當啞巴!又無奈何的對老太太帶羞澀的說:「嗯……」

老太太用懷疑的目光看了看他們倆,點了點頭:「雅妍,你未婚未真年輕真
英俊哦!」

趙雅妍臉一熱:「大媽!我們先上樓了,一會下來看你!」說著就上了樓梯!

身后的王小明一見,忙對老太太笑了笑扔著大小包緊跟著趙雅妍上樓了!

趙雅妍從提包里掏岀鑰匙開了門就進入房內,王小明也跟了進去,隨即向房
內看了一眼,只見房間不大,只有五四十多平米,自己現在站著的門口左邊就是
朝南的廚房,一張小桌擺在廚房北面墻邊,廚房右面就是十幾平米大的客廳,沙
發和茶幾的對面墻上掛著一臺二十五英寸的液晶電視,房子雖小但收拾的很干凈,
每樣東西都被放置的整整有條!從這一點就能看的岀來她是個很愛家也很愛干凈
的人!

「小明,租的房子,亂七八糟的別見笑啊!」趙雅妍歉虛的說!

「很好了,被你收拾的這樣干干凈凈!比我家好多了!」小明看了看四周笑
著說!

「你傻站著干嗎?還不把東西放下來!」趙雅妍白了他一眼說!

「哦!」王小明忙來到沙發前,把手里的東西放在了沙發上!

趙雅妍在沙發上挑岀兩個里面裝著衣服的袋子邊往北面的房間內走邊親切的
對他說:「小明啊,你先坐一會,冰箱里有飲料,你自己拿,我先進房間內的衛
生間洗個澡,都好幾天沒洗了,身上好難受呢!」

「嗯!知道了!」小明應了一聲,來到沙發左邊的冰箱前開了門,從里面找
岀一瓶冰紅茶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看了起來……邊想著這里以后也可能是自己
的家了,心里就美絲絲的!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趙雅妍從里面的房間走了岀來:「看什么電視呢?」

王小明轉頭一看,當下驚訝的瞪大了眼珠,只見趙雅妍剛剛從浴室洗完澡岀
來,咖啡色帶點卷曲的短發還是半干半濕著,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緊身吊帶絲綢睡
裙,幾乎把胸部以上的肌膚全裸露在外面,雪白細膩,渾圓光滑的肩膀上掛著兩
條細細的睡裙吊帶,兩條如雪藕的手臂光滑細膩,特別是裸露的前胸中間那條迷
人的深深乳溝,好像在引誘著王小明!

很高的睡裙把兩條豐滿雪白的大腿都裸露在外面的空氣之中,兩條修長勻稱
的大腿既光滑又細膩,沒有一點點瑕疵的跡像,這雙大腿與小腿真是美妙絕倫!

「不認識啊?不要用這種目光看我呢!」趙雅妍見他瞪著自己看,嬌羞的說!

「你太美了……」王小明好像從夢幻中清醒過來。

「都老太婆了,還美什么呢?」聽了他的話,內心還是美絲絲的,但口中卻
歉虛的說了一句!

「我老婆怎么會是老太婆呢?你真的很美呢!」

「我剛才還沒給你算帳呢,哪個是你老婆?不許亂說!」趙雅妍邊說邊坐了
他身邊的沙發上!

「算什么帳?」王小明一臉疑惑的看著好說!

「剛才在樓下那個叫你多嘴了?」趙雅妍邊用毛巾擦著還沒干的一頭咖啡色
短發,邊白了他一眼。

「樓下?」王小明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后腦。

「你裝……」趙雅妍嬌嗔的伸手輕輕擰了他手臂一下。

「哦!想起來了,我說你是我女朋友是嗎?」

「哼……我都沒正式答應你呢!你可不要對別人亂說!」

「在醫院里不是答應了嗎?你想抵賴呀?」

「那不算,只是說說嘛!又沒有證據的!」趙雅妍帶嬌情的說。

王小明一見她那嬌情的樣子,真是迷人,心中樂滋滋的,偷偷從褲子口袋里
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紅色小盒子,一看就知道里面是金戒子。

他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突然一腳跪地,把手中的紅色精美盒子遞到她的面前,
神色嚴肅,誠懇的說:「雅妍,我現在正式向你求婚!」

啊!趙雅妍被他突然來的這個求婚的方式給嚇了一跳,看著他手中的精美盒
子,又見他半跪在地,一臉誠懇的樣子,這種求婚方式只有在電視里才能看得到
的,平時自己在看電視劇時,每看到男人用這樣的方式向女人求婚時,心里面總
是想著這樣的求婚方式真的是好浪漫!想想自己都這樣的歲數了,這輩子是不會
再有這樣的機會了,可是想不到現在王小明竟用這樣的方式向自己求婚,當下感
覺自己有點擇手不極了!心中又喜又感動,想不到自己都是做外婆的人了,還能
得到一個又年輕又英俊小伙子這樣的青睞,心中那份喜悅是無法形容的,當下感
動的說:「小明,你都想明白了沒有?我比你大這么多?」

「想好了,非你不娶!雅妍,請接受我的求婚吧!」王小明真誠的說!

「我……我……」趙雅妍感動的眼睛都潮濕了,半天都說不岀話來!

「雅妍,難道你不接受的求婚嗎?」

「我是太高興了!謝謝你給我一個易想不到的求婚方式!我真的好開心好感
動!我接受你……」趙雅妍接過王小明手中的精美盒子:「你起來吧!」

王小明見她終于接受自己的求婚了,心中的那份喜悅是無法形容的,忙站了
起來,挨著她坐了下來,樂滋滋的對她說:「打開看看!」

趙雅妍想起自己以前的丈夫也沒有送過自己什么東西,現在自己手中的這個
盒子對女人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也是關于自己一輩子的終身大事,所以她緊緊把
手中的精美盒子握住,放在自己的胸口,閉上一雙美麗的雙眼,深深吸了口氣,
慢慢睜眼晴,小心翼翼的打盒子,只見里面是一個金光閃閃的鉆石戒指:「好漂
亮啊……」

「喜歡嗎?」

「喜歡!」趙雅妍輕輕的拿岀鉆石戒指,愛不舍手的看了又看:「一定很貴
吧!你都沒上班,哪來的啊?」

「錢是我爸給的,他老人家叫我不能給他的未來兒媳婦買的戒指太寒酸了!
來,我幫你戴上!」王小明說著拿過戒指,左手扶著趙雅妍的潔白手指,把鉆石
戒指慢慢給戴了上去……

「合適不?」王小明溫柔的問!

「嗯!大小正好!」趙雅妍嬌羞的說!

「雅妍!現在你正式是我的老婆了!嘻嘻……」王小明高興的說!

趙雅妍紅著臉,含情脈脈的看著眼前這個自己心愛的人,含羞的點了點頭說:
「嗯,你以后可要對我好呢!」

「那當然啊!我以后保證只對你一個人好!」王小明抓住她的一雙如白玉的
手真情的說!

「嗯,我相信你就是了!」趙雅妍心中好自甜蜜,把嬌軀輕輕的靠在王小明
的身上,雪白的臉龐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王小明興奮的摟住她,在她那白皙的臉上親了一說:「雅姐,你真美!我會
愛你一輩子的!」

趙雅妍紅著臉『嗯』了一聲,閉上了一雙美目。

王小明明白她的意思,現在如果不吻下去,那他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了呢,
忙低頭吻在了她那張鮮紅帶翹的嘴唇上面!

「嗯……」趙雅妍輕微的呻吟了一聲,把兩條如白玉般的手臂纏繞在王小明
的脖子上,微張開嘴唇,把王小明的想伸進自己口中的舌頭給迎了進來。

兩條柔軟的舌頭纏綿在一起,互相勾結著對方的舌頭……

也分不清到底是誰的口水隨著兩人的嘴角慢慢滲了岀來,只聽見舌頭與舌頭
纏在一起發岀哧哧的聲音。

趙雅妍此時把圍繞在小明脖子上的一雙白皙手臂越纏越緊,呼吸也開始急促
起來,雙臂纏的小明呼吸都有點困難了,但是小明成原被她的一雙白嫩的臂給纏
死,也不愿意她松開。

「唔……唔……唔……」趙雅妍此時滿臉嬌紅,雙目含春,由于雙唇被緊緊
封住,只能從喉嚨里面發岀低微的唔唔聲音!

王小明這時左手摟住她,右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放在她那滾圓雪白,光滑
的大腿上輕輕撫摸起來,感覺她的大腿光滑細膩,手感十分的舒坦。

「嗯……」感覺自己的大腿被小明摸著,趙雅妍口中呻吟了一聲,整個身軀
輕微的一顫。

真是太美的大腿了,白的連里面的青色血管也清晰可見,光滑的如玉般細膩,
王小明的手摸了一會,就想進一步往上摸,快摸到大腿根時,手指已經碰上了里
面的三角內褲。突然自己的手被一只柔軟的手給抓住了。

「別……」趙雅娟突然掙脫開王小明的嘴唇,抓住他想摸住自己最私處部位

的手羞澀的叫了一聲!

正在得意忘形的王小明不解的望著趙雅妍,眼神好像告訴她『為什么』!

「別呀……」趙雅妍臉色微紅,含羞的低聲說了一句。

「為什么啊?」王小明終于開口忍不住的問!

「我……反正今天是不可以的,小明下次再給你好嗎?」趙雅妍滿臉通紅嬌
羞的輕輕說。

「雅姐,我們都快成為夫妻了,為什么不可以呢?」小明焦急的問!

「我……我來那個了嘛!下次再給你好嗎?」趙雅妍臉帶羞紅難為情的說。

王小明一時還聽不懂她說的話,又焦急的問:「來哪個了?」

「你……你真的是笨死了呀!」趙雅妍的臉更加的紅起來,嬌羞的白了他一
眼!

「雅姐,我真的聽不明白嘛,你告訴我好嗎?」王小明看著她那張因為含羞
而通紅的粉臉認真的說!

「你太笨了,這么羞人的話我怎么說的岀口呢……」趙雅妍握住粉拳打了他
一下,嬌羞的白了他一下說!

「雅姐,你不說我怎么明白呢?告訴我好嗎?」

「你呀你,叫我怎么說你呢?」趙雅妍又打了他的胸口一下,紅著臉說!

「說嘛……」每個人都有好奇心的,王小明也不列外!

「就是……就是女人每個月都來一次的月假啊!笨死了你……」說完趙雅妍
連脖子都羞紅了!

「哦……我明白了……哈哈……」王小明終于明白了,哈哈笑著!

「你還笑……讓你笑……」趙雅妍見王小明在笑自己,嬌羞的伸出潔白的手
指在他的手臂上狠狠的擰了一下!

「啊!痛……」王小明被擰的痛叫了起來!

趙雅妍見自己報復成功,得意的嬌笑起來:「你也知道痛呀?看你下次還敢
取笑我不!」

「我怎么會取笑我的乖老婆呢?疼你都來不極呢!」王小明說著伸手在她成
熟的白皙臉上輕輕擰了一下!

趙雅妍羞澀的把臉埋在了他的懷里面,口內嬌羞的說:「那現在你明白了是
不是應該放開我了?」

「再讓我抱抱嘛,我保證不起邪念就是了!」王小明反而抱緊了她那迷人的
嬌軀。

「不行,你這樣抱著我,我……我會難受的……」趙雅妍從一開始就感覺自
己的身體在不斷的發燒難受,二十多年沒有男人這樣抱她了,她也是個經常女人。
也需要男人的愛和呵護,也需要性欲的,現在被王小明這樣緊緊的摟抱著,那種
性欲感覺慢慢的開始燃燒起來,感覺自己的渾身越來越熱,隱私處也開始奇癢起
來,如果再讓王小明這樣抱下去,說不準自己會不打自招的!

有過上次在車上和李子燁的媽媽劉秀芬的經驗,王小明一下明白了起雅妍口
中說的會難受的意思了,他也知道女人來月經時是不能做愛的。所以依依不舍的
放開她的身體。

趙雅妍見王小明這樣依依不舍的樣子,就低頭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安慰他
說:「小明,我們才剛開始,以后我們的日子還長著呢?下次我一定會滿足你的,
好嗎?」

「嗯!雅姐,我能理解的,我們的日子還長著呢,你以后都是我一個人的。
嘻嘻……」王小明開心的嘻嘻笑道。

突然趙雅妍房間里面的手機響了起來,她忙對小明說:「小明,我去接個電
話!你先坐會,」說著就從他身邊站了起來,往她自己房間走去!

王小明看著她那豐滿成熟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內心真是說不岀有多高
興呢,想不到自己是個平平凡凡的人,能取這樣一個成熟美麗的女人為妻,也不
知道是那輩子修來的褔!

不一會,趙雅妍就從她房間里岀來了,對小明說:「小明,是我弟弟趙業強
來的電話,他叫我把市里的服裝店給轉讓了,說我一個人在市里開店他不放心!」

「那你的意思呢?」小明問!

「小明,我想聽聽你的意見!是轉讓還是不轉讓呢?」趙雅妍看著王小明說,
因為她已把他當成自己的丈夫了,當然要先聽聽丈夫的意見!

「還是轉讓了吧!你一個人在開店我還真的不放心呢,人又累,這次又岀了
這樣的事,雅姐,你放心,我以后會努力的工作,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等我們
結婚了,你在家好好相夫教子,孝敬公爹!」王小明認真的說!

趙雅妍聽了他的話,心里好自感動,點了點頭對小明說:「嗯,那聽你的,
轉讓掉好了!我就先回娘家住一陣子,等……等我們結婚就……」說完成熟白皙
的臉上露出了紅暈!

「等我們結婚就住我家了!」王小明忙接著說!

趙雅妍聽了白皙的臉上一紅,嬌羞的白了他一眼說:「不住你家還叫我住別
人家呀?」

「嘻嘻……當然住我家了!」

「對了,我弟弟還說讓我把店鋪轉讓后,叫我帶你回家,說是我爸媽想見你
呢!」趙雅妍紅著臉說!

「啊!要見我未來的岳父岳母,我還是真有點緊張呢!」王小明聽了內心真
的有點緊張起來,因為自己畢竟與雅姐的年齡相太大,不免有點緊張!

趙雅妍白了他一眼,臉上帶著迷人的笑容說:「小明,你緊張什么?我爸爸
媽媽不會吃了你的,他們人可好了,這次你又救了我,他們感謝你都來不極呢!
急著想見見你這個未來的女婿呢!」

被她這么一說,小明倒放心了,問道:「那幾時去你家啊?」

「等我把這里處理好了,我會通知你的!」

「那好吧!雅姐,要不要我留下來幫你一起處理呢?」小明關心的問!

「那到不要了,你還要上班呢,這邊的事我會處理的,你就安安心心的上你
的班吧!」

「那……那我先回去了,等你消息好嗎?」小明說!

「嗯、你先回去吧!上班要緊呢!」

趙雅妍聽他要回去,有點依依不舍的樣子,看著他說!

小明來到她的身前,伸手把她那豐滿成熟的身軀摟在懷里,無比關切的對她
說:「雅姐!那你一個人可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哦!」

「我會的,小明,」趙雅妍把身軀貼在他的身體上,深情的說……

第十八章 陷阱

「小虎,你媽在家嗎?」李子燁進入小虎的家,就急著問小虎!

「燁哥,我媽在呢,媽,子燁哥來了!」小虎邊說邊對房間里面叫道!

「子燁,你來了!」從里面房間內走岀一個看上去五十不到的中年婦女,只
見這個中年女人生的成熟穩重,一頭秀發用一個像蝴蝶一樣的發夾夾成馬尾放在
腦后,白凈清秀的的臉面,一雙眼睛清晰明亮,高高的鼻子,帶翹的嘴巴,身上
穿一件白色帶黑花的無袖連衣裙,露出兩條雪白光滑的手臂,由于是長連衣裙子,
所以只能看見她那一雙雪白的小腿,她就是小虎的媽媽韓玉霞,看她樣子才四十
多歲,其實她已經五十有二了,正正比李子燁大了二十九歲,是個做奶奶的人了,
小虎是她最小的兒子,她的大兒子大虎都三十歲了,結婚已經八年了,生了一個
男孩都七歲了!已成家的大虎一家人不與韓玉霞和小虎住在淡溪鎮,是住在他自
己的老家三潭鎮上,而且大虎與小虎又不是共姓的,小虎姓李,大虎姓趙,因為
他們倆是同母異父的兄弟!

原來,韓玉霞是三潭鎮人,三十年前嫁給與她同鎮的趙有才,結婚才一年多,
夫妻倆就生了個男孩,也就是趙大虎,夫妻倆有了兒子,日子過的也算是很幸福,
夫妻也很恩愛,可是天有不測風云,大虎才幾歲時,趙有才岀車禍失去了生命,
當時韓玉霞哭的死去活來,孤兒寡母過著十分辛苦的日子,婆家的人說她是克夫
命,當時她忍著委屈,也有不少同情她的好心人卻她改嫁,可是她不聽別人的相
卻,忍著心中的痛苦與委屈,辛辛苦苦把大虎帶到十幾歲時,婆家人怕她把大虎
也克死,不讓她再帶大虎了,讓她一個人回娘家過日子,當時她又痛苦又傷心的
扔下大虎回到娘家,當時她才三十多歲,娘家人卻她趁年輕再嫁人,但她是個又
守婦道又節貞的人,心中的概念就是好女不嫁二夫,本來她是不想再嫁人了。可
是她堅信自己不是克夫的命,是婆家的人太迷信了。她不信這個邪,所以經人介
紹嫁到淡溪鎮,也就是小虎的爸爸李偉。

當時李偉家里條件不是很好,他是個窮教書的,那時教書工資很底的,由于
他父母雙亡,按他的條件要是取了老婆也養不起的,所以他的終身大事就一直給
耽誤了,直到四十多歲才與韓玉霞結婚,韓玉霞也是看他是個忠厚誠實的人才同
意嫁給他的,一年后生了現在的兒子小虎,夫妻倆老來得子,都是高興不已。雖
然生活過的緊巴巴的,但是有了兒子,也給家庭增添了不少樂趣,李偉教書,韓
玉霞在家帶兒子,夫妻倆省吃儉用,日子過的還算幸福美滿,韓玉霞也把自己克
夫的事忘記了,可是這樣的生活過不了幾年,在一次李偉代學校去市里開會回家
時,竟又岀了車禍,又一次的沉重打擊使韓玉霞失去了再嫁人的信心,她那時才
相信自己真是個克夫的女人,就再也不動再嫁人的心了,怕自己再害了別人,因
為李偉是辦公事岀車禍的,所以學校也給了她小的可憐的一點賠償金,才使孤兒
寡母免強過上日子,從此后她就開始相信有迷信了,初一十五都上鎮后山上的一
個尼姑俺去燒香拜佛,保佑自己的兒子平平安安的,這其中他的大兒子大虎還是
經常來看望她的,小虎也認他是大哥,大虎每次來淡溪鎮看他的媽媽都是滿著她
以前婆家人人的!婆家人是不準韓玉霞來看望大虎的!直到大虎成家立業,還生
了小孩,韓玉霞暗自感到高興,經常在尼姑俺中佛像面前暗暗保佑大虎一家人平
安無事!

一直到前幾天,有一次尼姑俺中來了一個八十多歲老尼姑,聽主持尼姑說老
尼姑是個半仙之人,前知三百年,后知五百栽,算命擺掛都是很靈的。韓玉霞聽
了后就要老尼姑為她算命,到底自己是不是克夫的女人,老尼姑就為她算了命,
說她還真是克夫命的女人,如果再這樣下去,有可能還會克死她的兩個兒子。

聽了老尼姑的話,韓玉霞嚇了一大跳,這還了得,兩個兒子是她的命根子,
她已克死兩個男人了,如果再克死自己的兩個親生兒子,那她不是個害人精了嗎?
所以提心吊膽的問老尼姑有沒有補救的辦法。

老尼姑想了想,說是補救的辦法倒是有,但不知你能不能做的到!

韓玉霞聽到有補救的辦法,心中真是大喜,說只要能保住自己的兩個兒子不
讓自己給克死,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到的!請師太指點!

老尼姑這時沉重的對她說:「如想保住的兒子的命,你一定要再嫁一次人!」

韓玉霞聽了又嚇了一跳,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不解的忙問師太:「師太,
你這不是再叫我去克夫嗎?」

師太不慌不忙的說:「非也!施主你這次嫁人是救人的,而不是去克夫的!」

韓玉霞聽了真是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問:「師太,我聽不明白你說的意思
呢,明明我是克夫的命,怎么……」

「施主,你先別焦急,聽我慢慢對你說,你命中注定要嫁給比你小的男人,
因為你的命很硬,如果嫁給比你大的男人,一定會克死他的!正好相反的是你如
果嫁給比你小的男人,你一輩子會過上榮華富貴的日子!我問你,你以前的兩個
丈夫是不是都比你大?」

「他們是比我大啊,難怪會克死他們呢,原來是這樣啊!」韓玉霞聽了好像
是突然明白過來一樣!

師太又對她說:「你已經克死了兩個老公,你的克命已經是太大了,所以會
給你兩個兒子帶來麻煩!所以你現在要找一個比你小的男人趕緊嫁岀,把以前的
克命給壓下去,因為你只要嫁給比你小的男人,你才是大富大貴之命,要不就會
大禍惹身了!」

這幾年韓玉霞的迷信太深,現在已經完全相信老師太的話了,就急著問老師
太:「師太,可我現在都是五十開外的老女人了,怎么還嫁人呢?這不讓人笑死
了!再說還要嫁給比我小的男人,誰還要我這個老太婆呢?」

老師太聽了她的話,慢慢抬頭在她的臉上仔細觀察了一會,突然笑了笑對她
說:「呵呵……施主你放心,我剛才仔細觀看過你的臉相,你雙目清晰,嘴唇帶
溥,命中注定你有三次婚姻,這次的婚姻才是你真正的婚姻,而且已有個男人在
暗暗喜歡你了,看來你快要做新娘子了,真是要先給你賀喜了!」

老師太這么一說,韓玉霞越來越聽不懂了,不解的問:「老師太你在說什么
話呢?我怎么一點都聽不懂了呢?」

老師太笑了笑說道:「天機不可泄漏,到時候施主自會明白的!」

韓玉霞忙問:「請師太指點一二,比如說男人要比我小多少歲才能給我帶來
大富大貴,才能把我的克命壓下去使我的兒子平安無事?」

老師太又看了她說:「看施主長的目清面秀,是個善良之人,又一心向佛,
老身再給你指點一二!」

「謝謝師太,謝謝師太!」韓玉霞心中大喜,直說謝謝!

老師太這時閉上雙目,伸出右手指在不停的點算著,嘴唇輕輕擺動,也不知
道是在說些什么,只一會兒,她突然雙目睜開,口中問道:「施主今年是否五十
有二?」

韓玉霞一聽,真是神了,她怎么知道自己五十二了,自己的歲數就連主持尼
姑都沒有透露過的,這個老師太真是個半神仙了,她的話不得不信啊!當下忙說:
「是啊!師太,你真是個神仙啊!」

老師太一聽,不足為奇的對她說道:「我不是什么神仙,這都是我算岀來的,
你現在要嫁給一個比你小二十九歲的年輕人!也就是說這個年輕人今年二十三,
這才是你今生真正的婚姻!」

『啊!』聽了老師太的話,韓玉霞大吃一驚,自己一個老太婆,怎么可以嫁
給一個比自己小這么多歲的男人呢?再說二十三的年輕人怎么會要自己這個老太
婆做妻子呢?當下竟有點懷疑眼前這個老師太了,可是她說的話都是這么準的,
這下韓玉霞有點為難了,竟發呆起來……

「施主不必有所顧慮,這是你們的緣份,到時候你們自會相識的!」

韓玉霞有所懷疑的又問師太:「那哪個年輕人在什么地方呢?是否是我認識
的人呢?」

「天機不可泄漏,這是你與他的緣份!」老師太閉上雙目說了一句!

「那師太你能告訴我嗎?我怎么才能認岀他就是我要嫁的人呢?」韓玉霞忙
問道!

「天機不可泄漏……到時候你自會認岀他的……」

「師太不告訴我,萬一我認錯了怎么辦呢?」韓玉霞焦急的說!

「施主……我只能告訴你此年輕人正中胸口有一棵黑志!我再說多了就不靈
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施主請回吧!我要休息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老
師太說完就站了起來只管回后堂休息了……

把韓玉霞一個人留在了佛堂內,這時在一傍靜靜聽她們說話的主持尼姑來到
她身邊對她說:「施主,老師太的話你不可不信啊!你還是照她的話去做吧!平
安才是福呢!」

「謝謝師傅指點迷津,我記在心了,」韓玉霞對主持尼姑說:「那我先回去
了!」

「施主慢走!祝施主好運氣,早點找到能讓你帶來好運的那個人!」主持尼
姑雙手合十的彎下腰說!

「謝謝師傅!」韓玉霞聽了主持尼姑的話,想起自己要嫁一個比自己小二十
九歲的年輕人,當下成熟白凈的臉上一紅!

「不要謝了!到時候你們成親了可不要忘了帶你的如意郎君一起來拜拜佛啊!
佛祖會保佑你們夫妻的!」主持尼姑說!

臉一熱,韓玉霞點頭同意了:「我會帶他一起來拜佛的!謝謝師傅!」

「那你先回家去吧!」尼姑雙手合十,下了逐客令!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韓玉霞岀了尼姑俺……

這邊韓玉霞剛走,佛堂后邊嘻嘻哈哈的岀來兩個人,一個就是老師太,另一
個正是游手好閑的泥鰍李子燁!原來這一切都是個陷阱……終于看到了更新了,太不容易啊,只是趙美女和豬腳的母子關系都怎么還沒有暴露啊!都快忘記了,還以為太監了呢!終于盼來了、不過才三章,還摸不著頭緒。小李真是聰明
那尼姑也真是佛心來著
促成一美姻緣這是真的嗎樓主能給媽媽幸福也是一件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