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海島深酬

2014-11-24 另類變態小說

第三次到廈門了。

老板娘知道我要來,早就打傳呼給阿娜了,叫她趕快回來,陳局來了。當我到鼓浪嶼已是五點多了,老板娘就打電話叫阿娜小姐過來,陪我游泳,她穿了件紅色的緊身衫終於姍姍而來。

我們幾個抓緊時間趕出海濱浴場,她不想洗,給我們看衣服,我們其他都痛痛快快的洗了海浴。

晚飯她坐我旁邊陪著吃飯,整整兩桌人。晚餐後,我就和她到了舞廳,輕松地跳了幾曲後,就逃到包廂里去,高興地講些上次別後的話。她說回南昌去了一趟,雖然和丈夫離了婚,但舊情還在∶“他生病了,很重,我不能不看他,他需要安慰。”

我被她的一顆善良的心所征服,也坦率地講自己妻的事。

她笑瞇瞇地躺在我懷里,說∶“她是大老婆,我是小老婆,對不對?”

我一時吃驚,想不到她的直率,不過我很快順著她的興致,點了下她的尖削的鼻尖,表示同意她的觀點的意思。

她又講她家里的事,哥哥沒有錢了,就給他錢,我說∶“你給媽買衣服,給原丈夫買衣服,那給我送什麼呢?”

她反應極快地說∶“不送。”

“為什麼?”我追問。

“連我都送給你了,這麼貪心。”

我低過頭吻了她,謝謝她給我的全部,她很快也吻住了我。

我開了一個單間房,叫她先洗我再洗。她摘下腦後的發髻,讓長長的一頭烏黑的頭發無拘束的披散在園弧的肩背上,走進浴室。等她洗好走出時,只著一條白色秀叉,半弧形乳房豐滿地張挺著,一雙修長的大腿款款而出,動人著迷,朝我努了一下嘴,就躺在席夢思床上,露出那渾圓的乳房和結實的大腿,打開電視很認真地看著。

等我洗好出來,深情地看了她一會,就向她的鮮紅的唇吻過去,她也主動地吻過來。我倆互吻著,當我吻著她的乳房時,她也認真地看著我對她的吻。

我含住乳頭吸吮時,她又激動地喘息起來,把我的頭拉開,不讓我吻下去,我不理,又吻著乳房向乳頭深吻起來,她又把我拉開,說∶“不要,很難受。”

“為什麼?”我有點茫然起來。

“你這個大傻瓜!”她笑得全身抖動著,一只手指觸點著我的頭說。

我仍不明白,沿著平坦的小腹輕輕地劃過,想拉掉她的褲衩,她掙扎著拉開我的手,不讓我拉。我又想從後腰把她的褲衩拉下,她又不讓我拉,連說∶“不行,不行。”我可不管她的拒絕,繼續想把她的褲衩脫掉,正在驚訝她的不準原因時,突然在她的屁股溝摸到似紙綿的東西,我一下全明白了。

“小妹妹不同意。”她得意的說著。

“沒有辦法。”我無可奈何。

“小哥哥乾著急。”她又不無納喻的笑著補充了一句。

“我本來想讓你再瘋狂一次的。”我輕聲地告訴。

“下次,下次。”她明白我的想法,上次的作愛給她留下美好的記憶。

我躺在她的身上,我倆的嘴唇接在一起,下身互相研磨著。不過,我是十分感謝她會從遙遠的家里特意趕來陪我,她說還要趕回老家,看看還剛剛病愈的女兒,作一個慈母的義務,是不放心外出的,能看到女兒是她最幸福的事情了。

我倆分開床睡,十分平靜的渡過了一夜。

第二天,她先起床,正套上米黃色的長裙,朝我笑笑,但我似乎發現她身體不太舒服,臉色有點蒼白,靠在臺上,用手撫住肚子,按摩自己。久別之戀人份外激動,情不自禁的相擁接吻,互相表達著內心的喜悅。

吃她早餐,我說∶“我出去辦事,晚上才能回來。”

她說∶“我等你。”我輕吻了她就離開外出。

晚上匆匆趕回房間,她說∶“跳舞嗎?我教你,免費教授。”

雖然我的舞姿依舊苯拙,但在她的面前倒還沒有踩著腳。到小包廂休息時,我對她說∶“只有你,我跳舞才跳得起來。不論到哪兒,任何一個小姐我都不喜歡。”

她故意反問∶“真的?”

我正經地說∶“是的,真的對其她小姐沒有意思。認都不認識,連談話都虛偽得很,有啥意思!”我對她不敢說“愛”,但卻心里總掛念著她,揮之不去的思念,是前世的緣份吧?

她說∶“我在家里呆了二十多天,剛回來,化了很多錢,每天幾百。”

我說∶“是等我來吧?”

她微笑著默默承認。

我不想跳,能和她在一起就感到滿足了。我說∶“不跳了,出去吧。”

她應聲而出,高興地走出舞廳,我打趣地說∶“到你的狗窩看看她嗎?”

她說∶“好的。”

從悅華賓館約走一公里遠,上了二樓,她一人一個房,租金月400元。房間有點零亂,床被也未摺,另一張床的草席上放著一只箱子,裝滿了衣服之類的東西,臉盆放在另一頭,大概洗臉洗手,草席被肥皂水腐蝕變霉黑形成園園的一圈。床頭小桌上放著錄放機,可惜磁帶門已掉,亂七八糟的還放著零食、保健片等小東西。

她打開抽屜,里面放著手紙、照片、青春寶、化妝品,還有一盒避孕套。在墻壁上掛滿了她的各式各樣的衣服,我數了數有十四套,驚訝地說∶“你的衣服真多。”

她回頭笑著說∶“我特別喜歡買衣服了,看到中意的就買來。有的穿也沒有穿過,就送人了。家里還很多呢!”她得意地說著,一副自我陶醉的美好感覺。

我躺在她的床上,聽著音樂,一邊看她織毛衣。我問∶“是給我織的嗎?”

她笑瞇瞇地說∶“下次買好的毛線再給你織,這件給老公的,他雖然對不住我,弄得如此悲慘,可現在他需要安慰,是嗎?”

我說∶“是的。不過你太善良了。”我不敢把話說直,生怕傷她的心。

回到我的房間後,她先洗好澡,只著白色的小乳罩和秀衩走了出來,剛浴後的臉色艷紅細嫩,步履輕盈地如天使般的嬌美,我心里蕩漾著喜悅幸福。匆匆洗好後,看她已自由自在地扒在床上看電視,一臉純凈可愛,如在家里一樣的隨便自在,一雙修長的腿一刻不停地擺來擺去,高興時碰到木格子做的墻框,碰痛了,“哇!”地叫喚起來。我開心地笑她說∶“活該!”

老板娘早就為我準備好水果了,我們倆人互相喂葡萄、李子吃。有一位日夜思念的情人在身邊,是多麼幸福的一刻啊!當我躺在床上時,她爬過來就熱烈地端起我的臉,吻住我的唇,我倆擁吻著,品味著甜甜的滋液。

吻了許久,她才坐在我身上,脫下她身上僅有的乳罩和秀衩,露出迷人美妙的身材,我也快速地脫了短褲,赤裸著身向她柔軟的胴體壓了下去。

她甜蜜蜜地說∶“我們是老情人了。”

我反駁說∶“上次你說是小老婆。”

她否認說∶“沒有說過。”

我正經也無奈地說∶“我們也是不可能結婚的。”真的,我曾經竟產生過和她結婚的一絲胡思亂想。

她點點頭,算作同意。

我說∶“對,我們是情人。”

她嫵媚地笑著說∶“情人有激情。”

我笑笑。是的,我發現她已不叫我“陳局”了,每次見面或打電話時,總是“喂”開頭,再也不叫“陳局”了。我故意問∶“你怎麼不叫陳局了?”

她笑笑,向我吻過來。她特別鍾情於接吻,我吻著她豐滿的乳房,對著乳頭又是舔,又是吸吮,又是含著可愛的乳頭,還用臉夾在乳溝中磨擦。她很快就激動起來,無法承受我的施愛,輕吟起來。我想吻她,她搖搖頭說∶“不要。”話語雖輕,但十分堅決。

我遲疑了一下,只用手撫摩她那里,特別的柔軟滋潤,可她也不同意,說∶“不要!”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不意,是過於強烈?是不習慣?還是羞澀?但也不想多問,便低下頭再吻她的唇,互相吞吐著舌,和她深吻。她套弄著我,急於送進小妹妹中去。

在激烈的熱吻中我倆合而一體了,陷進去、陷進去,一種溫柔的感覺油然而起。我們互相研磨一會兒,她輕聲說∶“肚子不舒服。”

我趕緊拔出來,問∶“怎麼了?”

她說∶“我吃避孕藥了。”

我說∶“不是經期已經過了嗎?”

她說∶“傻瓜,我的經期三十幾天,不是嗎?”

我勸她說∶“任其自然,不要吃了,我們不一定非發生關系,只能看到你我就高興了。”

她點點頭要我再進去。我又進去了,才動了幾下,她又不勝其痛苦似的。我退出來,安慰她說∶“沒關系,我能看到你就高興了。”

她伸過頭擁抱著我,又一次深吻著我。她是個十分容易激情的人,很快她又氣喘息息,急急亂亂地摸撫著我,要進入她的圣地。我進去後,雙雙又激情地扭擺舞蹈起來,有節奏地交愛著,享受著彼此的愛流,靈肉交融,追逐著迷離的天堂┅┅

我倆分別到浴室沖洗後,躺在床上。我說∶“明天、後天、大後天這三天我們不能在一起,我要主持會議,要回避一下。”

她十分理解,點了點頭。

她無力地說∶“背不舒服。”

我有了報答的機會∶“那給你按摩。”

她俯臥著,我十分認真地給她按摩著,她只輕輕地說了一句話,說∶“很舒服。”閉著眼很快就睡著了。我回到另一張床也滿意地睡了。

第三天,會議組織外出參觀車間。晚上回來準備叫她時,只見她從舞廳里出來,臉色蒼白,手撫著肚子,不勝其痛。幾個小姐陪她走到酒臺,圍著她,一個小姐使勁地在為她卡後脖頸,按摩後背。

我慌張得很,顧不得自己的身份,猛地沖過去,想替她解除痛苦,但突然停住了,想起我的身份,不能對她有異常的親熱關系!眼巴巴地看著她痛苦地彎著腰走出門外,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嘔吐狀,幾個小姐圍著她。

我問旁邊的一個小姐∶“她怎麼了?”一個小姐神秘地悄聲說∶“她吃了一顆圓圓的粉紅色的小丸。”

我向總臺要了一把鑰匙,她拿了鑰匙去。我已無心張羅別人的事,把其他人安排妥好,急急到她房間。她躺在床上,看來臉色慢慢地紅潤起來,我向她輕吻了一下,關心地問∶“怎麼回事?”

她說∶“前幾年也要發的,頭痛得直打滾,近一年沒有發作過。”

一個好好的姑娘怎麼會生這種病?那次沉重的打擊造成她身心的創傷吧!我心疼地給她頭、頸、背部按摩,直到手發酸了才罷,已是深夜十二點了,向她告別。

第四天,大家出去游玩,回來時是下午二點半,會議開得相當成功,大家滿載而歸,精神狀態很高漲,開始一個個的送走。當我洗好澡,心里頓時輕松了許多,可以和她無憂無慮地相處在一起了。

晚餐後,老板娘陪我倆去買點水果,走了一段路,我對老板娘說∶“我想散散步。”

老板娘得體地說∶“好的。”說完自個兒走開了,她立即手挽著我的臂彎,沿著筆直的馬路悠悠的走著,像一對熱戀的情人,親熱地邊走邊聊著天。

我說∶“我們在這里開會,老板賺了不少錢了。要是你當老板,我就動員大家到你這里開會。”

她沒信心地說∶“我怎麼能當老板?”

我說∶“要是你不在這里,我肯定不在這開會的。老板娘要感謝你才行。”

夜色朦朧,只有沿路邊的點點燈光在遠處閃爍著,沒有車輛開過,也沒有一個人影,四周靜悄悄的,彷佛世上只有我倆而存在,絲絲海風吹過,她挽著我的手臂傾聽著我給她講故事,漫無邊際地聊著天。

她得意地說∶“照相館的老板一定要我為照相館做模特,拍了好多,做成一本相冊。”

我求討說∶“能送我照片嗎?”她說∶“好的。”

我們走得太遠太遠了,回頭一望,遠處的燈火如螢蟲星星閃閃,我們才慢慢地返回。還到舞廳里跳了幾個舞,就到我倆的窩。

當我們洗好澡後,她只圍著一條浴巾,自由自在地躺在床上看電視,顯得十分活潑青春。我靠在她旁邊躺著。她一會兒朝我笑笑,一會兒給我一顆葡萄放進我的嘴里。我也給她葡萄,她張開機靈的嘴。

因為她不再吃那種藥,所以我們便不能嘗禁果了,她伸過艷紅的嘴唇對我接吻,舌纏著舌戲弄著、吞吐著,津液如玉露瓊漿淡淡清甜。當我拉掉她的浴巾,露出年青的胴體,我又心猿意馬,忍耐不住,一口吻住她的乳房,一會兒用舌舔吮,一會兒用唇含吻。

她看著我挑逗的動作,過不一會兒,就感到不勝其情,皺著眉,發出“喔”的一聲,把我的臉輕輕推開說∶“不要。”

我問∶“為什麼?”

她說∶“我會想的。”

呵!真是太敏感的情人!我們就互相擁抱親熱的吻著,又看看電視,又再吻著親熱,互相纏綿到十二點多,感到疲憊,才各自分開睡了。

第五天我早早起床,站在賓館門口送走了一批一批人,只剩下老張幾個人。然後上去,她正在化妝,用一點點澳州綿羊油敷面。我笑著說∶“三個月了,只用這麼點點,這麼節省。”

她說∶“舍不得用,只用一點點。澳州綿羊油特別適合我的臉。”

我說∶“有機會我托人帶來。”

她從包里拿出她最新的影集。一張張迷人漂亮的照片,她的眼神、嫵媚、青春、神韻、嬌艷全都表現出來。照片上的她是那麼艷麗,那麼楚楚動人,如一枝初綻的玫瑰花在和煦的風中傳送著她的沁人肺腑的芳香,令人心醉如癡;兩只天生會笑的大眼睛是那麼明亮、那麼甜美,無論你換到哪個角度,它們總是在含情脈脈地望著你,似乎在向你訴說著什麼,在執著地等待著你的回應。

和她一起吃過晚餐後,回到房間,她從小皮包里拿出四張挑選過的照片送給我。

她準備脫衣要洗澡了,我突發奇想,要想和她洗個鴛鴦浴,問∶“能一起洗嗎?”

她驚訝了一下,接著說∶“這麼浪漫?”遲疑一會,微微一笑∶“好的。”

我得意極了,心里美滋滋的,趕緊去衛生間把浴缸的熱水放滿,叫道∶“小姐,請洗。”

她脫掉衣服,向我一笑,赤身裸體地走進浴室,我也脫光衣服跟著走進去。浴室里的蒸汽彌散著,她已坐在浴缸中,修長的大腿彎曲著,兩只豐滿的乳房浮起。我跳進水中,把她拉到我的兩腿之中,我為她擦背,用水撩撥她的乳房,顆顆水珠如珍珠般的從她光滑的皮膚上滾流下去,她的頭發散亂地飄在水中,觸到我的胸前,她轉過頭來吻著我,我倆激情的吻著吻著,在迷霧茫茫的熱水中擁著自己的情人,如沉醉在溫馨的鮮花叢中。

我倆的身體溶為一體似的緊緊的抱住,此時什麼也不想,只想用身體傳達彼此的愛和感受對方的愛。她那細滑白膩的脊背緊貼著我的胸膛,柔嫩的臀部緊緊地挨著我的大腿間。在背後嗅著她濕淋淋的秀發幽香,雙手不安分的在她豐滿的雙乳上搓揉,而她閉著雙眼享受我的愛撫,她喜歡我雙手從背後溫柔撫摸她的感覺。

她轉過頭來吻著我,我倆激情的吻著吻著,她對接吻情有獨鐘,激情從體內燃起,發出急促的呼吸,渾身變得異常柔軟,散發出誘惑的嫵媚嬌情,完全融化在情欲的快樂之中。

我托著她的雙臂,扶起她站起,吻著她膨脹起來的乳房,她更不勝其情,頭向後仰起,渾身趐軟無骨,輕輕地發出呻吟聲。我順著胸腹一直吻下去,直到她那塊柔軟的圣地,她馬上無法控制似的激動起來,嬌羞萬分,站也站不穩,抱住我的脖頸,發出“啊┅┅啊┅┅”的呻吟。

我不想在這里過分激動,要留在床上,輕聲說∶“到床上吧!”

她不回應,用水龍頭沖洗全身,圍上浴巾跑走了。我也跟著回到臥室,只見她躺在床上,我赤裸著身,坐在她身上,脫掉她身上的浴巾,頓時露出鮮麗的胴體,我撲過去,立刻就互相纏綿起來,急切地吻著。我吻著她的乳房時,她先注視地看著我的吻,一會兒就不勝其情,熬不住這種折磨酸癢,輕聲地哀求∶“不要,不要嘛!”

我仍不管她,繼續去吻她聳起的乳房,含著乳尖輕咬,如含著一顆紅色的珍珠。但她拒絕了,說∶“不要,這樣很難受。”

她不習慣這種愛的前戲,我也不再折磨她,停了下來,端端地望著她秀麗的臉,直叫我喜歡,卻又叫我憂,我是有社會身份的人,心里總是虛得很,生怕人家知道,對她說∶“我們這樣,要是人家知道了,那要麻煩了。”

她安慰說∶“我們之間是婚外戀,是道德問題。只要你老婆不管就沒事。”

我說∶“我老婆不會知道的。我也從來沒有給你臺費。”我曾經想給過她一次,說就算是兄妹之情吧,或者算是資助一點困難,一點心意吧,她堅決不要,說∶“還是不要沾污我們的情義吧。”

我低下頭,她條件反應似的就吻過來,很快興奮起來了,氣息咻咻,變得沉重急促,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半瞇著,只露出翻白的一絲縫,媚眼如絲,陷入快樂的境地,發顫的手撫住我,急急慌慌地進入汪洋一片的幽谷,我感到有點緊迫,如處女般的緊迫柔軟,全身陷入到難以形容的溫柔。

她不停地顛動起伏,配合著我的動作,盡情地奔向那快樂的境界。開始只聽到她的呼吸急促,突然她“啊┅┅啊┅┅啊┅┅”發出愉悅的呼喊,一種爆發出來的激動奔涌而出,有節奏地跳彈著,連小腹部也強烈的顫抖著。

猛烈的爆發使我迅速按耐不住,不習慣她這樣敏感的激情爆發,令人消魂的洶涌像海浪拍岸一樣,一浪高過一浪襲來,把自己涌進到她體內┅┅

我倆相擁著,高潮後的馀韻,像一首美妙的音樂終了後的馀音飄緲,感受彼此的激情澎湃,感受我在她的身體里縱橫弛騁,合二為一的神奇感覺美不勝言。

她還抱住我的腰,含情脈脈地問我∶“舒服嗎?”

我撫著她的臉,歡愛過後的臉份外艷麗嬌憐,感激地答道∶“舒服。”

我倆起來到衛生間沖洗好,雙雙回到床上。我替她按摩腰背,用手掌捶捶打打、手指捏捏摸摸,我的手腕酸了,她已在平靜中進入夢鄉。這次作愛我倆整整化了近兩個小時。

第六天黎明,我們還在睡夢中,只聽見外面巨大的聲響把我驚醒,原來十一級臺風呼呼地刮著。我一下笑起來了,天留我也,今天可以再多呆一天。一整天就在房間里和她聊天、吃零食、看電視。

夜幕降臨,天黑黑的,臺風明顯減勢了,但依然刮著馀威,我倆冒雨到她房間。

她洗好衣褲後,坐在床沿邊織毛衣。我躺在床上,順手從床角拿來了那本相冊,我輕聲地念起照片上面的英文詩句,然後翻譯成漢語。

我不想念了,但她還沉醉著美妙的詩情畫意中,甜蜜蜜地懇求著∶“再翻下去。”

我又一篇篇的念起來,她坐在我的身邊,像恩愛的小夫妻似的相偎著,一邊打著毛衣,一邊聽著我的輕柔的朗誦∶

“你是在我心中,永遠永遠┅┅”

“心中的愛離你很近,一生一世不能分離┅┅”

我想起我們這次相會是最後一夜,明天就要分別,我感到一種惆悵。

回到我房間後,我對她說∶“洗鴛鴦浴吧。”

她朝我嫣然一笑,倆人赤裸著身體,手牽著手親密地走進浴室。我坐在浴缸里,熱水溫暖地包圍著全身,任憑熱水噴灑著。她站在洗臉池在刷牙,我望著她赤裸的背部,體態勻稱,原本綰成朝天髻的一頭黑發披散在背後,優美的曲線顯出青春的體形,在霧氣中如漂渺迷漫的神女,真想站起來過去擁抱。

蒸汽彌散著,她走進浴缸,偎依在我胸前,面對面地坐在,熱水灑落在我倆身上,任憑溫水流淌,她那溫柔的肉體觸感貼著我的胸腹,暖流在體內蕩漾。我輕擦著她的背,撫摩她的乳房,從乳房一直往下挪動過去,全身柔嫩軟和。

她一會兒就氣喘吁吁,頭高高地仰起,挺起豐滿的乳房向我胸前貼緊,全身扭動,激動不安起來。但我只是情深款款,克制著自己,不讓我自己過分激動。我說∶“到床上去吧!”她才從失神迷態中清醒過來,不說一句話,身上裹著一條毛巾走出去。

當我從浴室出來時,只見她悠閑自得地躺在床上看起電視了,看我走來,似有所悟的浪漫,說∶“我們是情人才是這樣吧!”就完伸出手,要我過去。

我一下撲到她的身上,掀開她身上的毛巾,露出青春誘人的胴體,吻了一下她的唇,問∶“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她反問∶“那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我笑笑未回答。她這次心情愉快,我就高興。又問∶“你什麼事最高興?”

她認真地說∶“在北京最高興。”

我說∶“可惜我沒能招待好,吃飯那麼差,常後悔。”

她反而安慰地說∶“我對吃飯無所謂的。真的。”

我再不好就什麼。她知道我不喜歡她長期在這種地方,於是接下去說∶“爭取明年回家,不干了。”

我點點頭表示贊成,真希望她有個平靜的家,不要這樣下去,這不是一輩子的事,又吻了一下她的唇,輕輕地撫摸著挺翹的乳房。

這此見面,我發現她快樂多了,經常說到她原丈夫的事,講她十七、八歲時的初戀,我發現她不是過去那樣的惆悵苦惱,更多的是講她丈夫的可愛、聰明、體貼、聽話,講他唱歌唱得很好,講他們是在參加機關文娛活動舞廳里認識相戀的,甚至她還把她和丈夫十天半月作愛一次的隱私都也告訴了我。

我感到她在感情發生了很大變化,已經思念著原來的丈夫,她說家里的房子也是叫他賣掉的;丈夫不慎患上性病,幫他找醫生治病,化了她1200元。她又說∶“我也檢查了,十分乾凈。”顯然是為了我,講給我聽的。

我說∶“我相信你。”

她撩撥著我濃黑的陰毛,吃驚地叫喚起來∶“這麼多!”

我笑道∶“男性的象徵。”

她繼續講原丈夫的事,依然在關心著他的降、責備他的沖動、體諒他的困難,在家里,依然給他買好煙、買零食同原丈夫一起吃。我倒是真心希望她能復婚,說∶“你有可能復婚的。”

她說∶“要麼就不結婚,要結婚也只跟他。”

我鼓勵她∶“這是對的,畢竟一夜夫妻百日恩呀!”

她說∶“上次回家住了二十幾天,真不想回來,只是沒有鈔票,沒辦法,只好回來。”

我已感到她真的十分留戀逝去的日子,并從內心希望她回家。長期在外,心理生理變化會異變,我祝她說∶“你們可能會復婚的。”她無任何保留地說出全部內心的秘密。

我們一邊聊天,一邊擁抱著,熱烈地吻了起來,倆人的舌互相交纏著、吞吐著,她已經“哼哼”的嬌聲啼叫,那里早是涌出愛的濕潤。當我倆融合一體時,愛的火花瞬即燃起熊熊烈火,熱情奔放地動作起來,我邊動邊說∶“作愛,有愛才能作。”她興奮的點著頭,十分贊同我的觀點。

漸漸,她氣喘急促,美麗的臉龐有點變形,臉色也變得蒼白白的,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微微閉起,一絲縫隙,翻出昏迷狀的眼白。我依然有節奏地回旋她,她醒過來,又伸出已失去口紅的嘴唇和我接吻,吞吐著活潑的舌尖,下面的結合部不停地旋轉撞出。

我有些進入高潮了,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加快了動作,正在此時,她突然爆發出“啊呀┅┅啊呀┅┅啊┅┅”的啜泣聲。

她太敏感了,比我還早地進入歡悅的高潮,雙腿強烈地跳動起來,小腹有節奏地抽搐不止,雙手緊緊地摟抱著我。我禁不起她的激動,一股熱流從小腹部涌出,奔流而上,強烈地震顫著,擁著她融化在一起了┅┅

等平靜下來後,她朝我滿意的笑著,輕輕地吻著我。

我端詳著她歡愛過後更加嬌麗的臉,問∶“舒服嗎?”

她點點頭,艷紅的臉上綻開著甜美的微笑∶“舒服。”

我們到浴室沖洗好回到床上後,她赤露著優美的胴體,舒服地四肢張開,我替她按摩腰背,捏捏摸摸、捶捶打打,她很舒服地臥伏著,兩只手枕著頭,雙腿分得很大。我騎坐在她的屁股上,賣力的替她按摩腰背,她連動也不動一下,只是嘴里“哼哼”的輕舒起來,在我的按摩下安詳地進入夢鄉。我回到另一張床也睡了。

第八天,臺風已過,天空格外的寧靜碧藍,但我該走了。我跟她說∶“可能下一個星期到上海。”

她興奮地說∶“我姐姐嫁在上海。我也要去一次。”

我高興了∶“那我們又可以在上海見了。”

她吻了我一下說∶“好的。”